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 次浏览

《在远远的背后带领》-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50分钟 6个角度,揭秘如何与孩子有效沟通。

樊登:各位好,我们今天要讲的这本书,叫作《在远远的背后带领》。有些书就是这样,一看书名你就知道它价值观正确。所以,当时我看了这本书的书名和封面,我就决定请这本书的作者来我们的演播间,参加作者光临。欢迎您安心老师!您好!

安心:谢谢樊登老师!

樊登:安心老师从事这个家庭教育工作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在远远的背后带领》这本书的名字,您是怎么想到的?。

安心:其实樊登老师做过这么多书,对于这个书名,你也应该有一些感觉。对于一本书来说,书名往往是最难的。我把内容写出来,有些时候其实蛮顺理成章的。当时在出这本书的时候,我确实给了编辑很多书名,都不满意。

直到有一天,我自己在想,到底养育孩子应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养育的方法和方式?我回顾了一下我自己养育孩子的过程,以及这十几年我跟父母打交道的过程。我就发现,但凡父母们把自己放在前面,很想去引领孩子的话,就会出现问题。养育的过程中,父母就会焦头烂额。

然后我就去想,什么样的一种养育的姿态,反而能够令养育这件事情轻松一些呢?比如我们在一个场景里,我们跟孩子有一些活动,父母们愿意置身其后,去跟孩子保持一种连接。这种置身其后,我就觉得是一种最好的方式。突然有一个词冒出来,那就是我们虽然是带领,但是,是在远远的背后带领。于是,我当时就把这个书名发给我的编辑。编辑说,就这个了。

樊登:它确实有一种矛盾感存在。因为我在生活中观察过很多父母走两个极端。要么就是他完全控制,他要求孩子按照他的想法做,这个很强迫。那最后的结果大家都能看得到,父母很累,孩子很累,而且不愉快。

还有一种人说:“樊老师,你不用跟我讲,我已经学会了,不就是放养吗?”就完全放弃了带领这件事。就是孩子的价值观他也不塑造,孩子的行为他也不管,最后孩子变得没有规矩。这就是我们说,如果你简单化地去处理父母跟孩子的关系的话,就容易走这样的极端。但是如果能够做到在远远的背后带领,虽然你让孩子成为了他生活的主角,他在前面走,但是实际上,我们用价值观在引领他。这就是这本书的内涵。

你所做的这个教育方式叫P.E.T.,就是父母效能训练。能不能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父母效能训练?

安心:这些年我在讲的课程就是父母效能训练。这个课程其实是1962年的时候就有了。我们对它有一个名称,叫作全球第一父母课程。

那其实这个“第一”并不是想标榜它是全球最好的亲子教育。它不是这一层意思。它的意思是一种时间性。课程的创建者叫托马斯·戈登,他其实是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一个心理学家。

当时在1962年的时候,全球还没有一门课程是专门为父母们设计的。他的工作就接触了大量的父母孩子,所以他当时就在想,全球所有的行业在上岗之前都必须接受一些培训,但是偏偏这个天底下,最多人在从事的这个职业,也就是父母这个职业却没有人去培训,父母们其实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所以托马斯·戈登就想出来这样的想法,他说:“我要把心理学上的这些东西变得很简单,让父母们可以跟孩子有一个很好的沟通。”

所以在1962年的时候,就有这样的一门课程,P.E.T.父母效能训练。当孩子出现问题的时候,父母们都会备受责备,说“你没有把孩子养好”等等。那托马斯·戈登的一个初心就是父母不应该被责备,而是应该被培训。所以就有了这门课程。

樊登:这个社会上相互责备,好像是一种惯性,就遇到了什么问题,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谁来负责,对吧?是你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但实际上应该更多地想一想将来怎么办,怎么解决。我们来了解一下这本书里的核心内容。我觉得如果您说是1962年的课程的话,这里边真的一定是发生了很多的迭代。因为这些概念都很新。这里边很多的工具在今天都不过时。

首先我们说第一章叫“不越界”,父母跟孩子之间的那个界限。比如你第一篇叫“中国式界限”,这个界限到底在哪儿?应该怎么划分?

安心:其实在我自己学这个课程之前,我一听“界限”两个字,我就觉得很冰冷,觉得界限是“你是你,我是我”,就是这种很有距离感的词。但是当我学了这个课程之后,我就发现界限其实太好把握了。

我们日常跟孩子,或者是跟他人接触,其实都有一个东西在起作用,就是我的感受。就是对于你的行为,我是OK的,那这个感受就是非常正向温暖的;那当你的行为已经令我不OK了,那我的身体会是紧缩、退缩的。那其实就以自己的感受为准,或者说以我自己的接纳度为准。事情如果是我能够接纳的话,那么我就给你很多的空间,很多的允许。

这一点在亲子教育里是非常少见的。父母们很多时候都是不管孩子能不能接纳,就像您刚才说的,他们要控制孩子,就最好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来。但我们说的界限就是,如果这个行为是我能够接纳的,那我要最大限度地给到你自由,让你有一种自主、自我负责的东西。那如果孩子确实已经干扰到父母了,那父母要负责任地告诉孩子,但不是以一种评价,或者评判的方式。

通常父母们可能会说,你不应该这么做,或者这么做是对的,或是错的。但是P.E.T.(父母效能训练)让我很喜欢的一个地方是,它说,其实没有对和错。关键在于在这个情况下,谁受困扰了。

比如父母想休息,然后孩子发出很大的声响。那我们传统来说,我们就会觉得这孩子不乖,他不好,他不顾及别人。但是其实在这里,真正发生的一个事情是,孩子在快乐地玩耍。但是我不OK,我被干扰了,其实是我处在了一个问题区里头。那这个时候,父母不需要去指责孩子说,你不应该这样,这就叫作越界了。

那么我怎么样不越界呢?我要告诉孩子,我想有一个安静的休息,但声音这么大,我没法休息。通过这种非评判的,这种如实地去坦诚自己的方式。孩子就有机会去了解到,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别人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他也会去调整他的行为。

樊登:这就叫作不去侵犯,然后也不被侵犯。那从父母的角度来看,什么是被侵犯的状态呢?

安心:从父母的角度,就比如有些时候,父母们说:“我的孩子就是会来弄一下我,踢一下我,打一下我。或者要求我做一些我能力以外的事情。”有些时候,当我们进入父母这个角色的时候,不知不觉会把自己神化。就觉得“我是你妈”“我是你爸”“我应该让着你点”,或者“我应该无私一点”。那就算你有一些侵犯的行为,我忍着。

但这个往往会让孩子一再地去试探。因为他不知道界限在哪儿,我觉得其实这对孩子责任心、价值观的形成,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

樊登:这就是为什么溺爱到最后,甚至会伤害父母的原因。

安心:其实我觉得溺爱也会伤害孩子。

樊登:对双方都伤害。因为他通过伤害父母来伤害自己。就是那个界限已经没有边了。这里边有一条叫作解除“都是因为我”的魔咒,这是什么意思?

