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 次浏览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29分钟  ,教育专家的16年教子手记,帮助每一个妈妈成为孩子的好老师。

樊登:前两天我去外地演讲,几乎遇到每一个地方的会员见到我都会问一个问题,说樊老师,我闺女这个作业写不完怎么办?我真是没什么特别好的招,所以我请到了一位真正的大咖来到我们今天的《作者光临》。《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的作者,尹建莉女士,来到了我们节目现场,欢迎您,老师!

尹建莉:谢谢您。

樊登:咱就先最棘手的问题出发,孩子写作业得有人陪,这事怎么办?

尹建莉:陪是不对的。其实正好我这本书里边写了篇文章,就说不陪才能培养好习惯。如果家长从一开始就认为孩子写作业是需要陪的,那孩子自觉意识他是无从去生长的,我们的目的是要培养能够自觉学习,自己做自己事情的这样的一个孩子。所以说你的目标一定不要放在陪上面,再好的陪也不如培养孩子自己独立的去做事更好。

樊登:您这里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词,叫自觉意识。但是,我就知道家长们会怎么问,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自觉意识了,我怎么办呢?我从小就变成这样怎么办?

尹建莉: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我当然做的是比较早一些。我女儿从一上一年级,我肯定目的也是希望她能够学会自觉地写作业。孩子刚开始这一段时间,她不习惯写作业,这个事经常忘了,那我会适当的提醒一下。等到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我经常这样提醒本身就是不对的。 我就跟我女儿谈了一次话,我说宝贝,你看做了小学生了,天天都会有作业,作业是必须要天天写的,以前妈妈总是提醒你,那以后能不能就说你自己管理作业,妈妈不提醒你了,行不行? 一般的情况下孩子肯定都是愿意答应的,那我女儿肯定也说行,她就答应了。头一天她就记住了,自己去写了,接下来可能某一天她就忘掉了,忘掉了怎么办呢?我就尽量不去提醒她,因为我说过了,说妈妈以后不提醒你了,你自己提醒自己,但是这不要惩罚她。 后来那天我女儿确实就忘了,一直到了她要睡觉了,我记得是躺在床上了她才想起来,今天忘了写作业了。很多家长在这种情况下就会批评,就说你看让你自己记着点,你不记着。千万别这样,孩子难免犯错误,我觉得家长你不希望孩子犯错误,你就永远在他犯错误的时候不要指责他,你只是帮他想办法改正就行了。 所以,那天我女儿想起来,她一下就慌了,就急着说该怎么办?我说,没事宝贝,我说你看谁都会有忘记什么事情的时候,我先情绪上安抚她一下。结果,她爸爸在旁边急了,说赶紧下来写吧。她爸爸这样一说,孩子马上就表现出不情愿,因为她已经很累了,想睡觉了。 后来,我就马上跟我女儿说,宝贝你想今天写就今天写,你今天不想写明天早晨咱们,妈妈早点叫你,明天早晨写,如果你明天早晨也不想写,这次作业要不咱就别写了。那肯定她不敢选择第三种,第二天早晨太早的起也不愿意,后来自己想想还是今天写吧。 因为最后这个决定是她自己做出来的,所以就没有抗拒性了。那我们想一下,如果说当时爸爸就坚决要求,必须今天写,那她就开始抗拒了。所以我觉得培养孩子自觉意识,就是说你要稍微地拿捏一下,把工作做到孩子心里面去。

樊登:我经常表达这个事,我是用自尊水平来说的,可能稍微有点绕。就是用这种陪伴的方式,会降低孩子的自尊水平。

尹建莉:没错,他最后会形成依赖感的。

樊登:他的自尊水平低了以后,他的自律性就会低。 我儿子到现在为止,写作业都从来没管过。我们因为从他幼儿园开始,我就在塑造他自己约束自己的习惯,我说你要有自律性这很重要。连我们家看手机这样的事都是他自己定的,所以他早早地就把作业都写完了。

尹建莉:培养得真不错。

樊登:我会觉得我这个观点,我想咱俩可能是一样的,就是我会觉得正确的方法,就一点都不痛苦。

尹建莉:对,我觉得这里边就关键,你得正面去强化他,就是他做的好的时候,你表现出欣喜,如果他做得不够好,不要过分的指责。同时作为家长自己要做出榜样来,这个非常重要,很多家长自己做的一塌糊涂,然后无限制地要求孩子,这就不对。

樊登:您这本书里面最打动我的是封底的这句推荐语,这是尹老师的一位老同学写的,匿名的。她说我原来只看到我的孩子和你的孩子之间的差别,自从看了你的这些文章,才发现这差别原来是我和你之间。作为母亲你是把孩子精心教育大了,我其实只是把孩子养活大。

