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2 次浏览

《活好》-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24分钟,如何活好,此生无憾。

你们有没有在小时候看武打片的时候有一种错觉,觉得一个人年纪越大,可能活得越好,比如说洪七公出场的时候,白胡子特别长,功夫就特别高。所以我们过去小时候,都觉得一个人越老就越酷越厉害。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年老真的不是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我爷爷活了95岁,在人生的最后10年几乎全是糊涂的,他能认清我们都变得很不容易了。80岁以后,基本上就开始颤颤巍巍,然后很多人开始遗忘,开始糊涂。但是如果一个人能够活到一百岁,而且头脑依然非常清晰,什么东西都知道,明白很多的道理,一个百岁的老人愿意跟你坐下来,面对面地聊聊天,你会不会很重视他说的每一句话?

你们有没有和百岁老人聊过天?我曾经有幸向叶曼先生请教,叶曼先生是胡适先生的学生,你想想看多大年纪了。我在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过了百岁了,然后每周给我们上一次课。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叶曼先生说,“我从来不想记得我的年龄”,因为她是一位女士,她说,“我总想忘记我的年龄,但是忘不了”。因为每次只要出去见人,参加各种活动,她的朋友就会拉着她过来说,你猜猜她多大,然后她想忘也忘不了,每次都要提醒她,你已经一百岁了。

她跟我们讲的每一个故事,今天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活好》这本书的时候,我发现百岁老人所说的东西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提醒,我觉得一个人如果真的想活到一百岁还不糊涂,可能真的需要同样的哲学支撑,他们讲的是很相像的。

比如说,这两个百岁老人,就是这本书的作者叫日野原重明和我认识的叶曼先生,他们在被问到关于死亡问题的时候都是回答很接近。

叶曼先生说:“我现在的状态是时时可死,步步求生。”随时你让我死,我都可以去死,这是我对死亡的态度,“但是我每天都要努力地活着”。日野先生是说:“你问我怕不怕死,你问我这个问题,我就已经怕得要命了,说实话我是距离死亡最近的人。”因为周围的人都比他要年轻得多,“但是我依然会努力地活下去”。他们的价值观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跟百岁老人聊天,你会有特别多的收获,你没法指望他像写一本学术著作一样,说首先、其次、然后,批判性思维论证,一个百岁老人会跳跃这一切,他们是直指人心的。

在读《活好》这本书的时候,我会觉得每一句话,你都可以细细地琢磨,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能够和一个百岁老人去面对面地询问他人生的真谛。

这本书不是日野原重明先生自己写的,因为他105岁了没法写,他接受访谈。在进行这个提问的过程当中,日野原先生的身体已经相当不好了。他在医院里边住着,肋骨骨折。因为老人家到那个年龄后,很容易骨折,浑身很疼痛。在身体状况这么差的情况之下,他拿出时间来面对面地接受访谈,问的每一个问题都非常珍贵,每一个问题都是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一生当中,一定会迟早面对的问题。

我在给这本书写序的时候,我说:“当你年少青春,鲜衣怒马的时候,你可能会忽略这些问题,比如说什么是爱,什么是家人,什么是友情,一个人怎么才能活得更好,这些问题在我们看来大而无当。你年纪轻轻努力奋进的时候,你会忘了这些问题。但是这些问题迟早会找上你,在你身边反映出来,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认真地对待这本书,尽管它没有那么工具化,但是它说的每一句话都值得我们认真地对待。”

“一个百岁的老人在他临终之前,他没有理由追名逐利,没有理由故弄玄虚,没有理由浪费时间,他所说的都是他人生当中最后的那些最重要的甘露。”

我先介绍一下日野原重明先生的本人,他是日本的皇家的医生,就是给日本皇室做家庭医生,同时在日本掀起了医疗改革。而且他的一生当中写过200多本著作,无数场演讲,而且医术也很高明,跟患者的关系非常好。他最后到2017年7月18日去世,他活了105岁零10个月。

作者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怕不怕死,因为他距离死太近了。

他说:“我真的被你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害怕,但是我还是觉得活着很好。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努力地活下去,每天早晨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这是他的原话。

他说:“我又可以去探索未知的自己,每一天都在探索未知的自己。”咱们如果活到80多岁的时候,就会觉得已经算活到头了吧,80多世界上都看透了。我们现在很多20岁的小孩子说看透了,但是他在80岁的时候曾经写过一段话——因为这本书还没有出版,所以我手里拿的是样书。

“人生的午后该怎么度过?选择衡量自己的标尺应该以价值观作为首要考量,必须拥有自己的指南针,带着它走下去。一天当中,午后比上午的时间还要长。”这是他80岁时候写的日记。

