225 次浏览

《树木与房子》-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42分钟,解密木构建筑的前世今生。

樊登:大家好。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跟我有一个同样的痛点。就是每次去旅游的时候,走到像故宫、像天坛这样的地方,除了拍照比一个剪刀手之外,我们好像没有别的特别好的欣赏的方法。

 

所以今天我给大家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讲这本书,叫作《树木与房子》。这本书的作者张克群老师,是梁思成先生的亲传的弟子,我们欢迎张克群老师。欢迎您。

 

张克群:大家好。

 

樊登:张老师,这本书为什么叫《树木与房子》?

 

张克群:因为中国的古建筑,大部分都是木结构。这木结构从哪儿来的?就是砍树。而且这个树的用处,在房子上很大。比如说粗的树干,圆圆的,根本就跟柱子差不多,就当柱子。然后再捋方了当梁,小树枝可以做斗拱什么的。

 

而且我觉得,中国建筑的很多理念来自于树,比如说支出来的斗拱、牛腿,实际就是树枝,一个树干然后上面树冠什么的。

 

樊登:我刚说的那个普通人去逛故宫的那种感受,您经常见吧?因为您在这种古建筑的地采风特别多。

 

张克群:他们都照那些人,我就不知道他们没觉得房子好看。一进来照人,这样那样的。实际上很多好看的地,他们都没看着。

 

樊登:咱们来好好讲讲这个,因为我读完这本书以后,我的感觉是稍微有那么点文化了,咱们就从这个树根开始讲起吧?您把这个房子比喻成一个树的话,那么树根是什么呢?

 

张克群:树根就是柱础,但是中国的柱础,不像现在盖的现代建筑一样,挖一个很深的坑什么的。你比如像北京,你看挖一个巨大的坑,那就是要盖高楼了。中国的建筑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地基,只有基础,就是台基,叫台基。就是起一个台,台上弄若干个石头的饼子,然后上头放柱子。

 

柱础

 

樊登:那个石头的饼子叫作柱础,基础的础?

 

张克群:对对对,柱础,简单的柱础。像故宫的柱础都特别简单,直接就是一个方的石头。大概也就那么厚,挖一个圆窟窿。一个圆窟窿也就这么多,然后杵一个柱子在里边。我都有时候奇怪,这杵柱子也不拿浆子粘,也不拿什么,搁那儿抹点水泥,就是单摆浮搁。

 

说句逗乐的话,要有一个力气大的人,都能把这房子举起来根本不生根,就那都能。其原因就是让它晃悠。

 

樊登:立几百年?这个力学结构真是厉害。那个柱础上还有很多不同的花纹,

 

张克群:有的有花纹,有的没有。

 

樊登:分成哪几类?

 

张克群:比如说故宫的皇家建筑,属于比较严肃的,什么花纹都没有。

 

北京故宫覆斗式柱础

 

樊登:没有花纹的反倒严肃、更高级?

 

张克群:对。你到那个外地去,我去了一个河南的一个考棚,就是科举考试的棚子。那个柱础那个漂亮,上面各种动物什么的。

 

樊登:就是当时那个地方官,可能手里边钱比较富余,然后就请了很好的雕工,把它雕出来。

 

张克群:是。可是我觉得那考生,他们也不看那柱础,忙着考试。但它柱础做得特别漂亮。

 

樊登:对。所以首先我们知道,那个柱子底下那一段叫柱础,然后再往上就该柱子了。

 

张克群:对。柱子你看着就是一根木头,仔细看做得特别讲究。就是它那柱子有收分。他们木匠都有具体的数字,比如说高多少尺的,要收进去多少,这样就感觉到那个柱子从视觉感觉比较高。不是直上直下一傻柱子,而是到上头稍微有一点往里收。

 

樊登:有的柱子上会有龙,会盘龙。

 

张克群:很少。

 

樊登:我就听说皇帝的是五爪金龙。

 

张克群:对。你还挺明白。

 

樊登:五个爪的是皇帝,四爪是王爷。

 

张克群:亲王四爪云龙,那叫四爪云龙。如果你亲王家里一个不留神多画一爪,马上就砍头,僭越,你想当皇上?多画一个都不行,绝对不行,只有皇上能享用五爪云龙。然后剩下的官员,就是大学士,多阔的人不准用龙,只能用彩画。

 

樊登:这个柱子是只有圆的吗,还是也有方的?

 

张克群:有方的。太方了不好看,有棱棱角角磕得慌。一般中国的方柱子,在边上都有一个叫海棠纹。就是如果你看的断面的话,不是一个正方,在每个角都抠进一个小的,这样。感觉上就比较细巧,比较精致。就是角上抠进去一点,抠进去一点,这样显得好看。海棠纹,也细致。

 

方柱子一般的柱础就是方的。不过故宫的柱础,你看地上一个个白的那个,它的那最底下也是方的,然后上面鼓出一段是圆的。

 

樊登:然后沿着柱子往上看,上边这叫什么呀?

 

张克群:大梁。

 

樊登:但是您看那个欧洲的柱子,欧洲的柱子顶上它都横出来一块,你像那希腊柱那不是都有一个?

古希腊柱

 

张克群:那叫柱头,有个柱头。

 

樊登:咱们没有柱头吗?中国建筑为什么不要柱头呢?

