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6 次浏览

《大国护眼之策——青少年近视防控实用指南》-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34分钟,科学防控近视,许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

樊登:前两天我去体检,测视力的时候,测出来双眼5.3,那个大夫非常激动,说他这一年都没有遇到过视力这么好的人,一看是我,还整天读书。好多书友都问过我怎么保护视力,我哪儿知道,这纯粹是运气。但是今天我发现了一本非常实用的书,这本书叫作《大国护眼之策——青少年近视防控实用指南》。我们请到了这本书的作者赵阳医生,赵阳医生是北京眼科学会斜视与小儿分会常务委员。欢迎您,赵大夫好。

赵阳:樊老师好,各位观众朋友们好。

樊登:咱们先说这个书名,一般的书名是不能叫“青少年近视防控实用指南”的。

赵阳:对,这本书叫《大国护眼之策》,看这个名字好像就很大,“指南”两个字也是不能轻易叫的。这本书之所以可以叫这样比较大的名字,原因是它的背书来自人民日报出版社和中国人口出版社,这两个都是中央级的出版社。

樊登:赵阳大夫以前在同仁医院执医,想要挂一个他的号很不容易。现在他能够跟大家好好分享一下怎么样护眼,我觉得这个机会非常值得珍惜。有的人会觉得我不近视,我不需要听这个,但其实你想想看,你身边有多少孩子需要帮助?你可以学了这些知识,伸手去帮助别人。那咱们先从近视的挑战开始讲起吧。您刚才跟我分享说,90%的孩子会出现近视?

赵阳:对。在大的筛查中,咱们高中生近视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九点几,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您特别走运,您属于非常幸运的含有远视基因的这样一个人群,所以您可能怎么用眼都不会近视。咱们再说一句不好听的,就是您可能有一点点青光眼基因——青光眼基因会带点远视,这种人不管怎么用眼,他的近视发展都会很慢很慢,甚至不发展。但是到了中老年,发作青光眼的概率可能比别人多一些。所以可能在50岁左右需要去做一个干预,可能打个激光,看看有没有浅前房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掉了。所以有这种基因的人还是很幸运的,因为他真的不会得近视。

在以前我们一个大的流调当中,几千个大学生(大学生都是用眼比较多的,经历过教育和学习的),他们当中有5%~10%的人,就像您一样,怎么都不近视。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属于中间那个档位,就是随着用眼增多,他就会近视。

樊登:而且现在近视低龄化的趋势也出来了,很多小孩刚上小学没几年就戴上眼镜了。

赵阳:可不吗,这个才是咱们国家现在这么重视近视问题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现在的近视幼龄化,很多孩子刚上小学就近视,甚至在幼儿园就近视了,那这些近视的孩子可能就有问题了,因为他成年之后,到16~18岁,他就不光是近视的问题了,他可能会有眼底的疾病,因为他很可能会进入高度近视的领域。高度近视超过600度,眼轴超过26毫米,眼球会随着近视加深而变大,大到一定程度,眼球里面的结构就会乱,它就不够长了。就比如我们撕一块布,你可以有限地拉伸这块布,但你拉得太多了之后,它可能会破。

樊登:等于如果把眼球比作一个篮球的话,这个篮球就被拉长变得太扁了。

赵阳:对,它变形了。或者咱们把眼球比喻成鸡蛋吧,健康的眼球像一个鸡蛋,高度近视的眼球就像变成了一个鸭蛋。但里面那层膜还是鸡蛋的膜,变得像鸭蛋之后,这层膜会被拉得很长,最后可能会拉破。一拉破,相应地,眼底的视网膜脱离、裂孔、视网膜变性、黄斑病变就来了,包括青光眼和白内障,这些发生的概率会是正常人的几十倍到上百倍。

樊登:所以就能理解为什么当家长发现孩子近视了以后就特别焦虑。那这里边有一个知识我觉得很重要,就是视力和近视度是两回事。

赵阳:这个咱们以前在乔哈里视窗里讲过,就是有很多家长是有这个误区的。

樊登:盲点,不知道。

赵阳:对,盲点,处于很多家长的盲点象限。很多家长就会认为,如果孩子的视力好,那么孩子的近视就不值得担忧。或者说孩子查视力1.0,很好,万事大吉。还有的时候,视力开始下降,降到0.6、0.8了,经过了某一个方法一下提到1.0了,家长认为这就是把近视治好了。其实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大力做科普,根本原因就是家长的这个“视力等于近视”的认知一定要纠正。视力跟近视度不是一个对应关系,不是说你的视力好,你就没有近视,也不是说你的视力改善了,你的近视就治好了,这跟我们的一些常识可能是相悖的。

樊登:这个为什么很重要,因为这里边存在着一个特别大的“智商税”空间。

赵阳:太对了。

樊登:就是如果家长简单地把视力当作视力表上看到的那个数字,认为这个数字高就表示孩子不近视的话,那么就会有很多人用一些在短期之内能够有效刺激孩子视力的方法来给孩子提高视力,但实际上孩子依然在不断地近视。

赵阳:您很专业。

樊登:这也是您跟我讲的,我总结出来跟大家听,就是视力是可以在短期之内调高的。

赵阳:是的,可以的。近视发展了,视力一定会下降,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真的会有一些方法,在不改变你近视程度的情况下,甚至近视(度数)还在继续涨,比如从100度涨到200度、300度,通过一些方法把你的视力维持在1.0。你可以把这个方法简单理解为打“兴奋剂”,打一针“兴奋剂”,你的体能就增加了。像近视防控,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马拉松式的运动,因为我们从6岁开始就要注意了,然后要防控到16~18岁。我们的目标其实是希望这个孩子的眼睛能健康地维持到16~18岁,那个时候孩子的眼球硬了,我们就不太管他了,因为他的近视就不怎么涨了。但是这个漫长的过程就像马拉松,如果跑着跑着,孩子已经开始落后了,近视开始出现了,我们可以打一针“强心剂”,让他突然间开始跑得很快,但是这针“强心剂”跟我们真正的目标并不完全等同,它有可能是短暂的,可能就让你加速跑了5公里就跑不动了,视力一下子就又掉下来了。所以,有一些对近视防控理念的认知并不是很全的家长,他可能采取一些方法把视力提上来了,他就认为自己终于可以放心了。

樊登:这一类的方法有哪些,咱们提醒大家要规避一下,什么样的方法是这种像“兴奋剂”的方法?