然后他说:“一百岁后到现在,我才深刻地体会到我只探索了生命中的某一部分,很有意思的是我其实对自己一知半解。回想起来我80岁的时候,还真是可爱呢。”80岁的时候写下的那些话,在他看来都是幼稚可爱的。

那问,死是什么?他说:“死亡和生命不可分开,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

古希腊的哲学家叫伊壁鸠鲁,伊壁鸠鲁讲过一段,死亡特别有意思的话。他说:死亡这件事和我无关。为什么呢?因为我活着的时候,死亡没有来,我活着时候死亡没有来,死亡来了的时候,我不在,所以我永远不会遇到死亡。这是伊壁鸠鲁对死亡的一个界定。

日野原先生说:“从我妻子离世以后,陆续又有一些亲朋离开了这个世界。虽然他们已经离开,但因为我常常忆起他们的音容笑貌,所以感觉他们在我的记忆深处似乎比在世的时候更鲜活,这让我明白原来人死亡后并不会烟消云散,并不会从我们的生命中彻底消失。相反,通过时时追忆,他们可以更为深刻的方式印记在我们的生命里,就比如现在我觉得妻子从未离开,这种在一起的感觉在她离世后更加强烈。”

最后,他说:“当这些话发挥作用的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但我希望虽死犹生,让我留下的这些话能像一粒麦种一样在人世间结出丰硕的成果。”

此刻你们坐在这儿听他讲这个话,就是这句话发生作用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人世。但是他让你知道了另一种方式的存在。

别人问他:你活这么长幸福不幸福?你们有没有人会有一种感觉,如果到了七老八十走不动路的时候,我宁肯不要活。我听过很多人跟我讲这样的话,包括我的家人都会讲,那么痛苦,看那个样子

去医院转一圈回来说我干脆早点死了算了。但是,日野原先生说:“长寿真的是太好了。”

为什么?“我不断地探索自己的乐趣”,他直到105岁的时候,还在学习画画。他觉得又学一样新东西画画,把这些东西画在一起多好,多漂亮,感受到那种美好的感觉。所以以后我希望大家能够记住长寿真的是太好了,能够活到一百多岁。

那么,生命到底是什么呢?他说:“生命是一种能量体,看不到,但是一定存在。生命存在于我们能够支配的时间里边。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基本上把自己能够支配的时间都用在自己身上,就像各位你们的时间基本上大部分都用在自己身上。但是当你的年龄增长,过了40岁、50岁、60岁、80岁,你应该拿更多的时间用在别人的身上。”如果你愿意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其他人的身上,你的生命的能量体就赋予了新的意义,这是他对于生命的看法。

怎么才能够活得更好?这里边他给了一段特别有意思的建议,如何活出真实的自己?他说:“珍惜为了理想而活下去的自己,珍惜为了梦想而努力不懈奋斗的自己。同时,也能接受逆境的考验,接受现实的考验,无论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改变,还是即使努力了也改变不了的,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怀着这样的信念在无法改变的现实中活出真实的自己。”所以,他的建议是不在乎身外之物,不要被别人的评价左右,顺其自然。

如果你能够做到不在乎身外之物,不被别人的评价左右,同时学会顺其自然,你就能够活得很好。我说,所有好的哲学都是相通的,日野原先生所说的这三句话在中国是有呼应的。

你们有没有去过岳麓书院,岳麓书院里边有一个很长的对联,那个是我特别喜欢的几句话,它说:是非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得失安之于数。

是非审之于己,这事是对是错你自己心里有数,你自己心里边有杆秤。毁誉听之于人,别人对你的评价那是他们的事,随便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不要紧。得失安之于数,你能够得到还是失去这件事,自然有命运的安排。跟日野原先生所说的这三句话几乎一样,就是你要能够学会怎么样去看待身外之物,怎么样看待别人的评价,然后学会顺其自然。

那么别人问他:如何看待疾病呢?因为人们都特别怕生病,这一段话对我启发很大,我就特别怕疾病,我特别怕我父母生病。但是日野原先生告诉我们:“你要珍惜疾病带给我们的东西。”

为什么呢?你不觉得这是另外一种相处的方式吗?当这种事情发生了以后,你们完全可以换一个节奏重新相处。平常在生活当中,我们可能跟父母都没有好好说话,但是当他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你们可以非常温柔地讲话,有长时间地陪伴,这种话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讲得出来。

有一个歌手叫林志炫,林志炫的妈妈得了重病,然后在医院里边躺着,林志炫就放下所有的工作陪在妈妈旁边跟她聊天。他说,你只要再多活一天,我就给你讲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我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的秘密。每个人都有很多秘密,父母是不知道的。你活一天,我就给你讲一个你不知道的事,然后就陪着他妈妈,这就是另外一种相处的方式。

