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 次浏览

老子、孔子、墨子及其学派–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25分钟

今天我们要讲一本梁启超先生的书,叫作《老子、孔子、墨子及其学派》。

我对梁启超先生的好感,首先是始于他的教育孩子的成功。当你看过梁启超先生跟他的儿子的通信以后,你会发现他是一位真正的教育家。他不是我们过去传统文化当中塑造的那种严父的形象,而是真正用慈爱的方法去影响他的孩子,并且培养出来了一个又一个优秀的孩子,这是第一件事。

所以,他在谈教育的话题的时候,我是非常服气的。因为人家真的是教育出来很多的英杰。那么,他写的这本《老子、孔子。墨子及其学派》《老子、孔子、墨子及其学派》,是向我们系统地介绍了这几个门派,那这里边关于老子和孔子的部分,我打算不讲,因为体量太小了。孔子的部分和《梁漱溟先生讲孔孟》有特别多的雷同重叠的部分,所以大家听那本书,可能就更加完备。

今天我们的重点是要把墨子讲清楚,因为墨子这个人在中国的学术历史上是一个评判两极化的人。像孟子这样的人,会认为墨子,是禽兽也,他实在是错得离谱了。而司马迁也没有给墨子单独地立传,在整个的《史记》当中提到墨子的只有短短的24个字。所以他的人生让大家揣摩不定,甚至连他到底是哪儿的人,还在不断地考证。

但是,梁启超认为中国人真的应该好好学习一下墨子,所以他专门写了这本书来介绍墨子。这里边关于墨子的笔墨也是最多的,那么我们来看墨子。

首先,来看墨子是什么时候的人?因为他没有详细地立传,梁启超经过他的大幅地考证以后,他说墨子大约是生于孔子死后十年,就大概孔子死以后十年左右,没有一个确切的年份在那个阶段。死于什么时候呢?死于孟子生前十年,大概活了七八十岁,就是年纪也不小。

哪国人?有人说墨子是宋国人,因为墨子救宋的故事非常有名,但实际上不是,为什么?因为他是从别的地跑到宋国去救宋,而且他救宋以墨子的学术,他绝对不是只救自己的国家,他后来救过很多个国家。哪个国家只要被别人攻打他都去救,所以不能够据墨子救宋这件事来判断他是宋国人。

实际上,从墨子走的那个路线上,他来判断墨子大约是鲁国人。那只是大约,有可能是鲁国人,在孔孟之间生人。那么,墨子所处的那个环境,决定了墨子的学术方向跟孔子是完全不一样的。第一个我们说春秋后期,大家发现孔子他们所倡导的那一套继续维护春秋时期周王朝统治的那些方法,已经不再奏效了。而人们经历了这么多的失望以后,墨子所提出来的所有的东西都是革命性的、推翻性的东西。

他在倡导人民群众的权利,他在倡导“天志”和“明鬼”这样的东西。实际上是具有非常强烈的反抗意识的,而不是像孔子一样去跟君王妥协去结合的这种方式。第二个就是从尚文到采取行动,因为简单的尚文坐而论道,已经不能够救命了,不能够减少杀戮了,所以他们必须得行动起来。他是一个行动派,为什么梁启超说他像耶稣?因为他真的去做了很多的事。

第三个,就是用“兼爱”和“非攻”来减少杀戮。因为从春秋到战国的那个时期,真的是到处都在打仗,杀人无数,人命如草芥,如刍狗。所以,这个时候他倡导兼爱,非攻,希望大家能够减少杀戮。奢侈成为了贵族的主旋律,就出现了像子贡这样非常有钱的人,富可敌国的人。所以他说要倡导节用,不要乱花钱,乱花钱是一种犯罪,这是墨子的观点。

对于这个墨子来讲,他没有知识分子的背景,也没有这么好的出身。他唯一能够去让别人相信他的办法,就是鬼神。用迷信的方法来传递,所以他在不断地强调天志和明鬼,这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传播的方法。

在当时还有一个状况,就是老子那一派开始说不尚贤,使民无争。老子说希望无为而治,但是在墨子看来无为是治不了的。按照无为而治的方法,只是一味地避世求全,让自己能够活得更好。但问题是这个世界需要人们去拯救。所以,他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叫作《尚贤》,你看老子说不尚贤,墨子说尚贤。就是要有为而治,必须去干活。

