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 次浏览

我们如何走到今天–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30分钟

今天我们要讲一本非常有趣的书,这本书的名字叫作《我们如何走到今天》。

它所讲的是,重新塑造世界的六项创新,为什么这书特别重要呢?我会觉得它和《人类简史》有点相像之处。

因为《人类简史》讲的是整个智人的发展历程,它充满着贯通感,让我们觉得豁然开朗,原来人类是这样来的。

这本书的视角跟我们不一样,这是一本关于技术发展的历史。

而在这本书开篇作者就给我们讲了一个,整个贯穿整本书籍的现象,叫作“蜂鸟效应”。

大家都听说过“蝴蝶效应”,蝴蝶效应就是,南美洲的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可能会导致亚洲的一场海啸,这个之间是怎么联系起来的呢?那个叫作复杂科学。

复杂科学你是可以理解,但你很难把它明显地串起来,但什么是蜂鸟效应呢?在白垩纪那个时候,花开始进化出来授粉的能力,蜜蜂开始来采蜜。

这样的话就有更多的花开始产生花蜜,很多的花里边都有了花蜜,这个叫作共同进化。

就是蜜蜂和花共同进化,一块儿进步。

结果这个过程当中,导致另外一个物种发生了改变,就是蜂鸟。

蜂鸟为了吸花里的蜜,它就需要悬停在空中,大家见过那个样子吧?那个翅膀就不停地这么震,悬停在那儿,这样去吸那个花蜜。

这个动作在鸟类当中,根据它们翅膀的结构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你从来没有见过其他的鸟,像蜂鸟那样能够悬停在一个地方这样动来动去,但是蜂鸟为了能够吸到花蜜,它真的就变成了这样,这个就叫作蜂鸟效应。

就是一个动作带动下一个动作的发生,这些动作之间是完全可以看得到的,是可以考查得到的。

所以这书能够带给我们的感受就是这种贯通感,就是让你们突然明白,哦,原来我们是这样走到今天的。

所以这本书的题目起得非常好叫”How We Get to Now”,就是我们怎么到今天的。

它选的这六个革新分别是什么呢?可能很难猜得到,第一个是玻璃,也就是我们人类对于硅的使用;第二个是制冷,制冷技术;第三个是声音的技术;第四个是清洁技术,就是我们怎么样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干净;第五个是对于时间的技术;第六个是对于光的技术。

这六项技术构成了人类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的过程。

咱们首先来说玻璃,在2600万年前,撒哈拉地区突然出现了一次超过1000多度的高温,形成了天然的玻璃。

在4000年前,埃及的法老就把那些天然的玻璃,是有点浑浊的黄黄的那个样子的,做成了半透明的那种胸针。

到现在你在博物馆里边还能够看得到,就是胸针里边,大甲虫的那个壳,那个就是用这个半透明的玻璃做的,非常昂贵。

接下来,玻璃的技术几乎没有什么发展,因为人类很难掌握那种超高温的技术,结果一直到1204年,1204年发生了什么大事呢?君士坦丁堡的陷落。

各位听这本书的时候,你需要跟我们讲过的《丝绸之路》那本书结合起来听,这两个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君士坦丁堡陷落以后,出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大量的土耳其人都搬到威尼斯去了。

因为那个时候威尼斯,逐渐成为这个世界的核心。

我们记得讲城邦的时候,然后威尼斯变得越来越繁荣。

所以很多土耳其的手工艺人都跑到了威尼斯,他们在那儿干呢?在那儿吹玻璃,就是做那种非常简单的玻璃制品,然后卖钱。

但是大家知道,吹玻璃需要用高温,所以经常动不动就烧了,一弄,哗,整个街区烧掉了。

所以威尼斯的人就很烦,说这帮做玻璃的人真讨厌,于是他们就把所有做玻璃的人全都遣散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就他们再次流亡,从土耳其流亡到威尼斯,这次流亡得比较近,就在威尼斯郊外找了一个小岛,叫作穆拉诺岛。