赵阳:倒不是要规避,我们也鼓励去提高视力,提高视力不是坏事,但是你千万不能把重心只放在视力上。如果只放在视力上,你可能会面临一个情况,就是孩子近视(度数)在隐匿地涨,偷偷地涨。因为你的视力维持得很好,所以你都不知道涨了。所以有的妈妈就会发现,一开始做近视防控,刚开始近视的时候视力0.6,做了一定防控之后视力到1.0了。

樊登:很高兴。

赵阳:很高兴。过了半年、一年时候之后,她停了这个防控,或者孩子坚持不下来了,或者其他原因,发现一年就涨了300度。

樊登:一个断崖式的下跌。

赵阳:对。其实它并不是在这一年里涨起来的,它在防控期间就一直在涨,然后当家长真正把防控停下来,或者家长知道眼轴的概念了,知道我们近视防控的核心是看眼球大小了,家长一查,发现真的已经涨了两三百度。这个是我们觉得真的应该以正视听的,近视防控千万不能只看视力,其实还有刺激大脑、刺激视网膜、缩瞳、改善光亮度等一系列方法,都是可以提高视力的,但是它并不能改变孩子的近视状态。

樊登:那咱们要解决的是改变近视状态这件事。

赵阳:对。所以特别想让家长们了解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近视防控一定要看眼睛的大小,因为眼睛越来越大才是风险的来源。眼睛越来越大,好比鸡蛋变成鸭蛋了,里面那层膜越来越薄,风险才会到来。

樊登:那层膜绷不住了。

赵阳:对,而不是光关注近视本身这个状态。

樊登:咱们从头来捋捋吧。就是造成小孩子视力下降、近视的核心原因有哪几个?

赵阳:导致近视的重要原因,咱们从科学上来说大致把它归类为两大类:第一大类是光,主要是光的能量,我们叫作光营养;第二大类是光的位置。

樊登:您说的这词我都是在这本书里才第一次看到,光还有营养。

赵阳:对。

樊登:什么样的光有营养,什么样的光没营养?

赵阳:阳光就是最有营养的光,阳光是最好的光,万物都是在阳光下生长的。

樊登:但我在阳光下看书觉得很刺眼。

赵阳:对。阳光有几个指标,一个是照度,再一个是光谱的连续度,这个是现在我们慢慢发掘出来的。照度我们知道,越亮照度越好。但是你在阳光底下,那个照度太高了,达到十几万、二十万勒克斯了,那个我们就觉得太高了。我们比较适合阅读的照度在几千勒克斯比较好一些,那个环境下眼睛是很舒适的。

樊登:比如阳光下的树荫里,那个照度就可以了。

赵阳:对,那就很舒适。其次就是阳光里面的光谱成分比较多元。普通的光,像现在咱们周围的这些LED灯,其实它有个大蓝光,然后有很少的红光(见下图)。但是我们阳光是比较平均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全都有,而且都一样多,这个是阳光。现在改善光营养,我们要强调要把家里的灯、孩子卧室的灯、客厅的灯去改造一下,换成这种接近阳光的灯。现在已经有这样的技术了,叫全光谱灯光,这个是可以有效降低孩子近视率的。如果100分是满分,我可以给这个防控方法打10分。图片市售较差的LED灯光谱示意图

樊登:改善光营养占10分。

赵阳:这个10分不花费孩子的精力,也不花费孩子的时间,就是换个灯,所以我们觉得这个分要拿到。

樊登:对,所以孩子不应该在昏暗的灯光下学习。

赵阳:对。我们的桌面照度要够,环境灯的光谱要好,这就是一个指标。

樊登:那看那个屏幕也算是光营养的问题吗?

赵阳:屏幕是很糟糕的光。

樊登:就是屏幕蓝光太多了。

赵阳:对。跟电子屏幕相关的还有距离的因素,就是咱们第二个原因。咱们刚才说完光营养的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距离。

樊登:距离的问题。

赵阳:就是距离的问题。咱们眼睛的成像是在指挥眼睛的发育的。你想,一个眼球是圆的,如果远处的成像点在视网膜后面,时间长了之后,眼睛就会觉得成像怎么老在我后面,如果成像老在我后面,我干脆就把自己长长一点好了,我去追一下你。所以它慢慢地就会启动一个机制,让眼睛越来越长(就是眼轴越来越长)。

刚才讲成像位置在后面,就是我们近视发展的一个原因,它会给眼睛一个信号,就是我成像在眼睛后面,眼睛长长一点来找我,眼轴就变长了,变长就变成近视了。那什么时候成像会在后面呢?就是看近处的时候,比如你看手机、看电脑等,实际上都属于近距离阅读。尤其是看手机,很多孩子看手机的时候会把手机放得很近,那成像就会在很后面,这个刺激信号就很强。所以咱们要让家长明白到底为什么会近视,然后针对性地给予一些相应的治疗手段。

樊登:这个我要强调一下,因为我怕大家没听明白,就是看手机、看电视对孩子的眼睛伤害最大的并不是光的部分,而是距离的问题。

赵阳:对。

樊登:那如果孩子看电视的时候,我要求孩子站得很远,七米或者几米以外,会不会好一点?

赵阳:完全可以。我们现在甚至可以用电视来治疗近视。以前咱们有个观点说看电视不好,毁眼睛,那个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时候,十几寸的电视放得很近,那个是很毁眼睛的,还是跟距离有关;但现在我们电视都是四五十寸、五六十寸的,家里的客厅也大,一般都三米以上,这个时候再看电视,其实对近视的发育是没有什么刺激的。

樊登:就是如果在三米以外看电视,没什么问题。

赵阳:是没有问题的。

樊登:那现在孩子们都在上网课,很难放到三米以外。

赵阳:完全可以。我们有很多种方法让屏幕变成三米以外,这本书里都讲了。第一个方法,你可以拿根线接一下电视,投屏嘛。

樊登:投到电视上。

赵阳:投到电视上上网课,就不太受到近距离上网课的刺激了。第二个方法,在这本书里也讲了,叫远像光屏,这是一个新技术。它可以放在桌面上,然后孩子看里面的时候,里面就跟电影院一样,也是把影像投到三米以外(见下图)。图片电子远像屏原理示意图

樊登:就是虽然这个设备离你很近,但是你通过技术把影像放远了。

赵阳:对,投远了。

樊登:让你感觉是在看三米以外的东西。

赵阳:对。有点像VR那种技术。

樊登:还有这样的东西?