同时在春秋末期的时候,因为孔子去世以后,在孔子之后,以子夏为代表的这些儒生,我们把他(们)叫作腐儒。就是腐烂的那个腐,体现在哪儿呢?比如说家里边只要有了丧事,就要马上变得一蹶不振的样子,同时不能够做任何事,有三年的时间什么事都不能做,要天天去守丧等等。

在礼乐上面下了特别多的功夫,去做各种礼乐的演绎。所以,从底层出身的墨子看来,认为这一切实在是太造孽了,花了那么多的钱,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让人们没有产出。所以,墨子反对腐儒,提出来说,我们要用洁葬代替厚葬,就是葬礼不用搞得那么复杂,不要有三年的九丧。因为在三年的九丧时间里浪费是极大的。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样三年的九丧,还要好几次。同时非乐,就是不要整天去听那些音乐,那些音乐对人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把音乐整个停掉。

曾经有一段问答,就是他问一个儒生,说为什么要作乐?儒生说作乐能够教化,能够干什么。他说不对,我们说为什么要做一个房子?因为这个房子能够遮风避雨,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场所,这叫作有用。但是,你听那个音乐有什么用呢?没有这种实际的用处,所以不要作乐,所以他反对这一切。

当时还有一派,跟墨子同样兴盛的就是杨朱一派,杨朱一派所倡导的是明哲保身的方法,就是“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不要再添乱了,这种避世的想法。而墨子跟他完全不一样,叫“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他是一个实干家,这些背景是产生墨子所有学术的一个土壤和原因。

为什么墨子用词特别生僻,特别简洁,没有特别多铺垫呢?这里有一段解释得很有趣。韩非子里边有一段,有一个墨家的后人叫作田赳,有人问这个田赳说,为什么墨子的书难读?田赳说,曾经有一个宋国的国王嫁女儿,结果嫁女儿的时候,就送了很多陪嫁的丫鬟过去。没有想到陪嫁的丫鬟比他的女儿还更好看,所以导致对方整天把这个陪嫁的丫鬟当作夫人一样地对待,她的女儿受到了冷落,你说这事亏不亏?这话什么意思呢?

如果一个人在修辞上下了太大的功夫的话,以辞害意了。就是辞藻非常华丽,会导致他没有把这个道理交代得明确。所以,要分清主次,哪个才是真正的正室?哪个是陪嫁的丫鬟?他认为那些文字上的修饰,都是陪嫁的丫鬟,并不重要,当然这是在给墨子作解释。

总之,他的文章是非常难懂的,相当枯燥。而且它涉及了特别多科学的环节。我们到后边就会理解,为什么墨子和科学精神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那么接下来,来学习墨子的根本观念。在所有墨子的根本观念当中,最重要的一条叫作“兼爱”,这个“兼爱”是什么呢?墨子把当时的人分成两类,一类叫兼士,一类叫别士,什么叫“兼以易别”?就是用“兼爱”来代替“分别”。别士是什么?就是我认为这是我的,那是你的,这是我的国家,那是你的国家。

所以,一旦有了这样的分别,有了我的,和你的的分别,就必然有着争执,有着比较,有着抢夺。所以,兼士是认为,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大家无所谓都是大家的。这时候这个国家就没有什么好争的,有什么好争的呢?

他有一段论述把这个讲得特别清楚,这是墨子的理想。他说:“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不可不察乱之所自起”。就是所有的乱从哪儿来的?

“当察乱何自起?起不相爱。子自爱,不爱父,故亏父而自利;弟自爱,不爱兄,故亏兄而自利;臣自爱,不爱君,故亏君而自利。虽父之不慈子,兄之不慈弟,君之不慈臣,皆起自不相爱。盗爱其室,不爱其异室,故窃异室以利其室;贼爱其身,不爱人,故贼人以利其身;大夫各爱其家,不爱异家,故乱异家以利其家;诸侯各爱其国,不爱异国,故攻异国以利其国。”

这逻辑很对,你看小偷为什么偷你们家东西?因为你们家不是我们家,所以我要把你们家东西偷到我们家来。强盗为什么抢别人,杀人?因为你的身体不是我的身体,所以我损害了你的身体来满足我的身体。所以墨子这样的论述认为,一切的混乱,都是来自于没有兼爱,没有每个人把别人当作父母、兄弟一样。

