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次浏览

沙利文能救美国吗?哈以战火,拜登上火-岩论

大家好,欢迎来到岩论

最近,哈以战争无疑是最热门的一个话题。但是我认为,就战争聊战争,你恐怕永远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今天的美国会这样的投鼠忌器,一直要劝以色列你要冷静啊,你要想清楚之后再动手啊,恐怕也看不懂以色列为什么一再推迟开展加沙地面行动的时间。

今天美国它最害怕的东西,并不是它口中所说的什么伊朗,或者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又或是什么人道主义危机,这些东西,都不是美国真正害怕的东西。

前两天我看到杰克·沙利文在外交事务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让我对这位老兄不由得高看了一眼,他不愧是美国负责国家安全的最高官员,他的眼光和胆识让我不由得对他多了那么一些敬意。他的那篇文章的题目叫做《美国权力的来源》,里面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

冷战之后美国低估了投资国内经济活力的重要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里,美国奉行大胆的公共投资政策,包括研发和战略部门,该战略支撑了其经济成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舍弃了这些政策。美国政府设计的贸易政策和税法没有充分关注美国工人和本地区,在历史终结论的繁荣中,许多观察家断言地缘政治竞争将让位于经济一体化。大多数人认为进入国际经济体系的新国家将调整其政治政策以遵守规则。

因此美国经济发展出现了令人担忧的脆弱性。虽然在总体水平上它在表面上蓬勃发展,但整个社区都被掏空了。美国让出了关键制造业的领先地位,它未能对其基础设施进行必要的投资,中产阶级受到了打击。

如果你也听了上一期的内容的话,那你大概就会马上意识到,沙利文这段话说的几乎就跟我上一期的内容完美重叠。沙利文居然在公开批评新自由主义,真的是活久见。他这么一大段话,我稍微帮大家翻译一下,简单来说就是,新自由主义导致美国的制造业外移,贫富分化严重,这个国家正在失去竞争上的优势。

沙利文在这篇文章中还有一句话,他说我们意识到,当美国的合作伙伴也更强大时,美国就会强大,因此我们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更好的价值主张,以帮助各国解决任何无法独自解决的紧迫问题。这段话我再帮大家翻译一下,他说的意思其实是,为什么今天的美国不够强大了呢?因为合作伙伴们都被割韭菜割傻了,合作伙伴们已经变穷鬼了,没油水可榨了。那么什么叫做更好的价值主张呢?我这里有一个前不久刚刚出现的例子,在我国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上,就签了差不多20份协议,而美国却还在抱着以炸一路的霸权思维不放。当我国领导人在演讲中说,一带一路所崇尚的是自己过得好,也让别人过得好时,美国依旧抱着美国优先的霸凌思维不放。

一带一路和以炸一路,哪边是更好的价值主张?沙利文看懂了,他就怕现在别人也看懂啊。就这么一句话,能顶10个航母战斗群。那么今天,美国的这套新自由主义价值主张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简单来说,就是它们大踏步的走着自己的路,却让别人无路可走。

今天西方媒体总是说,中国的一带一路是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陷阱,但真实的情况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它们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方设法让后发国家欠它们的债,就像是那些真正的操盘者如何压榨美国自己的老百姓一样。我们纵观人类历史,绝大多数国际贷款都被用于提供战争资金,或者帮助政府解决当下的财政危机。你几乎看不到西方国家在全世界放高利贷的历史上会把钱投入到那些需要借钱的国家的生产性项目上。

如果像是有一些国家本身底子就很差,无力扭转局势,那么它们就会沦落到借新债还旧债的死亡漩涡之中。一旦发生了这样的情况,那么那些西方国家也不是善男信女,人家也不是来做慈善的,你要怎么偿还呢?要么是自然资源,要么是你的社会或者国家资本。所以一带一路以基建立脚,以基建争取当地的人心,从本质上来说,就与西方提供国际贷款的那一套老路完全不同。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南方国家愿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大家都是病人,这药它好不好,它们能不知道吗?这也就是为什么,有关债务陷阱的陈词滥调喊了那么多年,但是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却在持续的变得越来越多的原因。

