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 次浏览

《事实》-樊登讲书

《事实》演讲实录读完本文约需42分钟,不让直觉和情绪左右你的人生决策。

各位好,我们今天是在北京回龙观的樊登书店,为大家讲解我手中的这本《事实》。在讲这本书之前,我做了充分的准备,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这本书讲好。因为这本书能够促进世界和平,并且能够带来我们内心的平和。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本书,本书的作者是瑞典的一位国际医生。就是他在全世界各地,哪个地方爆发疾病,他就会去做志工、去做医生,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到埃博拉病毒的疫区,去拯救非洲的患者。而他在整个全世界工作的过程当中,他发现了特别多偏见。就是大部分的人的眼睛里边,好像装着一个滤镜一样,在看待整个世界的时候,失去了以事实为依据的思维方式。而他用了长时间的科研工作,以及数据统计,他的儿子和儿媳帮他,发明了一整套数据表达的方法。然后提出了,说怎么样以事实为依据进行思考。你会发现如果我们能够用事实为依据进行思考,我们会减少特别多内心的焦虑。

所以读完这本书之后,你会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这就是我们说,当你学会以事实为依据出发,去思考问题的时候,你看到的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一个世界。那么为了证明这件事儿,他做出了13道题,这13道题他在全世界各地,每次演讲之前就问现场的人,各式各样的样本,他一共问了14个国家,12000人。问完之后你会发现13道题,平均人们能够答对的2道,人们平均能够答对2道。各位你知道,黑猩猩能够答对多少道吗?就是黑猩猩,你只要给他香蕉,香蕉A香蕉B香蕉C,你选ABC,它根本听不懂这些话,随便选,30%,黑猩猩的答对比例是30%。但是我们人类,平均只有两个题能够答对。问了12000个人,只有一个人答对了11道。

这已经相当了不起了,然后15%的人13道题全错。所以接下来,我问大家一些这样的问题,你们可以想一想,看看你们的答案是什么。第一个问题,在全世界所有低收入国家里面,有多少百分比的女孩能够上完小学?A.20%,B.40%,C.60%。第二道题,全世界最多的人口,生活在什么样的国家?A.低收入国家,B.中等收入国家,C.高收入国家。我相信很多人,会选低收入国家,对吗?答案不是。答案是中等收入国家,第一道题的答案是C,60%。在过去的20年里全世界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下的人口,是如何变化?A.几乎翻倍,B.保持不变,C.几乎减半。答案是C,几乎减半。第四个题,全世界人口的预期寿命,现,在是多少岁,A.50岁,B.60岁,C.70岁,答案是70岁。第五道题,今天全世界有20亿儿童,他们的年龄从0到15岁,那么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100年,全世界会有多少儿童,就是0到15岁的有多少儿童,A.40亿,B.30亿,C.20亿,今天20亿,到2100年,答案是C,还是20亿。

第六题,联合国预测到2100年,世界人口将增加40亿,那么请问主要原因是什么A.将有更多的儿童出生,B.将会有更多的成年人(15到74岁),C.将会有更多的老年人(75岁以上),答案是B,并不是C。

第七题,在过去的100年间,死于自然灾害的人数,是如何变化的?A.几乎翻倍,B.保持不变,C.几乎减半,答案是C,几乎减半。第八题,当今世界上的人口数量,接近70亿,下面哪张图,最佳地表示了人口的分布情况,每一个小人代表着10亿人,A.美洲10亿,欧洲和非洲(共)20亿,亚洲40亿,B.美洲10亿,非洲20亿,欧洲10亿,亚洲30亿,C.美洲20亿,欧洲和非洲各10亿,亚洲30亿,答案是A,就是亚洲的人口会达到40亿,然后非洲10亿,美洲10亿,欧洲10亿。

现在全世界有多少一岁的儿童接受过疫苗?A.20%,B.50%,C.80%,答案是C,80%。在全世界范围内30岁的男人,平均接受教育的时间超过10年,请问30岁的女性,平均在校接受教育的时间是多少年?A.9年,B.6年,C.3年,答案是A,9年。你们现在已经找到规律了,就是你只要往那个乐观的方向去想,就对了。然后第11题,1996年,老虎、大熊猫、黑犀牛,被列为濒危动物,那么请问到今天这三种动物中,还有哪个是濒危动物?A.全部都是,B.其中的一种,C.全部都不是,答案是C,全部都不是,第12题,全世界有多少人能够使用电?A.20%,B.15%,C.80%,答案是C,80%。

第13题,全球气候专家预测,在接下来的100年中,全球的平均温度将?A.升高,B.保持不变,C.降低,答案是A,升高。只有最后一道题答对的人数最多,就这道题是悲观的一个结果,答对人数最多。他在给比尔·盖茨他们演讲的时候,就这些人是关心全世界的人,做慈善事业的人,做世界银行的人等等,就是答对的比例照样没有超过大猩猩。所以你想想看,如果我们大家拿着天津的导航,在北京找路,你觉得你有机会找到回龙观书店吗?没戏,我们所看到的事实都是不一样的,我们怎么可能能够做正确的事情呢?

所以为什么我们大家会出现这么多的偏差,他说答案根本不在于知识,尤其是他在跟像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这样的学者交流的时候,他发现知识越多的人答错的越多,原因是什么原因不在于知识,而是情绪化的本能,和我们情绪化的世界观。就是因为我们大家的本能当中,从原始社会带过来的我们讲过很多关于本能的书,关于我们所讲的《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杀死你》,抑制焦虑这样的书。你会发现我们在原始社会,自古带来的那个基因当中,就要求我们焦虑,要求我们担心。这种焦虑和担心能够帮助我们,走过最危险的农业社会,以及之前的原始社会。但是在今天我们这个世界,真的在变得越来越好的时候,我们大家感受不到。

我们所看到的都是负面的消息,我们会觉得过度的担忧,而这种过度的担忧会带来什么呢?你说担忧点难道不好吗?但有点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不好吗?担忧点会产生大量的问题,首先是我们的心情会不好。我们的生活会变得糟糕,我们人和人之间,会产生大量的对立和冲突,我们的世界不会和平。因为我们很多错误的举措,就是来自于我们内心的焦虑。所以这本书的主题,就是告诉我们,要以数据作为根治无知的良方,以理性作为心灵平静的源泉,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那么他在这里边,一共列出了大概有十种错误的思维方式。我们接下来就一个一个看待一下,我们在生活中常见的错误思维方式有哪些。

第一个叫一分为二。这个作者在大学里边上课,给这些医学院的学生在讲课的时候,就讲到关于儿童死亡率这件事。他说儿童死亡率,可以当作是一个社会的温度计。就是你要看这个社会是不是进步,你就去看它的儿童死亡率。如果这个社会进步了,它们一定首先反映在儿童死亡率上。因为儿童是我们所珍爱的你如果有能力、有科技、有钱、有电、有教育水平,那都能够立刻反映在儿童死亡率这件事上。然后在他讲这个全世界儿童死亡率的过程当中,就有一个男孩坐在那儿讲,他们永远不可能像我们这样生活。他们永远不可能像我们这样生活,。因为他是在瑞典,发达国家。然后这个教授就问,你说的他们指的是什么这学生说非西方国家,我们是西方国家,非西方国家不会像我们这样生活,然后这个教授就问,那你说的非西方国家是指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吗?

