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 次浏览

医疗反腐,反的究竟是什么?

医疗系统的反腐风暴还在持续。

刚刚,西安XQ医院院长李向前被查。

而在昨天,则是一南一北两个医院院长同日落马。

南是广东揭阳妇幼保健院院长刘建志,北是黑龙江七台市人民医院院长王群,都涉嫌医药腐败。

仅仅揭阳市,就有9个院长被查。其中一名院长忏悔说,我身上白大褂被染成金黄色,表面金灿灿亮闪闪,但里面早已腐烂成黑色,烂臭发霉。

事实上,本周以来每天都有医疗系统的干部落马,有时一天两三个。热搜上的举报更是每天霸屏。据媒体统计,这一轮医疗反腐仅院长级医蠱就有超过170名东窗事发。

而科室主任级的就更多了。某市二院一名主任医生家中查抄出1.5亿,房子就有20套。还有更狠的,北京某院介入科主任贪腐高达12亿,但这些信息多少有些夸大之嫌。

为什么会夸大?为什么网络疯传?说明群众有意见,网友有情绪,即使明知是假的,也借此痛骂几句。不仅老百姓痛骂,医疗系统的普通医护也痛骂,可以说每个人都深受其害。

这些被查处的医蠱药贪中,除了都贪财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好色。昨天一条“医药代表性贿赂医生”的热搜挂了很久,超过1.5亿人围观。

金钱行贿谁都会,已经无法深度绑定利益方。那么用肉体则更容易获得长期回报。所以少数医药代表就不惜出卖色相陪玩陪睡,与掌握权力的科室主任、院领导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天下事坏就坏在这里。

有个前药代以自身经历写了一篇小作文,文章很长尺度也很大大我就不放上来了。据她回忆,她两年时间里出卖身体近百次,有领导有客户,先后两次人流,最后医生告诫她可能会不育才被迫辞职嫁人。

虽然知乎上的小作文有时候真实性差那么一点,但多少也说明,医药腐败已经超过了我们的传统认知,向着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甚至是更复杂的方向演进。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次医疗反腐要“全领域、全链条、全覆盖”集中整治,要“受贿行贿一起查,医疗医药一起抓”,就是为了治本抓源头,让人民医院为人民。

这场国家卫健委牵头十部委联合掀起反腐风暴,已经席卷全国20个省。场面一时之间蔚为壮观,举报的举报,调查的调查,带走的带走,对大小医蠱形成了极大的震慑。

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医生不敢上班,药代集体放假的现象。资本市场更是体感明显,药企股价应声大跌,有的一夜跌去几百亿。显然他们慌了,怕了,知道要栽了。

对此,社会反响强烈,群众拍手称快。这些年来,我们看病成本持续攀升,看病难、看病贵日益突出,本该是最干净的医院乌烟瘴气,医生越来越依赖机器了,越来越不会看病了。

很多人都有感个冒却被医生要求查血查尿甚至做CT的经历,否则就看不了病。这种过度医疗、过度治疗以及过度化疗的现象早就天怒人怨,而一些医院却毫不避讳地大搞年创百亿的庆祝活动。

做一次检查少则几百多则几千上万。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院长、主任乐于采购医疗设备的原因。因为回扣多,油水大。中纪委公报的云南普洱医院院长杨文俊,采购一台价值1500万的直线加速器回扣就拿了1600万。

买来的设备总不能放在那里闲着,所以我们去看个病就会在不同的设备间去当“试验品”,不管有没有病,去做个CT,如果CT还不行,那就做个加强CT。

关键做CT还不是去了就能做的,要排队。有些医院做个加强CT要排队半个月以上。真的所有病人都需要做CT吗?我看不见得,最该做CT的是院长的脑子吧。

当医院开始考核营收,当医生眼里只有钱时,悬壶还能济世吗?妙手还能回春吗?病人的死活还那么重要吗?

随着医疗反腐走向深入,有人开始慌了。某三甲医院的李院长就跳出来恫吓说,你们把这些主任医生、学科翘楚都给抓了,我看以后谁还给你们看病,指望那些年轻医生吗?

你看,他们急了,开始威胁群众了。没有张屠夫李屠夫,我们就得吃带毛猪?再说了,湖南湘雅三院9名医生为什么联名举报他们的科主任?年轻医生苦科主任久矣!

接着这个思路说,我们恨医蠱骂医生,但不能一棍子打倒一大片。医生和医生是有区别的,那些动辄贪腐数百万、财色双收的都是院领导、科室主任级别的,和普通医护没关系。

不仅没关系,而且医疗行业的收入体系还是一个典型的金字塔形态。大部分的普通医护不仅苦逼哈哈收入还很低,而那些手握权力的却富的脑满肠肥。

所以,我们不能因为医疗反腐,就把整个行业推到对立面。我们要看到,疫情三年,广大医护确实为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作出了巨大贡献甚至是牺牲。

咱们不能需要人家时是天使,不需要人家时就是魔鬼。不能因为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就对医疗行业全盘否定。我们应该承认,大部分医护仍然是天使,魔鬼只是极少一部分人。

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为什么出现成批的贪腐现象,这些手握权力的医生们为什么要通过各种渠道拼命创收?他们的付出与回报是否合理?如何让他们获得合法的高收入?

另一方面我们又要理性看待普通医护的收入问题。从体系设计上来说,行业收入差距并没有那么大,尤其是普通医护甚至很低,但他们往往又做着最基础最繁重的工作。

所以反腐不是为了降低整个行业的收入水平,而是建立一个更为合理的薪酬体系。找不到病灶所在,就是换一批杀一批也治标不治本,毕竟人性是无法改变的。

同时也要看到,培养一个成熟的优秀医生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链条,他们因为制度的漏洞一时犯了错失了足,打击面也不宜过大,反腐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人。

应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像此前政法系统反腐一样设置一个标准和时间值,给他们主动交代问题并交出违法所得的机会。每个人都会生病,医生也不例外。

在垃圾堆里拍苍蝇是拍不完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正本肃源。如果找不到根源在哪里,换一批人还是会重蹈覆辙。这个根源,就是不受监督制约的权力。

只有让制度管人,让人民监督,才会形成不敢贪不能腐的行业环境。只有发动人民群众参与反腐,才是真正的反腐,也才能真正有形成震慑。

杀掉了一批医蠱,找到了问题根源,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吗?我认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人民医院?还是走上资本主导下的私人医院?如何才能让老百姓好看病、看好病、病看好?

这一轮医疗反腐,来的如此猛烈,杀伐果断行动迅速,总感觉背后没有那么简单,或许另有深意。

反腐从来不是目的,让医院回归公益属性才是人间正道。

全民免费医疗,该提上议事日程了。

来自 YSLBlog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