所有做玻璃的人全部都集中在穆拉诺岛上,因为这个岛上没有那么多像威尼斯一样的木头房子,他们在那儿很快乐地整天吹玻璃。

这样一来就导致了一个溢出现象,这个叫作信息溢出现象。

就是硅谷就会出现特别多的科技,金融街就会出现特别多的金融产品,就是当你把同行集中在一块儿的时候,所有的这些匠人都在一起,信息密集地交流,哇,玻璃技术大幅发展。

你可能想象不到,因为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导致玻璃技术大幅进步。

这个过程当中人们研发出了眼镜,研发出了透明的玻璃,因为都是那种浑浊的玻璃,没什么意思。

结果有人终于烧出了透明的玻璃,有了透明的玻璃之后就会有眼镜。

因为那时候戴眼镜的都是教士,只有那些教会里的教士才会需要戴眼镜,因为他们需要看书,所以眼镜是一个奢侈品。

但是眼镜的技术并不普及,因为需要看东西的人太少了。

这时候有一个革命性的事件发生,就是古登堡发明了印刷机,我们知道古登堡发明印刷机这件事在很多本书里都提到过,这似乎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事件,今天看来的确是这样。

古登堡发明了印刷机以后,这是大概在15世纪40年代的时候。

在15世纪40年代的时候,古登堡发明了印刷机以后,带来的巨大好处就是书可以印了。

书可以印了,就导致很多人可以看书了。

你知道很多人可以看书的好处就是大量的人发现自己是近视眼。

就是以前人们不觉得自己近视,每天就是工作,跟人扯闲篇,聊天,没觉得自己近视。

但是当他们发现要看书的时候,他看不清,近视,全民配眼镜。

于是所有的人都需要去配眼镜,这时候眼镜业大发展。

就是到处都是配眼镜的人,到处都是眼镜商,因为有那么多的人需要配眼镜,因为那时候灯光也昏暗,也没有像今天这样科学用眼的这些想法。

所以当人们开始使用眼睛去看书的时候,发现眼镜是最需要的东西。

当所有人都开始需要配眼镜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当时最先进的科学技术者,都是眼镜专家。

就是科学家们都在研究怎么样让眼镜变得更好,那人们就不会简简单单地说,就停留在眼镜这个层面。

他们有人想说,能不能把两个镜片叠在一起呢?OK,显微镜就出现了,所以当人们发现把两个镜片放在一起,詹森父子1590年他们发明了显微镜。

通过这个叠在一起的镜片,可以看到更细致的东西。

70年以后罗伯特·胡克出版了他的叫作《显微制图》,我们都说罗伯特·胡克是发现细胞的人,然后后边才会有细菌,还有病毒的这些研究,所以胡克非常了不起地发现了细胞。

在1610年,伽利略改造了别人的望远镜的雏形,然后伽利略用这个望远镜观察到了卫星围绕着木星转。

大家不要小看这件事,就是过去的教会认为一切东西都是围绕着地球转,所以所有人都认为地心说。

伽利略拿眼睛看到了木星有卫星,而这个卫星是围绕着木星转的,所以动摇了整个教会的地位,所以你说玻璃这件事重要不重要?在20世纪40年代的时候,有人给玻璃的背面涂上荧光粉,涂上荧光粉以后干吗?发射电子去打这个玻璃面,打一打,打一打发现电子图像出来了,这就是后来的电视。

电视对这个世界有多大的改变,我想不用多说了,它整个改变了我们的剩余时间,让我们大量的时间呆在家里边整天一块儿变得更胖,这都是电视的功劳。

另外一条路径,对于玻璃(的)使用还有另外一条路径,这个是我们很多人没有想象得到的。

在1887年的时候,有一个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教授,叫作查尔斯·弗农·波伊斯,我要把他的名字整个念出来,因为他这个人真的太重要了。

他在那儿干吗呢?他想做一套实验的仪器,这个仪器需要特别细小的玻璃纤维,然后他就琢磨怎么能够把这个玻璃拉得特别细。

如果能拉一个特别细的玻璃纤维,他那个实验就能够做成。

你知道这个疯狂的人怎么做?他做了一个巨大的石弓,一个弓箭,然后在这个弓上绑上一根箭,再箭后边缠上玻璃。

然后把那个玻璃烧化,把玻璃烧化了以后,用石弓把这个箭,唰地一下地射出去。

因为速度很高,就是他拉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根90英尺长的玻璃管,这就是玻璃纤维。

就是当他获得了这个玻璃纤维以后,他发现这个比想像中坚硬得多。

玻璃纤维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说一掰就断,应该是很脆的东西。

不是,非常坚固,玻璃纤维很难弄断,所以你知道吗?现在我们所坐的A380这样的飞机里边所用的那个器材就是玻璃纤维,我们很多高档的汽车,很多游艇,我们那个羽毛球拍子。