 

张克群:因为它把梁给楔在柱子里头去了,外国的石头建筑是柱子托着那个梁。好比一根石头柱子,然后两边两个梁托着。但是它的一个大缺点就是跨度小。你看那个古代罗马的柱子,挤得又密,恨不得就人在那柱子缝里挤着走,那种感觉。

 

但中国相对来说就敞开多了。中国的不是柱子顶着梁,而是梁凿到柱子里头去了。

 

好比这是柱子,柱子上抠一个洞,然后梁上出一楔子,梁插进去。插进去,可是为了让这个插的地方,比较牢固一点,就多了两个东西,那两个东西在民间来说就叫牛腿,皇家就叫雀替。而且做得非常漂亮,黄金的。

 

 

雀替

 

樊登:这个,就是这是柱子,这是梁。在柱子和梁之间,伸出来这么一块叫作雀替,这个雀替有什么讲究呢?一般的雕刻什么的?

 

张克群:皇家的雀替都很规范,也没有这么复杂的雕刻。就是你看故宫那个雀替,只有大小之分,大雀替小雀替,次要的建筑小一点。另外还有通的。从这儿乌鲁乌鲁一直都是花的,像山西广胜寺。它那个雀替就都不是雀替了,都连起来了,整个一花架子托着梁。

雀替一览

 

但是有了这个东西,你心里就踏实多了。你想,这一个柱子,就挖了一小槽,伸进梁去,看着多不稳。如果这儿有个东西托着,那边有个东西托着,你就觉得稳了。雀替也是,你看着是这么些花吧?实际上它后边也抠的有槽,插在柱子里边,等于二次加固。

 

 

樊登:它不仅仅是一个心理安慰吧?

 

张克群:它应该还是有一些有力学作用的。

 

樊登:更有力学作用的是这个,牛腿。

 

牛腿

 

张克群:叫牛腿,我就一直不明白。

 

樊登:您也不明白?

 

张克群:老师也不明白。

 

张克群:古人就叫牛腿,就叫牛腿吧。

 

樊登:它跟雀替的位置差不多?

 

张克群:一样。但是雀替比较皇家性,比较高级。这么说吧,雀替就是高级牛腿,实际上。

 

樊登:而且名字听着也文雅。

 

张克群:而且这就待在室外,室内的就叫牛腿了。凡是你看到户外的这部分叫雀替,走到室内就叫牛腿了。

 

樊登:以后我们知道上边两部分,要么叫雀替,要么叫牛腿。顺便有一个话题,就是我们去欧洲旅行,就发现欧洲的房子,人家都是一留几百年,全是石头造的。后来大家就说,是因为它放火烧也烧不坏,咱们中国的房子就一烧就没了。为什么我们不选择石头呢?

 

张克群:欧洲也有木头,你看北欧,大量的木头房子。中国我觉得一开始,是因为石头房子做了坟墓,再就住人合着我跟死人似的,住一个石头房子里,不舒服。

 

樊登:觉得冰凉?

 

张克群:很不舒服。第二,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一个皇上一上台,他要赶快造皇宫。他要造晚点弄个三五年的,他再下去了,就让人轰走了。所以他那皇宫要求施工速度极快。你像这个故宫当然备料了什么的用了很长时间,因为他那些金丝楠木,都是从云南砍来的。

 

你看北京有好多地名,就是大木仓、大木厂,什么这个厂那个厂琉璃厂什么的,都是为建故宫。

 

樊登:琉璃厂这么来的?

 

张克群:琉璃厂就是烧瓦的。

 

樊登:怪不得离故宫那么近,它就是运送瓦也方便。

 

张克群:大木仓、大木厂做完了之后,这都成型了的,多高的柱子,多少道梁什么,甚至于这牛腿都抠好了什么的,到那儿嘁哩喀嚓三年,16万平米的建筑,三年建好。

 

樊登:所以我们选择木头也是有优势的。快,而且木头舒服,通风透气。

 

张克群:最大的一个劣势你就是破坏绿化。所以有一句诗叫,阿房起什么,蜀山秃,那山都秃了建一个宫殿。就修定陵的时候由于没有了金丝楠木,美国人捐了若干根杉木,来重修定陵。

 

樊登:好,咱们现在了解了这个柱子,柱础、柱子,然后上边有雀替和牛腿,再往上是大梁。

 

张克群:这大梁就分好几层,为什么中国的大屋顶举架,叫作举架举上去呢?底下一根大梁,大梁上的托两个小柱子不生根,就这么高叫童柱。

 

樊登:儿童的童,童柱。

 

张克群:然后童柱上再加一个梁,就比这根梁短了。然后再一个童柱再加一个梁,然后又短了,你看这屋顶就这样了吧,三层了。

 

然后再横的上这一组梁架,然后这个东西叫檩子,圆的,一根一根。所以你从那个房子的山墙上,你可以看见这个房子,有多少根檩子。有七根的,五根的,三根的,从那个山墙上从山根上,就是房子侧面,那叫七星钉。

单层七檩带抱厦的建筑剖面

 

所以有七星钉地方就有檩子,通常通到那头去,那个是圆的。就把这一组一组的梁架,这都给连起来了。要没有这个檩子,这梁架晃呀。

 

樊登:檩子跟这个梁是垂直的,垂直的把它穿起来,一串一串的。所以你要判断它有多少根檩,就到山墙那儿看多少个七星钉。

 

张克群:对。还可以看出这个建筑是有正脊还是没正脊。有正脊的,就是屋顶上有那么一条东西,正好有正吻什么的。这个正吻其实的目的,因为在搭瓦之前他要糊泥巴,这儿糊点泥,那儿糊点泥,四面八方的到了那个角上,就成了一大泥疙瘩了,不好看。所以要在那儿做一个东西,这是功能上的要求。理念上,因为木结构容易着火,所以希望有一个东西类似意念上的救火队。

 

屋顶构件示意图

 

樊登:这个叫正吻?

