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次浏览

《这不是你的错》-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22分钟  ,放过原生家庭,也就放过了自己。

在心理治疗领域,有两本书对我的影响很大,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讲过,这就是海灵格先生所写的《爱的序位》和《谁在我家》。那为什么这两本书对我影响这么大,却从来不讲呢?是因为它真的太神秘了。

海灵格先生是一个有争议的心理治疗师。他原来是有宗教背景,后来去非洲,在非洲看到了非洲当地人的那些很多神秘仪式,又结合他对东方老子的了解,对佛教的理解,他创造了一套家庭系统排列的方法,在这个家庭系统排列的过程当中治愈了特别多的人。这个也毋庸讳言,甚至我也送我的家人去做过家排,效果真的还不错。但我为什么从来不讲?是因为它真的没有一个科学的解释,就是会让大家觉得说,这是不是封建迷信呢? 但是今天,我要介绍的是这本书,叫作《这不是你的错》。这本书的作者是马克·沃林恩,他是海灵格的一个弟子。那为什么这本书就可以讲了呢?因为在这本书当中,用到了特别多科学的方法来证明这件事情。所以能够为一个你原来不能解释的事找到一个科学的解释的理由,这真的是认知的一个进步。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总会遇到很多你没法理解的东西,所以真正科学的态度,并不是说所有不能理解的东西都是伪科学,而是我们慢慢地去探索这些不能理解的东西背后逐渐可以被理解的部分。

我们先说说为什么觉得海灵格的家排会非常神秘?我就举两个案例,就是这书里边的两个典型案例。第一个案例是说,有一个叫作杰西的,从小长到大都很健康,还从事运动什么的,都不错。结果到他20岁的时候,突然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失眠,后来去看心理医生,就是他已经失眠憔悴到了根本没法进行正常生活的状态,他去看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问他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失眠的?他说19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突然觉得冷得受不了,就是浑身发抖,冷到骨髓里边那种感觉,就不敢睡觉,因为他觉得自己只要一睡着,肯定就会死,所以就吓得要死。从那以后开始失眠,然后就一直昼夜颠倒,睡不着觉。这个作者就问他,你们家里边有没有曾经有过类似这样的状况发生的? 后来这个孩子就回家打听,说家里边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结果后来他的家人告诉他,说他有一个叔叔,他的叔叔在19岁那年,在冰雪暴的当天晚上去进行电线检修,结果被活活地冻死了,那个年龄就是19岁。而杰西在19岁的那年,感受到了他叔叔被冻死的那种感觉,然后开始进入到恐惧和失眠当中。这是一个案例,我知道你会觉得,这怎么会有联系?因为这两个人之间离得那么远。

这就是家庭系统排列当中所面临的经常出现的典型案例,就是某一个人会认同甚至隔着几代的前面的人的命运,然后出现各种各样的心理学的问题。我们过往的科学知识是没法解释的。因为你的基因来自你的父亲和母亲,然后怎么会爷爷奶奶,或者是叔叔阿姨这些人都会对你有影响呢? 这本书,我认为它值得讲的地方,就在于它给我们解释了为什么生命可以跨越三代进行传递。有一个研究,1987年到1992年的时候,有一个细胞生物学家叫利普顿,他当时是斯坦福大学的学者和研究员,他证明了从环境发出的信号能够通过细胞膜实现操作,从而控制着细胞的行为与生理机能,进而激活或者抑制某个基因。

据利普顿所言,母亲对他人害怕、愤怒、关爱、希望的这些情绪与情感,它们会从生化特征上改变后代的基因表达。在怀孕期间,母亲血液中的营养物质经过胎盘壁来滋养胎儿,在运输营养的同时,母亲也会释放一些尤其情绪产生的激素与信号,这些化学信号会激活细胞中特定的受体蛋白质,从而触发大量的生理代谢及行为变化。这种变化不仅出现在母亲体内,也发生在胎儿的身上。

也就是说,当一个母亲怀孕要生这个孩子的时候,她所传递的绝不仅仅是营养,还包括她对情绪的反应。甚至进一步的研究会发现,当外祖母在怀着你妈妈的时候,外祖母遇到危险的时候,那种恐惧感会沉淀在你妈妈的卵子的细胞内,然后进而带到你的身上。