我们用的各种需要坚固的东西,包括登月的那些器材,都用到了玻璃纤维,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坚固的伟大的发明。

那你说玻璃纤维的作用就到此为止了吗?没有,在1970年的时候,康宁玻璃厂和贝尔实验室,就是他们的互动的作用,发现玻璃纤维的透光性极其好。

就是这个光信号从这儿穿过去,几乎没有损失。

经过贝尔实验室不断地加工,逐渐地生产出了一个叫光纤的东西。

光纤就是我们现在人和人之间传输数据最重要的一个设备,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

就是这么窄一捆东西,能够把几十亿人之间的联络都建立起来,这就是光纤的作用。

所以,如果没有玻璃的演进,就根本不会有我们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就根本不会有我们这么多信息、数据,什么物联网,什么人工智能种种的东西,没有光纤作为基础的研究,都是做不到的。

还有另外一个需要我们认识的就是,你们有没有发现在文艺复兴以前,画家很少画自画像。

文艺复兴以前的画家,画的都是宫廷画或者都是宗教画,都是《圣经》里的故事或者是皇帝呀什么的。

文艺复兴以后的画家开始画自画像,为什么呢?因为镜子,造出镜子以后,人们发现说原来我长这个样,人的自我意识开始大幅地提升。

所以我们简单地讲哲学,简单地讲社会的演进,实际上它背后是需要技术的支撑的。

这个技术可能就是非常简单的镜子这么一件事,大家知道这个世界上硅的含量是最大的。

我们这个世界上硅的量很大,但是人类最早认识的几乎都是碳,就是我们最早所使用的工具,我们最早所了解的生火啊干什么,我们用的都是碳,为什么没有用硅呢?硅是在最近这些年才会变得越来越重要,造成了芯片,造成了我们的光纤,造成了玻璃,造成这样的东西,为什么呢?因为硅需要一个1000度的高温,才能够显示出它跟平常那个沙子的样子完全不像的状态,否则在我们眼里它只是沙子。

那这个1000度的高温哪儿来的呢?有人说那个高温必须是有一个行星撞击在了地球上才会形成的。

所以他们去那儿考察,发现在撒哈拉地区并没有出现陨石坑,所以应该不是一个撞击所导致的。

最后大家想有可能是一个行星,在地球撒哈拉那个上空爆炸了,就是没有冲击到地面上,但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爆炸。

这个爆炸产生了高温,使得那些沙子融化,产生了最早的玻璃。

这些东西会给我们人类源源不断地带来研究的科技,因为如果真的破解了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就有可能能够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宇宙,了解宇宙射线,了解大爆炸的整个的过程,所以这就是玻璃这一项。

感受到这个宏大感了吗?玻璃带给我们整个人类的改变。

第二个东西是制冷,在1834年的时候,有一个叫作弗雷德里克·图德的人。

你看我讲这本书,我把他们的名字全都要念全了,因为这些人都很了不起,弗雷德里克·图德干了一个什么事?他从新英格兰运了一船货到里约热内卢,新英格兰地区就是美国现在像麻省或者是哈佛那样的地方,波士顿那样的地方。

运了一船货到里约热内卢,运的是什么东西呢?很多人觉得很诧异,他运的是一个完整的湖泊,大家说这跟科技有什么关系?这个图德在17岁的时候,他的哥哥身体不好,他的父母就要求他说,你陪着你哥哥到南美洲去。

南美洲气温热,有可能那个热带对你哥哥的身体有好处,就像咱们现在把老人带到海南去度假一样。

然后他就陪他哥哥到了南美洲去度假,结果没想到他哥哥还是死了,死在南美洲了。

死在南美洲以后,他一个人很伤心地在南美洲待着,在那个地方他突然发现,他说这个地方太热了,完全不适合生存,为什么没有冰块呢?他觉得如果能够把冰块从寒冷的美国运到南美洲肯定能够赚大钱。

他花了4000美金,拉了一船的这个冰块,要运到南美洲去。

我知道大家的想法跟我一样,说化了怎么办?这个冰如果走在半路上化了怎么办?事实上当时最大的批评和讽刺的声音,就是来自于说根本运不过去。

到南美洲,你开玩笑,那冰肯定就完蛋了。

事实上不是,事实上是当他把这些冰运到南美洲的时候,大量的冰保存完好,大量的冰都没有问题。

因为冰其实只要你用空气跟它隔离,它就能够保存得很好。

你不要让冰直接暴晒在阳光之下,你给它遮起来,在阴凉的地方形成空气。

这个图德很聪明,他用木屑撒在冰上,木屑就能够产生特别多的空气,空气的间隙形成了一个保温层,所以冰块基本上都被运到了南美洲。

运到南美洲之后,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没人买,就所有的人都觉得很新鲜,啥玩意?看一眼,没见过冰,看一眼,没有使用场景,没有一个人买。

