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6 次浏览

《未来简史》-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45分钟 ,《人类简史》作者全新大作,为我们揭开关于未来的别样可能。

尽管我们之前已经讲过了《零边际成本社会》,讲过了《从0到1》,讲过了《未来医疗革命》,我对于未来应该有一些模糊的概念,但是我读到了《未来简史》这本书以后,还是被惊到了。我现在手里拿到的是内部审读本,中信出版社的新书已经在路上了,我就忍不住想先跟大家分享一下。

这本书的作者大家很熟悉了,他写过《人类简史》。在他写到《人类简史》的最后一章的时候,他说,智人未来将退场。我当时觉得很奇怪,我说,《人类简史》写到最后,人类就结束了,智人就退场了,那么下一步会是什么呢?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推出了这本新书。

这本书给人的震撼力度是空前的。它让我们知道,原来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才是真正大变革的时代。以前的人类曾经遇到过战争,遇到过疾病,遇到过黑死病等等,这些东西也都只是对智人的一些小考验而已,而我们今天的人类所面临的是智人有可能会退场的这么一个环境。听起来不可思议,那我们一点点来论证它。

首先,赫拉利说,为什么人要预测未来?在这里边有一个非常精彩的例子。他说,预测未来并不是要准确地把未来呈现出来,预测未来有时候是为了改变未来。马克思是他特别崇拜的一个思想家,卡尔·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共产党宣言》里边都预测了,未来工人阶级和资本家的矛盾会越来越深,资本家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然后使得工人出离愤怒,后来就开始走上街头,然后闹起工人运动等等。所以这个社会将推翻资本主义,然后走向社会主义。

这个事情经过了大量的预言之后,结果就被西方的资本家和资本家的统治阶层听到了,包括里根或者撒切尔夫人这样的人都是马克思的忠实粉丝。他们大量阅读了马克思的书籍以后,觉得真的很有道理,于是开始改变资本家和工人的关系。他们做了大量的劳工福利,成立工会,然后保障劳动者的权利。结果你发现,现在西方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工人运动,并没有使得资本家和工人之间决裂。

那你说,是因为马克思的预言错了吗?正是因为马克思有了这样的预言,所以改变了未来,然后使得未来没有发生马克思所预言的那些事情。这并不能说明马克思是一个蹩脚的预言家,相反,可能他的预言更加准确,从而才改变了历史。

这个真的让我觉得脑洞大开。我们评判一个人说得准不准,总是看他说的事发生了没有,你应该看他说的事对历史有没有影响,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赫拉利在说出未来智人可能会退场这个结论的时候,实际上他是为了能够想办法去影响、阻止或者减缓这一切的发生,我们要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听这样的故事。

那么在大概五十年以后或者三十年以后,人类将面临的最新的课题是什么呢?他在开篇就提出了人类所要面临的四个课题。第一个课题就是人们不再害怕饥荒、瘟疫和战争。参考史蒂芬·平克的那本书,叫作《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我们就知道,现在也有人在搞爆炸,也有杀人,有卡车撞人等等这些事,但所有的恐怖主义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还不如可口可乐喝得太多造成的死亡人数多,所以赫拉利说,可口可乐的伤害都大于恐怖分子的伤害。因此,人类未来真的有可能面临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

瘟疫现在已经被控制得差不多了,有很多瘟疫就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你要研究人类历史的话,你会发现,人类的历史经常是被瘟疫改变的。比如说蒙古人正处在统治阶段的时候,全世界人都怕他们,结果出现黑死病,蒙古人就退场了。所以今后不会有这种大规模的瘟疫、饥荒还有战争。

然后人们将第一个主动出击的问题就是死亡,死亡的末日就是没有死亡。在我们过去的所有神话里边,中国人都会认为死亡是黑白无常来索命,西方人认为是死神跟在你后边,所以这基本上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因为到点了,死神就来了。但是现在有了科学发现,即便是一个牧师,在他生了病去医院看病的时候,他也会问医生说,我哪儿出了问题?你听这样的话,他说,我哪儿出了问题?实际上他认为不是死神在背后等着他,而是他身上某些地方出了问题。既然你某些地方出了问题,那么就一定能够找到某一些方法来治它。

所以医学是不会停步的。医学使得一个人一直活下去的方法有哪些呢?比如说基因定制。什么叫基因定制?你的孩子在出生以前,受精卵被医生打开,然后说,咱们先看看他的基因好不好?你说好,看一下。你希望这孩子活多久?想活得长一点。好,调一下这个基因。你希望他长得好看点吗?希望。这样调一下。然后希望他跑得快吗?行,调一下。你希望他不得病吗?调一下。总之就是你希望这个孩子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状况,你就可以在基因定制的时候给他调整。调整过之后,这个孩子就会跑得更快,长得更好看,活得更长,甚至不生病,这是基因定制的过程。

那我们知道,每过个几年,基因有时候会随着外界的环境改变,基因会出现问题,哪个链子又掉了或者怎么样。好,拿去把基因重新修复一下。现在基因修复的工作已经进入到了实用的阶段,已经不再是实验室的阶段,而是可以直接做的东西,只不过现在成本比较高。但是所有这些生物科技产品的成本都会随着技术的发展呈现指数级的下降,指数级的下降就意味着将来它会便宜到几十块钱或者一两百块钱就可以定制一次。

你说,人会那么疯狂吗?让自己一直活下去?我相信会的。人们用所有高科技的东西,在一开始的时候都不是为了达到永生,或者长得更好看这样的目的,而是因为一个不得不的理由。比如说当年二战以后,很多士兵打仗的时候脸上受了伤,然后医生就给他们开刀,给面部做修复。这个手术本来是用来做面部修复的,因为战争的创伤做面部修复,但是停不下来,为什么呢?当医生做完了所有的面部修复以后,医生说,我还有这本事怎么办?我这手艺不能闲着。于是就问这些姑娘们,你要不要变得好看一点?于是才有了今天的整形手术。

