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 次浏览

《怪诞脑科学》-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40分钟  ,教你战胜焦虑、混乱、拖延的自控术。

各位好,我们今天是在樊登书店的北京旗舰店,跟大家分享本周的新书,这本书的名字叫作《怪诞脑科学》。

你一看英文名字就明白了,它叫作kluge。Kluge是一个特别奇怪的词,很多人不知道这词什么意思,叫作克鲁机。什么叫克鲁机呢?就是你用一大堆完全不搭嘎的东西拼凑起来,然后形成了一个装置,去解决一个复杂问题的这种东西,就叫作克鲁机。

克鲁机不是没有用,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次特别有用的克鲁机,就是阿波罗13号,1970年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发明航天飞机,这时候人们发现这里边的二氧化碳过滤器突然坏掉了。当二氧化碳过滤器坏掉了以后,如果没有办法维修,那么这里边所有的宇航员,都会因为二氧化碳的浓度过高而死亡。这时候他们就呼叫,二氧化碳过滤器坏了,然后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问题。

结果这个地面的人员就快速地找了很多专家,赶紧研究。最后就是用一个塑料袋、一个硬纸板箱、一双袜子和几个胶带,做了一个拼凑版的二氧化碳过滤器。虽然看起来很难看,可能味道也不好闻,但是它起作用。

那这个克鲁机跟我们人类有什么关系呢?就是大家会觉得我们人类的身体是非常精妙的,我们的眼睛,能够看到这么美好的世界,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颜色。我们的大脑,是所有动物里边最聪明的。但是这本书的作者告诉我们说,我们整个人体的进化就是一个克鲁机。

举个例子,比如说你们知道我们的眼睛是很凑合的。就是在我们的眼睛的那个视网膜,不是在眼球的前边,而是在底部。因此在所有人的眼睛当中都会有盲点,盲点就是你有些地方你看不见。因为那个地方,有那个神经丛挡着你,只不过是我们的大脑这么多年来习惯了,我们会把它翻译过来,然后似乎能看见一样。实际上这个地方都有盲点,你看不到。

最重要的克鲁机就是我们的大脑。我这本书的主题就是在讲我们的大脑为什么是一部克鲁机。就是你得了解我们的大脑不完美,为什么我要讲这本书呢?让大家了解我们的大脑不完美。只有你了解了我们的大脑不完美,你才知道自己有多么需要,不断地学习和调整自己,这就是这本书带给我们的意义。

如果你把这本书和《思考,快与慢》结合起来读,你会觉得特别有意思。因为《思考,快与慢》给的是理论层面,这个给的是大量的事实层面的这个论据。所以这是一本心理学非常重要的著作。

那人为什么会把这么一个凑合的身体进化过来呢?这有一个名词叫作进化惯性。进化惯性导致的,就是当这个生物体在不断进化的过程当中,它沿着最熟悉的路线在走。然后你说这个路线不是最好的,你可以走那个更好的路线,来不及了。因为它已经朝着那个路线走过去了。

你比如说,咱们就说第一个模块叫作记忆这部分。记忆是我们每个人的痛点吧,我相信很多人都曾经忘记过,很多重要的东西。你比如说我们家前两天看电影,然后我们第一次看电影,就买了三个3D眼镜。等到第二次去看电影之前就提醒,我还提醒说把眼镜带着,眼镜带着。然后嘟嘟跑去,把眼镜拿出来放在桌上,说这次一定要带着这个眼镜。结果临出门还是忘记了。

然后走到那儿说再买三个,买三个我们家六个眼镜。六个眼睛我们自己安慰自己,说没事,将来总有一天我们全家一块儿看电影,就用得上。然后等到第三次去的时候,又忘了,然后就买九个眼镜,说万一家里来亲戚也用得上。所以家里的3D眼镜变得越来越多。

为什么呢?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发生在你面前的事情,而且对你来讲只不过是一分钟之内,你只要记得它,就好了的一件事情,就是记不住?然后还有很多人,把手机往哪儿一扔,转身找不着了。出门不带钥匙,坐飞机不带身份证,就是各种各样奇怪的这种记忆。还有见到一个熟人叫不上来名字,这人那个名字好像就写在脸上,但是你就是叫不出来人的名字,非常尴尬。

那为什么我们人类的大脑会这么让你没面子,这么让你糟心呢?你反过来跟它对比,什么记忆是更科学的呢?你看你的电脑什么时候丢过东西?它的记忆方法是分布式的,是邮政编码式的。你有一个记忆,给你放在这个时间区位里边,再有一个放在这儿。所以你需要哪个记忆,调那个地址,调了那个地址,直接那个记忆就出来,它绝对不会丢。

如果我们当年人类的记忆是这样设计的话,那人脑跟电脑一样,凡是进到我脑子里的东西都跑不掉。但是人类大脑的记忆方式,不是这样科学的、叫作邮政编码式的记忆,而是背景联想式的记忆。什么是背景联想式的记忆,就是你给他一个线索,他能够突然想起来。

