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 次浏览

《人体简史》-樊登讲书

你的身体已经30亿岁了。

今天我们要讲一本书,叫作《人体简史》。这本书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叫作“大开眼界”。因为,读完这本书以后,我每天跟人聊的基本都是这本书里的内容。这本书随口讲出来的知识,都会让你觉得目瞪口呆,而且特别好笑。这个作者叫比尔·布莱森,他是英国国宝级的作家。他曾经写过几本很有名的书,比如说《万物简史》,还有《趣味生活简史》。我在看那些书的时候,几乎都是一口气通宵看完的。

这本书里的知识密度高到什么程度呢?我只能挑这本书里最有趣的部分跟大家分享,我不可能把这本书里所有的知识都讲完。因为这里面全是知识,密度极高。你读完这本书以后,你会更热爱自己的身体,会惊叹于自己的身体,会说原来自己的身体这么神奇。那咱们就赶紧开始。

首先我们说一个概述。各位知道,我们在1秒钟的时间里可以做什么吗?1秒钟的时间里我们的身体会产生100万个红细胞,多快!我们身体的效能很强,100万个红细胞,每一个细胞在我们的体内循环多少次呢?它的一生在我们的体内大概循环15万次,这个是很快的。它高速地循环,50秒钟就转一圈。人体之内的血液循环,50秒钟就可以完成一次从心脏再回到心脏的过程。所以,红细胞非常累地帮我们带着氧气到处跑。

然后,身体有多少个原子呢?这个数字说出来特别好玩,叫7000亿亿亿个原子,用数学来表述叫作7×1027个原子。要组成我们这个身体需要这么多个原子。所以,过去老有一种说法是“组成一个人整个身体的所有元素,如果到五金品商店里面去买,大概几美元就能够买下来了”,这是胡说的。实际上,组成我们身体这些元素,有的还挺贵的。因为,有很多稀缺的元素,你要买的话大概得几万美金。即便如此,人类目前为止也造不出一个活体细胞。如果把我们的肺打开,把肺泡打开铺在地面上的话,能铺满一个网球场。而把我们的呼吸道整个连接起来有多长呢(因为呼吸道有气管)?可以从伦敦连到莫斯科这么长。但这个还不算惊叹,最惊叹的是我们的血管,有毛细血管,有静脉,有动脉,把人的所有的血管连在一块儿的话,可以绕地球2.5圈。因为你体内需要大量的毛细血管。最要命的是我们的DNA(脱氧核醣核酸)。

把我们体内所有的DNA连在一块儿连成线,能够连到哪儿?比从地球到冥王星的距离还要远。也就是说靠你自己体内的东西,你都可以冲出宇宙。我们说把一个人描绘成一个宇宙是有道理的,你体内的脱氧核醣核酸可以一直连到冥王星之外。但是,DNA有多细?假如我们把200亿股DNA拧成一股绳,大概相当于一根头发丝那么粗。这就是我们体内那种精妙的程度。我们每个人都会背痛,大部分的人类都会受到背痛的影响。因为我们过去是爬着的,现在我们非得站起来。为了站起来这件事,我们的背会受伤。同时,我们的人体不能够形成维生素C,这个很奇怪,维C对我们很重要。

但是,人体就是不能合成维C,而人体合成维C的整个过程,我们都做了,只是在最后一步缺少一点点小小的酶。没有那种酶,我们就不能够形成维C。所以,咱们需要吃橙子。你看航海的人为什么后来都得坏血症,然后就死了?就是因为当初人们没有发现维C不能够自己合成。但是吃橙子就好了,吃橙子、吃维生素C的这种含片等等就可以。这是关于我们人体的一个简单的概述。接下来,我们说人体最大的器官。人体最大的器官是什么呀?是皮肤。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它如果摊开的话——这个说起来有点吓人,摊开人体皮肤的面积有2平方米大。重量因人而异,大概在4.5-6.8公斤之间。人体的皮肤,内层叫真皮层,外层叫表皮,表皮的外边叫作角质层。我们每分钟大概脱落25000个外皮细胞。

我在这儿讲书的过程当中,每分钟身体脱落25000个表皮细胞。所以,有一句话讲得特别有哲理性,叫作“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懈地化为尘土”。如果有人能够把你每年脱落的所有的皮屑集中在一起,有1斤重。我们的皮肤上大概有200万-500万个毛囊,毛囊如果堵塞了,就会出现黑头;如果发炎了,就会有粉刺;如果时间再长,就会变成痤疮。这是很多青少年非常头疼的事。然后再讲讲人的肤色的不同进化过程。这个需要解释一下,你想想看,我们很多人都说,人类的祖先不是露西嘛,东非大草原上那个猿人。那为什么后来长着长着,有人就变成白人,有人变成黄种人,皮肤颜色都不一样?为什么呢?

作者说,人们过去高估了皮肤转化的时间,人们认为皮肤要变颜色,至少得有1万年的进化时间。其实不是,两三千年就可以了。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生活的时间长,他的皮肤就会改变。“有人认为,浅色皮肤可能是人类迁徙和农业兴起带来的结果。这种论点认为狩猎-采集者从鱼类和野味中获取大量的维生素D,而当他们开始种植作物,尤其是搬迁到北纬地区以后,维生素D的摄入量就大幅下降了。因此,更浅的肤色带来了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能够合成额外的维生素D。”皮肤越浅就越容易合成维生素D。

“在北欧和加拿大等地区,不管肤色多么苍白,人们也无法在冬季从微弱的阳光里,提取足够的维生素D来维持健康……据估计,全球有50%的人会在一年里的部分时间缺乏维生素D。在北部地区,这个比例更可能高达90%。”我们的肤色跟我们生成维生素D是有关系的。然后,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有个汗毛倒竖、鸡皮疙瘩起来的时候。这有什么作用呢?这是有作用的,它会让我们的身体显得更大。它发生在感觉恐怖的时候,一旦你听到一个恐怖的故事,听到一个鬼故事,汗毛倒竖,头发立起来了。如果你在原始人的时候,你身上毛发特别多,你整个人看起来就大了一截。所以,汗毛倒竖的感觉是为了让你能够更吓人。起鸡皮疙瘩是为了让对方害怕你。

人的头发大概能够陪你6-7年。但是,它也会经常性地掉,腋毛大概能陪你6个月。然后,头发每天大概长1/3毫米。

人会有皮纹,这个皮纹到底有什么用,没有人知道。每个人的皮纹都不一样,但这个并不是科学的结论。只是到目前为止,人们没有发现过两个人皮纹一样的情况。但是,这不代表可以证明,人跟人生下来皮纹一定不一样。有人说皮纹的作用像轮胎一样,抓地能够抓得住,但是也有人会得皮纹症,整个皮纹是光滑的,这种人就没法用指纹锁。