所有的基因工程在一开始的时候都是为了救命的,为了解决癌症的问题,为了解决肿瘤的问题,或者为了解决艾滋病的问题。但是当他发现它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以后,他一定不会停下来,而是会把它用在让人们活得更久、变得更长寿或者更聪明上。这是第一种方法。

第二种方法就是纳米机器人。我们会在体内植入特别多的纳米机器人,这些纳米机器人会在你的血管里边到处游荡,然后看哪儿出了问题就过去帮忙做一下,然后甚至会预报出来各种各样的信号。

还有就是人类将有可能变得无机化。这件事情我认为是最可行的。为什么呢?因为现在已经出现了脑部信息的采集器,这个采集器很准确,也是用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首先是来帮助残疾人。残疾人需要慢慢地学会用假肢,需要用肌肉,这很难,因为有的人的肌肉就已经很少了。现在有一种假肢套上去以后,用大脑就可以指挥这个假肢走路。他们甚至在猴子身上实验,猴子都可以用它的大脑来指挥人类的假肢走路,所以这特别有趣。

在亚马逊上现在就可以买到一种开关,这书里边写的,我没买过,400美元一个,干吗呢?把这个开关连在你们家灯上,然后你脑子里边带一个这个设备。然后你的大脑只要想一下你的右手向下挥的动作,只要拿脑子想一下这个动作,手不要挥,你们家的灯就会开。然后关灯的时候想一下这个动作,那灯就关了,就是人们的大脑已经可以用来指挥一些实体的东西。所以在未来你会发现,你想要这把刀飞过去,脑子一想,那个刀就飞在墙上,就跟电视上演的巫师、特异功能者、X战警是一模一样的,只需要你做一个脑部的采集工作就好。

如果我们能够采集脑部的信号,那意味着什么呢?就是我可以把自己的大脑采集出来,然后备份在一个计算机上。一旦我把我的大脑采集出来,备份在一个计算机上,那么我这个个体就实现了无机化。你现在看着我这个个体是一个肉身,是一个有机化的个体,所以我没法去月球,因为月球上没有空气。但是如果把我的大脑采集在一个电脑上以后,这个电脑就变成了无机化的,我的生命就活在一个无机化的电脑当中。这时候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去月球就去月球,想去海底两万里就去海底两万里,没关系,因为我不需要氧气,从此以后实现永生。

然后家家户户都放着一个超级计算机,祖祖辈辈的人都生活在那个计算机里边。然后大家可以交互,最重要的他脑子还可以指挥外头的东西动来动去,像闹鬼一样,但是你会发现你实现了永生。这是人类将要解决的第一个课题。

然后第二个课题就是幸福快乐的权利。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幸福,追求快乐,但是现在你会觉得,就算有了这么多的物质,就算给我无人机,给我3D打印,给我基因工程,我还是不高兴,怎么办呢? 你放心,高兴这件事是一个电化学问题。科学家现在已经破解到人类的大脑,发现喜悦、开心、沮丧、忧郁这些想法事实上都是一些算法的结果。尽管人类是一个特别特别复杂的计算机,人类现在的大脑依然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反应速度最快的一台计算机,但是它依然是个算法。只要是个算法,就会以指数级的速度被破解,这个破解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所以一旦人类的喜怒哀乐被破解以后,你会发现,所有的幸福和快乐,只需要在你身上贴一个贴片就可以获得。治疗抑郁症曾经有一个方法,就是在一个人的胸前放一个芯片,你看我们这个衣服这儿留这么一个空,就是将来放芯片用的,你知道就是放一个芯片在这儿,然后这个人只要不高兴,那个芯片就会刺激到他身体激素的分泌,让他开心起来。

后来有一次,有一个抑郁症患者就来投诉,我怎么还是不高兴?你给我这个东西,我还是不高兴。他找医生,又生气。然后那个医生给他检查,一检查发现是那芯片里边没电了,换个电池就又高兴了。这就是你的喜怒哀乐都会逐渐被操控。

那你说这个东西道德不道德呢?咱们先别说道德不道德这事,因为道德不道德这事也可能依然是一个电化学的问题,生物学的问题。所以如果能够通过刺激和改善来改变他,你怎么知道哪个是你的自由意志,而哪个不是?这个是这本书里边最基本的一个基调,就是你没法说“意义”这样的词,你没法说人类“灵魂”这样的词,或者人是有自由选择的,人是有意志的人,是万物之灵长,这种话在这本书里边逐渐地都遇到了挑战。

因为科学的各种各样的实验告诉我们,你所以为的这些你个人的感受,事实上都是你的大脑经过了一系列的算法之后所得出的一个结论。所以有可能你所认为的这些个人的意志、自由的选择、人是万物之灵长这样的概念都只是一个算法的结果,以前是因为没有计算机比你更快,而今后计算机会变得越来越快,所以这个算法也即将被破解。一旦它被破解以后,你根本不知道你心中所升起的这种所谓的意义、美好的感觉究竟是你自己算出来的,还是那个计算机替你算出来放在这儿的。

这里边有一个实验特别吓人。他找了一个人做实验,左手给他一个开关,右手给他一个开关,然后在他脑上连了很多的线。然后告诉他说,你想开哪边开关就开哪边开关,随便摁,你想摁左边就摁左边,想摁右边摁右边,随便你。然后这个人开始乱摁。科学家干吗呢?科学家就监测能不能够准确地预测出他每一次到底摁左边还是摁右边。