他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冰全部都化掉,花了4000块钱。

他就疯狂地把所有的财产全部都投入到运冰这件事情上,他坚定地认为,运冰这件事一定能够成功。

因为他说我要教育那些人,那些人不知道这个怎么用,那我就教他这么用。

所以就把它铲了 (做成)刨冰给大家吃,然后让它制冷,就免费送,这个生意有一个什么好处呢?你没发现吗?就是他唯一要花费的是运费,唯一要花费就运费,除了运费之外,其实没有什么好花费的。

还有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商机,就是他不用专门拿船把冰运过去,而是找那些运了货到美国的船。

他们要回南美洲,要回南美洲,反正回去也是空载,那你干脆帮我运点冰过去,所以它大幅地降低了运冰的费用。

一直到他已经接近破产了,但他依然坚信卖冰这件事是可以的,这时候这个市场开始起来了。

大家有没有看过有一本非常著名的小说,叫《百年孤独》。

《百年孤独》的开篇,因为是南美洲的作家,他就说那个上校在被押上行刑场的时候,他脑子里边依然想到的是小时候他的爸爸带他去,见识冰的那个场景。

吉普赛人带着一块冰来让他摸,花钱摸,花了钱能够摸一下。

他爸爸给他花了钱,他用手去摸那个冰,摸了冰以后的感觉是好烫,加西亚·马尔克斯这个描写真的太有意思了。

就是我们去摸一个特别寒冷的东西,没有感受过的东西,那个感觉确实就是(和)被烫了一下的感觉是一样的。

所以在那本书里边,你会发现,冰已经成为了一个娱乐工具了,已经可以带它到处去巡游了。

还包括有一本书叫《瓦尔登湖》,1846年的时候,梭罗在瓦尔登湖边上每到冬天,就见到很多人在那儿凿冰,凿了冰然后运到南美洲去。

就说明那个时候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大生意,所以这个图德后来真的发财了,赚了特别多的钱。

到1890年的时候,冰块已经成为必需品。

就是人这个动物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旦过上舒服的日子,他是倒不回去的。

所以整个热带地区对于冰块的需求在暴增,一传十,十传百,在不断地暴增。

所以那时候有一段时间,纽约下雪下少了,气温比较高。

通篇都是说今年的冰块荒,今年冰块出了问题怎么怎么样,所以你就可想而知,冰块对于整个环境的改变。

尤其是像芝加哥这样的地方,芝加哥是一个养猪养牛特别多的一个地方,它是肉类的中心。

但是芝加哥一直发展不起来,原因是什么呢?肉类没法储存,肉类没法运得远,只要运得远就不行。

但是当有了冰块,他们可以把冰块一层一层地和猪肉码放在一起,芝加哥成为了一个大城市,这就是对整个地图的影响。

这都是叫自然冰,但是另外一条途径,我们就得看到人造冰是怎么产生的。

人造冰的产生是来自于一个大夫,就这个大夫叫作约翰·格里。

约翰·格里在给这些病人治疟疾的时候,因为疟疾要发高烧,他就需要用冰块来给他们降温。

结果在这过程当中,格里发现冰块不够用了,因为冰荒。

他很着急,他说这样病人会死,他就想我怎么才能够造出一些冰来,这是一个很难的事吧?各位,就是你会想象一个人怎么会想到这么一个有革命性的方法,他要造出一个冰来。

在约翰·格里1842年,能够去造冰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是人们发现了空气这个东西。

就是人们发现虽然看不见,但是这个东西可能是有东西的,这可能是空气,是有东西的。

于是有一个波义耳做了一个实验,波义耳做了个真空管的实验。

他弄了一个管子,放了一只小鸟进去,因为你要知道这个空气到底有没有。

所以他需要放一个小鸟在里边看看是不是有这么回事,然后把那盖子封起来。

封起来以后他用了一个泵,唰地一下子,把那个空气管里的空气抽完了。

抽完了这个空气以后,小鸟没有空气,当然就死了,啪,就死掉了。

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发现了一个特别惊人的现象,小鸟冻住了。

就是当他把这个空气抽完了以后,发现小鸟竟然冻住了,结冰了,这怎么回事?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用的压缩机的原理,就是当你把空气突然压缩抽走的时候,它都会引起周围气温的骤降,然后一下子使得这个小鸟就被冻住了。