安心:这个很好玩,这个是父母效能训练里一个很精髓的地方。P.E.T.有一个概念叫作行为窗口。那么这个行为窗口就先区分,现在这个事情发生了,那么受困扰的是谁?刚才您也讲到。就是我们其实特别害怕自己是错的一个。所以但凡有一个什么事情发生,我就觉得是不是我干了一点什么?是不是都是我?那这个就会令到关系很困难。

比如这个孩子在学校里受到一些挫折了。回到家里,他可能就不开心,可能耍点脾气什么的。然后如果这个时候,父母如果不知道孩子需要一些协助,可能就容易跳进这个问题说:“你干吗,你怎么回来就这样,我哪里对不起你了吗?”他就会自己也跳进去。然后就是一桶浆糊。

但如果我很清晰地知道,有时候他人有一些情绪,你孩子也好,老公也好,其实跟我没有关系,其实是他自身遭遇到了问题。那么这个时候我就有一些能力,从旁去做一些协助。

樊登:这也是一种界限。您说的这个状况,在我们的日常工作当中有很多。就是很多孩子长大了以后,他跟周围的人有很多矛盾。原因是别人说什么他都觉得“你在说我”“你这是针对我”。我每天要给我们的很多年轻员工做很多的工作,我说“人家说的是事,人说的不是你”,但他们就觉得很委屈,他们觉得“我做错了事”,就是始终没有长大,没有把界限感确立清楚。

安心:对。所以我说这是一个魔咒。

樊登:应该从这么小的时候,就解决这个问题。

安心:是,很多我学员的孩子就学会了这一点。当父母们有情绪的时候,孩子们就会反过来跟父母讲:“妈妈,我知道现在你有情绪,它不关我事,你需要我帮助吗?”当父母用这样的方式跟孩子相处的时候,有好多父母跟我反馈说:“太神奇了!当我能够很清晰地分辨的时候,我的孩子也能够很清晰地分辨。”

樊登:前两天我们家嘟嘟上学需要一个证件,他一般都是自己收的。他收起来了以后,结果找不着了。后来他外公、外婆就说,你要学会收东西,你的东西不能乱放,你怎么怎么样。然后他就委屈,就哭。他就觉得“他们这样说我,我放那个地方是固定的,他们给我收起来了”,然后就在那儿难过地哭。您觉得这里边是谁越界了呢?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是孩子没有掌握好这个“不关我事”的原则,还是外公外婆没有掌握好批评人的尺度?

安心:我觉得这就是沟通里的一种障碍,就是指责、责备。明明是孩子遇到了一个困扰,那这时候外公、外婆心里可能就会产生一些焦急、焦虑。他就没办法意识到,孩子需要一些协作。现在嘟嘟找不到东西,有些着急了。有一个心理学的概念叫作……

樊登:投射。

安心:对。就是如果我能够清晰地去帮你、倾听你、描述你现在的状态,嘟嘟反而有机会冷静下来。他一冷静下来,反而会回想一下,大概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但是如果说:“你看你看,叫你平时东西不要乱放。”那个火就会一下子上来。

樊登:对,大量的家庭里都这样说话的。都是说“你看,跟你说过多少次,你自己的事不搞好”,就这样。这其实是家长在这方面已经越界了。那孩子的感受有问题吗?孩子会不会觉得“我被欺负了,他们老说我,都把锅甩在我头上”?

安心:这是正常的反应。对,比如樊登老师今天因为一件事情烦恼了,然后旁边的人上来说你一通,说“你是樊登老师,你不应该这样”,你一听……

樊登:你凭什么?

安心:对。所以孩子的反应,我觉得还挺正常的。

樊登:这是第一章,就是告诉我们不要越界,不要因为自己过度的担心,或者是这种投射的情绪,牵扯到对方的麻烦当中去。而应该知道谁的麻烦归谁来解决。我们要帮助孩子理清这件事,认清他的情绪。

安心:其实很简单,如果是孩子遇到麻烦了,那我们就是一个协助者。如果自己遇到麻烦了,那我就要为自己负起责任来,去很一致地表达。这个表达不是说,你怎么不好了,而是说此刻我发生什么了。这个是一个区分。如果说这个问题是我们双方共同的,我们有些矛盾的冲突,好,那我们一起来解决。它的界限其实也很简单。

樊登:这里边说孩子本有的一个智慧,叫自我修复,这个怎么理解呢?

安心:根据我自己多年养育孩子、观察其他孩子的经验,我就发现,其实很多孩子只要父母能够给到一些空间。那么他就会慢慢地有一些自我的修复。比如我的书里有写到,我妹的孩子,当他去上幼儿园的时候,他有时候回来,就会打一下我,或者用模仿老师的语气来说一下我。然后我发现,当我不去指责他,我甚至陪着他玩游戏,他自己慢慢地就回到一个正常的状态了。所以他其实是可以自我修复的。

前几天我有个学员遇到一种情况,就是带了四年孩子的阿姨要走了。这个妈妈就非常着急和紧张,她说“怎么办?孩子可能会不舍”,但其实简单,就是允许他有一些情绪的流动,有一些不舍,然后妈妈给一些陪伴,这个自我修复就开始了。过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慢慢接受了这个现状。他心里也没有什么压抑的东西。

樊登:最多哭过一两次就可能没事了,甚至有的孩子都不会哭。

安心:因为他情绪流动了就好了。

樊登:所以我们要相信孩子,要给他一个空间,给他一个自我修复、自我成长的空间。昨天我还跟一个朋友聊天,因为现在很多人是独生子女,这个独生子女带来的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父母的过度聚焦。就是本来父母的生活中有很多事。你像我们小时候,有好几个孩子的话,父母要忙工作,要照顾老大,老二。现在就剩一个孩子以后,全家四个老人,加上两个父母,再加保姆,七个人盯着这一个孩子。这种过度的聚焦,导致孩子没有自我修复的可能。

一直问他“你是不是不高兴?你有什么感觉,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就这孩子想自我修复都没机会。旁边人老哄着他,老去搞他、指责他。所以你现在想想,做一个孩子压力太大了。

安心:是,我常常跟我们学员讲,我说什么是爱?爱就是创造空间让事情得以发生。就是能够给到孩子一些空间感、隐私感,其实是有助于他自己内在很完备地、完善地去发展他的自我。

