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次浏览

撤退,是一门大学问

撤退,是一门大学问;逃跑,更是生死攸关的。

所以,当年红军的长征将一次即将到来的灭亡通过一场漫长的大转移转化为走向大胜利,在非常梦幻,实在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

而美国人自二战后经常在世界上留下烂摊子,这也是一个明显的不争事实。这是一种习惯。中情局在其中作用重大。这次美军撤军中情局的情报出现重大失误是一个关键原因。然而,美国政府和军方谈撤军这么久,却没有考虑准备和应对最坏局面的出现,头脑简单说走就走,这多少令人吃惊,显示出今天美国的政客和军方的专业素质非常低。对比之下,中国的专业化培养选拔官员有其更科学的一面。

从新冠疫情的抢口罩到今天的阿富汗,美国老大的威信丧失的很厉害。今天还有海外华人不承认美国在衰败,中国在崛起,这真实一种幸福的状态,可以一直生活在自己的美梦了。可是,连英国前首相都发文质疑,英国需要事事都跟随美国吗,而蔡英文也不得不表示台独还是要靠自己。

其实,美国衰败了,但仍然非常强大,中国崛起了,但仍然道路漫漫。

考察美国政府对中情局的态度很有意思。过去中情局一次次提供错误判断,美国政府都相信,而中情局报告没有发现武汉病毒所病毒泄露,它又不相信,并限期90天要查清这个问题。这非常有意思。似乎美国政府脑子里有一些固定的观念,他不是通过了解事实来形成判断结论,而是寻找证据证实自己的观念。中情局可能也是这样的思维。

去年,有美国军方退役少将撰文,预测大陆要在美国总统就职前攻台。解放军将先派特工在台湾煽动,破坏通信系统等等,然后,开战。我一看都笑了,这是中情局的思路。

果然,原来那篇发在美国一个重要杂志上的重要文章,是美国前海军少将和中情局的一个前高官合写的。所以,美国人往往难以理解世界一些地区的历史现实和人们的思想决策。他想象的那些地方其实都是一个落后但像我们的爱美华人那样爱美国的一个美国的影子。所以,他们把李宇春的流行理解为人民渴望西方民主自由的一种抗争形式。

这样一定会造成失误和笑话。那么,我就先讲一个笑话:说有一个商人带着一箱子珠宝来到一家偏僻的小店投宿。贪财的老板娘发现后跟丈夫商量怎么能把这个箱子搞到手。老板说这个好办,他拿出一个小瓶子,说:这是从美国进口的最先进的健忘药,吃了可以使人健忘,第二天准保把箱子落在咱们店里。老板娘听了很奇怪,说以前只知道有增进记忆的药,为什么还要生产让人健忘的要呢?老板就说你真是个笨蛋,世界上很多人都苦恼与不能忘记一些事情,所以这种药大有前途。老板娘一拍脑门说,啊这我就明白了。然后她忽然记起来了又问:那你偷偷藏这个药干什么?老板挥手就给老板娘一个大嘴巴,说:你他妈的瞎罗嗦什么,还不赶快去把药悄悄放进商人的饭菜里。他吃过后那箱子珠宝就是咱们的啦。老板娘听了一拍脑门就连忙把药偷偷下到了商人的饭菜里。第二天,老板娘早早的就醒了。醒来之后他跑去商人的房间里一看,结果发现商人走了箱子也被拿走了。她急得一拍脑门,又赶快跑回屋子,推醒他的老公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老板听了摇头,说不会的。这个药是美国进口的,非常管用。他一定忘记了什么事情。老板说你再好好想。于是,老板娘就想呀想呀,难道箱子会被商人藏在床底下?忽然她一拍脑门,说:天啊!我想起来了。老板连忙问想起什么了?老板娘说:天啊,他忘了给咱们付房钱了!

这个笑话实际上非常深刻。仔细思考我们就会发现它是人类普遍存在的一种思维习惯。

几乎是每个人都难以避免曾经闹过类似的笑话。原因就在于我们人类的自然思维是一种情感思维、情感判断。当我们带有某种观念时非常容易影响到我们的判断。而且,我们在自然状态中又总是倾向证实自己的正确。所以,学会养成理性思维是非常重要的。而最终机器决策将越来越多参与人类决策,辅助直至替代人类决策。

美国人不愿意了解历史,不愿意了解其他国家地区的历史文化的具体特点,总是带着自己的想象,把客观世界看成自己想象的样子。

这样,就产生冲突。

这也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因为,文化给我们一种观看之道,为我们虚构出一个世界。随着人类的发展,新的文明产生之间,新旧文化产生的冲突本质只是看法的改变。这似乎非常容易,今天阿富汗的人如果用我们的看法看一下世界,就和我们一样了。但其实转变非常困难。这样,美国人看口罩时就和塔利班也是一样了。

如果从人类的大转型来看,今天其实美国、中国和塔利班是一样的。都处于转型之际,看法的矛盾之中。

我认为,义和团不仅仅是中国的,它们对人类具有普遍深刻的寓意。这里我想指出,在科学理性时代中依然运用感性思维应对问题就是义和团。

所以,今天美国、中国之间,往往美国的表现更像义和团。柏林墙倒了,但美国人仍然生活中一堵看不见的墙里。而且,他们没有翻墙的意识。今天中国人不是像西方想象的那么封闭。现在每年无数中国普通人到国外旅游,很多孩子到海外求学,中国人今天是了解西方,了解这个世界的。中国拒绝西方的制度是在谨慎实验后作出的科学选择。而美国正在义和团化,或者说,在越来越红脖子化。他极力反对中国红,自己去变成了红脖子。

仅就阿富汗的问题,美国在海外建立美式民主的一个特点是,这种民主自由会让当地人民喜欢,因为他给每个人表达抗议的自由,但非常容易形成发泄的共振。同样由于人类一直是感性思维,所以,这样的共振往往导致盲目的反对者,使社会陷入剧烈的动荡混乱,尤其在经济不发达,传统文化根深蒂固的国家地区,最终导致失败。

所以,如果阿富汗塔利班真的采取西方的民主,未来可能造成的不是和谐的民主共治,而是纷争恶化,最后导致更大的混乱。其实,伊朗是伊斯兰制度改革最先进也是比较成功的。伊朗的制度其实就是英国的立宪制。只不过国王是宗教领袖,更有一些权威。不过,这个制度不一定有前途。

来源:wuhandongblog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