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 次浏览

《活法》-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38分钟 ,从迷茫小镇青年到世界500强缔造者,他全力以赴地活出精彩。

我们读书会曾经讲过稻盛和夫的《干法》,成为了很多企业进行员工培训的一个必选之作。在那个书讲完之后,就有很多人问我说为什么不讲《活法》?这本书销量更大,影响力更大。说实话我在讲完《干法》之后,内心可能是升起了一点点的傲慢心。我觉得稻盛和夫的东西不就是那么多吗,不就是强调六项精进,强调敬天爱人,强调阿米巴经营,这有什么可再多讲的呢?

如果再更多地讲来讲去,慢慢地就变成心灵鸡汤了,当时我是这么想。但是在前不久我带队去日本,专门参观了京瓷的总部,看了一下稻盛和夫到底是怎么样把京瓷从一个街道小厂办到全日本超大的公司,然后又把第二电电做成了能够和NTT(日本电报电话公司)去竞争的一个,大幅降低日本国民电信消费的这么一个国民性的公司。然后又怎么样在做完了胃癌手术以后去挽救日航,用一年的时间把日航从一个巨额亏损的企业变成一家盈利的企业之后,我突然觉得我以前对于稻盛和夫的理解远远不够。

就这个老人家写《活法》这本书的时候,我重新读它,我觉得他是掏心掏肺跟你写。因为你知道稻盛和夫对自己的要求是极度认真地过好每一天,这个极度认真地过好每一天就特别像我们中国的宋明理学家。宋明理学家是要求一个字叫作“诚”,叫“不诚无物”。你没有诚恳的诚意在里边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他是一个非常澄净地生活的人,他是把敬天爱人的这种思想深入到骨髓当中去的。

所以整个这本书里边没有任何开玩笑的地方,或者没有任何讨好受众的写法,也不去猜测你到底想听什么。这类畅销书作家所有的坏习惯他都没有,他就是认认真真掏心掏肺地把他认为最重要的东西一件一件地讲给我们听。所以如果我们能够稍微再谦虚一点,我们能够觉得说这个老人家是真诚地跟你沟通的时候,我们就应该重读《活法》这本书,所以这一次我决定重新讲这本书。

在稻盛和夫的盛和塾里边,我听京瓷的人给我们讲课。就是讲稻盛和夫怎么管理企业,其中有一段我印象最深刻。就是稻盛和夫会要求他所有的部门的这些人都从一个成本单元变成一个经营单元,这就是所谓的阿米巴经营。就比如我们过去一个采购的人,他在公司里的业绩考评是没法做,因为他并不是一个经营的单元。那么稻盛和夫要求说,你作为一个采购的部门,你需要跟上下游配合,所以我需要能够准确地算出每一个人每天所产生的效益,这就是阿米巴经营。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每一个负责人他就称作经营者。稻盛和夫在去跟这些经营者对话的时候发现说,“为什么元器件最近断货了不够用?”“对不起,我忘了,我赶紧去买。”这时候稻盛和夫会说,“你是一个经营者啊,你是一个经营者啊,所以你应该能够预判到这个时候会需要这样的东西。”他说,“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去买。”“你打算买多少呢?”“我觉得大概买几万块钱的够了。”“那为什么买这么多钱呢?”“这个我也没有想过,反正大概就是这么多。”稻盛和夫说,“你是一个经营者啊,你应该想到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这个是怎么算出来的?” 稻盛和夫用这句“你是一个经营者啊”塑造了无数的经营者,而最令我们感到惊奇的是,我们过去以为阿米巴经营就是分散化经营。就是一种换了方式的业绩考评,把每一个部门都考评出来。我就在想如果我的公司真的都用这种方式来管理的话,人人唯利是图,人和人之间天天去讨论谁挣得多谁挣得少,这公司管理难度会很大。实际上是我们的误解,阿米巴的方式根本不是业绩考评的依据。就是这些人并不以他的阿米巴经营的数字结果和他的收入挂钩,没有关系。

这个所谓的考评的依据只是为了帮助你衡量你有没有进步,只是为了帮助你衡量你在这个游戏当中是在不断地精进,还是在不断地退步。给了我们每一个人把自己的工作量化的机会,但它并不是业绩考评,它和业绩考评无关。反过来业绩考评,考评最多的是你的上下级的关系,然后上下级对于你的哲学的掌握程度。你是不是一个有哲学的经营者,这种评判才会跟你的收入直接挂钩。我们以前真的对于阿米巴了解得太过肤浅。

所以回到《活法》,我们就知道稻盛和夫做到这么了不起的事业,他能够产生这样的经营的奇迹,可以说原因是一定有非常深层次的精神内涵。就是能够在一年时间之内把日航这么大的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立刻变成一个赚钱的企业,如果没有精神的力量是完全做不到的。单靠规章制度,单靠不断地KPI考核,是不可能实现这一点。

精神的内涵在哪呢?就在《活法》这本书里边。干法的意思是怎么样干活,怎么样把工作干得更好,活法的意思就是怎么样生活。这本书整个就在回答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稻盛和夫第一章就说,人到底为什么而活?他开门见山地告诉我们,他认为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提升心性、磨练灵魂,什么叫提升心性、磨练灵魂呢?就是他说是为了在死的时候灵魂比生的时候更纯洁一点,或者带着更美好更崇高的灵魂去迎接死亡。我们从出生到死亡这个过程当中,改变最多的东西是我们的灵魂。当我们的灵魂能够变得更纯粹更美好,我们人生的意义就已经实现了。