甚至他说父母兄弟之间,也因为没有兼爱,才没有了孝悌忠顺。你看这多有意思,因此有了这个兼士和别士的区别,实际上挑战的是什么?就是私有权,在墨子的世界里,希望这个世界没有私有权,而一旦没有了私有权,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墨子作了一个描述,他说不必等到什么人都不爱了,才算不爱人。只要爱得不周遍,也就是有人爱,有人不爱,你就算是不爱人。

所以兼爱是说,所有人都要爱,连那个盗贼你也要爱,这才叫真正的兼爱。没有了差别以后,那个社会是什么样子的?墨子说:“视人之室若其室,谁窃?视人之身若其身,谁贼?视人家若其家,谁乱?视人国若其国,谁攻?”就是宋国的人看到楚国的人,觉得那就是我们的国家,干嘛要攻打?所以当你能够真正实现了兼爱以后,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烦恼,大家都非常愉快地生活在一起,听起来是梦幻的。

大家知道墨子所描述的,这个兼爱的世界,孔子也描述过。孔子描述的那个叫作“大同世界”,但是你要知道,孔子在描述了大同世界以后,孔子并没有要求我们一步迈进大同世界,因为孔子知道做不到,所以他中间还有一个过渡阶段,叫作“小康”。

我们今天讲小康社会,这其实是孔子当年定义的一个词,这是一个过渡阶段。而墨子是希望这些东西立刻就改变,所有的人只要你信我,你愿意跟着我一块儿,摩顶放踵去救天下,你就要做到兼爱,对所有人都一样。那么,通过有了这个兼爱,你就能够推演出来,他下一个提出的就是要能够“节用”。为什么?兼爱和节用有关系,你想,如果我说我是兼爱的,我对你们都很好。但是,我住了这个房子,我觉得不满足,还想要更大的房子。这时候,你就会发现,光我一个人的欲望都满足不了,我怎么兼爱你们?所以,墨子顺理成章地就提出第二条,就是节用,节用是什么意思?

他说要:“兼相爱,交相利,爱利万民。”这个economy就是我们过去学经济学,economy的意思其实就是要节用的意思,那墨子做到以自苦为极,就是让自己过得(只满足)最基层的这个需求。这里边有一个描述,我相信大家很少有人愿意过墨子的生活。墨子说,一个房间,宫室,高足以辟润湿,旁足以圉风寒,上足以待霜雪雨露,墙高足以别男女。只要这样就够了,如果超过这个限度就叫作奢侈。

墨子以为凡是奢侈的人,便是侵害别人的生存权,所以他加了个罪名,说是暴夺人衣食之财。各位理解了吗?就是如果你按照我们现在的标准吧,说三口之家两室一厅,这是标准,而且都不需要有暖气。冬天你多盖两床被子就行了,这就是最基本的要求。只要能够遮风挡雨,能够男女有别上厕所,这就算是可以了。

墨子提出这个要求以后,他的推论就是,只要你超过了这个标准,那我问你,哪儿来的?你超过了这个标准的部分,就一定是暴夺了别人的东西,就这部分你如果拿出来贡献给别人。那如果墨子看到我们今天的社会,真的得气死了。欧洲人用来减肥的钱,就可以解决非洲人的饥饿问题。但是欧洲人一方面花很多的钱减肥,一方面非洲人吃不饱饭,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困境。

所以墨子说暴夺人衣食之财,这就是节用的好处。那在这个上面衍生出了墨子的很多个经济学的条理。第一个就是墨子认为:“以自苦为极,凡足以奉给民用则止。”就是只要我够生活,这就够了,这是他的第一条。大家可以先不要着急反驳,我们进入到墨子的世界里边,去想象一下那个社会,每个人都是两室一厅,每个人都是标准的一样的东西。

第二个就是:“诸加费不加利于民者弗为,凡费财劳力不加利者不为也。”这里他提到了一个字就是“利”。这个东西启发了后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就是边沁,功利主义。大家听过我们讲《生活的哲学》,就听说过边沁这个人。衡量一切东西都是从利出发的,墨子衡量一切东西,就是从利益出发的。就是有没有好处,凡是你费心劳力做了很多事,对大家没有好处的这种事都不要做。所以,这就跟儒家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儒家倡导礼乐。

