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 次浏览

《反脆弱》-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30分钟  ,真正的英雄主义,是学会从生活的不确定中获益。

今天讲的这本书会改变我们看待整个世界的角度和方法,它对我的震撼是心灵层面,产生了生理性的震撼,所以,郑重地推荐给大家,叫作《反脆弱》。

《反脆弱》的副标题是说:“如何从不确定性中获益”,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叫“反脆弱”。不是说我们的性格要变得坚强一点,不对,而是整个世界,在它的作者塔勒布看来是越来越脆弱。

塔勒布写过一本特别有名的书叫《黑天鹅》。大家都听说过,整个世界是不可预测的,因为你想不到有一些人会开着飞机去撞大楼,9·11事件,这样的事是超乎你的想象。那你说就算我有一个特工体系,我破解了9·11,我把它摁住了,摁住了之后,你能够想到另外一个人会去广场上冲着人扫射吗? 所以,这些黑天鹅事件的发生,基本上是不可预测的。而整个世界,因为不可预测的事情越来越多,会导致它的脆弱性越来越强,什么叫脆弱性越来越强呢?好像一个玻璃杯,你把一个玻璃杯从这个桌子上扔到地上。它肯定就摔碎了,原因是那个玻璃杯要比一个纸团脆弱性强。

你把这个纸团扔下去,它就摔不坏。但是,玻璃杯扔下去肯定摔坏。而整个世界的脆弱性变得越来越强了,怎么证明这一点呢?比如说一个超级大城市,就像北京这样的超级大城市,下一场大雨就有可能引发混乱。

美国这么发达的国家,一场卡特里娜飓风过来,半个国家整个瘫痪掉。因为整个社会的体系变得越来越复杂,人们控制的欲望越来越强的时候,你发现这个社会的脆弱性也变得越来越强。所以,这是整本书的前提条件,你得知道脆弱性在这个世界上变得越来越强。

那么什么叫反脆弱呢?就是脆弱的反面是什么?我们很多人讲说脆弱的反面,那应该是坚强吧或者是坚韧?不对,你看无论是坚强还是坚韧,它最多是在脆弱当中不受伤。你比如说我把一个纸团扔到这个地上,和我把一个玻璃杯扔在这个地上,它不是对称的你知道? 就是玻璃杯这中间是原样,玻璃杯摔完了以后摔碎了。到了这边,那就是在脆弱当中受到了伤害,这个叫作脆弱。而你所说的坚强或者坚韧,是它摔了以后没变。它摔了以后还在这个地儿呆着,那么这个就不是脆弱的反面。

脆弱的反面应该在这边,那就是摔了以后不但不变还更好了,这才叫反脆弱,所以反脆弱是在不确定当中获益。因为脆弱是在不确定当中受伤,所以反脆弱就是在不确定当中获益,这种能力叫作反脆弱的能力。那什么是反脆弱的能力呢?你比如说你把一个纸团扔在地上,它最多是坚强,但你如果试着扔一个乒乓球呢,它就弹起来了,所以它就属于有反脆弱性。

它有弹性,它弹在地上才能够弹得更高,这叫作反脆弱。作者试图在这本书里跟我们讨论的,就是怎么样能够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当中,还能够愉快地生活。塔勒布说,我希望能够快乐地生活在一个我不了解的世界里。这个大自然可能未必需要我们了解它们,我们就算不了解它们,我们一样可以不断地进步,不断地获益,这就是他所强调的,反脆弱的能力的重要性。

而我们走错的路线是什么呢?他认为错误的路线,有一群叫作脆弱推手的人,什么叫脆弱推手?他们以为,能够准确地控制和预测整个世界。所以,他们设计了大量的交易结构,设计了大量的技术,设计了大量的人员,试图能够把整个世界牢牢地掌控在一起,这种人被塔勒布称作脆弱推手。

他首屈一指,最大的脆弱推手就是格林斯潘。因为格林斯潘整个导致了美国的金融风暴,格林斯潘是美联储主席,当年掌控着整个美国的金融体系。他一再地向大家保证,这些东西是越来越安全,看起来越来越好,甚至连房地美,房地美这样的倒闭的公司,在他们看来都是没有问题的,看不出丝毫的可能性。

跟格林斯潘一块被塔勒布不断地攻击的人,就是斯蒂格利茨。我们上大学时候读经济学的书,就读过斯蒂格利茨写的《宏观经济学》。这两个人是他最讨厌的人,因为他们就是脆弱推手。他们在不断地使得这个世界,朝着脆弱性越来越强的方向走,而没有考虑过一旦出现9·11,一旦出现金融危机,一旦出现某一个公司,像雷曼兄弟这样的公司倒闭。

雷曼兄弟的倒闭未必是整个美国经济当时出现动荡的原因,那个只是催化剂,所以我们以为是雷曼兄弟倒闭导致了风暴,不是。是因为它的脆弱性太强了,所以任何一个地方的打击都有可能使得这个玻璃塔一下子垮塌下去,这就是脆弱推手的概念。

而反脆弱的能力是可以实现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每个人在生活当中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叫作过度补偿或者是过度反应。小时候我们会种一个牛痘,或者种一个疫苗,你发现种疫苗的原理是什么呢?就是让你先得这个病,得一点点,不要得得太厉害,你的身体出现了过度的补偿和过度的反应,你变得更强大。这就是你身体的反脆弱能力。

塔勒布举例子说,他在写完了《黑天鹅》那本书以后,因为老骂那些金融高管,他觉得华尔街那些人特别无耻,华尔街的人是怎么样生存的呢?他们是把整个华尔街的体系搞得特别脆弱,让华尔街产生了次贷危机,让所有的普通人根本看不懂次贷危机。