所以,我听到了这个建议以后,我马上觉得释然了很多。因为迟早你会面对,但是当你面对那些事的时候,无论是找医院联系床位,坐在他旁边几个月的时间或者甚至更长,我们是换了一种相处的方式。要感谢疾病带给我们内省的机会,也有可能躺在那儿的那个人是你,你也可能躺在那儿,你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时间去内省,都没有反思过自己,每天不停地向前冲,不停地跑,觉得需要获得更多的东西。

但是,疾病让你躺下来了,让你可以内省。我见过很多人得了一场大病之后,人生观都发生了改变。有的人就放下了很多过去的恩怨,有的人就对于金钱财富没有那么多的执着,甚至公司股份都送人没关系。因为想通了这些东西都不重要,这些东西就是疾病告诉我们的,这是特别让我有感触的感觉。

他说:“一个人生病的时候,就好像在做相扑运动一样。相扑的底下叫土俵台两个人在上面相扑,疾病是相扑员,你是另外一个。有时候你能赢,有时候你会输。”

这一段的描写特别棒:“活着并且身体健康时,我们没有好好珍惜,时常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牢骚和不满。人一生病,伴随而来的是难以诉诸笔墨的痛苦。不过全然仰赖有如此切肤之痛,才能警醒一直无知妄为的自己,让自己对健康心生敬畏与感激。”

如果现在你最爱的人病了,那么请先告诉他要感激疾病带来的内省机会,并且感受你们在一起的喜悦,感谢你们在一起的那些时光,彼此依偎,互相鼓励,祈祷在一起的时间尽可能更长久。

“我现在正处在人生最后,也是最大的相扑比赛中,我感觉身体面对强大的疾病已经走投无路,但即使已经抓不回那个正一步步走向死亡的自己,也要继续这场相扑般的殊死搏斗。”

他说:“已经走过了105年的人生,作为医生,我一边治病救人,一边日常生活,没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现在我终于有机会认真对待自己的身体了,我从心底认可疾病是上天的恩赐。”

采访者就问他:如何看待延命治疗?他说:“我不知道,虽然我是一个医生,我也活了105岁了,但是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接受延命治疗。”

所以,他说,你只能够跟你的家人多沟通,就是你在他老了以后,你要多跟他沟通这件事情,然后真的了解清楚他想怎么样,这是他对于延命治疗的这个看法。第一部分内容很艰难,叫作如何看待疾病和死亡。

第二部分是:什么叫爱?爱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所以他说,什么叫爱,什么是爱和被爱,一个人怎么才能够获得更多的爱。

日野原先生讲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案例,他说,意大利有一个歌唱家叫科索托,是一个女的表演艺术家。科索托在舞台上一直唱到70多岁,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科索托说,每次上台自己的状态发挥都不稳定。为什么?因为她特别担心底下的人不喜欢她。

这个我是很有感触的,我每次去演讲的时候,什么情况下演讲效果最好?就是我一进去底下的人都鼓掌,还没说话站在那儿,

别人就鼓掌,我就知道这底下都是喜欢我的人,然后非常自如地就去讲。但是,如果你在那儿讲着,突然发现有好多人站起来就走了,突然发现很多人拿着手机在那儿一直看,或者有可能心不在焉那种感觉,你会觉得这些是不喜欢我,竟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但是,一个表演艺术家竟然也一样,她也会觉得说底下的人如果不喜欢她,今天的发挥就会不好。科索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的办法是什么?她的办法是每次在上台之前,发自内心地感谢台下的观众。如果你能够调整状态,这些人能够跑这么远来看我的演出,不管是不是被别人拖来的,不管是不是他自己不愿意来,给别人面子来的终究是有缘分,终究是愿意来。这时候你发自内心对他表示感激以后,你就得到了更多的爱。

所以,他说:“如果你想要获得更多的被爱,最重要的方法是你要能够发自内心地对他们表示感谢,寻求被爱的时候,人们常常把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爱作为标准去要求对方,这么做绝对不是真正的爱。所谓爱,就是接受最真实的他,如果不顾及对方只考虑自己,那么即使有人爱着你,你也根本不会感受到。如果你接受了他本来的样子,接受了他身上让你不喜欢甚至厌恶的地方,你一定会惊喜地发现他身上了不起的美好和特质,爱那个最真实的他,这样你的一切也会被对方真挚地热爱着。”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的话,他哪怕做出了错误的行为,在你看来都会觉得是可爱的。当你真的接受了他的缺点,接受了那些你看不惯的东西的时候,发自内心的爱他的时候,这些缺点和错误都能够成为你会心一笑的东西,因为这就是他。

所以,一个105岁的老人家还能有这样爱的心情,多棒啊!

