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次浏览

《王立群读史记之文景之治》-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43分钟 ,揭秘古代中国第一个盛世背后的故事。

樊登:各位好,今天我们这间小小的樊登书店真是蓬荜生辉,我们请来了大家最喜爱的王立群老师。欢迎您,王老师。

 

王立群:谢谢樊登老师,观众朋友大家好。

 

樊登:王立群老师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他的新书,叫《王立群读<史记>之文景之治》。我知道您是研究秦汉史的专家,您为什么会专门为文景之治这一段写一本书?

 

樊登:那盛到什么程度?文景那个时候,到底这个社会好到什么程度?因为在之前还在不断地战乱。

 

王立群:是。西汉政府建立的时候,穷到什么程度了?皇帝坐的车找不到四匹同色的马,要四匹黑马,四匹白马给我拉车,没有。大臣坐的(是)牛车,没有马车,没有马。你想打了那么多年战争,农民起义灭秦,打了三年;楚汉战争刘项两家打了四年。连续打了七年,把这个社会给打垮了。打仗是最烧钱的,最受苦的就是老百姓,所以最后打到老百姓都没钱了,战马都死了,哪有那么多马,所以大臣坐牛车,皇帝也找不到纯色的马,经济非常困难。

 

但是后来到武帝时期大规模用兵,这中间有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是西汉从开国时期的贫困,到武帝时期的强盛,这一个过渡时期。这过渡时期是大概四十年左右。

 

樊登:最富裕的状态有多富裕?就经过这两代皇帝。

 

王立群:最富裕的时候,史书记载的就是说,国库里的铜钱,穿钱的绳子全断了,都朽了、烂了。你看铜钱,它是用绳子穿起来,穿钱的绳子烂了,那说明长期不用。那就是他不需要大量的印钞票,现有的国库的钱就多了。

 

樊登:说谷仓里的米都流出来,放不下都流出来,还有好多那个吃不掉的都坏掉了。

 

王立群:因为汉武帝在位时间他是五十四年,十六岁继位,七十岁去世。这五十四年,差不多打了四十多年的仗。为什么?有钱。有钱才能打仗,没钱的国家都不敢打。

 

樊登:那咱们就从这个文帝开始讲起吧。他是怎么当上皇帝的?我看书里边写这一段就已经相当惊心动魄。

 

王立群:汉文帝当皇帝简直是一部电视连续剧,非常精彩。

 

樊登:按理说没他的戏。

 

王立群:是没他的戏,因为他在刘邦的八个儿子中间,他排名第四。老大是刘邦的非婚生子,就是刘邦未结婚之前,他和一个曹姓女子有了一个儿子,这儿子比较年长,老大叫刘肥,后来刘邦把他封成齐王。这个老大被吕后干掉了。

 

刘邦这个妻子吕后是个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如果有时间,我回来给你专门讲讲吕后。吕后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她把老大干掉了 ,怎么干掉的呢?是因为吕后的儿子,排名第二,是老二。因为吕后她的儿子排名第二,所以他年龄比较小,汉惠帝刘盈他年龄比较小,他当皇帝了。他的大哥年长,所以刘邦当了皇帝以后,给刘肥分了很大一片地方,齐国,七个郡,齐国非常大,所以吕后心里就很不忿。所以她在刘邦去世以后,刁难这个刘肥,扣到他在京城的驻京办,不让他回去。

 

最后刘肥回不去,做了一件很糟心的事。因为吕后除了一个儿子以外,还有一个女儿。她那个女儿后来嫁给赵王张敖的儿子,所以后来都称她为鲁元公主。她本来是他的妹妹,然后因为他回不去,没有办法,拜他的妹妹为太后。

 

那等于是把他的妹妹认做小妈,这你说多恶心人,还送了一个郡给他的这个妹妹,作为食邑,就是说你的日常生活,就这个郡的赋税,收税都归你了。丢了一个郡,这吕后一高兴才放他回去了,回去一年多死了,气死了,所以她就把老大给整死了。

 

老二是她的亲儿子。惠帝刘盈继位以后,那吕后就把刘邦最宠爱的戚夫人残杀了,做成人彘,两个大腿剁了,两个胳膊砍了,眼睛挖了,喉咙用哑药熏哑了,耳朵给她弄聋,这人就剩了一个躯干,扔到厕所里边。