尹建莉:这确实是我一个老同学写的话,这个她是在我这本书出版之前,但是我已经把这个书稿写完了。当时还没正式出版,因为她的孩子当时在上高中,出现了很严重的状况,就是学习不学习了,要离家出走之类的,有很多糟糕的问题,她就很痛苦。 后来我说,唉呀我正好刚刚写完一本书还没出版了,你先看书稿,我就把电子版发给她。后来她一看完全被震惊了,她说天哪,她说我跟你同学这么多年,我根本不知道你有这样一些思想,她说你彻底颠覆了我过去对孩子认识。原来她的孩子,比如说孩子每天在这块学习,她就会经常去侦探孩子,假借就是一会送个水果,一会儿送杯水去看看孩子学习了没有。 其实她孩子原本基础还是不错的,到初中毕业学习也不错,但是上了高中跟妈妈就发生这种激烈的冲突。家长越是期望高,孩子越不愿意学习,后来这个孩子越不愿意学习,她越给孩子压力,最后弄的就是这孩子就彻底不学习了。 她就是看完我这个书稿以后,彻底改变了自己。她就说,不是说是从我这里边具体学到什么方法了,而是整个改善了她对待孩子的一个态度,这个是最根本的改善。她改善以后,后来,她的孩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实际上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 一年多的时间,她孩子原本是,他以为上大学会考一个非常糟糕的,能连本科都上不了,可能那样一个水平,结果这一年孩子非常的自觉,结果考了一个非常理想的,考了北京的一个重点大学。

樊登:这种案例我们真的见过特别多,就是家长只要改变,孩子发生改变的难度就小很多。

尹建莉:对,因为我不论是从做教师还是平时的常识都能够看见很多这样的问题。

樊登:那您刚刚提到了对孩子态度的改变,那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孩子?你有没有一个基本的框架?

尹建莉:我觉得就是信任,这是第一位的。很多我们对孩子的这种控制,其实都是源于恐惧和不信任,如果我们真诚地相信他是一个好孩子,你用一个非常正常的眼光去看待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就一定会成长得非常正常。

樊登:此处请参考我们讲过的一本书,叫作《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杀死你》,就那本书里边告诉我们说,一个父母为什么总是对孩子那么紧张,那么nervous那种感觉,您继续,第一个是要信任。

尹建莉:我觉得第二个就是说,给他足够的自由,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一种成长的营养剂。一个没有自由的孩子,他是无力去发展自己,也没有一个完善自己的一个空间和时间的。就是像我们刚才开始说的,为什么写作业不要陪他?如果你天天陪他,其实他已经无力在上面把控自己了,在一个写作业上没有自由的孩子,他怎么能够发展出对学习的爱好,在学习方面的能力怎么能发展出来?

樊登:衍生出来还有人学钢琴,学小提琴,妈妈都要拿一个鞭子站在旁边。

尹建莉:肯定学不好。

樊登:弹错了就打这种。

尹建莉:对,这样的可以让孩子学会弹钢琴,但是他热爱弹钢琴吗?

樊登:但是我听到一个特别倔强的父亲跟我讲,他说我就是要管他弹钢琴这件事,别的事我都不管,我就管他弹钢琴这一件事。我说你为啥?他说我让他学会什么叫毅力,他这样就不会毅力,所以我必须得盯着他,每天跟孩子在这哭。

尹建莉:爸爸陶醉在自己的一个执念当中,他在伤害孩子。非常可惜的就是这种伤害10年20年甚至30年以后才能看见,他眼前看见的是什么效果?孩子真会弹了,让爸爸很陶醉的。

樊登:我不打你,你就学不会。

尹建莉:他没有想到背后的伤害是什么?非常深远。现在很多年轻人,比如动不动的自杀,或者是再有其他很多心理问题。

樊登:抑郁症。

尹建莉:根子不一定是什么地方埋下的,也许像这个孩子学钢琴,爸爸原本是为了他有一个艺术特长,为了他有发展出一种毅力,但实际上这种方法是从根本性的毁坏了他的毅力。

樊登:我当时跟他讲说,第一个是这件事伤害了他的自尊,让他对于学习这件事充满了痛恨。所以他可以在你监控他的时候学习,但是不监控的时候他就会放肆,第二个是伤害了你和他之间的感情。

尹建莉:没错,总结得非常好。

樊登:当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爱被破坏掉了以后,孩子一辈子都不会有能量。

尹建莉:这其实就是你涉及到,就是我们说到的教育孩子几大要素,一个是你信任,一个是给他自由,最重要的是你要给他爱。如果在你跟孩子交流当中,各种关系的处理当中,让孩子感受到不爱,虽然你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是孩子接触到是不爱的信息,这就非常糟糕了。

樊登:所以我要提醒所有听我们这个节目的观众,就是如果你觉得带孩子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如果你觉得带孩子需要耗费特别大的精力,需要天天盯着,甚至还跟孩子要起特别多的争执,一天到晚地生气。

尹建莉:这是问题,确实是。

樊登:那就一定是你出了问题,就一定要改变态度和方法。

尹建莉:你这样的一种方法,不论你主观愿望多么好,让孩子感受到的都是不爱、不自由、被控制,所以对孩子只有伤害。

樊登:所以这三个态度我觉得就很重要,信任、自由和爱这是基石,最重要的基石。那么这是个态度层面的东西,在方法层面您觉得一个母亲还应该做对哪些事?