在我们过去看来,这不可能预测,因为他想摁哪边摁哪边。但是当你的脑部信号被计算机捕捉到了以后,计算机总是能够以快过你多少毫秒的速度预测到你是想摁左边还是想摁右边,到最后的结果准确率高达百分之百,就是每一次他想摁哪一边科学家都知道。所以幸福和快乐的权力将从生物化学的角度整个被彻底颠覆,人类有可能会实现永远开心,永远幸福,而且活得很长。

然后人类的最后一个目标就是要使人成为地球上的神。就是我们前面讲的,人类的科技是不会自己停止的。你说你想停止,这个科学家说,我不做了。你不做了,另外一个科学家会做。因为大家都在追求向前走,没有人能够踩得住刹车,就是既不会踩这个刹车,人也不会停。

所以在将来你会发现,生物工程、生化人工程还有非有机生物工程是使人变成神的三个最有可能的方向。《银河护卫队》里边有一个小浣熊被改造成了一个人,他说,把我改成这样的怪物?那个就是生化人的过程。人类有可能先拿浣熊做实验,或者先拿猴子做实验等等,然后把他们变成能力更强的人,把他们的意志力变得更坚定,甚至身体的弹跳,像鹰的眼睛、豹的速度,这些东西完全可以通过生化的方式实现。所以在我们现在看来,《X战警》是一部科幻片,在未来可能就是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这是未来人们所要解决的几个大的问题。

然后接下来赫拉利就论述了,为什么他会得出这么奇怪的结论呢?我们先回顾一下《人类简史》的部分。在《人类简史》的部分,赫拉利说,智人是怎么成为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一个种族的,而且灭绝掉了所有的竞争对手? 首先是通过认知革命,人们发展出了语言和想象力。这一部分我会讲得很快,因为你们都听过《人类简史》。接着是农业革命,农业革命出现了有神论的宗教。为什么呢?因为有神才能够保证风调雨顺,因为人们那时候只考虑能不能够收获足够的庄稼。

科技革命之后是人文主义宗教崛起。尼采说“上帝已死”,没有上帝,上帝是人造的。这是科技革命所带来的最根本的一个颠覆。但就算是颠覆了宗教这样的秩序,人类社会也没有变得更乱。为什么呢?因为人们发明出了另外一个新的秩序,叫作人文主义宗教,就是人的感受是最重要的。

这里边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例子。当时《查理周刊》被恐怖分子扫射袭击了,包括《穆斯林世界》在内的很多穆斯林媒体也谴责恐怖分子的行为,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最有意思的是,那些媒体在谴责完了恐怖分子的行为之后,在后边也说一句,但是《查理周刊》前面所作的那些漫画,也的确伤害到了我们的感情。这句话为什么有意思呢?这些宗教所发布的抗议竟然是用人文主义的语气,就是他们应该照顾我们的感情,他们应该知道我们是怎么想的。

以色列每年会有一个大游行,全世界的同性恋都集中在以色列去游行。你知道,在以色列那种地方,宗教观念是非常牢固的,不管是犹太教还是伊斯兰教,都是反对同性恋的。然后那些同性恋就在大街上那么走,走得特别带劲。所有极端的和不极端的宗教人士怎么办呢?他们就躲在屋子里边,然后在电视上发表评论,说这些人真的是太不照顾其他人的感受了。

你发现了吗?所有的这些宗教领域的人慢慢地都变成了说,你得学会照顾我们的感受,你有你们的权利,我也有我们的权利,这是人的权利。所以人文主义全面替代宗教,这个在宗教界里边都已经逐渐地实现了,科技革命带来了人文主义的宗教。

那么这本书里边最具突破性的地方就在于,它论述了宗教、灵性和科学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以为宗教和灵性是离得最近的,但是赫拉利告诉我们,宗教和灵性是绝对走不到一起的。为什么呢? 宗教和灵性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我们过去都以为,宗教是依靠灵性成长起来的,其实不是,宗教是反对灵性的。因为灵性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挑战秩序。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佛陀,你说,我是你的信徒。佛陀说,我不要你信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得见如来”,这是佛陀本来的真义。

但是随着在丝绸之路上不断地竞争,各个教派在不断地竞争,佛教也必须得发展出来一套自己的庙宇系统、组织体系,这是方丈,这是住持,这是捐赠者,这是香客等等,所以所有的宗教是为了建立人类的秩序。宗教为什么一直都和政治分不开?就是因为农业社会的政治秩序是完全需要宗教来维护的。

反过来,宗教跟科学往往会成为一对搭档。为什么呢?科学解决的是力量的问题,而宗教解决的是秩序的问题。如果没有秩序的保障,科学就没法做深入的实验。所以你会发现,很多科技的发展都是在社会最稳定的时候发生的,也就是在宗教发挥最大作用的时候,科技能够得到长足的进步。

而反过来,力量不能够触及到的地方,他们就会把它归于宗教。所以你会发现像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人到最后都会信教,原因就是他所能够研究的范畴是有限的,所以他说,我研究不了的地方,我还是交给上帝去解决。因此,宗教和科学事实上是两个相辅相成的工具,而灵性是它们的破坏者。你想去禅修,你想去顿悟,你想要去自己修道,这个东西是脱离出秩序、挑战秩序的东西。

所以赫拉利说,人类的历史发展到现代的时候,每一个进入现代的人都签了一个现代性的契约,你要成为现代人,你的前提就是你要认同这么一个观点。这个现代性的契约是什么?是人类同意放弃意义来换取力量。这句话要好好地理解一下,什么叫意义? 过去的人会认为人生是有一个剧本的,整个世界都是有一个剧本的,为什么呢?因为上帝造了这一切,那这一切都是按照既定的格式在进行的。所以祥林嫂她受了很多苦难,她认为,如果她捐了门槛的话,她就能够赎回来孩子,她会相信死后还有一个地狱,还有那些各种各样的考验,所以她现在要按照剧本来扮演。这就是人们对于意义的追求,过去的人都是为意义而活的。