 

戚夫人年轻貌美,那是刘邦最喜爱的。然后把她扔到厕所里叫她儿子来看。惠帝这个人是一个很有仁爱之心的人。他一看年轻貌美的戚夫人成为人彘,吓坏了,从此以后不再理朝政,沉湎酒色,几年光景,七年,死了。所以吕后的儿子等于是被吕后吓死了。

 

这刘邦的八个儿子,老大窝囊死了,老二吓死了,老三是赵王刘如意,那是戚夫人的儿子,也是刘邦最喜欢的一个。刘邦就说“他类我”,特别像我,你想这个名字叫如意,如我之意又类我,最后被吕后毒死了。

 

老三毒死了,老四就是文帝。所以汉文帝很聪明,汉文帝就用一个办法,装傻、装呆、装弱智。就说自己没那个本事,死活不进京,躲过一劫。所有的人包括吕后都认为他是最窝囊的人,其实他是一个最聪明、最有才华(的人),他爹都不了解他。人们都说知其子者莫过其父,刘邦都不知道他这个儿子太有本事了。

 

樊登:对,儿子多了也很难理解,有一个可能还容易。

 

王立群:这是老四。老五、老六先后被吕后召过去,一个被毒死了,一个被饿死了,都干掉了。老大老二老三都死了,老四幸存,老五老六(也死了),老七奇怪,淮南王。他的母亲是因为和刘邦一夜情生下来的。就刘邦去抓赵王的时候把淮南王的母亲也抓了,她就说我怀了皇子,说回去报给刘邦,刘邦不理,所以生下儿子以后,他的母亲自杀了。所以刘邦听说生了儿子,就把他的儿子交给吕后带大了。

 

大臣不敢立,谁敢立吕后带大的儿子。谁带大了跟谁亲,所以没敢立,他活了,但是没敢立。老八燕王,燕王病死了,吕后就派人把他的儿子干掉了。所以高祖八男,汉高祖八个儿子被吕后干掉了六个。

 

樊登:就剩俩,一个吕后带大的,一个就是咱们这汉文帝。

 

王立群:对,另一个就是装傻、装呆、装弱智的汉文帝。

 

樊登:那应该还有孙子辈?

 

王立群:孙子辈更厉害。孙子辈最厉害的是齐王刘肥的三个儿子,其中刘章、刘兴居直接参加杀吕氏集团,太厉害了。是跟功臣派合作,他作为刘氏代表的皇族派和功臣派联手,把外戚派给灭了。孙子太能干了,又能干、又年轻,还能打仗,大臣不敢立。

 

樊登:就并不是功劳大的人应该当皇帝?

 

王立群:功劳大、太有本事的那些大臣们,跟着刘邦打天下的那些人,都已经成为老年人,都是那些七十多岁的人。功臣派最厉害的当时是太尉周勃,还有右丞相陈平,还有大将军灌婴,这几个是功臣派的人。

 

樊登:灌婴当时是吕氏集团派出去镇压这个反叛的?

 

王立群:当时就是齐王刘襄,就刘肥的长子,在吕后死后首先起兵,起兵了以后他们派灌婴去打仗。因为灌婴也会装,所以灌婴伪装的吕氏家族没有人带兵去,最后把灌婴派出去了。灌婴到了荥阳就驻兵那儿了。

 

灌婴在那儿是一箭双雕,一方面名义上是阻止刘襄进到关中,这样刘襄他这个孙子辈就没法夺权,让功臣派掌握这个朝中的权力。另一方面,他又是吕氏当时认为比较可靠的功臣派。实际上他起了很大的作用,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只有选装傻、装呆、装弱智的代王了,所以它是天上掉馅饼,砸到他头上了。

 

樊登:我看这书里边写得特别逗,说汉文帝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吓坏了,就是不知道该不该去,内部展开激烈的辩论。

 

王立群:大臣们讨论,又请教他的母亲,又派人到京城去了解情况,战战兢兢不敢去,唯恐是个陷阱。他就没有想到当皇帝,他就想到能善终就不错了,最后他竟然当了皇帝了,而且本事很大。

 

樊登:而且他一到长安,首先叫作“面折周勃”?