尹建莉:要多动脑筋,我觉得遇到了事情,不要跟孩子死磕。你比如说有的家长就问我说,我那个小孩就不听话,老跟我闹别扭,怎么说都不管用。我就问他到底有多大的事,他什么都不听,我说你给我举一个例子好不好?他比如说我们家在顶楼住在五楼,他每天最近就是都要下楼,要用胳膊肘夹着那个楼梯扶手出溜下去,一个小女孩,衣服又弄得脏,楼梯扶手很长时间没人擦,脏的,我不让她这样弄,她就非得这样弄。 因为这个是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就不听。后来我说为什么要用打骂的方式,何其简单,你跟他一人拿一块毛巾,从上插到下面,又做了公益了,又让孩子尽情地玩去,非常简单是不是?你看最近又有一个家长给我写信说。

樊登:我要插一句,但是父母会觉得那这不是向孩子妥协吗?

尹建莉:一定要学会向孩子妥协,为什么不向孩子妥协?我们千万不要觉得家长,你就是一切都是对的,孩子就是必须是成为你的附庸、下属,千万不要这样认为。

樊登:家长会很奇怪,就是在我看来,您刚跟我说那个场景的时候,我觉得这小女孩好可爱。就是那招我都不知道怎么学会的,特别可爱,但是家长就喜欢给人纠正过来。

尹建莉:这是家长,所以自己家长的修为在这个教育孩子过程当中,不是说是你家长永远要指点孩子怎么做,而是你自己想办法,怎么样学会提高自己的修养,你学会做父母比你怎么样去指点孩子更重要。

樊登: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你刚说还有人写信说什么?

尹建莉:就说是一个小女孩,她那小孩才11个月,就要捡那个路马路边的树叶,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个事情。她说,因为最近那个小区这个树刚喷了农药,我就不让他捡,所以这孩子就哭闹,每次出去就因为这个事就闹的。太简单了,你就给他带一瓶水,哪怕洗洗手或者洗洗这片树叶。 因为他就说小孩,不是那个11个月的孩子,喜欢吃手,他就要捡完树叶要吃手。我说那你带个湿纸巾,然后他捡完,刚玩完这树叶要吃手,你给他擦擦手多简单呀。没有必要因为这么点的小事,非得跟孩子发生很严重的冲突。

樊登:不让孩子触碰大自然,不然孩子触碰土地。

尹建莉:对,你是知道这个是有农药的,孩子怎么能够理解什么叫农药?你告诉他有农药他也理解不了,哪怕你告诉他这是毒药,他都理解不了,所以经常就是你要想办法站在孩子角度上,你去体会一下他的视角是什么。

樊登:那像这种孩子作业就多的做不完,这事怎么办?这有什么办法可以想?

尹建莉:帮孩子写作业,当然这是方法之一。比如说我就经常替我女儿写作业,在她小的时候,有时候老师确实留一些没有意义的作业。

樊登:太多了。

尹建莉:对,比如说老师今天晚上留了十个生字,一个生字要写十遍,那就是一百个字。我就让我女儿,我说宝贝,妈妈读,你写就行了,如果妈妈读这个字,你写出来了,就写一个就行了,会写了已经。如果不会写,你写三个就行了,写三个足以记住了。 我女儿一百个字的作业,她可能写了十来个字就完成了。大家就不想想孩子时间也是时间,孩子精力也是精力,你让她把这个时间消耗在写这一百个字上,哪如省出来的这个时间去阅读、玩耍,多好呀,她又能够获得其他的一些快乐,又不至于厌恶学习本身。

樊登:但你这种观念很多家长吓坏了,说这不是教孩子作弊嘛,孩子以后有作业跑回来找家长写,怎么办?

尹建莉:我觉得这才是教给孩子实事求是面对学习,一个人怎么样实事求是面对学习,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心理素质,或者也是一个学习素质。很多孩子他从小没有学会实事求是面对他的功课,我女儿就是在我的培养下。 为什么她学习效率特别高?人们看你孩子每天作业,一会就写完了,然后又拉二胡,又玩耍,又读小说,什么都不误。其实就是因为她能够很好地分配自己的时间,其实我给他省了很多的时间,她面对学习时候是非常诚实的。

樊登:我在小时候学习的时候,我就发现其实特别不喜欢做那些重复的作业,我的办法是什么呢?我会画一张大图,就是我把这学期所学的所有的知识,比如说数学。我就把数学画一张大图,把所有的知识点全部列出来,每个知识点,如果你没记住公式忘了,你就再去看书。再做几道题搞定,后来高考我们全校数学第一名,就是没那么费劲。

尹建莉:其实你的这个根本就是说可能你在数学方面有一定的天赋,但最根本的就是你知道怎么样去管理自己的学习。

樊登:我觉得核心是什么?核心是我觉得这事是我的事,但是我们现在很多家长,搞砸了的原因是,孩子从来没有觉得这事。

尹建莉:没错,就是说我相信你父母亲一定是非常棒的父母,他们对你的管理,让你知道这个事情是你自己的,你必然全部都要对自己的学习负责。现在家长插手太多了,孩子今天有一天没好好写作业,他就急了。 或者有一道题做错了,家长也着急了。就是我觉得就是提醒一下,不要在孩子学习上过分计较,经常很多的家长,我就在一道数学题错误的都不容许。

樊登:我有个同事就跟我讲他小时候只要考第二名,他就不敢回家。他妈妈是那个学校的老师,所以他妈妈的严格程度,就是必须考第一,考不了第一不给做饭。

尹建莉:那后来?