樊登:甚至很多家长看到孩子在看什么书,在玩什么游戏,在看什么电视,他都要伸手说“不要做了,换那个”。你完全没有让他体会改变的机会,去探索他的生命。

安心:我前段时间跟一个做教育的很有名的教授,聊当下孩子的这种状况。因为他接触过很多中学生,会有社会上出现的这种佛系、空心病的症状。就是“我不知道我要什么,什么都好”。这其实是挺可怕的。这跟父母跟孩子的互动也有关系。孩子对这个感兴趣,父母说:“不要,你要那个”。久而久之,他就会说“你说了算”,自己也不去思考。

樊登:所谓独立的选择,独立的空间,来自他有这个机会。我们如果剥夺了他这个机会的话,就没有独立性。

安心:对。然后反过来,有些时候,父母就会说:“你看我这孩子,他都不独立,不自主。”他其实已经被剥夺了独立性。

樊登:所以第一件事就是首先要把界限搞清楚。你是你的事,我是我的事,我不会操太多的心。

安心:是,当你需要的时候,我会陪伴你。

樊登:而且要分清楚,这事不是指责。而是“我有我的感受,我有我的情绪”。我也能看到“你有你的感受,你有你的情绪”,我们来解决问题,

安心:对,相互有很多允许和信任。

樊登:这把我们之前讲的《非暴力沟通》《关键对话》全都融在里边了。接下来第二章,讲“不评判”。第一个标题就特有意思,没有“不乖”这回事。不乖的孩子太多了,您这儿竟然说没有“不乖”这回事。

安心:对,那通常我们会说孩子撒谎等等行为是为了寻求关注等等。托马斯·戈登很有意思,他说不存在偏差行为。他说所有父母认为的孩子不乖,其实背后都是因为孩子有一些未被满足的需求。然后他也说,说“孩子不乖”,其实是一种标签,这里头也有一些不平等、不够尊重的地方。你会说一个大人不乖吗?

樊登:我做大人的时候就是说你不职业,但是确实很少用“不乖”这样的词。

安心:对,父母效能训练是非常人本的。因为它整个是源于人本主义心理学。哪怕是一个婴幼儿,他都用很平等的语言去沟通。所以他说,其实没有所谓的“不乖”。当我有一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那我可能就会通过行为来表达。

樊登:我举个例子,您来帮我分析一下。前两天我一个朋友,他从来不打孩子的。结果,前两天打了他孩子一顿,过来跟我讲的时候,也觉得挺痛心的。他自己也觉得很痛心。他儿子一个暑假过去,一张作业都没写。就是所有的作业完全没写。

后来到学校去以后,老师说“怎么一个字都没写”,就把家长找来骂了一顿。他回家打了他儿子一耳光。我们听起来也很难过,那你说这种行为也叫作“不乖”吗?

安心:就是我们要去看一个行为的表面。就是如果单纯从行为的表面上,我们可能会说,这个孩子不乖,这个孩子怎么样。但实际上父母效能训练的是,我们要透过表面的行为,去看到底下正在发生什么?如果他到最后一天,一个字都没有交,他一定是发生了些什么。那父母其实要去好奇的是这个部分。“宝宝,今天听到老师这么说,我也觉得很惊讶,那同时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整个暑假你一个字都没写?”

其实回过头来,我们要去看到,在这个过程当中,作为父母,我给到孩子的关注是多少。P.E.T.里有强调一点,就是如果孩子出现一些我不能接纳的行为,我是要及时表达的,那这种行为就不会累积。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双方都有一些未尽的责任。

樊登:就说明他们整个暑假期间,压根就没关注过这事,要不然不至于一个字都不写。所以双方还是要着重于解决问题,探究需求,探究他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得到满足。但是不评判确实很难做到,大量的家长就喜欢评判。那怎么才能够帮助家长,做到不评判,就事论事,讨论问题,解决问题?

安心:我经常会被父母问到这一点。那我觉得,就像咱们这个樊登平台提出来的,父母要学习。因为我首先要去意识到评判带来的障碍,评判往往让人际关系更恶化,或者让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更远。那么当我意识到这个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学习用不评判的语言说话。

那其实很简单,所谓的不评判,不是不说“你不乖,你这个不够,你不听话,你懒”,不是不说这些标签性的语言就好了。而是要描述发生了什么。比如我刚才说的,“爸爸留意到这个暑假过去了,你的作业一个字都没有写。”说的就是一种客观事实。只要能够这么描述,就从那个评判里头出来了。所以它其实也很简单。

那这么说了以后有什么好处呢?比如我去讲一个孩子“你看你这么懒,你看你丢三落四”,樊登老师,假设你是那个孩子,你听到别人这么说你,你是什么感觉?

樊登:委屈。就是我其实不总是丢三落四,今天是因为那个事,所以才丢了东西。

安心:对。那假设我把事实描述出来,说:“宝贝啊,妈妈留意到你今天去上学的时候,你忘了带数学本。昨天你忘了带那个铅笔盒了。”你听到我把这个事实描述出来,你有什么感觉?

樊登:哦,真是,还真忘了两次。

安心:它就是这个作用。前面一种,你会跟我产生对抗,但是后面这种你会意识到真是这样。我们之间其实还是挺融洽的,你也没有对抗我,我也没有对抗你。

樊登:那您有没有分析过,为什么大量的家长,包括爷爷奶奶就是喜欢贴标签?比如我就见过很多人就是,说“我这孩子就是没有自律性,我这孩子拿到手机就放不下来”。就好多人就是喜欢给孩子下这样的定义,这个心理的原因是什么?

安心:我觉得其实这个是两方面,一个就是习惯了。就是有些时候像传家宝一样,代代相传,我做错事情或者怎么样,我的父母是这么对我的,我习得了这种方式,我也变成习惯了、内化了,于是我也这么对待我的孩子。所以它变成像传家宝一样,它是一种习惯、习性。那还有一个,就是如果我去说是你的错,你做得不好,那我就对了,我就没错了。

樊登:所以我讲课的时候经常说,一个责怪孩子写作业写错的妈妈,其实自己还是一个8岁的小女孩。就是她当年在这方面,可能受过挫折。所以那种伤痛投射在自己心里边,一看到这个现场发生,马上反映出来,“这次可不怪我”。所以你听父母们在指责孩子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都是推卸责任的话。就是“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

她就是把责任摘清楚。实际上我们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像您这里边说要划清界限,然后不要评判对方,其实核心就是父母得长大,父母得是一个成年人,应该要有解决问题的思路,而不是相互指责、推卸责任的思路。

安心:我们现在在很多家庭里面,就恰恰有你说的这个问题,父母本身没有长大。该很正向、正面地去表达的时候,他没有,他就去指责孩子。甚至有些时候还会越界,把孩子该负的责任也拿走了。于是,孩子也变成一个没有什么机会去自我负责的人,他也没有长大。到最后就变成一个孩子对着另外一个孩子。然后,这个孩子长大了之后,他再去对他的孩子,他也是这样。

