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次浏览

麦卡锡被卸磨杀驴,中国房价波动_岩论

大家好欢迎来到岩论。

根据媒体的报道,那个投了十五轮票才当上议长的麦卡锡同学,在明天正式的成为了前议长。在本周一下午的表决当中,美国众议院以二百一十六票对二百一十票的结果通过了解雇凯文·麦卡锡。这个投票数据意味着那二百一十六票当中有八票来自于愤怒的共和党人。众议院中两百零八名民主党人加八个愤怒的共和党,就让麦卡锡同学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免职的议长。

说实话这个投票结果让人有点看不懂,因为共和党内对麦卡锡感到愤怒我能够理解,所以出八个反骨仔啊也没啥好奇怪的。但是民主党全票废掉麦卡锡,我就真看不懂了。本来呢美国政府差点就要在十月一号那天关门歇业啊,给我们远程贺寿的同时,还能让共和党好好恶心,把民主党的拜登政府。但麦卡锡同学的做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在大多数共和党人坚持削减预算的情况之下,他居然跟民主党达成了合作协议,促使两党投票决定在十一月中旬之前,将政府资金维持在目前的水平。从在野党的角度来说,麦卡锡有一万个理由阻止现政府这种断子绝孙式的举债规模。所以啊他这么做其实真的是帮了拜登一个大忙,至少给了拜登政府一个缓冲的时间,共和民主两党也能有时间拉回各自的人马,开会研究讨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这本来应该是件好事啊,结果这还没过几天呢,民主党就直接卸磨杀驴了。如果民主党这么干对他们有好处,那也就没问题。但问题就是共和党下一个弄出来的议长人选,大概率会比麦卡锡还要强硬。所以之后不管是政府的预算案,还是对乌克兰的援助案,恐怕都会变得非常困难。对民主党来说并不是好事啊,麦卡锡同学最起码是一个可以讨价还价做生意的对象。如果再换上来一个更强硬的家伙,真的搞不懂他们怎么想的。

当然了,这件事给共和党内部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让共和党内部分裂变得肉眼可见。我们的特朗普都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为什么共和党总是在内斗。但是不管能不能看懂吧,今天在众议院发生的这场闹剧,其实只是美国金融资本生命内部危机集中爆发的一个小插曲。它并不改变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美国三十年债券收益率在本周二达到了十六年来的高点,债券市场又开始了新一波的抛售潮。面对这种无解的困局,你让一个小小的麦卡锡能怎么办呢?在上一次零八年那场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的债务上限差不多是十万亿美元。而现在已经突破了三十三万亿美元。而且到年底这个数字肯定突破三十四万亿美元。美国一七七六年建国,这十几年印的钱是过去两百多年印的钱的总和的三倍多。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的财政赤字增加了四千四百五十亿美元。但是美国的GDP只增加了四千一百亿美元。

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就意味着美国所谓的强劲经济增长全部都来自于借债。如果在这个时候断掉美国不断借钱的那只手,然后政府关门歇业俩礼拜,根据高盛的说法,美国第四季度的所有GDP将归零。政府发不出工资,社会福利停止等一系列问题,就会让现在本就遍地开花的零元购运动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

根据美国零售业协会统计的数据,2022年美国因零元购造成的损失高达九百四十五亿美元。我知道光这么说大家可能没有什么概念。根据中国文化旅游部估计的数字,今年中国十一假期国内旅游收入约为七千八百亿人民币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按照现在的汇率计算,2022年美国境内因零元购造成的损失,接近十一假期全国境内旅游的收入。所以说实话,在今天这个两党恶斗的泥潭当中,这一次麦卡锡的做法让我不得不高看他一眼。

作为议长,他只是对不起共和党,但他并没有对不起他的职位和他服务的国家。我曾经在视频里跟大家分享过,我们会在十月之前看到,没想到麦卡锡同学凭借一己之力,就把这只大妖出现的时间往后推迟了。

推迟了那么一段时间,但这么做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推迟登场只会让那只大妖的面目变得更加吓人,因为就算他现在卡住民主党要钱的那只手,难道共和党就能在不举债的情况之下实现经济软着陆的奇迹吗?答案是在今天的美国没有一丝丝的可能性。而且现在的情况是,就算继续大规模举债,经济软着陆的概率也非常低啊。