樊登:后来这孩子是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但是有非常严重的焦虑症,焦虑症严重。就做什么事都觉得不满意,我没做好,老觉得怎么做。

尹建莉:这种严格的后果有两个不是,要么就是他学习彻底最后一败涂地了,要么就是整个虽然学习还行,但是他的心理受到创伤了。

樊登:另外一个案例就是我们的这个会员,山西的一个会员,他儿子是他被他打到了南开大学,硬揍的揍到南开大学。揍了一年,孩子退学了,回到家里边就是一门课都不及格,所有课都不及格,学校给开除了。后来他爸就跟着孩子生气,又想骂孩子,孩子说了一句话,这爸爸一句话都没有了。孩子说你不是说我考上大学,你就不管我了吗,你咋还管?这老爸立刻没话说了,因为你是,人考上大学了,你还管人家,就是因为孩子根本没有认为我是在自己学习。

尹建莉:所以家长如果说你真的是爱孩子,你得考虑他的一生的幸福,他甚至是学历可以低一些,但是他这一生过得很幸福是不是更好?

樊登:在这插播一下,你虽然看尹老师老替他的闺女写作业什么的,但是人家闺女成绩很好。现在还去了这个美国的常春藤名校,然后毕业,现在工作,跟你的关系也很好?

尹建莉:挺好的。

樊登:因为教育只要不出问题,母女之间的关系是会很好。

尹建莉:其实我女儿就是个正常孩子,真的,我就觉得任何一个孩子,她经历这样一个非常正常的一个家庭教育以及学校教育,我觉得都会这样变得很正常。

樊登:但是现在您知道吗?像您这样管孩子,或者像我这样管孩子,在社会上变成了另类。就是我儿子的同学到家里来玩,回去以后特别奇怪地跟他父母讲,说你知道吗,嘟嘟的爸爸从来没有对他发过脾气。

尹建莉:真是好父亲。

樊登:觉得说一个爸爸不发脾气,怎么可能?

尹建莉:在很多人,很难以想象。

樊登:孩子不理解。但是我是从他生下来,就没有过发脾气的想法,我觉得太美好,一切都是很美好。

尹建莉:首先你自己有一个比较好的童年,然后你又把这种健康的态度,用于跟孩子相处当中。

樊登:我其实是因为读了特别多的书。

尹建莉:读书是非常重要的。

樊登:我是真的在生孩子之前,我就特别怕管不好这孩子,我就我就把所有家教类的书全都找来看,看完了以后。那时候还没有您这书,就用,又慢慢地就觉得很好用,所以我就真心的总结说,如果你觉得痛苦,就一定是方法错了。

尹建莉:我觉得就是最简单的一个标准,就是你经常打不打孩子,打骂孩子,是不是经常跟孩子发火生气?

樊登:还有语言的侮辱。

尹建莉:这是一个硬标准,就是可以自己考量一下,不是说你压抑着。不是心里边想发火我憋着,忍住没发,当然应该适当的忍一下。关键就是你内心有没有气,你怎么看待孩子这些错误,很多人也是对于我,就说从小没打骂过孩子一次。

樊登:很奇怪。

尹建莉:其实真的一点都不奇怪,有什么错误是你需要你打的?比如说我女儿,她小时候我刚刚买这样一瓶,那个擦脸油,很贵,刚放在那还没有两天。她看着不是我这样抹嘛,她刚刚两岁小孩她也模仿。 有一天我正在干活没注意她,她一个人站在我梳妆台跟前,把这一瓶油一块全祸害完了。因为她不懂,她就用小手都弄出来都弄得脸上还美。一般的妈妈,就觉得气坏了打一顿,然后我就看太可笑了,别动来,妈妈给拍个照片,我拿着相机给他拍个照片,留下一个影像,多可爱。

樊登:太棒了,这是美好的回忆。

尹建莉:对,一瓶油值几个钱。

樊登:我儿子那次考语文成绩没考好,为啥呢?攀登的登写错了,我的名字是樊登,他把攀登的登写错了。他回来特别不好意思,他说爸我今天写错一个字,是你的名字写错了。 当时特好笑,我说你知道你这个做法在古代很高级你知道吗?他说为什么?我说古代的时候,对自己的父母要避讳,父母的名字是不能写对的,都要少一笔或者加一笔。你看那个,你看过红楼梦,对吧,那里边那个林黛玉写他爸爸的名字总是要减一笔,这是代表尊重。很高级你还创造了一个新字,特别有意思。

尹建莉:所以说你眼睛里头,如果觉得他有问题,他就有问题。

樊登:我说完了以后,我跟他讲我说,你下次你回去,跟你们老师讲,你说我这个登字必须这样写,你跟他试试看。他说那我可不敢,然后就再也忘不了那个字了,真的。

尹建莉:如果所有的爸爸就像你这样,在你的眼睛里头孩子是没有问题的。你总能甚至是当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的话,你都可以找一个理由让他宽慰,我觉得这样绝对惯不坏孩子。我们现在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说孩子别给溺爱坏了,大家对爱反而有了一种恐惧了,现在孩子根本惯不坏。

樊登: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您给我们界定一下真正的爱和溺爱的区别?

