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次浏览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25分钟,回顾人类千年的暴力史,告诉你暴力为何日渐减少。

终于要讲这个大部头的书了,这个叫《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你知道我挑书的时候,会有一个习惯,我会看出版社对这本书投入了多少诚意。在看这本书的封面的时候,我就能够感觉到这本书应该是一本非常好的书。然后一翻你就会发现,真的很厉害。它的推荐人排第一位的叫作比尔·盖茨,比尔·盖茨推荐说这是他看过的最重要的一本书。排在第二位的推荐人是扎克伯格,扎克伯格说这本书出现的太及时了,后面一大串推荐语,以及它获奖的数量,各种杂志等等非常厉害。

它的作者叫斯蒂芬·平克,这是最近特别火的一个学者,是哈佛大学心理学的教授,这本书你不能把它简单地认为是一本心理学的著作,也不能简单的认为是一本史学著作,它是一本用暴力现象的研究做主线对人类历史的一个梳理。所以,这个跟我们以往讲的书可能有点不一样,我们讲的书都是实用性的,有点工具色彩在里边,让大家生活变得更美好。这本书你读完之后,可能很难让你的生活一下子变得特别美好,给你什么样的工具去减少暴力,不是讲这个的。

但是,这本书讲完会让你跟别人变得不一样,你会对整个世界的人类发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你会对整个现在的世界充满着希望。它的副标题叫“暴力为什么会减少”,我们的暴力状况真的是在不断地减少过程当中的,所以这本书的意义很大,我希望大家能够跳出工具的需求了解一下。人类过去有多糟糕呢,我们首先从原始人的一些遗迹上来看,比如说在西方有一个冰人奥兹,冰人奥兹就是他是冻在一个山洞里边,是一个结了冰的人,一查他是很多万年前的人,把这个人进行研究。研究的结果是这个人在死之前身上受了无数的伤,脑袋里边还有一个箭头,而且这个箭头伴随着他活了很多年,最后是身上被砍了一刀,然后死掉。几乎在所有我们发现的原始人遗骸身上全都是有大量的这个伤口,暴力致死的非常多。

前两天,带着嘟嘟去殷墟,就是咱们河南的殷墟,嘟嘟吓得不敢看,因为那个所有的地方全是墓葬,每一个墓葬里边都是殉葬的那些人被打断了骨头塞在里边,还包括很多小孩。回来以后嘟嘟跟我讲说,我是连殷墟都去过的人,我以后什么都不怕了,就真的对孩子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原始的人类是很糟糕的,他们经常杀人,而且不同的部落之间隔着一个村子见了面就要把对方杀掉,那时候的死亡率特别高。那么更有意思的是到了中世纪,咱们看电视上贵妇们穿的都那么华丽,是不是就好一些了呢,你们知道法国人在那个时候,上流社会最流行的娱乐活动是什么吗?我看这本书我才知道,他们没事干很文明的娱乐活动,烧猫玩,就是用一根绳子把猫的尾巴拴起来,从上边往下放,放到一个火堆里边,那个猫就一直挣扎,一直挣扎。

因为猫是悬空吊着的,它起不来,就一直掉到火堆里边,那个猫就开始烧焦,就开始尖叫,周围一群贵妇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就看这个玩。更有意思的是我们说伏尔泰他们做了启蒙运动,让人开始重视人道主义。人们开始知道说人比灵性更重要,你们知道整个启蒙运动结束了以后,欧洲最大的进步是什么?得到的文明的成果是什么呢?这个是挑战我的想象力的,竟然在英国是绞首架,在法国是断头台。 绞首架和断头台在咱们现在人看来是最野蛮的表现,但是在当年就是最大的进步。因为在脚手架和断头台出现之前,没有一个犯人是会被好好杀死的,他们全部都要虐待。

大家看过《勇敢的心》梅尔·吉普森,他最后喊freedom那个电影,他最后是被放在一个台子上,然后把他的身体拉长剖开,割掉这儿,割掉那儿,整个要折磨他大概几个小时的时间。而且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边,你猜周围的人在干嘛?娱乐,就周围的人在围观。这跟咱们中国人,咱们说到鲁迅先生那时候还要去围观,看抢人血馒头,那个已经非常的蒙昧了,但是在那时候人们围观并且抢他的内脏,这都是书上记载的,当年人们所写下来的日记,就在当年是非常平常的事。

