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次浏览

《金钱不能买什么》-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21分钟,在几乎一切都可买卖的时代,如何划定金钱的界限。

今天我们要讲的这本书可能没有以往的书那么实用,但是它能够开拓我们的思路。我们现在每天生活得真的相当实用主义,闷头赚钱,什么东西能够帮助我们赚到钱,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的家庭更幸福,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更健康,我们就追捧什么。但是有很多问题是不是你从来没有思考过的?

当这个世界被经济学家掌控的时候,你就发现所有的事情我们都是从经济的角度、从价格杠杆的角度来考虑它,那么这当中有没有可能存在着很多的不公?所以这个命题成为了我们今天所要讲的主题,叫作What Money Can’t Buy,也就是《金钱不能买什么》。

这本书的作者桑德尔教授很帅,他是哈佛大学的一个非常著名的研究公正的教授,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公正》,还来中国做过签售。在看完了《公正》之后,我又买了这本《金钱不能买什么》来看,这本书就更详细地告诉我们金钱的局限性。所以整本书的核心含义就是告诉你,你需要认清楚,金钱不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尽管金钱在今天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了。

在这本书一开篇,桑德尔教授就提出了一系列问题,金钱还有什么不能买的吗?咱们正常能买的不算。他举了几个例子。

如果你坐牢,很惨的一件事,你可以申请牢房升级,只要你每天晚上花82美元,你可以住到一个有彩电、有席梦思床垫然后有空调的房间去;如果你希望放开排放碳,你想怎么造就怎么造,没关系,每吨18美元,你可以买碳的排放量;如果你想出租你的前额,你把你的前额租出去,谁愿意做广告都可以,这个大概是一年777美元;如果你要为药品做人工实验的对象,你说,我愿意吃一些别人都没吃过的新药,没关系,有价格,7500美元。甚至最有意思的一个东西是什么呢,你可以买下一个老人的保单,然后你在心里祈祷他早点死。因为他只要早点死,你就能够早点拿到很多的赔偿金,而他死得越晚,你的收益就会越低。

这些都不是玩笑,这些都是现在市场上已经有的产品。这就是人们在不断地开拓金钱的边界,试图用金钱来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桑德尔教授就想替我们大家问一个问题:这样合理吗?这样真的对这个世界更好吗?

他把金钱的问题归结在了两个核心的要点上。第一,金钱所导致的不平等。当一切东西都用金钱来衡量的时候,这个世界只会变得更加不平等;第二,金钱会有严重的腐蚀作用。什么叫腐蚀作用?就是金钱会使得很多有意义的事情逐渐变得没有意义了。

接下来咱们一个一个来看,金钱会有哪些方面的不平等或者腐蚀的状况?首先,第一个不平等叫作插队问题。插队问题是一个典型的经济学的方式。比如说有人曾经抱怨,北京的车牌号现在有限制,为什么不像上海那样学习拍卖?像上海那样学习拍卖多好!为什么拍卖好呢?拍卖可以让最需要这个车牌的人买到这个车牌。

乍听起来觉着怎么样?没问题啊,谁需要这个车牌谁多花钱,你越需要你就越多出钱买啊。但是不要忘了,最有钱的人未必是最需要这个车牌的人,他只是不在乎那些钱,他可以花二十万买一个车牌,没关系。家里已经有好多辆车了,但是没事,我就是有钱,我不在乎。真正特别需要一辆车接送孩子放学的人呢?可能他拿不出来五万块钱来买这个车牌。

所以用金钱来解决这个问题,并不会使它更加公平,反而会使得它变得更加不公平。虽然我们的收入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有人一个月能挣一万块钱,但你发现,一个月挣一万的人在北京的生活和十几年前挣两千块的人差很多,挣一万块钱反倒变得很穷了。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东西都需要用钱来买。连排队也是一样。最经典的排队的例子就是你在机场坐头等舱或者坐公共舱,你可以很轻松地走一个头等舱通道,你不用跟他们挤,也不用排队。这看起来没错,我付钱多啊,我花钱就是买这个服务啊。