他有两个公式很重要,第一个公式就是人格等于性格加哲学。你如果把性格视做是天生的东西,基因东西的话,哲学就是我们后天逐步一点一点养成的东西。什么是哲学?昨天我还在饭桌上跟别人探讨什么是哲学,大家都给出特别多不同的定义。

稻盛和夫认为哲学就是何谓人,何谓正确。就是什么样的人才算是一个真正的人,什么样的事是正确的事,什么样的事是错误的事?这种评判的依据就叫作哲学。所以稻盛和夫说,我们从小到大被教育的,比如说不可说谎,不可给别人添乱,要正直不贪心,不能只顾自己等等。无论哪一条都是我们在孩童时代就被别人不断教育的东西,这就是最简单的哲学。

如果我们能够依据这些最简单的哲学来判断我们的人生,来决定我们该做一件事还是不该做一件事,我们的生活会简单很多。但是我们往往随着人生不断地成长,决定我们做一些事情的依据不再是这些最简单的哲学性的规则而是社会的惯性。

是别人都在怎么做,现在的潮流是什么,怎么样赚钱来得更快。你会发现当你背离了那些哲学以后,我们往往会走特别多的弯路。反倒不能够让我们更加快速地达到让灵魂不断上升的这么一个境界,所以第一个公式叫作人格等于性格加哲学。哲学是可以改造我们的性格,然后实现我们一个更上层次的人格。

第二个公式就是结果等于思维方式乘热情,再乘以能力。热情,人的热情度是不一样,但是最起码他都在零以上。你热情有高有低,最起码它是在零以上的部分,能力也是。能力有高有低,但它最起码是零以上的部分。但是思维方式是有正负之分,就是稻盛和夫说,如果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出了问题,他的想法是负面的。你会发现他前面的能力和热情越高,他做事的错误可能性越大。

就比如说他就谈到日本的军国主义,他说日本的军国主义当年就是完全利用了人们对于道德的追求。他说道德这件事情在日本变得被人排斥,原因就是在二战期间道德被人们利用。当大量的普通老百姓因为热爱自己的国家,因为要信守承诺,因为自己是一个公民去遵从这些道德的时候,上面的人用军国主义的这种负面的想法,把整个一个国家导向了错误的方向。

同样我们看看世界,希特勒也是一个有热情的人,希特勒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但是当他的这个思维方式是完全错误的时候,他会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刽子手。所以我们可以在生活当中,我们不会做到像军国主义或者像这个法西斯主义那么严重,但是如果你是一个负面心态的人,你很有可能会去赚不应该赚的钱。你很可能会背离一个最基本的人生价值观,有时候你发现骗钱来的更快,能够很快赚到一栋房子,很快赚到几十个亿,然后想办法跑路。你真的是追求这样的人生吗?所以思维方式乘以能力再乘以热情,才是我们人生最终的结果。

那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是正确的思维方式呢?稻盛和夫认为首先你得敢想,你得敢想那些美好的、正确的、非常绚丽多彩的未来。他解释什么叫心想事成,过去有一本书叫《秘密》,可能还有很多人跟我推荐过这本书。说你要什么东西你就向宇宙下订单,你就只要想就能出现。这个其实是特别庸俗的不可知论,他把不可知论做到一个庸俗的境界。只要你想就能够实现,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但是稻盛和夫认为说心想事成这句话有道理的地方是在于心不想,事肯定不成。就是如果你连想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这件事怎么可能发生呢?所以稻盛和夫说,你首先得能够想,想到什么程度呢?他说要想到未来是有色彩的。他在有时候做精瓷的时候,有一个科研人员拿过来一个陶瓷给他看,看了一眼他说不对,这玩意不对。

那个人说我是搞科研的人,这个特性足够使用了,为什么不对?颜色不对,他说颜色不对。说颜色哪不对?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就他在脑海当中想象的那个陶瓷的样子是光彩的,是泛着光发亮。但是你拿来这个灰暗的,不对。我们普通人在想未来的时候,能够想到一个大概的样子就不容易。但是稻盛和夫要求说,你得想出一个彩色的未来来。

这里边有一个案例,就是他们年轻的时候最崇拜的企业家是松下幸之助。那时候的松下幸之助也并没有走上神坛,也就是一个稍微成功一点的企业家。所以好多小企业家坐在那,大家在学习松下幸之助演讲。松下幸之助一上来就跟他们说,说我们得有水库式经营的想法,什么叫水库式经营的想法呢?就是你要给自己留下足够多的水库。

你留了足够多的水库,就算经营遇到了困难,你的水库里的水也依然能够帮助你渡过难关。然后底下的这些小企业家就开始窃窃私语了,说说的那么容易,哪来的水库?咱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没有水库的问题,他跟我们讲需要水库式经营,这不是开玩笑吗?然后就开始窃窃私语。