同时,我们还有汗腺。汗腺这一段特别好玩。这个作者说:“单调乏味而古老地的出汗,造就了人类今天的样子。”大家千万不要小看出汗这件事,出汗对我们人来讲太重要了。“黑猩猩的汗腺只有我们的一半,因此无法跟人类一样迅速散热。大多数的四足动物都需要通过喘气来冷却。”你看黑猩猩,跑一跑就很累的样子——“持续跑动和同时沉重呼吸不相容”。

人能够长跑就是因为人可以发汗。人如果一边跑一边吐舌头喘气,人就跑不了了,人就没法成为猎手。“对炎热气候里的有毛动物而言,尤其不适合。我们的方法要好得多,将含水的液体渗透到近乎光秃的皮肤上。随着水的蒸发使身体冷却,将人体变成了活生生的空调。”人体的调温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你听到后边讲的案例你都吓傻了。“我们的大部分体毛的丧失,以及通过向外分泌汗液来消散我们体内多余热量的能力,有助于我们对温度最敏感的器官——大脑——显著变大。”所以,这就意味着出汗使我们人类变得聪明。如果人没有这种强大的散热系统的话,没有我们身上的毛,靠吐舌头来散热的话,我们的大脑就不可能发育。我们在丛林里跟别的猩猩差不多一样生活。所以,出汗对我们来讲是很重要的。人体每天大概正常情况下会消耗1.5升水,包括出汗,包括排泄。如果你拼了命的话,你努力运动,每小时就可以损耗1.5升水。你损失了3-5升水以后,就会出现头痛和昏睡的状况。所以,我现在听到别人说头痛,我都首先问是不是没喝水。因为,水损失得多了头会痛。如果你损失6-7升水的话,就会产生精神上的损害,感到恍惚,然后头脑会受到损伤。损失10升水以上死亡,就是脱水太严重。人体的汗液当中99.5%是水,剩下的0.5%里有一半是盐,还有一半是其他的东西。

然后,我们的皮肤当中每平方厘米有10万个微生物。这个微生物,你是去除不掉的。你说我洗澡,我用杀菌皂洗澡,洗完澡以后,皮肤表面的微生物会更多,原因是它从犄角旮旯被你洗出来了。所以,微生物在我们的体内是很有效的一个东西。它不全是糟糕的东西,也有东西是好的。然后,有时候人会瘙痒,就当我说起“瘙痒”这个词的时候,你就开始瘙痒起来了。你知道瘙痒能够痒到什么程度?我只讲一个最极端的案例。在美国曾经有一个女的头上痒,她就控制不住挠,皮肤都挠烂了。按照医生的说法,你皮肤已经挠烂了,不可能再痒了,你应该只能感觉到疼了。不对,她还是觉得痒。你知道人觉得痒啊,那种感觉是控制不了的。最痛苦的是那种有幻肢的人,就是胳膊在战争当中被炸掉了。

但是,他老觉得这个胳膊还在。所以,导致的结果是他觉得胳膊痒,但是胳膊没有了你怎么挠?于是痛苦万分,挠不着。你就想想看,痒这件事情对于人来讲有多么可怕。这是瘙痒的问题,但愿你不要这样。还有一种是脱发的问题,脱发这个话题我相信很多人都特别想了解,那我跟大家讲讲脱发的秘密。脱发很多是发生在中年男性身上,中年男性很可悲。我们每个人头上大概有10万-15万个毛囊,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一样。平均而言,你每天大概掉50-100根头发,有时候它们就不再长回来了。

大约60%的男性到50岁就基本上秃顶了。1/5的男人在30岁就秃了,我已经打败了1/5的男人。然后,我们对秃顶的了解甚少,只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一种叫作二氢睾酮的激素,容易变得紊乱,使得头上的毛囊关闭。但你知道最尴尬的是什么吗?就是一个男人的二氢睾酮分泌多了以后,头顶上的毛囊关闭了。但是,鼻孔和耳朵里的毛囊,反而保留得更多了。所以,你看到很多中年人,耳朵里长出毛,鼻子里面开始长出毛,就是特别奇怪。然后,鼻毛和耳毛肆意生长,让人备觉沮丧,治疗秃顶的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呢?真是不好意思讲,阉割。阉割能够有效地治疗秃顶。但是,我相信没有人会采取这样的方法,毕竟没有毛不会妨碍你的生存。接下来,我们了解一下大脑。我们经常骂人说“你大脑里有水吧”,我们经常用这样的话骂别人,但其实你大脑里基本上都是水。

人的大脑里80%的是水,剩下的主要是脂肪和蛋白质。大脑是一个特别神奇的东西,就是没有人能够理解,大脑是怎么产生这么多想法的。它像一团豆腐一样,大脑的感觉被人描述得像豆腐或者像杏仁奶酪,就是一晃一晃、颤巍巍的,而且大脑没有任何痛感。比如说你把你的脑子打开,拿手戳你的大脑,它不会疼,大脑本身是没有这种感觉的。但是,大脑消耗了我们身体巨大的能量。大脑只占我们身体重量的2%,但是却消耗我们20%的能量。所以,有人就讲,那是不是我使劲“想东西”能减肥?假如我拼命用脑子,使劲想,我会不会变得更瘦?答案是不可能。就像我这样天天看书、天天讲书,也没有因为“想”这件事变得更瘦。因为你的大脑不管想多么复杂的问题,它每天消耗的卡路里是一定的。所以,人的大脑真的是输入极少、输出极多的一个东西。有多神奇?我念一些数据,你就吓傻了。

“光是静静地坐着,什么都不做,你的大脑在30秒里处理的信息,就超过了哈勃太空望远镜30年的工作量。一块1立方毫米的皮层,大概跟一粒沙差不多大,可以容纳2000TB的信息,足以存储历年来拍摄的所有电影;要不就相当于12亿册你现在正在读的这本书。按照《自然神经科学》杂志所说,人的大脑可以容纳200艾字节的信息,大致相当于当今世界的所有数字内容。如果这还不是宇宙中最非同凡响的东西,那就肯定是还有人类没发现的奇迹。”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人类迄今为止,能够发现的整个宇宙当中最大的奇迹。人的大脑那么柔弱不堪,像豆腐脑一样的一个东西,竟然能够储存这么多东西。它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普通人每天大脑消耗的能量,大概相当于整体的20%,新生儿的大脑消耗65%的能量。所以你就知道,为什么新生儿要一直睡觉,他不能干别的,他全部用来长脑子了,需要消耗65%的能量。然后,大脑分成三部分,你们将来上生理卫生课就能学得到。上面叫端脑,就是我们上面这两大块,这个叫作端脑。端脑分成左右两个半球,左右两个半球的神经正好是交叉的。所以,左半球管右半边的事,右半球管左半边的事。左手归右边管,右手归左边管。然后,中间用胼胝体连接起来,每一个半球里又分成额叶、顶叶、颞叶和枕叶,这个是端脑。然后,另外一部分叫小脑。小脑只占整个大脑容量的10%。但是拥有一半以上的神经元,小脑非常重要。然后,还有一部分叫脑干,就像一个电梯井一样把它们连接起来,这个部分叫作脑干。这是大脑的三个组成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大脑的边缘系统,就是后来慢慢被人发现的下丘脑、杏仁核、海马体、中脑等等,这就不一一解释了。有一个叫作布罗德曼的人,他做了大量的实验,发现了大脑当中非常有用的一部分叫作大脑皮层,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脑灰质。所以,大家把大脑皮层的部分,又叫作布罗德曼区。这是用来纪念他的。