尹建莉:我首先说世界上没有溺爱,我不认为有溺爱这个东西,它有一些爱的假象。就是我觉得真正的爱,就是我刚才说的,你就给他一个自由就行了,给他自由和信任,这是真爱。溺爱其实都是包含着很多的控制,比如说给孩子喂饭,你为什么要强行给孩子喂饭?就是因为你不信任他知道自己知道饥饱。

樊登:那个不是爱。

尹建莉:那根本就不是爱,对,绝对不是爱,那是溺爱。就是说所有的这种,其实所谓的溺爱,它就是披着一个爱的外衣,对孩子强力控制,这种控制最后会严重地伤害孩子。

樊登:真正的爱是建立在信任和尊重。

尹建莉:对,你信任他。

樊登:家长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整个社会的惯性的问题。就是当他看到周围的人都在报培训班的时候,每个人,我在南京见过最夸张的是,周末四个语文班,三个数学班,还有俩英语班。我说这孩子怎么能上得过来?就是家长就一句话,就给我顶回来了,说别人都这样说我不上不行,别人都这样,这怎么破?

尹建莉:那你一方面你想培养一个特别出色的杰出的孩子,另外一方面你又做着平庸的大多数做着的事情,怎么可能?

樊登:对,有道理。

尹建莉:像我的小孩没上过一个课外补习班,但她学习真的一直很好。同时她也没打过一次双百,真的,这说实话。就是上小学的时候,她们同学人家经常是考双百,语文、数学那块是双百,就是很荣耀的,我女儿没有一次。因为我也无所谓,我不要求她做的那么清晰,我觉得错误是难免的。所以说她还包括后来,我觉得上补习班,你上的作文补习班,你在家里边英语是不是就是学习的时间就少了?上了时间就那么多,你上这个班那个班自然就欠缺。

樊登:你知道我问他们为啥要报这么多的班,我说你在这把数学学了一遍了,你为啥到那还要再学一遍的数学?他们说因为那边的例题不一样,就那个班所用的例题,跟那个班例题有区别,我们看到卷子了,所以我们就要再去上一遍。

尹建莉:就家长以自己非常有限的一个思考来管理一个无限可能的孩子,这个真的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

樊登:这话说的太好了,孩子是无限可能的。

尹建莉:非常有限,实际上您经常的权衡一些事情,像我女儿上高中时候数学成绩当时她不好,因为她小学和初中,都没遇到一个好的数学老师,我也没有能力让她数学学得很出色。她上了高中以后,数学就是明显的弱,她们班主任老师就跟我讲,就说女儿学习特别好,就是数学很弱,建议我到外面报一个数学补习班。 那一般家长我相信会听见这话,很自然地去找了,我就权衡,我想一下高中生的学习已经是非常忙了,我女儿当时那个满负荷地学习着。我想你去一个数学班,路上不得来回耽误一个小时,上课不又得一两个小时,那这半天的时间就没有了。那她这个时间完全可以学其他的东西或者数学,我分析我女儿她数学学不好,不是说因为她笨或者其他元素,她一直对数学没有兴趣,没有自信。 我就想那我就从这个,怎么样激活一下她的自信来入手。后来我就跟我女儿说,说你们那个班主任老师,也就是他们的数学老师,说你们数学老师说感觉你数学那个潜力挺大的,但是现在成绩稍微有点不理想,说你在这方面你多问问老师,多做做题,你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潜力的。我女儿说是吗?说我数学学得那么差劲,老师还觉得我有潜力。我说你们数学老师,人家教过那么多年了,还能看不出来谁有潜力,没有潜力。

樊登:编的。

尹建莉:对,我激励一下我女儿。我不会说数学老师说,你这个数学最弱了,你上补习班就这样,你会消解她的自信的,所以我觉得你激活一个孩子的自信,这个比你给她花钱,报几个班更重要。

樊登:我也用过这招,我是用在别人家孩子身上。就是我们那时候给人讲领导力的课,有一门叫作二级反馈,就你要想塑造一个人的行为,你要表扬他并且说为什么。后来有一个家长就跑来问我,说这个二级反馈,如果找不到机会的话,能不能编?我说这个课题里面没有遇到过,我说你是什么情况? 他说他儿子从来不读英语,因为他儿子从外地到上海来读书,口音不对,上海孩子口音很好,他的口音不对,他一读英语就觉得丢脸,大家都笑他,老不读。老不读后来就逆向反馈了,就等于一直都不好,所以又不读越来越糟糕,他老批评他,越批评越不读。后来他说我要表扬他从来不读,我在表扬他就没有读的机会。 我说你试一下,你试着回去编一下,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事行不行。他就回去编,他跟他儿子讲,你们老师今天给我打电话,他儿子很紧张,怎么了?说今天早上听见你早上读英语,你的发音已经变得越来越准确,就表扬了一句,他儿子说你胡说。