9·11以后,人们对当时的很多孕妇进行了一个研究,就是9·11以后有很多孕妇出现了PTSD的症状,就是创伤性的应激症状,然后对所有的这些有PTSD的孕妇和没有PTSD的孕妇的胎儿进行了DNA的对比,发现有16种基因表达都是不一样的。就是发生了PTSD的现象以后,孩子生出来之后,按说孩子没有经历过9·11,他只是在妈妈体内经历的9·11,但是他所出现的状况和其他正常的孩子是完全不一样,有16种基因表达的不同。而且这些孩子的皮质醇水平都很低,皮质醇水平低带来的效果是什么呢?就是外在同样的痛苦,在这些孩子身上会被放大,会加剧。

还有一个例证,就是美国自杀率最高的地方,就是印第安原住民的那些地方,在印第安原住民的生活区域,青年的自杀率是最高的,为什么?你很容易想象,就是在之前100年的时候,大量的印第安人被屠杀,所以他们的祖先都有过被屠杀的烙印,而这些烙印流传下来,到了他们的后代身上。

这里边最有说服力的一个例子,是来自于小白鼠的实验。有很多生物学家就开始做实验,他们给小白鼠施以足够的压力,给小白鼠施以压力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让它们和母亲分离,刚出生的小白鼠跟母亲分离,分离以后这个小白鼠就会变得非常焦虑。然后这些焦虑的小白鼠再交配,生产出来小白鼠。

为什么拿小白鼠做案例?第一个就是小白鼠的基因表达和人类是非常接近的,99%的基因表达都是一致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白鼠的生长周期比人要短得多,你要拿人来看的话,至少得几年才能看出下一代,但拿小白鼠看,那几周时间就可以看到。

然后把这些受了巨大压力的小白鼠再交配所生下来的小白鼠来检测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些新出生的小白鼠,天然地就带有抑郁的症状,而这个抑郁的症状不是他所经历的,而是他的母亲或者是母亲的母亲在之前受过重压所导致。

所以这一些实验是为了证明什么?就是我们要知道一件事,海灵格说,我们会继承重现家族的创伤,对我们家族这些过往的人展示出一种无意识的忠诚,这种无意识的忠诚是你自己不知道的。所以有时候,我们做很多很奇怪的事,比如说有的人就总是谈恋爱,谈恋爱后总是没法结婚,一谈恋爱就分手,一谈恋爱就分手,是因为他忠诚于一个自己的角色。他们在早先的这些人里边,可能就有着一个这样被排斥的、孤独的人,他认同了那个角色,所以会导致他总是出现挫折。

因此我们到这儿来看看这本书的标题,它的英文的标题叫作It Didn’t Start with You,中文叫《这不是你的错》,但实际上它英文说,这个不是从你开始的,就是你所经历的这些痛苦,并不是从你这儿开始的。海灵格发现,他说当一个人被拒绝进入,或者离开了家庭系统,之后的某位家庭成员会替代他的存在,这个替代的人可能会重复之前那个人的命运,比如表现出同样的行为,或者重复那个人所承受的某种痛苦。还记得我们前面讲的,觉得自己总是要冻死的那个男孩,这就是继承和认同了前人的角色。

那么知道了这个原理以后,它治疗的原理是什么呢?就是要用到意念的治愈力,回归到卡尔·荣格提到的一个词,叫积极的联想,通过积极的联想,创造一种有疗愈能力的意念画面,然后回归到我们先辈的那个时候,去解决当时的问题,或者在你这边了解这件事情,当你开始观察你的那个先辈的时候,你知道你该怎么样摆正这个位置,这不是你的责任和压力的时候,你才能够把这些潜意识当中巨大的压力抽丝剥茧,和你分离出来。

所以大脑可以通过练习改变,我们的大脑是完全可以形成新的联结的,而这些新的联结一旦形成,你过去的这些压力和潜意识当中所遭受的这些痛苦就会逐渐地消散。爱因斯坦在这里边有一句话,讲得很有意思,爱因斯坦说想象力即为一切,它是对未来生活的预见。所以早在提出神经可塑性之前,爱因斯坦就阐述了一个要义,凡是我们所想的即有可能实现。

我们曾经讲过一本书里边也提到过,我们创造一个事情都是两步,第一步是首先在脑海当中把它创造出来,第二步再在现实生活中逐渐地实现。所以要想治愈你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痛苦,我们需要首先在脑海当中把它治愈,首先在脑海当中找到那个治愈的画面和语词。在这本书里的治疗方法,叫作核心语言疗法。