那天我就在想,我给别人推荐云南的一个特别美好的火车站。在那个红河州有一个火车站,拍《芳华》和《无问西东》的那个地方,我就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我就使劲想,使劲想,想不出来。结果我那天回到家里边以后,突然看到他们拿出来了一个图片,上面是一个寨子。我看到了寨子这个图片我马上想到,那个车站叫碧色寨。因为我们整天都在想车站,叫什么站,什么站,什么站都不是,叫碧色寨。

结果这个联想的方法,就是人类大脑的典型记忆方法,叫作背景联想式。这种背景联想式的特点是有助于我们在原始社会的时候生活,我们打猎,我们见到豹子,我们闻到气味会感受到危险。但是它牺牲了可靠性,它是牺牲了可靠性换来的灵敏度。

所以我们大脑在记忆这个层面,你会发现有特别多难以被依赖的这种克鲁机的现象。有一个心理学家做测试,他让两组不同的人去看一个 没有加声音的车祸画面,然后描述,就问了一个问题。说这两个车碰在一起的时候,大概车速是多少?你们估计一下,碰。

第二组说,这两个车撞在一起的时候,车速大概是多少?你注意,同一个录像,这个录像是一模一样的,没有声音。然后第一组用的是碰这个词,第二组用的是撞这个词。结果两组给出的估计的那个速度,完全不一样。用撞这个词,要估计的速度快得多,用碰那个词估计的速度小得多。

你看,你还那么依赖你自己的记忆,你还觉得你能够记得住?你们现在去回顾和检视你们自己的人生,你会发现我们有大量的记忆可能是偏差的,你跟当时的那个当事人对一下,你就会发现你们两个人对同一个场景的记忆完全不一样,这是很常见的现象。

所以我们得知道我们的记忆,就是典型的克鲁机的一个表现,那应该怎么办呢?这里边有一个方法告诉大家,大家看过《最强大脑》里边特别多那种记忆力特别强的人,我跟那个《最强大脑》的王峰聊过天,我说你是从小就这样吗?你就特别能记住,二维码都记得住?就给你100个二维码,能认出哪个是哪个,你说哪有这样的人呢?他可以。

他说我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在武汉大学读书。读到大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学习成绩不好,结果有一次跑去参加了一个记忆培训,他就去听,听完了以后觉得很有意思,就开始练习,不断地练,从大二练到大四。他说这个是可以练的,然后他就告诉我说,如果你真的愿意练的话,你是可以做得到的。

这里边最典型的方法,就是我们说当你能够学会一些记忆力的时候。你比如说我们要记一个特别长的很多词,很多词你记不住,一大堆词记不住。那么你在脑子里边想出一个房子,想象出一间大别墅。然后进门的那个门上贴着什么字,走廊是什么字,桌子上放着一个字是什么,厨房有一个字是什么。当你能够把这些互不相干的大量的字,或者数字,或者什么别的信息,跟一个具象的房子结合起来的时候,这种记忆法就是管用的,这就是能够帮你记住很多东西。

所以这本书告诉我们说,记忆树是可以无限发展的。就如果你真的愿意学记忆树的话,你可以无限发展。不过,要提醒大家一件事,就是记忆力强不代表智力强,记忆力和智力是两回事。而记忆力、智力,也不代表你最终的成就高。

没有事实证明说一个人记忆力很强,他做事业就一定能够成功,这个不一定。所以我们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养成习惯来降低对于记忆的依赖性。就比如说我现在出门就很少漏忘手机、钱包、车钥匙这样的东西。就是因为我每次出门之前念一遍,手机、钱包、车钥匙、身份证,然后念一遍摸一下,都有了就走。

如果你能够养成这样的良好的习惯,你把你的东西一定要放在固定的位置,你就能够减少丢三落四的这个现象。所以人们会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对付我们记忆的这个克鲁机,这是第一个模块,记忆,知道它不靠谱了。

接下来我们说信念。信念这个东西是更有意思的事,就是你相信什么,你为什么坚定地相信这些东西。我念一段话你们听听看,我说:你需要来自他人的喜欢和赞赏,却常常对自己很挑剔。虽然你有一些人格缺陷,但自己一般还是能够对它们进行弥补。你还拥有很多尚未开发的潜能,这些潜能还没来得及转化成自身的优势。你表面上看起来循规蹈矩,具有自律精神,但内心却常常充满焦虑和不安。

请问,我说的像你们吗?都觉得像,这就是说我。假如我给前面加一个定语,我说我现在说的是双子座,我现在说的是射手座,我现在说的是白羊座,我现在说的是属龙的,我现在说的是黄色人格,是绿色人格,好,对。因为我们太容易相信这些东西,这就是一种模棱两可的表述方法。

这是一个心理学家,叫作伯特伦·福瑞尔。他模仿星座占卜用语所做的一段文字性的描述,就是我们对于这种模糊性的描述,会存在一个过度解读的现象,这个就导致我们所相信的东西。其实没有那么靠谱,拥有明确的信念并对其进行讨论、评价和思考,是如同语言一样,新近才出现的进化产物。