我今天上街看到路上在杀一个人,丢给我一块肝脏,我就拿回来,就经常会这样,那你说他拿那些内脏干什么,那咱不知道,但是很可怕。所以,那天我在微信上写了这一段心得以后,好多人在底下就问,说人怎么会那么可怕呢,那么人们是怎么一步一步地变成今天这么文明的这个样子的呢?这里边特别有意思,首先我们说第一个过程,第一个使得人性变得更好的过程,叫作平靖的过程。什么叫平靖?靖就是郭靖的靖,平靖过程。平靖过程什么意思呢?就是原来的人和人之间玩命的打仗,是因为有一个霍布斯陷阱存在,大家听说过霍布斯这个人,他研究国家政治。

霍布斯陷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的部落其实并不想打你这个部落,这个部落也不想打这个部落,因为打架是要死人的,但是我担心你会半夜里突然打我,我也担心你半夜里突然打我。所以那怎么办呢?那就哪天我半夜先把你给打了再说,这就叫霍布斯陷阱。两个人互相并不想伤害,但是因为我担心你会伤害我,所以我就先伤害你。因此在过去国家出现之前,人和人之间是始终不安全的。为什么西部牛仔老要靠自己的枪来决斗呢,因为那个时候法律是缺位的,在那个时候就只能靠先发制人,看谁开枪更快,所以那个时候的暴力活动几乎天天发生,所有的男人女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惧当中。他们在研究黑猩猩,说黑猩猩看起来是一个很温顺的生物,黑猩猩喜欢趴在人脖子上。但是当你去研究黑猩猩的族群的时候,你会发现黑猩猩真的是一个非常残忍的物种,一大群男的黑猩猩遇到了对方落单的男的黑猩猩,它们就会把它撕了吃掉。

如果是有对方的孩子,不是它的孩子,把孩子也撕掉,只有对方的女性它会留下来给它生孩子。除了这个之外,剩下的只要是对方落单的人就全部死掉。但是当一群黑猩猩遇到另外一群黑猩猩,它们不打了,它们不打就走了,因为打架伤害很大,但是只要落单就撕掉,好残忍。所以这就反映了我们的原始祖先,叫作霍布斯陷阱导致大量的死伤,那个是原始的状况。但是在五千年以前,逐渐出现了一个组织叫作利维坦。利维坦我查了一下它原意是什么呢,就是《圣经》里边讲利维坦是一种怪兽,有人说是会喷火的龙,有人说是海底的怪兽,总之这怪兽打仗特别厉害。霍布斯用利维坦来说明这个就是国家,第三方国家,就是统治的国家是一种建立在自由主义之上的一个国家政体。

利维坦一出现有什么好处呢,利维坦说,好,你敢打他,我就打你,所以,构成了一个恐怖三角形。暴力的恐怖三角就是我也不敢轻易地打他,那当然我不敢挑战利维坦,因为利维坦太厉害,它是怪兽,它是国家,我不敢挑战它,所以大家反倒变得安全了,这是整个人类暴力下降的一个最重要的开始,因为出现了国家的制衡,形成了这个恐怖三角。那么大家可以想象说当这个第三方出现了以后,人们也需要说不要再去杀人,但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系列新的暴力状况,因为利维坦本身就是一个怪兽,它会成为一个暴利的源泉,所以在出现了国家以后,大概有三种特别典型的暴力行为。第一种暴力行为叫作掠夺性攻击,就是我为了资源,我为了获得土地,我过去抢你的地,那就是要杀人了。

第二种攻击叫作安全性攻击,就是我觉得你威胁到我了,所以我来攻击你,这是有的邻国之间,利维坦和利维坦之间也会做安全性攻击。第三种叫作荣誉,就是报复性攻击,比如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报复性攻击所导致,那个时候其实根本没必要打仗,但是因为这个费迪南大公被暗杀,双方谈不拢,后来就打起来了。而在更早以前,人们之间为荣誉性说我要复仇,各位看过《飘》,就是《乱世佳人》,Scottli受到了威胁之后,当天晚上那些男人们二话不说,就去清洗了那边的部落,而且他们也死了很多人。

那个时候已经是美国内战的时候了,还在有大量的这个因为面子的问题,所进行的叫荣誉性的攻击。这时候利维坦自己带来了非常多的问题,我们看看这书里边有一段讲的特别有意思,他说,至于暴力,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利维坦也就是国家解决了一个老问题,但是又制造了一个新问题,人民固然不再经常死于凶杀和战争,但他们又被暴君、神职、贪官污吏们攥在手心,这让我们更加觉得平靖这个字眼,带有太多的血腥气,它绝不仅仅是带来了和平,而且还带来了强权政府的绝对控制。