后来有人甚至站起来说,松下先生,我觉得您说的东西跟我们无关,因为您是有了水库的人,你才会讲水库式经营。但是我们根本没有水库,为什么让我们想水库式经营?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怎么建立水库? 他说这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这个需要你们自己去解决,但是就算难也得首先有这样的想法。然后底下很多人甚至愤而退场,觉得你这是羞辱我们了。但是稻盛和夫说他当时在现场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竖立起来,他觉得茅塞顿开。虽然他也是刚起步的小企业,也没有建立自己的水库。但是松下幸之助就是说,正是因为你还没有水库,所以你更需要有水库式的思维方式。你不能因为它难就不去做,反过来因为它难,你可能更需要有这方面的意识,你要更加去想象建立自己的水库。

所以稻盛和夫从这儿学到的东西就是你要首先学到敢想,然后用王道的人生观去开发智慧的宝库。这句话什么意思?他说这个世界上的宇宙,稻盛和夫是相信宇宙有一个终极的力量。这个宇宙的终极力量是希望能够让大家不断地开发它,找到这个宝库里边所蕴含的东西。

你比如说牛顿所发现的东西,爱因斯坦所发现的东西,我们一步一步所发现的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宇宙当中应该有的东西,需要我们不断被开发出来。这是所谓稻盛和夫认为的宇宙的宝库,而这个宇宙的宝库需要我们用王道的人生观去开发。就是不要走邪道,我们是义正词严的,我们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的,用这种王道精神,正确的思维方式去开发。就能够和松下幸之助一样想象出一个未来,并且把那个未来逐渐地打造出来。

在稻盛和夫的经营过程当中,他认为这种想象经常会帮到他。你比如说他在投资做DDA,他甚至连后来的话费结构都想象出来。他跟别人讲这件事情,很多人很惊奇,说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预判性?他说不是预判性,只是把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他说,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就是要认真地去思考你所要构造的未来。

我觉得我人生做的最专注的一件事,可能就是参加大专辩论会。我们当年在打辩论赛的时候,一场一场的比赛,有辩题,我真的是能够想象到场上发生的场景。就是每次在上场之前你都已经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对方会怎么说。后来在场上说话的时候,发现果然是这样,完全没有超出我们预测的情况。这就是你极度专注地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所产生的效果。

很多人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够成功,你要问问自己有没有像稻盛和夫这样去想像出一个有颜色的未来,去极度认真地去规划自己的人生和你要做的事,这就是敢想的部分。

有一个大冒险家叫作大场满郎,大场满郎是日本第一个徒步走过南北极的人,是当时特别火的一个冒险家。稻盛和夫有一次请他来公司给大家做讲座,一来他就去迎接人家,说你是我见过最善于冒险的人。大场满郎说,“不,你可别搞错,我可不是善于冒险的人。我是特别胆小的人,我特别惜命,特别惜命,特别胆小。所以我在出发去南极北极之前,我要做好一切最周详的准备,我保证自己能够最安全地走回来。” 所以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冒险家是那些敢于冒风险的人,大家更不要以为企业家是那些敢于冒风险的人,企业家是善于控制风险的人,这才是重点。而控制风险的核心在于你能够认真地想到每一个细节。所以稻盛和夫说,要每天认认真真地生活在当下。

就这样,他是全神贯注于他的事业的想象当中,他说他人生当中最大的转折点就是心态的转变。我们在《干法》里边讲过,稻盛和夫一开始工作的时候,在一个小的街道企业。那个企业里边就去了那么几个大学生,后来一个个全都跑掉。因为战后日本的经济环境也很差,发不出工资来。

他经常会没有工资,就剩他一个人,他本来也想走,后来他的哥哥不让他走,他才留了下来。留下来怎么办?他说实在是无聊,实在无聊,干脆我就搞研发。在他开始专注于做陶瓷的研发之后,他的人生彻底发生了改变。之前天天抱怨,天天想离开,天天想着说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读完了大学还要过这么悲惨的生活。

但是当他开始放下了那一切无关的妄念以后,认真的执着在陶瓷这一件事上。开始把一个又一个的产品做得越来越具备科技含量的时候,他说他的人生彻底发生了转变。所以人生的转折是工作态度,工作是治愈一切最好的良药。

在这个过程当中,稻盛和夫总结说,他不太欣赏才子。在他的企业文化当中,他喜欢用80分的人,喜欢用普通人,为什么不欣赏才子呢?他说因为才子的关注点往往在以后,才子恃才傲物。所以他不太专注于当下的改善,他总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漂亮的舞台让他光鲜地出现。所以稻盛和夫说,他接触这么多的人,才子里真正能够做出伟大的事的人并不多。他关注的是那些能够持续不断,每天在每一件小事上不断改善的人。

在每一件细节,每一个工作中认真地对待,持续地改善,他才有可能会成为跟别人完全不同的人。否则的话,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你给我多少钱我做多少事。人们把这个东西误以为是所谓的职业,是应有的职业态度,你荒废的是你自己的人生。

稻盛和夫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就是他相信现场有神灵,什么叫现场有神灵?就是你要解决问题,你要解决现场的事,你一定要回到现场去。他们有一次去听本田宗一郎的演讲,本田宗一郎就是本田公司的创始人。然后他说几天的课程每个人要花好几万日元,很贵,大家在一个温泉山庄。这种地方我们这次去游学的时候都去了,先洗澡,日本人特别喜欢洗澡。洗完澡以后换上日式的那种浴衣,然后端坐在那个榻榻米上,等着这个本田宗一郎来演讲。