但是桑德尔教授担心什么呢?这样会造成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因为穷人要付出更多的等待成本,而富人会更加容易操控自己的人生,富人越有钱,他就越容易买到便利。

如果你说坐飞机什么这种事没关系,我可以忍一忍,各位,看病呢?生命是平等的。同样两个孩子得了肺炎,都需要打针。但是这家孩子有钱,所以他可以挂一千块钱的号,然后去打吊针,获得最好的照顾。然后那个孩子没有钱,他就需要排队等,可能等到两天三天,才能够有一个床位,甚至两三天在北京能够得到一个好的床位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见过有人等一年多的时间,就是为了能够看一个病。

所以排队问题会导致更多的人喜欢用钱来解决问题,从而导致富人拥有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性,然后进而导致穷人和中产阶级会变得越来越糟糕。这是第一个问题,叫作排队。

排队的问题后来居然能发展成一个产业。这个中国人都容易理解,因为中国有很多票贩子,他排队买票,然后回来之后再加一个高价卖给别人。甚至我们有很多朋友从号贩子那儿买到看病的号以后,非常感谢他们,说这一千多块钱花得真值,说这个行业存在是有价值的。

在美国也有这样的产业。美国有一个替人排队的公司,叫作linestanding.com。他们的任务是排各种各样奇怪的队,包括美国有那种可以到国会参加听政会的机会,但是你需要提前排队。按理说,到国会参加听政会应该是一个公民非常重要的责任,在这件事情上富人跟穷人是平等的,对吗?那么谁要真的愿意去,你就得自己认真地去排队。但是富人不需要这么做,富人只需要给Line Standing一点钱,他们就会替他排队,排到跟前的时候换他进去听政就OK了。所以去参加听政的这个人可能真的未必有那些穷人那么关心政治,但是他可以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

还有,这个排队的伦理叫作“先到先得”,而插队特权不仅破坏了这一个基本伦理,而且让穷人跟富人的差距变得更大。所以这是第一个问题,公平性导致的插队问题。

第二个叫作激励措施问题。激励措施问题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伦理学的困境。比如说在非洲和拉丁美洲有一些染上毒瘾的母亲,然后这些染上毒瘾的母亲如果生下来孩子的话,就有可能给孩子也带来毒瘾,甚至会有其他严重的疾病。

后来有一些卫生组织的人就去做了一些事,他们怎么做呢?他们给这些母亲一些钱,说,如果你愿意做节育措施,保证你不会怀孕的话,那么我会给你几百美元。这些染了毒瘾的母亲是多么需要几百美元,因为她们需要再去买毒品,所以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条约,签字去做了绝育的手术。然后她就不会再生孩子了,但是她拥有了几百块钱。

这样做合理吗?有人会觉得,这当然合理了,这多好啊,双赢,这些母亲不会生下来残缺的孩子,也不会给她的孩子带来痛苦,然后我们还拿了钱,做了这样的好事。但是你剥夺了什么?你剥夺了这个人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你用了一种贿赂的方法,仅仅把她当作一个生育的机器,而接受这个邀约的人也默认了那种贬低自身人格的观点。所以这件事情真的会带来公正吗?

那这事说的当然是极端了,用钱让人别生孩子。那还有更简单一点的,有人用钱来激励孩子读书,说你只要成绩好,我就给你多少钱,你考到什么什么大学,就给你多少钱。所以当我们不断地用外部的东西去激励孩子们学习的时候,跟我们花钱让那些母亲不要生孩子的道理是一样的。这个方法就是激励措施的问题,当你认为激励措施就能够解决所有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件事情本身的乐趣就没有了。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人喜欢用罚款的方式来管理这个社会,说罚金是最重要的。比如美国规定,在大峡谷里边丢一个易拉罐要罚一百美元。那么你要小心了,你不要丢,一百美元是不少钱呢,折合六百人民币。但是假如我是一个有钱人,我愿意花两百美元,我就丢两个罐玩玩行不行?我自己在罐上签个名,然后丢在大峡谷里边了,然后交一百块钱。然后再丢一个,再交一百,行吗?这样做可以吗?