老沙作为美国的明白人,那真的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英国和美国在1953年合谋推翻了伊朗民选总理摩萨台,然后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看到的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复杂,究其根本还是为了放贷。我的手机一个月能够接到几十次推销贷款的电话,这些坐在电话前苦大仇深,不停拨打电话的销售人员,日复一日做的事情,其实跟今天的美国等国家做的事情一毛一样,那就是把手里的钱卖出去,只不过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只要钱,而另一个要钱也要命。

1952年委内瑞拉独裁者马科斯·佩雷斯·希门内斯在美国的支持之下,发动了武装政变,推翻了委内瑞拉的合法政府。他上台之后,首先干的事情就是保障了西方投资者们的利益,尤其是来自于美国的石油公司的利益。这些美国的石油公司长久以来一直能够得到美国外交政策的支持和保护。当时委内瑞拉的贸易赤字就由政府和其它外国投资者发行的美元债券来填补。由美国支持的独裁者以国家石油公司的资产作为抵押,而美国和华尔街则来担保这些债务会被兑现。

通过这样的方法,美国就把自己手里的绿纸给卖出去了,而它买回来的东西就是能够持续产生收益或者说经济租的公共事业。所以当我们看到委内瑞拉的左翼领导人上台,企图推翻这种不公平的借贷游戏的时候,收回国有资产的时候,美国政府就发了,刹那间这个领导人身上就被贴满了不民主不自由,践踏人权等标签,而这个不要脸的却从来都不提,当年那个靠政变上台的独裁者希门内斯在被赶下台之后,为什么可以得到美国政府的庇护,还一度跑到了美国去避难。

而那个非常有名的IMF,就是美国用来在全世界放贷的一支已经被用的黑的白手套。挖坑的事情呢,一般由美国来干。如果你对美国如何挖坑没有概念,那么请参照一下当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次货危机以及眼下美联储的暴力加息,为什么会导致那么多国家突然之间就欠下了巨额的债务而出现债务危机。

就比方说咱们国家的某大,它之前从美国借来了高息贷款,这些利息在10%左右,再加上之后美元暴力升值和人民币之间的汇差拉大,所以它这条资金链上的运营成本瞬间就多了百分之二十几,接近30%。面对这样的压力,神仙来了,资产负债表它也得爆。

所以当那些欠钱的国家成功入坑,借了大量美元债而无法偿还的时候,带着钱来敲你们家门了,而IMF所规定的贷款条件一言以蔽之,就是通过压榨国内劳工,压缩政府的公共支出,降低劳工工资,这个在国际贸易中唯一一个可以简单调节的变量,因为所有的国际大宗商品它的价格它都有一个市场去规范的,你没有办法就某一个国家去做单独的调整,所以只有工资这一个变量是你可以干预的。

这样一来,低工资的两个好处就可以换救一个国家的经济了,至少IMF那帮人是怎么说的。这第一个好处啊,就是由于低工资,这些国家的老百姓就没有能力消费进口商品,这样一来进口不就减少了吗?第二个好处,那就是低工资会让出口商品变得便宜,这样一来竞争力不就强了吗?如此一来,进口下降了,出口还增长了,这不就能赚到更多的绿纸了吗?对于美国来说,这些国家不就更加的依赖出口了吗?而更依赖出口的这些国家是不是就会更加的依赖美国和一些发达国家的市场?如此一来,这些严重依赖出口贸易的国家里的人民就会永远陷入贫穷。

通过美元如大姨妈一样周期性的宽松,还有紧缩,那些债务国的自然资源以及劳动力就会像是韭菜一样被一波一波的收割。这些韭菜中,一定会有一些人通过特权或者比较聪明发了财,然后在美元姨妈周期的过程中所造成的社会动荡,又会促使这些中产阶级带着钱向美国以及其它一些发达国家去移民。在一个负债严重,资本积累率趋近于零的国家,你指望它们能够产业升级,人民变得富裕,那你还不如指望母猪会爬树。