不,日本那算西方国家,日本虽然在东方。但它(的)生活方式是西方的那好。那你说的是,墨西哥这样的国家吗?你说的是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吗?就是这个教授心里很清楚,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这些国家,儿童死亡率都已经很低了,就已经非常好的国家,包括像中国。这都是非常好的数字,这个男生说不清楚,结果后边有一个女孩站起来说,那么我们定义一下,什么叫西方国家的生活。

西方国家就是我们生更少的孩子。但是我们有更低的儿童死亡率,你看她认为西方的生活方式的标志是,更少的孩子,更低的儿童死亡率,这个教授特别开心,说,哇,终于有人做出定义了。好了,那么我给你们看一张图,叫气泡图。你们看到这个叫气泡图,这个气泡的大小,代表一个国家的人口数。所以你能很容易找到中国,最大的那个圆圈就是中国,气泡的大小代表人口数。气泡的位置代表什么呢?这个角是又穷又危险的就是儿童死亡率高,而且经济不发达的,那这个角就是经济又发达。儿童死亡率又低的这么一个图,用这个气泡图来表示。整个世界上不同国家的分布。所以你能够看到,中国现在真的很好。中国的儿童死亡率相当低,而且我们也相当富裕,印度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那这里边他首先拿出的第一张图,是这一张,他说如果你想知道,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区别。

那么我们看这张图,这张图里边所谓的发达国家,西方国家都在这个角上。就是财富很多,然后儿童死亡率很低。然后发展中国家都在这儿,然后家庭规模大,而且儿童死亡率高。这就是发展中国家的这个位置。但是教授讲了一句,这是1965年的统计。就是你在看,1965年的统计的时候,你能够很明显地看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但是你稍微往前走几年,你看看2017年,2017年这个图的特点就是几乎全球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集中在了右上角。只有少数的国家被落在了后面。因此当你今天还在用这种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或者西方国家和非西方国家,这种一分为二的态度,来区分这个世界的时候,你的眼中就已经带有了悲观滤镜,你就已经形成了对立。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人类就是喜欢有一分为二的思维方式,一分为二能够,给我们满足我们的本能。因为我们觉得不安全,你需要有敌对方。所以当你找到敌对方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是比较正常的思维方式。但其实现在全世界的人的生活方式已经差不多了,你们到美国,到德国,你们去看,跟北京的生活有多大差别呢?其实没有多少。

所以这个作者认为,我们全世界应该分为四个等级,而不是划分成两个阵营。哪四个等级呢?叫作收入等级的一二三四,我在讲这个一二三四的收入等级的时候,大家一定会回忆起来,尤其是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人,一定会回忆起来。

我们童年时候的生活,第一级的人,是要跑很远的路去打水的。就从饮水的角度讲,他需要跑很远的路去打水。他们的交通工具是脚,甚至没有鞋子的脚,然后他们烹饪就是吊起来一个锅,底下烧点火,这么烧着,像我们野炊一样。并不是某种文化这样做饭,什么吊锅那种,我们过去北京人吃炖吊子,我们吃那种卤煮火烧,并不是某一种文化会专门把这个锅吊起来这么烧。人们的经济条件就只能够做到吊起来一个锅,底下拿火烧,这是他们的烹饪方式。然后他们吃的食物是乱糟糟的一锅粥这样的东西,有时候还会挨饿。这就是我们说你的收入水平,只有每天1美元的时候。在这种社会当中,一个人平均有5个孩子。就你的孩子一定会很多。因为你需要靠你的孩子干农活,你需要靠你孩子出去收集、打柴,你才能够养活这个家,而且你还要面临极高的儿童死亡率。所以你必须得生5个以上,你才能够觉得安全。这是收入水平第一级,每天只有1美元的收入。

好了,第二级是什么呢?他说恭喜你,你做到了。你的收入已经是原来的4倍了,就是你现在每天可以挣到4美元。每天挣到4美元就意味着,你比过去每天多挣3美元,你用这些钱干什么呢?你可以买一些食物,你不需要所有的食物,都是自己种的而且你有能力买一些鸡,这些鸡可以下蛋。你有钱可以存下来买凉鞋,一辆自行车和更多的塑料桶,这些东西可以帮你储水,可以打水。然后你的交通工具主要是自行车,你的孩子也可以有机会上学,当有电的时候,他们可以在电灯下做作业。但是经常停电,所以没法在家里边用电冰箱。你攒钱买了一个床垫,这样你就不用睡在泥地上了。

生活比以前好多了。但是仍然充满不确定性。如果家里有人生病,那么你只能卖掉所有财产去买药。这样你就会直接跌回第一级。对你来说,生活可以有很大的提高。但是要想真正经历巨大的生活水平提高,你得把收入提升到原来的4倍,如果你能够在当地的服装企业,得到一份工作的话,那么就可以挣到稳定的工资了。在全世界第二级的生活当中,目前大约有30亿人,第一级就是赤贫的那种状态的10亿人,第二级有30亿人。第三级说,真了不起,你真的做到了,你坚持了多份工作,每天工作16个小时,每周工作7天,终于有能力把自己的收入再翻4倍,每天可以挣到16美元。每天挣16美元,你乘以6,6×6=36,大概100块钱,就是我们一个月挣3000块钱。

然后你有了一定的存款,而且你家里装上了自来水管,你不再需要为打水而奔波,你的家里有了稳定的电,孩子们可以用电灯,家里买的冰箱,这样你可以储存食物,每天做不同的菜。你攒了一些钱买了一台摩托车,这样就可以去更远但是更好的工厂,得到更高的收入,大家要知道交通工具,对生活的改变是非常大的。有摩托车就可以干更多的活。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你在路上发生了车祸,这样你不得不省吃俭用攒下来,本来打算给孩子上学的钱用来买药治病。谢天谢地你终于康复了,并且幸亏你有储蓄,这样你才不会被迫返回到第二级,或第一级的生活。你有两个孩子考上了高中,如果他们能够顺利毕业的话,他们将得到更高的收入,比你的收入还要高。为了庆祝,你带着全家第一次出去旅游,到海边度假。全世界大约有20亿人口,生活在第三级。也就是一年能有一次度假的机会,家里有一辆摩托车,然后月收入大概,3000块钱人民币左右,这样的生活。最后说第四级,你每天能够挣超过32美元。你是一个有钱的消费者,而且每天多赚或少赚3美元,对你来说已经无足轻重。

算一下是多少钱,每天200块人民币,大概你一个月六七千块钱的收入。但是对于今天的你来说,每天3美元不算是个大数。你受过良好的教育,至少上过12年的学,当你出差的时候你会坐飞机,每个月你最少会在餐馆吃一顿饭,而且你可以买一辆车。当然你家里已经有了入户的冷水和热水。我相信对于第四级的生活,你已经非常了解。因为你正在读这本书,你有机会读到这本书,它认为你差不多就已经是第四级的生活水平了。然后我无需描述这个级别的生活,你就可以理解,然而你将面对的困难是,你需要理解其他三个级别的人的不同生活方式。生活在第四级的人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够做到不误解这个地球上其他60亿人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第四级的大概有10亿人。所以整个这本书的基于事实,是这样的分类。就是根据数据来分类,我们不是把地球,分成富国、穷国、西方国家、非西方生活方式,不是。而是分成四个完全不同的收入等级,这四个收入等级有可能在北京还有第一个收入等级的人,也有第四个收入等级的人。但是总体的分布是,就是10亿为量级的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中间状态。也就是说除去最穷的10亿人,和有钱的10亿人,绝大多数人是生活在第二级,和第三级的这个状态当中。