然后,就加入进来一块儿玩,等到这个体系垮塌了以后,他们自己全身而退。他们的反脆弱性是建立在牺牲了大量普通民众的利益之上的。所以,塔勒布认为这些人是纯粹的坏人,他大量地攻击这些搞经济的人,之后就受到了很多人生的威胁。特别多的人说要杀了你,要干什么,所以就很紧张。后来,有人跟他建议说你应该雇个保镖。

塔勒布说我雇个保镖,那我还不如把自己练成一个保镖。他就去健身房整天锻炼锻炼,把自己练得像保镖的块一样。后来,他去参加经济学会议,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别人带来的保镖,因为他太壮了。他说这就是从脆弱当中受益的,就是你威胁了我结果我变得更强大了,我去锻炼了身体,这种过度补偿的行为在很多地方都会出现。

你比如说这个世界上卖得最好的书,很多都曾经是禁书。一旦你说这本书是禁书,哇,大家就到处找找看。本来不想看这种书的人,一听说是禁书,我也要想办法复印一本过来看一下,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反脆弱性。

而且整个世界上大量的创新是来自哪儿呢?创新是对挫折的过度反应,所释放的能量成就了创新,这都是反脆弱性的特点。

所以,这里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比喻,我希望大家记住。就是猫和洗衣机,这个世界应该更像猫,而不是更像洗衣机,什么叫更像洗衣机?就是牛顿的思维,是认为整个世界是可以计算的。整个世界都能够像洗衣机一样,像一个钟表一样严丝合缝地算清楚,然后装配在一起的。

所以,如果你把你的世界或者整个社会的经济,都建立成了一个洗衣机一样的东西,它就相当脆弱。洗衣机它会坏掉,它会损耗。它用的时间长就越来越糟糕,而所有生命体,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反脆弱性。

你看猫和大象的区别,大象身体特别大,大象比猫的生存能力看起来似乎要更强。但是,大象只要摔一跤就会骨折,大象如果出现危险就很容易死。但是,猫有九条命,猫从高空跳下来都能活下来。因为,它的生命体更加灵活,它的反脆弱性即便同样是生物体当中,它比大象的反脆弱性还要强一些。

所以,我们的生活更像是猫,而不是更像这个洗衣机,生命天然具有反脆弱性。如果你骨折过的话你就会知道,骨科的专家会告诉你,骨折的那个地方重新长好以后,会变得更加坚硬,这就是反脆弱性。因为它断过所以它变得更加坚硬,然后中了毒以后会具有抗毒性。像郭靖, 郭靖被蛇咬了之后,他变得谁咬他都不怕,这种事在生活中有时候会有的。

一点点小小的毒性会使得你更加抗拒毒性。生物体和机械体之间,最本质的区别是什么呢?我们不能够简单地号召,说你要更像猫不像洗衣机,你得知道生物体和机械体的最根本的区别。生物体能够繁衍和复制,这是第一个重要的特征;第二个就是生物体的因果关系并不清晰。

洗衣机的因果关系是很清晰的,像我们从牛顿力学的角度来看待整个世界。你会发现它都算得出来,谁应该在什么位置。这按公式都能算得出来。但实际上在生命当中,你很难算得那么清楚,它的因果关系是相当复杂。

你说哪个地方会发生一件恐怖事件,这个恐怖事件是由于哪一个事情导火索导成的,不知道,算不出来。所以,整个世界应该更像是能够繁衍和复制,并且因果关系不清晰的生物体,而不是计算得非常清楚的洗衣机。

如果你不具有反脆弱性,就会形成一种状态,叫作“观光化的生活”,什么叫观光化?这个词现在很流行,塔勒布认为,最重要的推动观光化的人,是搞教育的那些人,就是教育体系的观光化导致很多妈妈。他们美国人讲的叫足球妈妈。我们中国人讲的叫,陪孩子写作业的妈妈。

这些妈妈们会使得孩子的教育变成观光化,就是一年级你得学这个,二年级你得学这个,三年级学这个,所以每一个妈妈带着孩子,把所有教育的流程全部都走了一遍。他们期待什么呢?他们期待不要出现意外。

所有脆弱性的人,或者是反脆弱性能力不够高的人,都特别反对波动性。他们就希望意外最好不要出现。然后,我把这些东西都学会,他就自然成为一个精英了。但是,哪有那么容易?你没发现很多人按部就班地学完了初中、高中,读了大学甚至是名牌大学。

毕业以后,发现自己还是什么都不会干,甚至找了一份工作干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自己变得无比平庸,为什么?因为他所经历的是一个观光化的人生设计过程。

那跟观光化反过来的人是什么呢?叫漫步型,漫步型的人是充满着发现的,他对未来是不确定的。他不知道哪个地方会冒出一个好东西来,也不知道哪个地方会出现一个挑战出来。所以,他时刻准备着应对着从这些不确定当中来获得自己的进步,这是一种漫步式的学习方法。

所以,你会发现,在这个地球上很多很杰出的人,是师徒制的方法带出来的。师徒制现在依然大行其道,因为依然有在很多领域当中,是用师徒制培养高级别人才的。那就是因为它是一种漫步式的培训方法,而不是观光化。

要警惕,我们不要迈上观光化的节奏,那你的反脆弱性就会变得越来越低。好了,那么一个大的系统当中的反脆弱性是怎么样保证起来的呢?这里有一个很残忍的事实,就是反脆弱性是有层级的,什么意思呢?就是个体的牺牲会带来整个组织的进化,就是整个组织的反脆弱性是建立在可能牺牲了底下的个体的脆弱性的基础之上。

举个例子,泰坦尼克号失败了,泰坦尼克号沉没,但这件事情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如果没有泰坦尼克号那一次巨大的沉没,人们还会造那种巨型的邮轮,那种邮轮的缺陷永远不会被人发现,就会出现更多这样的事故。