这件事情启发了约翰·格里,他就回去开始尝试,用压缩机的原理造出了制冰机。

格里跟图德得是同一时代的人,就是图德在那边,一直在卖他的自然冰,格里在这边造了人工冰,他们俩关系好吗?特别糟糕。

图德就整天抹黑这个格里,说人造的冰很危险,人造的冰有病毒,人造的冰好脏。

就特别像我们今天人们对于一个新产生的创新事物一样的态度,就是我们会有怀疑,会有猜测。

既定的利益者会不断地抹黑它,所以图德使了大量的劲去抹黑格里。

但是你挡不住技术的出现,因为,经常会搞不到冰,大家就很着急,而且我需要靠谱的随时随地能够拿到的冰,于是制冰机变得越来越多。

那个时候在美国出现了内战,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是制冰机大量发展的时机。

你可能想不到,打仗跟这有什么关系呢?南北战争一打仗,运冰的那个就过不去了。

就是你正常的贸易,运送着冰块,拉来拉去的那个就被中断了。

所以导致很多需要冰的地方根本拿不到冰,而走私一个制冰机要比整天运输冰块划算得多。

所以那些人在不断地走私军火的同时,也走私着制冰机,这是大型制冰的一个方向。

另外一个方向就是怎么样小型化,这部分是来自于一个叫作克拉伦斯·伯宰的人。

这个伯宰的英文叫作Birdseye,Birdseye,鸟的眼睛。

这个Birdseye是美国非常有名的一个食品公司的logo,那这个食品公司叫作通用食品公司。

你就知道这个伯宰后来肯定是发财了,这个伯宰干吗呢?他经常去冰钓,就从那个冰里边凿个窟窿钓鱼上来,他发现那个鱼只要一钓上来,嘣地一下子就硬了。

等他们回到家,把突然冻硬的那个鱼解冻以后,吃的时候,他发现口感很好,跟吃鲜鱼的口感一模一样。

他说怪了,说我们平常都不爱吃冷冻的食品。

他就开始做实验,后来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如果这条鱼是慢慢慢慢冻起来的,它的口感就很糟,就会很难吃,肉味就没有了。

但如果这个鱼能够一瞬间唰地冻掉,口感很好,化掉了以后味道没有问题,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冷鲜食品。

就是伯宰用这样的方法发现了冷鲜食品是可以保存味道的。

于是他开始生产建立在这种快速冷冻技术上的这种冷冻公司,大家知道这个有多重要。

就是如果没有冰箱,我们今天的饮食结构跟过去会完全不一样。

而且如果没有冰箱,我们就不会住在那些热带的地区。

你想想看没有冰箱,没有空调,谁会去住在那儿?那简直是太可怕了,所以那地方只有一些原始部落的人愿意住在那儿,城市是不可能建立起来的,因为不适合人类居住。

紧接着到1902年的时候,威利斯·开利同样是使用空气压缩的技术,发明了空调。

大家知道,空调最早的使用场景在哪儿?是1925年,人类第一次使用空调的地方在派拉蒙影院,电影院。

那时候你如果说服一个人,给自己家里装一台空调,这有点可笑。

但是谁会很有动力装空调呢?电影院。

那时候电影院到了夏天就没法坐,就整个电影院里边热得呀,就大家挥汗如雨。

很多人坚持在里边,一边扇着扇子一边看,所以电影的上座率很低。

然后开利就去跟派拉蒙的老板讲,说我这有台设备,我给你试试看,我能让这个电影院变得更清凉。

老板说那你试试看吧,就开始做,老板就在那儿观察,一开始还是很多人在那儿扇扇子,扇扇子。

慢慢地到电影快结束的时候,空调调试好了,慢慢地发现人们不扇扇子了,安安静静地坐在里边看。

出来以后,派拉蒙影院的老板就说,这个东西一定能够大卖。

没有这个东西,就没有今天的热带城市,人类的人口分布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这就是制冷的工作给我们整个社会带来的改变。

第三个叫作声音。

就是人们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使用声音了,一直到1857年,1857年3月份,一个叫作斯科特的人,他发明了一个叫声波记振仪的东西,而且拿到了自己的专利。