尹建莉:他这个是第一反应也是不信。

樊登:第一反应是你胡说,结果他就说失败。他跟我讲,他说我说了没用,结果过了一个礼拜,给我很兴奋打电话,说他儿子最近老读英语,我说为啥?他送他儿子回他们南通老家,南通老家他儿子在家里边跟他外婆吹牛,说你知道吗?我们老师说我的英语现在念得越来越好了,孩子相信的,孩子嘴上说你你瞎说的,他心里边是期望这个事发生的,正面的反馈。

尹建莉:对,他也在给自己励志。就是所有就是功课不好,经常其实就是一个自信心不足的问题。

樊登:所以我赶紧跟他讲,我说你快去给老师打电话,让老师再真的表扬一下。真的表扬一次就搞定了,后来他们老师就配合了。

尹建莉:确实是,我觉得这个家长真的做得非常好。很多现在家长对孩子管理为什么不见效?就是因为大家都习惯于打击批评,我们总是觉得我批评你,我打击你,你会变得更好。恰恰相反一定要激励他,让他变得有信心。

樊登:我把我儿子激励成什么样,我儿子喜欢学数学到了自己自学的程度。数学很少有孩子往前自学,我们也没人教他,虽然我数学很好,不教他,他爷爷是数学教授也不教他。他自己在墙上整天写分数方程式,自己现在才上二年级的时候,现在四年级,二年级的时候,就把分数的加减乘除全学会。自己看书,自己看,幻想数学大战那样的书。

尹建莉:孩子的潜力是非常大的,每个孩子潜力都非常大。

樊登:他相信自己能学会。

尹建莉:对,就是他的自信心。

樊登:那天跟我说说,你能不能给我买一本《相对论》?我吓一跳,我说你看相对论干啥,我说那个书你可能看不懂,他说那我又没看过,你咋知道我看不懂。

尹建莉:回答得非常好。

樊登:我觉得人家好自信。我说行,给你买一本,我们书架就有本相对论,买回来给他看,看了一个礼拜我问他,你看懂了吗?他可能真的看不懂。

尹建莉:其实看不懂也并不重要,就是说关键,关键他知道我目前水平还达不到这个理解程度,他是始终是有自信的。

樊登:这也属于您说的要想办法?

尹建莉:对,实际上,所以我们现在就完全可以给很多家长建议,就是说当孩子哪门功课学习不好的时候,你不要第一个念头,就说想到给他找补习班,而是第一个念头要激励他在这方面的自信心。比如他作文写得不够好,你不要总是说你作文写得不行,给你报个作文补习班。而是要恰恰地暗示他,你作文写得还是不错的。

樊登:您这里边专门有一章谈孩子的品格教育,您觉得在做品格教育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哪几件事?

尹建莉:我觉得品格教育是一个人的整个成长的基础,或者是一个教育的基础。如果一个孩子他的品行方面出了问题,其他的都是空,都没有意义了。所以说,比如说,无论我是从作为教师的角度或者作为妈妈的角度,我真的是把孩子这种品行、心理健康是放在第一位的,我觉得这个比成绩重要。

樊登:那怎么做呢?

尹建莉:这个细节就会非常多了。比如说,我就举一个例子,我书中写到一个小例子。我的女儿她小时候,任何小朋友都会不小心跟那个桌子、沙发、茶几碰撞,很多人习惯是怎么做呢?

樊登:打沙发。

尹建莉:对,就打这个东西。我就觉得,你看你这个动作虽然是让孩子暂时高兴了,可是你传递给孩子一个信息,就是它是坏蛋。它撞了你了,所以你要报复,让这个沙发或者桌子就站到孩子对立面了。而我们希望一个孩子他内心是对这个世界是充满友爱的,这样他会跟这个世界摩擦更少一些。 那我就比如说我女儿,碰到这个桌上了,我就说,唉呀,先给我女儿揉揉,不小心碰了没事,妈妈给亲一亲,就不疼了。然后我说你看,你刚才跟小桌子碰了,它也疼,来咱们一起再给它也揉一揉。我带着我的女儿给这个桌子也揉揉,这样桌子就不是她的对立面了,是成为她关心的一个对象。 他们可以成为朋友的,所以我女儿从小没跟任何小朋友闹过意见,到现在也是。比如说上大学,跟同学关系,包括现在工作跟同事关系非常融洽。她不是那种会耍一些花招什么,或者是有些技巧。

樊登:真诚地对待。

尹建莉:用最朴素的态度对待任何人。

樊登:就等于父母把他的斗争心态引入到了家里边,先跟家具斗争,跟家具斗争完了,跟所有人斗争。还有人会说坏爸爸,打爸爸。

尹建莉:没错,你看,我还见过有的家长,就是孩子说脏话,说脏话确实不是个好事,一听到孩子说话,咣一个耳光上来,谁让你说脏话呀?家长自己不去想想,一个耳光更恶劣还是一句脏话恶劣?孩子说脏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你一个耳光呢?

樊登:但打人更过分。

尹建莉:最重要的是你要体会孩子接受到的是什么?虽然你的目的是不让孩子说脏话,这个目的很好,一个耳光摔过来之后,你做了一个极坏的榜样,而且让孩子体验的就是这种暴力。

樊登:人格的屈辱。

尹建莉:对,体验的是不爱,那他的品行怎么能变好呢?