 

 

张克群:对,这个东西叫正吻。你看那个故宫的上面,都有这么一个东西,一边一个,一边一个正吻。

 

樊登:为什么起这么好听的名呢?

 

张克群:就是它亲吻着这根正脊。

 

樊登:真是亲吻的意思?

 

张克群:你看它的嘴,它的嘴含着这个脊。还怕它跑了,这儿竖了一个剑把,就这东西,给那龙头插在那儿了。

正吻

 

樊登:这儿为什么画一鲸鱼的尾巴呀?

 

 

张克群:最开始就是为了让它,理念上的救火队。五代十国的时候就找一个越人,就是南方人算命。越人就说南方有一种什么东西,那尾巴一甩就下雨,其实就是鲸鱼。鲸鱼出水面的时候,叭一甩就好多水点。所以它就用了鲸鱼的尾巴。

 

你看,这是比较早期的那个正吻,看上去就是一个鲸鱼的尾巴,半拉,半拉鲸鱼的尾巴,后来再慢慢演变。皇上觉得我这个天子,我都不能用鱼尾巴什么的,慢慢就变成龙了。

 

 

樊登:但是一般如果不是皇帝的话,不能用龙吧?

 

 

张克群:对。你看外地那些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有鸟的,有什么的,清华大学新盖一房子,2号楼,3号楼用的是鸽子。

 

樊登:鸽子,用和平鸽做那个正吻?这正吻是一个也起到装饰的作用?

 

张克群:对。三种作用,一个是泥巴集中的那儿,得拿一东西盖上它,要不然不好看。第二个就是意念上的防火,第三个就是等级的显示,实际上。

 

樊登:然后还好看?咱们漏了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您看,这个斗拱没说。

 

斗拱

 

张克群:斗拱不是所有房子都有。

 

樊登:这斗拱和雀替还不一样?

 

张克群:不一样。雀替是托梁用的,斗拱是托屋面用的。它为了让屋面挑出得比较远。好比这是一个梁,那斗拱就噔噔噔,出来了。比如说你面上看着这横梁,可是这横梁如果托这个屋面的话,托不了多远。

 

樊登:就是您说的那个大房顶托不了多远?

 

张克群:对对对,它就出来好多木头棍,一踩一跳,一踩一跳就往出挑。也有往侧面挑,然后就一疙瘩一疙瘩,跟马蜂窝似的,就把那个屋面给托住了。

 

樊登:那中国的房子为什么都要搞成那种大屋顶呢?搞那么大,而且尽量地把那个房檐,伸得那么长,伸出去。为什么选择这个?

 

张克群:第一是为了,就是挡雨比较好。因为那时候没有门头出来,现在咱们门头都出一个雨罩,你好赖在那儿支把伞什么的。过去门都在里边跟那个一平的,所以为了让雨水不至于说你一出门就溅一脚,所以挑得特别远,让你在那有足够的功夫上轿子什么打伞这个那个的。

 

昨天我还跟他们说,如果你是平屋面的话,这个水哗啦哗啦就都留在这儿了,溅一脚,溅一墙什么的。可是有一个曲面之后,它抛外边去了,就那水珠子抛到外面去了,所以对于防雨来说就特别好。

 

另外对于采光也比较好,到了屋面这里翘起来了,光线能进来,窗户什么的会比较亮。但是为了能够实现,屋檐能够翘起来,我们就需要用到斗拱的技术。

 

斗拱就托着一个横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檩条。檩条就是,如果你们看中国建筑,有好多小方木头,隔这么样一个一个,用檩条托。两层檩条,第一层檩条可能就是一个断面方的木头,第二层檩条关键在,第二层檩条这个木头尾巴是斜的,如果你都是平的话,你就摞起来了,这屋面就抬不了。

 

第二层檩条它是斜的,所以就把这个支起来了,因此这个屋面就这样了。

 

单层七檩带抱厦的建筑剖面

 

樊登:南方还有一种叫撑拱,但是在北京不太常见,我这儿有一个撑拱的照片,这就是撑拱。

 

 

张克群:对。撑拱就是空心的,用雕塑杵出去,实际上它也托着这些构件的意思。但是在北方,在故宫里,不太有这种东西。

 

撑拱

 

樊登:好像我看您书里边写那个,斗拱就是很标准的。

 

张克群:什么叫斗呢?就是咱们过去古代卖米的那个,就是一斗,上面大点,下面小点,有口。所谓拱就是这个东西。所以这个东西做在那个斗里,一个斗两个拱,有的时候还有三个,就是往前挑。

 

分解与搭建的斗拱

 

樊登:我看您书里边写那个房子的脊,都分很多类。

 

张克群:有正脊的,有没有脊的。有没有脊的,就是所谓的檩条。刚才我说那檩条是双数,两根,比如四根或者六根,甚至于就是最上头的两根檩条并行。平行的,所以它就没有屋脊了,那就那就叫卷棚,呼噜就过来了。

 

一般老百姓的房子,或者是你们去故宫去颐和园看那个长廊,都是卷棚。最上面是两根檩条,并行。这是普通的,一般老百姓的。

 

樊登:那高级的什么样?

 

张克群:高级的要有正脊,就是上面用泥巴做出一个正脊的造型,然后两头加吻,这个就是比较高级的了。

 

屋顶构件示意图

 

樊登:就是我们现在很多人,来北京旅游就喜欢去后海,住在那些民宿里边。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在阳台上一看,一大片灰屋顶。

 

张克群:灰屋顶的原因就是为了衬托故宫的黄屋顶。整个的皇城就是一片灰灰的海洋,然后中间特辉煌,金碧辉煌。其它的民房一律不准用颜色。

 

樊登:开场之前,张老师跟我讲,说你去过故宫你注意过没有,故宫里边寸草不生。故宫里边没有草,没有树。我真没注意过,我们老去也没注意过。

 

张克群:很多人没注意这个问题。

 

樊登:这皇帝也不喜欢绿化?