 

王立群:对,因为周勃是最大的。他们把吕氏集团灭族,无论男女老幼,整个全部杀光一个不留,只要姓吕的吕氏宗族全部杀光,那时政治斗争那是残酷无情的。杀了以后孙子不敢立,儿子就剩两个,淮南王又不敢立,只能把代王请过来。所以汉文帝继位,这个我写了很长一大段,精彩得很。

 

樊登:博弈论,这里边特别有意思。

 

王立群:非常精彩,他是很不容易当上去的。

 

樊登:在他进京的时候就带了几个人,他并没有带兵?

 

王立群:对,他要带兵的话就显得他露怯。他带的人包括他最重要的谋士,还有他身边最重要的侍卫官,带着这些人进京了。

 

而进京以后,第一个就是周勃。到了灞桥,周勃觉得自己功劳最大,他把诸吕灭了,他想给代王说几句悄悄话,结果马上被挡住了,代王手下人就挡住了,有话就公开说。

 

樊登:说叫作“天子无私事”。

 

王立群:对,天子跟前没有私事,要是公事,公言之,要是私事,免谈。

 

樊登:因为这个《史记》里边也没写,您猜这周勃想跟文帝说什么呢?

 

王立群:炫耀自己的功劳。你能当皇帝,我是立了汗马功劳的,是要讲这些话的。当时汉文帝手下的人就把他挡住了,这下子周勃才知道,坏了,立错人了,这个装傻、装呆、装弱智的人,第一不傻,第二不呆,第三不弱智,太厉害了,八个儿子中间就他最厉害,所以立错了,当时改也来不及了,就只好认了。所以汉文帝继位以后,首先收拾的就是周勃。

 

文帝一朝对周勃的打压最厉害。你想想掌兵权的人他能立皇帝,谁不害怕他,所以打压的就是周勃,周勃受打压最厉害。

 

樊登:当时用的理由是说,你们得回到封地去?

 

王立群:这是个借口,借口就是说,把你封到哪个地方做侯,当时的侯是县侯,把这一个县分给你了,比如说你像北京的郊区,密云分给你了,密云侯,通县封给你了,通侯。你得回到你的封地去,一回到封地去以后,你跟中央的势力就斩断了。周勃被赶回自己的封地,你是丞相,你带个头,就把他赶跑了。

 

樊登:我觉得周勃这个人挺有意思。您书里边写他我觉得特逗,老头那么老了,老将军回到了封地,只要有任何官员来找他,他都全副甲胄穿上,拿着武器出来见面。

 

王立群:害怕。刘邦杀了多少功臣,他的儿子会不会这样做?不能束手待毙,打了一生仗。所以他被赶到封地以后实际上他又活了十来年。

 

樊登:文帝做了哪些事来稳固他的权力?

 

王立群:第一是用自己的人,第二是提拔一批新的官员。因为他从代国带来的人是少数,除了用老臣以外,老臣他还得用,他还得提拔一些新的官员。这里边最有意思的就是他从洛阳提拔了一个基层官员,这个基层官员给他推荐了一个人,就是贾谊,贾谊就这样登上历史舞台,西汉时期最有名的政论家。可能凡是上过中学的,都学过贾谊的《过秦论》上篇,那就是贾谊非常有名的作品。

 

汉文帝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吸取了秦朝的失败的教训。因为汉高祖刘邦当了皇帝以后,他曾经举行过一次朝会,在这个朝会中间,他就提出一个问题,他说你们说说,我刘邦何德何能能打败楚霸王项羽,你们跟我讲讲。大臣们说了,七嘴八舌,说您有眼光,您有了什么成果不独享,都分给大家,而项羽不这样做,舍不得分封,讲了很多道理。

 

刘邦说你们都没说对,原因就在于当今天下只有三个最杰出的人才,一个是张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第二个,萧何,保障供给;第三个,韩信,连百万之兵,战必胜,攻必克,此三者皆为人杰,都能为我所用。项羽只有一个范增,所以我打败了项羽。

 

这段对话诞生了一个典故叫人杰。所以后来李清照就用了一个“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死亦为鬼雄”,“鬼雄”用的是屈原《离骚》,两句诗用了两个典故,二十个字,五绝写得最漂亮。

 