所以我们说中等收入国家是占比例最高的。那为什么人们特别喜欢一分为二的原因,第一个就是,人们只喜欢比较平均数。你比如说有一个数字说,女性的数学能力比男性的数学能力差,为什么平均算下来,女性的数学分比男性的数学分低。但是,如果你把这两张平均数对在一起,就重叠起来,你会发现,其实女性和男性的重叠部分才是最多的,只是有极端不一样的导致了平均数不同。但是我们会忽略掉重叠的那部分,我们会得出一个简单化的结论,会认为女性学数学不如男性,其实大部分的女性学数学跟男性没有太大的差别。这就是我们,只看平均数的一个问题。第二个就是,我们只喜欢比较极端情况。就是总是听到很多极端情况,拿极端情况进行比较。这时候你会有两分的这个方法。第三个就是我们喜欢,只俯视不仰视。就是当你站在高楼上去看底下的人行道上走的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个子差不多高,你能看出,1米8和1米6的区别吗?在高楼上你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当你站在第四级生活水平上,去看那些穷人的时候,看那些所谓的第一级第二级第三级的人的时候,你会觉得都很穷,看起来都很穷。实际上他们的差别很大。他们这里边有没有稳定的收入,是1美元,还是4美元还是16美元,他的生活水平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是,因为我们缺乏用事实思考的习惯,所以我们会觉得说好穷好穷,这个世界真的变得越来越穷了,其实不是,这个世界在变好。这是第一个思维方式叫一分为二。我们今后不要一分为二,我们知道要有数据说话。第二个叫负面思维。负面思维就是,这个世界是不是变得越来越糟。就是当他问很多人,这个世界是变得越来越糟的时候,大量的人会说,对,我觉得越来越担忧了,这个世界真的越来越危险,风险大。你会列举出很多事,核污染、打仗、恐怖主义、疾病爆发,什么传染病等等一大堆这样的事。但是当我们拿数字来说话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边有一张图。这是从1800年到今天的极度贫困人口比例图,就是我们陷入极度贫困的人口的比例,在1800年的时候是85%,85%的人都是生活在我们刚刚描述的第一级生活状态,就是朝不保夕的生活状态。然后慢慢地下降,慢慢地下降,到了二战以后快速地下降。

然后在1966年的时候50%,1966年的时候,全世界有一半的人是生活在食不果腹的情况之下,1966年。然后从这往下就高速地下降,到今天2017年的时候,只有9%,就是极度贫困的人口,只占到9%。所以如果回到1800年的那个时代,连瑞典还在闹饥荒。就这样的国家也在闹饥荒,大量的人饿死,而英国的孩子们,还必须在煤矿里面工作,全世界的平均寿命值只有大约30岁。就是当时世界上的现实情况,在所有的儿童里面,有一半以上活不到15岁,而剩下的一半,最多就能活到50到70岁之间。所以当时世界的平均寿命只有30岁,今天全世界的平均预期寿命是72岁,实际上是73岁,比70岁还要好一点。这是我们说1800年以后的人均寿命的预期高速地增长。

所以这个世界从更多的方向来讲,都是变得越来越好了。你如果说这两个数字太少了,他列举了16件趋势,正在下降的坏事,什么坏事呢?合法的奴役高速下降,你看这个图全是高速下降。漏油事故,高速下降;昂贵的太阳能面板,高速下降;艾滋病病毒感染,在1996年达到高峰,然后快速下降。儿童死亡率当然下降。战争死亡到2016年的时候,已经降到非常非常低,死刑人数降低,含铅汽油在大幅地降低,死于飞机的人数降得非常非常低,然后童工快没有了,2012年还有10%的童工。然后自然灾害死亡下降。核武器在1986年的时候,是高峰,然后开始下降。天花,零,没有了。烟尘污染大幅下降,臭氧消耗下降,饥饿的比例现在全世界有11%的人还在挨饿,但是也是大幅地下降。

同时还有16件好事的趋势在上升,像电影、环保、女性投票权、音乐、科学、收成、识字等等。这里边最有意思的是,他给了这么一个数字,叫人均拥有吉他数量。这特好玩,为什么这个很重要呢?他说人均拥有吉他数量,难道不代表着生活的休闲程度吗?你没事干弄个吉他干吗。所以人均拥有吉他的数量,每百万人可弹吉他数量,从1962年的200个到,今天的11000个,高速地增长。所以这个世界并不是变得越来越糟。所以那为什么我们大家会这么喜欢想到负面的问题呢?我们似乎觉得如果我们那么乐观,好像不太负责任,如果我们乐观好像这个世界,不需要你干什么事了一样,那么多紧张的事需要做。所以这个作者讲说,你要知道变好和放松不做事,不是一回事,我们知道它在变好。但是我们依然要努力地做事。因为全世界还有10亿人,吃不饱饭,全世界还有那么多的儿童没有上学,还有那么多童工。所以我们要干活。但是你得知道它在变好。第二个对抗的方法就是我们要对,坏消息有思想准备。你看一听说飞机失事了,我们说“唉呀不能坐飞机,不能坐飞机,飞机太危险了”。

但实际上你要知道飞机失事,这新闻一定会有。因为全世界有大量的飞机,没有失事,没人报道。就是大概(2016年)4000万架次的飞机是消失在我们的生活当中的,每年有4000万架次的飞机是安全起飞着落的。然后你见哪个报纸登说,从北京飞往华盛顿的飞机,安全降落这样,没有这样的新闻。所以4000万架次的飞机消失了,我们看到的都是一架一架,而这个数字放在那儿它的确是变得越来越安全的一个过程。所以你要对坏消息,你要心中有准备。你要知道有坏消息这很正常,然后不要过分地美化历史,就是你见到很多老人聊天,会说唉呀过去好,家里边都不用锁门。没关系,你说那你就回去试试看,时光穿越,你愿意过过去的生活吗?扛煤气罐,每天去买煤,蜂窝煤一摞摞往家里边搬,你还记得那个生活吗?现在的孩子不知道蜂窝煤什么样,反正我是不愿意回去。这就是我们会过度地,美化我们过去的生活。导致我们以为,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糟糕。

所以这是我们说,第二个叫作负面思维。第三个叫直线思维,直线思维是什么呢?就当大家看到一条直线的时候,我们就会天然地认为这个直线,会一直发展下去。举个例子,有个极端的例子,他(作者)说我的孙子米诺,出生的时候只有0.49米高,刚出生的小孩半米长,等他6个月的时候长到了0.67米,你要按照这个速度长下去的话,他算了一下,10岁的时候这孩子要长4米高。这就是我们说直线性的思维。

但实际上生活中,你从来没有见过一个4米高的人。因为我们这个世界上。除了直线这件事之外,我们有很多种曲线,有各式各样发展的曲线。幂次的曲线是一种曲线,还包括S形的曲线,这样S型曲线,还包括滑梯曲线,往下走的滑梯型的曲线。还有驼峰曲线,什么是驼峰曲线?你比如说你给一个西红柿浇水,你浇到一定的水量,那个西红柿成长得最好。这就是那驼峰。你再猛浇它就下去了。所以你不能说我浇水的西红柿好,所以我就使劲浇使劲浇,那就死了。所以它一定有一个峰值出现,这叫驼峰曲线。

还有倍增曲线,就是我们所说的幂次法则,抛物线等等。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发展规律,有各种各样的曲线。但是我们脑海当中最长支持的是直线性的思维方式,就是我们觉得它好像似乎应该这么一直发展下去。你比如说最典型的大家答错的那道题,现在全世界的儿童人口是20亿,2100年的时候大概是多少?你看就这张图,如果按照直线性思维的话,就是40亿。2100年就应该是40亿,直线上去,稍微往下缓一点,30亿。如果它能够走平就是20亿,事实证明,20亿。就是。因为随着经济不断地发展,这些经济水平达到了第三级、第四级的人,生孩子的数字开始大幅地下降,生孩子年龄变得越来越晚。所以联合国经过测算,说到2100年的时候,儿童人数仍然是20亿。而世界的人口也会增长到大概100亿到120亿之间,形成均衡。