结果本田宗一郎进来的时候,浑身穿的都是有油污的工作服。他刚刚从工作现场离开,然后洗了把手就跑到这来给他们上课。一进来看到他们这么奢华的坐在那,穿着浴衣一本正经,说你们这帮笨蛋,就开始骂他们。说哪有在这能够学得会经营的,经营最有效的地方就是在工厂。不好好干活,跑到这儿听课还洗温泉,就是浪费时间。

把他们骂了一顿,骂完以后这些人觉得说的好有道理。日本人就是喜欢这种醍醐灌顶式的痛骂。所以现场有神灵,然后在现场怎么样找到这个神灵呢?稻盛和夫有一个词,叫作“你要有意注意”。就是我们每个人随着生活的惯性经常会变成无意识的注意。就是突然这有个东西,注意了一下,你看你是无意识被调动去注意。有意注意是什么呢?第一步注意这,第二步注意这,第三步注意这,这个叫作有意注意。

我们去参观丰田的精益生产模式,那个真的是震撼。虽然现在汽车业整个都在下滑等等,但是丰田所制造的这种精益生产的模式,真的在今天全世界,包括很多汽车企业依然学不会。因为丰田所说的自动化,不同于我们讲自动化,日本人这个动字有两个。一个是我们中国字的这个动字,还有一个是单人旁的动字,单人旁加一个动作的动,他们认为自动化是带单人旁的自动化。这个你去丰田,所有人都跟你讲,什么意思呢? 自动化不是完全用机器,自动化是人和机器的完美配合。所以在那个场景之下,你会发现所有的工人都在全神贯注地工作。在整个车间里边,人们是小跑着工作而且特别乐于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丰田鼓励每一个人在现场不断地创新。他们有一个拉绳,就是如果你发现这里有一个问题,你解决不了你要立刻拉绳。拉绳,小组长会跑过来帮你解决,如果小组长也解决不了,再拉绳整条生产线就停下来。

因为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它就会成为批量化的问题,就会影响整个的质量,这是丰田现场管理的方法。而且丰田最让我意外的是,一条生产线同时走下来的车,可以是完全不同型号的车。就是在我们想象说自动化生产线,那肯定就是同样的车过去。但你会发现连型号都不一样,不光是车上喷漆颜色不一样,型号都不一样。在同一条生产线上生产下来,因为每一个工人加入到其中。不是靠人工智能,是靠工人去看那个看板来使它的效率提高到最大,这就是现场。

你要做到有意注意,每个人都是有意识的,按照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过去我们经常开玩笑说,日本人走路都是要比手势的,在日本你真的可以见到这样的情况。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要用手比一下,然后才左转。咱们中国人哪讲究这个,中国走那拐弯就拐了,开着车斜着就奔出口就去了,多危险。但日本人走那拿手比一下,自己拿手比一下,让后边人知道我要左转,然后再走过去,这个叫作有意注意。

所以稻盛和夫说工作上的事不能随便开玩笑,工作上的事不能够凭着惯性去做,有时候生产的危险就出在惯性。就当大家都习惯于说,这事这种操作就好了,然后你会忽略一个细节就会导致大的灾难发生。所以要有意注意,这是保持每天都认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

最后一条就是他说一定要经常地向你的员工描绘梦想。只有你一个人脑子里边有那个彩色的图形是不行的,因为员工脑海当中那个图形会褪色。他听完你讲了一次有了颜色,过两天褪色了。所以你需要不断地向你的团队成员,向你的伙伴们去描绘那个带着颜色的彩色的未来。这是第一章的部分,解决我们人到底为什么而活的问题,我们需要认认真真地磨练我们的灵魂。

那么接下来稻盛和夫说,最有效的决策方法就是从原则、原理出发来考虑问题。这个其实就是我们经常讲到的,最近很流行的一个词叫“第一性原理”,什么叫“第一性原理”?就是这个事最本质上的那个原理到底是什么?埃隆·马斯克说,我能够把一个火箭造上天,因为它符合物理学。物理学就是埃隆·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樊登读书会的第一性原理就是我们相信通过keep learning的方式,通过我们讲书的方式能够改变受众的生活,这个就是第一性原理。

所以稻盛和夫说只要你回到最基本的原理原则出发做决策,事情就简单得多。你比如说他在做DDI(第二电信)的时候,DDI和另外两家公司合并,成了现在的KDDI。这个时候他就在想到底谁应该控股?稻盛和夫想来想去,认为DDI一定要控股。

因为DDI如果不控股的话,在后续的经营当中就会遇到非常多的困难,也没法实现他们降低整个日本电信资费的这么一个宏大的目标。所以出于这样考虑,他就一定要说服对方让DDI控股。这个考虑不是来自于私利,不是来自于自己想要掌控,而是来自于这样能够最大限度地有利于这个公司的发展。后来他甚至为了能够达成这么一个要求,他说你可以占有京瓷的股份。就是我把京瓷的利益都可以让给你,都是利益,你可以拿京瓷的股份走。

但是DDI一定要在新的这个电信公司里边控股,原因就是这样更有利于未来的工作。所以如果我们做一个决策,我们的出发点不是来自于面子,不是来自于个人的私欲。不是来自于这是胜还是负,别人会怎么评价,在这样的外在指标的时候,你从本质上思考问题,你就知道你一定要去坚持什么样的东西。

