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7 次浏览

《混乱》-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40分钟,拥抱不确定性,成为失控时代的掌控者。

各位好,今天我们讲的这本书叫作《混乱》。这是我近期来在线下演讲的时候引用最多的书。

我又有了新的认知的迭代,我每次都讲爬山算法。什么叫爬山算法呢?就是这本书里边告诉我们的。它说,假如我们玩一个游戏,让我们每一个人能够找到我们在这个地球上最高的那个点,当然你没有地图,你并不知道自己哪个点最高。我们现在来报一个坐标,然后你就知道,你那个坐标是不是最高点,大家来拼谁能够最快地找到这个地球上的最高点。

那如果我们想要通过一个坐标,一个坐标地试过去,那我相信你这辈子很难试到珠穆朗玛峰。因为地球那么大,只有那个点最高。而最有效的能够帮助我们找到最高点的计算机算法,它的办法是什么呢?是把你随机地抛在地球上的一个点,抛在那个点以后,你就近在最近的几公里之内寻找最高点,然后找到最高点之后,立刻站到这个最高点上去,再在最近的几公里之内寻找最高点。那当然,这个几公里有多大,取决于你的能力,假如你能力很强,方圆十公里;假如你能力很弱,方圆两公里。

总之就近去展开搜寻,假如你不幸被抛到了沙漠里边,啪,沙漠里边周围都差不多,十公里之内都没有特别高的点。怎么办呢?重启一次,就再抛一次,再抛到地球上另外一个地方。这种随机性的引入,使得一个人往往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找到这个最高的点。这个算法跟我们的实际生活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它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启发。讲一个案例,你就明白了。这本书开篇的第一个案例,是说美国的一个爵士乐的钢琴演奏家,叫作基思。

他被一个欧洲的小女孩请到了欧洲去做一场表演,现场卖票卖出去了1400张票。就是因为他很有名,所以就票卖掉了。卖掉了以后,结果头一天到那儿去的时候看那个场地。一看,糟了,说这个场地很破,而且那个琴都很糟糕。不是那种大的三角钢琴,给他搞了一个小琴。上去一弹,竟然有很多键是坏的,不演了,我要走,然后转身就出去。那个小女孩17岁,很年轻,第一次组织这么大型的活动,就在雨里边追。一边追一边跑,说,请你留下来。这个男士就有点心软,觉得这怪可怜的,在车窗里边说,那停下来吧。后来就跟那女孩说,那我明天帮你演,但是演砸了你可别怪我。然后这场演出进行了。

1400人来听,演奏完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当天晚上演出的那张唱片,被销售了350万张,成为了爵士乐有史以来畅销第一名的唱片。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没有人见过一个演奏家如此有激情地弹奏。为什么有激情?因为那个琴太小,声不大,他只能站着弹,而且每一下都是狠狠地砸向那个键盘,跟他以往的弹奏风格完全不同,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于是创下了爵士乐销售史上的冠军。

这个故事和之前讲的爬山算法有什么关系呢?就是你要知道,这个基思原来的水准,很有可能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峰。比如说阿尔卑斯山,他已经找到了阿尔卑斯山这个高峰了,但是假如他固守在这个地方,他每一次演出都必须按照他的要求来,不能够出现任何意外,那么他这辈子可能就只在阿尔卑斯山了。但是当命运把他抛在了这个女孩身边,给了他一台这么糟糕的琴,他并没有反抗这件事,他接纳了这件事。这一次他被抛在的这个地方,正好是珠穆朗玛峰脚下,这就是我们说爬山算法。所以这个东西告诉我们的,就是随机性在我们生活当中的重要性。

我们每一个人这一辈子,竭尽全力都希望我们的人生稳定可控,按照计划来,对吗?!但是我要告诉你,这种对于安全感、稳定性和确定性的过度追求,很有可能会成为你人生发展最大的障碍和敌人。每一个人这一辈子当中,都有无数次被命运抛来抛去的机会,最有效的方法是就地展开工作,立刻寻找附近的最高峰。这就是随机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改变。

因为我最近线下演讲讲这个很多,我跟很多长辈讨论这件事,我问他们的人生经验,几乎所有有成就的长辈都会赞同说,我就是被抛在这个地方,就是不断地被抛。那这件事情还有很多例证。比如说,你们在大学里边有没有玩过那个扫雷的游戏?Windows自带扫雷游戏,最高级版,就特别大那个。假如你追求确定性,确定性的办法,应该是一个一个地试,试一个,再试一个。我相信你这辈子也玩不过关。玩那个东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胡乱点一下,如果出来得少,不行,再胡乱点,点到爆炸,算了,重启再来一次。总之你得点到它大起来,出现的那个空白的地方多了,然后再开始慢慢地按确定性的方法做。

所以我们都得接受这种不确定性的发生,让不确定性成为我们的朋友。这时候你才会发现,爬山算法在你的生活当中起到了作用。最有效地找到你人生最高峰的方法,并不是按部就班。其实过度地职业生涯规划和过度地按部就班,会导致我们非常无聊、无趣、发展缓慢。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接受被命运抛一下,我们能够主动地抛一下,我们能够主动地重启,这时候我们只要随时随地就地展开最佳的工作就够了。

我还见过有一个企业家。我就问他说,你怎么发财的。他说,当年在那个商场里边做服务员柜台,结果下岗了。下岗以后都回家,说没钱怎么办呢,商场说,没钱你可以承包这柜台。行,承包一个柜台,然后从贩卖化妆品开始,慢慢地做成一间店,最后他拥有自己的商场,拥有自己的超市。就是被命运随机地抛在了那么一个地方。但是假如你被命运,抛在一个地方以后,你没有像爬山算法一样就地展开搜索去工作,而是你在那个地方哭,你在那地方颓废,你说,我再也不干了,那么这个算法会使得你越来越糟糕。所以最有效的东西,就是当随机的事件发生的时候,立刻用积极的态度展开搜寻,找附近能够爬上的最高峰。也就是说,基思如果接受了那个女孩的邀约去参加那个弹奏,但是他根本不愿意表现,根本不想弹得更好,觉得凑合过去就行了,那可能这次对他没有帮助。

但他努力地尽量把这个破琴弹到最好,反倒给了他一次人生发展的机会。这就是我们这本书的主题。本书的第一章,创造力,就是告诉我们说,混乱和创造力之间的关系。像我们举基思的例子,就是创造力。还有一个音乐家叫鲍伊,他是80年代非常著名的一个摇滚乐的歌手,这个鲍伊创作作品的时候很有意思。他准备了一沓卡片,这卡片上写着很多很奇怪的话。然后他让乐队跟他们合奏演这个乐曲的时候,演到一半,他突然抽一张卡片出来,然后就要求乐队按照这个卡片上说的话重新演奏。

所以所有的乐队队员都被他折腾得要疯。就是每次都不能够按照乐谱老老实实地演奏下去,演奏演奏着,突然他说又一张新卡片,然后大家就要换风格,就要开始换一种节奏。所以大家觉得,跟你合作实在太累了,但是他用这样的方法,录出来的专辑成为了80年代最受欢迎的摇滚乐的专辑。所以他是怎么样提高自己的创造力的呢?