千万不要觉得我们的信念、我们的理解,已经是一个亘古不变的很多年的东西,比语言要晚得多。新近出现的进化产物,难以完全排除其固有的缺陷。让人吃惊的是什么呢?我们的信念能力,与人类记忆特性之间的关系特别密切,并深受后者的影响。而且大自然在进化过程中,似乎是走了捷径,而没有对其好好地进行设计,其结果是使我们很容易轻信他人,上当受骗。

归根结底,尽管让我们具有信念能力的认知系统功能强大,但它仍然容易被人操纵,饱受迷信和谬误的影响。这可并非微不足道的小事,因为信仰以及我们用来对其进行评价的不完美的神经中枢,会导致家庭冲突、宗教纷争、甚至爆发战争。

就是莫名其妙地产生一股强大的信念,觉得这个东西一定是真的。而这种一定是真的这种信念,会导致我们和他人之间区隔。然后我们是一个部落,他们是一个部落。所以我们得经常地反思我们自己的信念,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的信念从哪儿来的。

你比如说,心理学里边有一个光圈效应,跟它相对应的叫作音叉效应。音叉效应就是如果你看一个人很糟糕。那么这个人干什么事,你都觉得糟糕,光圈效应跟它相反,如果你看一个人特别美好,那么这个人干什么事,都是很美好的。

所以他们拿了一个实验来做,拿一张照片给你看,一个小男孩的照片,说这个小男孩刚才扔石头,打碎了邻居家的玻璃,然后请你来评价这个小男孩的行为。两组人,一组人给的这个小男孩的照片,好看一点;一组人给的这个小男孩的照片,难看一点。然后就问他说你们怎么评价。

几乎没有例外,就是只要给好看的那组的小男孩,然后大家的评论就是孩子,调皮、好玩、好动,谁小时候没犯过错,不就这样。你看光圈效应,因为他长得好看。然后给那个难看的那组的那个小男孩,他故意拍一张那个很调皮的照片,给他看,说熊孩子。

实际上我们日常的生活当中,各位你们想想看,我们评论一则新闻,我们评论一个当事人,有多少是你真的了解那个事实?有多少是你经过了理性的探索?然后有法律的准绳,最后衡量?所以光圈效应和音叉效应,你要小心,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商家会特别善于利用这件事。因为有一个你喜欢的大明星,穿这样的鞋,所以这个鞋都显得贵了很多,人的不理性就是这样来的,所以我们还要小心的。

除此之外,除了光圈效应之外,还要小心叫作聚焦错觉。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他们找来一群大学生,问这些大学生。第一个问题说,你觉得自己幸福吗?让他给自己的幸福打一个分。打完分以后再问说,你最近约会过几次?然后他说自己约会过几次,这是第一组。然后第二组人来了以后,先问你最近约会过几次?然后再问你觉得自己幸福吗?这有什么区别呢?你会发现第一组人,先问他是否幸福,这是一个不受污染、不受感染的一个问题。他会很客观地说自己幸福不幸福,再问他约会了几次,你会发现,他给自己的幸福程度的打分和他约会的次数毫无关系。因为那个问题在先,这个问题在后。

但是当你问第二组人,你先问他最近约会过几次,再问他幸福吗?你会发现,几乎所有人的幸福程度都跟他的约会次数是相关关系。我们甚至觉得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很准,还有谁比我更懂自己?你根本就不懂自己,你被别人的一句话就误导了,你就完全受到了那个聚焦错觉的影响。就是当别人能够有办法把你的聚焦稍微调整一点点,你就跑了,你就丧失了对自己幸福感的评价。

再看配偶吵架的时候,你发现夫妻两个人吵架在那个吵得特别凶的时候,你满脑子能够想到的全是这个人的坏,这个人好在哪儿,你为什么跟这个人在一起,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糟糕,你干嘛跟她结婚呢?忘了,她所有好的部分完全想不起来,这也是我们的大脑在聚焦错觉的这个时候所出现的问题。

所以人的心理特别容易受到污染,这个叫作心理污染。就是你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真还是假。《思考,快与慢》里边有一个案例,在这本书里面也出现了。它就说让一群人投飞盘,给你这儿放一个飞盘,上面有很多数字。然后哗一转那个飞盘,就嘣,投一下。投完以后问,说非洲国家在联合国里边,大概占多少个席位? 就这个问题和飞盘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你会发现,只要他投飞盘扎中的那个数字大,他猜的非洲占比就高。然后他只要投的那个数字小,他猜的非洲占比的就少。就是我们的这种感知,对于常识的这种判断,就受那个飞盘的影响。就是只要你之前听到一个数字,你马上就变了。这就是我们之前讲过的叫作锚定效应,所以锚定与调整。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一个东西。他说这样,让你用左手,就你不是平常用右手写字吗,让你用左手在这个桌上写名人的名字,这个世界上各式各样的名人,想到一个就写一个。然后右手让你干吗呢,右手第一组人,让你把手心朝下摁在这桌子上,手心朝下摁在桌子上,写名人的名字,喜欢的不喜欢的随便。然后第二组让你把手,放在这个桌子下边托着这个桌子,这样写名字。然后让把你写出来的,所有名人的名字分两类,喜欢的一类,不喜欢的一类。