因为人们越来越安全。人们越来越觉得生孩子,不是一个特别给你带来保障的事。这就是因为我们整个社会的经济水平在提高。但是你回忆我们童年的时候,我们小时候看到那些大家族,像我的舅舅们,我的叔叔们,都是六七个、七八个这样的家庭。他们的经济水平那么糟糕,他们怎么从来都不担心养不起呢?其实原因很简单,那时候人们挣钱,都是靠体力活,靠农活,靠种地。所以你必须得生足够多的孩子,而且要足够多的男孩,你才能够让这个家兴旺发达。但是现在你发现,你生了足够多的男孩,豪门恩怨、分财产,麻烦,你不如一个两个就够了。所以这是我们说,直线型的这种思维方式,会给我们带来特别多的焦虑。在他讲到儿童生育率的时候,有一个学生讲,教授,但是我觉得,他们还是会生很多孩子。又来了,他们指的是谁?有些宗教信仰的人,就喜欢生很多孩子。那我就问大家,美国平均一个妇女生1.9个孩子,伊朗平均生多少?你让大家猜的时候,大家会猜3个5个。伊朗平均1.6,伊朗的女性生孩子比美国还少。他拿出了大量的统计数字,开始给你展示。

你会发现不分宗教信仰,大家生孩子的数字只和经济水平有关。如果你看中国古代帝王的传记,你会发现,中国古代帝王家的孩子,生下来都不保证活,至少死一半以上。就不停地死,能够活下来的就能够继承皇位,也可能是《后宫·甄嬛传》,他们斗争,但是死亡率真的非常高。你看《苏东坡传》里边讲到,大量的人把孩子扔在郊外,死亡率极高。所以你必须得生足够的孩子,才能够保证你跟今天一样,最后也就俩,能活下来平均也就俩。所以一个是劳动,一个是儿童死亡率,导致我们越穷的环境下生的孩子越多,跟宗教信仰没有找到任何相关性的关系。你知道偏见这个事有多么吓人,当这个教授,在课堂上讲这件事的时候,他看到底下有一个女生,突然就掩面哭泣,就哭了。

后来就留下那个女生问,说你为什么哭,那女孩说我是伊朗的移民,我从伊朗移民到这已经第二代了,她是一口斯德哥尔摩口音的话,所以很明显她是完全二代的移民。但是为什么会哭,她说您是我在西方遇到的唯一一个说伊朗好话的人。然后这教授说,不可能,伊朗的进步大家都看得到,怎么只有我一个人。你相信我,你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说伊朗好话的人。因为其他所有的人,在说到伊朗的时候,就会说到生孩子多危险落后,一大堆这样的事情。但实际上他们看不到,其他的国家在缓慢地进步,甚至是高速地进步都看不到。这是我们说直线思维的这种影响。

然后接下来第四个错误的思维方式叫恐惧本能。人们会恐惧,就跟我们像原始的本能也会恐惧,恐惧会带来变形,这里边有个特别有意思的故事。1975年的时候,作者当时是一个医院的实习医生,就是年纪还不大,很年轻。1975年,然后这时候突然说飞机失事了,有一架直升机在附近的海面失事。然后那个飞行员,马上就要送过来抢救,就来了,飞行员送过来,他很紧张。因为他是一个年轻大夫,一看那个飞行员在那儿,浑身在抽搐,他说那不行,这个飞行员已经开始癫痫了。

然后他跟那个飞行员说话的时候,发现飞行员说的话他听不懂,飞行员说的话他听不懂,然后有点像俄语,他就判断糟糕了,是俄国(苏联)飞行员。俄国(苏联)飞行员坠落在瑞典海域,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了。就是他自己判断,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了。因为俄国(苏联)的飞机已经飞过来了,这个飞行员说的是俄语,然后他就赶紧回忆自己学过的俄语。然后用俄语跟那个飞行员讲了一句话说,同志,这里是瑞典,就是跟那个飞行员用俄语讲。然后他说当他讲完这句俄语以后,那个飞行员极度惊恐地看着他。但是依然说不出来话,说的都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字符,然后地上流了好多血,全是血。

他说糟了,这衣服怎么剪开。航空服很难剪,赶紧拿剪刀想剪那个航空服。然后这时候那个护士长回来了,护士长吃完饭回来了,说别剪别剪,说那衣服特别贵,剪坏就糟了,别剪,那是航空服,不要剪。然后说,你把地上的颜料清一下,那叫救生颜料。就是那个飞行员身上会带那种,带颜色的救生颜料,然后被他给踩烂了。踩烂以后,他以为是流了一地的血,其实根本没有流血,是踩烂了颜料。

然后说他这个不是癫痫,他是在海水里泡时间长冷冻了,抽筋,他在抽筋。然后这时候说,给他赶紧按摩按摩,打什么针,然后这时候就说,说这是瑞典人,他穿的衣服都瑞典的衣服。然后为什么说话听不懂呢?冻坏了,说出来话稀里糊涂的。所以听着像俄语。然后被这个医生说了俄语以后,那飞行员吓坏了,说到了俄国(苏联)了。这件事让他特别没面子,本来就是一个在海水里泡得时间长了,抽搐了这么一个飞行员,被他判断成俄国(苏联)入侵的飞行员,然后癫痫,地上流了好多的血,他觉得没脸见人了。后来他就想,为什么他会这样?

为什么作为一个医生会这么慌乱,会做出这么错误的判断?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从小到大都在宣传第三次世界大战。你想,比我们大个20多岁,那时候从小到大都在宣传,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他们有时候上学的时候,经常都会突然拉警报,跑到森林里边去躲着,说要演习。所以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奇怪的错误发生?原因就是,这叫作恐惧本能。就是我们天生喜欢,让自己紧张兮兮的,让自己恐惧。所以包括我们一想到这个世界越来越糟糕的原因,就是自然灾害,你看,整天报道那么多自然灾害。但事实上自然灾害死亡的人数,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下降了至少一半。下降了一半,就死于自然灾害的人,变得越来越少了。因为我们预防自然灾害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了,有了那么多的经验,它不断地累积。然后飞机失事,那更是下降地一塌糊涂。这里边我真的觉得,大家是应该向做航空管理的人好好学习。因为这个世界上做的最成功的安全的改进措施就是飞机。

在1930年的时候,坐飞机真的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飞行是极其危险的。你像徐志摩那时候,就是坐飞机摔坏的。然后全世界的飞行管理局,都明白飞行的价值。但是他们也理解,要想让人们敢于坐飞机飞行,必须让飞机变得安全,怎么改变的?你看这条曲线是陡降的,陡陡地降下来的。那1944年,他们在芝加哥开的大会,一致同意一些航空安全飞行的通用准则,并且签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航空飞行协议,其中规定了所有航空公司,必须用统一的格式进行事故播报,并且这些信息要公开分享。这样所有人,都可以从事故中吸取教训,并改善飞行安全。从那个时候起,按照全世界统一的标准,每一起空难事故,都会被调查、被报道,风险因素会被系统性地分析,安全流程得到了改善。多么伟大呀,我认为芝加哥会议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全球合作之一。这是空难,还包括战争和冲突,这个不用多说了。

大家可能比较关心的是恐怖主义,说恐怖主义肯定是增长了很多。因为那么多的恐怖袭击。事实上是,2007年到2016年,这10年间恐怖主义事件,总共导致了全世界159000人的死亡,这个数字比10年前增长了三倍,这个是确实增长了。但是你要知道这个增长的地方在哪儿,也就是说,在所有收入水平达到第四级的国家,就你们大家所在的这些地儿,这个数字在大幅降低。2007年到2016年,10年间收入水平第四级的国家,总共有1439人,在恐怖主义袭击中死亡。在那之前的10年,这个数字是4358人,这还包括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在2001年的911,然后一共有2996人死亡。如果剔除911事件的影响,你会发现在两个10年之内,在收入水平第四级的国家,死于恐怖袭击的人数并没有增加。