下一个问题很艰难,这个采访的人问他:最至亲的这个亲人离世怎么办?因为你知道他这一辈子送走了多少亲人,一个人如果70多岁的时候就走了,可能别人都送他。但是活到一百多岁以后,身边的人送好几遍都送走了,这时候他很有经验。

日野原先生说:“很遗憾,妻子在93岁时先我一步去世,这个与我相濡以沫、共同经历人生风雨的人名叫静子。她安于清贫生活,行事严谨认真,品性清廉纯洁,被大家亲切地称为田园调布街区的圣母玛利亚,我一直以为她会永远陪着我。所以,在她离开后,我倍感孤寂。可另外一方面,我现在愈发感到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似乎比之前她在世时,更加的鲜活生动。”

他特别喜欢一部作品叫《小王子》,他说

:“《小王子》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作品,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只有用心灵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这句话意义深远,妻子的离世教会我这世上存在一种看不见却能感知到的幸福。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爱和被爱,即便是亲人离世,我们也一样能够感受到这些幸福。”

然后又问他:一个人如果口不择言伤害别人怎么办?我们有时候说,爱很好,但是人在一块儿鸡毛蒜皮,锅碗瓢盆碰在一块儿,难免就会生气,一张口说话就伤人的情况很多,我把我最亲的人都伤了好多遍了,这时候怎么办?

日野原先生说:“你自己先下决心,有一颗温暖柔软的心,感觉到与对方的关系变冷时,考虑是不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从而加以改善。这样一来,就算有时候我们深爱的人说话带刺发脾气,我们反而能发自内心地觉得他很搞笑呢。”

因为你自己要有一颗温暖柔软的心,如果你想要说难听的话,你停下来想想自己:我说这句话是不是出自柔软的心?我是不是足够温暖?“如果你足够温暖和柔软,你就能够调整自己的状态,然后你再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发现充满了幽默感。”

你知道这个幽默感多有意思,这个后边本来应该讲到,别人问日野原先生说:怎么才能够跟周围的人相处很好,获得很多人的友谊?他说,幽默感很重要,一个人一定要有幽默感。

有一次,他参加医学会议乘飞机,飞机被劫持了。这是日本历史上第一次飞机劫持事件,叫作淀号飞机劫持案。把他劫持了四天时间,很吓人。他们在飞机上坐着,那帮劫匪就是把他们劫持了。

劫持了以后,那个劫匪出来宣布说,这架飞机被劫持了,因为日本没有发生过飞机劫持事件,所以底下的这帮听众就特别纳闷。有一个人就问那个劫匪,什么叫劫持,那个劫匪说,“我也说不清”。

这时候日野原先生坐在那儿说:“作为一个劫持飞机的人,连劫持都说不清楚,这样好吗?”然后飞机上的人笑成一团,就是即便飞机被劫持的时候,大家还是那么搞笑。后来,那几个匪徒被抓了以后,他们从那匪徒旁边过的时候,有人拍那个匪徒的肩膀说,以后要好好努力,这就典型的日本人的那种感觉。

幽默感是特别重要的,如果你能够用幽默的心态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其实你的内心就是柔软的。

被问到什么是家庭——我妈那天冲过来,她看这本书后出来跟我说,“我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家庭”。什么叫家庭?日野原先生说:“家庭就是在一起围着吃饭。”就是只要我们能够围在一起吃饭,这就是家庭。能在一起吃饭,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如果你也想有一个温暖的家,那就一起吃顿饭吧。我和家人每餐都围坐在一起,他们关注我的喜好,关心我的身体状况,家庭中还有什么时候比这样的场景更令人开心的呢?正是因为每餐都围坐在一起,家人之间产生了一种纽带,每天彼此之间充满感激之情。”所以如果大家是一个家,我们就一起吃顿饭。

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他说:“真正的朋友有那么一两个就已经够了。”

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他说:“真正的朋友就是祝愿我一切都好的人,如果这个人很多年不见,但是他依然在内心当中永远都祝福你更好,这就是真正的朋友。在交朋友的时候,你要相信自己的感觉,你觉得这个人可以跟你成为一辈子的朋友,那八成就会这样。”

然后别人问他:作为一个医生如何向患者传达爱?我们讲过《医生的修炼》,你就知道一个医生是多么不容易,每天排那么多的号,能跟你说几分钟就已经不容易了。你让他耐心地跟你讲话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日野原先生说:“要想对患者表达真正的爱,核心就是要发自内心地站在患者的角度想问题,患者此刻最需要什么。”

他讲了一句医学的术语,我觉得对普通人会很有帮助。他说:“什么是医学?医学是不确定的科学和可能性的艺术。”医学是不确定的科学,所以遇到很多病症,当你发现你不会治的时候,你得怎么样呢?你得想办法拿出可能性的艺术,因为我跟很多大夫聊过天,很多大夫说,你们就觉得大夫好像啥都行,但是我告诉你,我每次看病都很忐忑。为什么呢?没有一个人的身体是一样的,所以医生其实天天面对的都是不确定性,那在这个时候,医生就一定要有艺术的这一面。