对第二个问题的解决,人类还需要等上几千年,而在世界的很多地方,这个问题至今都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国家带来了更多的暴利。那么接下来这个中世纪以后,人们的暴力状况是怎么样突然下降的呢?咱们先说说中世纪的状况,中世纪的时候杀人最多的状况是因为宗教,宗教会认为你是一个女巫,至于为什么会认为一个人是一个女巫呢,比如说有一家人丢了东西找不到或者有一家人的孩子得了病,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他说这怎么回事呢,肯定有一个人是女巫,有人举报说这个人是女巫,宗教裁判所来判断说这个人是不是女巫。他们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女巫的逻辑实在是特别奇怪,他们会把这个人把这个女的沉到河里边去,沉到河里边以后,这群人就在河上看,看这人有没有飘起来,如果这个人沉到河里边以后飘起来了,那就证明你是女巫,就把你拉上来烧死。如果你没有飘起来,那证明你不是女巫,那咱们杀错了。

所以无论你是不是女巫,要么就沉下去淹死了,要么就拉上来烧死了。所以那个时候因为这种事情,不知道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政府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判人死刑。除了跟宗教有关的事,宗教是绝对会被判死刑的很多的来源之一,因为神权高于一切,比如说法国的法律里边规定了,如果平民讨论皇家园林好不好看,死刑,平民说园林其实也不怎么样,还没我们家装修得好呢,死刑。耶稣受难,钉两个这个十字架在上面,耶稣受难的时候有一个细节,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跟耶稣一块受难的有两个小偷,那两个小偷也是钉在十字架上钉死的。你知道他就是盗窃,他只是偷了点东西,他就跟耶稣一样,被钉在了十字架上,死掉了。

而且你们知道钉在十字架上死是怎么死吗?这本书里边斯蒂芬·平克描述了整个过程,不是钉在手掌心的,手掌心上那个是人们想象出来的,因为钉在手掌心上根本承不住你的体重,是钉在手腕上的,钉在手腕上把你钉住。钉住了以后,其实也承不住你,这个死亡是怎么来的?是因为你这个力量拉得很强,血液凝聚在这个胸口,血压过高,一下就死掉了。刽子手为了不让你死得那么快,他会在你脚上钉一颗钉子。因为求生的本能呢,你就会在脚上使劲,只要在脚上一使劲,你就能活下来,但是这是很疼的,因为你是用脚里边的那颗钉子在使劲。

所以如果一个刽子手要折磨你的话,他会一直不把那个钉子拔掉,有的人可以撑上好几天都死不了,就是一直这么站着,死不了。如果这个刽子手跟你关系不错,或者家里人给他钱,他就会把那个钉子拔掉,只要把你脚上那个钉子一拔掉,很快就死掉了。还有一种叫轮刑,轮刑这是特别有创造性的一种死法。他们做一个大轮子,木头的一个大轮子,把人的身体扯长了绑在这个轮子上,在你身上划出很多的伤口,流出很多血,并不杀死你,用一个大轮子把你绑在房顶,让鸟来吃你。你就可以在房顶一直呆好几个月,那个鸟就不停地吃,最难以理解的就是所有的人习惯于此。中世纪的人习惯于说,今天出门有个人在天上就一直都喊,这边吊着一个就一直喊,你像中国古代那城楼上一直挂着人头的,那个大家也都习惯了。所以在中世纪的时候,人们的那个暴力的方法真的是层出不穷。还有一种叫作铁刷,铁刷刑,铁刷刑就是拿一个铁刷子、铁耙子挠你的痒痒,那可不是挠痒痒,挠一下就是一串肉,就在身上挠,拿铁耙子把人挠成骨头为止。

针对女性的这个刑罚就更令人发指,这是没法讲了。所以各种各样的原因,小偷、评论皇家的东西、跟父母顶嘴这些事都可以被判成死刑。所以这里边有一个数字特别有意思,说到底死了多少人,无论是在《圣经》中,还是在中世纪以及近代,小偷小摸之类的过失和违规都可以被判处死刑,比如说鸡奸、闲言碎语、偷菜,在安息日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子,这是判死刑的,与父母顶嘴、批评皇家的花园都是死刑罪。这个在亨利八世统治的最后几年,伦敦每个星期有十几起死刑处决,每宗案件的庭审时间平均是八分钟,八分钟就决定一起死刑。

可以肯定的是,有很多无辜的人被送上了绞刑架。从耶稣时代起到20世纪,大概有1.9亿人因为轻罪被判处死刑。所以,人在那个时候是相当危险,每天能够活在咱们现在这个生活当中就真的是一种福分,我觉得我们大家生活的这个时期实在是太好了。那么文明的进程是怎么样逐渐开始的呢,作者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引子,他说他从小就不理解吃西餐的时候,为什么不允许用刀子把青豆推在叉子上,就是他们教小孩子说你要吃青豆必须用叉子叉,拿叉子叉着吃。但是小孩叉不到,所以他说我拿刀子推到叉子上,行吗?不行,父母就生气。他就问为啥不让推过来,一吃不就完,不让推,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斯蒂芬·平克从小就不理解,直到他开始研究暴力这件事,为什么呢,人们开始在中世纪的时候,从中世纪的死亡率大概是每10万人当中的凶杀率是4到100,研究凶杀率的就是10万人当中的凶杀率是4到100。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就是1950年那个时候左右,变成了十万分之零点八,欧洲成为了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那么为什么陡然下降这么多的暴力犯罪呢?这里边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经济的革命,为什么经济的革命会很重要,你想,过去为什么人们会杀人,因为过去人们的经济来源全部都与土地有关。