樊登:很多家里边的状况就是,爸爸和儿子之间的对抗。你明眼一看,就是两个小孩在对抗,只不过那个爸爸比较强悍,他打得过这个孩子。所以就搞得家里鸡飞狗跳。没长大确实是特别要命的一件事。

我们有一个员工的孩子,上一年级,写“五减三等于八”,就是他减号、加号分不清。然后那个家长就特别认真地盯着那孩子说:“这怎么能搞错呢?你写的什么号!这是什么号!”然后那孩子头朝天,这样坐那儿,回避。孩子不跟他聊,他回避。

然后我就赶紧给他留言,还发出来的视频给我们看,我说:“你太认真了。把加号,减号弄反,这件事太可爱了,这是一个很可爱的事,很萌。你应该跟他一块儿为这件事开心。”

你现在想想,一个孩子三岁前能把中文学会的原因就是父母没有因为这件事发过飙。父母从来不会因为你说错了一句话,说:“你别学中文了。”反而孩子有些时候说的这种很萌的话,全家都高兴,觉得好玩。所以这个孩子才什么话都敢说,最后把中文学会。

但是一到上小学,父母立刻翻脸了,加减乘除这么简单的事,父母都能翻脸。这种翻脸的、推卸责任的方法。就是使得孩子的学习变得越来越吃力的原因。

安心:对,这件事情变成现在很多中国父母的痛处,就是一辅导作业,各种情绪就投射就出来了。然后孩子的认知就会变成“作业就是很痛苦的”,那还怎么写作业呢?

樊登:对,所以第二章很重要,就是学会“不评判”。问题是用来了解的,而不只是解决。很多父母连解决这一步都没做到。我觉得他们的处理方式有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先分清责任。大量的父母是在分清责任这个层面上徘徊。然后才是解决问题,很多父母越界帮孩子解决问题。最后是您说的这个了解。

安心:其实应该要倒过来。

樊登:就是你应该做到的是去了解,这个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去倾听,让孩子感受到你跟他的共情。

安心:对,这就是在创造空间。

樊登:我们有很多所谓好的父母,能够做到“我不骂你”,就已经不错了,但是他伸手替孩子把它解决了。这就只停留在解决问题这个层面。

安心:对。然后回过头来还说孩子没本事,不自立。

樊登:这个就叫作问题是用来了解的,而不只是解决。这个第三章叫“负责任”,这一章一章之间的联系是什么?您能跟我们讲讲吗?为什么从“不越界”,到“不评判”,到“负责任”。

安心:“不越界”和“不评判”,其实首先说的是孩子被困扰的时候,父母的最佳心态。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不是帮你把问题解决了,这就越界了。而是一种允许,一种给到空间。

那“不评判”就是我要这么去做,我必须得有一个不评判的心态,我才能够做到。一旦我开始评判,我也很难去协助到你了。所以我是讲的就是,孩子遇到问题的时候……

樊登:调整好父母的心态。这是前两章的作用,那“负责任”呢?

安心:“负责任”就是刚才您说的,有些情况下,孩子干扰到了父母,侵犯到了父母,那这个时候,父母要有一种成人的姿态,要负起责任来,去告诉孩子,这件事情发生后,此时此刻自己的感受是什么?学会自我负责。

那如果我变成一种指责,“你这样子不对,你这样子不乖”,那其实我没有站在一个自我负责的角度上。当我的孩子干扰我的时候,我可以怎么样去表达。所以其实父母有这样的一种自我负责的状态。我想说的是,当我们自己遇到困扰的时候,这是一种很重要的心态。

樊登:就是您这儿说的,做能为自己的情绪负责的父母。能举个具体的例子吗?

安心:好多时候,父母其实对孩子都是在发泄情绪。比如我今天这个在这件事情上不开心,那件事情上不开心。回到家我一打开门,我的孩子没写作业,哇,气不打一处来。

樊登:我见过这种场景,特好玩。到家里以后,父母先跟孩子说这么一句话,说“我今天情绪不好,你别惹我”,这话我听得阴森恐怖,会让孩子觉得,“完了,今天晚上不敢说话了”,这就是一种不对自己情绪负责的态度。

安心:是的。孩子弱小嘛,家长会觉得对孩子发泄比较安全嘛,所以很多父母其实意识不到为什么自己的很多情绪,发泄在了孩子身上。因为孩子没有反击能力,所以很安全。父母要对自己的情绪负责,这是很重要的。

樊登:那怎么才能自我负责呢?

安心:要意识到,首先,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情绪,不是因为我的孩子不写作业,不是因为我的孩子说的什么,我前面一定有很多的累积。就首先还是意识层面的东西,就之前我们其实没有一个正确的认知,之前我们都会觉得,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情绪,就是因为他这样啊,那你很难做到自我负责任。

但是我首先有一个觉知的过程。我会知道,其实不写作业就只是一件事情。那我会有这么大的情绪,这个情绪不是空穴来风,它一定是有很多的累积。所以我要自己为自己负责。

有些时候,情绪的累积还不是近期的累积。比如刚才你讲到的,有一些投射的这样的一个概念。它已经长年累月,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情绪了。

樊登:就是我经常提醒很多父母,孩子不写作业这一件事,在不同的家庭反应是不一样的。有的家里边甚至还觉得挺开心,无所谓。我还见过有的妈妈,主动要求孩子别写作业,说那作业太多了别写了,咱们玩去吧。

那为什么在你们家,写作业变得这么吓人?其实核心不是那件事。你看同样一件事,在不同的家里是不一样的,核心是你的压力太大。我们讲过一本书,叫《感受爱》。其实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些爱。为什么有的人感受不到?当一个人生活压力过大,精神过度紧张的时候,他就感受不到那些美好的东西。

所以这章的建议,就是希望父母首先能够觉知自己是在发泄情绪。你能够知道,我这是没有负责任,我要为自己的情绪负责,就好了。那因为我现在是站在大量的父母的角度提问,很多父母会觉得“这样我太累,我本来好不容易找一个能发泄的地方,现在你让我连这个也堵上了,我不能发泄,我怎么办”这种?