但是当人们进入现代以后,人们发现这一切都可以找到科学的依据来解决,如果我能够用科学的手法来做的话,是可以规避掉它的,这个世界没有剧本。所以不需要这些意义,我们追求的是力量,我们追求的是用科学的不断发展来换取足够的力量,来破解这一切东西。

所以在这里边有一段,我觉得有必要给大家念一下:现代契约给了人类力量,但条件是我们不再相信整个世界有一个伟大的宇宙计划能让计划有意义。然而如果细查契约的条款,会发现有一条赖皮的例外条款,如果人类不通过伟大的宇宙计划也能找到意义,就不算违背契约。所以上帝已死,但是社会并未崩溃。为什么呢?因为人们找到了另外一个意义,是来自于人文主义。就是人是主宰一切的宗教,人自己的感受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只需要follow your heart,跟从你的心去感受就好了。

这里边有一个最重要的例子。你们知道杜尚那个大艺术家他做了一个什么艺术品吗?直接从商店买了一个小便器,一个男性的小便器,然后在上面签上杜尚的名,就送到博物馆去了,博物馆就给它收藏了。然后现在还是非常著名的一个艺术品,在全世界到处展览。很多人为了看这个东西,大老远跑到法国去,就为了看一眼杜尚那个小便器。它叫艺术品吗?那只是在买来的一个东西上签个名而已。

但是艺术评论家怎么解释这一切呢?如果你认为它是艺术品,它就是艺术品,这个艺术品的思想性超过它的实用性。就是杜尚向我们宣告了,这个东西他没有进行任何加工,但是人们认为杜尚做的是一个艺术品,它就是艺术品,所以人的意识赋予它的高于一切。这个对于神圣的教堂来讲简直是一种亵渎,拿一个小便器放在那儿就说是个艺术品。但问题是,人认为它是,只要人认为它是,它就是。

人文主义宗教慢慢地演发出三个不同的门类。一个就是自由主义,以现在的西方为主的这种自由主义的阵营。一个是进化人文主义,进化人文主义是干吗的呢?就是有点类似于纳粹,这就属于是进化人文主义,他们只强调进化的力量。然后还有一派就是社会人文主义的路线。所以人文主义的出现,使得我们在智人征服世界的过程当中达到了一个巅峰。这是我们回顾的《人类简史》,为什么要回顾这个呢?回顾之后,你就知道,智人是怎么样成为这个世界最强的算法的。

那么接下来为什么智人会逐渐地退出?原因在于科学家发现了一些特别可怕的事。第一点,科学发现了人是没有自由意志的。就是我刚刚讲过的左右手开关实验,你以为是你自己的判断,你以为我想按哪个就按哪个,但问题是科学家已经在你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就捕捉到了你大脑当中的信号。所以你的喜怒哀乐,你想干什么,这都只是算法而已,尽管这个算法在人类过去的这七万多年进化的过程当中没有被破解过,没有任何一个机器或者设备能够比人脑更快,所以人是万物之灵长,因为你算得最快。

然后还包括他们做的那个操纵大老鼠的实验。他们给大老鼠的大脑进行了控制以后,科学家希望这个大老鼠干什么,这大老鼠就干什么。希望它爬就爬,希望它下就下,希望它游泳就游泳,希望它跳就跳,能够把这个活的生物体的老鼠控制得像一个机器老鼠一样,想干吗就干吗。

后来有很多人抗议说,你们这样做不人道,你这样做把老鼠逼疯了。科学家说,你别逗了,它根本没有不人道。为什么?因为那老鼠特高兴,老鼠做每一个动作都特高兴。因为科学家是靠刺激它的那个兴奋快乐的点让它去做这些事的,所以它不但是心甘情愿的,而且觉得无比兴奋。这就是人们对于生物的嘲弄,人们可以用计算机的方法,可以用生物化学的方法来控制一个活生生的物体,而且还让它觉得是自愿的。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例子。《新科学家》杂志的记者叫作莎莉·埃迪,我为什么要把这名字都说出来呢?就是让大家知道这个事的严肃性。这个莎莉·埃迪被邀请去参加一个实验,让她拿着狙击步枪去打迎面从屏幕上走过来的那些恐怖分子,就是那种射击游戏,但是比较专业的设计游戏,是虚拟现实的。这个女孩子从来没有开过枪,因此她拿起枪以后,一看到那么多人冲过来,就吓傻了,胡乱开了几枪,然后就被对方打死了,这游戏就结束了。她说,不行,玩不了这个。

然后科学家说,来,给你戴一个头盔。这个头盔往脑袋上一戴以后,她觉得头皮受到了一点刺激,就有一点轻微的刺痛,然后嘴里边出现了一股金属的味道。这时候就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这个女孩再拿起枪去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她就觉得大脑当中除了开枪这件事之外,没有任何私心杂念,之前的那种恐怖、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撒娇的情绪全都没有了,就非常冷静地开枪,一枪一个,才刚刚打了一会儿就结束了。然后一问,多长时间了?别人说,20分钟。噢,打20分钟了,然后还有吗?还有敌人吗?没有。后来一问,她的成绩是满分,所有的敌人全部被她打死了。她还意犹未尽,她说,怎么不再多来几个呢?一个从来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戴上这个头盔之后,立刻变成了一个冷静的冷血杀手。

当她把这个头盔给拿掉了以后,她连续一两个星期都沉浸在这种美好的感觉当中。什么美好的感觉呢?就是私心了无,每天做任何事都是非常专注地做当下这件事,这个人变得没有了情感,没有了那种犹豫、彷徨、患得患失、焦虑、生气的感觉。各位,他把一个普通人一下子改造成了王阳明,或者说他把一个普通人一下子改造成了稻盛和夫。稻盛和夫讲过,不要有无谓的情绪,私心了无,动机至纯。他是学王阳明的,王阳明讲的“致良知”和“知行合一”,用这一个头盔就解决了,把所有不必要的情感全部过滤掉。