你们猜怎么着,这个真是我没想到的,就是观察下来发现,如果是你把手摁在这个桌子上,右手刻意地摁在桌子上,左手开始写名字,你写出来的大部分是你不喜欢的名人的名字;而当你把手心朝上放在这儿,写出来的都是刘德华、梁朝伟、樊登这样的名字,都是你喜欢的名字。

心理学家后来给了一个解释,说有可能当一个人手心向下的时候,是一种远离的姿态;当一个人手心向上的时候,是一种接近的姿态。就这么一个别扭的奇怪的设计,人就变了。你的脑子里边的选择就变得不一样了。

所以我们人的心理,特别容易走那个叫作心理捷径。什么叫心理捷径,你没法判断一个画到底好看不好看,但是如果是名人画的就很好,这叫心理捷径。就你觉得这个好判断,因为它是捷径。我们没法看说一个电影好不好,别人都说好,那就好。

所以有人云亦云的现象,看一篇文章之后,根本不加思索地就点赞,或者就反对的这种现象,或者看到一张图,就觉得已经知道答案了。这种现象,我们不去反思?我们的大脑是多么可怕,我们就轻易地调动了我们的情绪,立刻就去骂人,或者就去写东西,就去干吗,原因就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大脑是这么的不靠谱,我们的信念往往是来自于很多很奇怪的东西。

就是这本书里边讲说,我们的体内有两种系统,一种叫祖传系统,一种叫慎思系统。其实就是丹尼尔·卡尼曼所讲的快和慢。祖传系统,快。你就比如说这儿来一只老虎进来,你想什么想赶紧跑,你不用想,这就是祖传系统。所以祖传系统在大量的时候是能够保护我们的。

但是在现在这个社会变得这么复杂了以后,你需要跟很多其他的人合作,你需要调动自己的理性的时候,祖传系统不管用了。祖传系统不够理性,它是纯感性的判断,这时候需要调动你的慎思系统。

但是我们的慎思系统,往往敌不过我们的祖传系统。因为慎思系统需要训练,慎思系统不训练根本做不到。来举个例子,我们大家都知道演绎推理是比较靠谱的推理方法。比如说所有的人都会死,苏格拉底是人,所以结论呢?苏格拉底会死。

那么我给你们试一下,这个新的演绎推理。说所有的昆虫都需要水,老鼠也需要水,所以老鼠是昆虫。问题出在哪儿呢?你看,演绎推理的这种理性的工具需要训练,它不是我们靠本能就能够学得会的。所有的昆虫都需要水,苍蝇是昆虫,所以苍蝇需要水,这才是大前提、小前提、三段论。但是当我们加入了这个老鼠也需要水的时候,并不是大前提后边紧跟着小前提,但这个你得训练。

这里边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案例,就是一群心理学家,跑到中亚的山区里边去,然后就问他们一些最基本的简单的归纳法和演绎法的这种练习。首先告诉他北极熊都是白色的,然后汤姆到了北极看到了一头熊,请问是什么颜色的?你猜他们得到的答案是什么,就是大量的这些淳朴的牧羊人,就会问,那你应该问汤姆,你干吗问我呢? 就是这个案例要证明什么,我们不是要嘲笑那些没有受过训练的人,这是一个人类学的研究。它是告诉我们说,这种在我们看来特别简单的推理过程,特别简单的逻辑,如果你没有受过训练,你的系统A是做不到的。就是你的那个祖传系统,是做不到的。

所以我们得知道,我们根据眼见为实就判断一个事情是正确还是错误,我们根据一点点线索,自己就下定一个结论,说这个人是什么,那个人是什么,不靠谱。这是克鲁机的表现,是你脑海当中的那个祖传系统,在起作用。

所以孔夫子告诉我们叫,克己复礼为仁。什么叫克己复礼,就是你要不断地去克制自己体内那个原始人的部分,要增强你那个社会人的部分,增强你那个理性的部分,所以这是非常珍贵的建议。

第三个模块就是我们说我们的大脑在做选择的时候,是不是足够的靠谱。这个最有名的实验,就是那个棉花糖实验。就是让一个孩子在这儿放个棉花糖,说你要现在吃,就吃这一个,你要能坚持15分钟给你俩。你会发现大量的孩子坚持不了15分钟。实际上从理性的角度讲,你肯定应该坚持15分钟,拿俩回家多开心。

但是很多人忍不了,包括很多成年人。你知道最搞笑的是,有一个人被判入狱90天,在监狱里边服刑90天,89天的时候他还搞越狱,你说奇怪不奇怪。这个叫作选择的这部分,我们的意志在面对选择的时候,是相当薄弱的一件事。

你比如说问你,丹尼尔·卡尼曼问说有一个微波炉,然后打折。100块钱的微波炉,打折省25块钱。然后1000块钱的电视,打折省25块钱,一样。然后问你愿不愿意开车,跑那么远去参加这个打折活动? 从理性的角度讲,都是25块钱对吧,你愿意去或者不愿意去,都是25块钱,一样。但是当人们说是100块钱的微波炉,省25块钱的时候就愿意去;说是1000块的电视,省25块钱就不去了。一点都不理性,就实际上25块钱就是25块钱,跟1000块还是100块没关系。