什么叫核心语言疗法?就是通过寻找你语言当中的蛛丝马迹,去找到你究竟是认同了前辈的哪一个事件,你心中那个情结到底是在哪儿,然后通过核心语言的调整,来构成一种新的疗愈语言和疗愈画面来进行疾病的解决。潜意识在一直不断地叩击着意识之门,它希望有人能够听到,这就是我们体内当中神秘的部分。

所以每个人的记忆里边分了两种记忆,一种叫作陈述性记忆,一种叫非陈述性记忆。什么叫陈述性记忆?就是你说你小时候去哪儿玩过,你小时候最喜欢谁,你度假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这都叫陈述性记忆,你能够讲出来,能够描述出来。非陈述性记忆在我们的体内,有很多时候,你说你莫名其妙地就会喜欢一个人,你莫名其妙地就会讨厌一个人,或者你天然地就特别恐惧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为什么?核心的原因就是这里边有非陈述性记忆存在,你说不出来,你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它真的对你产生了影响。

一个人之所以能够产生非陈述性记忆,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二到三岁之前,在我们还没有形成语言系统的时候所留存的那些记忆,那个是非陈述性的,可能进入到潜意识当中去。还有一种就是创伤的意志,就是你经历了一个巨大的震撼,你经历过车祸,你目睹过惨状,或者是你被虐待过等等,这些事情所造成的冲击导致你抑制了自己的显意识,你不希望再想起它,你不希望它能够呈现,你希望它能够消失,所以这些被你排斥在外的、已经消失了的东西,逐渐地形成了你的非陈述性记忆。

所以要想找到你的核心语言,知道你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就一定要能够找到这些来自外部却能够从内部体验和感知到的东西。这个说起来有点拗口,就是明显这个东西不属于你,但是你在内部能够对它有特别明确的感受,这种感觉就接近你的核心语言了。

所以这本书里边说,生命赋予了我们一些来自过去未完成的东西。生命给我们一些来自过去未完成的东西,我们并不是白纸一张长起来的,在我们接手这个生命的时候,我们从一个细胞开始裂变的时候,那个细胞当中所蕴含的信息就已经包含了祖上发生过的很多事,所以你不是从零开始成长的。那么生命给了我们这些未完成的东西,所以你真的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生活吗? 当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地想一想,就是我们在生活中有多少人做过特别多事与愿违的事情?什么叫事与愿违的事情?比如说你其实特别想结婚,你特别想跟一个人好好地过一辈子,但是一旦谈恋爱,就发现自己特别容易被激怒,特别容易发飙,特别容易生气,然后吵架。因为你根本就没法跟他好好地过日子,虽然你主观上觉得我应该好好跟人过日子,但是你做不到。

所以这就是我们简单地介绍什么叫核心语言疗法,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个人在生活当中最常见的四种阻断生命流动的无意识主题到底是什么?就是整个生命如果顺畅的话,应该是流动的,父母把爱给到了孩子,然后孩子继承了来自父母的爱,对父母表达感谢,然后再把这个爱给到自己的孩子,整个家庭就会流转得非常顺畅,非常其乐融融,很融洽。

但是有时候这个生命的流转会被阻断。一般来讲有四种阻断的方式,第一种阻断的方式,是我们与父母当中的一方界限不清。什么叫作与父母的一方界限不清?我记得很清楚,我有一次在参加线下活动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告诉我,她的妈妈给她带来了无穷的痛苦。那时候我们在讲一本书,叫《母爱的羁绊》,她说这书太有道理了,我妈妈天天让我很痛苦。为什么呢?因为她总是试图解决她妈妈的问题,她妈妈天天跟她讲自己和她爸爸的矛盾,然后要离婚又不离,天天吵架,天天吵架,这个女儿就被妈妈完全带进去,天天在为妈妈的事情烦恼。

这就是典型的你无意识地承担着来自父母的痛苦,就是你要知道你是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承担父母的痛苦的。父母有父母的生活,而且应该去帮助父母、给父母带来力量的人,你注意那个生命的流动,给父母带来力量的人是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就算不在了,但是那个位置还在,那个位置在,就能够给他带来能量,让他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如果是孩子倒错过去,孩子去给父母当父母,或者孩子去解决父母的问题的时候,这个家庭会变得越来越混乱。这是第一种方式,就是我们与父母当中的一方界限不清,没有划清界限,生活在父母的脚印当中。