每一次飞机出现事故,每一次飞机失事,都提升了下一代飞机的安全性。包括日本的福岛核电站泄漏之后,所有的核电站就立刻去做加固的活动。

这就是反脆弱的层级,你牺牲了子集的稳定性获得了整个系统的反脆弱性的提高。人们总想预测,整个的世界是会带来脆弱性。

这里有一段话说得非常精彩,为什么预测会带来脆弱性?塔勒布说,当你脆弱的时候,你往往倾向于墨守陈规,尽量减少变化,因为变化往往弊大于利,这就是为什么脆弱的事物需要明确的预测方法。反过来说预测体系带来的只能是脆弱性。如果你想做出改变,并且不关心未来结果的多种可能性,认为大多数结果都会对你有利。那么你就具有反脆弱性。

所以,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热衷于做预测?为什么那么多脆弱推手都出现在经济学家当中?因为他们试图跟你解释世界上的这一切东西都是可控的,世界上这一切东西都是有规律的。我们可以让它不出现意外,慢慢地往前推进。但实际上这就是脆弱推手。

它使得我们这个世界带来了更大的风险。所以,塔勒布总结说,冷酷无情便是进步的引擎。如果你愿意牺牲一小部分,让它们去竞争,让它们去产生优胜劣汰,像生物的进化一样。那么整个体系的反脆弱性就会得到大幅地提高。

现代化是对整个反脆弱的否定,我们首先举一个例子。有一对双胞胎兄弟,一个叫乔治,一个叫约翰,这两个人,一个人上学的时候非常认真,学习成绩不错。另外一个不好好学习,成绩不太好。后来毕业以后两兄弟的去向不一样。约翰就去政府里边当了公务员,乔治去开了出租车。那么塔勒布问你,说这两个人谁的反脆弱性更强?你会发现我们之所以要去当公务员,要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就是希望稳定,就是希望我们能够不被脆弱打扰,我们能够安安全全地往前走。

但是,到了50岁的时候,你会发现出租司机往往要比一个公务员稳定得多。出租司机的收入可能是波动性的,就是他今天没出工或者今天累了不想跑,打扑克牌了,今天挣的钱很少。但是,有一天突然遇到了一个富豪包车,从伦敦去了趟巴黎,回来赚了很多的钱,所以他的收入是波动性很强的。因此当他们去统计一个出租车司机和一个公务员的收入的时候,你会发现到最后,出租车司机赚得要比公务员多。

但是,从安全性上来讲,出租司机要比一个公务员安全得多。因为公务员一旦遇到失业,你知道到了国外,人们到了四五十岁以后,如果失业这就是一个天塌下来的信号。

但是,出租司机可以一直干到七八十岁。那外国很多老太太照样开出租车,这种反脆弱性。包括很多古老的职业,有那么长时间一直延续下来,原因就是它的反脆弱性极强。它接受波动性,它认为波动性是好的,而且波动性往往会带来更高的收益。

但是,反过来,他的哥哥就为了减少波动性而去努力地保护系统,结果却无知地弱化了系统,泯灭了反脆弱性。这句话特别重要,我们再重复一遍,很多人是努力的,很多人是因为害怕波动性,去努力地保护系统,却无知地弱化了系统,从而泯灭了反脆弱性。

我们见过很多像我这个年纪,我们的同学等等一旦失业,一旦被大的资本家无情的抛弃或者裁员或者下岗或者怎么样,那个生活水平是大幅下降,甚至包括很多退休的人员,退居二线等等。他的很多隐性待遇开始消失了以后,你发现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适应能力。

因为他没有在这个世界捞生活过,他永远都靠着那么一个稳定地给他发钱的人,让他觉得很稳定。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比喻,就是火鸡原理。大家听说过火鸡原理?就是一个火鸡,会觉得那个农场主特别爱它,那个农场主永远都给它吃的,也不让它干活,每天过来就给它送吃的。所以,每天只要它看到那个农场主朝鸡舍走过来的时候,它就会觉得很开心,我的这个农场主又来了。

一直到复活节(感恩节)那天,就是到了复活节(感恩节)那天你会发现,养你半天是要杀你。但是,从之前的数据来看,它会觉得生活多稳定。因为这个生活是确定的,它以为自己的系统是稳定的。

而我们的生活当中,很多人就是在过着这样火鸡的生活,他以为这个世界是稳定的,是因为他没有看到变动的可能。而最重要的是你的反脆弱性如何?如果你真的从那个工作当中离职了,你还有没有能力过得更好。

我知道大家听到这儿,已经开始有点出冷汗了,说那我怎么才能提高我的反脆弱性?我们待会会告诉大家反脆弱性如何提高。

除了火鸡之外,还有一个思想实验特别有意思,叫作布里丹之驴。这是一个思想实验,就是你可以想象这件事情,什么叫布里丹之驴呢?你这放了一头驴,这个驴又渴又饿,它现在又想吃又想喝。好了,在它左边、右边,等距离的位置,一边放着水,一边放着粮食。这个驴可以去喝水也可以去吃粮食,但这个驴会死,为什么呢?因为它又想去喝水,又想吃粮食,两边的距离一模一样。所以,它一会看着水,一会看着粮食,它就是没法做出决策。后来,在中间饿死、渴死。

大家会笑说这驴不是有病吗?这是一个思想实验,你想想看,困住这个驴的东西是什么?困住这个驴的东西就是确定性,当它困在那两边都一样的时候。这时候需要助推的是什么呢?有一个人过来随机地推它一把。

无论朝左朝右,反正你就去那边,只要它能够打破了这个均衡,它就可以很轻松地跑去要么先吃再喝,要么先喝再吃,它都能够活下来。但是,没有这个随机性存在的话,它一定要追求一个均衡的话,它就会在中间饿死。

这个思想实验就叫作布里丹之驴,它告诉我们随机性很重要,追求稳定是这个社会的炸弹。当这个社会上很多人都在玩命地追求稳定性的时候,这个社会会变得更加有问题,而反脆弱性变得很重要。