随机性,让你不断地接受到这样的挑战。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实,就是伦敦在前几年,有一次地铁大罢工,整个伦敦地铁的工人全部罢工了。罢工了以后,那你说大量的人就没法坐地铁了,以前大家都靠坐地铁上班的。结果很多人就改变了上班的线路,有的人走路,有的人坐公交车,骑自行车,就各种各样的这种方式。

有趣的事是什么呢?就是当这个大罢工结束了,地铁开始恢复了之后,人们经过统计发现,有5%的人没有再改回去。也就是说有5%的人,反而找到了更加优秀的、更加好的上班路线。我们每天习以为常的,觉得这条路线可能就是最好的,但是当发生了一个突然事件,让我们改变了。

我们如果能够接受它,能够发现它的优点,一个更优的方案就出现了。所以在创意这件事情当中,有一句话很重要,叫作无聊是创意的天敌,而警惕则是创意的朋友。就是当那个鲍伊用卡片来挑战你的时候,当伦敦的地铁大罢工的时候,我们被警醒了,我们感受到了挑战,感受到了警惕。这种警惕的感觉能够给我们带来创意。有一项研究,是专门针对顶尖的科学家所做的研究。

最后得出了一项结论是什么呢?就是人们发现,所有这些顶尖的科学家总是在不断改变自己的研究课题。就是经常不断地变换。你看牛顿和爱因斯坦也是,他们的兴趣点看起来转化很大,而且跳来跳去。牛顿一会儿研究光学,一会儿研究微积分,一会儿去研究天上的星星,一会儿研究怎么铸币,怎么做大炮。就是他的兴趣点跳跃得非常宽广,而这种高强度的跳跃的过程,不断地给他们带来刺激。而如果我们说你就专注一个主题,这一辈子就钻这个故纸堆,就一直钻下去就行了,你反而没法获得更加深入的成果。

所以,混乱为什么能够给我们带来创造力呢?大概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新环境让人兴奋。就是当我们去到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你会发现你比以前工作更用心。因为新事没干过,当你接受了一个新的任务,你就更兴奋。你搬了一个新家,你会觉得更有刺激感。所以第一个是新环境让人兴奋。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大家忽略的,就是当你做一个新东西的时候,你的潜意识还在做过去那个老东西。就是我们的大脑是停不下来的。你比如说,我现在给你们讲这个书,讲到一半,然后我突然说我得出去吃个饭。我出去吃饭的过程当中,你以为我的脑子是闲下来的吗?我的脑子很有可能,就在组合这本书的内容,然后可以跟我吃饭的那个过程组合起来。这就是你表面上在做一件新事,你的脑子里边的潜意识在处理之前的事。所以这两者之间会形成交叉,从而带来新的创意。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三个原因,是当你研究一个非常难研究的事,比如你要谱一个曲子,写到了裉节(关键时刻)上,特别难,写不下去的时候,混乱或者换一个话题可以帮你暂时逃离僵局,然后给你带来更多的兴奋感,让你在那个新的环境之下重新焕发生机,潜意识当中在继续工作,从而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说,混乱和创意之间的关系。如果你希望你的人生更加具有创造力,你应该能够接受混乱这件事,混乱能够是你的朋友,而不是你的敌人。

第二章,团队合作。你们希望你们的团队和谐,还是希望你们的团队里边整天吵架?很多人都希望团队和谐,都希望大家说和谐,大家都一致不要吵架,老老实实的。事实证明,和谐让一个团队一事无成,而矛盾让一个团队硕果累累。这里边有几个案例很有趣。

他们就说投资俱乐部。你们有没有参加过投资俱乐部?就大家凑在一块儿研究投资这点事。大家投什么股票,大家买个什么东西,一块儿投个公司。就是有一个研究是专门针对各式各样的投资俱乐部,以及他们的收益之间的关系的一个研究。后来发现,凡是由朋友们组成的投资俱乐部,投资效果非常糟糕。就是因为大家加入这个投资俱乐部的时候,他就是为了交朋友,根本没有严加甄别,根本不会提反对意见。因为大家都是朋友,大家都是为了面子也不会去跟他吵架。然后就同意了。

所以这一类朋友组成的投资俱乐部的投资效果非常糟糕。而由陌生人组成的投资俱乐部,投资效果极好。也就是说你提了一个线索,你说哪个公司不错,那边说我去调研一下。然后他说你那不行,跟你吵架。然后不断地有反对意见出现,这时候最终投资的标的是对的。这是第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第二个就是你们玩过密室逃脱吧,有没有觉得特别难?!密室逃脱难在哪儿呢?难在你们去玩的时候全是一群朋友。一群朋友玩密室逃脱,大家发现效率极低。嘻嘻哈哈,互相开玩笑,他的重点根本不在于完成这个任务,重点就是玩,就是闹,所以出不来。但是当他们发现在这个人群当中,引入了陌生人以后,效率得到了大幅地提高。

就所有人开始动脑筋,开始展示自己聪明的一面,这就是我们说在团队当中出现了不同的人,出现了不同文化的人,会给团队带来新的动力和激发。这就是我们说在一个团队当中,我们需要有摩擦,需要有不确定性,需要有不同的声音,才会让这个团队的效率变得更高。匈牙利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数学家叫作厄多斯。

你知道数学里边有个厄多斯指数。厄多斯指数指的是什么呢?就是指有多少个人跟厄多斯合作,厄多斯曾经跟500多个人展开过合作。这是这个人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是人类历史上联名发表文章最多的数学家。他死了以后的几十年当中,还有很多篇文章是跟他联合发表的。就是他启发了大量的数学家,就这么一个人。然后大家就研究说,这个人为什么这么高产,用这种方式发表了那么多很了不起的数学论文?这里边有一个解释,就是叫作弱连接理论。