墨子看来礼乐这些东西,尤其是“乐”,这是浪费,浪费大量的精力人力物力,并且不给老百姓带来任何好处。没有造一间房,没有带来一点吃的,所以,导致这事是不行的。当然这里也埋下了很多隐患,就是墨子为什么后来被大家所不接受?就是来自于这真的是一个只有他能够忍受的社会,他觉得这样的社会就已经很好了。

第三条经济规则,就是:“赖其力则生,不赖其力则不生。”就是你做事你得有贡献,你没有贡献,你没有什么收益。所以,每个人都得尽其所能地为这个社群做贡献。虽然,我们是兼爱,但是,前提是每个人照样要做相当的贡献。大家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孟子当时讲学挣了那么多钱的时候,他的弟子会特别惴惴不安地问孟子,说咱们这样合适吗?咱们没干活,没有出力,竟然挣了这么多的钱,这合适不合适?这就是受墨家思想的影响,说你一定要出力。

第四个叫:“各从事其(所)能,各因其力所能至而从事焉。”就是每一个人尽己之力,尽力地做自己能做的事,要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

第五个就是:“以时生财,财不足则反之时。”墨子是第一个强调时间管理的人,他认为财富就是靠时间花出来的。所以,你需要把自己的时间能够换成财富,能够给大家作出贡献。“欲民之众而恶其寡”,就是人口一定要多。墨子之所以反对儒家三年服丧,是因为三年服丧的期间是不能够生孩子的,所以墨子说三年都不生孩子,那人口不是要少很多吗?

还有一条就是:“有余力以相劳,有余财以相分。”只要你还有能力多干活,有多的钱大家就分。这就是墨子所设计的经济的体系,是从兼爱推导出了你必须得节用。那么当你有了兼爱和节用这两项以后,你的社区建设得非常好了,那么接下来就要谈到非攻。为什么墨子反对战争?这个跟孟子是完全不同的出发点,你看孟子第一章见梁惠王,梁惠王说:“叟不远千里而来,必将有利于吾国乎。”孟子说:“王何必言利”,孟子最讨厌别人说利,张口闭口就说利,不行,不带劲。

墨子说为什么不要打仗呢?首先是算账,墨子说不打仗的核心就是利,就是你看,两边这么一打仗,你们也没法种地,他们也没法种地。打来打去,打个几年打不下来,整个土地荒芜,人口减少。好不容易生了那么多人,又死了这么多,多不划算,算来算去打仗都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所以墨子是从利的角度出发,来劝解这些君王不要打仗。他提出非攻的观点,这里边就是跟我们说的,边沁的功利主义有很大的联系。

他说:“杀己以存天下,是杀己以利天下。”就是一个功利主义的人到了最高的境界是什么呢?杀我都行,为什么?如果杀了我对整个社会有好处,那这事都可以干。他就举个例子,他说如果你的手坏了,这时候你断一个指头你能够活命,请问你断不断这个指头?你算一下就是断了这个指头,你这个手能够保得住,那你肯定断指头啊。如果断了这个手这个命能保得住,肯定断手啊,没有人愿意断指头,没有人愿意断手。但是当两害相权的时候你会取其轻,这是墨子的非攻思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

庄子对墨子有一个惋惜,庄子说墨子:“虽能独任,奈天下何。”这句话,因为庄子实际上是非常喜欢墨子的,他对墨子非常推崇,墨子是一个精神人格非常伟大的人。但是庄子的这句批评实在是太到位了,他说墨子虽能独任,奈天下何。就是他说的这些东西确实,如果天下所有的人,都按照墨子的想法去生活的话,真能玩得转。但问题是除了他一个人之外,谁能做得到呢?