人的大脑在不断地帮我们解释这个世界,你知道我们视觉所看到的东西,根本不是当下所发生的东西。它进入我们的大脑之后,我们的大脑解释你所看到的东西,大概需要1/5秒。所以,你现在所看到的东西,是1/5秒以后所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大脑在帮我们预测1/5秒以后的样子。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其实是1/5秒以后,这个屋子里所发生的事。这是我们以前完全不知道的。这里有一段给大家念一下。就是比如说我们听到天上有个声音飞过去,抬头一看一个飞机,你的大脑就会解释是这个飞机发出这个声音传到你的耳朵里。但实际上,那个声音在另外一个地方,在后边拖着。

飞机在你的头顶上飞,但你的大脑会把它们连接在一起。所以,我们的大脑“往往会抹除这些差异,让你感觉到所有的刺激是同时到达的。大脑以类似方式制造了构成我们感官的所有组件。光子没有颜色,声波并不发音,嗅觉分子没有气味。这是存在的既定事实,都很奇怪,也有违直觉”。“生命的丰富多彩来自你头脑的创造,你看到的并非事物的本来面貌,而只是大脑告诉你的样子,这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我们过去经常讲这个世界是空的,大家让你举例子说,你为什么说这个世界是空的。我就说:“这个杯子有颜色吗?”“有,有颜色。”没有,这个杯子没有颜色,只是那个波的频率不一样,到你的大脑当中,你把它解释成了这个颜色。要不然你找一色盲来看看,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颜色。

因为,他的大脑跟你的大脑解释得不一样。所以,我们的大脑帮我们形成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人的大脑会产生很多暗示的错误记忆等等。就比如说你跟一个小孩子讲,你小时候在这个百货公司里面走丢,然后那次我们怎么找到你的,找到你以后,你看你吓得那个样子,你哭得很厉害。这个小孩子脑袋会植入这个记忆,他这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个场景。所以,你们现在认为你们头脑当中所拥有的发生过的事,很有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是你后来植入进去的。不是说只有在3岁以前才能植入,我说你10岁的时候发生过的事,都有可能能够植入进去,只要它重复的次数足够多。所以,关于我们大脑会出现的各种偏差,这里我将来会给大家讲一本书,叫作《神经的逻辑》。那本书太神了,那是专门讲大脑的,我们今天就不展开讲了。

人在10岁以前,大脑当中90%的部分就完成了。但是,人要把神经元差不多全部连接完,至少要到25岁上下。这中间10岁到25岁就叫作青春期。所以,有很多脑科学专家讲,青春期的孩子跟成年人是完全不同的大脑。所以,你知道青春期的孩子难对付的原因就在这儿。因为他躁动,他可能会做很多冒险的事情。你到国外去看小孩子开车,因为他们有的16岁拿到驾照就开始开,青少年出现大量的车祸。所以,这就是我们说,青少年的大脑是不一样的。

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有一个叫作莫尼斯的大夫。这个人发明了一个特别可怕的东西,叫作额叶切除术。他认为,一个人疯了,可以通过额叶切除术处理。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小时候经常会见到很多疯子,在大街上会有很多疯子。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候,更有很多这样的疯子,他们把那些举止乖张的人,都定义成疯子。然后这个大夫说,我只要把他的额叶摘除掉,他就立刻老实了。这个人竟然因此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奖。后来美国有一个叫作弗里曼的人,是他的忠实粉丝,弗里曼就到处做额叶切除术。额叶切除术疯狂到什么程度?“在近40年的时间之内,弗里曼巡游全美,对几乎任何被带到自己面前的人进行额叶切断术。

然后,在一次巡回诊疗中,短短12天他就切掉了225个人的额叶。有的病人年仅4岁。”有一次,他给别人做手术的时候,旁观的医生有几个直接吓晕了。他的方法是拿一把标准的家用冰锥,不是医疗器械,就是家庭里凿冰的那个冰锥。从患者的眼窝,插进去,然后,用锤子敲击冰锥,进入颅骨,用力地搅动,切断里面的神经。他给他的儿子写信,说他用这个粗暴的手法做这个手术多么愉快。还有什么呢?他从来不消毒。他从来不在手术室做,从来不用换手术的衣服,他就穿着我们正常的衣服,手一搓,拿这个冰锥,砸进去一搅,“下一个”,就这样。

其中,还包括肯尼迪总统的妹妹。肯尼迪总统的妹妹在小时候被人们认为是躁动,后来就被送到他面前,直接拿冰锥插在眼睛里就给凿了。凿完以后,肯尼迪的妹妹就再也没有跟他们的家人联系过,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了终生,她变成了一个老老实实的疯子。因为额叶被切断了,这个人完全没有精神反应了,就是每天呆坐在那儿。他认为这个方法非常有效。他还造成了好几个患者的死亡,几乎所有的患者丧失了终身的能力。但是,这就是当年风靡全球的额叶切除术,会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做额叶切除术,就是为了孩子能够老实一点。就这么拿这个冰锥凿进去,连肯尼迪家族的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情,真是太疯狂了。所以,这是人类对大脑的认知过程当中所产生的戏剧性的悲剧。

然后有一个数据,可能大家想象不到,人类的大脑比1万年前的原始人变小了,小了很多,小了至少一个网球这么大。我们的大脑反倒没有原始人那时候大。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头骨也比原始人变薄了。我们过去的头骨是极其坚硬的,很难打得烂。现在头骨变薄了,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因为进化的过程当中不需要头那么硬。因为,你过去要拿头去撞别人,跟别人打架,现在不需要这个作用了。所以,头骨变薄、容量变少。这是我们的大脑的知识。你知道过去在人们经常砍头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哲学家研究一个命题说,没有了头,人还能活多久?甚至有很多人,疯狂去做这样的实验,在一个人的头被砍下来以后,扑过去,抱着那个头,说“我叫你的名字就眨眼”。这样就想要去了解这个头到底有没有意识。曾经有一段时间,种族歧视者非常疯狂地研究颅相学。

他只要看这个头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聪明不聪明。这个是完全错误的方法,这个就是种族歧视者常用的颅相学的手法。大家想要了解这个,你可以去看一个电影,叫作《被解救的姜戈》,里面那个大反派就是在拿着头颅不断地研究,这是很变态的做法。人的头有很多很奇怪的地方,比如说以灵长类的标准来看,我们的头非常怪,我们的脸是扁平的。然后额头很高,鼻子隆起,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独特的面部安排,是一系列因素决定的。