我们在别的书里边曾经讲过这个。就是在你的生活当中,经常性地给你带来帮助,带来启发、帮你解决问题的,往往不是你的强连接。也就是说不是你的兄弟姐妹,表哥、表姐、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发小,或者是同学;反而是我们今天参加录书互相认识的一个人,你在哪儿上班 我在哪儿,我想跟他认识一下,马上介绍,这种弱连接的关系,反倒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帮助。所以弱连接理论为什么会有效呢?是因为我们其实在这个社会上要整合两种社会资本:一种叫作整合型社会资本,一种叫作链合型社会资本。你比如说,假如一个奥运冠军队伍。

你说这个奥运冠军队伍,是整合型还是链合型的呢?这是一个典型的整合型的社会资本,因为他们必须非常熟悉,所以给他们要进行封闭式训练,让他们不要和别人发生太多的联系。他们几个使劲练,练到特别厉害,这个团队就变得很强。但是像厄多斯这样的人,这样的数学家,他需要的是激发创意,需要跨界合作,他需要的是链合型社会资本。

假如你把三个数学家放在一块儿,说你们仨跟谁都不许联系,就你们仨天天练,努力地练,然后你们将来给咱得个诺贝尔奖,这个很困难,因为他的信息都被封闭住了。所以他们需要的更多的是链合型的社会资本。而弱连接能够更多地给我们带来链合型的社会资本,强连接更多地带来的是整合型的社会资本。所以我们不能够说,像奥运队伍那样的这种集训是不对的。那种集训针对的,就是我们需要共同完成一件眼前可见的任务,这种短期要完成的任务,往往都是整合在一起的。

但是假如我们所做的事,是要创意,要不断地改变,要不断地寻找新的路径,要去创业,要做一些面对复杂环境的情况的事的时候,你可能更多地需要激发,需要链合,你需要跟更多的弱连接进行连接。还有一种合作,是既需要整合型,也需要链合型。你比如说,开发一款游戏。现在开发一款游戏,有的人专门做动画,有的人专门做算法,有的人专门做规则,做反馈体系,这些人能够合作在一起你会发现,他们其中的两三个人所凑成的,是一个整合型的连接。

而他们的那些大部分的,很多个小组凑在一起的,是链合型的社会关系。所以这两种不同的社会关系,导致了我们在团队合作当中对于摩擦的不同看法,而所有的这些团队到最后一定要能够达成合作,这才是我们想要追求的东西。什么东西能够给我们达成合作呢?这里边有一个案例,是个很经典的发展心理学案例。就是当年,他们曾经把一大群11岁的小男孩拉到一个荒岛上去生活,把这两组小男孩就分成两组:一组叫响尾蛇队,一组叫作飞鹰队。你听这名字就特别有进攻性。然后给他们组织了几次比赛。

小孩子就这样,11岁这种小孩正是活泼好动、喜欢恶作剧的时候。几次比赛做下来,部落效应就出现了。就这边说我们是飞鹰队的,这边说我们是响尾蛇队的。其实都是小孩,但是他们已经分成两派了,互相捣乱,这边得了奖,那边在烧他的帐篷,偷他的东西,然后就闹得不可开交,经常打架。

然后这成年人经常必须强力地站出来,说你们不能搞在一起。你看,这个队伍被分化了,被分化成了两个极度斗争的队伍。后来这些成年人就研究说,怎么才能够让这两组人好,他们本来没有本质的矛盾,只不过是因为部落效应的原因,他们才会导致这样的矛盾。然后给他们劝说,给他们创造机会,没用。

你发现这些简单的说教,创造机会,一块儿去看个电影都不管用。后来发现最有效的方法,是给他们制造麻烦。第一件事就是把水源给切断。这个大人们把岛上的水源切断,故意找了很多东西把那个水管子堵住。堵住了以后,然后跟两边宣布,说咱们现在没水喝了。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会渴死,你们两边现在想办法。然后这两边的孩子一块儿去研究怎么解决水源的问题,然后钻到那个水管子底下,最后把那个水管子疏通。哇,庆祝。行了,有水喝了,关系就好了。接下来没过两天,他们一块儿出去春游,结果走到一半,那卡车坏了。就是大人故意设计卡车坏了。坏了以后,两个组的人齐心协力一块儿推,把那个卡车推起来,然后最后完成了这个春游。

经过这么三番五次的挑战,给他们不断地设置矛盾,让他们不断地克服以后,飞鹰队和响尾蛇队成为了好朋友。最后当他们离开这个岛,回到陆地上的时候,大家还一块儿互换了礼品,还留下联系电话,成为了生死之交。你看,所以能够使得一个团队变得更加和谐,效率更高的东西,往往不是顺利,不是不吵架,而是磨合。就是我们讲的磨合,就是要给他制造麻烦,让他产生矛盾。这些麻烦和矛盾,会导致双方的感情加深。

在团队里边允许不同的声音出现,这种混乱能够给我们带来高效率。而不能把它完全变得整齐划一,所有的人都说一样的话,都说听领导的,领导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个团队的效率会变得越来越低。

你会被自己渴望的这个整齐划一毁掉整个团队。这是第二章,我们说混乱和团队。第三章,办公环境。你们是更喜欢整洁的办公环境,5S原则的,很漂亮的那种办公环境,还是喜欢有点乱糟糟的办公环境?我相信很多人说我喜欢整齐的,我都要收拾干净,就像樊老师这个台面一样,这多好。在2010年的时候,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一群学者认真地研究了这个话题。

也就是办公环境对员工的表现和心情的影响。咱们不要凭一己之好去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要看一看,你所喜欢的那个环境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他们设置了四种不同的办公环境:第一种办公环境是5S原则的,就好像日本人那种办公桌一样,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然后一切东西井井有条。这是第一种办公环境。第二种办公环境是,还这样,但是加入了一些零星的装饰。比如说放一个小盆景,挂一点画,有几个家人的照片,这么一个办公环境。第三种办公环境跟第二种办公环境一样,但是允许你改。就是你可以我想把这挪一下,我想把这改成这样,把这改成那样,这是第三种。第四种办公环境是,还这样,允许你改,但是你改完了就会有人改回去。就是你今天把它摆成这个样,第二天人家给你摆回去。摆回去你问他,我都改这样怎么摆回去了,他说因为你那个不符合规范。

我们的规范是要摆回去成这个样子。然后现在大家来讨论,来观察,在这些环境之下工作的这些人的产出效率,最后的结果发现说,表现最佳的是哪种?第三种,叫作自主型办公室。而最糟糕的是第四种,就是非自主型的这种办公方式。就是你让我改了以后,你还要给我第二天搬回去,你说多让我生气。而且去采访这些人,问这些非自主型办公室的人的办公感受。他说,第一个叫作深感无聊,第二个是甚至引发了身体燥热等等生理上的不适。就是当一个人在这个办公环境当中觉得,一切东西都被别人规定好了以后,他会觉得极度不舒服。接下来,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就是杰伊·恰特。