而那为什么之前那个数字增加了,原因是增加的恐怖袭击死亡人数,(主要)来自于5个国家。你们要去这5个国家旅游,你们要谨慎一点,这是在增长的伊拉克,阿富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叙利亚。就是你能不能够遇到恐怖袭击,跟你是否在一些危险的国家有着很大的关系。那么人们为什么喜欢恐惧?各位注意。因为恐惧和危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可怕的事情仅仅给了我们一种危险的感觉。但是另外一些真正危险的事情,则会威胁到我们的生命。过度关注可怕而不是危险的事情,就意味着我们把自己宝贵的注意力放在了错误的方向。恐惧曾经使得我在本应该给飞行员治疗低温综合征的时候,误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也使得人们在本应当关注,正在荒漠化的海床和数百万人死于痢疾的时候,却去关注地震、飞机坠毁,和化学物质污染。我希望我的恐惧能够集中在今天真正的威胁上,而不是我们进化过程中形成的本能。各位理解什么意思吗?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给我们带来威胁的,可能是荒漠化海床,或者是痢疾这样的病。但是痢疾。因为我们大家不担心,看起来好像没有那么吓人。但实际上它带来的死亡人数,或者流感带来死亡人数,要远远多过我们整天看到的那些什么飞机失事,然后地震什么这样的事。因为那些事,死亡的人数是非常有限的。这就是,如果你不能够用事实化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你很有可能会走错方向。我们关注的焦点,根本就不在重要的事情上。还有一件事更可笑的就是叫化学恐惧,大家一听到化学物质就觉得完了,这太危险了,吓人。

曾经有一本非常著名的书,叫《寂静的春天》。这本书还有很多人让我讲,樊老师,你讲讲《寂静的春天》。因为这是一本非常有名的环保的书籍,它就是说当人们用了DDT(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这个化学物质以后,有很多地方变得很安静。因为虫子都没有了。所以因此这个杀死了很多虫子,破坏了生态等等,后来DDT就被全面地禁用。但是你知道,DDT被全面禁用了以后,有多少人死于疟疾吗?有多少人死于过多的蚊虫吗?就是人们不去衡量,这个化学物质到底是带来的好的地方多,还是坏的地方多。我们就只要听到是化学物质,我们就害怕。但实际上,如果真的没有化学物质,给我们这个世界帮忙,这个世界可能都已经坍塌了。你看你没有防腐剂,没有防腐剂你的粮食根本不够吃。说那个有食物添加剂,一听到食物添加剂就害怕。

这个作者就讲,说有时候在很多高尚场合,看到一些打着领结的人,摇着红酒杯,讨论恐怖的食物添加剂问题,他觉得特别可笑。说这些人都是有知识的人,讨论这样的问题,就是那些所谓能够致癌的食物添加剂,他们去拿出来测算,说你得连续吃三年,每天吃两卡车这样的食物,你才能得癌症。这就是我们说叫恐惧本能。所以当我们能够学会区分危险和恐惧的时候,你要知道你要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真正的危险这样的事上,而不是用恐惧,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这个世界需要干的事很多,但是大量的人分散错了注意力。这里边接下来跟它相关的有另外一个错误的思维方式,叫规模错觉。规模错觉,其实就是来自于我们的恐惧本能。你比如说这个大夫,年轻的时候在非洲莫桑比克当医生,当地的医院忙死了。一个医生差不多相当于,我们在北京50个医生的工作量。他在那儿已经当了很多年的医生了,在救那些小孩。然后有一天有一个瑞典的同胞,也是个大夫到他那去就实习。到那个医院,就发现那些小孩发烧了,他(作者)只是给他们口服补盐液,就给那小孩吊一个管,拿着盐液口服,喝,就给人打发走了。

然后那个大夫就特别不理解,说你怎么这样随便地对待非洲的孩子呢?说很明显他应该打点滴,他应该打注射液,而且你有点滴,你干吗不给他打呢?就不能理解。这个大夫说如果我要给他打点滴,那么我的一天的时间,可能就只能治十几个这样的小孩。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打点滴,我们医院没那么多地,没有那么多护士,根本打不了,口服补液差不多行了,给他送走。然后这个瑞典同胞说,你怎么没有爱心呢?怎么一点爱心都没有呢?他说你在这待的时间太短了,你根本不了解这件事。我们究竟选择静脉注射,还是选择口服补液,我们拿数字来说话。拿什么数字呢?他和他的夫人,因为他受到同胞的指责,认为他没有爱心,不负责任,去收集了一些数字。他说在当地那个城市,那一年总共有946个孩子被送进医院,他们几乎都是5岁以下的儿童。其中52个孩子死亡,占总数的5%,在医院里边死亡的儿童,占来到医院的儿童死亡的5%。

整个莫桑比克的儿童死亡率是26%,这26%的儿童死亡率,意味着当年有3900名儿童死亡。而这3900名儿童当中,仅有52名是在医院内死亡的我所看到的死亡人数,仅仅是我工作范围的1.3%。也就是说如果你心软,如果你被外在的那个气氛所影响的话,你会把过度的关注度,投入在那些进到医院的孩子身上。但实际上大量的孩子,根本没机会进医院。所以他要拿出更多的精力,去帮助那些没机会进医院的孩子,能够获得更多的救助。就那些赤脚医生,那些赤脚医生生活在那种贫困的地方,他需要的可能就是一个手电筒。他问那个医生说你需要什么医生说手电筒,为什么说我回去的路上没有灯,很黑,我怕被蛇咬了,我就用这个,就对我最大的帮助,就这个。乡村医生你会不会犯错?肯定会犯错,水平肯定不高。但是问题是,只要乡村医生的数量增加,儿童死亡率就开始下降,这才是重点。所以这个作者讲,我真心认为在绝大多数人口,还没有获得基本医疗条件的时候,在98.7%的死亡儿童,都死在医院之外的时候,把有限的资源和精力,过度地投入在医院,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就是。因为我们被恐惧所裹挟,我们产生了规模错觉,我们认为医院是最重要的战场。

但实际上更多的地方,需要真正的帮助。因为没有数字做基础,没有用事实思考的这种思维方式。所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他说控制的方法就是你要学会用数字来进行对比,就是拿数字对比。这里边举一个例子,2016年的时候,全世界有420万婴儿死亡,请问大家这个数字是大还是小?你看,你只看一个数字的时候,你没法产生大还是小的感觉。所以你要对比,这不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是一个很小的数字,为什么因为在前一年,之前一年,也就是2015年的时候,这个数字是440万,两年前这个数字是450万,1950年的时候,这个数字是1440万。所以当你没有养成,用数字对比的习惯,就比如说医院内死亡的孩子,和医院外死亡的孩子对比,你找不到事情的重点,你不知道你应该在哪儿使劲。

然后第二个就是要学会二八原则,他参与了这么多国际救援,做了这么多的案例以后他发现,永远都是20%的事最重要,80%的事不重要。所以我经常见到很多做慈善的朋友,说做慈善是一个非常非常专业的事。如果你做慈善不专业,你是在浪费社会大量的资源,甚至会产生大量的误导。最近我们有很多新闻,也在讲这样的事。所以一定要让更多的人了解《事实》这本书,让更多人理解,从事实出发来考虑问题。第三个方法就是研究比例。除了研究对比数字之外,二八法则之外,还有个研究比例,你比如说在2007年的达沃斯论坛上,有一个欧盟的官员站起来发言,说到碳排放,地球变得越来越热了。这种事的时候说,尤其是中国和印度,你看你们中国和印度的人那么多,碳排放量大部分从你们这来的。印度人肢体语言比较丰富,使劲地挥手,然后站起来发言,这段发言特别精彩,我给你们念一下。

这个印度官员大声地谴责说:是你们这些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导致了全球的气候变化,你们已经持续燃烧煤炭和汽油超过100年之久。是你们而且仅仅是你们,把我们推到了世界气候变化的边缘。然后这时候,印度官员谴责完了以后,突然变化了一个和善的口气,双手合十做出印度的那种动作,然后说:但是我们原谅你们。因为你们过去,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不知者不为过。然后这时候挺起腰板举起十指,像一个法官一样,宣布判决一样地说:但是从今后起,我们将按照人均计算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个作者说,他完全支持要按人均来计算二氧化碳排放量,否则的话你就会认为,中国人比美国人胖得多。