所以这个女孩在过了一两周以后,这个感觉慢慢地消散了,她又开始回到正常的状态,她特别怀念戴那个头盔的感觉,她还希望有人能够给她再戴一次。各位看到人类的这个需求了吗?所以我们将来如果真的开发出了这样的头盔,来刺激你的脑电波,控制你的大脑,把那些不要的东西都过滤掉的话,我相信这个产品会卖脱销。人们怎么会变成超人的?就这样变成超人的,因为你需要成为一个被加强过的人。这是第一个发现,人没有自由意志,人的自由意志是会被技术破解的。

然后第二个就是人是可以分割的。你知道在英文里边,“个人”叫individual,individual就是“不可分割的”,这就是“个人”。但实际上,人是完全可以被分割的,为什么呢?科学家就发现,有的人大脑受了伤以后,左脑和右脑中间的那个连线被分开了,然后这个人就会表现得很奇怪。

我们都知道,右脑控制的是左边的身体,左脑控制的是右边的身体。然后他们就给这个人的左脑看一个色情图片。因为左脑没有语言中枢,语言中枢在右边,所以这个人说不出来,这个人呵呵一直笑。然后问他的右脑,你看到了什么?他说,我没看到什么,我就看到一束光闪了一下。然后说,那你为什么笑呢?他就会给出一些奇怪的解释。他说,因为那个画挂得有点歪,或者因为什么什么。他不知道是因为看到了那个色情图片,所以他才笑,而他会给出很多奇怪的解释,因为他的右脑所掌控的部分没有看到那个图片。

然后还包括他们给左脑看到一个鸡,给右脑看到雪,然后他的右脑就会指挥去拿一个铲子。拿这个雪铲干什么用呢?他说,我可能是要打扫鸡粪。他把这个东西跟他看到的鸡的那边联系在一起,因为他这边脑子看不到那只鸡。所以人的左脑和右脑是完全可以分割的。

那么从人是可以分割的这一点往下延伸,你就会发现,我们所谓的自我往往也是虚构出来的。这个就接近佛教的研究,佛祖在2500年前就告诉我们,他最大的发现就是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自我,所谓的自我是因缘假合的结果。所以我觉得好厉害,而且佛教是无神论,它跟之前的那些农业宗教是完全不一样。

而现在科学家们的研究就发现,人的所谓自我的感觉也是大量算法的结果,是各种事物的普遍的结合。这些东西在你的大脑当中发生了这么多的化学反应,产生了电信号和超强的计算能力之后,人们产生了一种所谓自尊的感觉,所谓自我认同的感觉,“这是我的还是你的”的这种感觉。

那么当人被破解了以后,你就会发现,人们其实只是一种算法。而这种算法在过去足够快,没有人能够替代你,甚至电脑也不行,所以你是万物之灵长,然后你是最快的算法。但是到今天,你会发现,这个东西没那么灵了,阿尔法狗都可以打败全世界所有的围棋选手了。

我觉得这实在是太让人绝望了。就是在过去人们曾经以为电脑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比如说在《从0到1》那本书里,彼得·蒂尔还讲过,电脑有它的缺陷。为什么呢?电脑对于图像的识别就比人要慢得多,一个两岁的小孩看一眼这个照片就知道它是一只小狗,电脑需要经过大量的计算才能够知道这是一只小狗。所以那时候人们认为,电脑应该跟人结合。

这话过去才不到两年的时间,现在人脸识别技术、眼球识别技术已经比人快太多了。那天我跟一个朋友聊,他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那个会议就要求大家过安检。按照过去的走法,那就慢死了,一个一个地查。现在不是,现在是快点过,赶紧过。然后他就看到门上面有一个大屏幕,他们只要从那一过,自己的照片和名字就投射上去,用飞快的速度一张一张地投,凡是投射在那儿的都是面部识别检验合格的,就只管往前走就好了,速度特别快,人流特别大。

第二天去的时候,他还想调皮一下,他故意拿一个围巾把自己那个代表证遮住,然后把头低下来,不看那个镜头,他想试试看能不能报警,想挑战一下那个人脸识别系统。结果还是非常轻松地被识别,就走过去了,他的照片、他的名字就飞在那个墙上。所以计算机做人脸的识别比人做要快得多。

那我们过去会认为,国际象棋这种复杂的东西,计算机是学不会的,或者围棋比国际象棋更复杂,这种事是学不会的。但是你发现,计算机根本不是一个被你编好的程序。如果你把计算机理解为人编好的程序的话,那么编这个程序的人就得比李世石,比聂卫平更厉害才行。但问题它不是,它是自己在机器学习,它自己在进化,自己在不断地改变。所以你会发现那个工程师可能根本就不太会下这玩意,但是那个电脑会比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下得好。

当算法超过人大脑的算法以后,那么接下来我们将会看到的就是人被普遍替代。人被普遍替代,首先是发生在劳动力的市场。这个我们就不再多讲了,因为我们有很多本书讲过这样的事,劳动力的市场会被大量替代。

还包括我们讲的艺术家,我那天发了一篇微博就是讲这个事,就是我们认为艺术应该给人类留下,因为只有人才有情感,有情感才有艺术。后来纽约大学的一个教授就编了一个叫作EMI的一个小程序,这个EMI小程序能干吗呢?它专门模仿巴赫作曲,这个小程序用一天的时间写出了5000首《咏叹调》,这个对一般的人类来说是不可能的,一辈子也写不了这么多。然后他就把《咏叹调》拿出来放给那些歌迷们听。乐迷说,以前都没听过这个,写得真好。然后大家正在赞叹他,他说,这其实是机器写的。大家很生气地说,你糊弄我们吗?觉得受到屈辱了。