他不让人听音乐,但是,明明大家就是喜欢听音乐,听音乐不但是一个享受,听音乐真的能够给自己的情绪带来变化。但问题是那时候的科学研究没有研究到音乐对人的改变,所以在墨子看来没有用。他认为人不应该追求更高的需求,每个人就住两室一厅就够了。但问题是现在的经济发现,人们追求得越多越活跃,这个世界的经济会变得越好。

这些东西太过复杂,对于人性的把握太过复杂。而墨子比较简单地把它切成了兼爱、节用、非攻这样几个核心的要素,所以这是墨子的根本观念,我把这几个词先搞明白了。

接下来,我们看墨子的宗教思想,墨子提出来有天志,有明鬼。这个“天志”和“明鬼”和孔子和老子所讲的“天”是完全不一样的。孔子和老子所讲的天,是一种自然主义的天,就是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个东西,恍恍惚惚,说不清楚。他可能是个主宰,但是又没有一个具象的人,而墨子认为这个“天志”,是有一个具象的人的。就在于他有一个主宰物在那儿,这个主宰的东西叫作“天”。

墨子说:“我有天志,譬若轮人之有规,匠人之有矩,以度天下之方圆,曰:中者是也,不中者非也。”墨子说有这么一个天,我知道这个天,它就是规矩,它就会来做裁判。所以所有的事,是和非,天看得一清二楚。至于这个是和非谁来判断,那他说他是代言人之一。

至于这个规矩方圆怎么来定夺?他说:“视其行顺天之意谓之善意行,反天之意,谓之不善意行。”就是你善和不善天反正知道。

“天欲人之相爱相利,不欲人之相恶相贼。顺天意者,兼相爱,交相利,必得赏;反天意者,别相爱

交相贼,必得罚。”他认为上天希望大家相亲相爱,这是上天的意志叫“天志”,所以如果你逆反这个东西去做,就一定会有大量的报应。

因此,就会出现另外一个概念叫“明鬼”,这个明鬼在梁启超看来就有点太扯了,太离谱了。就是讲的都是一些报应啊,现世报啊,有鬼来报复啊这些东西,完全用恐吓的方法来吓唬老百姓。所以梁启超认为,这个在学术上实在是没有太多的价值。你去对比墨子和老子的哲学,你会发现老子的哲学真的要科学很多,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其实他说的是一种接近于科学解释的东西,就是大自然并没有偏向过任何一个物种。

而墨子的“天志”里,有一个非常大的逻辑上的漏洞在哪儿呢?就是他要求大家不用讲良心,不用讲礼乐,他讲的都是福祸,他讲的都是福祸的结果是什么?实际上他是引诱了大家心中追逐利益,就是你是趋利避害的嘛。

你做这些事的目的实际上很简单,是为了能够让老天爷更照顾我,能够获得更好的回报,能够不至于受苦,但问题是他的生活方式却让大家受苦。就是他在心理层面调动了人们不断地追逐利益,但是在实际生活当中,希望你控制自己的欲望,生活在最底层的需求当中,这是矛盾的。因此它会使得人们特别分裂。

我们说如果中国人都学习墨子的这个求利的想法的话,我们读书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上大学,上大学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找工作,找工作目的是什么?为了结婚,为了买房子,为了干什么,我们永远生活在下一个利益的诱惑当中,这会使我们的内心欲望极度膨胀,变得更加糟糕。

因为你永远只追求的是“利”,他和孔子不同,孔子追求的是仁义,老子追求的是道,这些东西都和逐利比起来是完全不一样的。但同时墨子又希望每个人控制自己的欲望,去过最简单的生活,要兼爱别人,这两者是有矛盾的。

当然墨子在宗教哲学里边也有进步的地方,比如他说“非命”,因为孔子讲:“不信命无以为君子”,这句话导致后来很多人开始信命。都认为说,你就等着就好了,等着命运的安排就好了。但是墨子讲说,定命论如果要成立的话,人类就没有了自由意志,那么连道德标准都没有了,人类便没有了自动力,所以连什么创造都没有了。那么人类社会便是死的,不是活的,便是退化的,不是进化的,这就是墨子非命所提炼出来的观点,这是宗教思想。

讲到墨子这个人,一定要提到的另外一个板块就是他的实行。注意,墨子是一个真干事的人,叫作“摩顶放踵”。他身边的信徒特别多,而且这些人全部都是,可能是江湖豪侠转身过来,每个人叫作“死不旋踵”,就是为了完成他们的事业,说死就死,二话不说。

在墨子的体系里边,他们集团有一个领袖叫作“钜子”。金字边一个巨,钜子,钜子不是按照过去的世袭传递下来的,而是靠指定或者是选举获得的,相当于这个帮会的领袖。钜子说话大家一定要听,说死就死,这些人完全不会犹豫。