因为你把中国人的整个的体重,加一块儿比美国人重多了,你开什么玩笑。所以用平均数字,用比率,来看待问题会更加科学。这是我们说,去减少规模错觉的方法。到现在这儿几个了,一分为二,负面思维,直线思维,恐惧本能,规模错觉。还有一个就是以偏概全。这个作者有一次在刚果,当地的人请他吃饭,刚果的人很热情,谢谢你们,请你们吃最好的。然后端上来一人一盘烤老鼠,就是烤得很焦,外焦里嫩的老鼠。然后跟他一块儿是一个丹麦的医生,他是瑞典的,那是丹麦的然后两个人看那个烤老鼠,吃不吃。后来一看别人都盛情难却,说你看多香,撕下来一块吃,还不错,味道有点像鸡肉,挺好吃的,那烤老鼠吃了。吃完了以后第二道菜上来,是烤虫子,烤完了以后是透亮的然后头是金黄色的连内脏都能够看得见。

连那个虫子内脏都能够看得见,油汪汪的里边全是液体。然后这时候他就说,这个我实在吃不下,说我如果吃这虫子,我那老鼠肯定要吐出来,这受不了。然后这时候他旁边那丹麦的那个医生二话不说拿起来吃,那个汁液喷得满嘴都是,流的那个虫子汁,吃得特别开心。那群非洲人特别眼馋,就看着最好吃的东西不能吃了,一直盯着他,说你快,你来,你赶紧吃,尊贵的客人,他说我吃不了这个,我不能吃,不能吃。那为什么他能吃,你看你俩都是白人,你俩都是从欧洲来的,为什么你看人吃得多好。所以你赶紧来,赶紧来吃。

然后这时候这个作者,想了一个特别绝的招,把他们拉到地图边,拿着地图说你看,你看好,我们俩不是一个地儿来的。他是丹麦,看他在这儿;我是瑞典,隔了这么远。我们俩来自不同的文化,我们那的文化不允许吃虫子。就当他说完这个以后,那些非洲人全理解了,明白,明白,可以,可以。他们很高兴,把那虫就分了,就吃了。这是说明什么问题呢?我们人类就喜欢简单化地分类,就是当你说你们都是白人,那凭什么他能吃,你不能吃的时候,他觉得你没有分类。但是当你只要告诉他一个理由,说他是丹麦人,我是瑞典人,我们不一样,他立刻就接受了,明白。这就是我们叫作以偏概全,我们认为这两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那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这种简单化的思维,来自于我们的大脑,会自动地演绎和归纳,我们大脑特别喜欢演绎和归纳。你比如说把人群分成,乡村生活,当你说乡村生活的乡村俱乐部,打高尔夫球那样的生活;然后中产阶级,超级虎妈;然后黑社会。这都是我们大脑中分类,我们把人简单地分成这么几类。因为这个有利于我们大脑的归纳和总结。

所以这个演绎和归纳的方法,会影响什么呢?就是我们太容易把自己,过往生活当中的经验,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有一次他们在印度,然后带了一群实习生,参观一个医院还是公司,这时候他们有一个实习生来晚了,一个女孩来晚了,来自西方社会的人来晚了。来晚了以后,那个电梯门马上就要关上了,那个女孩就把腿伸到电梯里边这么一塞。结果没想到那个电梯门,打不开,就把她的腿给夹住了,夹住之后就往上走,就拉着女孩就往上走。然后这群人就在里边急,赶紧搬,使劲摁电钮,硬是把那个电梯给停下来,差点那个女孩的腿就被锯成两段了。下来那帮印度人很愤怒,印度人说哪有这么傻的人,怎么敢把腿往电梯里边塞。这些来自瑞典的人说,我们那只要腿一塞,那电梯门就打开了。然后印度人的答案说,自动感应,它能总灵吗?印度人认为,自动感应这事不能总灵,虽然我们的电梯也有自动感应,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他们认为时灵时不灵,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但是从瑞典过去的孩子,会觉得说怎么会不灵,手一晃不就行了。你看,这就是,把我们过去生活中的经验,简单地复制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你甚至会丢掉一条腿。你想想看,多危险的一件事。所以我就特别要告诉我的孩子,我回去要跟嘟嘟讲,我说你初到国外,千万别什么都跟在北京似的觉得什么都简单。那一定要注意,当地的状况是怎么回事,你不能简单地复制。

更有意思地是他说,如果你没有具备事实的思维方式,你会错失大量生意机会。他有一次,给一个卫生巾的厂商做顾问。生活在第四级水平的这些厂商们,说卫生巾应该怎么做,他们说我们要生产更加无痕的,我们要生产滑雪的时候可以穿的,我们要生产游泳的时候可以穿的,我们要生产做瑜伽的时候可以穿的。讲了很多这样的东西,但是增长量非常有限。因为你知道,人就那么多。但是,这个作者告诉他说,到2040年的时候,全世界第三级收入的水平,能够骑摩托车的那些人的水平,那个人口规模将从20亿增长到40亿。这个市场的人,不需要你的卫生巾做得多好,不需要你高科技,精致、变小,什么都不需要,你就只要能用就行。

而且她具有极高的品牌忠诚度,她会一直用下去。所以我们特别容易以偏概全。那为了减少我们大脑当中以偏概全的这种思维习惯,我们可以做的事是,你要学会找到更好的分类方法。就是用卫生巾的人,不是按照我所看到的这些人来分类的,而是用全世界更好的分类方法。然后质疑你自己的分类方法,你过去有自己的一套分类方法,你要质疑它,你要不断地尝试,然后注意大多数,同时也可以注意极端案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极端案例?你要去研究它,说不定这里边蕴含着大量的更科学的分类方法。还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瓜,就是我们经常不理解别人的文化,或者不理解别人的生活状况,觉得这人有毛病,都是傻子。你比如说在非洲,拉丁美洲,经常会在路上看到很多烂尾房,就那个房子盖到一半,就停了。那你们会怎么判断,这烂尾房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很多人就会判断说,没钱了,撤资了,烂尾烂掉了,就这种感觉。这是你们在第四级社会当中所看到的,个别的房地产商没做到。

但是为什么大面积都会有这样的只盖了一半的房子呢?事实上就是那些人都不傻,那些人都不是冒风险的房产商。因为是普通人,他们用这种方式储蓄。也就是说,当地的货币通货膨胀速度极高。所以如果你把货币放在手上的话,分分钟就贬值就没有了,你把食物放在家里边,变坏了怎么办。你像中国人存茶,那儿喝不起茶。所以存茶也没用,当地的硬通货就是水泥和砖头,尤其是砖头。砖头是硬通货。所以通货膨胀再涨价,那砖头也跟着涨。所以有钱的就买砖头,买砖头回家堆在那儿容易丢,盖成房子不容易丢。所以有砖头就盖个房,能盖多少盖多少,反正就往上垒,垒成个房子的样子,然后够了就再盖一点,有钱了就再盖一点,那是人家的存钱罐。所以你看,我们非常简单地会用我们的思路,去评判别人,去认为那些人都奇怪。但实际上人家有自己的智慧在这儿。所以不要以偏概全,这是我们说又一个思维模式。

还有一个就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的思维模式是我相信,大家头脑当中很多人都有。他有一次被一个投资机构请去,给很多有钱人讲投资机会。因为他研究这些数字,讲非洲的投资机会,讲美洲的投资机会,讲了很多。讲完以后,有一个来自爱丁堡的老爷爷,这人一看就很有钱的那个样子,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讲得不错,那个但是你知道,他们永远发展不起来。他说,什么,谁,非洲人,非洲人永远发展不起来。你相信我,因为他们懒惰,因为他们不团结。他们一盘散沙,他们就什么什么,讲了一大堆这样的。他们命中注定发展不起来,然后说完人家走了,人家也不跟他辩论。事实上就是非洲不但有可能,而且已经都做出来了。