杰伊·恰特是什么人?是美国非常著名的一个广告人,然后他就认为,办公环境的创意设计能够激发这些人的创意。所以他自己找了很多设计师设计了一个特别有创意、有幽默感的这么一个办公环境。那种变形的沙发,变形的办公桌,像外太空一样的那种环境。而且他要求说一定要干干净净,无纸化。

你别忘了,那个时候是90年代初,电脑根本没有今天那么普及,所有的员工要想实现无纸化,都得去公司借电脑。大家为了借电脑,每天都要排很长时间的队,因为老板说无纸化,必须要无纸,不要用纸。所以这么一个精心打造的办公环境,最后导致这个公司越做越糟糕。因为老板每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说,别搞乱,弄回去。所以无论你把这个办公环境设计得再有创意,再有噱头,但是你不允许员工做任何自己的改动,导致员工的创意被抑制,然后大家觉得工作好没有意思,然后纷纷辞职,最后这家公司不了了之地被卖给了一家别的创意公司。那相应的我们来看另外一个好一点的案例,就是与之相对的。

如果你要找到一个最有创意的办公环境是哪儿呢?那么所有的人的指向都是MIT的20号楼,在MIT,就是麻省理工学院里边,有一个20号楼。这个20号楼,成为了麻省理工的一个圣地。为什么呢?因为这个20号楼里边出产了实在是太多科研成果。它是在1943年的时候设计的,整个20号楼的设计,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就是这个设计师一下午,草草地画了一个草图,就把这个20号楼设计出来了,三层楼。然后很快就盖起来了,然后大家就搬进去开始办公了。在这个里边原来的计划,是六个月就把这楼拆了。结果这个楼一直留到了前几年,才刚刚拆掉。拆这个楼的时候,麻省理工的很多教授和学生都去放蜡烛去纪念。

这个楼里边都出现过什么奇迹呢?首先我们说在这楼里边,从二战到现在诞生了九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产生了军用的雷达系统。这套雷达系统人们说,是原子弹结束了二战,是雷达保证了盟军的胜利。就是没有这套雷达系统,盟军就很难在二战当中取得胜利。这个才只是刚刚开始,我们来听一听这个楼里边还发生过什么事:事实上,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项又一项科研成果陆续从20号楼里边诞生: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原子钟、最早的粒子加速器、哈罗德·埃杰顿拍摄的子弹穿过苹果的定格摄影照片。

见过那个吗,一个子弹穿过苹果那个。然后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在这里成立了铁路模型技术俱乐部,黑客文化就此诞生。计算机鬼才们天天聚在楼里边漫无目的地臆想、创新,畅游在技术的海洋当中。20世纪50年代,就是靠着这种即兴发挥,这群人用电话交换机系统的组件成功搭建了一个铁路模型。

20号楼还诞生了第一个街机风格的太空战视频模拟游戏,叫《星际飞行》。科学家杰瑞·莱特文也是在这栋楼里完成了认知科学领域的重量级论文《青蛙的眼睛透露了大脑的秘密》。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和莫里斯·哈利在20号楼里革新了语言学。也是在20号楼,利奥·白瑞纳克建造了世界上最早的消声室。就这个屋子消声,所有的声音进到这屋子里边就没有了。

这是他们建造出来的,一个可以吞噬声波的房间,白瑞纳克还和其他两人一起成立了一家公司,还发明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电子邮件。有一个年轻的电气工程师叫作阿玛尔·博士,BOSE,你注意这个名字很熟悉。有一天买了一套音响设备,但是对音质不甚满意,他沿着走廊来到了声学实验室,想看看有没有办法能够改进一下,在那个地方,这个博士革新了扬声器,并创建了一家音响公司叫作博士。

美国数字设备公司DEC,也是从20号楼走向市场的。就是20号楼诞生了,不光是物理学,不光是雷达,有声学、有行为艺术、有语言学、有生物科学,还创建了好几家公司。就是这么一个富有创意的地方,难道这个地方有魔力吗?就是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出现这么多有趣的东西呢?

后来人们在研究20号楼这个现象的时候,20号楼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它的门牌号是乱的。你经常容易在里边迷路,就导致大量的人整天在里边问路,说某某地方在哪儿。不同学科的这些天才,天天都能够见面,你会遇到一个生物学的天才。你一个语言学家会跟物理学家聊天。所以这里边非常乱,这是第一条。第二个特点就是便宜。

20号楼因为太破,你想拉一条线,自己直接当当当拿钉子钉,就钉过去了,没有任何人罚款,因为它极度便宜,还有就是所有人在这里边的时候,都不发愁钱的事。大家都没钱,都不想着挣钱的事,无所谓,也没有房租,也不贵。在这儿没有极大的经济压力,使得他们去过度地追求商业的这个要求。所以大家非常轻松,有充分的自主权。就是你在这个地方是充分自主权的,导致20号楼成为了一个创意爆棚的地方,孕育了这么多了不起的发明和发现。

后来,这个楼是前几年被拆掉,拆掉以后,又盖了一栋新楼,这个新楼,就有点像我们前边杰伊·恰特做的那种,非常精致,很漂亮,要能代表MIT的形象什么的。然后有人就去问这些教授说,你们怎么评价这栋新楼,那些教授说,又不是我让盖的。就是大家对于新楼没有任何的感情,它没能够再去创造更多的交流,没能够让跨学科的人在一起随意地发挥。所以这一章最后给出了一个研究的结论是什么呢?

就是一个办公环境的创造性,最主要的取决于两点:第一点就是你有没有创造足够多让员工偶遇的机会。这一点是乔布斯最重视的。乔布斯设计的所有的办公环境,都要能够让你走好远才能上厕所。就他不会让你说,走一点点路上厕所。那不行,你没有机会跟人聊天。把厕所放得很远。后来由于一个孕妇的投诉,那孕妇肚子好大了,说还让我走10分钟才能上厕所,受不了,他才改了那个厕所的位置。但是他一定要想办法让你多走路,让你跟别人多聊天。

所以第一个是创造偶遇,是非常重要的。第二点就是自主权。就是给予员工足够的自主权,员工才会爱上这个办公空间,员工能够自己主张打扮这个办公空间,他才会更有创意。这个最有名的就是车库创业,就是当年的谷歌在车库里边创业,然后他的房东订了一台冰箱寄到家里边。