比如说直立的姿态、大大的脑袋、饮食和生活方式、为长时间奔跑而设计的身体,以及我们眼里配偶可爱的样子。就好像我们人类会有酒窝,黑猩猩找对象不会看酒窝,但人会看酒窝。人为什么会有眉毛、睫毛?这都没什么用。有人说睫毛可以挡灰尘,这个作用其实不大的。人有睫毛和眉毛,最主要的问题是能够吸引异性。而且眉毛对于人的表情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你看一挑眉毛、一沉眉毛都能传递出不同的意思。还有人做过一个实验,他把一些名人的照片放在这儿,把一组名人照片里的眼睛遮上,把一组名人照片里的眉毛抹掉。后来发现人们更难认出来的是没有眉毛的名人。眉毛对于识别一个人是非常重要的要素。

人的下巴是独有的,只有人类会有下巴,其他的灵长类动物都没有下巴,这个很有意思。人的眼睛是非常神奇的一个构造。当过去的人在说我们人类的神奇之处的时候,说一定是上帝造的,就总是拿眼睛来举例子。但你知道我们的眼睛其实有很多缺陷。“对眼睛来讲,它的存在是一种奇怪的选择。因为它不折不扣是反着来的,它是从后往前演化而来的。检测光线的杆细胞和锥细胞位于后部,为之输送氧气的血管在前面。

其间散落着血管、神经纤维,以及其他连带的碎屑。你的眼睛必须穿过它们才能看。通常,大脑会把所有的干扰都编辑去除。”什么意思?你现在睁着眼睛,其实首先看到的是眼睛里的血管和神经,但是你看不到,因为大脑直接把它屏蔽掉了。“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看着清澈湛蓝的天空,你可能会碰到一些白色的小小闪光突然凭空冒出来,像是飞逝的流星。你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白细胞,它正在穿越视网膜,前方的毛细血管。”够好玩吧?为什么能看到白细胞,看不到红细胞呢?因为白细胞很大,你才能够看得到。它们有时会短暂地卡在狭窄的毛细血管中,这就是你看到的东西。这种失调被称作“谢瑞尔蓝天内视现象”。

你睁开眼睛看蓝天的时候,清澈的蓝天,然后,能够看到有白的点飞过去,那是你的白细胞。所以,人的眼睛前面是挡着东西的,而且,人还会有盲点。人的这个盲区怎么找呢?这个作者说你闭上一只眼睛。然后,伸出一只手,从这边把这个手指慢慢地移动到最前方,其中会有一个点,你发现这个手指突然不见了。这个点就是你的盲区,就是你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不是很容易找,因为你的大脑会脑补,你会把这个动作视作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后来,我试了好多次,我大概在这个位置,发现我的手指会突跳一次。突跳一次就是突然跳过来了,就说明这个地方是盲区,它不是连贯过来的。所以,人的眼睛很有意思。

人的眼睛只有三种颜色受体。就是我们说三原色,红、绿、蓝这三种原色受体,能够帮我们识别200万-750万种颜色。听起来已经够用了,但你知道大量的生物都有四种颜色受体。也就是说你所看到的世界,远没有动物们看到的世界丰富多彩,它们能够看到更多的颜色组合。然后,耳朵也很有意思。人的耳朵是严重遭到低估的奇迹。想想看,三块微小的骨头,若干条肌肉和韧带,一张精致的膜,一些神经细胞,根据它们就能够设计出一套装置,以近乎完美的保真度,去捕获一整套听觉体验。

我们的耳朵的设计比那些耳机要强大多了,它就靠三块小骨头就搞定了。耳朵分三部分,外边的地方叫作耳廓。这个作者说,我们为什么把耳廓放得这么小,假如他来设计的话,应该弄个大盘子,这样你不是听得更清楚了吗?但是,不需要。就这么小一个耳廓还被头发遮着,我们都能够分辨出声音从哪个方向来的,你说这多神奇。然后,这里中间的部分叫耳道,耳道深入进去到骨膜。这中间有三根骨头叫听小骨、锤骨、砧骨和镫骨。然后,里面有内耳,内耳里藏着耳蜗,这就是我们耳朵的大概结构。我们的耳朵能够听到的,声音的振幅跨越超过100万倍。就是你从最小最小的声音到最大最大的声音,振幅超过100万倍,这个幅度是足够大的。然后,人的耳朵有一种自我保护的能力,叫作声反射。声反射是什么?当巨大的声音砰的一下子爆炸的时候,你的耳朵会暂时失聪。这个暂时失聪的过程就是你的几根骨头突然挪开,这是为了保护你的耳朵不要受损。然后,它会慢慢地恢复。但是,这个是有限度的。因此在战争的时候,打炮声音太大,会导致失聪,就会导致耳聋。

有一个地方需要提醒我们的青少年的就是,当年我们的人类在进化耳朵的时候,没有想过我们会戴耳机,甚至会把耳机塞在耳朵里听,长期地用声音去轰炸你耳朵里那个叫作静纤毛的东西。纤毛是感知声音的东西,静纤毛是不会再生的。也就是说你长期戴耳机不断地听声音,会损害你耳朵里的静纤毛,慢慢地你可能听力就会下降。静纤毛这个东西是没法再生的。还要普及一个知识,关于分贝的。就是我们说分贝设计,它是一个对数函数。对数函数意味着什么呢?它的增量单位,不是我们平常意义的数学增加,而是数量级的增加。

所以,你知道两个10分贝的声音总量,并不是20分贝,而是13分贝。13分贝就相当于两倍的10分贝了,音量大约每6分贝翻一倍。所以,96分贝的噪声,不是只比90分贝的噪声大一点,而是大两倍。“噪声的疼痛阈值大概是120分贝,高于150分贝的噪声可以使耳膜爆裂。举几个例子方便你进行比较:一个安静的地方,比如图书馆或者是乡村,音量大约是30分贝;一个成年人打鼾的声音大概是60-80分贝;附近响起雷声的声音是120分贝;站在飞机引擎轰鸣里的时候,人们承受的音量是150分贝。”所以,你看机场上工作的人,都要带一个大耳机,否则的话声音会使他的耳膜破裂。这是我们神奇的听觉系统。

嗅觉,我们人类也会低估。因为很多人会说,假如让你的身体失去一样能力,必须失去一样能力,你会选择什么?大家就想,那不行就嗅觉吧,闻不到味,最起码没有那么痛苦吧。但你要知道闻味这件事情,跟你的幸福有很大的关系。而且,人们还会低估自己嗅觉的能力,这里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实验,在加州伯克利大学的草坪上做的。科学家在草坪上散布了一些巧克力的气味,然后,让人趴在草地上,四肢着地,就像狗一样,脖子上肯定没有拴绳子了,其实就是趴在地上去找巧克力的味道。