从经济学手段上讲,是可以的。因为你愿意支付一百美元的罚款,你就扔呗。但是从伦理道德上讲,这样合适吗?所以当我们把罚金变成费用的时候,或者换句话讲,把罚金变成成本的时候,大量的惩罚措施就会变得无效。

这里边我最喜欢的一个案例是巴黎的地铁。我在巴黎坐过地铁,特别好笑。我费了很大劲买车票,因为法文也不认识,就在那儿瞎摸索,摸索了半天,买了一张车票。买完车票一下到底下很失落,为什么呢?没人查票。早知道不买了。巴黎确实没有人查票,每张地铁票大概合美元是两美元。但是你如果被抓到逃票,有人偶尔会抽查,抓到被逃票的要罚款六十美元,够你坐一个月的车,所以逃票的风险其实很大。

后来很多巴黎人想了一招,干什么呢?他们成立了一个保险基金,这个保险基金你加入进去,每个月给这个基金交8.5美元,然后你就大摇大摆地逃票。这特别好,随便逃票,坦然逃票,一旦被人抓到,没关系,基金会替你出这个钱。他们把逃票做成了一个保险的制度,你们觉得这样合理吗?所以用价格来调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只要抬高了价格,就会降低需求,有时候真的会适得其反。

桑德尔教授很了解中国,他来过中国很多次。他举了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比如中国的独生子女罚款,罚得可谓是非常狠,但是依然有很多富人超生,为什么?他把它当作一个费用,这就是我要支付的钱,所以他压根没有觉得这个东西有什么不好意思,违背这个规则有什么不对,我愿意交钱就OK了。所以当所有人把罚金变成费用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心情。

有时候我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刚刚我们在讲这个地方停车不好停,我就问他们,乱停车罚多少钱?他们说,罚一百。我说,扣分吗?不扣分。二百是吗?是二百。罚二百然后不扣分,我当时算了一下,我说,如果打车从家里来,得花一百,然后再打车回去还得花一百,然后你还可能会打不上车,北京这么热。干脆我就开来停在路边,爱罚就罚吧,罚二百块钱当成本。但是后来我一想,这样做不对啊,这样想问题,你还有没有道德?所以这样是不好的。

市场也会有失灵的时候。在这本书里边有一章专门讲市场失灵。他说,中国有一家雇人道歉的公司。我不知道他从哪儿听来的中国有这个公司,是专门雇来替人道歉的公司。然后桑德尔教授就说,一个昂贵的道歉会不会比一个廉价的道歉更容易让你感动?这个道歉是你花了一万块钱买来的,然后这个道歉是你没花钱自己去道的,哪一个更容易打动你呢?

相应地,在美国有一个theperfecttoast.com,这个网站是干什么的呢?就是帮大家来写婚礼祝词的。美国人喜欢在婚礼上敲杯子,然后就讲一段,坐下来。结果很多人为这事很纠结,我讲不好,怎么办?特别丢脸。然后他们会花多少钱呢?149美元,在网上就有人替你写一个完美的婚礼祝词。那么如果你是新郎新娘,你知道了你的好友的婚礼祝词是花了149美元买来的,我不知道你是有一个什么样的心情。当然,从市场的角度看,这种服务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以卖的。

经济学家号召大家最好不要送礼,经济学家认为送礼是一个很无稽的活动,因为送的东西别人又不一定喜欢。连曼昆教授,就是最著名的那个心理学家,哈佛大学的曼昆教授,写《经济学原理》那个人,都说不要送礼,直接送现金。咱们中国人是送现金最划算,如果你现金不愿意送的话,最起码也送他一个可变现的东西。

后来有人发明了一套什么东西呢?就是电子转送的蛋糕。比如说我给你送一蛋糕,你可以在网上点,你说我接受或者我不接受。不接受呢,你可以点转送,你把这蛋糕转送给别人。然后别人一收到这个蛋糕,也可以点接受或者不接受。你看,效用是不是大了?就等于这个蛋糕没有被生产过,这个蛋糕没有真的被生产过,但是有无数的人接受过这个蛋糕。