樊登:他的注意力根本不会在那件事的好坏上,他注意力就变成了以后不要被爸爸发现。这就是很多人做坏事,你用暴力的手段干涉他,大家可以反思一下,我们小时候做过多少坏事,父母打过我们多少次,你改了吗?

尹建莉:其实那个我觉得童年时代,谁还不说个脏话,不干点坏事,它跟你成年以后的这种道德品质没有必然的关系。

樊登:就是提高,我个人会觉得比较重要的,一个是提高他的自尊水平,让他知道自己会成为一个好人。第二个就是以身作则,就父母自身的做派是非常重要的。

尹建莉:对,如果说这个孩子这个时候确实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但是你用非常尊重的态度,告诉他这样不好,他体验到被尊重,他就学会了尊重他人。

樊登:对,所以我们经常讲说孩子是父母的复印件,就是这样的道理。

尹建莉:其实我觉得很多家长指责自己的孩子不成器的家伙,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应该知道他在复制着你,就是他的身上全部体现了,你的一个教养水平。

樊登:真的不能够把自己的不成器转嫁到孩子身上,要求他来成器,越是内心强大的父母,在对待孩子这件事上能够越放松。

尹建莉:对,我觉得这种强大就是你必须首先信任孩子,如果不信任孩子,你每天充满了担心和恐惧,你会变得越来越焦虑。

樊登:你发现名人的孩子成为名人是一件挺难的事,中国古代有很多很难塑造出来,但是我觉得最成功的是梁启超,就梁启超的孩子都很棒,甚至有很多比他爸爸还出色,为什么呢? 就你在看梁启超跟他的孩子的对话,还有书信的时候,你发现充满了爱,就梁启超对他的孩子简直就根本不像中国古代,封建思想里边想的一本正经的老古板的样子,特别开心,特别轻松、调侃。

尹建莉:这就是我们中国说的,说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一个有赋予学养和修养的家庭,他的后代真的是非常优秀的。

樊登:绝对不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尹建莉:绝对不是棍棒底下出孝子,这是一个严重的误导,他就说这是中国的传统教育。我就说那你找一下是哪一位先贤说的?只不过是个民间的恶劣说法而已,它不代表中国主流文化。

樊登:棍棒底下出虐恋,我把它称作虐恋,什么意思呢?相爱相杀,棍棒底下打出来的孩子,真的到了晚年可能跪在你床前,他服侍你干什么都没问题。但是你走了以后,他会特别的内疚痛苦伤心难过,因为他是一种被虐待长大的那种爱,这种爱也是有的,这是一种控制方式,但是他心中并不是享受,而他永远是后悔。

尹建莉:我觉得是被虐待长大的孩子,他将来对对待父母大约有两种态度,一种就是说以以牙还牙,等到父母亲老了的时候虐待父母,这是一种。再一个就是表现出过度的孝顺,完全放弃他自己。我记得在报纸上看见一个男孩,他大学毕业以后他的爸爸常年卧床不起,他居然伺候他爸爸二十年,工作也不干了什么的,他整个家也不成了,整个人生全都毁掉了,我觉得这个太过分了。

樊登:而且追悔莫及,内疚痛苦。

尹建莉:就是他永远没有一个平和的时期。

樊登:我们在我们的父辈那代里边能找出特别多这样的案例,就是这孩子年轻时候不孝,老了以后痛苦,这总在极端当中发展下去。

尹建莉:对,没有平和。

樊登:您书里边还提到小事情就是大事情,这个为什么要单独拎出来,写这么一章?

尹建莉:实际上我想这样说,就是教育中没有小事,都是大事。因为宏大的教育大家都差不多,但实际上一个孩子,他怎么样成长起来,全是落实在这个小事当中的,或者说你的所有的教育理念全部是落实在小事当中的。每件小事都反映着你宏大的一个教育观,所以我不喜欢那种宏大地谈这些理论,那样谈是很容易的其实。我这个书为什么那么受大家欢迎?就说大家从每一个细节当中才真正看见了什么叫教育?只有我去写这些细节,大家才能够真正地学习到。

樊登:哪几个细节是你最强调的?

尹建莉:比如说我女儿画画,当时我女儿就是幼儿园,教她们画画并且要是展览。我女儿回家也画一幅画,我就记得她把那个小河流画成粉色的,小孩子嘛她不知道,她就觉得粉颜色很漂亮,她就把小河画成粉颜色,里面还有小鱼游动,我觉得挺好的。 去幼儿园以后,老师就说你这个画错了,这不对,所以你这个画不能上墙。我女儿很委屈,你要一般人可能觉得确实画错了,改一改。可是我就觉得画画没有对和错评判,不能这样去评判。

樊登:你看毕加索那全画错了。 对,我当时完全可以选择,就是直接告诉我老师说错了,但是这样给孩子一个感觉,我就觉得我这样说,只是说老师错了,我并没有告诉她一画画应该怎么画。我就开始动脑筋,我就一路上想,回家又去想,我想河流它其实是没有颜色的,并且我女儿也没见过一条真正的河流。 后来我就说,宝贝你说水是什么颜色的?她想了想说白色的,后来我就找了个红色的盆,给她接了点水,我说是白的吗?她一看确实不是白的,后来她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颜色,她说你说是什么颜色。我就给她把这个水拿起来往下倒,你看清凉凉的水就流下来了,我说宝贝你看它没有颜色,是不是?