 

张克群:不是皇帝不喜欢,是皇帝为了表示他的威严。因为你早晨上朝的时候,那些官都得排在那儿,甚至于外来的外国人什么的,都得排在那儿,等着觐见皇帝。皇帝且个不吭气,你们就且个不进去。太阳地底下晒着,你还绿化,还荫凉,没的事,你就得烤着。这时候你才觉得,见这皇帝有多难,我出五斤汗恨不能才显得皇帝威严。

 

樊登:就是他增加了你这个痛苦的程度。

 

张克群:对,就让你痛苦着,然后没有树。可能也是为了安全,也怕藏刺客,藏一刺客什么的。但是草也不长,不让长,专门有人就那个缝里头,万一有了草,赶紧得给拔了去,就不能有冒出来的。

 

樊登:显得颓废可能。您刚说那个,用灰屋顶衬托故宫这一件事,您给我们一个建议,就假如要看到故宫最壮美的那个景色,因为您去的次数多,哪个角度最美?在北京哪个角度看故宫,会感受到最漂亮的那个景?

 

张克群:景山。

 

樊登:就在景山上是吧?就在落日黄昏的时候,上景山应该最漂亮。一大片灰色。

 

张克群:景山有五个亭子,上那最高的亭子,当然看的都是反面,但是中国建筑,正面反面长得差不多。

 

樊登:好,大屋顶。屋顶上那么多的琉璃瓦,这些瓦片怎么防止它不掉下来呢?

 

张克群:最外边的一个瓦上,你们会注意有一小疙瘩,小疙瘩就是一个钉子帽,杵在那个里边,下面是泥巴,杵在泥巴里,它就不掉下来了。

 

樊登:用一个钉子帽卡住?

 

张克群:很长的一个钉子。所以说故宫不用钉子,也不对,不是不用钉子,木结构上没钉子,但是泥巴上头有钉子。

 

樊登:还有瓦当是吧?

 

 

张克群:对,瓦当就是最后的一块瓦,上面有一个圆的,那瓦当且捯饬呢。画的各种花纹什么的,叫勾头滴水,瓦当就叫勾头。然后这儿有一个三角形的那个,就是那个瓦的沟从那儿滴水。

 

所以有一次我们同事在哪儿,去捡了一个瓦当揣着,立刻就被人说,不许动。他说为什么,这瓦当多好看?他说你把这瓦当拿着乱一扔,考古学家就以为,那儿有一个古代的房子。因为不同时期的瓦当不同,花纹不同,材质不同。你就随便扔,考古学家以为那个地方就是那古建筑,挖那儿去了。所以不许随便拿走。

 

樊登:对。除了瓦当之外,那个房顶上站着很多那个小兽?这个是很多孩子们最关心的,据说您书里边讲,站的最全的就只有太和殿?

 

张克群:十个。

 

樊登:一共就十个。您给咱们讲讲那小兽的讲究吧?

 

 

太和殿屋脊小兽

 

 

张克群:小兽从功能上,也是为了那个瓦不出溜走了。因为这个方向靠了好多小钉子,屋脊的这个方向,瓦的斜度更大一些,所以你要不弄点钉子它就撑不住。但是弄一个钉子,第一生锈,第二也不好看。最主要的功能,是为了显示这个房子的等级。

 

最高级的十个,只有太和殿是十个。这十个的第十个是一个猴子,其它的都是什么龙啊凤啊,只有那个第十个叫猴子,它叫行什,就是它是老十。过去北京有句土话,你长行什了。那意思就是说,你一猴子你都上了太和殿了。

行什

 

樊登:这是夸人的还是骂人的?

 

张克群:半夸半骂,你根本就不配上太和殿,长行什了,可是你去了。

 

樊登:然后最前面是仙人。

 

张克群:对。仙人骑凤,一个仙人骑凤,带领着。

 

骑凤仙人

 

樊登:有的仙人还笑,还挺萌的。

 

张克群:我就那天我是说,我在颐和园照那仙人照上瘾了。各式各样表情,烧的,那仙人脑袋就这么小,还有有的特别高兴地笑,有的就倍儿严肃,少年老成那种的,挺好玩的。

 

樊登:您看这就是区别,就我们去颐和园,我们就不知道拍那个,那么好玩。这张老师不但拍,张老师还画,就人家拿手素描,两下就勾出来了。这个书里边有一大半,都是张老师画的素描,特别好看。仙人骑凤走在最前面,后边跟着的分别是谁?

 

张克群:第一个肯定是龙,第二个是凤,第三个是狮子,所以叫走兽。

 

樊登:好多人都不会念这个东西,狻猊(suān ní)。

 

狻猊

 

张克群:对。狻猊是一种怪兽。都是传说中的,传说中的一种怪兽,就跟麒麟似的,没那么一东西。

 

樊登:然后这个叫作獬豸(xiè zhì)吧?

獬豸

 

张克群:獬豸。獬豸是特别威严的那种,就是它辟邪,有鳞,獬豸身上有鳞片,有鳞片。还有一个斗牛,这个斗牛也是一个怪兽,看上去像牛。

 

斗牛

 

但是无论哪种野兽,你看它们的形状都是坐着。不管你是狮子还是什么,鱼还是凤,都是坐着,其原因就是它脚底下有一钉子,它是钉子帽,实际它就是一个大钉子帽。

 

这其实上面那些有自己的功能,然后老老实实坐在那儿,把最后的那个瓦,烧瓦的时候都留着洞,都会插着个大钉子。

 

樊登:而且中国地处内陆,他怎么会知道有海马这样的东西呢?