安心:其实不是说不能发泄。我对很多来我工作坊的父母说,我不是要你们去变相地压抑,也不是要你们不拒绝自己的情绪。相反的,当我意识到这个部分是属于我的,那我就学习怎么样去表达出来。

就是有两个不同的地方,发泄情绪和表达感受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发泄情绪指的是语言上的骂,或者行为上打孩子,这属于一种发泄。

但比如你今天回到家,都七八点了,看到孩子作业还没写。这时候你去表达感受,我是很鼓励,很赞成的。比如“八点了,妈妈留意到你今天作业还没写”,这就是一个我自己心里有这样的一种感受,妈妈开始有些担忧了,跟你表达感受。而不是说“你怎么还不写作业,这都什么时候了”,这是一种发泄。所以它其实是两个不同的状态。

樊登:其实如果能够用正确的方法去表达,你很快就能够走出来。甚至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人对你的善意。这才是真正的休息,才是真正找到了人际关系的支持。

但是好多人就觉得,只有让我大喊大叫出来,伤害周围的人,我才能减少自身的伤害。实际上,这是让这个伤害在空间里不断地回荡,最后你会收获更多的伤害。

安心:对,我通常就会跟父母说,当你去吼孩子,或者去打孩子的时候,你喜欢那样的自己吗?他们一般都会告诉我,其实不喜欢。

我说,当你能够稍微心平气和一些,真正把你当下的感受去跟孩子做表达呢?他说“我比较喜欢那样的自己”。

樊登:您知道这里边有个恶性循环。恶性循环就在于,她越发脾气,越不喜欢自己,她心境越糟糕,越破罐子破摔。反正你们都不喜欢我,我就更凶,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一个不学习的、不改变的一个人的恶性循环。但是,如果她愿意努力做出这一步改变,说我今天开始不发脾气了,我把发脾气改成跟别人沟通,再说我观察到的事,然后她才能够爱上自己,她才能够看到自己的进步。进而看到自己的微笑,觉得自己笑起来很漂亮,然后自信心提升,下一步再做这件事就更容易。

所以其实人生永远都处在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之间,就看你的选择。你选择要努力地去做,还是放任自己按照老方法去碰壁。

这里边有一个标题我很感兴趣。就是“能自我负责就能自律”,这是说孩子是吧?

安心:对的。因为对我来说,它就是一个正向比例的关系。就是父母给到更多的空间,让孩子从小学会对自己的事情负责任。那一个负责任的孩子,他肯定是自律的。

当他有越多的自我负责任的地方,他的自律就会越多。所以父母效能训练,我们也把它叫作“用父母效能训练的方式养育”,就是唤醒孩子的自律。

樊登:您在家里陪孩子写作业吗?。

安心:我不陪。

樊登:多大就不陪?

安心:从他上小学开始,我就不陪。

樊登:真好,咱们俩一样。我儿子上幼儿园,他们老师让做那种作业,都是他自己做。就交那种最烂的手工交上去,我们也不管。然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没有人给他写作业,结果他反倒学得很好。就是他自己会安排自己的时间,会有自律性。

安心:我不是王婆卖瓜,我女儿非常优秀。我没有操心过她的学习,但她的学习成绩很好。

樊登:咱俩这样说话特别招人恨。就是我每次跟家长们说这个话的时候,大家就会说,“为什么你们都是别人家的孩子”那种感觉。我说,我认识很多家非常优秀的孩子。我说的非常优秀,不是学习成绩好,而是全方位优秀的孩子,他们父母的共同特点,就是懂得放手。不是不关注,而是懂得放手,懂得在远远的背后带领。反而这些父母自己的生活中也过得很精彩,然后孩子们就变得很棒。因为他自己会有自己的节奏,安排自己的时间。

很多父母听我讲这个,以为我们是在炫耀,以为我们是在瞎说。其实还真不是。就是我见过很多很操心的父母,整天盯着孩子,陪着孩子写作业。孩子跟他们的关系普遍不好。就是因为空间就这么大,你把它全占完了,你让孩子往哪儿占?所以最后孩子就会觉得,跟你在一块儿压迫感很强,然后吵架。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们要讲这么多次呢?因为大量的家庭对这个东西是完全无感的。

安心:嗯,其实是反反复复地讲放手,让孩子有空间,自我负责。

樊登:这点我要请教您。因为我总是在看书上的一些东西,您是有一个训练营。就是您一般怎么能够改变父母对于管控孩子的执着?就是他不盯着孩子就不放心。他晚上一定要盯着孩子写作业,这您有什么窍门吗?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一下子放松一点?

安心:其实我没什么窍门,但是父母们会有一个窍门,就是当父母觉得苦受够了,他就OK了。所以我通常就会问他们:“你这么管,你这么尽心尽力,这么抓住,你现在状况怎么样?”“不行。”我说:“对呀,那你都已经重复了很多年都不行了,你还要继续重复吗?你的苦吃够了没?”

樊登:好问题,我有时候还会问这些父母,我说:“你爸妈当年是这么对你的吗?”他说:“也是。”我说:“有用吗?”他说:“好像没什么用。”就是你爸妈这样对你也没用,然后你现在来一个加强版的方法对你的孩子,更没用。

安心:对,现在真的是加强版,就像你说的,六双眼睛盯着一个。

樊登:好多父母对自己的失败有一个错误的归因。什么叫错误的归因?他说我就是因为当年没听我爸妈的话,今天才会失败。他错误地归因为,他没有听他爸妈的话。爸妈让他考大学,他没考好;让他写作业,他没好好写。这个归因太简单了,实际上是你爸妈当年的教育方法就错了。你作为一个孩子,你本身没错,你可以长得很好。他们的方法错了才导致你变成了这个样子。然后你现在竟然反思说,我当年如果听话就好了,于是用加强版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错得更离谱。

安心:人其实这样的,都有一种自责的倾向。自责和责备他人,其实是一个铜板的两面。当我们越会自责的时候,我们也越会责备他人,责怪别人。所以就是他说“我错了,我不对”,这个反过来的另一面,就总想去说“别人错了,别人不对”。

樊登:所以另外一个铜板的两面,就是我接纳我自己,同时我也接纳别人。

安心:对,我有更多的自我接纳,我就能够给到别人更多的接纳。

樊登:你就知道我为什么在生活中对别人的要求那么少了。就是我对自己特接纳,我觉得怎么都行,无所谓。你看他们录像,要搞这个搞那个,哪个景要调一下,我说可以可以,行了,没事。

樊登:就是当我对自己,没有那么高的要求的时候,我对其他人就放松了很多。

安心:对。但是你有没有发现,就当你对其他人是放松的,他们反而会越做越好。

樊登:就他们会要求自己,他们会管好自己这样。就是他的空间就有了。

安心:对,他的自主性,他的这种独立性,负责性。

樊登:你看你再往前延伸一步,你到工作上看,一个到处指责的老板,就会发现员工有做不完的错事。

安心:唯唯诺诺嘛,担心害怕做错。

樊登:因为员工的行为就是“别让老板看见,哪个地方有问题”,他的眼睛只会想到老板怎么看。他自己根本看不到东西了。所以这是一模一样的,您刚说这个硬币的一体两面,这个太重要了。喜欢责怪别人,然后就不断地自责,两头跑。

安心:人和人的相处,就是有这种放松的氛围特别重要。

樊登:太好了,这是第三章,要教我们学会为自己的情绪负责,让孩子也能够学会为他的事情负责,他才会有自律性。然后第四章叫“无伤害”。这个当然是所有的家庭都追求的东西了。就是怎么说才能无伤害?