第二种状况是,我们排斥父母当中的一方。很多人对自己的父母评判、指责、排斥甚至断绝关系,你要知道这个受伤最重的是孩子,是孩子本身。所以后面我们会讲到怎么样修复和父母的关系,否则的话,通过痛恨的方法是根本没法解决你的问题的。有很多人就是喜欢恨自己的父母,原因是什么?他觉得,孩子有一种动力,就是在他觉得自己的生活非常不如意的时候,他一定要找到一个理由,人都一定要找到一个理由,找到一个理由才会觉得安心,所以他找到了一个理由说,因为我爸爸对我不好,或者因为我妈妈对我不好,所以我现在就这个样子。

是找到这个理由了,但问题是你没有去解决它,你还会依然不好下去。所以正确的方法不是停留在这个理由上,而是要想办法去修复自己和父亲母亲的关系,就算是父亲母亲已经去世了,这件事情是你的事,你依然可以修复。你根本不需要说,要跟他们俩一块儿面对面才能够修复,不用,去世也一样。所以第二种是我们排斥父母当中的一方。

第三种是我们早年间经历了与母亲的分离。你们有没有见过有一种人有拔毛的这种病?叫拔毛癖。书里边有写到,有一个女孩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就总是揪头发,这样揪,她要把头发揪下来,所以她有时候这一块儿都已经揪秃了,但她还是在不停地揪。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叫拔毛癖。我也曾经见过我一个朋友跟我说话,我特别痛苦,就是他在你面前坐着,就一个劲地拔自己的胡子,一根一根地拔,这样拔下来,特别吓人,那很疼,胡子哎,这样拔。我现在才知道,这是拔毛癖。

拔毛癖是来自哪儿呢?你没发现把头发揪出来,或者把胡子揪出来,它都意味着同样一件事情吗?就是断了根,把这个根断掉,所以大量拔毛癖的人都是来自于早期和父母的关系中断。千万不要小看孩子在小时候被送进保温箱,或者是有一些病去住院等等,能够不让孩子和母亲分离就不要分离。因为在一个小孩子还不会说话、还没有形成语言的时候,他唯一能够依赖的安全感就来自于母亲。所以当你把他放到跟母亲分离的地方的时候,他会产生特别强烈的焦虑,他焦虑、哭,然后呼唤别人来管他,但是没有人管,这时候他体内的激素水平的分泌就已经跟别人变得不一样了。

所以在这个孩子长大了以后,就很有可能跟自己的父母产生特别多的矛盾,而且更显著的特征是缺乏安全感,比如说有暴力倾向,或者是怎么样,拔毛癖就是其中一个比较严重的特征表现。所以如果我们早期经历了和父母的分离,这也是我们心理出现问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第三个。

第四个原因就是我们对家庭当中的某一个成员产生了认同,而那个人不是父母。有很多前面我们讲过的案例都是这样,我们在生活中也见过特别多这样的案例。就是早年间有一个人被排斥到了我们的家庭之外,或者我们的家庭曾经做过一件事情,对不起那个人,那么那个人始终没有进入到我们的家庭体系当中来,但是在后辈当中会有一个人来弥补这一切,因为这个世界是均衡的。

海灵格为什么对东方的东西特别相信?其实我会觉得海灵格所讲的东西跟孔夫子讲的父父子子,君君臣臣是非常像的,就是孔夫子就整天强调按秩序来,一定都要按秩序来,各安其位,每个人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海灵格说的东西是一模一样的,就是你一定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你一定要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那个本分的任务,把那个角色实现好了,你就会发现整个家庭就顺畅了。但是我们很多人会越位,要么是跑过去管父母,要么是替父母去遭罪,要么是自己该承担父母的职责却不承担,我们逃跑了,我们不愿意让这个家庭均衡的时候,就总会有人会为此付出代价。这四种就是阻断生命流动的无意识的主题,这是最常见的我们把它叫作病因,找到这个病因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怎么解决问题呢?解决问题的过程当中,作者分了四步。第一个是找到你的核心怨言。什么叫核心怨言?就是你也可以让你的朋友帮帮你,看看你每天在抱怨的时候,最常说的话是什么,就是一个人说,哎呀,我要死了,哎呀,我快要疯了,没有人会管我。不要小看这些话,如果你经常口头禅所抱怨的都是这些话,那么就有可能会指向你在心里当中所认同的那个人的命运。