还有一个更有趣的,说你跑到电影院去看电影,走到电影院突然发现票丢了,这时候问你还看不看?这是第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走到电影院发现丢了20块钱,本来买这个电影票要20块钱,结果你刚好丢了20块钱,请问你还要不要看?这两个事一样,你丢了一张20块钱的票,和你丢了一个20块钱,是一模一样的事。

但你会发现这里边的,这个差错有多大呢?从50%上升到88%。也就是说,凡是丢钱的人有88%都说看啊,干吗不看?再花20块钱买张票。但是如果是丢了票的那个,有一半说不看了,就走了。为什么?没有理由。

城市里边统计犯罪率,每次公布我们的犯罪率是多少,犯罪率降低了多少,显得这个城市特别不安全。但是如果这个城市说,我们的无犯罪率是多少,我们的无犯罪率提高了多少,显得这个城市特别安全。其实是一回事。

所以大量的人在做选择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经常处于一种知错不改,然后只看重眼前,忘记了未来,缺乏理性这样的一种状态。巴菲特有一句名言,我前两天发朋友圈还说了,说有人问巴菲特说,你的投资理财的方法这么简单,找到一家好公司买进去,20年不变,50年不变,不就行了吗?为什么很少有人像你一样有钱? 巴菲特说了一句话,就是这个。巴菲特说,因为很少有人愿意慢慢变得有钱。就是人们就喜欢急功近利,我也是。所以人在做选择的时候,有时候你明知道正确答案,你都做不到。所以有时候祖传系统,会给你带来特别多的麻烦。

但是你要知道,偶尔有些情况下,祖传系统会很管用,什么时候呢?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这边地震了,或者过马路有个车,突然冲过来了等等。凡是遇到这种紧迫的、关乎生死存亡的危险的那一瞬间,你的那个祖传系统会突然之间调动,让你汗毛倒竖,然后做出一个正确的决策,这就是祖传系统在起作用。

所以我们不要把祖传系统,全部都抛开,那就真的变成电脑了。祖传系统会帮到我们进化,但是你必须得能够知道我们的祖传系统,和理性的这个系统是不一样的。

什么时候能够感受到这个冲突呢?有一个现象叫作道德错愕。就是你从理性的推理上你会觉得,这是一个结果,但从感性的层面上你不能够接受,这一刻你所体现的那种感觉就叫作道德错愕。就是我就在道德上没法接受,但你让我说理由,我也说不过你,但是我就是不能接受,这种叫道德错愕。

道德错愕出现的时候,是什么现象呢?就是当你的理智跟情感脱节的时候。当你的理智跟情感脱节的那一刻,你就会出现这种道德错愕的状况。所以以后你遇到这种情况,你就理解这是你的理智跟情感打架,这两者不能够一块儿解释同一个事情,产生了道德错愕的状况。

这是关于选择的模块,下边这个模块更有意思,语言。你们觉得,我们的语言进化得怎么样?人类的语言是一个特别糟糕的东西,就是它会导致特别多的麻烦。你比如说一个外国人到中国来上班,然后去工厂里边,领导带着他参观这工厂。参观到一半,领导说我去方便一下,走了,方便一下。然后这个外国人就问,说方便是干什么?然后旁边人讲方便就是去厕所,这不好意思说,说方便,这中国人一般这么说的。学会了,方便去厕所。

然后第二次,这个外国人见到一个中国朋友。然后聊天聊完了很开心,那个中国朋友走的时候,说那个回头方便的时候,我请你吃饭。然后这外国人说我可不吃,方便的时候我不吃饭。

还有人说一个中国人骑着自行车,从高坡上下来。然后旁边有个人自行车闸没了,闸没了,他说不好啦不好啦不好啦,然后嘭撞,撞飞了。撞飞以后这人说,这下好了。然后让外国人填空说,请问到底是好了还是不好了?没法整。

所以人的语言当中,我们的进化其实是不完美的,也是一个克鲁机,凑合用,我们的语言基本就是凑合用。

外文也一样。外文里边有一次,这是一个真正的惨案,死了583个人。为什么呢?就是因为飞行员在讲自己的那个飞机状态的时候,说错了一个词,他想说的是,ready for take off,就是我们准备起飞。然后他说,at take off。你看在我们来理解,at take off和ready to take off好像差不多。但是at take off,是起飞中了;ready for take off,是准备起飞。塔台听到这样的词,给了错误的指令,结果导致机毁人亡。

就是你语言当中的一点点的错误,就会导致很大的这个麻烦。所以有很多人在努力地改变人类的语言。但是这个努力到今天为止,几乎没有什么用。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门语言叫作世界语。世界语是柴门霍夫这个人发明的。他说英语、德语、意大利语,都不靠谱。就这些语言,要么就是特别难,要么就是特别复杂,要么就是这个太简陋。