我得拥有这个土地才能养羊,我得用这个土地才能种庄稼,那么土地是一个零和博弈。零和博弈思维什么意思呢?这东西在这儿要么是你的,要么是我的,给了你,我就没有。所以零和博弈就是要么我吃亏,要么我沾光,那最后就只能拼了。因此当人们在土地上开始竞争的时候,就一定是零和博弈,因为这个土地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没法创造出更多的东西来,所以大家就我把你杀了,你把我杀了,非常残忍地去争夺土地。但是随着经济慢慢地发展,出现了交换。这里边最重要的人是商人,各位一定要感谢商人,商人对人类的文明影响太大。商人发现说咱们不需要杀人,我租你一块地,我只要打个铁就行,我拿着铁给你换。所以当人们发现交换以后,也能够给大家带来收益的时候,叫作正和博弈。

正和博弈就是咱俩都没有吃亏,但是咱们俩都增加了收益。于是,人们不再通过杀人、抢劫土地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国家这时候也慢慢发现了国家说有人就能挣钱,还并不需要有很多土地就能挣钱,所以这些人都杀掉那太惨,浪费了,劳动力浪费了。所以国家说别杀人,尽量少杀人,让大家减少杀人的过程,开始养人,让人们互相来工作,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行业,人们通过交换、通过文明的商业来使得暴力犯罪大量下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人们在不断地模仿上流社会,上流社会是更早接触到良好生活的人,当生活品质提高了以后,人们也不愿意去打架。

你知道犯罪率跟人们对于自己的看法是有很大关系。比如说中世纪的时候,为什么人们看到别人受折磨,他也不会难过呢,就是杀了他,肚子抛开了看,他没有特别痛苦的感觉。咱们今天全球的人看到一个无辜的人被恐怖组织斩首,全球人心里都难受,都觉得唉呀,这太惨了,一天都吃不好饭,难受。为什么那时候的人就无所谓呢?原因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人的生活真的是太糟糕了,平均寿命二十几岁。你能活到三四十岁,您算长寿了。

所以在那个时候,每个人每天的生活本身就是很痛苦,很艰难,很糟糕的。他天然就认为,来世比现在肯定好多了,再怎么糟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糟。所以当教会跟他讲说来世更重要的时候,跟他讲说灵性更重要的时候,每个人都认为灵性高于人。所以在那个时候,人们对于别人的生命甚至对于自己的生命都不是那么的在意。但是随着贵族们开始生活越来越好的时候,他们开始惜命,用咱们话讲叫惜命。所以他们开始说尽量少杀人,要文明的生活,要讲究礼仪等等。过去用种庄稼的方式,你永远是接触不到上面这些人。但是,有了贸易出现以后,你发现有干活的人,有做贸易的人,商人们就有机会接触上流社会,所以形成了一个文明传递的阶梯。人们开始不断地模仿那些比自己生活得更好的人,追求美好的生活,所以这时候人们开始变得心软了,减少杀人,这个很有趣。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说向上层社会流动的需要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益处,那么,你想怎么向上流社会流动,这里边最重要的一个力量就是自制。什么叫自制,中世纪那个时候所有的文明规范都特别好笑,比如说,原文上说,吃饭的时候不许在饭桌上随地吐痰,吃饭的时候不许把吃剩的食物丢回盘子里,吃饭的时候不许在别人的盘子里边叉东西,在食堂里边不许大小便等等,几乎都是文明与高尚没有任何关系,文明只与一件事有关,就是自制。当你能够自制的时候,你才能够体现出文明的状况。因为很多那时候的人,就是包括很多总统,包括很多过去我们说的达官贵族,他们在饭桌上一言不合,就会立刻掀桌子开始决斗的,因为那时候人们的自制力是非常弱的。