在日本泡沫经济发达的时候,那个时候,所有的日本人只要买房子就赚钱。整个日本东京的房价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你想日本膨胀到什么样的程度?所有的人都劝他说,你现在手里有这么多的钱,你应该买房子。但是稻盛和夫说,买房子创造了什么价值呢?买房子给这个社会带来了什么增值呢?没有。

所以他觉得如果这个东西并没有带来增值,那么它所带来的利润也一定不是持久的,他就没有买。他没有参与过日本的泡沫经济发达时候的房地产运动,稻盛和夫没有买。结果事后日本经济开始破灭的时候,房地产大幅下降的时候他没有受损。而那时候大量的日本中产阶级就终身被套牢,因为房贷一辈子都还不完。

然后日本还想买下美国,结果美国用货币的手法使得日元升值,导致你在膨胀的时候赚到的钱统统还回去。所以回到最根本的事情就是我做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创造价值?没有创造价值的这种投机的事情,没有做。

还包括这个福泽谕吉,大家知道福泽谕吉是谁。这里边这段话我昨天看到以后就忍不住发到了我们这个企业家的群里边。所有的人都说这简直,can’t agree more,就是不能够同意更多。福泽谕吉是印在日元1万块钱上边的那个头像,这个人是日本庆应大学的创办人,是日本现代教育之父。

他说了一段话,他说思想深远如哲学家,心术高尚正直比元禄武士,加上小俗吏的才干,再添上土百姓的身体,方能成实业界之俊杰。然后稻盛和夫说这段话简直就是说他的那个公式,思维方式乘以热情乘以能力,为什么呢?思想深远如哲学家,心术高尚正直比元禄武士,这就是正确的思维方式。加上小俗吏的才干,这就是你的能力。再添上土百姓的身体,这就是工作的热情,结合在一起,就是我们人生最后的结果。

为什么我们那么多企业家都很认同这句话呢?原因就是你会发现,一个企业家工作干得好,绝对不是因为他的个人能力超群,个人能力其实就跟一个普通人其实差不多。最核心的是他的哲学思想,就是他具不具备反脆弱的能力,他具不具备能够宏观考察一个事物的能力,他具不具备能够从第一性原理出发去认识到事物本质的能力。还是他仅仅是一个炒作家,是一个投机分子,区别就在这。所以福泽谕吉讲的这段话,我希望大家能够记得住。哲学家,然后像武士一样的高尚正直的心理,然后再加上一点点能力和良好的身体。土百姓的身体,我们需要具备土百姓的身体。当然他所说的土百姓是日本那个时候干体力活的那些人。

在我们今天,真的我们离体力劳动越来越远的时候,我们需要经常锻炼自己的身体。所以在这些原理原则之下,稻盛和夫认为要每一天都极度认真,拼搏到当下的这一刻。就是什么时候最重要?当下的这一刻最重要。你为了未来去焦虑,你为了过去去后悔,都不如你此时此刻做好当下的这一件事。这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心情其实变得很愉快,这就是正念的状态,稻盛和夫把哲学用到了极致。

我们经常在领导力里边提到三种类型的人,也是出自于《活法》这本书。稻盛和夫说团队当中有三种人,哪三种人呢?就像三种柴火一样,第一种是点火就能燃烧的,叫可燃性物质。第二种是点火也燃烧不起来的,不燃性的物质。第三种叫作靠自己就能燃烧的,自燃性的物质。他们希望,稻盛和夫希望我们在工作当中能够做自燃型的人,也就是《干法》里边讲到的在漩涡中间去工作。

如果你希望在团队当中凸显出来,被老板看到你是一个能干的人,最有效的方法是跳进旋涡当中去。什么事最难,什么事是焦点,我去做什么事,攻克什么东西,这叫自燃型。就算你做不到成为一个自燃型的有创业精神的工作者,你也应该做一个可燃型的人。当别人跟你说希望你努力之后,你能够努力。我们最怕的是变成一个不燃性的人,阻燃型的物质。就是别人再怎么鼓励你,再怎么带着你一块做,没劲,做不起来。这时候稻盛和夫认为这种人在团队当中是要被清除掉的,这是很危险的。

那么面对复杂的问题,用最简单的原理处理是最有效的方法。为什么我们在生活中会把很多事越搞越复杂?原因是我们头脑当中考虑了太多的私利。当我们在做任何一个决策的时候,把私利放在那不断地去想象的时候,你发现这事决策起来变得非常困难。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把私利放下,我们不认为个人的东西变得非常重要的时候,决策一个问题就变得简单了很多,因为你提高了一个更高的维度和层次。

什么叫升维?你比如说一个十字路口老堵车。在一个平面上这个十字路口肯定堵车,因为车会撞,所以挤在一块容易堵车。这时候解决的方案,要么是加红绿灯大家都停下来让,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我做一个立交桥。当我能够做一个立交桥的时候,你发现它从一个二维的平面变成了一个三维的高度,就不用堵车了。