那么说到这,我们来讲讲什么是现代化。为什么塔勒布说现代化使得我们的脆弱性变得越来越强?我们在这里对现代化的定义是,人类大规模地治理环境,系统性地平整世界的凹凸不平以及控制波动和排除压力。

现代化就是系统地将人类从充满随机性的生态环境中驱逐出去,包括物理的、社会的甚至认识论的生态环境。它依据的理念是社会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设计的,由人来设计,在这种理念下诞生了统计学原理以及可憎的钟形曲线。

也是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诞生了线性科学以及效率的概念,或者是优化的概念。所以,塔勒布是一个比较疾世愤俗的人,他后边列举了一大堆他所反对的东西,比如说MBA、比如说动物园,比如说健身房等等一大堆东西,都是让这个世界的脆弱性变得越来越强的东西。

那么,为什么现代化一定会弱化人们的反脆弱性?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理,是因为人们都特别爱干预,人们都愿意做点事。他不能忍受自己袖手旁观没做事,而这些多做的事会造成一个现象,叫作“医源性损伤”。这个医源性损伤是什么?其实简单点讲就是好心办坏事。

你知道华盛顿怎么死的?伟大的政治家华盛顿。华盛顿死于放血疗法,他得了病以后,当时的医生说这个没办法,没有什么药可以治他。但是,有一招很流行的放血,每天拿刀过来噗呲捅一刀,然后流好多血出来,一次流半盆,半盆血出来,然后封上。第二天,砰,再捅一刀,流半盆血,每天流半盆血。这人很快就死了。

大量的名人都死于放血疗法,那你说那是因为那时候大家都没什么知识,现在你看看,现在依然有大量的医源性损伤。塔勒布说了一个事特别有意思,他说,千万不要雇家庭医生,有病去医院看病还好点,那最起码你是有了病才去。家庭医生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太想帮忙了,所以,有事、没事他都想给你帮点忙。

他有一次,塔勒布说有点不舒服,那个医生马上给他就开了很多药,你赶紧吃吧。后来,塔勒布去一测又好了,本来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但那个医生就会赶紧开药让他吃。他说有家庭医生的人离死亡就非常接近。那个迈克尔·杰克逊就是死于家庭医生的药。

所以,人们特别喜欢过度地干预,就像格林斯潘特别愿意干预他的金融体系是一样的,这种过度地干预产生的医源性损伤,包括这里边有一个案例。小孩子要不要割扁桃体的这个东西?他们把很多新生儿拿去让医生检查。检查了以后,医生给出的结论是,其中有一大半的孩子要去割扁桃体。

好了,他们就把剩下的这些孩子又拿到另外一个医院去检查。然后,那些医生说这里边,又有一大半的孩子要割扁桃体。到最后的结果是,整个那一群小孩儿当中,可能只有几个孩子的扁桃体保住了,剩下的大量的都被割掉。这里还不包含割扁桃体所造成的损伤,以及有可能产生的感染的现象等等。

人们太愿意介入,所以就会导致整个系统的这种医源性损伤变得越来越多。这是现代化使得脆弱性提升的最根本的原因。

那么是不是不要干预?可以干预,干预的方法是什么?他举了一个例子叫作你可以限速,但是你不要替他开车。你知道像格林斯潘,他们这种管控的方式或者观光式教育的管控方式,甚至发展到了我替你开车好不好。

你要学什么东西,你听我的就好,按照我的规则来全替你把车开了。而真正能够使得这个驾驶变得更安全的不是替每一个人开车,你只需要规定限速,你让这个速度慢下来,降低下来,这个系统的安全性就提升了。

政府应该能够分清楚催化剂和起因的区别,奥巴马在遇到埃及革命的时候,有一段话特别有名。奥巴马就指责他手下的情报部门说,为什么没有人通报过我?他就觉得这人很无能,这么一件大事发生了,竟然没有人告诉他。

塔勒布就说这太蠢了,因为这根本是没法预测的,他混淆了催化剂和起因之间的区别。奥巴马以为那个事是起因,但实际上那些所谓发生过的事情,都只是催化剂而已。整个系统的脆弱性已经变得很强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所以,我讲到这整个这一大段是为了让大家听明白什么叫作反脆弱性,脆弱性是怎么样不断地被现代化的方法增强的。我相信大家现在逐渐地理解了,那么怎么能够提高我们自己的反脆弱性的能力,让我们从不确定当中获益呢? 这里塔勒布举了两个比喻性的人物,一个叫作胖子托尼,一个叫学者尼罗。这两个人是好朋友,他们俩整天在一块聊天,这个胖子托尼很有意思,他特别有钱。尼罗家里很有钱,尼罗家里是继承下来的钱,胖子托尼是挣来的钱,胖子托尼从来不相信教育,从来不相信MBA,他对这些东西都嗤之以鼻。

他唯一相信的是什么?是寻找脆弱性并且在它的反方向下注,他意识到这个事脆弱性已经很强了,那么迟早会出事。那么他如果出了事以后,它一定会导致的资产上升是什么?它一定会带来的正向的收益是什么?在这上面不断地下注,去获得了大量的财富,这就是通过反脆弱性来获益的一个例子。

那这里最重要的一个手法,就叫作“杠铃策略”,什么叫杠铃策略?这里有一个哲学家的名字,叫塞内加。塞内加是当时罗马最有钱的人,他特别有钱,但是很有意思,他是斯多葛学派的人。斯多葛学派是希望通过艰苦的环境来修炼身心的,但是在塞内加是斯多葛学派的人,同时又拥有特别多的财富,你说这怎么办? 那你得放弃一头,你要么是修炼好好成为一个哲学家,要么你就赚钱成为一个商人。不,他都不放弃,他两个我都要,为什么呢?因为塞内加提出了一个理念,他说,财富是聪明人的奴仆,是愚笨人的主人。你注意当他说财富是聪明人的奴仆,是愚笨人的主人的时候,他可以同时兼顾既有修养,同时又能够拥有财富。