 

张克群:那你说狮子还产在非洲呢,可是中国把门的都是狮子。不但中国,欧洲把门的也是狮子,就比较原始的披着毛的。中国的狮子都烫了头发,然而狮子在欧亚大陆上,绝对没有的。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拿狮子,而且是公狮子,就越没有越觉得珍贵,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另外就是这个走兽在外地来说,就不那么严格了,什么都有。什么鹿,什么羊,什么都上去了。

 

樊登:那咱们现在从房梁上下来,这底下还有一个值得看的东西,就是栏杆。这个中国栏杆有什么讲究呢?

 

张克群:栏杆,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怕人掉下去,非常直白的就是怕人掉下去。早期的栏杆其实都是木头的,后来发现木头老腐烂。过去有一种南方的栏杆,明显的叫美人靠,美人一靠木头烂了,掉河里了,说这木头的不行,还是弄石头。

 

早期的栏杆都是石头仿木,你看那南方的一些庙里什么的,其实就是假装它是木头,刻的一根一根的。后来觉得石头的性能没有木头那么长的纤维,也没那么长,所以就改成小距离的了,就是两个望柱。这个东西叫望柱,两个望柱中间一个栏板,故宫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樊登:望柱就是我们大家最常靠着照相的那个地,就在上面有一个雕刻。那种狮子算望柱吗?

 

张克群:算望柱的头,就有的望柱也会用狮子来做。望柱的头,望柱就是傻啦吧唧的一块方东西,它有两个洞插那个栏板,栏板弄两个突起,插在这个望柱里头。但是就一傻柱子不好看,所以上面要做一个东西,这东西叫望柱头。

望柱头

 

樊登:那个柱头大家就杵着照相,好多都摸得油光锃亮的。

 

张克群:对对对,那叫柱头。然后柱头上就有很多雕刻,大多数的柱头,你像北海什么的就是一个莲花,只有皇宫里面的柱头才比较讲究,除了一个圆柱子。

 

但是你要注意一下,就是上太和殿的台阶,一系列的望柱头,一龙一凤,一龙一凤,绝对男女平等。

 

樊登:是一龙一凤这么过去的。

 

张克群:这个望柱头是龙,那个望柱头一定是凤,很平等。

 

樊登:和谐,也是阴阳。

 

张克群:这是主要建筑物,如果次要建筑边上那些辅殿,有的时候就不是龙凤了,就是草叶的,花什么这些的。

 

樊登:然后在这个栏杆的旁边,伸出来的这个东西叫作角兽。

角兽

 

张克群:这是排水用的,一个管子,嘴里有一管子,一下雨你就看那龙头出水。

 

樊登:要不然上面下雨栏杆上都淹了,水就排上了。那接下来就剩下门窗是值得看的,这门窗有什么讲究呢?

 

张克群:门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的木结构,都是用柱子承重,所以那个门窗可有可无,不承重。你像现在目前的新的建筑,其实跟中国的建筑差不多,就框架,所以门窗也不承重。

 

但是门窗讲究不太大,在四合院里的门窗,就是下面那个窗是不动的,上面那个窗夏天的时候,可以转一个角度,叫支摘窗。

 

支摘窗

 

樊登:我想起来一个特别经典的镜头,就是潘金莲。潘金莲撑那个窗子,打了西门庆的头。

 

张克群:那棍掉下去了。

 

樊登:那个经常惹祸。

 

张克群:对对对,那个叫支摘窗。也可以支,也可以夏天太热的时候,也可以摘下来。

 

樊登:还可以摘掉?

 

张克群:我在常州看见过,它可以摘下来。

 

樊登:中国古代的这个大门好像特别讲究?

 

张克群:对对对,大门的讲究主要在那个,一个是上面的雕刻,一个是下面的裙板,裙板上的雕刻。就是故宫就比较单调,一天到晚都是同一个花色。你要到民间去看,那个裙板,就有钱人就在那裙板上用功。

格门的各部分示意图

 

樊登:下功夫。

 

张克群:做的那个雕刻,它能用镶嵌式。这么厚的一个木头板,你抠下,比如说抠下一个花,然后再用不同的颜色的花,再把它嵌进去。深的木头的裙板,然后用一浅的木头嵌那些什么花、叶子什么的,你就特高级,那就是有钱人。

嵌雕裙板

 

樊登:好像那个大门的大小,也是有规定的。几间屋什么的这个是不同的是吧?

 

张克群:那就叫开间。

 

樊登:就是一般像皇宫的开间就会更大?

 

张克群:不是开间大,而是开间的数量多。当中的那一开间叫明间,就是对着有门的,对着门口,这叫明间。然后两边的那叫次间,不管有多少开间都叫次间,最外边的就是比较小的叫稍间,捎带着的意思。

 

单层单檐庑殿顶木构建筑立面

 

比如说太和殿就十一个开间,永远是单数,为什么呢?因为它中间要进人。

 

樊登:中间有一个独立的,两边对称。

 

张克群:中间那个明间最大,单数的,对着台阶对着大门,一直就对就行了。甚至于对着中轴线,太和殿的都是。旁边那些次间、稍间,对的都是窗户。

 

刚才咱们还没说屋顶的等级,特别复杂。就是四坡顶的,两层的,这是最高级的叫重檐庑殿,庑殿就是广字,底下一个没有的那个无。这重檐庑殿像太和殿,以及太庙的那个正殿,都是重檐庑殿顶,这是最高级的。

 