安心:是,无伤害的第一个要点,就是要收回这种标签性的、攻击性的语言。那我刚才说前面两章是针对孩子处在一个困扰里,我们可以怎么做。第三、第四章就是父母处在一个困扰里的时候,我们怎么做。刚才我们提到的就是这种负责任,他是一种心态上具备的负责任。

第二个无伤害,其实就是语言、行为上,我怎么去做到无伤害。比如我不去给他贴很多的标签。贴标签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孩子会朝着你这个标签的方向去发展,有一种心理上的暗示,自我应验。所以这种无伤害,就是我把这种说“你笨”“你不好”的话收回。

樊登:有一个心理学的词,叫投射式认同。就是孩子会相信父母说的话,最后长成父母说的那个样子。

安心:对,自我应验。长成父母说的样子。

樊登:您这一点跟我的价值观又是一样的,叫零惩罚、零奖赏的养育观。惩罚和奖赏是爸爸妈妈最喜欢用的东西,一个是威胁,一个是交换。您说零惩罚,零奖赏,不要贴小红花,不要奖励自行车,那拿什么东西,来促使孩子的行为发生改变呢?

安心:有一个很好玩的点,就是所有的惩罚和奖赏,其实都是父母使用自身的这种权威来实现的。这对孩子来说,就变成是“如果我有一个行为是因为惩罚或者因为奖赏而发生,它就是一种外部的动力”。

那其实我们父母,都不希望说孩子所有的行为,是源于外部要我怎么样。我们希望孩子有一种内在动力、内驱力、自律。

樊登:您说的这个并不是父母们的共识,大量的父母压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没有意识到一个孩子的动力来自内部和外部有什么区别。他只看你考了多少分,你第几。

那天我在候机室,听到一个妈妈坐在我背后打电话,说:“你这次考得怎么样?”然后她儿子说:“语文全班第一。”声音特别大,我能听见她儿子说话。然后他妈妈说:“语文全班第一,总分呢?”然后那孩子又在那儿说。

后来妈妈说:“全班第一,全年级第几啊,你知道你们一班的第一名多少分吗?你知道你全年级的排名吗?207名,你知道吗?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就是一路都是讽刺、挖苦和打击。

那个孩子好不容易找了一个优点,他的语文考到了全班第一,但是孩子妈妈找出一大堆的数据证明“你那算什么?你根本不行,你全年级排名不够好”,我就觉得如果我是那个孩子,我就想撂电话。但那个孩子一直陪着笑脸,在那儿哄他妈妈开心。真可怜。

安心:也是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们说什么是痛苦,痛苦就是来源于比较。其实这个妈妈也很痛苦的,她会用这样的一种语言去攻击孩子,就因为她有太多比较了。孩子都这个分数了,我还不满意。我还得再跟班级跟学校比。

樊登:昨天晚上我老婆跟我说,北京的一所中学竟然有一个全年级前二十名的家长群。就是全年级考试前二十名的家长,有资格进这个群。进到这个群里以后,如果有次考试你的孩子退出了前二十名,不用别人说话,自动退群。然后所有的家长,在里边压力大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吗?就是家长每天的生活目的就是不要从这个群里面退出来。

后来我们有朋友在那里边,说“我女儿很争气,自从进去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出过群”,就是孩子的成绩,成了妈妈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指标。太扭曲了,太可怕了。这就是您说的,痛苦的来源就是比较。但实际上,你所重视的前多少名,前多少名,这都是外在的诱惑。这个孩子如果没有一个内在的动力,他可能考完了大学,他就不管成绩了。

安心:我就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他读书的过程中,他父母很想让他学钢琴。他说“好,你要我学,我就学”,考了个钢琴八级。他考过了八级后,从此再不碰钢琴。

樊登:不弹了,太可惜了。

安心:有一个概念叫作过度使用意志力。当我的内在没有内驱的时候,我要基于外在对我的奖赏或者惩罚,不断地激励我自己,把那股劲提起来,他就会过度消耗他的意志力。等到这些外部的刺激,不再成为动力的时候,他就懈怠下来了。很多人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樊登:很有道理。我儿子学习的时候,有时候他考的一些比较难的试,他也参加过那种选拔性的考试,有时候考不上,觉得这题太可怕了,都读不懂。他也会产生焦虑感,说我要不要去学这个东西。我说不用,我说你学校里面教那些东西,都学那么好了,你考一百分了,够了。你那个已经是,正常水平的一百分了。你参加的那个考试比较变态而已。所以要保护他,能够很从容地学习,而不是在这么小小的年纪,身体都没有发育完全的时候,一天到晚干到十一点半、十二点。

安心:对,如果他过度使用、过度消耗,他就会到某个时期动不了了。他想动,他也动不了。

樊登:人生是长跑。很多家长认为孩子高三以前有价值,因为你能给我争面子,让我在群里待着。高三以后,你爱干吗干吗,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了。应该要给这个蓄电池充电,不是提早把电放光了。

安心:对,因为他的人生是长远的,越来越好的。

樊登:所以“无伤害”这一章的核心就是,拿什么东西来替代伤害。我看您这书里边写的核心是尊重。我们用尊重来替代伤害,在尊重的氛围之下,孩子一样可以按照你引领的方向去走。

安心:当然了,其实反而可能会发展得更好。因为他会知道自己真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人有这个动力,有一些真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个动力。就我刚才说的现在很多孩子喜欢佛系,有空心病的症状,就是因为他缺少“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想法。

樊登:一般我跟家长说这个话的时候,你知道他们怎么反应吗?他们说:“可是我的孩子就是不知道想要什么,他整天没想法。所以我只能给他想法。”这怎么解释呢?

安心:他其实颠倒了因果,其实是先有因,再有果。他现在拿这个果来说事,但没有看到前面的因。

樊登:太好了,这几章我觉得父母们应该认真看一看,把每一章认真读一下,一定收获很大。然后第五章叫“一致性”。上次王小骞老师,来我们这儿讲她的书的时候也提到一致性。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同一个意思。您给大家解释一下,您的一致性是什么意思。

安心:这个一致性,在我这里就是做真实的父母。当孩子的行为,是我能够接纳的,那我也不用去假装我不接纳。有些父母觉得,“我夸他两句,或者我肯定了他,他是不是就飞了,或者就怎么样了”,不,当孩子有些行为是你真心喜悦的,你一定要及时地去表达你的这种感受。因为他其实也是一种爱的传递。那当孩子有些行为,你不接纳的时候,你也要一致地去表达:“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这样,孩子就有一个机会去学习。因为人是这样的,我不单单有自我,我还要跟他人相处,跟整个环境去相处。所以孩子其实是需要去学习“我怎样才能不伤害环境,不伤害他人,不伤害自己”。父母其实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如果父母能够很真实地做自己,那这个孩子就能够学到怎么样去跟人相处。

樊登:那为什么很多父母不愿意真实地做自己,表达自己?