因为,他改变了自己看待财富的方式。当他改变了自己看待财富的方式以后,你会发现拥有了哑铃的两头。他既可以拥有斯多葛学派的修炼,他又可以同时拥有大量的财富,这就是杠铃策略。

因此,咱们可以想想哪些东西是杠铃策略的?比如说大家听说过刘慈欣这个人,刘慈欣是(写了)《三体》的作家,刘慈欣对自己人生的配置,就是典型的杠铃策略。就他一边在单位上班,做一份事业单位的工作,每天上班拿着工资,但那个工资很低也无所谓。但是他要求也不高,那份工资就已经能够让他过得很舒服了,但他同时从事的一份工作是写作。他拥有了杠铃的两头,他可以从不确定当中受益,同时他也能够过得很好,他能够有一个稳定的生活。

还包括他说上菜,上菜的时候,前菜然后甜品,然后,给你上大菜上牛排。说厨师一定会把这些菜分开上,那糟糕的策略是什么呢?糟糕的策略是混在一起打成酱,把所有中间策略去除,就是典型的杠铃策略。就是中间策略就相当于把牛排甜品和前菜混在一起,搅拌成糊糊,然后端上来喝吧吃这个东西就行了。但是这个杠铃策略是分开的,就是你可以享受这个也可以享受那个。

所以,什么是杠铃策略呢?随机性的杠铃策略会通过减轻脆弱性消除伤害导致的不利风险,来增强反脆弱性。也就是减少不利事件带来的痛苦,同时确保获得潜在的收益,这个就是杠铃策略的一个核心。

他说从大的方面讲,美国这个国家的崛起靠的就是杠铃策略,就是它广泛地下注在所有人身上,它鼓励每个人的创业精神。美国西部拓荒,就大家都是去那开发新世界,所以它对于错误,对于失败是完全接受的,你只管失败好了,但是有大量的人在不断地成功。

但是,日本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是失败带来耻辱。很多人为了掩盖失败,使得这个错误变得越来越大。如果一个总经理总是希望听到好消息,不愿意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的话,那个失败就会被不断地掩盖起来,他这个组织的反脆弱性就会变得越来越弱,你就会更接近于日本而不是美国。

所以,这是我们说,如果你希望能够提高反脆弱性的话,你得能够拥有杠铃策略。那么,要想打造自己的杠铃策略,你得拥有以下的反脆弱性的智慧。

首先,我们讲讲第一个,怎么样从波动性当中受益?古希腊的哲学家泰勒斯经常被人说,说你们搞哲学的人赚不到钱,后来,泰勒斯说那我就赚钱给你看看,他就在春天的时候预定了一大批的榨油机,榨那个橄榄油的榨油机。

等到橄榄成熟的时候发现,哇,今年橄榄大丰收,各处的人都要榨橄榄油。结果,所有的橄榄榨油机都被他给预定了,大家就只好找他来榨油,然后就赚钱,赚了一大笔钱。后来,很多人写泰勒斯的传记时候,说这人真聪明,他会看天文,他从天文当中判断了说今年天气好,今年橄榄肯定能够赚很多的钱。

你看这是一种典型的脆弱性的思维方式,可预测。他预测到了今年的橄榄一定会赚钱,然后怎么怎么样。塔勒布说你别天真了不是那样,说泰勒斯之所以能够赚钱,是因为他具有反脆弱性,他去跟别人签的那个榨油机的使用条款是期权的形式。

什么叫期权的形式?就是如果今年橄榄丰收了,那么你将以现在的这个价格把所有的榨油机全部都租给我。如果今年橄榄不丰收,我将不租这些东西我也没有损失。这种期权就是一种典型的不对称性。

而这种东西在生活中是常见的,在生活中并不是任何事都一定是四平八稳的,它是具有不对称性的。像我们给员工期权也是这样,如果公司做好了,你把期权拿去兑现,如果公司没做好,你放弃掉它就好了,你又没有任何损失。

所以,泰勒斯预先租了那么多榨油机,说如果丰收了都是我的,如果不丰收你租给别人我不要了,他没有任何损失,那个租榨油机的人也没有什么损失。因为他预先拿到这笔订单,所以双方签订这样的协议,他只付出了一个小小的定金。就你注意在这个交易结构里边,它是付出了一定的定金的,但是定金的额度很低,绝对没有他的收益高。

你发现了吗?这叫作不对称性,我付出小小的风险和成本,但是,我可以得到一个有可能大大的收益。泰勒斯一算这绝对划算,而且就算今年橄榄没丰收,我赔了这笔钱对我损伤不大,所以他用这么一笔钱去定下了整个的这些榨油机然后赚了钱。所以泰勒斯的成功,根本不是夜观天象的结果,不是对于整个系统的预判。

而是他在反脆弱性当中比别人做得好,他善于使用从波动性当中受益的方法,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不对称性,有限的损失带来无限的收益。大家脑子里边有这么一幅图,这是一个坐标然后这么一个图上去,底下是成本上面是收益,它不对称,所以就有了这样反脆弱性的操作空间。

大自然就是最重要的反脆弱性最强的机构,你看大自然可以牺牲所有的物种,就是你恐龙消失了没关系,你树袋熊消失了没关系,人类消失了没关系,大自然依然在。大自然都已经送走了多少个物种了,但是不要紧,大自然永远生机勃勃,所以,他的试错成本最低,而他的成功收益最大。

什么叫试错成本最低?又出现了一个新物种,出现就出现呗,愿意生活的生活,你爱咬谁咬谁,那是你自己的事,他的试错成本控制在一个物种又一个物种在不断地努力繁殖。物种有让自己的基因活下去的动力,但是收益巨大,整个大自然是最终的受益者,这就是典型的通过不对称来进行的。