所以,他这里边举了一个例子,他喜欢一个宫泽贤治的童话作品,叫《大提琴手高修》。这个作品当中讲述了一个道理,“高修用大提琴的琴声治愈了田鼠的腹痛,所以附近的动物们肚子一疼,就会跑到高修家的地板下面竖起耳朵倾听高修拉大提琴,而本来找不到拉琴感觉的高修,也从田鼠、小狸猫、布谷鸟等小动物身上学到了更为精妙的大提琴演奏技巧。”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医生和患者其实可以融为一体,医生可以给病人带来健康,而医患间良好的互动,可以提高医生的医术。所以,他说,要向患者传达爱,要能够把不确定的科学和可能性的艺术平衡好。

那么问他:生命注定是孤独的吗?你们记得《红楼梦》讲,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你活着的时候是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你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走的,所以生命注定是孤独的。

萨特还说过,”他人就是地狱“。但是,老先生讲:“谁说生命是孤独的?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是一个人来的吗?你的妈妈在那儿,你不是跟你的妈妈一起奋战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吗?所以从你出生的时候,你就不孤独。”

多了不起,我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我们过去都非常简单地认同人生就是孤独的。但是,他说你跟你的妈妈一块儿奋斗过,你是有人陪伴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所以,你要知道爱是人之所以生存的终极目的。所以,关于爱的这一部分有这些内容。

接下来,我们讲人际关系。我相信很多人在人际关系方面都有很多的困惑。如何与自己不喜欢的人相处,想过这问题吗?这人就是怨憎会上辈子可能欠他钱,这辈子碰上老找我的事,特别麻烦。他说:”的确是有很多这样的情况,而且真的发自内心的宽恕一个人也是很难做到的。“他说,他到现在都没有宽恕那些劫机的人,就是把他们劫持了四天的那些人,因为分分钟觉得自己要死,那是他人生观的一个重大转变。他在四天被释放以后下了飞机,见到他的妻子拥抱在一起。然后他说,在那一刻,他们两人下定决心今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更多地为这个社会作贡献。

一个人经历了生死考验以后回来,他的顿悟不是说我们俩要天天待在一起,以后再也不坐飞机了。不是这个,而是我要更多地把我的时间奉献给这个社会,这就是他在那一刻的顿悟。他讲不被人理解已经很痛苦了,如果再进一步被嫌弃,会让人很容易陷入一种为什么我这么糟糕的情绪里。你跟不好相处的人待在一块儿——其实尝试和不好相处的人交往,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些启发。

“每到这种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活了一百多岁,我对真正的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别人不理解我很自然。这么去想的时候,我就会变得轻松起来,然后就可以思考,为了让对方理解我,我该做些什么。这时很容易怀着一种接受对方的心态,让大家继续相处下去。相处过程中,我会对内心真正的自己不断有新的发现、新的认识。”

“相反,如果认为对方不好相处,就回避对方避免接触,那么能认识自我的机会也就错过了。所以如果有人不喜欢你,有人整天找你的事有很多麻烦,可能就是进步的机会。所以如果你能够想到100岁的人都未必了解自己,你还希望别人分分钟都了解你。”

那么,如何与年轻人相处?他100多岁,所有人对他来讲都是年轻人。他说:“我特别喜欢得到年轻人的肯定,尤其是越老以后,就越喜欢能够得到年轻人的肯定。”

这里边也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他说:“我整天最担心的是别人觉得我自以为是”,所以他活到105岁,他在日本又是这么受尊重的一个人。大家把他当神一样地看待。他给日本引进了体检,写了200多本书,去到任何一个地方,别人都会请他讲话,都是他一定要先说。所以,“我一定要谨慎小心地讲话,然后我要更多地去问年轻人,让年轻人说话。”

所以,他说:“一定要跟年轻人多交往。现在的年轻人不怎么样,在很多时候都能听到这种论调。我觉得这是一种以自我为标尺的言论,我们完全可以转换思维,我们确实年长,人生阅历更加丰富,所以,我们更应该主动接近年轻人。年轻人和我们谈话会害羞或者词不达意,但他们年老后会一样变得自信和健谈,年龄的增长可以教会年轻人很多东西。”

他说:“对待年轻的后辈,亲密的家人以及弱者的时候,往往对他们缺乏应有的尊重”,这是他对日本社会的这种反思。

宽恕这件事情,他说,不容易做到,但是他知道宽恕的前提是了解。一个人真的了解了对方,你就会宽恕,你的家人犯了错,你很容易就接受了。但是,如果是一个陌生人做同样的事情,你会特别愤怒,原因就是不了解。“恕”就是如心,如心就是你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感觉。