那么现在斯蒂芬·平克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西餐礼仪当中,要求不能用刀子把青豆推到叉子上,这就是在锻炼你的自制力,所以西餐用的是刀和叉。但是,它让你做得非常慢,有特别多的规矩。那个刀过去就是武士们身上带的刀,他们在吃饭的时候一言不合拿刀就上去杀人的,所以为什么对刀的规范那么多,是因为这就是自制,让你知道这个东西是用来吃饭的。而且刀和叉不能碰在一起,不能够这样乱七八糟地搅和。通过吃饭这件事来不断地完善每一个人的自制性,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进程,就是人们因为商业的改变,因为社会流动的需要,开始出现了对文明的追求。接下来我们要讲人性的复苏,刚刚我们讲到了那时候人们喜欢折磨人,烧猫,斗兽这个特别残忍,这时候出现了几个很重要的理性主义的学者,比如说斯宾诺莎、牛顿、米尔顿、洛克这些人,那么这些人开始思考理性。

理性是针对什么的呢?是针对神学的,而针对神学最重要的手段是讽刺。当人们学会了用幽默的方法来讽刺的时候,这个传递的速度会非常快,比如说有一群人是用反击的方法,宗教这样说我不信,我觉得这样不对,被烧死了。这些人一旦用暴力语言来跟宗教对抗,他会被烧死,所以所有人都不敢传这样的话说,别说了,就老老实实了。有一种人他开始他不说话,他沉默,他不暴力,他沉默也没用,因为没有人会去说这件事,它也得不到传播。只有什么能够传播呢?自古以来都是段子最容易传播,所以幽默很重要。当人们发现说我没有说你不对,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这时候它能够活下来,而且这个玩笑会流传得很广。用讽刺和幽默来挖苦这些奇怪的神学和暴力君主,比如说有一个理性主义者被带到了教堂里边让他们看那个壁画,那个壁画上是一个人求救,在大洪水的时候求救,上帝派了一条船,就把他救在这个船上。

修士就讲,你看到上帝的力量了吗?因为这个人的召唤,上帝就来把他救上来了,这就是神的力量。这个人听完以后,他也没说不对,他说那些被淹死的人为什么没有画出来呢?他在用幽默的方式来挑战那些极端的神权。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发明影响我们,除了商人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发明让我们变得更安全,你们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叫作谷登堡。各位知道谷登堡发明过什么?很多人都知道印刷机,谷登堡发明了印刷机。

为什么印刷机在整个理性主义和人文主义发展的过程当中那么重要呢?你知道在印刷机发明之前,人们都是用手抄书,他能够抄书的速度什么样的呢?大概一个200页的书要抄20多天,而抄书的内容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只能抄与宗教有关的东西,所以,都是宗教书籍在被抄。那么谁能够看到这些书呢?你想抄书的速度那么慢,谁能够看到这些书呢?对不起,老百姓是没有能力看到这些书的,能够看到这些书的都是主教、贵族、国王这些人才能看到书,所以有限的学知识的能力、识字的能力被上层垄断了。但是当印刷机出现了以后,人们可以快速地印大量的书籍,而这个时候那些以抄书为生或者说看那些抄书的人还在抵制印刷机。我记得最有意思的是另外一本书上我看到的,说,当印刷机出现的时候,有很多人拒绝看印刷的文字,他们说印刷的文字没有灵魂,他们都一定要看手写的文字,这才是书,那些东西算什么。

像不像我们今天很多人讲说,我只看纸质的书,我根本不看iPad上的书,为什么不试试呢?内容其实是很重要的,你可能跟当年只看手写的书的逻辑是一样的。所以当印刷机出现了以后,知识开始普及,识字率开始大幅增加,人们会认字了,这时候像伏尔泰、牛顿、洛克、斯宾诺莎这些人的著作才有可能被更多的人看到,否则的话你写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就没人看。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你知道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对人性改变最大的,甚至还不是这些简单的说教,不是这些理论,对人性改变最大的是一种叫作小说的东西。为什么小说对人性的改变很大呢?比如说你要读牛顿的论文,我估计你再认识字你也读不下去,这太难了,读不懂就算了。但是当人们开始读故事、读小说的时候,你很容易就读进去了,比如说金庸、琼瑶,你很容易就读进去了。

但是你要知道小说的作用是什么?小说能够使得你体会到他人的感受,我们说了过去的人感受不到他人的感受,他只觉得我生活的愉快或者痛苦,他会为了一个面包就把别人杀了,因为他很少体会到别人的感受。当他看了小说以后,他的心逐渐的开始变得柔软。我给大家念一段,卢梭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大文豪,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家,卢梭写过一本很有名的叫《爱弥儿》,还有一本叫作《新爱洛依丝》。有一个退役的军官,军官是打过仗的人,心很硬,一个退役的军官给卢梭的信中热情洋溢的赞美他的《新爱洛依丝》。他说,你让我为她发疯,想象一下,她的死让我泪如泉涌,我从来没有这样尽情地哭过,阅读此书给了我如此强烈的体验,我相信,我会很高兴地在完成阅读的最后一瞬间死去。