乔布斯所做的演讲当中有一句名言,叫作“Stay hungry,Stay foolish”,就是我要保持愚钝我要保持饥渴。保持愚钝和保持饥渴,其实就是学习大自然的这种快速失败的能力。我可以快速地尝试,快速地尝试失败了之后,没关系我放弃,我因为我hungry。我接着再做下一个,我foolish,我没有那么大的玻璃心,我不会被伤害掉。

不断地快速尝试,不断地快速尝试,这种快速失败的模型,就是来自于大自然孕育万物的这么一个过程。因为不对称性,投入得少而产出得大。

还有一个智慧就是可选择性。当你能够给自己用可选择性制造出杠铃的两头的时候,你会被称作是一个智者。你比如说孔夫子讲:“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卷而怀之可也。”这话就说得特别棒,就是如果国家很棒,这个国家政治清明特别好,我出来当官,我出来为国家做事。

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很糟糕怎么办?糟糕没关系,回家修炼,卷而怀之,怀起来,回家教我的子弟,这种日子不是过得也蛮好的。

所以你知道很多企业家为什么喜欢做儒商?现在大家了解了。什么意思?就是如果赚钱了,我就好好做个商人,挺好的。我是儒商,我一边赚钱,我还一边读书一边修炼。如果没赚钱,正好是我修炼的机会。面对这些艰难困苦的时候,正好把它用作我修炼的武器,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这种人的反脆弱性多强。

所以你想想王阳明就是最典型的反脆弱性极强的人,就他讲在事上磨练。就是在任何事上,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他认为这都是我磨练心性的机会。他有了这么一个东西在杠铃的那一头,然后另外一头是他的功业。

他建功立业,做了那么多的事,所以在历史上无论是你要从建功立业的角度评判他,还是你从学术的角度评判他,你会发现他都拿到了,这就是杠铃的两头,叫作可选择性。这个可选择性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试错成本低,而收益可能会巨大。

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为什么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因为光脚的反脆弱性强,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希望我怎么样,我失去的只有锁链,我得到的是全部世界,你看这叫作反脆弱性。

所以,当你发现你失去的东西很有限,但你得到东西可能会很多的时候,你就具有了反脆弱性的配置能力。反过头来我们来说教育这件事情,这个塔勒布说,教育是又一个巨大的脆弱推手,就是教育机构和那些足球妈妈们的配合,把孩子们全部变成观光式的教育。

他说这里最可笑的是哈佛的体系,就是他特别反对哈佛的体系,就是认为一切可预测,一切可以学得会。尤其是MBA里边学的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那些模型,事实上他说这些东西都叫作教鸟飞。鸟本身就会飞,但是你要把它算成一个一个的步骤,然后说鸟你得规定了这样飞,结果导致很多本来能飞的,现在都飞不起来了,因为被你的各种步骤都已经吓坏了。

事实上人类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发明,包括飞机,包括电话,包括用电,包括纺织机、蒸汽机,全都是自下而上产生的,所以有一本书叫《自下而上》,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你就知道大量的东西都不是从上边说,我要造个电话,我现在组织一帮人,大家开始研究电话,然后给你们很多钱,大家去干吧。

做不到,没有这样的,而所有伟大的发明,全是自下而上从民间开始出现。而且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你会发现在中世纪的时候,对数学、对物理学、对化学做出大量推动性的进展的科学家,我们在物理书上看到的,都是科学家的名字,化学书上看到的,都是科学家的名字。

他们还有一个身份全都是牧师,为什么那么多的数学家、化学家都是牧师呢?因为牧师就是杠铃的两端,就他在这头他能够享受优厚的待遇,它能够通过教会得到很多的钱,同时还没事干,所以他能够去做特别多创新的事件。

他占据了杠铃的两头,他既有稳定性的生活,同时他可以去努力地尝试很多别人根本没有的机会去尝试科学的进步,这就是杠铃策略。他具有可选择性,他就算做那些实验做失败了,没有什么可损失的,但他如果成功了,他就能够名垂青史,获得一个人类历史上伟大的突破,你看看到不对称性的作用了吗? 我特别怕你们听不懂我所讲的这个不对称性的这个感觉,这个太重要了。就这个世界上充满了不对称性的机会,你失去的东西很少,但你可以得到特别多的东西,你把这个东西利用好了以后,你的反脆弱性的智慧才能够被最大地调动起来。

所以,人类历史上真正发明家,真正解决科学问题的,基本上都是业余爱好者和牧师,这些人来解决。

好了,讲到这儿我相信大家开始逐渐地理解反脆弱性,我们知道说怎么样能够通过杠铃策略,通过不对称性的这个把控,去设计新的交易结构,使得我们的反脆弱性变得越来越高。我个人也是反脆弱性,我在做读书会的时候,我也没有一下子跳到海里边去,把房子卖了,卖房创业,卖房创业就属于没有反脆弱性。

所以我是先在大学里面教书,每个月还能从大学里边领点工资,这时候你会发现,我可以义无反顾地创新做这件事情。因为失去了,无非我就还是当个大学老师,做失败了还可以当大学老师,但是如果做成功了就会有巨大的收益,这就是反脆弱性的应用。

连我们刚刚讲的孔子都是这样,那么这个反脆弱性里边有一个需要我们必须了解的原理,就是我们刚刚说那个曲线,说这是非线性的,是不对称的。这个世界线性的事物你几乎找不到,就是线性的事物少之又少,大量的东西都是非线性。