但是这个问题提出来的本身暴露了刘邦的一大弱点,因为刘邦当了皇帝以后面临两大问题,第一刘胜项败,第二秦亡汉兴。哪个问题重要?当然秦亡汉兴重要。秦朝为什么亡,我刘氏政权汉朝为什么兴,总结秦亡汉兴的教训是最重要的任务,而刘邦津津乐道的是刘胜项败,我把项羽打败了。他没有考虑到秦亡汉兴,就这一个问题足以说明刘邦不是一个深谋远虑的政治家。

 

樊登:或者说他不是一个治国之才,他并没有想着要去怎么治理这个国家。

 

王立群:所有得天下的人,第一个要总结的都是前一个王朝为什么灭亡了?我该怎么办?怎么样改变?吸取前一个王朝灭亡的教训。所以刘邦应当考虑的第一个问题是秦亡汉兴,但是刘邦提出来的第一个问题是刘胜项败,两大问题考虑错了。

 

樊登:那我们过去在很多书上会看到说刘邦提出“约法三章”,这就是考虑到了秦朝的太严苛的法律吗?

 

王立群:“约法三章”只是一个收取民心的口号,实际上是汉承秦制。汉朝继承的是秦朝的严刑苛法。

 

樊登:您这书里边把这段写得特别清楚。

 

王立群:对,缇萦救父,那说明汉朝没有废除肉刑,宫刑也没有废除。所以“约法三章”只是忽悠天下老百姓的一个政治口号。汉承秦制,把秦朝的严刑峻法完全继承下来,这才是历史的真实。

 

樊登:那文帝是怎么下决心做这件事的呢?

 

王立群:文帝在这中间有一个故事,故事就是有一个叫张释之的人,我这里写到了。张释之原来是一个低级官吏,张释之给汉文帝提出来一个问题,要解决秦亡汉兴的这个问题,要吸取这个教训,所以汉文帝一下子就把张释之提拔起来了。所以反思秦亡汉兴的问题,吸取秦朝灭亡的经验教训,是汉文帝朝才开始的。所以汉文帝应当说,对西汉的强盛做了很大的贡献,轻徭薄赋,另外废除了一些苛法,比如说肉刑。

 

樊登:我看您书里写的这个特有意思,说是废除肉刑改成鞭刑,然后鞭子打过去,基本上比那肉刑还厉害。

 

王立群:他认为肉刑很残酷。要把你整个鼻子给你砍了,你能上街吗?不敢。所以肉刑太残酷。

 

樊登:这里边真的是缇萦救父是一个导火索吗?

 

王立群:是个导火索。缇萦救父是因为,在史记中间有明确的记载,缇萦为了他父亲愿意卖身为官奴,上书给汉文帝。当然咱们不知道当时怎么能够缇萦写了封信,老大能看到,这个很不容易。看到以后废除肉刑。

 

汉景帝做得最大的一件事是平定吴楚七国叛乱。平定吴楚七国叛乱这个事,是汉高祖刘邦做的一个最大的错事。

 

樊登:从那时候埋下来的伏笔?

 

王立群:因为刘邦是反秦起义军将领之一,他发现一起兵反秦始皇,秦始皇的儿子全被杀光了,没有一个封王的,所以谁也不能带兵维护中央,他就觉得分封制好。因为到底是分封制还是实行郡县制是有争议的,项羽是要搞郡县制,他封了十八个诸侯王,刘邦封汉王,自封为西楚霸王,合起来是十九个王。刘邦是我当皇帝,我的儿子都封王。他临死前说了三句话,“白马盟誓”:非刘氏者不得王;非有功者不得侯;违反前两者,天下共诛之。所以吕后封王就很困难,吕后姓吕,你封王不合法,没有合法性。

 

但是刘邦封王也给他带来大麻烦。当时封的时候,刘邦结婚很晚了,结婚之后四十多岁了,他的第一个儿子齐王刘肥是非婚生的,其他的儿子都是他当了汉王以后,他身边的女人多了,美女多了,生了一些儿子,这些人都很小。自己的儿子不够,侄子凑,吴王刘濞就是侄子,当时都很年幼。但是经过文帝二十三年,经过汉惠帝刘盈和吕后,这是十五年,一个十五年,一个二十三年,加起来你算算,快四十年。

 