所以,在那个飞机上的时候,淀号劫持飞机事件的时候,那些劫持者挺逗的,劫持者突然出来问他们说,你们有没有人想看书,然后其他人都不说话,因为都要死要活的谁还看书啊,然后他说,我想看。他从那里边选出了一本叫作《卡拉马佐夫兄弟》。听说过这本书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为什么要看?“我想了解这些劫机者是怎么想的,他们喜欢这样的书,我心中恨他们,那我就得了解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说:“现在105岁了,我觉得我还是恨他们,我就要把这本书再找出来看一遍,就要再看一看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看这样的书。”所以,如果你不能宽恕某一个人的话,可能了解是最好的方法。

第四部分是人生的困难。人生当中一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第一个困难就是采访者问:如何面对突发的丧亲之痛?

日野原先生说:“遇到这种情况,我们的内心都会问这样一句话,说为什么是我遇到这种飞来横祸,为什么是我这个问题会让我们更加的痛苦,会让我们的价值感下降,会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我们会为此深陷自责,甚至认为也许这辈子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

“其实,人类天生就具有这样的一种特殊能力,就是经过时间的推移最终会遗忘一切悲痛的能力,看到美丽的花朵,听到美妙的音乐,想到美好的事物,我们依然会觉得活着真好。也许此刻的你感觉悲伤,但再次感觉美好的那个瞬间,一定会出现,请你相信并耐心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一片土地,无论历经如何的蹂躏,即使人们认为它再也不可恢复。但终有一天,花儿会重新绽放在这片土地上。现在的你也许不能体会这种感觉,没有关系,我曾经也和你一样无法理解。耐心等待这一天,你会发现,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当你的人生遇到痛苦、难过的时候,你一定要知道那个花还会开,这个时间一定会过去,因为这是人的本能。”

下边这段很棒,他说,“一直以来我的运气都不好”。怎么样改变?就人们把他当百宝箱,这种问题在问他。你们有没有人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够好?觉得怎么别人都那么幸运,然后我就运气不好?日野原先生讲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比喻,他说:“其实人这一生中会面对很多困难,即使那些被认为运气好的人也难免有各种艰辛和苦恼,这世上不存在完全无忧无虑的人。仔细想想运气或者机会肉眼无法看到。但我们如果确信自己被爱被珍惜,生活中所有的困难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地成长。我们度过艰难时刻之后,一定会获得生命丰厚的回报。”

这里的例子是什么呢?他说,日本人说运气好的人才能够看到富士山,因为富士山常年会遮着云雾,有一次你从富士山脚下过,一看没看着,你觉得自己特倒霉。他说:”你应该换一种想法,即便是富士山也有被别人看不到的时候,但是你要相信富士山一直都在。“

那么,换过来想,如果我们把富士山当做一个机会,即便是这么大的一个机会放在面前,你也有看不见的时候,但你要相信那个机会一直都在,这就是对于运气这件事的看法。

还有问他:先生曾经创造过很多奇迹,那么奇迹只会发生在一些特定的人身上吗?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创造奇迹呢?他说:“我研究过那些创造奇迹的人,我发现这些人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确信的信念,并且是坚定地确信,这可以说是一种信仰。”

“信仰是认识到生命中,总有一些事情是自己的力量无法企及的,是相信存在比自己本身需要更高的精神追求,因此舍弃、放下内心的执念,从而拥有一颗平常心。”

所以,“奇迹属于那些有精神追求并确信的人,舍弃执念,既舍弃过去陈旧的那个自我,实质上是内在的一种重生。我们常常无法解释的奇迹就发生在这些经历过脱胎换骨般重生的人身上,对此我学到的是像发生过奇迹的人一样坚守精神的追求。”如果你能够放下我执,你做一切事都不是以自我的意志为转移,都不是整天想着我能够得到些什么东西,我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的时候,可能奇迹慢慢地就发生了。

然后问他:人生当中不可能一帆风顺,有时候难免会被别人阻碍,当你面对那么多反对你的人的时候,你有什么办法?他讲了一个案例,他年轻的时候到美国去学习回到日本,他说,一定要改造日本的医院,其中有一个细节,就是要把那个医院走廊拓宽。大量的医生批评他说,你把这医院修得这么富丽堂皇,搞这么宽是治病救人的吗?走廊能救人吗?结果他坚持这么做。

做完了以后,在1995年的时候,日本发生那个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时候,人们就发现那个走廊的作用,只有现代医院的那种宽宽的走廊才能够容纳突发事件。一个医院不可能建特别特别多的病房,随时准备着,病房一定是正常的这个数字。但是,这个社会一定会有出现意外的时候,当意外出现的时候,走廊就特别重要。所以,他说,我当时为什么要坚持那么大的压力、大量的人反对,原因是我在内心不断地问我自己,我做这件事情究竟是为了谁。

这里举到了一个我们大家特别熟悉的人的例子,就是稻盛和夫在成立电信公司的时候,就是无数的人反对,稻盛和夫就不断地问自己:我做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广大的消费者?最后做到“动机至善、私心了无”,就当他追问到最后发现,我是“动机至善,私心了无”的时候,就坚持做,因为这是我经过追问的。

所以,他说:“如果你遇到了这种情况,你就要不断地问自己做这件事到底是为了谁?”学会这招了吗?以后你们不确定的时候问问自己:我做这件事到底是为了谁?