在新一轮债券抛售潮发生之前,美国公布了一系列非常强劲的经济数据。但这就跟过去几十年的真实情况一样,美国的经济奇迹完全是建立于更高的负债和普通老百姓生活质量的停滞不前甚至下降的基础之上。现在美国遭遇的问题是一个两党都非常清楚的知道已经无解的难题。

所以最近美国对华口气明显放缓,除此之外,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宣布将于近日率领两党的议员代表团访问中国。你真的是不得不佩服这些政客,一个个身段都非常的灵活。既能站着骂,又能跪着要饭,有时候还能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但我觉得吧,真的来也是白来,因为问题的关键从来就不在中国的身上,而在于美国自己。

邦特国王米特拉达斯曾经给帕提亚国王阿尔萨斯写过一封非常有名的信。信中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罗马人对所有国家,有一个永恒的动机,那就是对统治权和财富根深蒂固的渴望。你难道不知道吗,除了他们偷来的房、妻子、土地以及他们的帝国,罗马人自诞生之初就一无所有,没有任何的法律,无论是人的还是神的,能够阻止他们掠夺与消灭盟友和朋友,无论远近,无论强弱,也不能阻止他们把任何不为他们服务的政府,特别是君主制国家视为敌人。他们是靠厚颜无耻,靠一场接一场的战争才得以变得强大。按照他们一贯的做法,他们会摧毁一切,或者在尝试摧毁一切的过程中自我毁灭。”

哇我觉得这段话自由女神听了都得小脸一红吧。这封信写于公元前两百多年,但哪怕放到今天,你都可以把它当做预言来读。我们正在目睹一个强大的帝国,逐渐在毁灭中自我毁灭。我现在看到乌克兰的情况真的是特别的难过,因为我前两天听一个德国的小伙伴告诉我,在当地的皮肉市场上,现在有很多来自于乌克兰的年轻肉体在从事皮肉生意。由于德国政府的政策,这些乌克兰女性往往还得不到公平的对待,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做生意。这个国家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国家分裂。

就算天降神迹,乌克兰打赢了这场战争,收回了克里米亚,这个国家的命运也将像九一年的前苏联一样,充斥着毒品、卖淫、犯罪这种社会崩溃三件套。因为这个国家的自然资源和国家资产已经被变卖的差不多了。那些号称要和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的国家,就会像华尔街一样,继续从可怜的乌克兰老百姓身上榨取剩余价值。就像当年他们对前苏联,对日本、对东南亚国家,甚至对英国做的那样。

战争只是插曲,它只是一种手段。恒久不变的是金融资本无限的贪梦和扩张的欲望。二战后美国接管英国资产,就是通过向走投无路的英国提供三十七点五亿美元的贷款来实现的。他就变成杨白劳了味,你们家的税收就都归我了。

有些我们在当下正在经历的事情,其实在历史当中已经不止一次的上演过。如果真有一个历史老人在那的话,那老头看着现在的世界,一定会说一句大爷的,又是这个烂剧情,人类难道就没有点创新能力吗?当年的希腊城邦为了对抗波斯帝国的入侵,在公元前四七八年成立了一个联盟—提洛同盟。这个组织由一百五十个至一七三个城组成,领导者就是雅典。

雅典城每年向这些成员收取年贡,这部分收入占到了雅典城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财政经费。没有这些成员上缴的税收,为了看紧自己的钱袋子,雅典需要一个强大的海军来保证航路安全。所以历史上首个民主政体诞生了。

所有提洛同盟的司库官,就是管钱的官员,都必须是雅典人。你交钱呢还不能交一些乱七八糟的货币,必须得用雅典的猫头鹰银币来上缴你的保护费。这些银币都是由雅典自己的劳里昂银矿出产的白银铸造的,也就是说,这些银币的成色里面究竟有多少银,得由我雅典人说了算。

雅典用这些保护费建造自己的三列奖舰队,购买军需品,招募雇佣军。到了公元前四二五年,雅典收取的保护费翻了两倍。直到雅典在公元前四零四年被斯巴达打败,雅典由于长年累月的战争,也出现了类似于今天的财政危机。不那么富裕的城邦就最先出现了债务危机。社会也随之开始动荡不安。