就是什么叫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就是我们认为,一个地方的人具备内在属性,而内在属性将决定命运,这是命中注定。但事实上内在属性会变。他说瑞典这个国家就是在不断地变化。你就比如说关于性观念这个问题,他说我们全世界的人现在都知道,北欧的人性观念最开放。你看所有的成人节目都在北欧,这是非常性开放的一个地方。但是他说他从北欧长大的他说在他小的时候,北欧是一个极其保守的地方。你要说起瑞典,人家保守得不得了。而且他小时候,还曾经掉到门口的泥坑里边,差点就被泥坑淹死了,被他的祖母从里边拽出来,根本不关心儿童的安全。但是现在你看到北欧说,北欧人开放,北欧人关注儿童,北欧人怎么怎么样,似乎它的内在本性发生了改变,这其实也就是几十年的时间。

所以非洲现在,已经发生了大量的改变,非洲大概有很多国家的人均寿命,已经做到了快70多岁。而未来将会有更多的非洲大陆的国家,慢慢地变得更好。所以我们要降低心中这个命中注定的想法。这里边的控制方法呢,就是你要知道,缓慢地变化不是不变,缓慢地变化不是不变,有时候你看到它很慢着急。但它不是不变,然后准备好随时更新,你自己的知识。因为你看汽车,汽车过一段时间会召回,说你那车有问题又给你召回了,没有学校把你召回。就是他说学校应该建立召回制度,说你在我们这培训基本上算废品,你回来,召回重新再弄一下,用这种方式能够提高教育的质量。那你说学校不会这么做,咱们学校不召回,不召回怎么办呢?你自学呀,你自己得经常地去更新你自己,头脑当中的知识,这时候你才能够减少命中注定的想法。同时学会收集文化改变的案例。收集很多文化改变的案例,你比如说,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从工作到现在20年间,喝酒的文化变化很大。

过去我们喝酒就是往死里喝,就是互相弄,说很多绕口令,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吃饭有时候经常没人问你,就把酒全撤了,喝茶,那玩意都喝茶就行,很好。所以社会的文化是可以改变的这是我们心中一定要有足够的心理的灵活度,你才能够知道命中注定是非常糟糕的思维方式。有一次这个作者在非洲演讲,给非洲的很多政府官员和领袖演讲,台下坐着非洲,叫作非联,非洲联合就像欧盟一样,坐着非联的主席祖马。然后等他讲完了以后,他下来跟那祖马聊天,祖马说你讲得很好。但是没有任何远见卓识。

他看到祖马说这话的时候没生气,就是面带微笑跟他在谈这个事,他说我想明白为什么你觉得没有任何远见卓识,她说你说的这个东西,我们早就看到了。我们在非洲认为非洲就是这样,你只是说过个几十年非洲的大陆上会有高速列车,我们的孩子可以坐着,高速列车旅行,这有什么奇怪的呢?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在我们看来我们的孩子,在几十年以后会在欧洲的高速列车上驰骋,非洲人走到世界各地会受到欢迎,我们是最大的消费群体,这才叫远见卓识。然后这个作者就非常汗颜。他觉得他依然没有打破西方的偏见,就他虽然极度地认为,非洲是有希望的但他还是认为非洲会跟在我们屁股后边,会跟我们差不多,但是比我们差一点那种感觉。所以他说连我自己命中注定的这个想法我都没能够抑制住。

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重视一件事。还有一个思维方式就是单一视角,单一视角就是我们太容易受媒体的左右,简单化地去判断事情。他说这是像什么呢?就好像你只看一个人的脚,就判断他长什么样一样,这是很无稽的一件事。但是我们在生活中很多人,就是通过这个方向来的那这里边有一个最常用的说法,就是当你是一个锤子的时候,你看到谁都是一个钉子。因为你善于做这件事。所以导致你只会用这个事,去处理问题。但是。因为我们手中的榔头不一样。所以大家的研究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专业局限性将会影响到,我们看待问题的视角,包括媒体的选择,会影响我们看到的视角。这时候我们要注意,小心我们的简单化,不要简单化地处理问题,不要简单化地贴标签,这是单一视角问题。

倒数第二个错误的思维方式,是我认为非常击中我的一个东西,叫作归咎他人。人们太喜欢找到一个替罪羊。他有一次在课堂上讲案例的时候,讲到说现在的很多大医院,不愿意研究第三世界国家的人用药。因为赚不到钱,他们更愿意研究富贵病的药,因为有钱的人才能消费得起。所以导致第三世界国家很多非常普通的疾病,得不到足够的药来救治。因为没有人做这样的事,挣不到钱,不做。他在讲这个事实的时候,底下有一个学生拍案而起,说应该把他们揍一顿,年轻人血气壮,就说应该把他们揍一顿。

这教授是很纳闷,说揍谁,说揍那些药厂的老板,说刚好,我下周去诺华制药讲课,这个教授说我下周去诺华制药讲课,你告诉我揍谁,我去帮你揍一下。学生说揍他们老板,教授说揍老板管用吗?底下坐的那些学生说不管用,老板听董事会的董事会让他干的事,所以他说了不算。教授接着讲,那我去找他们董事会,揍他们董事会,你们觉得这事儿管用吗?底下有的学生说,可以揍。有的学生讲,我觉得董事会,可能揍了也不管用。为啥?董事会看股民的股民买它的股票,股民为了这个股票。所以才会去买它的这个东西左右董事会的决策,你总不能揍股民吧。这教授接着问,股民,好,有钱人,揍那些有钱人也可以,要不要揍那些有钱人,你们知道诺华的股东是谁吗?大家不知道,说像诺华制药这样的大型制药公司,因为它的股价很稳定,它不是忽上忽下那种股价。所以它的股东里边最大多数的人,是这个世界上的养老基金。所以是因为你们自己将来要养老,希望你的钱稳定,导致你买了它的股票,然后它们作出了决策,让这个公司赚更多的钱。现在是不是要把这些老人,都揍一遍?

说完以后大家哑口无言。当我们希望归咎于一个人的时候,我们觉得内心充满了力量,你知道吗?原因就是当你归罪于他人的时候,指责可以邀功,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可以指责这个坏人。指责这个坏人,让我觉得我是一个好人,找到那种道德的优势。事实上你根本没法简单地谴责一个制药公司是怎么做的,它背后很复杂。所以当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时候,我们骂谁都很容易,骂任何一个人,指责他,归究他人,都很容易带来冲突,带来战争,带来恐怖主义。但是如果你深入到里边去研究,你会发现归咎他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方法。但事实上你要知道,真正的英雄是谁,真正的英雄是组织机构和科学技术。

就是只有不断地优化组织机构,只有不断优化科学技术,我们才能够真正地解决问题,造成问题的往往也是组织机构。但是我们需要不断地优化它,而不是那些指责的人带来了改变。这里边我觉得最感人的案例,就是埃博拉病毒爆发时候的案例,就当埃博拉病毒爆发了以后,需要很多人去做现场的工作,要去说服那些潜在的患者,不能够出门。

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过去尝试过用拦截的方法,用拦截的方法会导致大爆发,甚至乎里边产生产生屠杀,产生混乱。所以当地的人很有经验,他们就派了很多的工作者,派了很多这些非洲的这些政府的工作人员,就是下到一个村子一个村子里边,跟那些患者面对面地谈话,劝他们不要离开,然后劝他们改变自己的交流习惯,这些人都有着极高的被传染的风险,而一旦被传染上就必死无疑。但是就是这些组织机构,在一点一点地推进,一点一点地做事,才导致埃博拉病毒逐渐地平缓,然后得到了抑制。所以不要轻易地,用归咎他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我们要学会寻找原因,而不是寻找坏人,我们要学会寻找系统,真正的英雄就是科学的系统,和更高的科技水平,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这是我们说归咎他人,我希望大家能够听到心里去,能够知道以后遇到问题,不要着急找一个替罪羊来骂一顿,不是。最后一个叫情急生乱,情急生乱就是,当我们处理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觉得糟糕了,再不买就来不及了,或者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所以着急之下,所做的事往往是错的。