而我们过去的理解当中,会觉得线性非常的重要。这个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国王有一天跟他的儿子吵架了,他说我判你死刑,判他儿子死刑,要拿一块大石头把他儿子砸死。结果宣布完了以后,过了一天,老爸后悔了,说我不想把我儿子砸死,怎么办?但是你作为国王,你又不能说话不算数,你都宣布了,这不可食言,怎么办呢?结果后来就有个大臣给他出主意,说还砸,没事,把那石头先砸碎。所以把一块大石头砸碎,砸成很多小石头,然后一点一点地扔到那个王子身上,好,执行完了,石头砸死了,王子没事。

这什么意思?就是分散开的一块一块的小石头和一个大石头所产生的作用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就叫作非线性的作用。就是当你把这些石头分散开,线性的一个一个地用来扔的话,没有效果,但是整个一块砸过去,立刻就完蛋。

那你说,再举个例子,这个杯子从3厘米高的地方掉到这个桌子上不会摔碎,这个我们能看到,3厘米高掉下来不会摔碎。那你说我连着掉100次,100次3厘米,它会不会摔碎?不会,100次3厘米肯定不会摔碎。但是如果把这100次的3厘米乘在一块,把它变成了3米高摔下来,一下就碎掉了,这就叫作非线性。

当这个冲击是非线性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才能够给脆弱的东西产生改变,如果它不是非线性的,它是慢慢一点一点去发生的,没有太多改变。

北京大家都经历过堵车,如果说我8点钟要赶飞机的话,我估计从家里边,大概5点半就得出门。你说5点半出门,六点就到机场了,你干嘛那么早到机场?你为什么不6点半出门,半个小时7点钟到机场?对不起,6点半出门,7点钟根本到不了机场,它不是一个线性的关系。所以北京地面的交通,车辆增长了10%以后,拥堵量绝对不是增长了10%,这叫非线性。车辆可能只增长了10%,但是拥堵指数整个增长了几倍,因为那就相当于把一个大石块扔在你的身上。

所以塔勒布说,真正的减肥最好的方法是什么?不是每天都吃均衡的营养,这个我得向营养专家求证一下,因为这是塔勒布说的,不一定,我觉得有道理。

永远都吃均衡的营养,你的身体很快就适应了,它不会产生冲击。他说真正有效的是你轻断食,你过几天你有几天不吃。酒精对肝的伤害也是这样,他说戒酒的人最好不要减低酒量,说我每天以后就喝二两,不行,每天就喝二两,你的肝永远都累。你应该一个礼拜里边喝三天,有三天不喝,这就形成了一个非线性的冲击。所以非线性这个概念是,在这个反脆弱性里边,是很重要的一个概念。

因为我们很多人都会被平均数骗掉,他说祖母是怎么死的?说祖母生活的那个城市平均温度只有21度。太好了,平均温度21度的城市,多么愉快让祖母去那生活,结果夏天40度。这个冬天零下40度,平均温度也是21度,所以祖母就冻死了,这就叫作线性。所以,他说永远不要踏入一个平均深度只有4英尺的河流。

你听说平均深度只有4英尺的河流,你就走进去,它的分布一定是非线性的,前面很浅然后噗通就掉进去,然后就完蛋。所以,极端事件对脆弱性事务的伤害程度高于一系列温和事件所造成的伤害,这就是脆弱性事物的一个定义。

你说这个东西是脆弱的,那就因为它只要出现极端事物,它的损伤就是非常大的。像这个杯子就是脆弱的,因为三厘米虽然没问题,但是极端一点,它立刻就完蛋了。了解了这个非线性的这个想法,你就能够知道我们所说的所谓微笑曲线也就是一个事物的凹性和凸性。

什么叫凸性?凸性就是这个事物是这样一个曲线,这是坐标,这底下是你丧失的成本,你的痛苦,上面是你的收益。收益巨大,你的痛苦少一点,痛苦很短,但是收益很高,这叫作凸性。凸性事物就是微笑的,它那个曲线是微笑的,所以凡是这种状况之下,你都有着巨大的反脆弱性的操作空间。

那么,反过来一个东西不利的,就是凹性的。凹性就是你的痛苦,你的收入可能只有这么多,但是你的痛苦会变得很大,生活中也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的发生,所以我们要努力地去寻找那些具有凸性的事件。

刚刚我们讲到火鸡事件,好像火鸡事件是一个特别不好的事。但是塔勒布说,你也要知道,生活中也会有反火鸡事件。什么叫反火鸡事件?就是这个火鸡一直在等待着,这个复活节(感恩节)的来临,结果复活节(感恩节)来临了以后,它不但没有被杀,它还被评选为凤凰,这叫作反火鸡事件,什么意思呢? 就是你never know,你不知道未来,发生的那个事会不会突然是一件好事。所以当我们去追求脆弱性的时候,当我们去要求一切东西都不变的时候,都掌控的时候,你连那个反火鸡事件也同样排除在外。

你本来有可能能够成为凤凰的,但是你说我不行,我就要每天吃这个饲料,你别跟我说别的我不管,我一概不要。你既不要杀我,也不要让我当凤凰,我就好好地吃我的饲料,何苦呢? 反过来那是你能选的吗?你究竟是选择做凤凰还是被杀掉,你选不了,生活本身就是不确定。在这个不确定的前提之下,你应该想办法做的不是去预测不可知的未来,而是去增强自己的反脆弱性,让自己能够变得更加具有生物态,而不是机械态。让自己更加像一只猫,而不是像一个洗衣机。像洗衣机、像钟表都是会损耗的,因为它越用就越糟糕,而像一个猫它会变得越来越灵活。

但这猫也会死,那当然所有的生物都会有始有终,但问题是那个周期,要比一个洗衣机的受到冲击的时候所遭受的伤害要小得多。生命体具有复原的能力,而洗衣机没有。

那么拥有塔勒布这样的反脆弱性的人,他到底对未来有没有预见呢?他也有,他说预测未来的事不是靠哈佛学院的那些方法,靠的是否定法,什么叫否定法?他说你试没试过请假的时候提出好多个理由,就是我今天下午要请假,为什么? 因为我祖母生病,然后我的身体也不太舒服,同时我们同学还有个事要找我帮忙,最重要的是我要上街学雷锋,你同时提四个要求去请假,能请得下来吗?他说如果你提出特别多的理由的时候,就证明这件事情肯定不值得做。