稻盛和夫说如果你人生的境界提升,你能够把私利放下来,就好像你上升到了一个立交桥的高度去看一个平面的交通,这是多么有效的一个比喻。我们人生的境界就是能够学会用更高的维度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站在私利的这一个平面上跟别人争。用私利来争你会发现永远都是零和博弈。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就这么多,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我多拿点,你就少拿点,你多拿点,我就少拿点,所以零和博弈会导致更多的矛盾。

所以习近平总书记有一次演讲,他就说我们要减少零和博弈的思维。这个世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什么叫命运共同体?我们可以共同来创造更多的福利,这时候这个饼会越做越大。而不是整个世界的物资是有限的,我们大家来争抢。这就是上升到一个更高的高度来看待矛盾的问题。所以稻盛和夫说,如果我们能够从原理、原则出发考虑问题,减少私利的话,决策任何事情都变得简单很多。

第三章告诉我们说,人生修炼的过程就是要不断地磨练灵魂,提升心智的过程。当你能够把人生当做是提升心性的一个过程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具备了极大的反脆弱能力。就是创业是一件很苦的事,我们也见过很多人创业成功了但依然过着痛苦的生活。那如果我们创业成功了都还要过痛苦的生活,那人为什么要创业?这是一个输赢都糟糕的问题。

只有一种方法能够让我们的人生变得愉快起来,那就是当你把工作或者创业视作是磨练心性的过程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左右都赢。为什么?如果创业成功赚到了钱,那很好,你可以享受更美好的生活,完成自己的责任。但是如果没赚到钱,这正是磨练我们心性的机会。所以稻盛和夫认为,你如果能够把生活视作磨练灵魂,提升心智的过程,你有很多事可以做。

比如说首先我们讲谦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稻盛和夫要求所有京瓷的人都必须保持谦虚的态度。为什么谦虚很重要?那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人为什么会骄傲?稻盛和夫认为人们骄傲是因为我们把才能私有化,什么叫才能私有化?中国有一句话讲得特别好,叫贪天之功。

就是你能够做成这件事情绝不是因为你一个人的作用,但是我们一旦傲慢情绪起来,我们会觉得要不是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你把周围一切因缘和合的因缘,各种帮助你的大环境、小环境、你的团队成员全部都变成了你个人,这个就叫作才能私有化。

如果你才能私有化,你就必然会膨胀,你一旦膨胀就会失去谦虚的精神。没有谦虚的精神,就会犯一系列的错误。傲慢会伤害别人,傲慢会带来利益上的纷争,傲慢会让自己天天感觉到别人看起来都不顺眼。所以当你看到周围的人都不顺眼的时候,你要经常问问自己说,我是不是又骄傲了?我是不是又觉得自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所以保持谦虚就是磨练心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

那相应的还包括内省的精神、克己的精神、正义的精神、慈悲的精神等等,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去磨练的方向。因此稻盛和夫提出六项精进,他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就叫作《六项精进》。这六项精进包括什么?第一个叫作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这个我们在《干法》里边讲过。然后谦虚、戒骄、天天反省,吾日三省吾身,这都是儒家的精神。

还包括活着就要感谢。稻盛和夫在小时候,因为他们那时他在鹿儿岛长大,他们家是信佛的,是偷偷信佛的。就是当时的大环境不允许他们信佛,他爸爸每天晚上把他带到山上一个小庙里边去拜佛。那个师傅就告诉他说,你这个孩子,以后就学会念这么一句话就好了。哪句话呢?叫作“南无南无谢谢”。就是“南无”那两个字,我们叫“南无阿弥陀佛”那个“南无”。“南无南无谢谢”,就是遇到任何状况,你就只要念“南无南无谢谢”就好了,这句话伴随了稻盛和夫的终生。

所以他说只要你活着你就应该感谢,否则的话你怎么能活着呢。这个世界并不是为人活着设计的,这个世界很不利于我们活着。只要我们被扔到荒野上,不要几天我们就死掉了。但是你能够活下来,因为周围有特别多的助缘帮助你呼吸,所以我们要说“南无南无谢谢”。所以这是第四条叫活着就要感谢。

然后积善行、思利他,经常去想想能不能够对别人更好,能不能够对这个世界更好。然后不要有感性的烦恼,所谓感性的烦恼就是王阳明所讲的私欲。所以稻盛和夫是完全学儒家,学王阳明,并且有一些佛教的这个色彩在里边。王阳明说什么叫私利?就是如果你心绪烦恼这很正常,但如果烦恼到了你都受不了的那个境界,影响到你工作的境界,一定是因为你私意太盛。

好多人问,去演讲怎么能够讲得不紧张?说樊老师你每次演讲都不紧张?我说我终于明白这件事就是在于我并不想通过这个演讲取悦任何人,我只是来跟大家交流。我并不希望演讲完之后,别人会觉得樊老师好棒。当你心中有这么一个想法的时候,你一定会紧张,因为你忐忑,你会担心别人会怎么评价你。私意你看到嘛?当你私意萌生,开始变得旺盛的时候,痛苦就自然伴随而生。

所以当你能够把这个私意减少就没有那么多感性的烦恼,什么叫感性的烦恼?担忧、恐惧、害怕、嫉妒,这些东西都无助于解决这个事本身,那就叫作感性的烦恼。

这六项精进是盛和塾里边每一个人手上的一个小本子。稻盛和夫把这个做得特别绝,所有他的员工每人有一个小本子。然后这个小本子天天带在身上,随时翻出来看六项精进,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这个强化的过程。