所以他说,我们应该综合所有语言的优势,我们发明一门语言,语法又简单,又没有歧义,一个词就是一个词的意思,没有多音字,这样一来全世界的人学语言不都简单了吗?所以他们就推行了世界语,我记得我小时候还有一段时间,有很多人在推广这个世界语。我给你们表演一段世界语,我在这书上学会的,听着,他说Saluton,Cu vi parolas Esperanton,Mia nomo estas Gary。一门新的语言,这就是世界语。

我刚说的这段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好,你讲世界语吗?我的名字叫盖瑞。所以人们在语言方面所吃过的苦,所创造的这个错误、误解,多了去了。什么语言基本上没有这样的歧义呢?就是计算机语言。所以计算机语言,就不受这方面的困扰。

在Pascal、C、Fortran,这些语言当中,我们找不到防不胜防的不规则表达,或者无处不在的模糊语义。防不胜防的,就是老外到了中国整天都是防不胜防的表达。就是很多词你都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只要程序语言构建良好,计算机就不会在执行下一步任务时,出现不知所措的情况,只要依照由这些语言创建出来的程序执行下去,计算机程序就绝对不会出错。

所以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变成程序员,大家之间打招呼,都是用程序员的语言。然后表示布置任务,干吗,都是程序员的那种方式,这个世界的错误会少很多,但是我相信这个很难实现。首先我就学不会要把这些程序的语言都学会。

为什么人的语言会产生这么天差地别的区别呢?是因为人的生理构造就不一样,你们有没有发现,全世界各地的语言,描述狗叫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按理说狗是一样的,狗的叫声差不多,但是全世界描述都不一样。

所以导致我们的语言不可能周严,我们的语言不可能没有歧义。你就接受这件事,你要知道自己的语言有时候描述出来的就会惹麻烦。

所以人跟人之间,发微信的时候一定要加表情,不加表情一定吵架,对吗?因为你的语言表达的是一个意思,对方看这语言,表达是另外一个意思。发明表情包的那些人,真是特别了不起,减少了大量的人类的纷争。所以语言也是一个,进化当中的克鲁机,我们得知道语言不是那么完美的一个东西。

倒数第二个叫快乐。就是关于快乐这件事,我问问大家,你们觉得什么东西最能够代表幸福?有人说阳光、沙滩、水、是吗?OK,洪水呢?阳光,沙漠里边晒着?沙滩给你埋起来了?所以就算是阳光、沙滩、水,这样的东西,都不能够代表一定的快乐。所以我们对于快乐几乎没法定义,问你什么叫快乐,找不到,不知道,你说我的快乐激素分泌得多的,那个状况就叫快乐?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我没法定义快乐,但你让我感受到快乐的时候,我就能知道这叫快乐。快乐是模糊的,快乐有它的意义,快乐是人类进化的向导。就是如果人没有快乐做向导的话,我们就不愿意繁衍生息,我们就不会这么快乐地制造人,然后一代一代地这么流传下去。所以有人说快乐给我们带来了生殖的可能性,有人说快乐是我们头脑当中一些化学物质等等。

我们在这儿有一个探讨:归根结底,事实的真相就是我们的快乐中心,并非是由某套经过完美配饰并可以促进物种生存的构造机制组成的,而是由多种简陋粗糙的机构机制,混杂而成,很容易而且还很乐意上当受骗,受人愚弄。人类的快乐感觉与进化生物学家,所称的生殖适度之间,仅存在松散的联系,其实我们对此应当心存感激。

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很容易用其他的东西来欺骗自己,在快乐这件事上。你看电视,其实它没有给你带来特别多的东西,但你欺骗自己,给自己制造了一些快乐的那种感觉。那如果从快乐再进一步到幸福,你会发现衡量幸福的手段更是糟糕。因为我们人类有一个习惯,叫作自圆其说。人不能够接受认知偏差,你比如说狐狸,看到那个葡萄吃不到它会说什么?酸的,为什么它说酸,它没吃到就说是酸的呢?因为它的认知失调了。假如它看到了葡萄。但是又吃不到,难受。所以它就得说那个东西是酸的。

这就是解决认知失调的方法,这个方法叫作自圆其说。这里边做出很大贡献的一个人,叫作费斯廷格。费斯廷格是个很了不起的心理学家。我们在生活当中,曾经讲过一句话说,生活中90%的烦恼,并不是那个烦恼本身,而是你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所带来的烦恼。这就是费斯廷格所说的一个叫费斯廷格法则。

费斯廷格还做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他找来了一群大学生,让他们干活。干什么活呢?给他们一些钉子,在这桌子上钉进去,铛铛铛,钉。就是你都不知道钉啥,反正就是往木头里边钉钉子,就这么钉。

然后第一组大学生,说每人每小时20美元。第二组人说弄完了以后,整个钉完,1美元,每人每小时1美元,让他们钉1个小时。这是一个相当无聊的工作,就是一块木头,拿着个钉子这么钉。钉完了以后,问这两拨人,说你们觉得刚刚做这个工作有什么意义吗? 你们知道区别是什么吗?特别好玩,凡是挣到了20块钱的那些人,就是说没啥意义,就钉嘛,不就是为了挣钱吗?铛铛铛地钉不就完了吗?这没意义。然后只收1美元的那组人说,很有意义,这件事情磨练了我的心性。为什么,就是为什么那个没有赚到什么钱的人,反倒会有这么多的解读呢?会觉得这个事特别有意义呢?明明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钉钉子的这么一个事? 原因是只收了1美元的那个人,不能够接受自己干了这么傻的一件事。而那个得了20美元的人,觉得理所应当,我干这活挣钱了,够了,这就叫作自圆其说。