结果,令人惊讶的是,大约2/3的志愿者能够相当准确地追随气味。研究一共检验了15种气味,对其中5种,人类的表现比狗还好。就是人类的嗅觉,在某些层面可能超过狗。然后,另一些测试发现,你给受试者闻若干件T恤,他们一般都能够识别出自己伴侣穿的那一件。婴儿和母亲,同样擅长通过气味来识别彼此。一句话,对于人类而言,气味远比我们想象得更为重要。有时候妈妈抱孩子,一抱孩子就不哭了,他闻到妈妈的味道了,他就知道是妈妈来了。“人的五种基本感知当中,只有嗅觉不经过下丘脑的引导。

出于未知的原因,每当我们闻到某种味道的时候,信息会直接传递到嗅觉皮层,嗅觉皮层又靠近塑造记忆的海马体。所以,一些神经科学家认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气味能够强烈的唤起我们的记忆。虽然我们有350-400种气味受体,但其中只有一半为所有人所共有,这就意味着我们闻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有人给你拿出一个雄酮激素,雄酮激素有的人闻着像尿的味道,有的人根本闻不到,有的人闻的是香味,这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一种感受。

大家有没有看过一个电影叫《黑皮书》?《黑皮书》里面的女主人公,她的父母被纳粹杀了,她见到纳粹的时候,她都没有难受。但是她闻到气味的时候,一下子所有的记忆全部都出来,就开始翻江倒海。还有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开篇就是讲橘子蛋糕,让他一下子回到了当年,这就是味道。嗅觉可以给我们带来的这种感受。阿尔茨海默症的先兆症状当中,有一个症状就是嗅觉的丧失。所以,千万不要觉得丧失嗅觉没什么了不起,随着嗅觉的丧失,你的各种感官可能都会逐渐地变得不那么敏感。

然后,还有一个部分是嘴。人的嘴需要重点讲的就是,你知道人是所有动物当中最容易被噎死的动物。有很多人死亡被人判断为心脏病,说心脏病死了,其实不是,其实很多人是噎死的。因为,人的会厌——会厌是个小盖子——当你需要说话的时候,它就让你说话,当你需要吃饭的时候,它就盖上,把气管遮住,这是会厌。所以,你知道中国古人讲“食不言,寝不语”,是很有道理的。吃饭的时候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一不小心进入气管会死人的。所以,有大量的人都是因为这件事死掉。后来有人发明了一个叫作“海姆立克急救法”。

如果有人的气管里进入了食物,把手抱成这个样子,顶在他的胃上、肚子上。然后,猛地朝上提,那个食物能够喷出来,这个叫作“海姆立克急救法”。但是,因为海姆立克这个人后来做了很多不靠谱的事,他的人生的后半段,全部都用来炒作海姆立克急救法这件事。所以,大家很反感他,逐渐地人们取消了这个称号,把“海姆立克急救法”改成叫“腹部冲击法”,就说这个人人品不好,不要再纪念他。海姆立克这一辈子,据说只使用过一次他的急救方法,在老人院里救过一个老人的命。但是,这个方法确实救过很多人。

人的唾液每天大概分泌1.5升。就是你什么都不干,每天光说话就能分泌1.5升的唾液。如果你把一年分泌的唾液集中起来,有两澡盆那么大。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停止分泌唾液,或者会减少分泌唾液,这就是为什么你早上起来,嘴里会有很大味道的原因。因为唾液减少了以后,微生物就开始不断地滋生,就开始产生很多的化学反应。所以,每天早上起来你嘴里的口气有150种不同的化合物。你就知道为什么你的配偶早上起来不愿意亲你了,因为嘴里有150种化合物。从而证明吃早饭以前应该刷牙,把那些化合物先清洗掉再去吃饭,免得把它又吃回肚子里面去了。

唾液有镇痛剂的作用,这个给我很美好的回忆。我小时候我们家的老人,那时候没有那么多好的物质条件,孩子被蚊子咬了,老奶奶说“抹点唾沫,唾沫有用”。自己抹点唾沫,抹上去。我过去一直以为是心理安慰。但是,这本书的作者告诉我们,唾液当中就是有镇痛作用,它就是会让你被蚊虫叮咬的地方觉得更舒服。所以,这招是管用的,还可以继续。

人嘴里有很多味觉受体。舌头、喉咙、肠道都有味觉受体,原因是它帮你识别危险的食物,就是一旦你的肠道和喉咙,感受到危险你可以吐出来、排泄掉,保护你身体的安全。所以,这是关于我们的嘴,这里还有很多很好玩的东西。接下来,我们说心脏。1863年的时候,有一个英国的心脏科的大夫去世,这个人是我见过死得最酷的人,他怎么死呢?他拿手搭着自己的脉搏,感觉到自己快死了,就一直搭着,人生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停了。”他监测着自己的脉搏,然后说停了,就死了。

人的心脏,大概每天跳10万次,把血液从心脏泵出来,一直泵到脚上、头上,到处都有血液,然后在50秒钟之内回归到心脏。这个力量好大。力量有多大呢?就给你举一个例子,我们的心脏一辈子所做的功,相当于什么?相当于一辆吊车把一个1吨重的东西搬到240千米高,搬家公司都上不去,要把1吨重的一个东西,搬到240千米高的一个地方。这就是我们这颗柔弱的心脏,这一辈子所做的功。

要感谢我们的心脏,心脏只有不到1磅重,这么柔弱的一个东西,要做这么强烈的功,这么有力量,一刻不停,你随时随地放松,它都不会放松。

关于心脏我们有很多误解,我们用心脏代表爱心,说爱你,就用心脏来表示。心脏根本不关心你爱谁,心脏没那功夫,心脏每天就是不停地跳。它从来不会关心你喜欢谁或者不喜欢谁这样的问题。

人类过去有一个错误的认知,过去的人都认为高血压是好事,说这人身体好:你看,血压多高。为什么呢?血压高泵得快啊,所以认为高血压是好事,面色红润是好事,事实上高血压是很糟糕的事。后来,随着科学的发展,调低了高血压的水平,结果发现60岁以上大部分的人都有高血压的问题。血压高确实是个问题。

人们死于心脏病的比例,在今天比1900年高了70%。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最重要的原因,是1900年的时候,大部分的人根本活不到心脏病发病的时候,感冒就给你带走了。那时候大部分是肺结核、感冒、流感、白喉、天花这样的东西把人带走的。但是,现在的人解决了这些问题,传染病、呼吸道疾病被解决掉了,人才能活到犯心脏病的时候。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人的生活方式也确实不健康。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动,过去的人早睡早起,晚上天一黑睡觉了,早上起来干活。所有人都要干活,贵族还要打猎,还要拿着剑拼命地去舞,所以运动量足够。现在是没有运动量,出门坐车,晚上就坐沙发。所以作者讲,根据认知我们一天锻炼1万步,这事是对的,真的应该保证足够的运动量。我们的一滴血当中大概有4000种完全不同的分子。