但这里边存在一种风险,是什么呢?有没有可能当这个人点到接受这个蛋糕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长串不要它的名字,有几百个人都拒绝过这个蛋糕,然后现在终于到你这儿了,被你吃到了?所以就算不会有这样的名单,你心里会知道有这么回事,因为这个蛋糕是被人不断转送过的。因此,经济学家想的很多方法确实是忽略了人的感受,他要的就是理性,就是怎么样把效率提得更高。这是市场失灵的很多特征。

还有一个就是市场会有很多负面的作用。比如说瑞士曾经有一次,他们要存放核废料,因为瑞士有很多核能发电,它要有存放核废料的地方。然后这个存放核废料的最好的位置就是一个叫作沃尔丰西斯的小山村,1993年,他们要做公投。

在公投前不久,经济学家做了一个调查,他们询问居民是否会接受在这个社区里建设核废料的储存点。当时的结果是51%表示可以接受,这说明瑞士这个地方人的素质还真的是挺高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东西不能放到国外去,就只能在咱们国内。咱们国内看来看去,咱们这风水最好,就放咱们这儿吧,所以51%的人是可以接受的。

结果这个调查结束之后,政府打算给所有的居民进行现金的补偿。然后问大家,经济学家补充这个调查说,如果政府给每位进行现金补偿,那么你们同意把这个核废料放在这儿吗?你看,没有变别的,原来也是放,现在不但放,还给你钱,结果怎么样?结果是只有25%的人同意把核废料放到这儿,从51%降低到了25%。为什么?

金钱不能买来安全,金钱不能买来健康。我第一次牺牲是因为我的尊严,是因为我对我祖国的热爱。但是第二次,你用钱来买,那对不起,我不是这点钱能够买得了的。这就是市场的负面作用。后来他们把补偿的额度提高到了8700美元的时候,这个支持率依然是很低的。所以之前的这个选择是出自公民的责任感,而后边你发现,当你用市场来调节的时候,公民的责任感就没有了。

同样的例子,在瑞典有一个幼儿园,他们的老师晚上经常没法准时下班,因为很多家长会迟到。后来这个园里边说,怎么办呢?怎么能够让这些家长不迟到呢?干脆罚款吧,每一个来迟到的家长交10欧元,然后这样可以让他们少点迟到。你看,这是不是经济学里边的价格和需求的关系?价格提高,需求降低,没问题。

结果没有想到,用了这招以后怎么样?家长们坦然地迟到,甚至有家长说,我把这周的都交了吧。因为家长觉得这事终于有了一个价格,当这事有了一个价格以后,我就不需要再为这事烦恼了。以前我迟到会觉得内心惴惴不安,我会觉得对不起老师,现在我觉得很正常,10欧元,那我愿意出。所以当人们把这个东西变成一个费用的时候,市场就开始失灵,而且会起到很多负面的作用。

那么金钱会带来很多的负面激励,这种例子不胜枚举。比如说经济学家把学生分成三组,给第一组学生做了一个关于慈善活动的好处,做了一个激励性的演讲,然后接着让他们去募捐。第二组和第三组做了同样的演讲,但是同时承诺按照募捐额给他们提成,第二组提1%,只要你募捐回来的钱就给你提1%,第三组提10%。结果哪一组会最多呢?各位能想象吗?

后来发现没有酬劳的第一组做得最好,他们募捐回来的钱数是最多的,他们募捐的额度比1%的那一组要多55%,比10%的那一组要多9%。说明10%比1%要强一点。同样是在有金钱刺激的情况下,你最好要刺激到他,要让他有感觉。否则的话,还不如告诉他这个事的意义在哪儿,人们是会愿意为这个意义行动的。

所以主持研究的学者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你打算用金钱去激励人们,那么你应当给予足够多的钱,或者一分钱都不给。所以一个组织当中,如果变成了员工跟老板之间总是谈钱,说这个事多少钱,那个事多少钱,这个组织的效率反而会下降,尤其是他们做不出特别出众的产品,因为每个人都只是为得到那个钱才去做这份工作的。