所以这个书里边给出的办法是,你可以写下你最害怕的状况,然后把这些状况读出来。在读的过程当中,这个作者说要学会用第三只耳来倾听,什么叫第三只耳?就是用心来倾听。海灵格在治疗的时候也会这样,海灵格不跟受试说话,他就让他不断地说,不断地说。在那个患者不断地说的过程当中,海灵格说,会突然有一个词击中我,当他听到那个词的时候,对了,这就是他的人生,他的人生当中的主题就是这么一个词。所以通过描写你最害怕的状况,把你最害怕的状况写出来,然后读出来,会找到一个指南针,这个指南针是指向你心里最早的那个伤痛的部分,所以这个叫作核心怨言。

然后写下你的核心叙词,就是你是怎么描述你的父母的。然后他让这些人来描述他人,通过描述我的妈妈是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我妈妈最让我抓狂的地方是哪儿,我爸爸是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我爸爸最让我抓狂的地方是什么什么,然后我的朋友是谁谁谁,就是让这个患者来写对周围人的看法。然后在这里边,你一定要去注意那些具有情感色彩的词汇,就是如果他用到了特别强烈的词汇,根本就不负责任,他完全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人,他特别自私等等,当这种情感色彩的词出现的时候,那么,你就能够找到说,原来他对这些人的看法是来自这儿,这就叫作核心叙词。

所以疗愈的路径,就是你可以改变对他们的看法和感受。你没法改变你的父母,就是没有人能够改变自己的父母,你千万不要希望说,改变了我的父母才能够治好我的病,这种想法是完全不切实际的,对吧?甚至有时候父母都走了,你怎么去改变他?所以你虽然不能够改变你的父母,但你完全可以改变你看待他们的角度,你看待他们的叙词,你是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你的父母。这是第二步,就是找到你描述他人的这个核心叙词。

然后第三个就是找到核心语句,就是你人生当中最害怕的事到底是什么?比如说他让一个人写他的核心语句,然后那个人写道,我最害怕的是死,我最怕死,然后在他写到最怕死以后呢,并没有停,这个就要接着问,说如果你写下的是我会死掉,那么下一步,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么最糟糕的事是什么?你都死了,但你依然可以想,最糟糕的事是什么?这个人想一想,死了最糟糕的是什么?他写说家庭中再也没有我了。

那再往下进一步,更糟糕的是什么?家庭里再也没有你了,又怎么样呢?最糟糕的事是什么?他们会遗忘我。你没感觉到吗?他们将遗忘我,这句话比前面的那些词有着更深刻的含义。所以就很有可能指向说,这个家里边曾经有一个人被人遗忘,被人遗忘了以后,这人在家里边没有位置。所以后边的人才会莫名其妙地从外部来了一种感觉,总是担心自己被遗忘。

这种从外部来的这种感觉,是特别奇妙的东西。真的,就是我们大家其实都可以找得到,有的人特别怕一些东西,就是无关乎经历或者是学过什么东西,遭遇过什么事,说不清楚,但是你就是会特别讨厌它,比其他人更讨厌一些东西,你比其他人更担心一些东西,或者你更恐惧一些事情的发生。

这就是通过这个核心语句,去找到你真正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最后通过画家族谱系来找到核心创伤。这个家族谱系就是尽量把你们家你能够找到的,那些早期的人都画出来,然后每个人的命运,每个人出现过什么状况,可以都写在旁边。这里边有一个要素就是,比如说你们家有一个人早年间杀过一个人,那么被杀的那个人也要被画在你的这个谱系当中,或者你们家有一个人被别人杀了,杀他的那个人也要算作你们家族谱系当中的一个,然后把他们展示出来。

当然,我不建议大家听完了这本书或者读了这本书,就自己去做。自己去做是相当不靠谱的一件事,因为你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我们最多是了解,知道有这种可能性和这种方向。如果你真的想要做这种治疗的话,最好是找专业的人士,而且一定要找真正专业的人士。

你知道家排这个事,特别有意思在哪儿?家排师自己也会有心理创伤,所以家排师自己如果有心理创伤的话,这个心理创伤会被投射出来,投射在那些患者的身上。我们见过一个案例是,有一个中国的家排师,他给所有人做完排列以后,他就说,这个人你肯定不是亲生的,你父亲肯定不是亲生父亲,你回去问问。然后好多案例他排完,他都认为这个人不是亲生的。然后后来真的遇到一较真的,这个人回去就真的找他爸爸去做亲子鉴定去了,做完亲子鉴定拿来以后找他看,说你看我跟我爸做了亲子鉴定,我们俩是亲生的,你凭什么说我不是亲生的。