所以我们人类在面对幸福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经常是处于一种自圆其说的状态。就是我们给一些没有意义的事赋予一些意义,我们在大脑当中欺骗自己,我们说这个东西大概是有一个什么样的意义,因为我们不能够接受这种认知失调的这种症状。

这里边还揭示了一个现象,就是为什么青少年往往容易犯错。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你的大脑里边,获得欲望、获得体验、获得快乐的那部分已经成熟了。在青少年时期,你已经能够感受到来自物质、来自异性这些快乐和美好,但是你抑制自己行为的那部分还没有成熟。

就是当你长到三十岁,你突然觉得说我应该能够控制我自己,我不能想干啥就干啥。但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就觉得我想干啥就要干啥,我必须得到,我得不到受不了。不是你的这个智力问题,不是你的简单的什么家教的问题,道德问题,不是,是你的大脑就没长成,你的大脑里边控制自己欲望的那部分没长大,所以你控制不了。而那个欲望的那部分又长得很快,很快就跟成年人一样,成年人想要的你也想要。所以就会导致你失控。

因此,其实只要你把这个道理讲给青少年听,都会有助于他们更好地自律。原因是他能够理解,我的大脑现在正在成长。所以他会能够促进大脑快速地去理解这件事情。这就是我们说的,关于快乐和幸福的这个认知。你发现,它并不科学、并不周严、并不具体、完全是克鲁机,完全是拼凑在一起,给你一种凑合的感觉。自己自圆其说,感觉到幸福就行了。

最后一个叫精神崩溃。你们记得吗?你们可能不记得了,我小时候看世界杯,罗伯特·巴乔射点球,记得吗?罗伯特·巴乔是巨星,扎个小辫子的那个,然后特别东方范儿,很帅。然后最后意大利队跟别人决赛,决赛的时候让他射点球,我们就觉得十拿九稳。因为不射点球都能进,结果一脚踢飞了。

我当时难过得,我跟他一块儿哭。我觉得这我偶像,球能踢飞了,这种状况叫什么呢?叫作精神崩溃,就是在最后的那一个状况之下,你的实际水平肯定能踢进,但是你会把它踢飞了。我们大量的人都会出现生活当中这种精神崩溃的状况。

我原来也是运动员,我打乒乓球,业余的。然后参加那个校际的比赛,有一局比赛当中我打得特别好,连赢了两局,打得很精彩。结果到第三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崩溃,然后就是所有的球都跟傻子一样,就是直接打出台。就动作完全失调,那个状态我特别能够理解罗伯特·巴乔。就是在那一刻你突然僵硬了,你突然丧失了过去所练习的那些所有的能力。包括我们在生活当中,会莫名其妙地走神、发呆,对于一件重要的事情严重拖延。甚至我们患有神经官能症,我们明明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觉得不行,上不来气、紧张、焦虑。

那天我在首都机场碰到一个空姐,拉着我跟我说了半天,她就说我们讲书帮了她,她就是那种叫作幽闭空间症。然后她有一次开车的时候,开着开着,突然之间觉得上不来气了,就抽搐,不得了。在路边停车,觉得要死了,叫救护车送到医院,没事,然后到现在不敢开车。

这就是人的这个身体会突然出现大脑崩溃的状况,包括双相情感障碍,然后抑郁症、焦虑症等等。为什么呢?就是如果我们出现了这种抑郁症的时候,我们的精神会出现一种螺旋式的下降。什么叫螺旋式的下降?因为你的精神崩溃了,你觉得感觉不好。然后你从外界所吸收的信息,就开始变得更糟糕。你看到的更负面,你看到的越负面,你的心情越不好,越不好看到的越负面。最后就一直沿着一个深渊一直走下去,这就是我们的大脑带给我们的这个精神崩溃的状况。

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个原因是什么: 混合了各种认知,克鲁机的特酿美酒会让正常人也偶尔失控,其中包括,用于自我控制的拙劣机制,在盛怒之下我们的反射系统,往往更加容易占据上风。愚昧的确认偏误,它让我们相信自己一向正确,或者差不多就是这样。它邪恶的孪生兄弟叫作动机性推理,引导我们坚持自己的信念,哪怕那些信念并不可靠。结果,只要对某人动怒,我们往往就只记得他过去所做的其他一些让我们生气的事情。简而言之,这就是让急躁的热系统凌驾于冷静的理性之上,结果理性当然就荡然无存了。