那房东还挺高兴说,看看这个冰箱到家了没有,结果一到那儿发现,这个冰箱已经被谷歌那俩人征用了。俩人把人的新冰箱拿过来放在那儿堆了很多饮料整天用,然后这房东成为了谷歌的股东,后来这个房东做了You Tube的掌门人。就是在硅谷这个地方,大家这么随意的状况之下,更容易碰撞出很多创意的火花。

第四章,即兴创作。就前面我们讲的是混乱和办公环境,那么混乱带来的即兴创作有时候会产生出人意料的效果。我们在前面的书里边就曾经讲过马丁·路德·金的那篇演讲,叫《我有一个梦想》 I Have A Dream。那个是一个即兴创作。就是马丁·路德·金写了一篇稿子反复地背,但是上到台上以后,他发现讲那个传统的稿子没有什么效果。

他后边站着一个黑人的女士就推他,说告诉他们你的梦想,告诉他们你的梦想。这时候,他脱口而出说,I have a dream。然后把那一整篇名垂青史的演讲讲了出来。所以即兴演讲有时候会产生特别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个爵士乐就是即兴演奏的,就爵士乐每次弹的都不一样,它会有一个即兴创作的过程。

后来有一些脑科学专家就用这个fMRI,核磁共振。你躺在里边监测你的脑电波,用这个fMRI来监测这些爵士乐演奏家的头脑的时候,人们就研究说,为什么即兴的表演有时候比准备好的表演得更好?研究的结果是发现,当一个人进入到了这种即兴的演奏过程当中的时候,他大脑当中自控的那一部分额叶关闭了,就是我们每个人每天能够老老实实地坐在这儿,像小朋友坐在这儿,什么都不动,老老实实地听,这时你的大脑当中,那一块自控的部分是非常强大的。

但是当你进入到那个狂热的演奏过程当中的时候,那部分关闭了。就是你不再自控了,然后更多地尽情发挥开始出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即兴演出的时候,经常会出人意表。那当然这个不适合所有人,即兴有时候也会出很糟糕的状况,就有人即兴发挥,结果惹了大祸。

这也是有的。所以这个作者就说,要想完成一个良好的即兴表演,最重要的是:第一个,你要充分地练习。这个听起来是矛盾的,但其实不矛盾,你充分地练习之后,你的大脑当中,充满了大量的创作基础,你已经有了很多的知识,有了很多的技能。这时候当你即兴发挥的时候,你可以随处调用,然后还可以继续创造。我有时候经常发现,我在现场演讲的时候,说了很多东西是我之前没说过的,是今天在台上突然之间灵感迸发蹦出来的东西,这就是来自于之前大量的练习。

第二个,你要学会聆听,学会感知。如果你是即兴创作,你就一定要观察底下的人,你要感受底下人的反应。这时候你就变了。所以你看德云社说相声的时候,大家喜欢看的就是这个郭德纲,或者是小岳岳,跟台下的人的逗贫。那时候他是即兴发挥的,这种即兴发挥出来的包袱,出来的梗,就跟平常那个背下来的是不一样的。

第三个,就是要学会勇于放手,敢于冒险。像马丁·路德·金张口说,I have a dream的那个时候,他就是放飞了自己,就是我不再按照过去的稿子,我要讲一些我内心的心里话。然后把这些东西激情澎湃地讲出来,加上他曾经有过那么常年的练习的经历。这就是我们说这个即兴创作的方法。曾经在英国,有一个电信服务商叫O2,O2是英国的一个很著名的电信服务商。结果有一天,这个电信服务商的网断了,停电了,他们的服务器挂掉了。结果导致大量的手机和固定电话都打不了。

结果网上有很多人骂他们,整天给他们客服就发信息,就骂他们。因为骂得太厉害,结果后来他们的一个接线员突然之间来了一段即兴发挥。就是接线员按照传统的回复方式,回复不了这么多骂人的话。就那些人老骂他们。

有一个人说,我不想撒谎,我恨不得立刻甩了O2,然后还提到O2。这个接线员克里斯给人回复说,可是我依然爱你。然后又有人骂他说,去你的,去死吧。克里斯回复说,我发完这条推特就去。然后还有人提到O2,说我接受你的道歉,那是不是我下个月不交电话费的时候,也可以说句对不起,滚回你妈妈那儿去吧。

就是说脏话骂他们。克里斯回复说,我妈妈说不,谢谢。就是当他开始用这样的调侃的方式、自己发挥的这种方式,摆脱了过去的那个逐字稿来回复这些网友的发言的时候,人们开始疯传他的回复。就是有特别多的人为了看一眼他的回复,跑上来跟他聊天。然后O2的形象得到了扭转,竟然度过了这次危机。

这就是我们说一个即兴创作有时候会带来的完全不同的效果。当然再次强调使用即兴创作之前,你需要能够有足够多的练习,这才能够做得好。第五章,出奇制胜。这书中还讲到了打仗的一些案例,就是叫作出奇制胜的人。隆美尔是沙漠之狐,是希特勒手下的一个将军,在北非打仗给盟军造成了特别大的压力。

隆美尔打仗的方法就是不做计划,他说战场上的任何计划都是可笑的。因为过去跟现在还不一样,现在你通讯最起码很快,有任何东西,第一时间无人机都能看得见。在过去打仗的时候,尤其像二战那个时期,那个是很滞后的。很多消息到了这儿,开始决策酝酿,做好了一个准备以后,没过两天环境已经变了。这时候你再做调整来不及了。所以隆美尔的办法都是先出征再说,遇到什么情况就地立刻展开新的动作。所以他的方针政策总是在改变的。这就是隆美尔的作战策略。

隆美尔当时在北非的时候,他的一个对手,不是一个将军,叫大卫·斯特林的人,有一次跳伞的时候,从上面跳下来腿摔断了。腿摔断了以后,就躺在那个医院里边养伤,养伤的过程当中,斯特林突然想到说,干吗搞这空军,把对方的飞机炸掉不就完了吗!然后他就化装混进了他们将军的办公室。

然后跟将军讲说我有一个计划,然后将军说你谁啊,你腿还瘸着,没关系,我有个计划。什么计划?说你给我派一些人,我去突袭德军的飞机场,我把他们的飞机全给它炸掉。第一个将军就根本没理他,把他赶走了。他第二次又混进去,混到另外一个将军的办公室,然后那将军说,行,给你60个人试试。给了他60个人。然后就训练这60个人怎么样偷袭,怎么样装炸弹,怎么样炸飞机。训练好了以后,第一天出发,坐着飞机飞到对方那儿,底下的高射机枪嘟嘟嘟打。60个人直接只剩下22个人。就是你开飞机过去就被对方发现了,对方的高射机枪直接给你干掉了。22个人逃回了盟军说这招不行,他说飞机估计是不行,咱们用吉普车。然后就改成用吉普车,结果这次成功了。