所以否定法就是你可以用排除法的方法来预测你的未来。他举了一个例子,就是一个人如果拿出来名片,上面有很多个头衔的话,那么这个人基本上可以被忽略,他没有什么重要性。重要性的人,一个头像就够了,重要性的理由,这个事我要做一个理由就够了,所以用否定法来预测未来是会有效的。

还提到一个叫林迪效应,林迪效应是说什么呢?说对于会自然消亡的事物,生命每增加一天,其预期寿命就会缩短一些。你像我们人,我们的寿命是有限的,我们是会自然消亡的,所以生命每增加一天,其预期寿命就会缩短一些。

而对于不会自然消亡的事物,生命每增加一天,则可能意味着更长的预期剩余寿命。就是你看那锅碗瓢盆,咱们去看原始人,参观的时候,到半坡博物馆或者是河姆渡人博物馆去看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现在所用的锅碗瓢盆,跟那时候用的都差不多,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东西的生命周期超长,它是不会自然消亡的东西,所以它存在的时间越长,它的寿命就越长。

李白的诗歌已经存在了这么长时间了,所以我们基本可以预测,它很难再消失。《诗经》经过了这么长时间都能够存在下来,那么它未来也能够存在得更久,这就是对于未来的一些判断。

当然塔勒布最反对的预测的人,就是斯蒂格利茨这样的人,他说这些脆弱推手在预测未来的时候,他们常用的公式就是脆弱推手加事后过滤式选择。就是他认为斯蒂格利茨这样的人,在预测未来的时候,最常用的模式就是脆弱推手加事后过滤式选择。

就是他不断地强调自己能够预测,他不断地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复杂,一旦发现预测错误了以后,他会在事后解释说,我其实说的是对的。因为他过滤性地选择掉了一些东西,这里边斯蒂格利茨的两次言论都被他提炼出来。第一次是讲房利美和房地美,这样的公司绝对不会有问题的,等到整个金融危机过了以后,这个斯蒂格利茨竟然写文章说,我早就预见到了房利美和房地美会出问题。所以他说这些人的羞耻心到底在哪?因为他们是脆弱推手,他们总是在期望着通过能够预测整个世界的发展,但事实上增加了整个世界的脆弱性。

当然你说塔勒布会不会说的也有不对的地方?我相信肯定会有,因为他的言辞相当激烈和偏激,他把哈佛大学都否定了,他把很多的这些教育体系什么的都否定掉了。

但是我觉得这本书给我们最大的启发,是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世界,你不觉得我们过去太喜欢追求确定性了吗?就是我们都希望一切东西都能够按部就班,按照设计来做。你比如说创业的心得上来讲,我就发现有大量的创业者,包括我们去孵化的很多企业,都不敢轻易地把产品推向市场。

他们的办法就是我们要打造到最好,我们在不断地磨合,我们在不断地调整,好了,然后等到他把这个东西拿到市场上以后,发现它非常脆弱,一下子就完蛋了,为什么呢?因为它不符合反脆弱性的原理,反脆弱性的原理是什么?就是我尽早地把这个东西拿去接受反馈,然后我从反馈当中不断地让我变得更强大。

你看反馈说我不好,这反倒是件好事。因为反馈说我不好,会使得我更快地变得更好,那么反馈如果说好,那当然很好了。所以我既能够从反馈说我不好当中获利,我也能够从反馈说我好当中获利,这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不对称交易吗?所以当你学完这本书以后,它能够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就在于智慧。

你重新智慧地看待了这个世界,原来不对称性到处都有,原来非线性的事物到处都有。我们可以从这些不对称性当中去寻找交易的机会,去设计自己的杠铃策略,设计自己的杠铃策略,获得一个说好也好不好也很好的方向。所以现在大家理解,孔夫子为什么说君子不器? 如果孔子认为,他就是一个坚定的政治家的话,那么他这一生注定要接受失败,政治家最后都会以告别政坛结尾。而且何况在孔子那个时候,他又不是说了算的人,他如果把自己设定成为一个政治家,那他失败的可能性很大。他说君子不器,君子不器就是你不能把我当做一个政治家,你也不能把我当做一个教育家,你也不能把我当做一个作家,为什么?因为我几头都行,我都有,所以他在杠铃策略上做得非常好。

而且,每一个事的失败会成为另外一个事的收益,他政治上不成功,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写作,他可以教育学生,把他作为案例,政治如果成功了,照样可以让自己的学术变得更好。所以,从不确定性当中受益这件事情,孔子是做得最好的,我们可以好好学习。

最后,我会用塔勒布的话来结束这本书,他说本书所提出的结构,向我们指出什么?这个世界不希望我们了解它,它的魅力就来自于我们无法真正了解它。在这样的世界当中,我们应该做些什么?玻璃杯是死的东西,活的东西才喜欢波动性,验证你是否活着的最好方法,就是验证你是否喜欢变化。

请记住,如果不觉得饥饿,山珍海味也会是味同嚼蜡,如果没有辛勤付出,得到的结果将毫无意义。同样的,没有经历过伤痛,便不懂得欢乐,没有经历过磨难,信念就不会坚固。被剥夺了个人风险,合乎道德的生活自然也就没有了意义。

这段话本身就具有反脆弱性,就是当你接受了这段话的价值观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生活中永远都充满着给你带来进步机会的挑战。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从当中去获益,这就是《反脆弱》这本书带给大家的智慧。

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得到,讲这本书真的很冒风险,我不知道你们会怎么样去感受这本书,给我多多留言,让我看看大家的心得,谢谢大家!下周再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