这里边他提到西乡隆盛,西乡隆盛是日本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一个学者、政治家。这个西乡隆盛说德高者升官位,功多者厚俸禄。就是你很棒你做了很多的功劳,我可以给你很多的钱,给你这个俸禄。但是你要想升官,对不起,德高的人才能够升官。所以在识别哪些人能用,哪些人不能用的时候,你要看他们的心性和灵魂。

这里边引用到了我们中国的《呻吟语》,稻盛和夫说中国明代的思想家吕新吾在他的著名的《呻吟语》当中曾经提过说,一等资质的人叫作深沉厚重,深沉厚重是一等资质。磊落豪雄是二等资质,聪明才辩是三等资质。这三种人都不错,就是你能够做到聪明才辩,像苏秦、张仪这样,那也已经不错了,但这个只是三等资质。

而比它更高一层的是磊落豪雄,磊落豪雄可能你能够想到项羽,能够想到这个西楚霸王这样的感觉。但是真正能够一等资质的人是深沉厚重,像王阳明,像曾国藩,像孔子、孟子这样的人,这是深沉厚重的人。所以稻盛和夫说人们修炼的境界实在是太多了,就是我们永远都有一个更加可以去达到的境界等着我们。

这难道还不值得我们欣喜吗?我们的生活充满了这样的动力,这难道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吗?所以不要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小成就,有可能我们现在就是停留在聪明才辩上。但是我们可以朝磊落豪雄走,我们还可以朝深沉厚重走,这就是人生发展不断地境界的提升。

因此稻盛和夫提出说在生活当中我们要能够学会喜悦,遇到喜悦的时候能够直率地表露,这就是磊落的一种表现。日本人都特别讲究含蓄,所以稻盛和夫有时候有一个实验成功了欣喜得手舞足蹈,旁边的那个人说你也太轻浮了。日本人批评你也太轻浮了,他的助手说你也太轻浮了,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

稻盛和夫非常生气,说我们明明做出了突破性的进展,为什么不能够高兴呢?当你能够坦率地把它表达出来的时候,这难道对团队,对我们个人不是一个良好的激励吗?这就是不要装。当你故意克制自己,装得什么都不在乎的时候,你并没有回归到第一性原理,你并没有回归到那个本真的东西。所以你发现孔子在《论语》当中所表现的经常是高兴,经常是开心的,还哼着歌儿。因为他不找不装,这个跟他所提到的直率地表露自己的喜悦是一回事。

稻盛和夫说磨练心性还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你要经常问自己我做这个决定是否出自于私欲?他在做第二电(电)的时候,他说他想了半年的时间,因为京瓷并不是做通讯行业的,京瓷只是给他们提供元器件。但是他发现说通讯行业的利润实在是太高,太高的利润导致日本国民的负担很重。就是你不应该赚那么多的钱。所以他认为我们应该开一家公司来把这个价格降低下来,他就一遍一遍地不断问自己说,要经受这么大的挑战,要去做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行业,我是不是因为私欲膨胀?我是不是因为想为自己做这样的事? 想了整整半年最后他的结论是没有,这绝对不是为我自己。这是为了整个日本的国民能够享受到更好的服务,所以我们要做这样的事情。这就是那句话叫“动机至善,私心了无”的出处,就当你能够做到动机至善,私心了无,你去做这样一个决策的时候,他认为连神佛都会帮你。神佛不会无缘无故地帮人,神佛只会帮让宇宙变得更好的人,这是稻盛和夫一直所坚信的东西。

那么最后一个修炼的方式,就是要利他心来度人生。在1997年9月份的时候稻盛和夫出家,我们过去以为稻盛和夫出家是年轻时候的事,不是。是1997年的时候,他已经60多岁,他那时候决定出家。然后真的去托钵乞食,在托钵乞食的过程当中他说非常震撼,因为他这一辈子没有讨过饭。当他拿那个钵去向别人伸手的时候,自己的那个“我执”被放得很低。

然后他有一天看到一个在公园里面扫地的大妈,那个大妈走过来,直接非常自然地打开自己的钱包,拿了500日元放到他的碗里边。稻盛和夫回头那一刻他彻底被击中,被震撼了,他说这个施舍的过程完全不次于一个企业家捐赠了几十个亿。因为她非常的自然,她是真心的希望让他人过得更好,这就是利他心的一个表现。

所以短暂的两个多月的出家时间给了稻盛和夫对于利他心的一个重新的思考,他认为地狱跟天堂原本的样子都差不多。他有一天问他的老师,他说地狱跟天堂到底存不存在?还有多大的区别?他的老师说其实样子都差不多,看起来都不错,唯一的区别是什么呢?在于人心。地狱跟天堂唯一的区别在于人心。

就是天堂里的人都利他,都替别人着想,而地狱里的人都为自己着想。所以大家吃饭的时候,地狱跟天堂的设置,那个筷子都有一米长,都是一米长的筷子。然后地狱里的人老想自己吃,都吃不到嘴里边,吃不到嘴里边还互相抢,最后导致谁也吃不着就饿。而天堂里的人,一米长的筷子夹起来给对方吃,大家都能吃得饱饭。