赵阳:现在是电子化时代,其实我们很渴望电子书包,我们很渴望给孩子用眼自由,谁不想让孩子随便看、随便玩、随便学。但是现在电子书包推行不下去,是因为孩子近视率越来越高。

樊登:连孩子们自己也会抗拒,像我儿子他们最近在北京都是宅在家里学习,一天大概上九个小时网课,然后他下课后跟我讲,说:“爸爸我的眼睛要瞎掉了,我看屏幕看了九个小时。”实际上是距离的问题。

赵阳:距离的问题。其实电子产品有很多电子的教具、电子的教案、电子书,包括一些优质的纪录片、电影,其实都是很好的、很富有营养的教育材料。

樊登:光是一方面,然后距离是一方面。

赵阳:距离是另外更重要的方面。

樊登:距离更重要。那么姿势呢?就是大家老说这个看书的姿势问题。

赵阳:对。姿势也跟距离相关。

樊登:姿势其实也就是距离?

赵阳:就是距离。你要保证“20-20-20原则”,就是每用眼20分钟,要休息20秒钟,看20英尺以外的东西。然后就是“一拳一尺一寸”,我们要保证“一拳一尺一寸”,其实也是为了保证合适的阅读距离。

樊登:什么叫“一拳一尺一寸”?

赵阳:“一拳”就是你离书面一拳距离,不要贴在书桌上;“一尺”就是你的眼睛跟你阅读的东西的位置要有一尺的距离;“一寸”就是我们拿笔不要太靠前(握笔的手指与笔尖距离应约为一寸),如果你拿笔太靠前,你的头就会歪,离书面就会近,这也是在控制距离。

樊登:这是从姿势上调整距离。

赵阳:对。

樊登:我现在就想明白了为什么我姐姐是我们家唯一近视的。我姐姐有一段时间自己在一间屋子里住,女孩子长大了嘛,她就晚上偷偷看小说,又不敢把灯光调亮。

赵阳:这样导致近视的两个因素都有。

樊登:就在昏暗的灯光下,又趴在被窝里看小说,又近,然后灯光又暗,眼睛就看坏了。

赵阳:这种情况可能仨月就够了,就能让人近视。

樊登:所以别让孩子偷偷摸摸的。现在好多小孩玩游戏,都偷偷摸摸地躲起来,躲起来玩一定会离得很近。

赵阳:我家孩子以前也这样,因为她有她的平板,我们现在就跟她规定好每天看多长时间。但是有远像光屏之后,我们就不限制了。在以前,你限制孩子是没有用的,你盯着他的时候他不看,你一走了他就看,久而久之给孩子一个印象,就是只要我爸妈不在的时候,我才可以看,变成这个样子了,家长是拦不住的。

樊登:所以我们先搞明白这件事,就是近视是眼轴的问题,是这个眼球大小、眼轴的问题。知道了这个原理以后,那么家长在平常的生活过程当中,应该怎么样去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首先该做什么?

赵阳:要想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的话,其实所谓的用眼习惯就是我刚才说的坐姿,再一个是要注意休息。

樊登:运动对视力有帮助吗?

赵阳:运动很有帮助,很多研究中都有明确的证明,运动之后一个是眼压会下降,再一个是运动本身就算户外活动(大部分运动都是户外活动),对眼睛本身也是好的,而且有的运动是在阳光下进行的,比如打篮球。

樊登:他的眼球就要忽近忽远地看,对眼底肌肉是一个锻炼。

赵阳:对,以望远为主,运动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望远。像乒乓球、羽毛球,可能有远和近的交替,而像篮球基本上以望远为主,只要是望远就是对眼睛有好处的。家长一定要好好地掌握近视的根本原理,这样的话才能不踩坑。您刚才说的那句话其实说到我心坎里了,很多家长在孩子近视了之后很着急,但他又不明白视力跟近视并不是完全对应的,眼轴才是和近视对应的,他那个时候还认知不到眼轴这个概念,所以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割韭菜”的空间。很多人就用一个方法把孩子的视力提上来了,提上来之后就说:“你看,我给你孩子的近视治好了。”治好之后,家长就会觉得“惊为天人”。

樊登:花多少钱都干。

赵阳:对,家长本来在医院的眼科医生那儿看过,眼科医生说,近视治不了,赶紧配眼镜。然后到那儿把视力提上来了,家长马上就会说,之前那个医院的医生是庸医。但其实那个医生并没有说错,因为这样提高视力并不是真的帮孩子治疗近视,只是打了个“兴奋剂”,这个“兴奋剂”并不持久,一定要查眼轴。当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些方法,既能够控制住孩子近视的发展,又能真的把视力拉回来,现在有这样的方法了。但是家长还是一定要知道眼轴的概念,知道眼睛的大小才是衡量近视程度的核心。

近视防控的第一脚踩得很重要,当家长发现孩子近视的时候,父亲和母亲通常都是非常着急的,大家的心是往一块儿使力的。一旦认识不够,选错坑了之后,好比过了半年,花了一两万块钱,啥用都没有,可能家庭矛盾就来了,这种情况也是蛮常见的。

樊登:变成了一个复杂的社会学问题。

赵阳:对,就变成家庭不和谐的问题了。本来妈妈就特别上心,想对孩子好,那责任都在她这儿。如果她最后取得了好的效果那还罢了,也没人夸她;但是如果她踩错坑,白花了钱,还浪费了孩子时间,那全家可能都骂她,说你怎么那么笨,人家说什么你都信,这些话就来了。所以最后导致这个家庭就不往一块儿使劲了,可能这个家庭某一个成员,比如老人或者爸爸说“近视就近视,甭管他了,爱咋地咋地吧”,最后妈妈就会很痛苦。

樊登:就放弃了。

赵阳:对。也有的人继续努力前行,也有的人弯弯绕绕,碰了很多壁,最后找到我了。找到我们之后,在我们的科普之下,她发现什么是正确的近视防控方式,什么是眼轴。明白了之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但这个时候她再想去努力,全家人已经不支持她了,因为家人之前被坑怕了。

樊登:这个问题是在这儿,像我们家没有遇到过近视的问题,我们就不会关注这方面的知识,一般等遇到了近视的问题,这事就已经发生了,所以它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悖论。

那咱们接着往下捋,当家长发现孩子有近视了以后,有没有一个最佳治疗时机?