 

其次的叫重檐歇山,就是庑殿顶,这旁边是这样的,它把砍了一刀,然后再坡出去。比如说天安门,很具体的就是天安门,你看天安门的正面是,就最上面那一层,是这样的,你要从侧面看这儿有一个三角,这叫歇山。

 

然后再下一个等级就是单檐庑殿,下边那层没有了。过去这个庑殿顶在清朝才叫庑殿,在古时候叫四阿顶,就是四坡顶。歇山就不是四面坡,是有一个山尖。

 

第四等就是说单檐歇山。单檐歇山就是底下那层没有了,天安门的那个第二层没有了,只有上头那层。

 

然后就是正脊,就是叫悬山正脊,什么叫悬山呢?就是一般的两坡顶,但是它挑到山墙外头去了,就叫悬山。悬山也有两种,悬山也有有正脊的,有没正脊的。悬山正脊,悬山卷棚,再低级一点不悬了。

 

樊登:成卷棚了。

 

张克群:那就叫硬山,硬山正脊,硬山卷棚,这就都是老百姓的房子了,后面的四级都是老百姓的,前面的四等都是皇宫里的。

 

屋顶形式和等级

 

樊登:您想想看,您以后再跟着亲戚朋友去逛这故宫,逛这宫廷王府。

 

张克群:看屋顶,先说出来那屋顶是什么。

 

樊登:您直接来一句,悬山正脊,全震了,就周围的人全震了。北京的这个四合院,南方可能也有?就是有那种影壁,这个影壁是有规制的?

 

张克群:对,最高级的就是王府的前面的影壁,王府前面的影壁也有两种,一种是独立式的。它最主要的就是省得人家看见屋里的情况、看见院里的情况。所以在王府的前面,你看我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注意,从前的女三中,就现在已经恢复成历代帝王庙了,历代帝王庙的马路的对面,有一个很长的东西,上面绿屋顶什么的。其实那是它的影壁,不叫影壁,叫影“背”,北京话,其实写出来就是壁。

 

樊登:这个影壁墙和大门之间的那块地方,也属于人家这家的?

 

张克群:也属于这家。

 

樊登:叫小广场。

 

张克群:上马呀下马呀,什么下轿子之类的。

 

樊登:是个广场?

 

张克群:对,再差一点的就叫八字影壁。就跟这个房子一平,但是它出来两个片,就是往出延伸的。好比这是那房子吧,这儿一个片,这儿一个片,八字形的,八字形的,也叫影壁。其实什么也不挡的。

八字影壁

 

樊登:未必只有挡在前面那个叫影壁,这也叫影壁,两边伸出也叫?

 

张克群:八字影壁,像那个大钟寺那个前面那个殿,就是八字影壁,很大的。

 

樊登:再往下,下一等呢?

 

张克群:再往下的影壁就是老百姓的那个四合院,进去以后,实际它就是东厢房的山墙,但是在上面弄些花什么,乱七八糟的,那叫连体式的影壁了,就不是独立的了。

 

樊登:什么叫广亮大门?

 

张克群:这就说到四合院的门了。广亮大门就是一间屋子。实际它是一间屋子,但是这个屋子的,从侧面看那个山墙,它一定是一个三个檩条的房子。也就是说它有正脊,然后它的门就设在正脊的下方,因此它的门很深。

广亮大门

 

樊登:这属于有钱人家?

 

张克群:对,但是不是皇帝,这都是四合院了。

 

樊登:普通老百姓或者是官员们住的宅子。

 

张克群:不是皇亲国戚的官员。

 

樊登:然后门前边都有这个。

 

张克群:对,这叫门枕石。从前我爸爸小时候住在这个四合院,还有一儿歌,叫作:小小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要媳妇干吗呀?点灯说话,吹灯作伴,明天早起来给我梳小辫。那时候男孩子也梳小辫,坐的就是这门墩。有门墩的家就很体面了,有的家都没这门墩。

门枕石

 

樊登:然后比这个广亮大门低一级的,又叫金柱大门。金柱大门我看这样子,跟广亮大门有点像。

金柱大门

 

张克群:门扇靠前。

 

樊登:门扇就更靠前了?

 

张克群:没有那么深了。它多了一个柱子叫金柱,就是自己多杵了两根柱子,于是它那门就靠前了,你一看那个门,浅,这就是金柱大门,门膛特别深。

 

樊登:最逗的是您说的这个蛮子大门,这蛮子大门不凹进去,就里边没有那个空间。为什么呢?怕藏人,这真是安全考虑。

 

张克群:是,因为他们都是南方来的商人,他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你比如说你在这儿久居的这种老北京,可能街坊邻居什么都认识,都守着你。南方瞅不冷子,来一个商人在这儿买了一栋房,他一看门那么深,好家伙,埋伏一个人。所以他就把门扇往前推了。

 

蛮子大门

 

所以媒婆都有一本细的账,那你问媒婆特别清楚,什么门墩石什么样,这门什么样,广亮大门,这得门当户对。说广亮大门那家,娶一个墙垣式大门,这不行,门不当户不对。

 

樊登:所谓门当户对是看这个?

 

张克群:对。看门的是哪一等级的门。

 

樊登:墙垣式就是没房子?

 

张克群:跟房子完全没关系,就是一堵墙。这种墙垣式的门,多半在这个胡同的南侧。因为南侧就是开北门,北门不是正门,你想想它那正房在南面。所以如果你们住过北京的胡同的话,北京的胡同的北侧才是高级的房子,北侧的房子院门都是朝南,南侧的房子院门朝北,都是些比较次的门,它就墙垣式的了。

 

所以他进去以后他且走,绕一个圈才能到这正房。理解吗,就这个意思。

墙垣式大门

 

樊登:这是门。我看您总结了一个,这个叫作攒斗式,是吧?