有一个知识点,我们的血红蛋白特别奇怪,血红蛋白对于一氧化碳的喜爱程度远远高于氧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容易煤气中毒的原因。当空气中没有一氧化碳的时候,它是跟氧结合,给你带来氧。只要空气中有一氧化碳,它优先跟一氧化碳结合,抛弃掉氧跟一氧化碳结合,就会导致我们煤气中毒。所以,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死于煤气中毒。过去人们会喜欢放血疗法。

当时,最倡导放血的一个人叫拉什。拉什也是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之一,是个著名的医生。他一辈子为无数的人放血,他认为他的放血疗法治疗了无数的人,他的名言就是“病已经治好了,虽然人死了”。意思是病我肯定治好了,血都放掉了,但是人死了。他最后给自己也放血,然后自己也死掉了。这是关于心脏和我们的血液,如果要想了解血液循环,我们应该去看哈维的那本书《血液循环》。

哈维给我们研究清楚了人体血液循环的过程,当时被人们视作是特别另类、特别异端的学说。但是,后来人们证明哈维是伟大的,他搞清楚了血液循环。好了,接下来让我们了解一下肝脏。肝脏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们人体的肝脏可以再生。我们前面说心脏不能再生,肝脏可以再生。如果你切掉一个人肝脏的2/3,只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它就能够长回来。长回来的肝脏,没有原来的肝脏那么好看,皱皱巴巴的。但是也能长到那么大。肝脏是人体内最大的腺体,是一个很大的器官。旁边趴着胰脏和脾脏,胰脏的样子有点像一个香蕉,脾脏像一个小拳头,就在肝脏的周边。胰脏和我们的糖尿病有很大的关系。

20世纪20年代,有一个加拿大的不怎么靠谱的医生叫班廷,他发现了胰岛素的收集方法。他把狗的胰管夹住,然后产生了大量的胰岛素,把胰岛素注射在患有糖尿病的人身上,效果立竿见影,糖尿病患者立刻就容光焕发。过去的糖尿病是必死的病,你眼看这个人越来越瘦,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班廷发现能够从狗身上提取胰岛素以后,解决了大量的糖尿病问题。为什么班廷说是个不太靠谱的医生呢?他连糖尿病这几个字都拼不到一块儿。

他是突发奇想,说我们能不能试试,是不是跟胰岛素有关系,做了这样的实验。结果,竟然实现了人类医学史上一个非常幸运的重大的突破。人的胰脏也是属于腺体,但是脾脏不是腺体,脾脏跟我们的造血机能有关系的。在肝脏的旁边还有一个胆囊,胆囊给我们经常造成的麻烦就是会有胆结石,过去没有手术的时候,胆结石是非常疼痛的。这里还有一个最有名的人叫塞缪尔·佩皮斯。大家知道你要了解英国的历史,你一定要读塞缪尔·佩皮斯写的日记。这个人太喜欢写日记了,而且他的地位很高,写了很多的日记。

他的日记卖得很贵,因为他啥事都写,事无巨细,他等于是把英国当时的状况,全部都记录了下来。大概17世纪的时候,在1658年的时候,塞缪尔·佩皮斯得了膀胱结石。然后,他记述了别人给他做膀胱结石摘取术的过程,他说这是我人生当中最惨痛的一幕,没法回忆。四个大汉把他摁在桌子上,没有麻醉,就完全摁在那儿。从哪儿切呢?你可能想象不到,膀胱手术是从他的会阴到肛门中间部分,一刀切进去把膀胱找出来,从里拿出了一个网球大小的大结石,然后再给它缝上。

整个手术的过程只花了50秒钟,但是,佩皮斯用了一辈子去消化这个过程,就觉得这个经验太惨痛了。但是救了他的命,他后来竟然活了下来。你想17世纪,一六几几年的时候,那时候的人竟然就敢做这种膀胱结石手术。

人的膀胱像一个气球一样富有弹性,大概男性能够储存500毫升的液体,相当于满满一瓶水放在里面基本就满了,该上厕所了。到了老年的时候,膀胱会失去弹性。所以,你就知道为什么老年人整天找厕所。你跟老年团出去,一会儿说上厕所,一会儿说上厕所。因为他的膀胱已经失去弹性了。还有一个需要我们感谢的部分,就是我们的肾脏。

为什么说肾脏需要感谢呢?“人们总是把肾脏称作是身体的苦力。它们每天处理大概180升水,足以装满整个浴缸,外加1.5公斤的盐。它们的个头很小,每个重量仅为5盎司,就是140克,肾脏其实很小,然后不像人们想象的是在后腰,而是在略高的地方:胸腔的底部。右肾总是较低,因为它上面压着肝脏。过滤废物是肾脏的主要功能,但它们还调节血液的化学物质,帮忙维持血压,代谢维生素D,并维持关键的体内盐和水平衡。”“如果你吃了太多的盐,肾脏会过滤掉血液中多余的部分,将其送到膀胱,好让你通过尿液把盐排出去。

如果摄入盐太少,肾脏会在你排尿之前,把盐分抽取回来再次使用。如果你要求肾脏过长时间进行过滤,它们就会感到疲倦,无法正常运转。随着肾脏效率降低,血液中的钠含量就会变高,你的血压就会危险地升高。”我们过去老说吃得咸容易高血压。现在大家知道原理了吗?就是因为盐分太多,你的肾脏会很累,累了以后过滤效果就没有那么好,它就会进入血液当中,钠含量提高,血压就会升高。所以,大家吃清淡一点,对身体是有好处的。这是我们体内的这几个脏器。然后讲讲我们伟大的骨骼。

人体大概有206块骨头。但是有1/8的人有13对肋骨,每8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多一对肋骨。唐氏综合症的人一般会少一对肋骨,就是11对。光我们的脚上就有52根骨头,我们的脊柱还要加倍,上百根骨头。脚上52根骨头,能够保证我们靠这么小一个面积站得这么稳,你想想看脚多了不起。我们对骨头所不了解的地方,在于我们的骨头是可以分泌激素的。所以,简单地用一些合金去替代骨头不管用。

所以,我们说运动可以强健我们的骨骼,强健骨骼之后,我们会出现很多骨钙素。骨钙素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可以预防我们得阿尔茨海默症。这就是为什么运动可以减缓阿尔茨海默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你们大家能够区分韧带和肌腱吗?我们经常说韧带断裂,肌腱断裂,啥叫肌腱?啥叫韧带?我相信很多人不知道。这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区分方法,就是肌腱和韧带都是结缔组织。肌腱是把肌肉与骨骼连接起来的东西,韧带是把骨骼跟骨骼连接起来的东西。所以肌腱有弹性,韧带的弹性较差。肌腱基本上是肌肉的延伸,人们常说的筋其实就是肌腱。当你把手这么弄过来以后,这个凸起的部分就是肌腱。

骨骼比钢筋混凝土还要坚固,而且它能够轻盈地让我们冲刺跑,你把你身上所有的骨头加在一起,你知道有多重吗?还不到9公斤,但是大多数骨头可以承受高达1吨的压力。你就看我们在实验室里面见的人体骨架,一个小女孩轻轻松松一手拿着就走了,这是一个人浑身的骨头。