后来他就又跟他们说,咱别这样,光用这个炸弹炸,有的炸弹会爆,有的炸弹不会爆。当时装了40架飞机,只爆了一半,有一半没爆,说我们用机关枪也可以,于是有一批人去装炸弹,有一批人直接开着那个车,就拿机关枪扫射那些飞机,一次过去就打掉了40多架飞机。你想想看,你要在空中打掉一架飞机多费劲。损失了多少呢?牺牲了一个士兵和一辆吉普车。

你想想看这人多厉害,后来盟军一看说这特好,咱们大规模的干这事吧。于是把他招到这个总部来,说给你配上千人,你们形成一个部队,我们一块儿来搞这件事。斯特林说,不行,这玩意绝对不行,这玩意就是靠人少,就是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咋打就咋打。你搞上几千人,这事肯定完蛋。果不其然,搞成了几千人开始搞以后就无效了。然后斯特林被德国人抓住了,他被德国人在1943年抓住了以后,这人一共逃跑了8次,就是他从监狱里边,能够跑回来8次。

但是因为他个子太高,每次都被抓回去。这些人所用的方法,就是隆美尔和斯特林这种就是出奇制胜,就是我不按章法出牌,我总是就地能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就是这种灵活性、机动性,在我们面临复杂情况需要决策的时候,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技能。这个技能在今天就是商业技能。

这里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贝佐斯,贝佐斯有一句名言说,在商业世界当中,提前20分钟都是浪费时间。就是他们所做的大量的决策,是极高的速度,高效做出来的。然后你想亚马逊在刚开始卖这个玩具的时候,备货都不齐。就是整个的玩具反斗城,一下子没想到卖那么火,货都不够。他这边是找人去玩具反斗城里边买,买回来以后从网上发货,卖给他的用户,几天几夜不睡觉,最后硬是把圣诞节的玩具销售季扛下来了。

就是这么乱糟糟地,不断地磨合,最后把这个亚马逊的战斗力变得越来越强。所以我们说出奇制胜的这个方法,在过去战争的时候有效,在今天商业时代,你发现一个组织要保持灵活性,接受混乱度也同样是能够带来效果的。第六章,监管机制。这一章是我个人在这本书里边认为最有价值的一章。你知道布莱尔当选了以后,他给英国的选民做过一个承诺,说我要求所有的医生,接到患者的预约电话以后,两天之内必须给患者约上看病。

你们觉得这是不是一番好意?!有一次出去演讲,底下就站起来一个妇女就骂他,说你让我们看不上病。布莱尔就很委屈说,怎么可能呢,我要求他们接到电话,两天之内一定要能够看上病,你们怎么会看不上病呢。我就解决这问题,是不是误会我了。那个妇女就说,没有误会,就是这样。

你让我们看病变得越来越难。布莱尔说,为什么会这样,那个女的说,因为我们现在根本就打不通电话。就是当你要求,他们两天之内必须挂上号,这是一个硬性指标的时候,它可以实现——我满足所有打来电话的人,我都两天之内安排上。但是我接不了电话的时候,我就不接。所以导致大量的人根本打不通电话。完成了你的指标,但是没有实现你的目标。这里边就谈到,我们说怎么样进行监管。在所有的监管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一切指标都会变成坏指标。只要你让对方事先知道我们要考察什么。所以你看我们走过那么多的公司,那么多企业讲课,我没有遇到过哪一个企业的人跟我说,我们公司的KPI制定得特别科学,我特别热爱我们公司的KPI。没有。

大家知道《巴塞尔协议》是监管银行的一个协议。《巴塞尔协议》一门心思希望银行变得更加安全,所以巴塞尔协议里边规定了说,有一项非常重要的考核指标是银行要买多少信用等级最高的那些债券。那什么是信用等级最高的债券?看来看去,政府债券。所以这么一条硬性的规定的比例,你的资产当中,必须有百分之多少是政府债券,反而导致了大量的银行都去买了希腊政府的债券。因为希腊政府发行了大量的债券,它为了凑足这个数,它必须得买,然后当希腊政府宣布破产的时候,大量的银行跟着一块儿倒闭,所以我们好心好意所设定的那些KPI指标,最终导致我们行为的扭曲。

这一点对于所有的企业来讲,我觉得这是叫作振聋发聩的一个说法。所以这难道变成了一个没法解决的问题吗?就是行为监管,只要你让对方知道了考核指标,就一定带来行为的扭曲没法解决吗?有解决的办法,最有效的事是抽查。这件事情给我们的考试制度也带来极大的启发。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参加高考以后都变成了一个考试机器呢?

你听那个词起得多好,叫考试机器,就这孩子你让他解决问题,他可能不行,你让他写诗,他也写不了,但是能考试。原因就是你事先让他知道了大纲。所以真正有效的考试是什么呢?是没有大纲,不知道要考什么。然后我就只是选拔,你是不是一个好孩子,你是不是有足够宽的知识面,你是不是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你们知道杰里米·边沁,这个人是英国非常有名的一个叫作实用主义的哲学家,就是他做任何事都是功利主义。边沁在1830年的时候,就创造了一套公务员考试的体系,他在英国所倡导的公务员考试体系,就是完全模糊的考试,不知道考什么,就是考一些模糊的概念,模糊的文章,然后让大家写,写完了以后来选拔人才。

这时候能够更容易看到一个自然的健康的人是什么样,而不是我们过去的这种完全让你告知KPI的方法。所以突击检查和不设大纲,是KPI考核里边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如果你们把这段听明白了的话,你就会知道,你之前下了那么大的功夫,不断优化你的考评体系永远无效。

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你敢拿出KPI,底下就有办法帮你实现。真正有效的办法是让他无从着手,我们不是在跟员工对抗,你注意,我们是在帮助员工回归正常。就是说你回归正常,好好做一个好人,自有公论。公论怎么来的?模糊考试来的,抽查来的。所以抽查的有效率要远远大于固定的检查。固定的检查变成走过场了,抽查才是最有效的方法。所以这是在监管机制方面,你会发现混乱的好处,混乱会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这种感觉。第七章,自动化。

自动化就是我们要反思我们对于自动化的追求。我在刚开始学开车的时候,我岳父就曾经告诫过我,他是个老司机,他说你知道什么地方最容易出事故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最容易出事故的,就是一条大直路一直走。事后发现就是这样,就是很多事故,就是一条大直路好好的,高高兴兴地这么开。