最后有一个特别令人沉思的市场,叫作生命和死亡的市场,甚至有人能够从别人的死亡当中获益。保单贴现这个词可能很多人不太熟悉,什么叫保单贴现?我手里有一个保单,但是我现在很缺钱,怎么办?这个保单没到期,我拿不到钱。怎么才能到期呢?我死了才能到期。但钱我花不了了,那怎么办?我把这保单卖给你,今后这个保单一旦赚了钱,都是你的,但是你现在得把钱先给我,这个行为叫作保单贴现。

所以你可以给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因为癌症晚期患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有可能一个礼拜就死,有可能三五年也死不了,甚至还有活十几年的,所以这是一个有风险的市场。你可以给这个人一笔钱,比如说5万美元,然后买下他一张10万美元的保单。如果他死了,你可以得到10万美元。而如果他活下去,你5万美元的利息就都归他了,因为你把钱已经先支付给他了。

所以这时候你想想看,如果你给他5万美元,这个人在一年之内就死掉了,你的利润就是100%。不到一年的时间,你的5万变成了10万,利润是100%。如果这个人下礼拜就死了呢?这就更大了,一个周期就是100%。但是这个人如果拖上十年都不死呢?拖上十年都不死,你这5万美元可能就亏了。

所以这时候你会发现,一个老人家没有钱了,现在需要5万美元,你给我钱,很好,而你又愿意做这样的事,很好,将来你还能获得收益。所以从理性经济学的角度讲,这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从伦理的角度,从公正的角度,你会觉得你总在盼着别人死,别人死了才能给你带来一定的收益。

而且最可怕的是什么呢?有一些慢性病患者或者一些老人讲,著名的拉里·金,就是我们那个主持人拉里·金的保单都被贴现,他也把保单卖掉了。做了这个事以后,他就抱怨。抱怨什么呢?他说,我后来就琢磨,我怎么能够知道拿到我这个保单的人会不会是黑手党老大呢?如果拿到这个保单的人是黑手党的老大,那天呐,他万一找个机会把我做掉了怎么办?

所以这就是金钱的局限性,金钱所带来的大量的风险。甚至五角大楼曾经有过一个提议,他们说,怎么才能判断一个恐怖袭击到底在哪儿发生?从大数据的角度讲,就是越多的人认为那个地方会发生,那个地方就有可能会发生。所以他们就倡议搞一个恐怖活动期货市场,理念是让投资者买卖有关各种恐怖活动情形的期货合同,也就是针对恐怖活动发生在哪里下注。如果交易者要赚钱,他就必须得下大注。这个下大注的人就有可能会拥有最确切的消息,从而会找到很多这个恐怖活动的线索。

五角大楼提出这个想法,后来这个想法被坚决否决掉了。为什么会引起众怒呢?因为不排除有恐怖分子会自己坐庄,然后自己来操纵这个市场,然后他去实施这样的东西。所以它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激励人们制造大量的恐怖活动。虽然你掌握了线索,但是恐怖活动发生的也更多了。所以,大量的用市场来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大家听起来都没问题,但是会有很多道德上的悖论。

最后,桑德尔教授提到冠名权问题。什么叫冠名权的问题?我们到处都能看到广告,比如说有人在播报比赛,跑垒者安全打垒的时候,广播员必须要说,安全抵达本垒,既安全又保险,纽约人寿保险公司,都会这样,甚至每一块草皮,每一个奖杯,甚至一个运动员的手肘,运动员的头发,都能够成为广告位。而这样的市场真的是体育的本质吗?当这些无孔不入的广告把我们的生活搞成了一个完全商业的社会的时候,我们生活的本质有没有可能会遭到腐蚀?

在这本书整体的写作过程当中,我个人觉得,桑德尔教授自己也没办法,他没有给出任何结论。他只是给我们罗列了大量的问题,启发了我们的思考,让我们知道,有些时候金钱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到底应该怎么做?到底应该怎么样去调节北京的车牌号问题?或者应该怎么样让那些老年人有保单?但是手上没有钱,该怎么做?他也没有给出特别好的建议。不过这本书的好处是开阔一下我们的思路,我们总不能整天只为了钱活着。所以读一下这本书,叫What Money Can’t Buy。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