后来你猜怎么着?这个家排师自己不是亲生的。就是他自己有着这么一个伤痛,当他自己有着这样一个伤痛的时候,他看别人的这些伤痛的时候,他都会往那个方向去走,这就是出问题的状况。大家也不要听完这本书之后,跑来找我问,说让我推荐,我不推荐,这个真的是看各自的缘分和造化了。但是我只是告诉大家,这个事情是需要有经验的,是需要科学的,需要有专业水平的,大家不要轻易地去试。我们了解这个方向,我们知道心理学里边有这么一个板块,这就是我们讲这本书的意义。

那么把那四个东西找到,核心怨言、核心叙词、核心语句和核心创伤找到,接下来就是疗愈的过程。疗愈在这本书里边提供了三个有效的方法,第一个叫作创造疗愈语言,就是用语言的方式来疗愈。举一个例子,如果你真的知道了你的核心语句到底是什么,创造这种疗愈的语言就简单多了。比如说我们前面讲的那个杰西,就是他19岁就开始失眠的那个孩子,他的叔叔被冻死了。

这时候这个作者就告诉他,他建议他想象他的叔叔站在面前,然后跟他的叔叔说,我每晚都会战斗,从我19岁生日后,我开始无法入睡。然后杰西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他的眼皮开始颤动,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他说科林叔叔,从现在开始你将活在我的心里,而不是在我日日夜夜的失眠里。当杰西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更多的泪水开始涌出。就在那时候,我对他说,你听到你的叔叔告诉你,将你内心沉重的一切都呼出体外,将内心的恐惧归还给他,你不会再失眠了,再也不会了。

这就是在一种半催眠的状态之下,这个医生所做的帮助。就是当他找到了跟叔叔的联结,跟叔叔说出那些话的时候,这个心理医生在旁边推他一把,说你听到他跟你讲了,你以后不会再失眠了。然后慢慢地,杰西经过几次治疗就治好了失眠症。

这就是我们说的疗愈的语言。还有一些例子,我读给大家听一听,比如说有一位患者,她无意识地继承了母亲和外祖母关系的破裂,还有她们不幸福的感受,然后她的疗愈语言是这样的,她说,妈妈,请保佑我能和我的丈夫幸福地在一起,虽然你和爸爸在一起时并不幸福,我会好好地珍惜和丈夫的感情,这样你们就能看到,我可以很好,以此表达我对你和爸爸的尊重。

她的这种状况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特别多,如果妈妈和爸爸的婚姻生活非常糟糕的话,这个糟糕的婚姻就经常会遗传到女儿和女婿身上。因为女儿是完全复制妈妈的行为,然后甚至她找对象的时候,她都会再次重复妈妈找对象的这个过程,然后就会不断地争吵,甚至离婚。但是要想把它割裂开,你就需要用这种治愈的语言,告诉你的妈妈,无论是在心里边,还是当着你妈妈的面都可以,告诉她说咱们是不一样的,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这就是把位置分开了。

还有一位年轻的女性,她从记事开始就一直生活在焦虑当中,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焦虑,她妈妈是生她的时候难产死的,所以她焦虑。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个状况,因为这个孩子是带着罪感来到这个世界的,她妈妈是因为生她而死的,所以她就会特别焦虑。那么这个医生告诉她,疗愈的语言是这样的:每当我感到焦虑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你在对我微笑,是你在支持我,保佑我,无论何时,我感觉到呼吸在我体内游动时,我都能感觉到你就在这里,和我在一起,为我感到高兴。用这样的话重新正确地梳理了她和她妈妈的关系,而放下那一丝内疚的感觉。

所以这里边可以用的语言非常多。比如说我不会再重复着你的经历,我答应自己会过好自己的生活,你所经历的一切不再是没有意义的,那些过往的经历会成为我力量的来源。我会尊重你赋予我的经历,它让我能够更好。我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并将它们奉献给你,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心中。我会努力地生活,用这样的方式表示对你的尊重。现在我懂了,是这样的经历让我开始懂了。你看,这些话都是具有疗愈效果的话语,所以你要能够找到你的核心创伤的话,用这些语言来重新梳理你和过往的关系。