到了景帝三年这些人,当年二十岁的现在也六十多了,羽翼丰满了,关键是他们能够铸钱。因为吴王刘濞可以铸钱,他可以卖盐,当时的货币不是统一发行是铜钱,铜钱谁有铜矿谁就可以开采,自己铸钱,那将来又有钱又有盐,一个盐一个钱,盐一直到现在都是国家专卖。

 

樊登:吴王刘濞当时算是首富了吧?就是特别有钱,他这一路过去就是拿钱使劲地开路。

 

王立群:对呀,他有钱,再加上这个齐王刘肥他手下的那些儿子们也都长大了。

 

樊登:对,当年本来有可能代替文帝的那些人。

 

王立群:对呀,他们虽然死了,但是他们的孙子都起来了。所以一下联合了七国,七个刘姓诸侯国,七国叛乱。它是从江浙一带一直到山东一带,整个联手反叛,势力非常大。

 

汉景帝手下几乎没有人,他只有一个弟弟,在今天河南的商丘,在那个地方坚守住。他重用的就是他爹汉文帝临死的时候告诉他“国有大事必用周亚夫”,所以最后还是周亚夫出兵平叛的。所以他最大的贡献是把七国叛乱给解决了。七国叛乱的根子实际上是他的爷爷汉高祖刘邦种下来的一个祸根,这厉害了。所以我们说为什历代王朝,都是吸取前朝的教训呢。

 

这是汉景帝处理的第一件大事,第二件大事就是他的后宫。汉景帝的后宫事太多了,这个我们在书中间有很详细的解释。

 

樊登:这是景帝的这个中间的故事。文帝传到景帝的过程当中,还是比较顺利的。

 

王立群:就是汉文帝、汉景帝两个人都很侥幸。这个首先是汉景帝刘启他的母亲不是正宫娘娘,原来人家有一个,而且他前面还有四个哥哥。但是很奇怪的是,他那四个哥哥先后都病死了,而且确实是病死了,跟他无关。四个哥哥都病死了,他成老大了,熬出来了,就论资排辈轮到他了。

 

樊登:这两个皇帝,在我们过去的认知当中,会觉得第一个都是比较节俭,就是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能够感受到节俭的好处?

 

王立群:应当说还是这两个皇帝自身这个自制能力比较强。汉初的那个困难的经济状况他们很熟悉,经济不行,打了那么多年仗,这个天下的大事最不能打的就是打仗。打仗以后对经济的破坏非常大。文帝在位二十三年一直在恢复经济,到了景帝仍然是把恢复经济作为一个大事来办。所以景帝期间,其实它最重要的就是说一个是恢复经济,文景二世都是把发展经济作为第一位的。再一个,恢复经济要轻徭薄赋,减税。你减税了,老百姓他就富足了,老百姓富足了,国家就富强了,这是很大的一头。再一个就是刑法,减刑。你的这个严刑酷法,能减的,能省的,能废的尽量废。

 

樊登:其实就是这两届皇帝宫廷斗争还是很复杂的,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对老百姓还比较好。就我看书里边基本上没有对老百姓做什么特别残酷的事。

 

王立群:因为他们第一个不打仗。那么一不打仗,老百姓的赋税就比较轻。再一个是他们本身没有太强的建功立业的欲望。汉武帝一继位就想做点事,一想要政绩这就坏了,无论是地方官员或者是皇帝,只要一想要政绩,这个事情就来了。

 

文景时期的景帝朝比较平静,文帝朝匈奴有三次大规模入侵,但是基本上没有大的战争。当时还有一些老将,比如说像灌婴,这些人可以直接带兵出征,老将还在。再一个,还有一些这个功臣的二代,你像周亚夫这样的,他们还能够领兵打仗。另外,这个真正用的其实是汉朝中央政府的军队。汉文帝从代国带来的人,后来成气候的不多,甚至有人还犯法,就太宠爱他们了,其实他们的才干不足以带兵理政。

 

樊登:像周亚夫这种能干的人,为什么后来的结局也不好?

 

王立群:周亚夫的军功太盛。这是历代皇帝对手握军权的人,都有一种天生的忌惮。他们本身不是带兵的人,对带兵的人有忌惮。第二是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君王和重臣,带兵的重臣之间的关系。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是皇帝和大臣的一个通病。处理地最好的是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赵匡胤本身就是武将,所以他知道对武将不能过于信任,给他们太多的兵权,权力太大了就不行了。

 

樊登:后来周亚夫的事是怎么结束的?