安心:有些时候,真实地表达自己,是会触碰到自己的一些脆弱面的。我们被灌输的是人要刚强、坚强。很多时候就是坚强的外壳底下,其实是有一个脆弱的自我,这个部分我们就不敢去展现。因为我们觉得展现这个部分是不好的。

因为有些时候,我也做老师的培训。有一次,我去学校里培训,讲到一致性。那有一个老师就跟我讲,他学了这些沟通的方法之后有一个变化,就是他愿意去袒露自己真实的感受。他说,原来学生考不好,他就拿着试卷回到教室一通责骂:“你看你们怎么考的,我辛苦了一个学期,你们考出这样的成绩。”通常孩子们会安静一秒,之后就又开始各自说话,回到那种无序的状态。学了这个沟通的方法后,有一次,他看到孩子们的考试成绩,他心里很伤感,有一种脆弱的感觉。他回到教室之后,跟孩子们说,老师看到这样的成绩,其实心里蛮难过的。这一下,那个教室里所有的孩子都安静下来了。那一刻是真实的,是活生生的。

樊登:我就想起来那个电影,《中国合伙人》里边,黄晓明演的那个英语老师在北大上课。然后底下的学生都在聊天,说话,睡觉。后来黄晓明突然之间爆发,说:“你们可不可以不要上课睡觉!你们如果不愿意听,可以走。”真的有学生走了。那一刻他突然回归真实,开始讲自己学习的心态:“其实我过去是个失败者。”学生马上就被吸引过来,其实孩子也好,学生也好,他渴望跟真实的人交流。他不希望跟一个面孔交流。

所以好多家长跟孩子玩三十六计,这是特别要不得的事。因为我见过很多家长,喜欢跟孩子玩激将法。就故意地激将,说难听的话,希望能够激发孩子什么东西,这个其实是非常糟糕的手法。

安心:因为这里头有很多贬损性的东西。

樊登:对,表面上这个孩子的行为可能发生了一些改变,你看他憋着一股劲好好学习了,但是他内心已经完全失去动力了。他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让父母打脸。说“你说我不行,我现在给你打脸了,我考了前几名了”,他根本没有体会到学习的乐趣。

太好了,这个就是您这个一致性的表达,和王小骞老师讲的还不完全一样。她说的一致性表达的意思是,比如“你出门要多穿点衣服”,你想表达的是“你应该多穿点衣服,暖和点”。但是很多父母说的是“怎么不冻死你”,就是你明明是爱心,但是说出来的也是难听的话。

您说的一致性的表达就是你要说就说出来,爱也要说出来,你不高兴你要说出来。但是不是贴标签的方式。其实是把非暴力沟通和养育很好的结合,非暴力沟通就是探求需求,这两个课可以很好的结合的。

安心:对,因为非暴力沟通也是很人本主义的东西。

樊登:您这边还提了个问题,养育的初心到底是爱还是恐惧?

安心:你刚才也举了一些例子,也是父母让孩子恐惧,孩子的行为符合父母的要求了,那父母就觉得自己成功了。但实际上,这是一种外驱力,其实没法细水长流,没法长远。

樊登:我要提醒很多父母的就是,你怎么识别自己是不是恐惧出发点做事。所有的愤怒都来自恐惧。就是人对于自己毫不害怕的事,根本不会恐惧。但是如果你只要觉得这事搞不定,这个人怎么这么烦。恐惧一来,愤怒就来了。所以当那个妈妈说,“干吗不冻死你”的时候是恐惧,她是觉得你要生了病,我就有很大麻烦。你要生了病我多难过,我心里边受不了。那如果是爱的角度,我是因为爱你,我体会到的更多的是爱。那说话的方式就完全不一样,愤怒的情绪没有了。

安心:你讲的这个点太对了,我常常跟父母们讲,我说其实养育孩子很简单,你就看你说这番话,做这个事,你是出于爱,那错不了。但是如果你说这番话,做这些事,你底下满满的都是恐惧,那就难保了。

樊登:但是很多父母会说“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当他说“还不都是为了你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因为爱,其实那个不是。希望大家记住,我们今天讲的只要你愤怒,一定是恐惧。就是你说孩子加号减号搞不清楚,这事你都发那么大脾气,为啥?你明知道发脾气无助于他学得好,但你要发脾气,其实核心不就是担心说,这样下去怎么办?万一是个傻子怎么办?万一将来考试,什么都考不上怎么办?他全是担心。所以我有时候就会问这些家长,我说你孩子真的成绩非常非常差,全中国倒数第一,你就不管他了?你就让他流落街头了,他跟你没关系了?其实只要他身体好,你都觉得挺好的。就是孩子一生病,发烧一住院,父母就不考虑成绩的事了。就觉得只要身体能好,让我干啥都行。因为有了一个让你更怕的东西。

但是人不能被恐惧这样去驱动。你如果换一个角度,你会发现孩子成绩不好,你照样可以爱他。

安心:我们骨子里太有生存忧患意识了,我常说我们其实都不是在生活,我们是在求生存。但是我经常跟来上课的父母们分享,我说,我们这一代人,或许还挣扎在生存的一些边缘。但是我们的孩子,值得去好好的生活。他们的个性,他们的特长,他们的特质,值得被尊重,值得去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樊登:安心老师讲的这个,对大量的家庭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所以我们APP现在有一个功能。就是你可以把我们的书,转发给那些非会员,每个月你有十五本送书给非会员的机会。核心是你觉得哪个家庭的妈妈、爸爸需要听这个课程,你就转给他。这是我们做这个事的发心,就是希望更多的中国家庭,能够活得轻松一点,幸福一点,不要那么焦虑、痛苦。你明明都不在生存的层面,但是你非得用生存的心态来解决问题。

安心:所以咱们这个发心也是出于爱。

樊登:好,最后一章叫“自我调整”,为什么把这个作为最后一章?

安心:我在跟父母们打交道的多年的过程当中,我发现我们教给父母们一些养育的心态,一些沟通的技巧。父母们觉得很好用,特别是刚刚初学的那几个月,太好用了。很多人跟我讲:“安心老师,太神奇了。我这么说我的孩子就这样表现,我这么做我的孩子这样表现。”

但是慢慢地,有一些人又会变回去。我就去观察他们,发现其实他们认知层面的东西太牢固了。我们往往会被愤怒、情绪引导,其实我们要去看到整个发生的过程是一个行为发生。然后我针对这个行为,我就有我的解读,这些解读,其实是跟我的信念系统有关。如果我把这个解读为,符合我的感受,就很好。如果我的解读是这个事情不好,不符合我的认知,我的感受就不好了。

那我们怎么样从根源去解决呢?就是我要从我的感受倒回去,我要去看到这里头,我的整个认知系统是怎么样的,我的信念体系是什么,然后我们去认识这个信念的体系,它其实就是在做一个自我调整。有些时候,信念的东西改过来了,所有的东西,它就像那个多米诺骨牌一样全改了。所以很重要。

樊登:但是信念最难改。就是我们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英文有一个词叫force

of

habit,就是习惯的力量,惯性的力量。那怎么才能够把这个核心的信念给改掉呢?