我曾经见过一个很有经验的治疗师,在治疗的时候,最常教患者说的话是什么呢?叫作你是大的我是小的。就是很多人在家里边分不清大小,很多老人家老了以后,像小孩子一样,特别不懂事,特别给子女找麻烦,子女上班都已经累得够呛了,然后这个爹妈还在那儿不停地作,不停地闹,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父母在扮演孩子的子女的角色,父母在到处寻找母爱,每个人都在寻找母爱,所以在他老了以后,他突然发现母爱在女儿身上找到了,女儿对他的管理让他感觉到好像是妈妈一样,所以他就会变得特别小孩化,特别不听话,然后需要被照顾。这时候如果这个女儿真的就扮演妈妈的角色,天天教训自己的父母,然后管理他们,甚至宠着他们,爱他们,用各种方式像逗小孩一样逗他的话,这个家会非常混乱,父母的身体都会越来越糟糕,因为他们潜意识当中就希望自己得到母爱,他要母爱比较健康还重要。

那你说怎么办?所以这时候,心理治疗师就教这个女儿说一句话,说你是大的我是小的。这句话很有力量,就是当你和你的父母纠缠不清的时候,你要告诉他们,你是大的我是小的,谁照顾谁啊,要大的照顾小的,这才是正确的家庭顺序,所以千万不要站错了位置,千万不要把这个已经复杂的东西搞得更复杂。

那么接下来我们看第二种治疗方法,第一种叫疗愈的语言,第二种治疗方法叫疗愈的意象。什么叫疗愈的意象?海灵格在做家排的时候,到最后一定会形成一幅画面,比如说,案主是来寻找帮助的人,他会让扮演案主的父亲和他的母亲站在他的身后,把两只手搭在他的肩上,然后三个人一块儿面向前面看。这就是一个最简单的疗愈画面,就是当一个人能够在脑海当中经常地想到这个画面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充满了力量,因为你的父母在你的身后给你力量,然后推着你一块儿往前走,这就是疗愈的画面。

所以当你能够想到一个疗愈的画面的时候,你需要把一些温暖的照片,或者是你在头脑当中想象出来的最美好的画面,然后经常性地重复,这也是能够带给你力量的。所以如果你跟你的父母关系不清晰的话,你可以尝试着当他们的面把这个画面描述出来。

创造疗愈意象有这么几种方法。比如说在桌上摆照片,摆上家庭的合照,幸福的那个瞬间,这是有帮助的。然后点蜡烛,借着烛光寄托哀思,然后让这个哀思随着远去。写信,你可以给父母写信,也可以给已经离世的父母写信,都没问题。然后形成支持性的意象,就是我说的,你可以想象一个父母帮助你的场景,你们几个人的站位是非常有力量又温暖的。然后建立边界,建立边界也是一种意象,就是你可以在脑海当中跟你的妈妈讲,你说妈妈,这是我的世界,然后请你在你那边待着,我在这边,你在那边,这都是用意象的方法来治疗。

然后第三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与父母和解,与父母和解作者着的笔墨最多。我们在前面讲别的书的时候也提到过,说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要面对的关系就两类,一类是你和你父母的关系,一类是你和其他人的关系。所以基本上我们和其他人,和其他事,和同事之间,和朋友之间的关系,都是你和你父母关系的投射,因此能够和父母进行和解,是疗愈你内心伤痛的最根本的方法。

那么这里边还引用到了一行禅师的话,这是我们大家的老朋友了,一行禅师说当你和自己的父母生气的时候,你是在和自己生气,就像是种出来的玉米对最原初的玉米粒生气一样,玉米对玉米粒生气。他告诫大家,如果我们对父亲或母亲生气,我们需要去调整自己的呼吸,寻求一种和解的状态,这是获取幸福的唯一途径。所以万法归一,一行禅师和海灵格所做的都是一样的东西。

那么我们给大家提供一些和父母和解的疗愈的语言,我觉得这些东西是很有力量的。比如说对自己的父母可以讲这样的话,无论父母在不在,你可以说我很抱歉,一直以来我总是离你那么远,每当你想靠近我时,我总是将你推开,我很难开口告诉你我有多么想念你。爸爸,你是一个真正的好爸爸,在你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很抱歉之前我是那么难以相处,我一直都在妄加评判,这让我一直无法真正地靠近你。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够变得更亲密。很抱歉过去我一直在逃脱,我保证我一定会让我们在共同的时光里更加亲近,我保证不会再让你证明你对我的爱,我不会再去期待你一定要用某一种方式来爱我,我会接纳你用你的方式来爱我,而不是一定要用我期待的方式,哪怕在你的言语里我很难感受到,我也会努力地去感受你的爱。你已经给予我太多了,谢谢你。妈妈,我这一天真的太糟糕了,我只想给你打电话。