墨子有很多次当大官的机会,就从记载上看,楚惠王还有越王都曾经给他提供过一个巨大的官职。然后墨子就问过这旁边的人说,越王找我去做这个大官,他是想用我的这个理论吗?旁边的人说我觉得可能够呛,他很难用你这个理论,他只是觉得你影响力很大,希望你能够去。

墨子说我要这影响力干嘛,我如果不能实现我这个理论,我要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用,我只是需要最基本的生活方式,我干嘛要这个,所以就辞官不做。学习大禹的劳作精神,就是每天不停地工作。《诗经》里边有一句话叫:“凡民有丧,匍匐救亡。”齐攻鲁,楚攻郑,楚攻宋这些大的战役,墨子都带着人去救亡。

这里最经典的例子就是,楚国在攻宋国的时候,公输班为楚王造攻城的机器。造这个机器的图纸拿出来了以后,墨子赶到,然后墨子就跟他们讲说,你们攻不上去。为什么?说我那边有守备,守备的方法已经计算好了,他们就在图纸上推演,这边说我怎么攻,那边说我怎么守。公输班说那我再换一种方式,因为公输班也很聪明,就换一种方式再来攻,然后那边再守,每次都不行。最后公输班说,我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攻进去,但是我不说,墨子说我知道你的办法是什么,但是我也不说。

楚王就听不明白,楚王说到底啥办法?这个墨子讲说,他的意思是把我杀了不就完了吗?他把我一杀,那没人去守城,那不就攻进去了么?但是我告诉你,不行。为什么?因为我的学生禽滑厘他们已经带着人在上边,所有的方案他们都知道,你杀了我,他们照样会拼死抵抗,所以没用。

楚王听完之后,长叹一声,说算了,撤兵吧。所以墨子用了很多次这样的方法,去帮助很多国家守城,抗拒侵略,这就是墨子实行的部分。

墨子在批评告子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这句话也可以给我们大家一个警醒。墨子曾经骂告子说:“今子口言之,而身不行是子之身乱也。”就是你一天到晚说得那么漂亮,但是你什么都不去做,这是你自己的祸乱所在。所以我们向墨子应该学习的是,学以致用的态度,就是你真的学到了东西,你应该想办法让它去利国利民。所以如果墨子在小说当中出现的话,应该是一个侠之大者。

在墨子理论当中还有一块被我们现代人忽略的,是逻辑学。就是梁启超先生所讲的论理学,怎么样去论理?怎么样把这事说明白?比如说墨子谈知,他认为一个人获得知识来自三个层面,一个叫作闻,一个叫说,一个叫亲。什么叫“闻”?就是学习,就是有人教给你,这是我们常见的获取知识的方法。“说”其实就是演绎法,就是推论、推理,你根据你所获得的知识,去推演出来的新的知识,这个叫作演绎法。“亲”呢?就是归纳法,就是你亲身去体验感受到了事情之后,你总结出来的一些规律。

所以你看,他把归纳法和演绎法,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提出来了。在说到辩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墨子更是鼻祖。我们大家当年搞辩论赛,都背过墨子的这一段。墨子说:“夫辩也者,将以明是非之分,审治乱之纪,明同异之处。察名实之理,处利害,决嫌疑。乃摹略万物之然,论求群言之比。以名举实,以辞抒意,以说出故。以类取,以类予。”

墨子把辩论这件事情细分到了每一个概念,他提出名、实、举、辞、意、说、故这些概念,这些概念翻译到今天都是西方逻辑体系里边的一个一个的名词。你比如说,咱们说“故”这件事情,这里边有一个很著名的词,就是在《墨经》里边有一句讲“故”的,说:“故,小故,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体也,若有端。大故,有之必然。若见之成见也。”

这是什么呢?大家学过充分必要条件,学过必要条件,充分条件。一个小故,就是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的东西,就是一个必要条件。然后大故,有之必然,这就是一个充分条件。所以墨子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研究整个逻辑学。因为他发现和别人辩论起来,如果没有逻辑作依据的话,根本说不清楚,因此甚至发明出了三段论。

就是三段论里的大前提,小前提和最后的结论。你比如说大前提:“所有的人都会死”,小前提:“苏格拉底是人”,所以结论:“苏格拉底一定会死”。这个就是古希腊最光辉的三段论,我们知道逻辑的推论是这样来的。