修普底德就曾记录了公元前四二七年的科基拉大屠杀。当时那些被残忍杀害的人被扣上的那个罪名叫做以阴谋推翻民主制度。但其实仅仅只是因为这些城邦的老百姓不愿意,也没有能力再给雅典进贡。这个罪名到今天还存在,只不过就是换了个名字,在今天这个罪名叫做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雅典最后覆灭的原因在历史界也早就有了定论,那就是随着雅典商业和工业的发展,发生了财富积累和集中于少数人手中以及大批自由民贫困化的现象。

这种现象呢今天也有个新名字,叫做占领华尔街。贫富分化导致雅典社会动荡,少数野心家看着自己国内一地鸡毛,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就试图转移矛盾去国外,最后就引发了伯罗奔尼撒战争。这事儿在今天也有对标,那玩意儿叫做俄乌冲突。雅典战败之后,提洛同盟开始瓦解。

斯巴达打败雅典之后,白银源源不断流入斯巴达权贵阶级的口袋,让他们吃的满嘴流油。那你想有钱了就得花呀,所以大面积的土地兼并就开始发生。到了公元前三世纪,许多斯巴达人失了往日的经济地位,失去了斯巴达的公民身份,于是呢大家就开始造反,要求削减债务、均田免赋。社会开始出现严重的动荡。这事儿在今天也改名,叫做零元购。

于是斯巴达国王亚基斯四世和克里昂米尼三世就提出了要取消债务,并重新分配土地,以重建斯巴达的军事力量。但后来斯巴达的寡头们为了保护自己手中的财富,不惜向古罗马求助,最后在这些带路党的引领之下,斯巴达最终被罗马摧毁。

今天整个西方集团所遇到的问题是那些被剥削的国家和人民不愿意再被这些寄生虫吸血。是他们自己主动要脱离这套系统。是他们准备把自己城邦里的雅典斯库官给拖出来幸了。远的不说。美国从奥巴马到拜登登三任总统都在喊着要制造业流。但屋创辉煌的从来就只有股市。

而只要金融市场灯火辉煌制造业就永远不可能回流美国。因为股市涨出来的那些亮丽的数字永远不可能被实体经济兑现。所以那玩意儿叫做通胀叫做泡泡。而在高通胀到处都是泡泡的环境之下资本必然流向投机域。只有傻子才会去投资实业。即便从经济数据看没有出现通胀。但那仅仅是因为他们将通胀出口到了中国这样的国家。

仅仅是因为他们把通胀给隐藏起来了。但由此产生的贫富分化再加上私有化所产生的经济租,所谓的经济租,就比方说高房价高到吓死人的医药费,落后低效但昂贵的公共交通,以及大量的学生贷款。这些其实都不是经济运转所必须的。但这些开销都被算进GDP。

我记得我第一次在美国看病的时候是耳朵有点发炎,我想去买一瓶那个滴耳液就是抗生素。我当时还是按照澳大利亚的那套价值系统在计那瓶药。我想可能五十多澳市美元的话可能几十块钱就差不多了吧。结果那一瓶药要了我一百六十八美元。您备位要知道加上瓶子那那那一 瓶东西的它的成本可能也就是几块钱人民币。

但这些完全没有必要的开销就是因为私有化变成了压在普通人身上的一座大山。

其实他所侵蚀的就是这个国家普通老百姓的消费能量。不要再问我为什么没有消费了,我们要促进消费,就这种经济租越收,消费自然就越弱。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就注定了没有政府补贴,谁干实业谁死。所以你看美国忽悠台积电去建厂,也得先给台积电的工程师们修住宅,给他们的孩子建学校,给他们的家人配备价格高昂的医疗保险。

这种由政府支付经济租的玩法我们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咱们国家的大基建嘛。这不就是中国曾经的老工业区嘛。从学校、托儿所再到医院和免费的福利住房,美国为了让制造业回流本土,可谓是各种下流、齐齐齐拼命的手段。能用的基本都用了一遍了。但为什么收效甚微呢?因为这个国家的经济私有化的程度已经太深了。他的经济租已经压的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喘不过气来。