这些话都是能够改变你和你父母关系的语言。那么如果父母真的已经去世了,你也可以尝试说出这样的话:请在我睡梦中拥抱我,那时我的身体不再紧绷,我会更容易去靠近。请教会我如何去信任并让爱进入我的内心,请告诉我怎样去接纳,请帮助我,让我更加放开自己。感谢你赋予我生命的礼物,我保证不会挥霍它。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是我力量的来源,我能够从他人那里得到我所需要的,并且我能从发生的一切当中有所收获。我不会再责备你,因为我知道,这只会让我们之间充满敌意。

同时你也可以想象你的父母对你说话,因为这种对话是双向的,父母对你说的话有时候更加能够改变你。可以想象其中一部分,想像父母对你说什么呢?说孩子,我爱的是你,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来争取我的爱。其实我们在生活中很多人,很多孩子跟父母闹矛盾,只是想证明自己而已,只是想能够获得来自父母一句真正的肯定。但实际上我爱的是你,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来争取我的爱,你是我的孩子。

你与我是独立的两个个体,我的感觉不应该成为你的感觉。过去我们的距离太近了,我看到了这对你造成的伤害。努力满足我的需要,照顾我的感受,这一定让你很无力,我的需求让你很难有自己的空间。从现在开始我会后退,不会让我的爱给你压力,我会给你全部你所需要的空间。一直以来我与你的距离太近,让你不能真正地认识自己,现在我会保持距离,并开心地看着你走出这个边界,过自己的生活。对于任何一个孩子而言,这都承受了太多了。任何想要修复的孩子都会感到压力,不仅是你一个人。直到现在我才能面对自己的痛苦,我将本属于我的痛苦带给了你,是时候把它们归还给我了,这样我们都能够得到自由。你和我的接触非常多,但是你和你的妈妈实在不够,若能看到你们更亲近,我会感到很开心,你可以让自己这样做。

以上这些语言都是能够帮助你修复和父母关系的一些话语。我觉得就是如果问题不严重的话,其实你是可以自己尝试一下,就是你可以想想看,如果你觉得你跟父母之间的关系有一些问题的话,你可以尝试把这些话在脑海当中盘旋一下。如果觉得真的很安全,挺好的,你可以跟你的父母讲出来,或者就是比较郑重地在潜意识当中跟你的父母进行对话,就能够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试一下,这些事情必须得试一下你才知道。

最后,这个书里边还写到了关于成功这件事情。有很多人一辈子做了很多的事,特别忙,忙忙碌碌,然后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但是总是不成功。不成功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心理学的原因,是大量的人对失败有着无意识的忠诚,什么叫作对失败有着无意识的忠诚?比如说,你在从小长大的过程当中,你的父母总是说你是个失败者,总是告诉你说你干什么都不成,那么你就很有可能会忠于这件事情,你会觉得这是父母对你的定义,所以你会忠诚于失败这个角色。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小时候目睹了父母的失败,然后你看到你的父亲特别失败,你不敢超越他,这也是对失败忠诚的一种表现。

所以有时候,我们在生活当中遇到的困难,真的要回到潜意识和心理当中去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本书开篇的时候,这个作者就跟我们分享了他的故事,他自己的一只眼睛出现了问题,然后逐渐地失明看不见了。他非常焦虑,然后到处去找医生,寻医问药,去练各种神秘的方法。直到有一个老师跟他说,你应该回家去,你应该跟你的父母修复关系,然后他才突然意识到,他跟他的父母已经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交往过,因为他真的在心里边痛恨他的父母,那是他们很早以前的恩怨了。

但是他必须得回到他父母的身边,因为那个老师要求他必须得去,他开始去跟他的妈妈联络,跟他妈妈联络之后,因为他爸爸跟妈妈离婚了,他还需要去跟他的爸爸联络。他的爸爸非常意外,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还会来看我,但是两个人一旦建立了这样的联结,就觉得特别愉快。后来在他修复了和他父母的关系之后,慢慢地他的眼睛逐渐地恢复。

所以我特别欣赏这本书里荣格的一句话,我觉得用这句话来作这本书的结尾是再合适不过的,荣格说,当你能够将你的无意识意识化,你将真正主导你的生活并称之为命运。我希望这本书能够是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逐渐地探索到我们无意识的部分,如果我们能够把无意识的部分逐渐地意识化,我们才能够真正地学会主导我们的生活。

谢谢大家,我们下周再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