而在墨子的文章当中充满着,我们所说的宗、因、喻这样的三段论的结构,比如说大前提:“天下有义则生,无义则死;有义则富,无义则贫;有义则治,无义则乱。”这是大前提,就大家认为,全天下需要有这样一个秩序。那么小前提是什么呢?“然则天欲其生而恶其死,欲其富而恶其贫,欲其治而恶其乱。”你看,天希望我们大家过上好日子,这是小前提。所以结论是什么?“此我所以知天之欲义而恶不义也。”这就是我为什么能够知道,天是希望我们大家有秩序,讲义,而不是不义的。

这种推论的过程,就是标准的三段论的方式。因为墨子本身就是一个研究自然科学很厉害的人,他的论述当中不但是包括逻辑学,还有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几何学、物理学、经济学,都在《墨经》里边有出现。

西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精神的缔造者叫穆勒,穆勒认为有五种有效的归纳方法,才能够验证一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科学的,分别是求同、求异、同意交得、公变和求余,这些东西合在一起是西方人做科研的一个最基本的思维方式。而所有这五种归纳法的科学精神,在墨子的论述当中都曾经出现过。墨子真的是给中国人构造出了一整套的逻辑体系,所以墨子是给我们奠基了一个科学态度的逻辑学,包括物理学、几何学、经济学等等。

那整个听完了墨子的东西,我们会觉得在眼前出现了一个“摩顶放踵的”人。穿得破破烂烂的,一天到晚晒得很黑,整天干活的这么一个人类的精神领袖。但是墨子终究是有他的弱点,我们来看看对他的批评。孟子的批评大家都很熟悉了,因为我们曾经引用过很多次,不过梁启超先生挺为墨子抱不平的。

孟子说:“墨子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而为之。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梁启超先生说,前面说的没错,摩顶放踵利天下,这是歌颂。但是如果说兼爱便是无父,就成了禽兽,这种论理学不知从哪里来的,就是不知道孟子这个讲理不讲理。

真正对墨子批评得比较到位的人是荀子,荀子反对墨子的“兼爱”,他说墨子“有见于齐而无见于畸”,畸是畸形的畸,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看见人类平等的方面,却没有看到人们是有不平等的方面。人跟人是不一样的,人跟人的需求也是不一样的,这个不平等的方面没有看到。但是反过来说一句,如果你了解荀子的话,荀子就是“有见于畸而无见于齐”,就是荀子是一个不怎么倡导公平的人,他认为等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这两个人是俩极端。

第二件事,他反对墨子的实利主义,说他“蔽于用而不知文”,的确是指出了墨学偏激的地方。就这个人整天只考虑实用,而没有去考虑以文教化,没有去考虑人们的心理感受。所以还是孔子说得对,叫“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那个中庸的方向。但是墨子只追求实际的利,实际的质,而不去追求文,这是不对的。

第三件,反对墨子的“非乐”。就是避于用而不知文的证据,审美观念减低到了零度。第四件反对墨子“节用”,说因此“赏罚不行,事变不应”。如果整个这个社会没有赏罚,没有等差,你怎么能够激励人们去干活。所以墨子他的东西,最后被落入到一个空想的世界当中去。

最后,他的推崇者庄子讲了一句感慨的话,这句话能够很好地用来做墨子的定义。他说,说墨子这样一个人,真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他确实是很厉害。只是他所说的这些东西有点求之不得,我们能够感受到一个操之过急的人的心态,我们同时也能够感受到这个人是多么富有才华。

早在2500年前的那个时候,他能够构造出逻辑体系,他能够去想到这么一整套治理国家的方式。并且最难得的是在乱世之中,他既没有采取避让的、回避的道家的方法,也没有一味地顺应朝廷的需求,自己开发出了一套拯救整个世人于水火当中的行为方式。

因此,难怪梁启超先生说这个人当是东方的基督精神,而且放在那个时候,一直到今天,他都应该算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位圣人。

所以,希望大家能够通过今天的讲解,对于墨子有一些了解。我们知道兼爱、节用、非攻、天志、明鬼、非命这些概念,我们的文化自信是要建立在对我们传统文化的了解之上的,所以诸子百家我们多多少少了解一点,都会有好处。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墨子,谢谢,我们下周见!

来自 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