攒斗式格心

 

张克群:攒斗式得特高级的木匠,做了一个一个的单体的花,然后往上拼。你说这你要差了两毫米,就拼不上了,它就是一组一组的单元式的。

 

樊登:这不是一整块抠出来的?不是咱们现在那种,什么3D加工那种?

 

张克群:对,做的时候就一块一块的,好比一朵花,然后这儿一朵花,花的这枝枝丫丫的得能对上,很复杂。

 

樊登:那这窗子就一敲得掉一个,能敲掉吗?

 

张克群:要是碰着什么那小偷贼之类的,能敲掉。

 

樊登:它不起安全作用?

 

张克群:对,但是一般的现在后面都衬玻璃。

 

樊登:攒斗式。这个叫作攒插式。

 

攒插式格心

 

张克群:这就稍微好一点。就一些棍,到时候现插去。有一种纹叫冰裂纹,你看那冰裂得乱七八糟的,所以它就很自由,反正插成什么样是什么样,最后那木头短了,短了锯了去。

 

樊登:最容易做的是这个,叫作叫插接式。

插接式格心

 

张克群:一根横木头插在竖木头上。

 

樊登:日本人就学会了这个插接式。在这个书的最后一章,您专门给大家讲了狮子和龙。这个狮子为什么在中国的建筑里边出现了那么多?

 

张克群:因为它的形象威严,而且是公狮子。严格地说来,虽然那个守大门的一公一母,可是那母狮子长的也跟公狮子一样,有头发。你看那母狮子,没头发,长的跟豹子或者老虎似的。我觉得就因为它形象威严,谁都拿它当守大门的。

 

樊登:而且越做越可爱,就是我看您书里边,用的好多都特别可爱的造型,狮子还互相说话,递眼神什么都有。

正定开元寺三狮

 

张克群:是。你看卢沟桥上的那些狮子,其实没有那么多望柱头,可是有二百多狮子,母狮子上背着一个抱着一个,脚底一个什么的。我觉得那时候的工匠就是很高兴,自己刻着玩。

 

 

樊登:他把它当作一个享受,开心。

 

张克群:还有一个就是正定那个永通桥,那更好玩了。一般的比如卢沟桥,你就狮子长的不一样,总的来说都是狮子。可是那个永通桥一个人抱着一个,笨石匠就刻一个莲花头就完了,那个高兴的石匠可能就刻一狮子,另外一个石匠刻一方堆,一个柱头一个样。

 

樊登:最后给大家普及一个小知识,什么叫龙生九子。这个张老师说考察了半天,很多种不同的说法,说什么的都有,咱就以您的这个为准吧?老大叫囚牛,囚牛在哪儿呢?

 

张克群:喜欢音乐,在胡琴的最上端,二胡顶上坐着的那个叫囚牛。

 

樊登:这是龙的大儿子,老二叫睚龇,睚龇必报。

 

张克群:坐在斧头上。

 

樊登:斧头把上,刀子的那个底下。那个鬼头大刀那底下可能就是它。

 

樊登:这个叫睚龇。然后老三叫作嘲凤。老三叫嘲凤。

 

张克群:就是走兽之一了。

 

 

樊登:这是走兽之首。老四叫蒲牢。

 

张克群:它不怕声音,自己喊的声音也特别大。我在那个大钟寺看见过,每个大钟的上面,最上面都是。其实这个蒲牢主要是一把,好把它提溜起来,或者吊着什么的,当时就做成龙的形状。

 

樊登:这蒲牢在大钟顶上,所有的大钟上面那个不是龙,那个是蒲牢。然后第五个叫狻猊,狻猊是走兽,然后在房顶上那个就是狻猊,然后这个就是赑屃( bì xì ),就是那个驮碑的那个大龟。

 

张克群:所谓的王八驮石碑。

 

樊登:你不能叫王八了以后,对吧。

 

张克群:但是很多人把它身上都刻成乌龟的纹。

 

樊登:实际上有这纹吗,按理说?

 

张克群:按理说就没这东西。

 

 

樊登:对,没这东西,然后这个老七。

 

张克群:这个有故事,这一故事我有点忘了,但是他是一个看监狱的人,后来有贪官,我这里写了这个故事。

 

樊登:我知道,那个人的名字跟他长得特别像。然后他对那些犯人特别好,整天劝那些犯人学好。结果后来,反倒遭到了别人的诬告,导致要杀他的头。后来真杀了,然后天上裂开一道光亮什么的。

 

张克群:后来就变成了老百姓的门环了,实际上相当于门神。

 

樊登:这是第七个儿子,第八个叫趴蝮(bā xià)。趴蝮就那个吐水的,喜欢玩水。

 

张克群:好多呢,凡是出水的地方都有它。比如说咱们看到,好多地方的桥的正中间,有一个龙头,也是它。反正跟水有关系,喜欢水,看着像龙,形象很多。

 

樊登:然后第九个,这个叫作鸱( chī )吻。您这书里还说得特惨,说这人怎么被插在那儿?

 

张克群:插在这儿是清朝才有的,再早之前的龙是很自由的,就清朝皇帝怕它不听话。据说就是在潭柘寺。因为康熙去参观谭柘寺,然后康熙是天子,认为是龙,九五之尊。所以这俩小子一看,真龙来了,我得跑,所以它们就要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感觉到说它们要跑了,所以从此以后就给它们做了一个叉子叉住了。

 

 

樊登:都是传说?其实您看我们说龙生九子,这个各种讲究,走兽,都是人编出来的。但是因为编的时间长了,慢慢地就形成了咱们这个民族的文化。张老师小时候,跟梁思成和林徽因住隔壁,邻居,隔着几个房子在清华住着。然后高中的时候画画画得好,被梁先生看见了。梁先生说,那小姑娘,你跟着我学建筑吧。

 

那您这辈子学建筑,您觉得最大的乐趣在哪儿?