问:日野原先生,我将来也想把我的孩子培养成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办法能够培养吗?你能不能分享一下怎么能够培养一个长寿的人?

他说:“我小时候好像两三岁的时候,如果有什么事情不明白或者有些事情不能接受,从来不听大人解释,我就躺在地上又哭又闹两个小时。每到这个时候母亲就会笑着说:‘这孩子长大了是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还是会变成一个大无赖呢?’”多美好,你们知道一个温柔敦厚的母亲是多么重要。

当这个母亲看到孩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时候,她没有跟着一块儿急,没有骂人,没有打他、焦虑、大喊大叫。她是非常耐心地等待他成长,说:这孩子将来长大了是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还是会成为一个无赖呢?

“我真是一个常常给妈妈带来麻烦的孩子,妈妈总是为我操心,应该很辛苦。因为他从小个性好强不服输,在学校不是优等生。”而且你知道最有意思的是他身体一直都不好。“我这一生最感谢母亲的,是她一直相信重明是不用管就会自觉学习的孩子,她对我一直采取放任自由的态度。”这里说的“放任自由”不是不关心,爱的反义词是不关心,“母亲对我的放任自由是对我全然地信任,她在耐心等待我长大成熟的那一天。”

“母亲爱自己的孩子,所以对孩子总是充满期待,总是希望把他变成这样或者那样。做妈妈的如果常说,做这个去,那个不行去强制孩子,表面上看似在保护孩子,实际上却有可能适得其反。如果家长总是强迫孩子遵从自己的意愿,无形中也会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孩子,其实孩子身上的潜能如同宇宙深不可测,远远超乎你的想象,上天已经赋予了每个孩子特殊才能,家长要做的是耐心等待。我从母亲那里学到耐心,才是做家长最美好的素质。”

我们家的教育方法,嘟嘟做作业,我们从来没有人催他,我们就是相信他是一个能够自己掌握时间的人,我们相信他能够处理得很好。所以,他这次暑假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跑到国外去玩了二十多天,然后在夏令营里边回来以后,用了这十几天时间把整个假期作业全部都写完了,还学了很多英语,在国外学了很多本事回来,这就是小孩子他一定会有巨大的潜能。

那天,我们做那个书摘,摘出那句话我觉得特别好,就是大量的父母是用自己的眼界去限制孩子的成长,实际上父母的眼界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要学会怎么样去带孩子。

最后一部分是:怎么样发掘自己的潜力?因为他把自己的潜力开发到头了,开发到一百多岁了。别人问他:日野原先生,一个人如何才能够保持年轻?他说:“做美容。”

为什么呢?105岁的时候,他还尝试做祛斑治疗,就是我首先要让自己活得好看,我保持外在的这个青春美好,所以做美容。不要轻易说,我就是这样的人,这其实是年老的表现。你会发现,我们很多人跟别人吵架,吵到最后急了就说我就是这样的人,让我做自己,不要想改变我,这是我的特点。

当他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实际上是把自己固定下来了,我已经老了,我才会说这样的话。所以,日野原先生的口号是keep on going,keep on going 就是不断前进,继续向前,这是他的座右铭。做美容代表着对自己的关爱,代表着对自己的珍惜,希望自己活得有价值,那么,你就能够保持年轻。

有人觉得生活当中,感动的时候越来越少。日野原先生跟他说:“此刻我在听你说这个话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在做一种运动,这种运动就叫作感动。我们现在不是运动不足,而是感动不足。很多人觉得只要你足够多的运动就好了,每天跑步跑十公里、一百公里,但是你的心变得越来越硬。你对周围的一切都觉得无所谓,那其实是缺乏了另外一种更重要的运动,更重要的运动是你内心的感动的过程。”

而感动是一种能力,是一种需要去运动的东西,你要经常调动自己的感动。所以他在这儿说到了,“我今年开始学画画,我在画画这个过程当中,我会觉得充满了感动。你就能够看到这些画带来的这种变化,而且咱们俩的对话也会让我觉得很感动。”