赵阳:最佳治疗时机实际上有大概两年的时间,最好的近视防控时机其实是在你近视之前。近视之前如果你只知道关注视力这一维度,你是发现不了近视的;如果你知道屈光档案这个概念,知道眼轴这个概念,你就可以提前发现。因为在近视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你是有“存款”的,咱们人生下来,老天爷给了每一个人大概300度的“存款”。你三岁左右的时候,你有300度的“远视存款”,你离近视有一段安全空间。但是在消耗这个空间的过程中,你是完全没有感觉的,你的视力一直都很好,直到被消耗到变成零度的那一天。正常用眼应该在16岁才到零度,这个300度的储备应该够你消耗整个童年的,到16岁快成年才消耗完。但是如果你在8岁就消耗完了,你这个“存款”后面肯定就从正的变成负的了。所以如果你知道眼轴这个概念,你从孩子三岁的时候开始查眼轴,三岁查一次,四岁查一次,五岁查一次,每年查一次,你就大概能算出来它什么时候能消耗完,

樊登:所以孩子没有近视的家庭也可以做一些事,去检查一下眼轴。

赵阳:一定要做一些事,不是也可以,一定要做一些事,你做这些事就可以提前一年到两年,预测孩子什么时候会把这个存款消耗完。

樊登:您闺女还有多少存款?

赵阳:我闺女还有200度。

樊登:这算是好的是吧?

赵阳:对,很好的。

樊登:您闺女是上到小学三四年级了?

赵阳:对,三年级了

樊登:三年级,然后300度的储备消耗了100度。

赵阳:消耗了一百多度,从三岁开始消耗。嘟嘟的眼睛也很好,但是你可能没查过,你应该带他查查,算算他还剩多少,

樊登:万一哪天300度储备消耗完了,那就是面临突然的近视。

赵阳:对。再往后就要开始戴眼镜了,因为你的“存款”从正的变成负的了,近视是负的,远视是正的,就是人生下来从三岁左右开始,有300度“存款”,然后你开始消耗。如果你提前消耗没了,那后面它会继续往下消耗。

樊登:查这个难吗?

赵阳:很简单。

樊登:是所有眼科医院都可以查?

赵阳:基本都能查。

樊登:这个检查叫啥?

赵阳:叫眼轴测量,就是测眼睛的大小(眼轴)。知道这个概念之后,那么家长就不会踩坑了,就很难踩到那个错的坑里去了。因为你知道要控制眼轴,而不是光看视力,那不管你踩到哪个坑里,你最多踩仨月。踩仨月你去复查眼轴,你发现不对,这个方法好像没有起到作用,你就会赶紧改方向了,就不至于耽误很长时间和浪费很多钱。

樊登:那如果是在近视初期,还能通过后期保健恢复吗?

赵阳:对,这就是这本书里讲的,这本书里在讲近视的恢复。现在我们认为,近视的恢复是有突破点的,已经部分地实现了。

樊登:怎么弄?

赵阳:就是4L疗法。

樊登:你给大家讲讲这4L疗法,哪些是可以在家里操作的。

赵阳:全都是家用的。4L法综合防控,它提炼了四种孩子特别容易配合的、孩子很好坚持的,甚至很欢迎的,而且不怎么费家长的家用的方法,是可以长期坚持下去的。因为近视防控这个马拉松你要在家里跑才行,如果天天跑到店里去,那时间和经济的花费你受不了。但是在家里你是可以长期做下去的,那么这四种方法整合到一起就是4L疗法。

樊登:四个以L开头的单词。

赵阳:对。第一个是Light(光),也就是刚才咱们说的,要把家里的环境灯光做改造。改造成全光谱,接近阳光那种光谱的灯光,而不是大蓝光的这样的灯光,要换灯。

第二个叫红光治疗,也是一个设备,每天照两次,一次三分钟。这个设备是有一个安全级别的,就是我们要选择好参数,这个就复杂了,咱就不在这儿讲了,怎么选择参数这本书里都讲了。这个红光治疗仪其实也分很多品类,它们之间的差距巨大,所以我说为什么一定要选好参数,参数是决定治疗效果和安全性的一个核心指标,具体可以看书,书里都讲得很详细。这是第二类方法,叫Laser,就是激光这个单词。

第三个L叫作Lead,就是成像超前。这个就跟我们配的眼镜有关系了,您听说过OK镜吗?

樊登:我知道。

赵阳:OK镜、离焦眼镜、功能性眼镜,都算是第三个L(Lead)。它可以制造一个成像,用人为的光学的手段制造一个成像跑到你视网膜前面。

樊登:但是我之前听过一些讨论,虽然我没有关注这个话题,但我听过一些对OK镜的讨论,有人说OK镜可能会造成一些其他的伤害。

赵阳:OK镜是一个接触性的产品,它不像眼镜,眼镜是非接触的,OK镜是直接接触孩子的眼睛的,所以它一定会有很小概率的一些风险。这个风险就像您说的角膜炎,眼睛发炎了,或者是眼镜片在眼睛上可能会碰破上皮,引起上皮着染(就是上皮脱落),这种现象是时有发生的。真正发生炎症的概率大概是万分之十二,每年一万个孩子中有十二个孩子发生感染,但这个概率其实还是蛮低的。而且现在的验配技术越来越好了,因为它是个三类医疗器械,它是最高等级的验配,所以在医院的指导下,一旦有问题,赶紧返回医院随访就行。

樊登:感染了以后也能治?