我如果写一本书能够收到一个读者这样的回信,我觉得此生足矣。读者愿意在看完这本书的那一瞬间死去,他都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就可见人们那时候对于文学的渴望,文学对人性的改造和力量。你们青春期的时候有没有读那些言情小说,一个人躺在被窝里边悄悄地哭,千万不要觉得那是奇怪的哭,那是你人性的成长。你在不断地感知他人,你在不断地感知世界,我觉得对我价值观形成影响挺大的。可能金庸也算是一个,金庸讲的郭靖、黄蓉那都是正确的价值观,这些人很好,他不会做坏事,他努力做影响圈,不做关注圈的事,都是特别棒的。

你看了《神雕侠侣》,你知道什么叫行侠仗义,什么叫爱情,这都是对人性的教育。所以随着人道主义的发展,生活在不断地改善,人们的平均寿命在不断增加,人们更喜欢活在现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开始人们越来越重视人而非神性。当人们越来越重视人而非神性的时候,人们才不会轻易去杀人,把他送到来世去。因此,在这个时候,1783年英国出现了绞刑架,1792年法国出现了断头台,我们说这是文明的标志。所以人道主义的革命,包括印刷术和这些大学者、大文学家的努力使得人类产生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心理学上的感觉叫作移情。移情的作用是人慢慢调动出来的,孟子讲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孟子就是一个特别善于做移情的人。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你能看到中国人觉醒的,我觉得相对来说是早一些。

他们在孔孟那个时代,再加上中国有竹简,有做书的习惯,所以中国的文明进程,我认为比西方要发展的早很多。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人道主义革命改变了人性,但是还有一样东西在不断地杀人,那就是战争,一场一场的战争。有人就会问说你不是说世界越来越好了,那么为什么会出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死的人数是人类历史上最多的一次,但是你要考虑到人口基数,就是人口基数的比例,这才是证明这个战争杀伤性的。如果根据比例调整以后,第二世界大战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死亡人数排在第九位,大家猜猜排在第一位的是什么?排在第一位的这一次死人最多的行动发生在中国,叫作安史之乱。

安史之乱的时候,一共死亡人数是三千六百万人,大家想想大唐的时候,中国有多少人呢,一共死了三千六百万人,相当于今天的死亡人数是四亿两千九百万。安史之乱如果放在今天的话,相当于死了四亿两千九百万人,它在人类历史上排名第一,其他的排名大家可以自己去看,这个里边反正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这些事件。首先,我们说第二世界大战并不算暴力的巅峰,那人们说因为重武器的发生以后死人更多了,机关枪突突一扫,扫一大片。这个书里边有一个比赛,说机关枪杀人多,还是蒙古人的战车杀人多,统计的结果是蒙古人的战车,两三个战车组成一个小编队,一个战车上一个人驾车,一个人射箭。这几个小编队能够在十分钟之内杀掉五百个敌人,杀人的速度是比机关枪还要快。

所以,你会发现说现代战争,就是目前美国人打的这些战争,一场战争死个几百人,美国人就肉疼得要命,说怎么死的这么多的人,受不了。而且美国陆军的守则当中,现在加入了一条是什么,就包括在海湾战争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这条说最高守则是在战场上要尽力的保护自己和敌人的生命。战争不就是杀敌人吗,它说,要能够在可以的情况下,尽量减少对敌人的杀伤,这是现代战争的原则,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确在暴力上引起了一个小高潮。但是史蒂芬 · 平克分析人类的暴力事件的出现会有很多的意外事件,我们要看总的趋势,总的趋势是快速下降的。但是,二次大战的出现跟希特勒这个人有着太大的关系。一战之后人类根本没有一个战争的环境,那个时候其实人们已经可以不打仗了,没有特别大的矛盾,非得打仗不可。

但是希特勒这个人的确是一个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人,他在历史上的出现真的是一个偶然事件,比如说他在一战的时候受伤了,那个子弹稍微偏一点点,人类就没有二战了,或者他在德国人镇压他的时候把他弄死也就没有这回事了。所以,只要有任何一件事使得希特勒不上台,人类都可以避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整个的曲线就会变得非常的漂亮。那么一战、二战战争不断地出现,但是战争现在也变得越来越少了,这里边一个我特别喜欢的数字,就是说长期和平是不是能够永久的实现,296页有一个数字,我觉得能够给大家带来希望,他说,冷战当中两大敌对国战场的交火记录为零,苏联跟美国没有直接打过。“1953年以后,大国之间的交战次数是零。