 

张克群:最大乐趣就是,干很多不一样的事情。我就不喜欢重复,由于不同的甲方有不同的要求,所以老有不同,老有挑战。今天是一个剧院,明天可能是一个医院,后天是住宅,老有新的挑战,觉得挺好的。

 

樊登:您也看过这么多中国的古建筑,大江南北您都去过,给我们推荐几个,特别值得看的地吧?这样的话我们的书友们,我是打算让他们拿着您这书到那儿去看,然后拍照、记录,这样的话让我们看古建筑的时候,会更有内在的感受。您觉得哪儿最值得看?

 

张克群:最集中的当然就是故宫了。故宫显示了皇家建筑的全部的面貌,包括等级,特别好。但是故宫有一个缺点,就是太死性了,就单调,都一样。

 

你比如说柱础,全一样,连潭柘寺什么的都有鼓形的什么的,故宫没有。长得全一样,特别单调。因为皇家有特别严格的规定,就是什么样的房子用多高的台基,都有规定,什么三尺的五尺的什么,包括那个门的门槛。

 

所谓说高门槛,你看故宫不同的房子,就是门的底下有这么一条木头,你看那皇上老迈来迈去的。据说什么溥仪嫌那绊跟头,还要给锯了去什么的。高矮都不同,有严格的规定。民间里比较好的,潭柘寺可以看一看。我觉得如果你的学生在北京的话,其他的地方就是应县木塔了。

 

应县木塔好在,特别奇怪的就是多次地震。

 

樊登:它没事。

 

张克群:啊,那么高的房子好几十米,它竟然不倒。

 

樊登:我看您用的材料,包括梁先生用的很多材料,大部分都来自于山西?

 

张克群:就是山西保留得特别好,尤其五台山保留好。因为北京都是皇家建筑,外地多半都是,宗教建筑,佛教建筑。尤其佛教的,佛教庙多。因为道教的神仙都特别好说话,什么王母娘娘送子娘娘。所以老百姓后来就都没房子住,都住在道教的庙里。因此北京的道教的庙毁得特别多,什么火神庙这那个庙的,基本上都住上人了。

 

而只有佛教,可能和尚看得也比较严,保留得比较好。你看那个佛教的庙第一个叫山门,山门里面住这两个人是谁呢?哼哈二将。那哼哈二将就是让你收起来你的嘻嘻哈哈,你让他们抽着烟,嘻哈嘻哈。到那儿哼哈二将一看,你这样你还拜佛,不是纸,喷烟。哼一声鼻子冒烟,老实点,啪一声嘴冒烟,冒一股黄烟就把你(的烟)给灭了。

 

所以你一看,赶紧就老实多了。如果还不够老实。第二个叫天王庙,四大天王。四大天王又吓唬你一回,一看这脚底下都踩着小鬼,青鼻子绿眼的,然后你就特别老实了。完了又一看,一个大殿,中间坐那么大一个,你就一心向佛,容易虔诚,心理准备做得特别好。

 

最后的这些大殿就叫大雄宝殿,多半都是现世佛释迦摩尼本人,然后还有什么前世今世。

 

樊登:为什么用四合院呢?

 

张克群:因为中国的道教也好,佛教也好,尤其是道教佛教,神仙都特别多。你说你摆在哪儿,就是四合院最合适。正房,厢房都坐满了,弥勒佛什么这那佛,然后后面才是和尚的地方。

 

樊登:南方有什么值得看的地?

 

张克群:苏州园林。

 

樊登:苏州园林?好像常州也很多古建筑,我看您用的。这书里边还有一个地方是个亮点,就是找到中国最古老的木建筑,是在五台山佛光寺,是看起来非常飘摇的一个建筑了,已经很老旧了。

 

张克群:对对对,台阶特别高,你要走上去,你得累一半死。它的正殿已经毁了,现在留着的是东大殿。

 

樊登:最后跟大家讲一个八卦的事,张老师其实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金句。她教她儿子小时候的时候,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句话从张老师这儿出来的。所以我特别想请教您,您当时怎么脑子里冒出这么好一句诗?

 

张克群:我可能说得没有这么诗意。我的意思就是说,你不要老为眼前的事烦恼,往远处看。

 

我记得我跟小孩讲过一个理论,我说这个人呐,什么叫站得高看得远呢?如果你躺在地上,就一小土疙瘩你都觉得是障碍,你躺在地上满世界满眼都是困难,哪儿都过不去。

 

如果你站起来,这土疙瘩就挡不住你了吧?房子挡得住。你觉得反正是高楼,我往哪儿去?如果你升到天上,你看这地球还有疙瘩吗?还有山吗,就一光溜球了,对不对?

 

所以你越是站得高,你越觉得你没什么困难过不去,没什么坎过不去,所以叫诗和远方。那意思就是说你得站高了。

 

樊登:真好,看远处。这句话用来做我们今天这本书的结尾,再好不过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今天找着正主了以后。大家再去八大处,再去故宫,再去潭柘寺,再去江南的民居,再去苏州园林,记住了带上这本书,叫《树木和房子》。我们知道该看哪儿、该拍哪儿、该画哪儿。谢谢大家,谢谢张老师,谢谢您。

 

张克群:谢谢大家,谢谢。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