但是因为太直、太单调、太无聊,你逐渐进入到自动驾驶当中。然后就开始不在乎了,尤其现在的车都越来越好。现在车都可以定速巡航,不管了,过一会儿睡着了。或者突然出一个事,你根本来不及打方向,崎岖的山路上反而安全,因为你老在准备,老在注意,小心翼翼,你很少出事。我们都希望追求自动化,我们都希望追求让自己少操心、少费劲,但是这种少操心、少费劲所带来的可能是灾难。

比如说在2009年,法航447航班,从里约热内卢飞巴黎。那个航班是空客330,自动化程度极高。飞机到平飞阶段以后,机长就睡觉去了。机长头一天晚上没睡觉,然后就跑去睡觉,然后让这个年轻的副机长和另外一个值飞的人员,两个人飞。结果飞着飞着遇到了乱流,它们飞到了一个雷暴区里边,开始抖得很厉害。

这个年轻的飞行员觉得有点担心,就做了一个错误的操作,当这个错误的操作做完了以后,那个飞机的自动体系会自动地矫正,而矫正的过程,导致他认为这个动作没有做到位,他就更使劲地做这个动作。结果导致这个飞机失速,就是开始往下掉,往下掉的过程当中,那个自动化的系统一看,完全超出了以往的飞行的那个状态。自动化的系统有一个规则,就是交还给人。就自动化系统不管了,说现在全部交给你了。这年轻的飞行员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系统已经归他管了,然后这时候那个机长醒了,因为颠得那么厉害嘛。

机长醒了过来看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判断不清楚飞机现在是向下还是在向上。你在空中的时候你判断不清楚飞机在往下走还是往上走,那么焦急的时候,然后大声地嚷嚷, 喊了很长时间,最后飞机掉在海里边全死了。所有的人全部都死亡。就是这么一个事件告诉我们的事情是什么?这里边有一个航空学当中的“维纳法则”,维纳是一个航空安全专家。他说,电子设备解决了小麻烦,却制造了大麻烦。就是有了这些电子设备以后,你会发现定速巡航很好用,自动驾驶很好用,自动落地很好用,连落地都不用操作,自己飞过去就落地了。

但是一旦它失灵,它就会造成大麻烦。现在我们的自动驾驶,也有两种理念,一种理念是80%的自动驾驶。也就是说这个车,你的手得扶在方向盘上,80%你不用管,油门什么都不用管,它跟车都没问题,但是他只有80%有效,要扶着。另外一个是98%的自动驾驶。98%的自动驾驶就是说,你根本就不用管,几乎用不上你什么事,坐那儿,98%的情况之下,这个车都能自动驾驶。哪个更危险?是98%的自动驾驶。就是太好用了,所以导致人们越来越相信它,开始喝咖啡,开始看报纸,开始听音乐,开始睡觉,然后后来有一辆车,就是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卡车,那个自动驾驶的车没有刹住,砰,撞上去就死人了。

所以有人就认为说,反而80%的自动驾驶可能更安全,因为它不停地给你制造麻烦。你看我们这本书的核心主题,永远都是麻烦,都是摩擦,都是意外。就是当这个驾驶过程,不断地给你制造麻烦的时候,反而你会更加警惕,你会更容易把它做得更好。我们现在很相信那些电子执法,但你有没想过电子执法有时候会出问题。

就是曾经有一个叫作阿卜杜勒的人,在美国怎么都上不了飞机,然后他就不明白,他说我不是恐怖分子,我只不过是叫阿卜杜勒,这怎么就上不了飞机,结果查了很久发现,系统自动登记,他的那个名字的时候,把其中一个字母登记错了,登记错那一个字母,使得他的名字变成了一个恐怖分子的名字。然后他就被列上了禁飞名单。然后好长时间都飞不了飞机,气得要命。公民说,我的权利受到了损害。所以这是我们对于自动化的反思。这里边有一个非常精彩的案例,来自荷兰的一个道路交通的设计师。

这个人叫作汉斯·蒙德曼。他接到了一个设计的要求是什么,就在荷兰的一个村子里边,有两个儿童被路过的车辆撞死了。那个村子,就像咱们这儿的国道一样,国道两边不是有村子吗,然后小孩在里边跑来跑去,结果被车撞死了两个孩子,很严重的问题,说请他去优化那个道路,怎么样使得这个道路变得更安全。然后他就琢磨,他说你看我在这儿立一个牌子,说前有村庄,这个立过了,立得很多了,没用。然后设一个减速杠,设一个减速杠,有可能这个车需要猛踩一脚刹车。

万一有一个不停车的人,胆子比较猛的人,砰,过去就会出大事。所以交通事故的发生都是来自于有这种猛然的情况。他最瞧不起的那种设计,就是前面有个大桥,然后在这立个牌子说前有桥梁。他说谁看不见前面有桥梁吗,还要立一个前有桥梁。所以这个人没有用红绿灯,也没有用减速杠,而是做了一个极其大胆的设计。

他把那一段的柏油路面拆掉,换成了红色的方砖。变成那样一个路面,使得村子里的这段公路变成了一段广场。于是更多的村民开始走这段路,因为大家觉得这是广场。然后所有的车,你自己有开车经验你就知道,你从那个飞奔的柏油路上,突然开到了一段这种砖石路上,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减速,开到人群里边来了,你知道吧。

就所有人开到这儿立刻减速,然后开到人群当中慢慢地开过去,事故率立刻下降。就是反其道而行之。他所用的办法不是让这个司机开车变得更顺畅、更自由、更自动化,而是给他们制造麻烦,让他们看到疙里疙瘩的路,让他们觉得这地是村庄,进到人家镇子里边来了,减速。

连喇叭都不摁,老老实实过去。这就是我们说,在我们处理很多问题的时候,我们到底是用自动化的方法更快,是用更加电子化的方法来解决,还是我们回归到麻烦,给他制造一些刻意的障碍,反而会使得这件事情得到更妥善的解决。这是自动化。第八章,适应能力。1760年代的时候,德国人曾经搞过一个再造森林的一个活动。德国人特别喜欢整齐划一。喜欢到什么程度呢?说这森林不好看,全拔了种挪威云杉。挪威云杉又粗又高又直,好看。全部种漂亮的挪威云杉。

但是你知道树木的生长周期是很长很长的,所以大概过了一百多年以后,人们慢慢地发现这个森林不行了。就是第一代的云杉,长得又粗又好看,德国人觉得这个改造非常成功。第二代云杉变得又细又容易生病。然后再到1986年那个时候,大量的云杉死亡。