樊登:透明的。

尹建莉:对,透明的。后来我说那你说该画成什么颜色?她说画成没有颜色,我说那你用哪根笔?可一想没有一根笔是没有颜色的,都有颜色,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消灭了她关于河流的颜色印象了,我说那你说用哪根笔画?她不知道该怎么画了,就问那怎么办。 后来我说宝贝你看,如果说只能什么颜色,只能用什么笔画的话,那我们永远找不到一个画河流的笔,画画其实就是只要你觉得好看,怎么画都行,所以说它可以是蓝的,可以说粉的,可以是绿的,可以是黄的,都行,只要你喜欢就行。那经过这样我一番这样的教育,我女儿就知道,原来画画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去画,是成人很多的观念太陈旧了,太固执了。就是我经过这样一个引导,我不是说直接的仅仅停留于批评老师,而是让孩子看见了艺术是什么东西。

樊登:就是简单地把责任推到老师那边去,也会给孩子造成一个不好的。

尹建莉:对,为什么我就说教育都在细节里面,你这个细节怎么处理,最后就会给孩子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

樊登:我觉得你说的这里边,最重要的一点是您停下来想了想。

尹建莉:我永远是在要停下来想一想。

樊登:这个特别重要,很多家长对孩子是从来不会停下来想一想,该怎么着怎么着。

尹建莉:对,实际上很多家长就跟孩子发脾气,难道你真的认为当时你是在教育孩子吗?其实你仅仅是在出一口恶气,如果你作为家长这么不理性,你又怎么能教给孩子理性呢?

樊登:对,最后一章说走出坑人的教育误区,这有哪些坑人的教育误区?

尹建莉:就是我这本书,它销量只是一个数据,实际上我觉得销量背后,就是我带来了整个一个时代的很多意识形态的变革。比如说我在这个书出版之前,大家普遍认为小孩子背那些古诗什么的都没用,现在已经成了气候了,他觉得背古诗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但是在这个书出版之前,真的是没有一个人认为,读课外书是很重要的,背古诗是很重要的,大家觉得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 那我文章中就写了,我是怎么样带着我女儿去阅读,带着我女儿去背古诗。所以现在等于这个书所带来的意识形态的变化就是,或者是让大家走出的一个误区,就是现在传统文化以及阅读又重新成为儿童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樊登:接下来,就因为这本书,我知道现在已经影响了上千万人,光主流的正版渠道就卖了700多万册,这太吓人了,接下来您还有什么别的计划吗?

尹建莉:我这本书之后,又写了两本关于家庭教育的书,一本叫《最美的教育最简单》还有一本就是《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二》,写了这三本书。我还主编了一套,一周一首古诗词,因为人们看完这次这本书以后,都是觉得我们发现了,让孩子背古诗的那么好,我们想给他背古诗,但是找不到好的选本。 后来我就主编了一套这样的古诗词读本,现在也上市了,希望能够帮到更多的家长。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有几十个辅导员,高级辅导员,他们完全理解我的这种教育思想,给大家有很多的,大家在后台可以提问,可以互动,我们经常做一些相关的阅读,什么其他的作业这样的活动,帮助家长。我还翻译了几本书,这是我这几年干的事。

樊登:我觉得您是整个帮助中国家庭教育市场繁荣起来的一个人,就以前大家认为,做父母这件事不用学习。

尹建莉:可以这样说,就说我这个书出版前,等于家教书曾经火过一阵子,大概就是90年代中期,后来很快就没落下来了。到我这个书投稿的时候,没人要。家教事实上很萧条的当时,然后我拿着这本书走了,大概有十来个出版社吧,他一听说家教书,我们不出家教书,这种书现在没人看。 但是从我这个书出版以后,不但我的数达到了这样一个销量,而且是带动了整个市场的繁荣。人们真正的看见了家庭教育的力量,就发现孩子与孩子差异,不是说你给他选了个什么学校的差异,而是家长的差异。

樊登:我在做樊登读书会推荐的时候,经常会跟大家讲一个话题,就是我们会花很多的钱为孩子买一个学区房,我们会花很多钱想办法让孩子上一所好学校,甚至会给老师送礼,希望老师能够高看孩子一眼。但实际上我们很多人,都忽略了孩子真正最需要的是一个专业的家长,是一个稍微能够拿出一点时间来学一点东西的家长。

尹建莉:没错,其实这个是最省力,最简单的。

樊登:是一个像您这样在做出一个决定之前,会停下来想一想的家长。

尹建莉:我觉得学区房有力量买点也挺好,但是这个真的不重要。

樊登:我们想做的是一样的事,希望每一个家庭能够变得更加的平和、快乐。家长太需要这方面的帮助,家长不要那么焦虑,能够开开心心地陪着孩子一块成长。所以可以选择尹建莉的工作室,也可以辅助着樊登读书会学一些知识,让自己变得更好,咱们互相促进。 谢谢您!这本书就讲到这儿,我们下周再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