后来他们就做了一个实验,把这个EMI找来,再把巴赫自己的曲子找来,再找现代的音乐家写的曲子,三种不同的曲子播完了以后,让所有现场的乐迷们猜哪首是谁的。结果最后被票选出来,最像巴赫的是EMI写的,就是连作曲这样的事也会被机器替代。现在用机器来写文章这种事也早就有了,我相信绘画也是,反正我见过机器人写书法是写得非常漂亮,要什么体就什么体,能够写得特别好看,机器手就能写。所以未来很多职业会被替代掉。

那有没有不能被替代的职业呢?目前看来是有,比如说考古学,这个就很难被替代。为什么呢?第一是考古本身确实很复杂,这个研究起来很麻烦。更重要的是很少有科学家会有动力去研究能够替代考古学的机器人。因为考古的人太少了,你研究出来这么一个机器人,它也卖不了几台,所以人们没有动力来研究考古学的机器人,所以这个工作有可能会被一直保留下来。

那么其他的需要大规模的人来做的事,比如说司机,比如说工人,比如说教师,比如说医生,比如说律师交易员,这些全都会被替代掉。所以有一个结论就是,未经强化过的人类将会变得无用。如果我们没有被强化过,就是我们没有被生物科技和算法强化过,我们就不是一个超人,就不是一个X战警,这时候我们就会变得无用。

所以人类未来所面临的一个巨大的难题,就是如何面对这个社会上出现这么多无用的人群。机器有可能会养着我们,因为机器能够创造无数的财富,足够全人类使用。人类可能真的不需要干活,然后根据一种社会机制的设置,就能够让人类不断地去获得各种各样的东西。但问题是,他确实没用,他没事干,这些人的存在逐渐失去意义,而这个世界只需要很少的人就够了。

比如说未来的战争。未来不会有大规模的兵团作战,就是你集结了多少个师,多少个坦克,准备去哪儿,然后对方只需要一枚炸弹扔过来,方圆二十公里的空气就没了,把氧气给你耗光了,你这二十公里之内的所有人全部死光。所以所有的战争今后都将变成局部化,像奥巴马去击毙本拉登一样,二三十个人冲过去,海豹突击队飞下来,打完就走,战争结束。

而更可能的战争是发生在计算机领域,在整个的网络就已经解决了所有的战斗。我给你们念一段未来战争的样子,特别吓人:网络战,一场战争的时间可能只有几分钟。在网络指挥中心执勤的中卫发现有异常情况后,就算立即致电上级,上级再立刻上报白宫,最后只能是一声哀叹。因为等到总统接到消息,这场战争早已一败涂地。只要短短几秒,计划精密的网络攻击就能够让全美的电网断电,破坏航空管制系统,造成核电厂和化学工厂大量的事故,干扰警察军队的情报和通讯网络,甚至涂抹掉所有的金融记录,让数万亿美元就这样消失无踪,没有人知道究竟谁拥有什么。这种时候,唯一让民众还不会歇斯底里的状况,就是网络电视和广播也会全面断线,所以大家连情况有多糟还不知道。这就是未来战争的方式。

那么在人连打仗都不需要的时候,整个社会的体制也会发生改变。大家都知道,法国大革命的时候,有一个《人权和公民权宣言》,这个是代表人权的奠基性的文件。那为什么在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会宣告《人权和公民权宣言》呢? 因为政府要来讨伐这些民众,于是这些民众发布了这样一个宣言,告诉所有的人,男人、女人、孩子,你们都有着人权。赋予他们人权的意义,是希望他们能够上街战斗。凡是没有孩子的男人都要上战场,有孩子的男人负责造武器,小孩负责帮忙,妇女负责运输等等,每个人都制定了详细的任务。因为他们需要大量的individual,需要大量的个人去干活,所以他赋予每一个人人权和公民的权利。

但是在未来,你会发现,智能会变得比意识更加重要。我们会认为人有自己选择的意识,但意识是找不到的,到目前为止,人们没有找到一个独立的意识,说这个东西没有经过算法就能够自己冒出来。就像佛祖讲的,没有一个自我在,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所以只要有了足够的智能,人的意识就会被放在一边。

为什么呢?你想要投票,你觉得选举很重要,你怎么会选出特朗普这样的人呢?原因是你在选举前的那几周时间,突然之间被他大量的宣传攻势所迷惑,你被他和希拉里之间搞的那些丑剧搞烦了。所以这时候你的大脑根本没有一个清晰的管控,你就想,好了好了,就投给他吧。你以为这是你的个人意志,但是让你的个人意志违背了你自己真正的利益。

所以怎么才能够显示出来你到底是不是会投给特朗普呢?我只要查阅一下你这一辈子所有的网络记录,我查阅一下你在网上的所有发言,我就能够判断出来你到底想投给谁。所以在未来有可能这一张选票不是通过你拿着它走到投票站,放进去投票而产生的。因为那个东西是假的,那个东西是你自己个人的情绪,你被最近发生的这一点点竞选的攻势扰乱了。而真正能够决定你自己个人意志的是你这一辈子的痕迹,所以谷歌可能会替你做出最优的选择,它把你这一辈子所有东西计算过以后,说你其实是一个喜欢特朗普的人,OK,投给他,这才是正确的方法。

所以在未来,自由的市场和民主选择的末日即将到来。这个世界都不是让你的自由意志来操控的,说我想买什么,我想买什么,因为这个世界全部是互联在一起,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由数据来操纵。

咱们举个例子,你现在每天出门会选择用导航,对吗?然后当你用导航用了很多次以后,你会发现这导航很靠谱,导航越来越准确了。那么如果自动驾驶一出现,你就有可能会把自己交给它,然后让导航来替你做决定。