就是大批的森林枯萎死亡,不行了。然后德国人发起了一个拯救森林计划。这是一个就是经典案例。很多书里面都提到过这个案例,核心就是森林需要多样化,需要不同的树木,有动物,它们互相能够构成营养的循环体系。所以德国人后来没办法,只好把不同的树木引入到这个森林里边再种 ,把啄木鸟请回来,把那些虫子请回来,然后让森林能够活得下去。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所以当我们简单划一地说,我喜欢这个,我不喜欢那个,我把它拿走,我们都希望用人为的整齐划一来解决问题的时候,反而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特别多的麻烦。

城市改造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有两个城市是对比,一个是底特律,一个是伯明翰,这两个都是工业城市。底特律现在萧条到什么程度?我的同学在底特律告诉我说,最便宜的房子几百美金一套。几百美金买一套两室一厅,你就可以住了。

为什么?因为底特律只有一个产业,就是汽车,它叫汽车城。所以当你把这个地方规划得如此单一的时候,这个城市没有生机。一旦汽车出现问题,立刻就垮下去。而伯明翰也是一个老牌工业城市,什么都有。所以它各种工业形态都有,人居也很好。所以伯明翰是一个英国城市里边非常有特色,非常受人欢迎的一个城市,又是港口城市,热闹繁华。无论在什么时期,它都能够焕发出生机来。

美国也有这样的代价,就是美国当年王安计算机公司,在那个叫作“128公路”高新技术区,那时候那个地方很火,出现了王安电脑,出现了一大批这样的公司,但是后来不了了之,慢慢地就萧条了。但是反过来硅谷非常兴盛。原因是什么呢?就是硅谷你如果去那儿看的话,你会发现,硅谷根本不是一个工业聚集区,不是很多厂子扎堆在硅谷待着。

硅谷是一个科学家们、创业家们生活的地方,所以硅谷有斯坦福大学,有那么多的教授,有乔布斯这样的人,有一栋一栋小别墅,然后有非常方便的电影院,有小镇。人们在那儿居住、谈恋爱、读书、进修、创业,它是一个完整的生态。所以硅谷的活力才能够出现。这就是我们说多样化才能够提高我们的适应能力。城市也好,我们的身体也好,我们都需要足够的多样化。第九章,生活。这书里边还提到了本杰明·富兰克林,这人是一个美国的开国元勋,追求美德的人。

他一辈子列举了很多的美德,他给自己提了很高的要求,很多项美德,做到一项美德就划掉一个,做到一项美德就划掉一个。到他晚年的时候,他给大家很遗憾地宣布,他说有一项美德,我用了一辈子也没有实现。哪一项呢?这项美德叫作整齐。就是他说,我试了很多次,希望把生活过得整齐,但是我就是整齐不了,总是乱糟糟的。

事实证明,就是整齐会使得富兰克林没有创意,会使得他发挥不出来。所以你看那个文件归档,很多人教你的课,教你文件归档,说分四个格,每个格这个放什么, 那个放什么,要用哪个放到哪个。我相信你们也学过,类似这样的东西吧。我也学过,能坚持下来吗?坚持不下来。刚听的时候觉得特别兴奋,哇,时间管理,太棒了,归档管理,太棒了。都很棒。听的时候很兴奋,去一做,过两三天回归原位。

这个作者讲,最有效的归档方式是什么?就是往桌上扔,扔完以后,下一个再往上扔,再下一个往上扔,堆一大堆。这有什么好呢?好处就是想用哪个的时候,你一翻拿出来用,用完又堆上去,再翻,然后堆上去。最后的结果,是最重要的都在最上面,底下留的就是不重要的,所以无所谓。丢也丢不了,就丢在那儿。不要花太大力气去做整理。

花太大力气去做整理,导致的结果,是你根本没有精力干正经事,因为整理这件事情,本身并不创造价值。这件事情光说没用,我们要有一个实验,就是有人去给大学生做时间管理的实验,把大学生分成三组,学习成绩差不多的大学生。第一组不做时间管理。第二组只做一个月以内的计划。第三组做每天的计划。后来的结果,是做每天的计划的那组的学生,学习时长变得越来越短。原因是因为太累了。每天都需要拿很多时间来计划。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根本没法按照你的计划干活,总有一些事发生。

这些事发生了以后,导致你没能实现那个计划。然后内疚。内疚导致自责,自责导致自尊水平下降,说我是不是干不了事,然后就变得越来越糟糕。所以这种细致的,叫作工匠化的时间管理的方法,使得我们的效率变得更低,更没有动力。有效的是哪个呢?不是那个没有计划的,而是那个做一个月计划的。

所以我们不是说不能有计划,粗一点就好了,大概差不多把那几件事干了就行了。不要把自己逼得像个机器人一样,每天必须做什么事,做不完就不睡觉。这样导致的结果是反而我们的效率会大幅下降。所以在这儿要澄清我们过去很多的误区。我们喜欢整理,我们喜欢收纳,我们喜欢做这种规划。有时候一个公司,就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在整理这件事情上。

如果你去一个公司看,发现这个公司的领导人每天强调都是穿什么衣服,整齐不整齐,这个公司不会有活力。我参加过一个群,那个群的群主每次只干一件事,就是纠正我们那个群名。我一进去,我说樊登,放上去。他说请写上你的毕业班级、专业和名字。

我说好,班级、专业、名字写下了。然后第二天又提到我,我说有啥事,看提到我。他说我们中间要用那个连接号连起来,我说好,我连起来。连起来以后,等到第三天,说对不起,我们用的是下划线,你用的是中划线。我改下划线,然后我就退群了。就是没有任何正经事,每天就是在规范这个线整齐不整齐,是不是一模一样。

这个导致的结果,就是没有人有兴趣在这个群里边发言聊天。因为每个人名字打出来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规范。所以如果你去看一个公司,其实你看它员工的着装就看得出来,是不是那么整齐划一,是不是那么古板教条,你就能够看出这个地方的风格。所以一定要小心。

这本书有可能真的颠覆了很多过去的想法,但是我希望大家可以认真地对待一下,去认真地想想,有没有可能这些东西真的是我们过去的盲点,我们的未知。如果你试一下用办公环境、用你的组织架构、用你的考评方法引入一些混乱的元素,加入一些抽查,让混乱成为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敌人——因为在生活当中,虽然我们希望追求有序,希望追求可控,但是你要相信,有序和可控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就是一个不断熵增的世界。

混乱才是我们生活的长期主题。所以,如果我们不能够接受混乱,并且让混乱为我所用,让混乱成为我们人生进步的动力的话,你就天天在跟你自己的人生作战,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混乱》,谢谢。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