另外一个问题是:如何跟别人亲近?大家觉得你跟大家关系很好很亲近,我们人缘不太好,周围的人不喜欢我们怎么办?怎么才能够亲近?他说:“我已经105岁了,你们大多数人都比我年轻,我一直很小心,特别是在演讲的时候,不想让人觉得我是一个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我就反思我什么时候演讲的状态不好?”就是我刻意地想证明自己了不起的时候,就我觉得底下有人不服,有人看样子是不喜欢,我就刻意地要讲特别多很牛的东西。

结束之后,我都讨厌我自己,我都觉得说这表现真的不像话,没劲,干吗这样呢?因为你防卫过度了,就你太想证明你自己了,这时候你就表现得特别自以为是。但是,如果你能够谦卑,所以我后来决定以后我再去演讲的时候,我一定要首先告诉台下的观众说,我对我所讲的东西并没有那么确定,因为学习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所以如果我讲错了,希望你们能够指出来。而且讲错也很正常,这就是学习的过程。如果你用这种心态开始讲,可能整个基调都会变得不一样。

所以,同样是一本书,你会发现这一句话在你心中所产生的影响,可能就会对你今后生活当中、工作当中的行为产生变化,这就是把一本薄薄的书读厚的一个过程,也是我们解读一本书籍的意义。

我希望大家能够像这样读书,读起来很容易,这书你坐那儿别动,两个小时肯定读完了。两个小时就能够读得完。但是如果你愿意好好地思考,好好地把它跟你的人生对照起来,它会变得很厚,它在里边就会有特别多丰富的改变。

最后说,什么是伟人?“伟大的人所拥有的美好品质,虽然我们用肉眼是看不到的,但他们却会因为这些品质而散发人性的光芒。伟人会珍惜自己的生命,拥有感恩之心,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奉献给他人,时间就是金钱。换句话说,就等于把金钱花费在别人身上,我认为能为别人花时间的人就是伟人。”

最后一个问题是:你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问一个105岁的人说你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日野原先生说:“我接下来的目标是活着探索未知的自己。”他所倡导的一个概念叫作终生工作。终生工作叫lifework,就是我们不要给自己划定一条线说60岁就是退休。为什么不能够拿出更多的时间去为别人呢?去散发余热做一些事情,所以他倡导终生工作。

因为只有在终生工作的过程当中,我们才能够不断地发掘自己的潜力,我们才能够知道自己原来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一面又一面。探索未知的自己才是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他说:“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是探索未知的自己。”

2017年7月18日,日野原先生去世。在这个采访结束的最后一天,没有人提问。他就一个人坐在那儿说话,时断时续。他说出来的话没法变成文章,但是很容易地变成了诗。他最后说的那些话都像诗一样,排下来很长,因为他自己讲了半个小时。

我从这里边节选一些念给大家听一听,他说:“今天是我与大家对话的最后一天,我感谢今天的到来。这种感谢的程度与以往完全不同,今天没有那种活着真是太好了的想法。这次真是病得不轻,前所未有的病痛带来的亲情和感激,铭感五内,永世难忘。痛苦和喜悦交汇涌现,苦难越大,感激越深。因为痛苦才第一次有这样切身的感受,悲欣交集。”

“与大家敞开心扉的对话连绵不绝,就用我们的双眸仰望,湛蓝高远的晴空这已是人间至美。我们必须对这样的美好心怀感谢,我与大家在一起静静地思索,正因为身处一路艰辛中才获知此生真正的意义。在这场旅途中,一定会有无法想象的苦难,一定会有。现在的我感觉到要开始新的旅途了,说不尽的感激之情,说不尽的欢喜之情充溢心中,慢慢地蹒跚着,怀着还想再继续述说的心情开始我像修行一样的旅程,带着最大的谢意再多走几步,带着你的想法也带着我的想法,让我们继续这场旅程走吧,keep on going。” 这是他最后用了半个小时很长的一段,我节选了其中的一部分。在2017年的5月,他还写了一首七言绝句:“清风拂过满庭芳,细言慢语诉衷肠。得见此景唯言谢,悄然归去又何妨。”

正如我前面讲过的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家是不会跟我们玩无聊的游戏,他不会去浪费自己和大家的时间,所以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是直指人心的。

我觉得,很幸运能够有一个机会,虽然不能够面对面向一个百岁的智者请教,但是可以通过这本书了解他的所思所想,我在摘选的时候其实相当困难,因为很多想讲的话。而且你要知道跟我的心产生撞击的话和与你的心产生撞击的话,可能会不一样。有可能被我筛掉的那些话里边有很多话是你特别喜欢的,所以这本书不厚,薄薄的,我建议大家都能够买来看一看。

想想一个人怎么才能够活得好,怎么才能够走完自己长寿又幸福的一生,好吗?谢谢大家,我们下本书再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