让导航替你做决定意味着什么?就意味着你将出卖个人的所有信息,就是你将把自己身处在哪儿、想去哪儿这些信息全部都告诉计算机网络。那么今后整个计算机就会掌控全世界所有人的信息,你想去哪儿,你想干什么,全都一清二楚。你要获得更便捷、更科学的决策结果,就需要牺牲你过去所矫情的那些个人隐私、个人意志,因为那些东西的决策比你的决策要靠谱得多。

而无人驾驶的出现将会使得地球上的车辆从现在的十几亿辆降低到5000万辆。因为你们家的车根本用不了那么多时间,像我们家的车整天停在地库里边都没用。那么不需要了,把它卖掉或者扔了就行,然后整个世界都是用5000万辆车,足够了。因为你想去哪儿,你只要从大脑发出这个信号,就有一辆车会用算法算好了,停在你家楼下,接了你,然后你走就好了。连过去我们摁键的那个东西都不用,因为拿脑子想,你的信号是接在网上。

所以大家想想当年汽车取代马车的时候多么残酷,你就知道了。人们过去的交通工具是马,人为什么喜欢马,说马有感情?马是一个生物,很多人跟马还是朋友,还有《马语者》等等,人们有这种细腻的情感在里边。但是当汽车出现了以后,汽车是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东西,汽车就真的是个机器,连算法都很少,就是一个非常简陋的算法,然后人们用汽车替代马,根本没有留情,马就被快速替代掉了。

我们这些智人就是未来的马。因为你做什么事都没有机器做得好,然后机器做这些事又不要钱,又不会随便出事故,又不会请假,又不会干什么。就拿医生来讲,医生的状态跟他看病的结果有着很大的关系,医生昨天跟人吵了一架,今天心情不好,就可能开错药。医生没睡好觉,开刀手一抖就出问题,所以医疗事故、开错药的状况很多。

而如果你们家家都会有一台Doctor Watson这样的一个超级计算机,那个东西会越来越便宜,到最后你们每人每家都可以买一台,就放在这儿,任何病你问它,它都知道。它的癌症误诊率比医生要低得多,医生大概50%,它只有20%不到的误诊率,所以你就信任它。而且它在实时更新,它虽然在你这儿待着,它每天都在学习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方案,每天都在学习最先进的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所以它比那个医生进步快得多。

所以当所有的这些算法逐渐超过了我们人的算法之后,就连民主选举这样的事情,就连你自己工作这样的事情,然后还有战争,全部交托给它们来解决。当人们依赖了它们之后,这个世界就将被算法所取代,然后人就变成了可能比猴子好一点的一种生物,或者在计算机看来是一个宠物,或者是计算机的造物主,我们造了计算机,但是现在我们休息了。

这里边有一个例子,就是安吉丽娜·朱莉,她把决策权交给大数据,87%的这个数字各位听说过吗?安吉丽娜·朱莉的妈妈和外婆都死于乳腺癌,然后她就特别焦虑,她们怎么都死于乳腺癌,那我会不会得乳腺癌?她去做基因检测,基因检测的结果是她有87%的概率会得乳腺癌,这是家族遗传。所以就说,你把双侧乳腺都摘掉算了。然后她经过了谨慎的考虑之后,发布声明说,我决定相信它。你看她相信了谁?她相信了基因,她相信了87%这样一个数字。

所以这个行为意味着机器从仆人转身成为上帝,就是过去我们会觉得机器是我们的仆人,机器是被我们掌控的,但是现在你会发现,你连摘除自己乳腺这么大的事,你都会听信机器的建议,你会觉得它比你更靠谱。

所以这里边有一段是说将来的人怎么找对象的,我给你念一下,特别好笑:你喜欢两个男孩,你都觉得特别好,然后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决策,怎么办呢?你就问谷歌,因为谷歌是你最好的朋友。你问谷歌,你说,约翰和保罗都在追求我,但是我不知道该喜欢谁,你能不能给我点建议?你手上有我所有的资料,你看怎么弄? 然后谷歌的回答是这样,他说,这个嘛,我从你出生那天起就认识你,我读过你所有电子邮件,听过你所有电话录音,知道你最爱的电影,也有你DNA资料和完整的心跳记录。你过去每次约会我都有精确的数据,如果你要的话,我可以把你过去和约翰或者保罗约会的资料调出来,显示你每秒的心跳、血压和血糖值变化。如果有必要,我甚至也能把你们每次做爱的数据调出来,用数字比较谁高谁低。当然,我对他们的认识也不少于对你的认识,所以基于以上所有信息和我结出的算法,加上几十年来几百万对伴侣的统计资料,我建议你挑约翰,大约有87%的概率,你们长期满意度会比较高。

当然,因为我非常了解你,所以我知道你不会喜欢这个答案,保罗长得比约翰帅,而你又太看重外表,所以你其实内心希望我的答案是保罗。确实,外表很重要,但实在没有你想得那么重要,你体内的生化算法是从数万年前的非洲大草原开始演化的,在对于潜在配偶的整体评价之中,外表占了35%。至于我的算法,是基于最新的研究和统计数据,认为外表对于长期成功的浪漫关系只有14%的影响。所以虽然我已经把保罗的外表纳入考虑,但还是建议约翰是你更好的选择。

这就是未来的一个姑娘找对象的时候所面临的建议,一切东西通过谷歌背后的算法,因为他们采集了所有这些人的所有数据。因此在未来将会诞生一种新的宗教,因为人文主义将彻底破产,你所追求的个人感受,人只要认为是对的就可以去做,just do it这样的想法过时了,因为所有的这一切都可以通过算法来解决。你是相信自己该just do it,还是相信电脑给出87%的可能你做这件事会被抓去坐牢? 所以你一定会去参考这个数据,看它告诉你该怎么走。就好像我们现在开车出门已经不再相信自己的判断,我在北京很自信,我开车总是不看导航,后来慢慢地我就发现,我经常被堵在三环路上。然后别人告诉我,你还是用一下那个避免拥堵的功能。那个功能一用,它就会告诉你,这边太堵了,你不要去,慢慢地我也就服了。所以我们人类就会像适应导航一样,慢慢地适应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去问数据。