你身上的重量根本不来自骨头,更多地来自肌肉和脂肪。9公斤重的骨头,撑起100多斤重的人,还能够快速地跑,承受1吨重的压力,我们的人体也太美好了,就这么厉害。“骨头是体内唯一没有瘢痕的组织。如果你摔断了腿,等骨头愈合之后,你无法分辨出受伤的位置。这没有实际上的好处,但骨头似乎就是希望完美。”这是研究骨头的科学家热爱骨头的原因。除此之外,我们人体有600多块肌肉。这个地方,我要提醒大家一件事,肌肉不用就会退化。一个宇航员在太空当中,大概只有5-11天漂浮的状态用不到这些肌肉,下到地面上以后,他会失去20%的肌肉。

所以,你就理解为什么瘫痪对于人来讲,是一件非常要命的事。过去我们经常讲“久病床前无孝子”,就讲瘫痪这件事。一个老人瘫痪在床上以后,很快你发现他各种能力开始损失,原因是肌肉流失特别快,很快就没劲儿了。所以,我们需要把一个瘫痪在床上的患者翻来翻去,帮他被动运动,让他的肌肉能够动起来,就是为了防止这种肌肉的流失。宇航员到太空去执行短期任务,也会失去高达20%的肌肉量。

接下来,我们说人的体内平衡,就是关于发烧自救这件事。各位知道,人的体温在36-38度是正常的。人对身体的体温要求极高,但是人内在的身体调节温度的能力是超强的。有多强?英国人曾经做过一个测试,让一个人在屋子里跑马拉松,然后不断地改变屋子的温度,从零下45度调节到零上55度。这个人在横跨90多度的空间里,一直在跑。跑完了以后,测量这个人体内温度的量,前后偏差不超过1度。就是外在温度发生了90多度的变化,他撒出来的尿,不超过1度的温度差,太可怕了。

还有一个叫作布拉格登的疯狂的科学家,他想研究什么呢?他想研究人体能够承受的高温的极限。在200年前,他做了一个测试,做了一个小铁屋子,自己待在里面,外头开始烧火,把屋子温度增加。他为了证明屋子的温度足够高,他在那儿放了牛排。然后,牛排不到20分钟,就煎得硬邦邦的。就是完全煎熟了,那个温度很高,他在里面一直把铁屋子的温度加到92.2度,铁屋子的温度达到92.2度的时候,布拉格登在里待了10分钟,然后出来了,说受不了了,终于出来了。

另外一个他的朋友说我再挑战一下,然后钻到92度的屋子里,加热到98.9度,待了3分钟,然后跑出来。这个让我瞠目结舌,我觉得真的有这么疯狂的科学家。咱们不要试,小朋友们听完了这个不要试,这个90多度太可怕了。但是,这两个人出来以后撒尿,尿液的温度依然是36度不变。就你想外边90多度,你的身体内部依然是36-38度。人体的内在调温的能力太可怕了。

因为,你的大脑是需要恒温的。我们的大脑,高几度、低几度就昏迷了,就立刻死掉了,身体的调温能力是非常强的。还有一个很好玩的东西,叫作表面定律。就是体格小的人会容易变得更幸运,你看我们人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肯定会受伤 ,两三米高你下来就受伤了。但一个小甲虫从两三米高掉下来没事,因为它身体表面积小,表面积小的东西更不容易受伤。我们坐飞机,都老怕从飞机上掉下来,但也有极少的人从飞机上掉下来会不死。

比如二战期间的一位英国飞行员,这个人的故事太神奇了。这个人叫尼古拉斯·阿尔科·卡梅德,他去轰炸德国的时候,发现他的飞机被人击中了。击中了以后他就跳伞,结果一拿伞包发现伞包烧着了。他反正不愿意烧死,就从飞机上往下跳。当时4800米的高度,垂直的自由落体落下来,中间的速度就要达到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这个速度往地面上掉。他当时心情很平静,因为他是飞行员,他早就做好了殉国的准备,结果掉下来砸在一棵松树上,砰的一声巨响,把松树枝砸断。然后,他掉到雪坑里,起来以后他发现两只鞋子不见了,除此之外毫发无损。他在4800米高的高度掉下来毫发无损,拍了拍身上的雪回家了。

然后,这个人在大战以后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化工厂工作。在处理氯气的时候,他的防毒面具掉了,吸入了大量的氯气,普通人吸一口进去就完了,他吸了大量的氯气以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然后,他后来换了一个工种,去处理硫酸。结果有一天硫酸的管子突然破裂,他从头到脚全部被喷上了硫酸,那种情况其他人就烧没了,他又活下来了。等他痊愈以后,回到工作岗位上,一根2.7米长的金属杆,从高处落下来砸在他的身上,差点要了他的命。这一次,他再一次恢复了健康。一直到1987年,65岁的他安详地在床上去世。这一辈子他吸过氯气,泼过硫酸,被铁棍从高空砸过,从4800米的高空掉下来都没事,就有这么神奇的人。

1972年的时候,南斯拉夫航空公司一个飞机在捷克斯洛伐克上空解体。解体了以后,一个叫作维斯娜·乌洛维奇的空姐,从10000米的高空落下。各位知道,咱们现在飞机巡航高度基本就万米高空,那么高的高度,10000米的高空落下来,她幸免于难。2007年,厄瓜多尔出生的一个窗户清洁工,从144米的高空的脚手架掉下来。他跟他哥一块儿掉的,他哥摔死了,他没事。

人就是这么奇怪。作者讲你要了解人类的身体,你会觉得人的身体会有特别多让你匪夷所思的结果。当然绝不要尝试,你没有那么神奇,从天上掉下来那么多人,就活了这么几个,所以千万别尝试这件事。再讲我们的肺。这里我觉得最值得告诉大家的一件事,就是你会因为你的呼吸而永垂不朽。什么意思?就是你的每一次呼吸,大概会呼出25×10^22个氧分子,这是一个异常庞大的数字。

“在一天的呼吸里,你很可能会吸入至少一个曾经在世上走一遭的人呼吸过的氧分子。”也就是说我这样喘口气,这口气里有孔子呼吸过的分子,有克里奥佩特拉呼吸过的分子,有拿破仑呼吸过的分子,在你这一口气当中进入你的体内。你想想你每天呼吸多少口。“而从此刻直到太阳熄灭,所有曾在或者在世上走一遭的人,都会时不时地吸入一丁点你的气息,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原子层面我们永垂不朽。

”赶紧呼吸吧,就你现在呼出去这口气,全世界所有的人,而且到太阳熄灭为止,所有的在世上走过一遭的人,至少都会吸进去那么一个分子,这太好玩了。在人们打喷嚏的时候,过去人们以为是飞沫这么喷溅出去。用高速的摄影机拍起来发现,人们打喷嚏的样子,像是一张网罩了上去。所以,你对着一桌饭打了一个喷嚏以后,是一张薄膜把饭全部罩起来了,有多远呢?8米远。而且你所打的这个喷嚏的这些分子在空气中会悬浮10分钟。这个人打了一个喷嚏以后,10分钟之内,8米远的范围之内,最好都不要过去。因为它在空中漂浮。所以,打喷嚏最好要挡着,用手捂是不太干净的,因为手会乱摸。