赵阳:能治,所以这个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了。而且医院验配经验越来越丰富,现在中国每年就有大约一百万个孩子用OK镜,所以它并不是一件特别令人担心的事情。

樊登:OK镜是能帮助孩子调眼距?

赵阳:它可以控制眼轴,这个方法叫成像超前。OK镜比较好的地方就是它是晚上戴,白天摘镜,晚上睡觉的时候,利用睡眠的时间来帮助孩子白天摘掉眼镜,这个是很符合孩子的需求的。

樊登:睡眠的时候眼睛不都闭上了吗?

赵阳:就是让你闭着,闭着的时候它压你的眼睛。OK镜是在眼睛上放了个小片,眼睑不是有张力吗,你一闭眼,这个镜片就压迫在眼睛表面,形成了一个你想要的塑形效果。白天摘掉,这个塑形效果能维持两天,之后就慢慢地弹回来了,它就是这么一个治疗原理,还是比较神奇的。OK镜满足了很多孩子白天不想戴眼镜的愿望,所以在临床中我们还是比较推荐的。除了OK镜以外,还有一些框架类的眼镜和软镜(就是大人戴这种隐形眼镜,也有孩子戴的),它们都起到同样的作用,这都属于第三个L,就是跟眼镜相关的。但第三个L一般来说都是给已经近视的孩子用的,没近视的孩子没法做预防的。所以现在在医院能执行的东西都是已经近视之后用的,预防在医院现在是做不了的,你领着一个还没近视、剩25度远视储备的孩子到医院去,医院也没招。

樊登:所以您现在主要做的就是预防?

赵阳:对,预防。

樊登:就是让那些还没近视的人尽量不要再近视。

赵阳:没近视的孩子,我们就希望他这辈子都不要近视,只要家长有足够的认知,这个目标完全可以实现。

樊登:但您这“生意”特难做,咱不能叫“生意”,应该是您这事业特难做。您知道为什么吗?这是社会心理学,社会心理学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就是人对于预防性的事是没有什么热情的,人只对治疗性的事有热情。

赵阳:对。不光是老百姓,医生其实也是这样。咱们有句话叫“上医治未病”,实际上就是中医里一个非常高的境界,但其实你现在看看,“上医”都在动手术。

樊登:“治未病”的医生看着有点像江湖骗子,因为你做的事很难验证,你讲的东西那么玄乎。

赵阳:对,看起来不够明确。

樊登:你在手术台上救了我的命,那你是我的恩人,但是你劝我少吃点什么东西,我就不把你当回事。

赵阳:你避免他得这个病,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得这个病,所以他就没有那种去做预防的热情。预防跟真的治好是两个概念,但是对儿童近视来说,预防真的太重要了。就算这件事像您说的,这个事业不太好做,我们也要努力地做下去。好在国家特别重视,国家现在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了,所以学校现在都开始做筛查。虽然学校的筛查还达不到眼轴这个级别,因为眼轴级别的检测耗时耗力,相对来说耗人工,学校筛查达不到眼轴级别的测量,但是它能大概给我们一个基本数据。我们发现有近视倾向的孩子,可以让他到医院去,再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国家在做这个事,也是希望能够把快近视这帮孩子挑出来,及时地干预,不让他们真正掉到近视那个“悬崖”下面。

樊登:那第四个L呢?

赵阳:第四个L就是跟用眼相关的Long。咱们刚才说的,其实很多时候,孩子的电子用眼是避免不了的。你要“鸡娃”,你怎么“鸡娃”?不得大量地学习,大量地看东西吗?所以避免不了。既然避免不了,我们就用科技的手段让孩子能随便用眼。

樊登:Long。

赵阳:对。就是不管你看什么,以后都变成Long,都变成远像。你看电影、看视频、玩游戏、写作业、看书,对眼睛来说都是Long(远像),这是技术的突破。

樊登:您这个观点对我影响很大,我回家就让我儿子把他的平板电脑投屏在电视上,投屏在电视上自然就远了。那如果这个孩子的视力已经越来越差了,比如已经到了1.0以下,变成零点几了,这种时候怎么办?

赵阳:这个阶段其实就是大部分近视被发现的阶段,就是在刚发生近视的时候。

樊登:按理说这个人群其实才更多,因为到了高中以后90%的孩子都近视了。

赵阳:我们临床上遇到的大部分孩子都是这个阶段的。家长就会说一句话:“你只要给我把孩子的近视度数退回来,我什么钱都愿意花,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因为家长刚发现孩子近视的时候,他其实是很懊恼的,觉得自己辜负了孩子,或者是找自己的原因,因为有的家长自己本来也近视。

樊登:自责。

赵阳:还有的家长自己没有近视,他就老问我们一句话:“我不近视,我爱人也不近视,孩子为什么近视?”其实因为现在的环境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不管怎么样,这些孩子到我们这儿之后,我们现在开始给家长希望了。大约三年前我们都还是不敢给希望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不管用什么手段,度数都会蹭蹭往上涨,一年大概涨100度。就算我们上了OK镜,一年也要涨50度,还是要涨,只不过涨得慢了。

但现在我们有办法让它不涨了,甚至有办法能让度数退回来一点了,就是4L疗法。4L疗法组合用下来之后,大部分孩子的度数不涨了。对家长来说,虽然这还达不到他想把孩子的近视完全恢复回来的这个预期,但是基本上这种效果也有很大的意义了。因为我们给孩子做近视防控,很大的一个意义在于看他未来18岁的视力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实际上最重要的是看这儿,看马拉松的终点。如果18岁的时候是三五百度近视,其实还是健康的眼睛,眼球只是稍微大了一点点,可能你需要戴个眼镜,不太方便,但是你的眼睛本身还是健康的,还在健康的范围之内。但是如果到18岁,眼轴达到26毫米以上了,眼睛大到一定程度了(咱们正常人眼轴是23、24毫米),如果比正常眼轴长了2毫米,那眼睛里面的膜就不够了。如果再长,那么一些眼病的风险就来了。