1953年以后,大国和大国没有打过仗了,或者可以说是1945年之后,大国的交战次数就是零了。”为什么呢?因为很多政治学家都认为中国在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才被视为是一个大国,没有打朝鲜战争的时候,中国被视为是一个弱国,你不算大国。但是打完了以后,人们说这是又一个大国产生了。所以,可以说1945年以后,大国之间就没有再交过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欧国家之间的国际战争零。1945年以来,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之间的战争是零。20世纪40年代末期以来,发达国家通过征服其他国家领土的扩张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因为被征服而亡国的国家数字零。各位想想看,这也已经有将近快一百年了,七八十年总有了,在这么长的时间之内,全世界范围之内,这么多数字都是零。

那我知道,很多人会讲,那有核武器,核武器要一扔,那可比什么都厉害。但是,根据斯蒂芬·平克的描述,他认为核武器对于人类和平的维持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甚至有人曾经在某一年提名说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原子弹。到目前为止,除了二战期间那两颗原子弹之外,没有一个核国家主动地使用过核武器。那很多人说还有毒气,毒气更好笑,毒气的杀伤力还不如炮弹。人们为什么对毒气、化学武器这么惊悚,是因为那个东西听起来有点吓人。但实际上化学武器和毒气对人的杀伤力是不可估计的。曾经有一次二战期间德国使用过这个毒气,结果把那个毒气投出去了以后,风向改变了,自己死了很多人,所以这些交战的国家一般都不喜欢用这个东西。

因为这玩意儿它只能产生恐怖效果,它跟恐怖主义是一类的,但是它不会产生特别大的杀伤力。你还不如就直接投集束炸弹,这个杀伤力更大。那现在不是有人威胁说,分分钟就要投出核武器吗?我们大家拭目以待,看会不会有人就突然扔一个,但是人类历史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大家看《碟中谍》《007》,都特别担心万一把一个核武器卖给了恐怖组织怎么办,那不就完蛋了吗?大家制造一个核武器那么容易。斯蒂芬·平克专门请了核武专家去了解说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想简单地制造一个核武器容易吗?答案是比中彩票难得多,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首先是各个国家对这事有了严密地监控,而且国际社会在介入监控;其次,全世界的核燃料(就是核原料)全部都在监控当中,最重要是这个过程当中充满着大量的风险、不确定性和高精尖的技术。一个组织如果没有国家的力量,想把它做出来的话,很有可能做到一半自己就爆炸了,因此我们不用过度地担心核武器的战争。

那么最后一个令我们大家担心的事就是恐怖主义,之所以现在所有的人都会觉得说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乱、越来越不安全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今天这儿发生了“9·11事件”,明天那儿发生了什么事件,各种事件层出不穷。但是如果我们理性地看待这件事情的话,你们要知道这个死亡的人数或者包括伤亡的人数和一场小型的局部战争比起来都是没法比的。那么恐怖分子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呢?恐怖分子做这样事的唯一目的是引发恐慌,恐怖主义就是一个弱小没法跟对方对抗的人,所以我现在就要让你不舒服,就要引发恐慌。在美国很多个州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恐怖事件,恐怖事件就集中在那么个别的州。但是,当“9·11事件”发生了以后,有很多人不坐飞机了,他们就开始开车出行,比如说美国国内他不坐飞机,因为害怕,他就开始开车。

在那一年当中,大概因为车祸多死亡了几千人,就是因为车祸死亡的人数比恐怖事件导致死亡的人数高了好几倍。有一个数字是说你从洛杉矶飞到亚特兰大这一段飞行,你所承受的死亡的风险相当于你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开十二英里。你只要开车开十二英里的死亡风险,就跟坐飞机飞过去的死亡风险是一样,人们过度地放大了恐怖事件对人的影响。你知道,当我们每一个人屈服于恐怖的气氛的时候,当我们每一个人感觉到完蛋了,这个世界越来越糟糕了的时候,恐怖主义就真的赢了,他们就真的起到了他们所要的那个目的。

所以,法国在上一次恐怖袭击之后,我觉得法国民众的表现真的特别的棒,他们有人就是在网上发表他们的言论,说我们不要因为他们改变我们的生活。对他们来讲,最大的反击就是我们继续快乐地生活,这是对的。恐怖主义能够影响到的人群和位置,都是非常小的,他只是希望造成更大的国际影响。所以在这本书的最后他们探讨,那么未来是否能够长期和平,应该说是有机会,就是斯蒂芬·平克认为,应该说是有机会的。

这当中可能会出现一些小的局部战争,但是你会发现人们对于战争的态度越来越克制。而且,最重要这里边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一个是人性的进步,你看现在大家看韩剧都哭成那样,人性在不断地变得柔软,人性的进步。还有就是国际化的贸易,整个国际上都互相持股,互相拥有对方的债,都成为了整个一个地球村的这种概念。那么,在反思整个人类的暴力进程的时候,斯蒂芬·平克发现了一个状况就是为什么每一次大型的战争都与乌托邦思想有关系。我前两天看了《理想国》,我专门把柏拉图的《理想国》买来看了一下,我才了解了他们所设计的理想国乌托邦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还真的不能普及,那玩意普及起来就是要杀人的。