人屏住呼吸是怎么回事?人憋气的能力其实并不是很长,跟动物比起来差太远。你跟鲸比一下,跟海里的那些哺乳动物比,差太远了。人憋气的时候,当你可以喘气的那一下,第一个动作不是吸气,而是呼气。因为给你造成难受感觉的,不是缺氧,而是二氧化碳太多。人们体内的二氧化碳,浓度过高的时候,就会不舒服,就会难受。所以,憋气憋得时间长了以后,先出气,再吸气,是这样的一个节奏。

还有些未解之谜,就比如说哮喘,就到现在为止,人们也不知道哮喘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有3亿人都有哮喘的问题,全世界哮喘最严重的国家是英国,还有一串别的国家,中国是属于最少的国家之一。吸烟对人的身体确实有损害的,一个吸烟的人患癌症的可能性,是不吸烟的人的50倍。这个有确凿的证据。香烟上加一个过滤嘴,对健康更不利。

原因是首先烟厂很愿意加过滤嘴,因为过滤嘴比烟丝便宜,所以,加点过滤嘴烟丝就短了,这样更好。第二个烟丝本身就有过滤的功能,烟丝的过滤功能,比很多过滤嘴还好。所以,直接抽那个烟反倒更好。还有就是为了透过过滤嘴,能够吸到那个烟的感觉,他们加大了焦油和尼古丁的浓度。所以,用过滤纸抽烟的时候,你其实吸入的焦油和尼古丁,可能会更多,这是书上讲的。然后,还有一个神秘现象就是打嗝,我们的膈肌痉挛,就打嗝。有很多人都经历过打嗝,我们治疗打嗝医生也没有办法,就现在大家所学的治疗打嗝的方法,比如吓唬他一下,其实没有什么科学证据证明它管用。

这里有一个案例说,有一个打嗝时间最长的人,猜一下多少年?我一说多少年,大家就能吓傻了。有打一年的吗?这大哥打了67年。就是67年一直打嗝,等他停止打嗝后一年,他就去世了。这就是人体的这些奇闻异事。最后,我们讲讲我们的肠胃。食物在人的肠胃里的通过时间,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们说人吃了一个东西以后,大概过多久人会把它排泄掉,我们很多人说那可能就是一天吧。你看早上我要来一次,晚上我要来一次,应该不会太长时间。你的消化道大概有12米长,如果你是女性稍微短一些。这些管道的表面积,有2000平方米,就你所有的消化道、肠子剖开铺在那儿,有2000平方米这么大。

业内所说的肠道通过时间,是一件非常个人化的事。人跟人之间的差异很大。但是,总体来讲,男性从口腔到肛门的平均时间是55个小时,女性一般是72个小时。食物在女性体内多逗留将近一天。如果说这会带来什么后果,我们并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女的会比男的要时间长,女性的消化道更短,但食物停留的时间还更长。食物进去以后,在胃里大概4-6小时,小肠大概6-8小时,剩下的都在大肠里集中。在大肠里消化的时候,最主要的就是各种益生菌去消化纤维素。所以,我们要吃大量的纤维素。

纤维素对于我们的大肠有很大的好处。然后要讲一讲,孩子们最感兴趣的屁的问题,人体会排气。人体排的这个气含量非常丰富。这里包括什么呢?大部分的肯定是二氧化碳了。这个屁里大概最高50%是二氧化碳。然后,氢最高占到40%,氮最高占到20%。不过比例因人而异,甚至因日而异,每天都不一样。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会生成甲烷。屁的气味,主要是由硫化氢构成的。尽管硫化氢只占排出气体的百万分之一到百万分之三,但是它的味道特别大。不过硫化氢很有意思,硫化氢的浓度,一旦上升到致命的浓度,你就闻不到了,反倒没有味了。只有硫化氢的浓度非常小,像臭鸡蛋那个时候,你就能够闻到浓烈的臭味。

屁能不能爆炸?屁含有氢还有氮,是可以爆炸的,而且这个爆炸相当惨烈。1978年,法国南希曾经发生过一场悲剧。个外科医生将电热丝夹在一位69岁的患者的直肠上,准备烧掉息肉,这是一个直肠手术。很不幸,患者突然放屁,然后引发了爆炸。这个爆炸有多严重呢?把那个可怜的患者炸成了两半。这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如今大多数病人接受腹腔镜手术的时候,在手术过程中患者体内会注入或者泵入二氧化碳。这不仅减少了患者的不适和瘢痕,还能消除爆炸事故的风险。你要先打入二氧化碳进去,才有可能让你安全。

这本书里有很多部分我们是没法全讲,因为有趣的东西太多了。这其中有一些补充在哪儿呢?关于免疫系统,我们曾经讲过一本书,叫作《我们为什么还没死掉?》,那本书把免疫系统讲得很清楚了,大家可以去听那本书。关于睡眠,我们讲过《斯坦福高效睡眠法》,大家可以去补充。这些书都能够帮我们有效地补充我们没有讲到的这部分。所以,我把我们之前没有讲过的新知,都在这儿讲了。希望大家能够更深入地了解我们的身体。这个作者最后讲,过度医疗才是健康最大的风险,因为现代人类的医疗手段特别多,多了以后会导致我们的过度医疗。这里最有名的一个人就是弗莱明,他意外发现了青霉素。弗莱明最精彩的是他的诺贝尔获奖感言。这可能是所有诺贝尔获奖感言当中最理性的一个。

弗莱明说,青霉素很好,但是如果你们使劲用它的话,可能过几年它就会变得无效了。他在获奖感言上这样说,就是因为我们体内产生了抗药性,细菌的抗药性是非常强的。这书里面还讲到死亡的过程,有一点我觉得很有诗意。他说死亡了以后,你的身体可能变得更活跃了,这个我们想象不到。你活着的时候,因为你有体温,你有着免疫系统,所以导致你体内大量的病毒细菌都没法长出来。人死了以后,身上开始长草,开始长毛,开始长各种各样的东西,虫子开始在你身上活跃起来。所以,他说总体来讲,我们的身体是生生不息的。死亡了以后,你的身体可能会变得更加活跃。

所以,读完了这本书以后,我会觉得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了解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不管是毛发、皮肤、内脏、骨骼、肌肉,只要了解一些,就更有利于你善待它。你对它稍微好一点,让它能够陪伴你多一点时间,不好吗?希望大家能够热爱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陪伴我们更长的时间,我们舒舒服服、快快乐乐地一起读书。所以,今天的互动话题,我希望大家可以留言说说你最惊叹于你身体的哪个部分,以及为什么。谢谢大家,我们下周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