樊登:怪不得我小时候看到我们学校那些近视的老师,眼球都是凸出来的。

赵阳:对,因为他眼轴长,前后长。

樊登:哇。那眼镜片的圈也就多了。

赵阳:对,度数高了。眼轴长才是各种眼病的来源,我们不想让孩子进入这个阶段。所以我们做防控是很有意义的,如果不防控,孩子从8岁开始近视,8岁发现50度近视,那么18岁大概是600度、700度。

樊登:能算出来。

赵阳:能算出来,你算算一年涨75度,乘以多少年就能算出来了。如果不防控的话,一年本来涨100度,这是平均数,现在大数据算出来大部分孩子都一年涨100度。如果我们把它压到一半,一年只涨50度,那么8岁近视50度,到18岁可能就三四百度。

樊登:就是健康的眼睛。

赵阳:就是健康的眼睛,就进入到健康这个范畴里面来了。

樊登:赵大夫是一个特别有情怀的人,他在同仁上班,周围那么多的患者,他加所有患者的微信,他现在手机里加了3万多个患者的微信。其他的大夫都不能理解,怎么会加患者的微信,那不是干不完的事吗?但赵大夫觉得在加患者微信后,能够从患者那儿得到更多关于治疗的反馈。

赵阳:对。其实加患者微信,一开始我是想满足一下患者的一些术后需求,因为做手术还是很大的一件事。我有时候一年做1万多台手术,那患者能找到医生,对患者来说是个很大的心理安慰,他有什么事,可以马上找到主刀医生。我觉得如果我是患者的话,我是很希望能够直接联系到我的医生的,所以换位思考,我就愿意把我的微信给患者。后来我发现这么做之后,虽然花了我大量的课余时间,但是的确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帮助。我们老说患者是医生的老师,但是如果患者都没有机会跟你交流的话,他怎么成为你的老师?

有患者的微信之后,我发现世界真的不一样了。这些患者在做完手术之后,有点小毛病就会给你发个消息。原来我们做完手术,第二天打开纱布,患者就能看到世界了,有点复明的感觉,他很开心,我们得到的是正面的反馈;然后回家一周之后来复查,那个时候他的一些小毛病也已经好了,得到的也是正面的反馈。但是我给患者微信之后,发现患者术后回家了之后,眼睛会这儿磨一点,那儿红一点,这里疼一点,他会有这种小问题,那么以前这种小问题就没有机会被我知道的,现在患者就发过来就问我了:“这儿疼一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大部分都是没事的,我们就安慰一下。那么这个过程就会逼我反省:我这台手术里是不是有可以提升的地方,消毒液是不是可以少倒一点,我有个动作是不是可以省几秒钟,我每少花费几秒钟,眼睛被刺激得就少一点。所以这就倒逼我们手术的进步,最后我做白内障手术做到一百秒了,就是被这种反复的反馈倒逼的。

樊登:这有吉尼斯世界纪录吗,就是最快做白内障的纪录?

赵阳:这个纪录没有。但是时间上来说,进到两分钟之内,基本上就算是国际上很快的水平。

樊登:你让咱们普通人想,你要去做一台白内障手术,肯定吓得半死,这么大一件事,到人家这儿一百秒,一分钟多一点就解决了。

赵阳:百秒医生。这个实际上就是当患者有机会跟医生交流的时候,通过反复的反馈,你会有机会去改进。

樊登:这就叫精益求精,就是一点点改善。眼睛本来就是一个特别精密的地方,大家可能对这个具体数字不了解,美国做一台白内障手术的平均时间是十几分钟。

赵阳:十几分钟,10~15分钟。

樊登:那我也替成年的朋友问两个问题。比如成年人的眼球,用您的话说眼球已经硬了,它不会再继续恶化了。这时候他要不要去做那种现在很流行的手术:用一个激光把眼睛的什么地方切一下?

赵阳:当然可以做了。因为现在近视眼手术的安全性跟十几年前已经不能比了,它很安全。而且它有好多种术式,有表层、半飞、全飞、ICL(晶体植入手术),有很多种术式匹配不同的近视人群。原来是所有的人都做一种手术,自然会有一些人其实不太适合做这手术,也给他做了,这些人身上就会出问题。但是现在分得很细,什么情况下做什么手术是安全的,都非常有把握了,所以现在做这个手术真的是比较简单、安全的一件事情。

樊登:我们公司就分成两大派,一派是做过的,然后做了以后就说早十年就应该做了,眼镜不戴了,世界多清爽;另外一派说,你等着看副作用吧。

赵阳:但现在副作用很小了,因为现在的手术都不掀瓣了,以前还要掀个瓣。

樊登:啥叫掀瓣?

赵阳:以前在眼睛上要画一个圈,把眼睛掀起来做手术,做完再盖回去。但在画这个圈的过程中,就切断了很多神经,干眼症就来了,所以比较常见的问题就是眼睛干。现在拿激光在眼睛里直接掏个洞,掏出来就完事了。ICL手术就更简单了,直接把一个镜片塞到眼睛里面就完事了。

樊登:眼睛里面塞个镜片,那不难受吗?

赵阳:不难受,没有感觉。

樊登:感受不到?

赵阳:感受不到,光学质量比戴眼镜好得多。

樊登:太神奇了,眼球那么小一个地方。

赵阳:还能放得下一个镜片。眼科学是在最近十几年技术更新得超快的一个行业,尤其是在近视防控领域,儿童近视防控在最近十年发展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什么程度呢?很多东西是来不及写到指南里面去,来不及写到课本里面去的,因为写到课本和指南里的东西都需要一个更长时间的验证,医学是很严谨的。但是最近五到十年,有一些很颠覆性的理论,包括刚才我讲的那些道理,其实很多都是在最近才被确认的。现在在近视防控这个行业,你会发现特别多的谣言、传言,像近视的人要不要戴眼镜这件事,就分两派说法,有人说千万不能戴眼镜,戴上眼镜你就再也摘不掉了;但也有医生说你一定要赶紧戴眼镜。这个就是因为技术发展了,有的人知道了发展,有的人不知道发展。

樊登:那哪个观点是先进的?