这就是美国口中的自由与民主。自由就是跨国资本掠夺的自由,民主就是一个国家中那些有钱的人,它们自己就可以做主,转移大量本属于社会的社会资本,而反对这一切的就是独裁与专制。所以你说中国挨骂冤枉吗?我觉得一点都不冤,我希望它一直挨这样的骂挨下去。

就像我在读书会的内容中分享的一样,这一套自由民主的鬼话把美国自己的老百姓也逼到了随时会造反的边缘。远的咱们都不用说,就说说夏威夷大火,消防员赶到现场居然发现消防水龙头里没有水。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地方政府为了还债,于是就把供水部门卖给了私营资本。

真的是离了个大谱,以至于最后我们看到消防员居然无水可用,无法救火。那么这些私营资本为什么会想着要去买一个自来水厂呢?因为它能够提供持续的收益,而且所有人都离不开它。交了钱呢,咱们什么都好说,自来水送到你家。如果不交钱,你一滴水都不要想得到。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是不是就形成了实际上的垄断?如果我要想涨价,我需要征求你们的同意吗?有种你们就不要用。加州州长不是要喊着闹独立公投吗?这老的做法虽然是政治作秀,但你们千万不要忽略了,闹独立这事都能拿来作秀,其实就说明了它有着庞大的群众基础。

这就是今天沙利文看到的危机。我之前开玩笑说,当今国际社会最可怕的诅咒就是美国表示要和谁谁谁站在一起,更可怕的诅咒就是坚定的和谁谁谁站在一起。你要是硬气不够,不一定扛得住。美式自由民主克死你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但再迟钝的韭菜,在挨第一刀的时候可能憎憎懂懂,第二刀略有所悟,第三刀哎呀,就会觉得难道莫非啊,这挨第四刀的时候总该悟然大悟了吧。

为什么拉丁美洲集体左转?因为美国割韭菜割的实在是太到位了。沙利文看到了,以炸一路对一带一路的胜算不大,而今天能够保证美国的跨国资本,尤其是金融资本持续的在世界上其它国家收租子吸血的大概也就只剩下了它们自己的军事能力。

但随着美军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它在中东的军事存在感已经被极大的削弱。如果以色列这一次脑子一热陷入加沙,到时候美军是去捞人呢,还是不捞人呢?但其实捞不捞都一样,中东国家绝不可能以国家实体,以政府的形式加入战局,至少我这么认为,因为它们现在好像也学会了教员同志的战略思想,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绝不可能在你有优势的领域里和你去死磕。而美军下场无非就是陷入另外一场永远打不完,而且越打形势越严峻的反恐战争。

在伊拉克利比亚送民主下乡,送自由上门,好友能够抢夺资源去收租子。但是巴勒斯坦有什么呀?以色列有铁弯,而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在大多数时候只有铁头。除了头铁一点,能跟你们去硬钢他们什么都没有啊。当整个中东世界,甚至整个穆斯林世界因巴勒斯坦人的悲惨遭遇而感到愤怒的时候,当美国失去了那个道德高地之后,其它国家就会加速去美元化的进程,更进一步说,其实就是加速去美国债权的速度。

今天美国就像是当年的雅典,它严重依赖提洛同盟的供养,而开这个提洛同盟的前提就是它有一个道德制高点,那就是团结盟友抵御外敌入侵。可是一旦这个供养体系停止,一旦它失去那个道德高地,它自己变成了一个暴君,而它又没有能力继续去通过武力胁迫自己盟友去上供的时候,就是内部即将出现动荡的开始。

老沙应该是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所以才会这么的苦口婆心。这个时候,你把三条破航母开过去有什么用啊?能吓唬的了谁啊?没有国家会直接下场的。难道你准备拿三条破航母战斗群去吓唬哈马斯吗?就算你把所有的航母战斗群都开过去,能阻止得了新自由主义供养体系的完结吗?相反,如果巴勒斯坦的孩子们流更多的血,这只会加速这一套供养体系的崩塌。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的内容。如果你觉得我的内容做的还凑合的话,麻烦你一定要帮我点个赞,留个言,推荐给你的小伙伴,咱们下期再见。

–岩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