你说这一切难道能怪中国吗?中国其实一直在帮忙啊。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没有选出敢均田免赋削藩的领导。现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其实早就明白,按照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发展经济,那跟找死没什么两样。那些教科书上写着,不能让政府干预经济,你们要从低端产业做起,然后一步步的产业升级,最后就能跟我们一样富裕了。

但真实情况是在现实世界里,你居然找不到哪怕一个这样的成功案例。而最可恶的是,这些教科书也不会告诉你,西方国家之所以能够完成工业化,之所以能够完成产业升级,正是因为他们都干了那些教科书里不让你们干的那些事。你但凡有点科学素养都应该明白,当理论与现实严重不符的时候,错误的一定是理论。

那么人家认清这个现实之后,自然就不愿意再留在你主导的这个体系当中了。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再纳贡了,国债可不就卖不出去了嘛。所以就算这次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把参众两院所有议员都打包带来中国,然后摆成一排,所有议员都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就算中国真的再次决定纳贡,输出通缩,进口通胀,哪怕拿出三万亿去买美国的国债,三万亿也不够美国折腾两年的。

两年时间他们能够完成自我改革,绝对没有一丝丝的可能性的。那也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类似的结局,历史老人已经看过太多次,这次的剧情也不可能免俗。今天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消息,那就是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中国正在考虑放任房价自由波动,其实也就是放任房价自然下跌。

虽然我感觉很不爽,因为每一次有这样的小道消息,好像都是他们先知道。但是从以往的记录来看,华尔街日报关于国内政策动向的小作文的可信度很高。我在9月28日的时候发了一条微博,是关于许家印涉嫌违法犯罪活动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新闻。我当时说感谢他葬送了一个时代,一个转折点,能让我们走向下一个全新的时代。我当时在发那条微博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特别强烈的预感,那一天终究还是要来了。

如果您各位手里的房子并不是太多的话,嗯也不需要太担心,因为救民不救商,救楼不救市,房价会下跌,但绝不会失控。我们也不会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走上日本的老路,因为谢天谢地,我们的银行并没有私有化。

但是话又说回来,当我们的国家经历了私有化浪潮之后,贪狐的寻租行为已经开始让我们的经济失去动力。当年的土地财政就是炒地皮,炒房子是完全正确的选择。这个政策是没有错的,因为没有资本积累,我们就不可能发展工业。但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就像卢启文老师曾经在视频里说的,之前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在高速发展,所以老百姓还没有感觉到疼。但是现在这种痛感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烈,所以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按照当年日本房地产价格泡沫破裂的那个剧情安排,房产税应该就是下一集的内容。

我知道现在还有许多人非常讨厌房产税,嗯说来也是可悲。在我们这样一个有过盐铁论的国家,在西汉就有过盐铁论的国家,我到今天居然还需要在网上跟人辩论应不应该征收房产税。不过没关系,咱们有的是时间,下期咱们慢慢讨论这个话题。

总而言之,当我得知许家印被抓的时候,我真的是心情大好。现在看着各级领导同志们为许家印留下的那些烂摊子而焦头烂额,我悄悄的告诉大家,我是有点窃喜的。但是我只能偷偷的笑,不能笑的太大声。您各位也不要传出去哈,免得人家误会我。

是因为大家终于到了那个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时候。是因为我们完全有机会朝着那更好的方向做出改变。许家印只是我们这个社会当中众多食租者食利者中的一员,他接下来的命运何去何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真正重要的是我希望能够以此为契机,将本属于人民的权益从那些人的手中夺回来。

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小伙伴们能明白,那些所谓的超人、股神、大亨,不过就是一群寄生在实体经济上的蚂蟥。是这个社会当中的蛀虫。混合经济加上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只有这样,才能压低这个社会当中的经济租,才不至于让经济租来侵蚀我们普通人安居乐业的权利,不至于让我们买不起房,让我们不敢结婚,不敢生孩子。只有这样我们的经济才能够持续的高速发展。这不是中国独有的情况。包括今天世界上这些所谓的先进的西方国家,他们的经济在高速发展的时候同样是这样的组合。只不过区别就在于他们当年没有顶住新自由主义的洗脑。

而强有力的中央政府离不开完善的税政制度。我希望这一次许家印的事情能够成为我们进行税改的契机。好了以上就是今天的内容。,咱们下期再见。

来自岩论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