比如说乌托邦里边,他们说,如果希望整个咱们帮变得越来越强大,怎么办呢,那就只能让基因好的、身体健康的这些人多生孩子。那么怎么让他们多生孩子呢?那就是没有夫妻制度,这些好的人就拼命生。那生完了孩子以后,把这孩子怎么办呢?没有家庭、没有父母,谁要想知道谁是谁的父母,这是违法的,把所有的孩子交给国家,由国家来养。这个人残疾了,这个人身体不好,这个人天生弱,那就杀掉他,这是为了保存我们的基因,保存我们更好的基因。乌托邦思想延伸下来所带来的叫作功利主义的哲学,功利主义的哲学就是说这个人没用了为什么留着他呢,还包括我们说如果牺牲掉这么5个人能够救这么50个人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科学的,这就是功利主义思想。

所以他们会说我们是因为一个更大的目标,所以我们要让现在产生这样的损失。所以你看希特勒所做的事是不是就是他自己认为很有道理,包括日本在亚洲说要建大东亚共荣圈,它的目的就是“我觉得这是对的,为此牺牲一点人,我觉得没问题”,因此所有的乌托邦思想到最后的结果对人性的蔑视,到最后的结果都是导致暴力行为的上升。我读完了整整两本书之后,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就是在这两本书当中,我们证明了王阳明所说良知的存在。咱们前面讲过 《王阳明大传》,大家都说致良知很重要,王阳明说人人心中自有一个良知在,包括佛祖讲说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佛性。那么良知跟佛性怎么证明它存在呢?这本书叫《人性中的善良天使》。

他说人天生那么爱杀人、爱打架,但是问题是人性当中真的有一个善良天使。善良天使是怎么被实验证明发现的呢?我觉得这个太有意思了,心理学家找来两个人,给其中一个人说,待会我要让你们俩参与我的实验,你们俩要分配工作,一份工作是计数,你只要在对方做一个行为的时候记一个数,记一个数就OK了。另外一个行为是要把那些数学题都给我做了,没人爱做数学题,要把这些数学题都做了。你来负责分配活动,你来分配你们俩的活,给的钱是一样的,钱是一样多,你来分配这个活,你得告诉我一个分配的理由。这个人就会去想分配的理由,想完了以后再来分配,几乎所有的分配的人都把做数学题的活分配给了对方,给自己分配了一个轻松的活。

当你问他说,你认为这样做公平吗?这个人说公平,为什么呢?我分配的方案是这样的,我拿出一个方案来证明自己是公平,所以当你问这个人是否公平的时候,这个人都说这事公平。但是,你找一个第三方来观察,这时候他们找了一个第三个人,问这个第三个人说你觉得他分配的公平吗,第三个说很明显不公平,那怎么总是让他干重活呢?所以,第三个人在观察你和别人的博弈的时候,他能够看出来什么是公理,而你深陷其中的时候,你真的觉得自己这样做没错,这么说你没有善良天使了。

接下来,他们的办法是让参加实验的这个人脑子里边要记住一长串的数字,一个11位或者13位的数字你得记住,只要你忘掉,实验就失败,脑子里边记住这个数字,让他脑子里拼命地记住复杂的数字的时候,这时候实验研究人员再来问他说,你觉得你刚刚做的事公平吗?大部分的人都会说不公平。

为什么,就是为什么他没有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就会说是公平的,而当他脑子里记了数字,他就会承认这是不公平的呢。因为当他脑海当中不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是用自己的功利心在计算,他没有凭着自己的本性和良知在做这件事。而当一个人脑海当中需要记一长串数字的时候,在禅宗里的修炼方法有一个办法叫作打断你的意识流,当头棒喝。

在你当头棒喝的那一下,第一反应出来的东西是你当下真正内心所想的东西,这就是你的主人翁。所以西方的心理学家用一大串数字的方法打断了你的逻辑思维,打断了你对自己去掩护、埋伏的种种自我辩护的想法,你用自己的人性中本来的天性讲出了不公平。

看到人性的希望了吗?这就是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也就是王阳明所讲的我们每个人心中自有一个良知在。我们上次讲书的时候讲到《爱的8种习惯》,就是静默的习惯很重要,如果你能够真的学会保持静默的习惯,那么你头脑中的那个真相就不断地出现。我们要相信,每个人头脑当中永远都有一个真相的存在,那就是你人性中的善良天使。

我希望大家能够珍惜现在的生活,知道我们的社会会变得越来越好,谢谢大家!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