作者他在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在非洲,当地出现了一种怪病。然后那种怪病他没法判断到底是食物中毒还是传染病,就是又有点像食物中毒,但是也有很多人都有,会不会是传染病。所以去跟那个市长谈,市长就很警惕。因为非洲经常会有这样的疫情,市长说要不要封路,问他要不要封路,他当时想了一下,他说最好是封上,最好封路。市长马上行动,把整个城市封路,全部封起来。

封起来了以后,有20个妇女小孩,当天要到另外一个城市赶集,去卖她们采集的那些东西。因为她们都是靠,每天卖这个东西赚钱的要养活自己,要去卖这个东西,结果封路了。封路了以后,公交车就不让开了,走不过去,太远了。刚好有一个小船要开到那边去,要开到那边去办事,这20多个妇女小孩,就挤上了那艘小船去,结果在路上翻船了,都死了。然后当这个大夫走到路边,看到躺了那么多的妇女儿童死在那儿,他问怎么回事,说因为封路,他们去不了,所以他们坐船去。结果遇到了风浪都死了,他当时难过透了,然后后来事实也证明,那个病并不是一个传染病,只是食物中毒。他说我太草率,就是我根本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这个事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没有想过,交通对这个城市的人这么重要,我就轻易地跟市长说,那不行就封路。

所以你可以想象,我们今天生活当中大量的决策,有多少是情急生乱做出来的。就是根本没有做过细致的考虑。而他后来,在他年长以后,埃博拉病毒爆发的时候,他首先做的事不是飞去非洲,而是首先研究数字,首先看疫情发展的规律,然后再决定应该怎么样处理,就是一个成熟的过程。这里边谈到美国的前副总统戈尔。戈尔是一个环保主义者,然后戈尔有一次,跟他在演讲的时候说,这个臭氧层变得越来越薄,然后地球变得越来越热。这时候跟他说了一句话,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需要制造恐惧。戈尔说我们需要制造恐惧,这个作者讲,我很尊敬戈尔,戈尔为全球的环保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但是,恕我在这件事上,不能认同戈尔先生的观点。就算是环保问题特别迫在眉睫,我们也不应该去制造恐惧。因为制造恐惧会带来,情急生乱。我们所做的事,往往就不是我们真正应该去做的事情,就像我茫然地去封路一样,那么为了减少情急生乱,我们要学会要小心数据,就是看到数据不要就起反应,要认真地分析数据,要多做对比,深入研究。然后要小心我们的偏见,小心我们的过激行为。当你要做出一个决定,是一个过激行为的时候,你一定要慎重。因为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说,只有这一刻才能够做决定,往往没有。反倒是过激行为,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问题。这本书的扉页上写着一句话,我一开始就没读懂是什么意思。你看,我们一般写一本书,都会献给我的孩子,献给我的父母,献给我的妻子。他说谨以此书,献给一位勇敢的赤着双足的妇女,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然而正是她,面对一群愤怒的持刀暴徒,仗义执言,用她的理性雄辩挽救了我的生命。一直写到最后,才把这个梗讲明白。

好的医生都好会写,你没发现吗?就是咱们讲过很多医生写的书,好会写,这书写得比小说还好看,特别好看。这个结尾的时候他讲到这段故事,他有一次在非洲研究一种疾病,当地的小孩经常会跛脚,就是走路一瘸一拐的,跛脚,然后那种疾病是血液当中的一种病毒所造成的,他们就研究那个疾病。然后搭了一个帐篷,在里边开着发电机,发电机要发电,然后让全村人过来采血。然后正在他搞那个发电机的时候,他听到外头嘈杂起来。因为发动机声很大,他也没在意,这时候他的翻译冲进来了,翻译冲进来跟他说,你快跑,快点跑,说你死定了,说一帮人来杀你来了。他就不明白,他说干吗杀我呢?出门一看,一群村民,愤怒的村民,手里拿着大砍刀过来找他,他说怎么回事。他后来就说我学会了一件事,遇到这种状况的时候,你就要问他们说发生了什么你们要做什么就问他,很坦然地问他们。

村民说这个人是个邪恶的人,他来偷咱们的血。就是当地的人认为他是来偷血的偷大家的血去卖血,就这种人,拿刀就要砍他。然后这时候他就跟那些人,不断地讲解,讲这些东西,他说跟那翻译讲,别跑,跑也跑不了,肯定被他砍死了,你就跟他讲我们是来治什么病的。讲了半天,没办法,那人不信他。因为当地的人很仇恨那些,奇奇怪怪的西方人,然后这时候有一个妇女站出来,光着脚,叉着腰站在他的面前,说你们要杀他就先杀我,为什么说我知道他们是来治病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我孙女就得的这个病,我孙女已经跛脚了,你希望她一直跛下去吗?所以就要治。然后说完这句话以后说,我先采血,扭头伸出手来,然后采血。然后那些村民看了看,开始排队,逐渐地让他采血,就是这个妇女站出来仗义执言,解救了他。他说,这就是生活中实事求是的态度。就是当我们能够减少偏见,能够减少冲动,能够减少幻想,我们能够想办法去看到事实,我们就能够走上实事求是的思维方式。

而这种方式给我们带来的。不但是乐观,还是内心的平和。他说他绝对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虽然那些答题的答案都是乐观的,但他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因为乐观主义者显得轻浮,他说我是一个可能主义者。可能主义者就意味着说,我既不是乐观的,也不是悲观的我看数字,我看了数字之后我才知道事实到底是什么。那么对于全社会来讲,怎么才能够重视事实这件事呢?第一是教育,就是我们通过教育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像我们讲书就在做这样的事情,然后对于每个人来讲,我们要学会保持谦卑,保持好奇心,不断升级我们的知识。一个没有谦卑精神的人,会觉得我都知道,一个没有好奇心的人,会觉得我都知道,我会得出一个轻易的结论。

最后,他写了一段最后的话,我认为我有必要念一下。因为这个最后的话,说出了所有知识工作者的心声,我可以想象,这也是我最后的话。他说,我认为用一生的时间与无知作斗争,传播实事求是的世界观。虽然有时会遭到挫折,但整体而言,是非常快乐和激动人心的我认为仔细地研究世界的真相,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我也发现,把我学到的知识分享给其他人,是一种巨大的幸福。当我最终能够理解,为什么传播正确的认识和改变人们的世界观,是如此困难的时候,我也感觉到非常兴奋,我也坚信它一定会实现。这基于两个简单的原因,第一,实事求是的世界观对我们的人生很有指导意义,就像准确的GPS一样;第二,也许是更重要的原因,实事求是的世界观,可以使我们的生活更自在。相比过分夸大的世界观,它不会给我们制造太多的焦虑和绝望。这是因为过分夸大的世界观,总是太过负面和可怕。当我们拥有了实事求是的世界观的时候,我们就会认识到这个世界,并没有像它看起来那样那么糟糕。我们也会认识到,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来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为什么在最后他会写,这是最后的话呢?因为这真的是他人生最后的话。这个作者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得了晚期的胰腺癌,你知道晚期的胰腺癌,是非常疼痛的。他是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写下了这么一本充满着,幽默感、平实、快乐的书,然后写完这本书之后他去世了。最后的这个后记是他的儿子写的,我们需要记住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叫汉斯·罗斯林。我们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事实》这本书,谢谢大家。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