赵阳:现在我们的建议是及时配镜,但是不能配普通眼镜,也就是说这两个观点都是错的。现在新的最正确的观点是要及时配镜,但如果眼睛没有其他问题,最好是不配普通眼镜,要配那种带离焦的眼镜。

樊登:就是锻炼你眼球的眼镜吗?

赵阳:带离焦效果的,能产生在视网膜前面成像这种假象的眼镜,有专门这样的眼镜。这些方法都是最近才有的,有些从业人员包括医生,他们的认知也是参差不齐的,这个学习过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写这本书就是希望加速这个过程,让更多的医生通过我们的经验,通过我们给几万个孩子做近视防控的实践经验,然后更多的医生、更多的从业人员能够快速地在理论上达到一个相对比较高的水平,这样才可以惠及广大的儿童。

樊登:我再跳出这本书问两个问题,因为咱们的受众不光是家长,青年人的干眼症有什么办法吗?

赵阳:干眼症就不光是青年人有了,小孩也有,中青年里看电脑特别多的人群、化妆比较多的人群也比较常见,老年人其实更多。因为干眼症是一个影响我们生活状态的病,它并不是什么很糟糕的病,是不会让你瞎的,但是它会让你很难受。有时候孩子老眨眼,或者大人经常睁不开眼,到下午的时候眼睛就涩得不行,这个其实都是干眼症。干眼症很可能是咱们人的眼睛睑板腺出了问题(睑板腺是分泌油脂的小管儿,一排有好多管儿,眼睛上下都有),睑板腺这个管儿正常应该是每眨一次眼,会分泌一点点油刷一下眼睛,咱们眨眼实际上是在刷一层油。

樊登:像雨刮器。

赵阳:对。每刷一层油,它就把泪膜封在里面几秒钟。要是不刷这层油的话,泪膜就挥发了(泪膜是水,会挥发),所以,睑板腺是导致干眼症的特别重要的腺体。但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有一些不良的习惯会影响这个腺体,例如天天化妆,戴隐形眼镜。

樊登:可是化妆又不往眼睛里边戳。

赵阳:眼妆会有影响,因为睑板腺的口在眼睑外头,在皮肤上。

樊登:画眼线伤到了睑板腺?

赵阳:也不是伤,是你的妆把它堵住了。它那个口很窄,堵在那儿,时间长了之后就堵死了,这个口后面的一根管儿本来是排油的,前面堵死的时候,它排不动了就不排了,这根管儿就萎缩了。

樊登:用进废退,就不要了。

赵阳:对。那个管儿是可以拍照检查的,有个睑板腺拍照的检查,一拍就能看出来你的管儿多长。咱们小孩的时候,一拍有这么老长,到中年就变短了,到老年就更短了。所以在门诊的时候,我们有时候给年轻的女孩拍睑板腺的照——她化妆化得比较多——拍完问她年龄多大了,她说31,我说你这个睑板腺已经80岁了,它堵没了,全都萎缩没了。

所以相应来说,我们要改善我们的用眼习惯。第一,化妆问题,卸妆要卸得彻底一点,可以拿洗眼液好好卸,还有专门的湿巾,好好卸妆。第二个,普通的隐形眼镜能少戴就少戴一点,因为一般的隐形眼镜会吸水,也会增加干眼症状。第三个,我们电子产品的使用也稍微注意一点,别天天盯着不休息。咱们盯着看电子产品的时候,眼睛是不眨的,老睁着,咱们正常人每分钟眨二十多下,但是你看电脑看得特别入迷,或者玩游戏的时候,你瞪着眼睛,一分钟可能只眨五下,少眨了很多。你少眨了,大脑就会觉得你不需要我分泌那么多水,不需要我分泌那么多油,那是不是可以少分泌一点,它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干眼症就来了。

樊登:大脑会自动地适应。

赵阳:对。它会调整,本来是每分钟要眨二十下,给你分泌二十下的水、二十下的油,但是它发现你怎么只眨五下,就会少给你分泌点油和水,它会认为你不需要那么多,但实际上你是需要的。相应的应对方法,我们可以经常给眼睛做个SPA(我们叫作热敷),像咱们有时候用蒸汽眼罩,或者有专门的热敷眼镜,你戴上它,可以每天戴个十分钟、十五分钟,让眼睛热一点,热一点之后睑板腺就可以分泌出油脂。在热的时候,油脂就稀软一点,它就容易排出来。油脂冷的时候是黏糊糊的,不容易排出来。所以你每天热一下,让它热10~15分钟,用42℃左右的温度就可以了,它就容易慢慢地流出来。

樊登:我用过那种加热的眼罩,还挺舒服的,这种眼罩一戴就看不见,只能听樊登读书了。

赵阳:对,可以听书。

樊登:那滴眼药水有用吗?

赵阳:滴眼药水有一个临时的作用,但是它不是去根的,它就是你的泪水不够了,我就给你补一点,这个是可以的。

樊登:我有时候跟我们公司的年轻人开会,开到一半就看到很多人拿出眼药水,滴两下再接着说,那个治标不治本。

赵阳:对,治本还是要给睑板腺做理疗。这个理疗就有点像刷牙,我们天天刷牙,每天早晨、晚上要刷五分钟。刷牙干吗呢?实际上是保护牙龈。你刷了一辈子牙,就是为了让牙龈炎少一点,老年的时候脱牙脱得慢一点。干眼症也是一样,你每天做个热敷,就可以让睑板腺疏通一点,不容易那么早就萎缩掉。

樊登:老年人遇到的眼科问题中白内障会多一点,白内障手术该不该做呢?

赵阳:老年人的话,白内障是第一大病,理论上来说,甚至我们都认为,它是一个一定会得的病,只要你的寿命够长,基本上百分之百要得。因为它就是晶状体的问题,相当于眼睛这个“镜头”的晶状体蛋白发生了变性,它是随着年龄增长必然发生的。要不要做手术,就要看它影不影响你的视力,它只要影响了你的视力,影响了你的生活,就该做。说实在话,白内障手术是个没什么压力的手术,真到了该做的时候做就好了。

樊登:怎么样,大家听完今天的书,是不是觉得特别有收获?其实眼睛就是这么多事,比如近视、白内障、干眼症,重要的是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讲究用好光、调整好姿势,注意距离。

赵阳:还要用好现在的科技。

樊登:现在有一种坐姿调整器,那种东西有用吗?