 

王立群:周亚夫是被诬陷,说他想谋反。这个实际上祸因是汉景帝对周亚夫已经有成见了,有成见以后就招他进宫叫他吃肉,这肉是一大块肉,叫周亚夫吃,不给刀,不给叉,啥都不给,给他一大块肉,比如说一尺长,这个八寸高,这么一个大立方体的肉。皇帝叫你吃你怎么吃?你要吃的话,用现在一个时髦语言,吃相很难看,你只能趴上去啃。你是一代名将,你趴到那个肉上去啃,吃相太难看。其实是汉景帝告诉周亚夫,不是你有本事,你要想立功离不开我对你的支持,我不给你提供工具你吃不成,眼前有肉你也吃不成。

 

樊登:周亚夫当时处理地就不好,他好像拍案而起就走了?

 

王立群:周亚夫悻悻而去,他这一走汉景帝就瞅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话“此人绝非辅佐太子之臣”,这不完蛋了嘛,既然不是辅佐太子之臣,肯定要干掉。皇上一有想法,就有人给他提供证据了。你要有这个想法,我就给你打小报告,说周亚夫家里边买了很多盾牌军器,他儿子给他买的,给他买干什么?他爹死了以后给他陪葬用的,他是武将出身,将来埋的时候陪葬一些兵器。好了,这一告状那就抓他,一抓家里有兵器,说那是陪葬用的,那你是到地下还想谋反的?那不完蛋了,所以他最后绝食而亡。

 

周勃立的汉文帝,最后周勃被贬到自己的家乡十三年,最后还算善终。周亚夫帮助汉景帝办的最大的一件事,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晚年被告谋反,最后他在监狱里绝食而亡。父子两代人为两代帝王,一个为汉文帝的上位,一个为汉景帝的长治久安,都立下了大功,最后死得很惨。所以我们尽管讲文景之治在中国历史上是非常有名的,中国这样第一个帝国制的一个盛世,但是我们在这个书中间,对他们的缺点,特别是对汉文帝很多阴暗的心理,那些小手腕,毫不留情地都做了揭露。

 

樊登:所以听这些历史故事经常会让人感叹。我们最后有一个话题,我想请您给大家讲讲,您读了一辈子历史了,您觉得读历史给您带来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王立群:第一个就是说,我曾经说过两句话,我说历史是过去,但是历史从来没有过去。后来我写了本书,题目就叫《历史从未走远》,所以读历史也好,讲历史也好,是让大家了解历史,了解我们这个民族的过去,那么你就可以更好地了解我们这个民族的今天。我们还是要把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中间的一些好的东西发扬光大,糟粕的东西要把它剔除掉。

 

樊登:您一定在生活中见过一些了解历史的人,和一些完全对历史无知的人,您觉得这两种人身上会有什么不同呢?

 

王立群:了解历史的人,他恐怕对现实会认识得比较深。这个对历史不关注的人,往往会成为历史的牺牲者。

 

樊登:就是以史为鉴。咱们最后总结一下,您觉得我们大家读这样的书,您希望大家能够体会或者学习到什么东西?

 

王立群:我希望大家了解中国第一个盛世是怎么形成的,这个形成的原因是什么,同时也对这个盛世中间发生的最重要的两个人物,汉文帝和汉景帝有更多的了解。不要把他们看成是十全十美的人,我们想把他还原成一个普通的人,真实的人,让大家知道很多真相。这里边的事情让我们知道中国的宫斗戏其实看文景之治就很清楚了,宫斗非常激烈。

 

樊登:跟着王老师坐这儿就能聊一天,特别好。

 

王立群:这里边有很多精彩的片段,如果大家真是没有时间看,还是看一些片段,应当说这个书比较好读。把这个书读完以后,你再去读《文帝本纪》、《景帝本纪》,就好懂了。

 

樊登:就像王老师刚刚讲过的,说历史是过去,但是从来都没有过去过,我们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然后大家多读一些历史书可以让自己变得厚重,变得明理,然后希望大家能够在我们下边的留言区可以跟我们互动一下,说在中国和外国的历史当中,您还特别想听哪一段,我们看看能不能找来相应的很棒的书介绍给大家。非常谢谢王立群老师,谢谢您。

 

王立群:谢谢大家。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