什么意思呢?就是当你把我们前面所讲的所有的这些非理性的克鲁机,非常不幸地在你身上集中爆发的时候,精神崩溃了。就在那一刻,你原本拥有的能力你也做不到,甚至会得大量的精神类的疾病。所以这就是我们说,我们得理解我们的大脑,我们得知道我们的大脑并不是完美的,不要那么自信地凭着自己的感觉去生活。如果一个人觉得在生活当中,我的感觉都是对的,我就觉得这没问题,这事没什么好讨论的的话,你一定要小心,你太信任你的克鲁机了。

那么不能光批评,应该怎么办呢?这个书的作者,给了我们十三条建议,这十三条建议,其实综合起来就是一件事,就是批判性思维。各位还记得我们讲过一本书,叫作《思辨与立场》吗?我说过,那本书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一本书。就是批判性思维是用来批判我们自己的,我们得经常性地用批判性思维,来反思我们自己。所以这个作者给了十三条建议,我简单地念一下就好了。因为重点都在那本书里面,我们把批判性思维学好,我们就能够减少克鲁机现象。

第一个,尽可能考虑有无其它可行的选项。当你决定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问一问有没有别的选项,扩大一下想法。

第二个,重新界定问题。就是当你被别人引导,去看待一个问题的时候,你能不能换一个角度重新界定,万一不是他引导的那个方向呢? 第三个,始终牢记相关关系,不等于因果关系,相关关系不等于因果关系。有一个事出现,另外一个事跟着出现,但这两个事之间可能没有因果关系。

第四个,永远别忘了控制样本的大小。就是你说我身边有一个人,炒比特币挣钱了,我又认识一个,又炒比特币挣钱了,我认识了十个炒比特币挣钱的人,你是不是就敢炒比特币呢?两回事。因为这个样本量还是太少,只有十个人,你怎么能够确定这件事呢? 第五个,预知自己的冲动并事先约束。读了这本书的目的就在这儿,预知自己会有冲动事先约束自己。

第六个,别只是设定目标,要制定应变方案,仅有目标不能够保证目标的效果,你得制定理性的方案,在你理性的那一刻制定方案,你才有可能更理性地执行它。

第七个,在任何时候如果你已经疲惫,或者心里还在考虑其它事情,就尽可能不去做重要决定。所有的这些大额的成交,几乎都是要在最疲劳的时候,疲劳战。很多谈判谈到最后谈崩溃了。就是能够去进行大型商务谈判的人,一定要有强健的体魄和坚定的意志,就你能够谈到半夜,你没事,对方崩溃了,谁崩溃谁让步。所以千万不要在疲惫的时候做决定。

第八个,随时在收益和代价之间,进行权衡比较,你要会算账。

第九个,设想你的决定可能会被他人抽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方法。就你做了一个决定,中国古人讲得好,叫抬头三尺有神明,为什么要这个呢?就是你要经常想到说,如果有人看着你的话,你这个决定对不对。如果有人能看你这个决策过程,你这个决定是不是科学。这个能够帮助你冷静和理智。

然后第十个,和自己保持距离。就是别老待在自己的体内,去看待这件事情,换一个角度想象一下你是墙上的摄像头,你是墙上的摄像头在看你做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做?这就是把你和自己分开,把你的肉体和你的观察这个点分开,这是一个很有效的保持理性的方法。

第十一个,要当心生动化、个性化和轶闻趣事。如果有一个人跟你讲一个东西,讲得特别绘声绘色,流眼泪、动情、振臂高呼,一定要小心。就所有情绪化的方式,号召你的东西,你要冷静,要理智,这是很危险的。

第十二个叫作挑选重点。就做决策的时候,你要学会去挑选重点。当然这很难,这说起来容易,很难。布里丹之驴就是典型的,你明明知道说吃草也行,喝水也行,挑不出来,到底吃哪个?最后饿死了。这就是典型的叫作难以选择的情况。

第十三个叫尽量理性。就是这作者告诉你尽量理性,他也觉得很无奈,他说我只能帮你帮到这儿了。就是你尽量理性就好了。因为如果真的是这么一本小书,就能够解决人们的非理性的问题,那这人应该得十个诺贝尔奖。不可能,人类能够进化到今天,他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作品。尽管他是克鲁机,尽管他拥有这么多非理性的部分,但他依然是一个伟大的作品,你想要扭转这一切是很难的。

但是这本书的意义在哪儿呢?我们得不断地提醒自己,我们人生修炼的路还很久。当你能够通过不断地修炼,一件一件的事,一次一次的交易,一次一次的活动,让你自己修炼得变得更好,让你的克鲁机比别人的克鲁机更严密一些,更棒一些,这就是我们人生的方向。

所以这本书里边,引用了孔夫子的一句话,送给他的学生。他说孔子讲,叫作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送给大家,让大家理解我们的大脑是一部克鲁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保持谦虚、学习、和慎思反思的这种习惯。

非常感谢大家收听这本书,希望能够给你们带来营养和支持,如果您觉得这本书有意思的话,欢迎转发到朋友圈,或者送给你的朋友们一块儿来听。这个世界上每多一个人读书,我相信就会多一份祥和。

那么最后我们有一个小小的互动,我们希望大家在留言区里边可以给我们写下来,找出一个你自己非理性的例子。这种非理性的例子能够提醒你,以后要尽量地保持理性。谢谢大家,下周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