安心:它确实不容易。所以我们说随身心灵成长,其实就是不断地在自己的习性上下功夫,所以没法一朝一夕地改变。在我的这个书里头,我其实给到了父母们一个工具。这个工具叫作转念。一念放下万般自在。所以他有些时候就是一个念头。那我就要去针对这个念头去下功夫。

比如就用我这里头的一个转念的工具。我觉得我的孩子应该去上这个补习班,我就开始对自己的信念下功夫。“这是真的吗?”当你这么问的时候,那个空间就开始出来了。“我能百分之百确定,这对我的孩子是最好的吗?”

通常一个人足够坦诚的话,那个答案一定是“其实我不知道”。我硬要我的孩子去吹长笛,那可能我的孩子喜欢的就是其它的乐器。我要是执着于我的孩子必须得这样。我们自己就非常紧张。

樊登:音乐这么美好的事,天天打人,变成了家里边暴力的来源。

安心:对。书里提供了这样的一些工具之后。父母们就会像从一个套娃那里头,把自己解套出来。然后发现,哇,当我这个念头放下,整个天地都宽了。

樊登:其实是觉知。比尔·波特写了一本书叫《一念桃花源》,那个书的序是我写的,我觉得这书名起得就很有意思。生活中娑婆世界觉得很糟糕,有很多麻烦事。念头一转,其实都是桃花源。

安心:对,我们说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樊登:史蒂芬·柯维讲过一个概念,他说有时候看待事物的角度就是可以一瞬间变化的。他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在地铁上,看到一个爸爸带着三个小孩。那三个小孩就特别闹腾,打扰到别人,尖叫、跑。然后那个爸爸面无表情,根本不管,就坐在那儿。全车厢的人都觉得这家人好没有教养。

后来史蒂芬·柯维就走过去,就跟那个爸爸讲:“你要管一下你的孩子,你不要这样。”那个爸爸愣了一下,说:“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们刚刚失去妈妈,我们可能也没有习惯,抱歉。”你看,就是这一瞬间,所有的人突然之间转念,觉得我们怎么这么自私。

其实我们在生活当中很多的烦恼,大量的痛苦就是来自我们已经预设了这个人是不负责任的,这个孩子是不负责任的,这个孩子不懂事。但其实如果你能够稍微转一下念头,就感觉天地宽了。

樊登:那这有什么训练的办法吗?就是训练这种转念的力量。

安心:有的。就是像我在书里提到的,早期的时候,你一定是要通过书写的方式。就比如孩子的这个行为让我非常痛苦。我一定要去找到真正让我痛苦的是什么。

比如有一个妈妈她很痛苦的就是,有了孩子自己就不自由。她有这样的一个情绪。所以她看到孩子,自然而然就很烦了。

樊登:很多妈妈都有这想法,都是你耗费了我的时间。

安心:对,那我就要去看了,真的是这样吗?所以她就写下来,有了孩子我就不自由。她就一步一步去走,她突然写着写着,觉得这个过程就是自己成为自己老师,自己做自己工作的过程。然后因为这个工具,有一个叫作反转。有了孩子让我不自由,反转过来就是我让我自己不自由。她就突然发现真的是这样,不要怪孩子,很多事情其实是“我让我自己陷入在角色里,我自己安排了很多事情”。其实不光孩子,是“我让我自己不自由”。

转到这儿她就开始能放下了,那再进一步是什么呢?她又写,我让我的孩子不自由,她就更有感觉了。她说:“我确实生活当中,对孩子很多限制。”通过这么去书写,跟着步骤写,那个妈妈后面她就突然觉得好放松。

樊登:这就是心理学应该有的样子,心理学就是应该用这样的工具、步骤来帮助大家解脱,开心。人的心是一个弹性空间最大的地方。我们平时说心眼小,心眼小到连针尖都穿不过去;说心胸宽广,宽广到宇宙苍生都能够放在心里。所以对于每一个人来讲,心量的大小是可以调节的,可以学习的。能够做自我的老师,能够做自我的观察者,你的心量就会开放。我觉得今天咱们讲的这本书,基本上核心的内容都在这儿。如果这里边的任何一句,比如不要贴标签,比如划定好界限,比如用尊重、爱来替代我们过去的控制和恐惧,可能全家都会变得不一样。

樊登:所以对于很多所谓有悟性、自我觉知力强的家长来讲,听我们讲这段其实就够了。有的人甚至可以完全改变自己今后的育儿方式。但是还有很多家长会觉得说,我想学得再多一点、细一点。所以我们就邀请安心老师给我们做了一个父母效能训练的训练营。我们樊登读书的APP上就有这个,安心老师是可以带着你们把这个课程系统地走下来的。一共25节课,体量就很大了,每节课15分钟,给你很多练习的空间。

当然我们不是说所有的家长都要去学这个东西,真的没有必要,家长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干。就是如果您觉得听完我们讲这本书,听了我们讲其它很多育儿的书,已经解决了,已经好很多了,那就没关系。但如果你想在这方面成为一个专家,您希望自己能够深造,甚至您可以跟安心老师一起来帮助其他的人,甚至能成为一个职业的机会。那这时候你可以考虑去了解一下P.E.T.的亲子训练营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心:我们把它叫作《教孩子学会社交和情绪管理》,这是我们的课程的名字。

樊登:太好了。因为我知道很多教育方式都有最核心的那一句话。假如您用一句话来总结您的这本书的话,你会选择哪句话?

安心:我会觉得身为父母,活出自己,然后成为真实的人,就是对孩子最大的祝福。

樊登:太棒了。所以我没选错这本书,我看了这本书的书名就觉得我们的价值观是一致的。我整天劝大量的父母,说过好你自己的日子。你看我周日卖书的时候,好多人说“有没有高二学生看的书?”“有没有初三学生看的书?”我说高二和初三的学生什么书都能看了,基本上不用推荐了。你要问问有没有你能看的书,你得自己看书才行。所以我们希望所有听过我们讲这堂课的家长们,都能够活出自己的人生。自己过得精彩,孩子才能够轻松愉快,有自我觉知力的成长。

安心:而且他有一个榜样,他知道生命绽放成这样是可能的。

樊登:有时候孩子不愿意听你的话,其实核心就是他不想成为你的样子。所以你的生活如果让孩子觉得挺好的,他就更愿意相信你说的话的说服力。谢谢安心老师,谢谢大家,我们下周再见。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