当然这是一个简单的寓言,但告诉我们说地狱跟天堂的区别其实在于我们人心的分别,所以利他是稻盛和夫经营的原点。同时他认为,利他也能够拓展自己的视野。就当他决定要不要接手日航的时候同样是这个原理,就是他完全可以不接,但是政府的人找他说这是为了日本,这是为了我们整个国家。

稻盛和夫认为这件事情应该做,因为这个是为了国家而帮忙,然后就扑上去,用了一年的时间让日航重生。所以他为什么能够把这些东西看得这么淡?就是因为他认为财富只是受托管、保管而已,财富这东西带不走。所以企业家看起来赚了很多的钱,只是代为托管,而今后你还是要把这个财富还到这个世界上。

那么还的方式是什么?就是需要从利他的角度出发。所以稻盛和夫对日本,他经常会谈着企业就谈到整个国家。他说对日本来讲,他认为日本应该走向富国有德的方向。就是我们是一个富有的国家,但同时我们能够有德。

那么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讲,我们要学会知足有德。就是能够感谢现在的生活,能够感受到知足。因为一个人一天的生活其实需要的东西是很有限的,但同时你能够追求自己德性不断地提升,从利他的角度去向大自然学习。大自然里的动物除了人类之外基本上没有太多积蓄的,它们也没有冰箱,也没有什么能够储存食物。所以能够知足是大自然里边的一个特征。

我们人类把知足的东西实在是离开的太久了,人类最大的痛苦就在于永远都不知足,所以知足有德是稻盛和夫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人生方向的目标。

那最后一点是稍微有点唯心主义的部分,就是稻盛和夫认为说,要与宇宙的潮流协调和谐。这一点没法证明,也没法证伪,我就简单地转述一下。稻盛和夫说,我们有两只大手左右着我们的命运,哪两只大手呢?一只手叫作命运,一只手叫作因果。就是我们的人生,你如果完全相信命运的话,你会变得毫无作为,因为你什么都不愿意做。

但是另外一只大手叫作因果,这是科学的。因为你做了什么样的事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这个是一定的。又回到我们经常谈的那句话叫作“凡夫畏果,菩萨畏因”,普通人总是害怕承受一个意外的结果,而菩萨不担心这个。菩萨只担心说,我不要种下一个错误的因。

为什么不需要担心呢?因为因果必报,只要你做了这个因再后面就一定会有一个结果,因果必报,这就是佛教的思维方式。所以如果你相信这条思维方式的话,你可以活得更加淡然。就是你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儿就好了。

那么宇宙的意志是什么?就是那个伟大之物,something great,那个更伟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稻盛和夫认为说,就是为了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设计。当然我没法帮他证明这件事情,他是一个笃信这件事情的人。

最后一条,就是当你遇到挫折的时候你应该怎么思考问题,稻盛和夫用的方法是,你要知道一个词叫作“消业”,这也是佛教的词汇。有一次他跑去问他的一个老师,一个佛教的老师叫淡雪,这个淡雪老师开导他。他说我遇到了很多的挫折,现在心里很烦怎么办?淡雪老师说是很够呛的,但是也没办法,只要活着,辛苦委屈乃是必然。

接下来他接着说,灾难来临的时候不可消沉,要高兴才对。因为灾难能把长期以来依附在灵魂上的业障消除,这种程度的灾难就能够消除业障,稻盛君你应该庆贺才好。这就是佛教里边经常讲到的消业的这个概念,就是当你遇到挫折的时候,你要想到说也可能它能够使得我的灵魂得到净化,它是一个机会。

其实换一种说法大家可能更容易接受,这就是反脆弱的态度。就是如果你的态度认为倒霉就是倒霉,那么倒霉的时候你就会觉得特别地倒霉,因为它就是一个事实,我倒霉了。但是如果你的思维方式当中具备反脆弱的能力,你会觉得倒霉是提醒,倒霉是机会。如果你再具备一点宗教情怀,你会认为倒霉是消业,那因果抵消。我之前造的那个坏的因在今天终于发出来了,以后我就可能会更少一点,这就是反脆弱的态度。

所以稻盛和夫说很多人在人生当中不断地想要追求开悟的境界,我认为不断地追求开悟的境界不如不断地来磨炼自己的心智。当你能够把生活视作是磨练心智的过程,整个生活就会变得又简单又愉快。我们通过不断地创造更多的价值,让这个宇宙变得更加美好,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更多的思考对于这个社会的改变。我们内心的私欲放低,痛苦就会减少很多。

这些都是大白话,这些话讲起来真的我觉得是颠扑不破的一个真理,也不用接受过多的辩论。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就随便,那是自己的事。但是稻盛和夫是非常诚恳地跟大家分享他的人生经验,所以在最后结语的部分,我希望用他自己的话来做结束。

稻盛和夫最后说,因为只要大家按照本书所阐明的活法去生活,那么个人的人生也好,家庭也好,企业也好甚至国家也好,就一定能够向好的正确的方向前进,就一定能获得丰硕的成果。首先是自己,接着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理解各自承担的崇高使命。作为人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情,以正确的方式贯彻到底,我相信这样的活法一定能够迎来光明灿烂的黎明。我希望相信这件事情的人就去做,不相信的人可以再多听两遍,尝试能不能够接受我们可以活得更简单一点,更直率一点。好了,活法就讲到这儿,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我们下周再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