那么结果就是人文主义倒台。当人文主义倒台了以后,这个世界会不会乱呢?这个世界就既不相信神,也不相信人,那怎么办?所以在最后一章,赫拉利最精彩的部分,就是他预言未来会出现新的宗教。这个新的宗教是什么呢?叫作数据教。数据教的目的是什么?数据教告诉我们,人类发展的过程就是数据处理方式发展的过程。

我们前面回顾过,当智人发展出语言以后,数据处理变得更复杂了。当他们想象出国家,想象出企业以后,想象出一个虚拟的东西以后,国家和企业处理数据的方式会变得更加复杂。然后当他们发展出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有了股票市场之后,你发现数据处理的方式要比农业时代复杂得多。所以人类发展的过程,就是数据处理方式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快速的过程。

而到将来,这些数据教派所期待的人类的未来就是万物互联。什么叫万物互联?万物互联的含义就是,数据主义不只是空谈理论,而是像一种宗教一样,都拥有实际的诫命,每个宗教都有诫命。最重要的第一条诫命就是数据主义者要连接越来越多的媒体,产生和使用越来越多的信息,让数据流最大化。

第二条诫命就是要把一切都连接到系统,就连那些不想连入的一端也不例外。人类自身的身体不必说了,还包括街上行驶的车,厨房里的冰箱,鸡舍里的鸡,树林里的树……想想阿凡达,阿凡达那些树都是数据线,你没发现吗?一切都要连接到万物互联网上。以后冰箱就会监视鸡蛋还剩几颗,并在需要补货的时候自动通知鸡舍。汽车能够互相交谈,树木则会报告天气和二氧化碳的含量。我们不会容许宇宙的任何部分与这个伟大的生命网络分开,而如果斗胆阻碍数据的流通,就是犯了大罪,信息不再流通与死亡合一。这就是未来的数据宗教的理念。

而这个数据宗教的圣地会在哪儿呢?它不会在一个像耶路撒冷这样的地方,而是会出现在像硅谷这样的地方。现在就已经有了殉道者了。在2013年的1月11号,有一个叫作艾伦·施瓦兹的黑客,这个人就是数据教派的狂热分子,他就认为一切东西都应该打破壁垒。然后有一个网站是专门提供那种学术论文的,它就有点像我们樊登读书会,是要收费的。艾伦施瓦兹就认为太过分了,现在这个时代你竟然还收费?所以他就黑进去,把所有的十几万篇论文全部放在网上给大家随便看。

他做了这么一件事以后,结果就被人告了,人家那个网站就说,你侵了我们的权,告你。结果艾伦·施瓦兹知道要抓他去坐牢,并且有可能面临几年以上的牢狱生涯,他选择了自杀。这是第一个为数据而殉教的人。他自杀了以后,大量信奉数据自由的人就开始抗议、游行,给那家企业施压,然后那家企业最后只好开放了大量的免费部分给大家。这就是一个新的数据宗教和传统的力量法律抗衡的过程。

所以最终的结论是什么呢?这本书有三条结论是很重要的。第一个就是科学正逐渐地聚合在一个无所不包的教条之中,也就是认为所有生物都是算法,而生命则是进行数据处理,所谓的生命就是在处理这些数据。那么如果我们处理数据的速度要高过我们人自身处理数据的速度,我们人就面临着进化的要求。然后如果那些东西能够强加在我们身上,我们就会变成被强化过的人。而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是一个被淘汰的、落后的生物。

然后第二个就是智能正在与意识脱钩,就是你不是靠你的意识来指挥智能,没有找到意识,智能正在跟意识脱钩。第三个就是无意识但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可能很快就会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

这就是《未来简史》。未来会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那这些事发生在什么时间呢?如果听过我们讲的另外一本书——《指数型组织》的话,你就知道这个速度一定会比我们预测得要短。为什么? 因为指数级的发展速度,我们人类在过去几千年当中几乎都是处在这个指数级的下部,发展特别缓慢。清朝以前,一直到周朝,人来回穿越都能够生活得很好,因为差别不大,都是破破烂烂的,都是农业社会。但是到了清朝以后,也就是我们说的工业革命以后,你发现这个曲线开始翘头了,开始慢慢往上走,因为科技革命来了,人类发展得变快了。

然后等到信息革命之后,最近这几年,你能够想象咱们三年前或者五年前的网络环境吗?没法想象。但是现在你会发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然后再过了一个奇点,我们叫奇点临近,就是当算法远远超过人脑的时候,它就会朝上高速地发展。所以有可能是五十年,乐观一点三十年,也可能二十年,我们整个世界就会变成人人都会在讨论怎么样去永生的世界。

那么面对这样的世界,你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我听过很多人说,让我早点死吧,最好不要让我等到这一天。我没有那么悲观,我还蛮期待,我觉得如果这一天能够早点到来的话,那我们试试看能不能成为那个被加强的人。所以我给大家的建议是,我们学会拥抱未来,同时享受当下。

这跟我们正念的想法是一样的,就是我不要因为听了这个东西,我就赶紧死去了,我就觉得没法过了,或者我听了这个东西以后,我再也不去研究我的学术了,我也不争取我的进步了,反正要被机器替代,我还干它干吗?没必要。那都是一步一步来的,你在这之前先多干点事业,能给自己攒够改造的钱也是好的。

所以拥抱未来,期待它发生,同时我们要学会享受当下,把眼前的每一件事做得更好,然后等到所有的东西出现的时候,你不会比别人更诧异,你做好了更好地迎接它的准备。这就是我们提前给大家介绍这本书的意义。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