赵阳:不都有用,有的没什么用。坐姿调整器比较重要的工作原理是,它有个东西顶你一下,给你顶出个离桌子一拳的距离来,但是你顶出一拳,桌子离你的身体有一段距离,你的胳膊肘就会是悬着的。所以好多孩子用这个调整器,他就会趴着,反倒不好。所以要是买坐姿矫正器的话,一定要买那种带肘托的,孩子胳膊肘放在肘托上,这个是很舒服的。

樊登:这你让一般家长怎么能知道,名字都一样,就只有这么点差别。

赵阳:我买了四种坐姿矫正器给我孩子用,后来我孩子拆了仨,就剩最后一个。最后一个带肘托,她就不拆了,我看到她戴着矫正器安安静静地在桌子上待了两个月,我知道这东西好用。

刚才咱们强调,家长要知道现在我们有近视防控的方法了,我们要做到精准防控,怎么精准呢?就是你最好能提前发现孩子要近视,别等他真近视了再治。当然,真近视了之后也是可以相应地做防控的,可以全控,可以做精准防控,然后是体系化的防控、群防群控,最后我们能实现全防全控。

樊登:所以要加大传播力度,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我们为了准备您这期节目,还专门从网上征集了大家的一些问题,我们来一个快问快答。

赵阳:好。

樊登:生理性的飞蚊症可以怎么改善或治疗?

赵阳:飞蚊症不算病,它有点像杯子里的水浑了一块,有一个东西飘来飘去,它是咱们人眼代谢的一个产物。很多年轻人的飞蚊症是可以被吸收掉的,过一段时间,慢慢就没了;但是中老年人的飞蚊症相对来说比较持久。但总之,对于飞蚊症,第一,我们不把它当成一个病,也不用太有心理压力;第二,如果本身你有高度近视,你应该去医院查查眼底,让医生看看,除了飞蚊症以外,有没有眼底的一些变性区和裂孔,如果有的话做一些治疗,避免发生视网膜脱离这种大病;第三,飞蚊症现在有一个治疗方法,叫作YAG激光治疗,可以把飞蚊症打掉的,但是这个有一定的要求,要求你眼睛的其他组织要健康,飞蚊症的位置不能贴视网膜太近,有一定安全距离的话,就可以把它打掉,打掉就好了。

樊登:它让人心烦,但并不是个疾病。喜欢戴隐形眼镜出门,天天戴对视力的损害大吗?

赵阳:大部分情况下,戴普通隐形眼镜主要是对角膜和干眼症的影响比较大。戴这种隐形眼镜如果戴很多年之后,对眼睛会有一些刺激,容易长血管翳,就是眼睛里会长出一些本来没有的血管,血管翳长得多了,就会往眼睛里面长,所以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一般就不建议戴隐形眼镜。

樊登:最后一个说,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做些什么来保护视力?

赵阳:其实老年人主要面临的问题就是青光眼和白内障,这是老年人比较常见的两个眼病。如果你发现视力下降,或者你发现怎么突然间看近处看得清楚了(老花眼本来是看远处清楚,看近处看不清),突然间你发现看近清楚了,眼睛好像“返老还童”了,不花了,这其实往往提示你得白内障了,所以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提示。还有就是,有的时候夜间会有眼睛突然一胀一疼的这种感觉,那你可能有青光眼。所以如果你有这两种症状,你应该早点去医院做检查,因为这都是可以确诊的,这两个病很难漏诊。青光眼是在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候容易犯。

樊登:跟情绪有关?

赵阳:对。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候、吵架的时候、特别悲伤的时候,容易犯青光眼。青光眼就是眼睛里面的眼压太高了,把排水的机制堵死了。

樊登:我的天,所以保持良好心情是很重要的。

赵阳:很多人青光眼大发作都是因为突然生气上了个火,跟孩子吵了一架,跟老公吵了一架,然后就突然看不见了,所以保持好的心情很重要。

樊登:您不讲,我们都不知道。因为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会主动去看医学书,看医学书都是有了病才去看,那往往就晚了。

赵阳:所以你有点这样的小常识的话会比较好。青光眼在大发作之前有小发作的,小发作就可能不是让你一下看不见了,但是你会疼两下或者是雾两下,你看灯的时候会觉得怎么变成彩虹了,这种就是小发作。如果你有这样的现象,你一定要想着去医院检查一下,因为医生通过专业的检查,他会给你确诊的,他会算算你的前房深度。如果他觉得你前房深,他会告诉你有青光眼的倾向,打个激光就好了,或者做个白内障手术就好了。

樊登:现在都这么容易了?

赵阳:真的很容易。就怕你不知道,你只要提前知道,一切都能解决。

樊登:咱们今天开场的时候,说90%的孩子都近视这个数据的时候,大家还是很焦虑,听到最后放松了,发现其实有这么多方法可以让我们的孩子视力变得更好,包括我们自己的视力也可以变得更好。

赵阳:没错。近视防控也是,就怕你不知道,你只要知道就好办。一个孩子一辈子能不能不近视,60%取决于家长的认知水平,就是家长懂不懂,知不知道;30%取决于给你指导近视防控的那个专业人士;10%取决于孩子的基因。所以作为家长来说,我们要好好去提高我们的60%。

樊登:非常感谢赵阳老师这样有责任感的青年才俊,愿意投身到科普的工作中来。我们樊登读书也愿意尽一份力,帮助更多的人了解这本书,知道这本书的来龙去脉。无论您家里有没有孩子近视的问题,我觉得这一期节目一定都会让你大有收获,那么您可以把这些好的知识和建议分享给您身边的朋友,因为我们身边有很多孩子需要这样的帮助。

非常感谢大家,也谢谢赵阳大夫光临我们的节目。谢谢大家,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赵阳:谢谢大家,谢谢樊老师。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