这个东西可以记录下来一串各种符号,就各种振动的波形,就把那个波形能够记录下来。

实际上它并没有记录声音,他只不过是把声音变成了波形给画出来了。

就这么一个小发明启发了爱迪生,所以爱迪生在1877年设计了第一台留声机。

在相应的时代,1872年的时候贝尔发明了电话,这个留声机和电话,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就是爱迪生发明留声机的目的是为了传输信息,他说这个留声机我这样刻录、记录。

把它录下来了以后,这个声音文件我可以像送信一样直接送到另外一个城市,那个人只需要把它放在留声机上一放,你看,想要带的话我就听到了。

贝尔发明电话的目的是什么?他说我发明这个电话的目的,我是为了能够让大家更方便地听音乐会,你就在家里边就可以听音乐会。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好玩的事情,就他俩正好搞反了。

就是贝尔所设计的电话的功能实际上是留声机达到的目的,而爱迪生所设计的留声机的功能,电话比它方便得多。

大家知道电话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如果没有电话的话,就没有摩天大楼,这两个之间什么关系呢?有一个人专门论证过这件事,就是为什么人类会出现摩天大楼?而在过去都是小楼,小平房或者两三层这样的楼办公。

你想想看,没有电话的时候,如果是摩天大楼,那么多的人在一个地方办公,他说这个楼里除了电梯之外,你别的什么都不要装,因为所有的人跑上跑下,跑出跑进,都得跑来跑去。

因为传递信息需要人,需要跑来跑去,这就是电话的作用。

有了电话以后,减少了人们跑来跑去的节奏,所以那么多的人聚集在一个大楼里边办公才能够实现。

整个改变了地貌特征,整个地球上出现了大量的摩天大楼都跟我们的通讯方法是有关的。

贝尔实验室在这儿需要提一句,就是近代史上人类所发明的大量重大的东西,几乎都是贝尔实验室发明的,为什么贝尔实验室这么厉害呢?20世纪的每一项主要技术几乎都源于贝尔实验室,简单列举一下,收音机、真空管、晶体管、电视机、太阳能电池、同轴电缆、激光素、微处理器、电脑、手机、光纤,所有这些现代生活的基本工具几乎都是来自于贝尔实验室。

除了贝尔实验室有着它独特的机制,鼓励发明创新,集中了大量聪明的人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来自于《反垄断法》。

就是美国有《反垄断法》,所以他们认为电话不应该只由你们一家来经营,后来双方博弈,导致的一个结果是贝尔实验室可以拥有独立的知识产权。

你可以不用把它拆分,但是你必须得能够把这个权利让渡给所有的公司。

所以基本上贝尔实验室所设计出来的所有的东西,都会快速地复制到全世界,原因就是他们跟美国政府达成了这样的一个协议,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创新。

就是它并不是每一个发明都为了挣特别多的钱,他每一个发明都以一个非常合理的价格转让给全世界的公司,这就是贝尔实验室在人类历史上做出重大贡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好了,事情进展到二战期间。

二战期间最要命的事就是战争,战争的时候,一个非常重要的焦点就是情报,双方都在不断地破解对方的情报。

这时候有一个叫作图灵的人,大家知道那个,大家说乔布斯做的苹果的标志,咬了一口的苹果作为苹果的标志,说这个是为了纪念图灵。

有争议,有人说是,有人说不是。

但最起码我们知道,乔布斯是特别崇拜图灵的,图灵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计算机科学家。

他是因为吃了一个毒苹果死的,所以就咬了一口的那个苹果。

图灵和贝尔实验室合作,双方开始把声音数字化。

大名鼎鼎的数学家阿兰·图灵和贝尔实验室的A·B·克拉克通力合作,共同研发了一种代号叫作”SIGSALY”的通讯信息。

他将人类语言的声波转换为数学公式。

SIGSALY以每秒两万次的频率记录声波,捕捉瞬时声波的振幅和频率。

但是这种录制方式不是通过将声波转化为电信号,或者在蜡卷轴上刻槽而进行的,而是将信息转化为数字,以0和1的二进制语言进行编码,所以这就是整个数字化的开始。

于是他们就可以很轻松地在这边说话,直接就说话,说话以后,通过这套SIGSALY的系统把它编码以后,到那边收到的是一串0 1 0 1 0 1这样的东西。

敌方拿到这个东西一点用都没有,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解码。

那边只需要把这些0 1输入到一个设备里边去,那个声音就自动地还原出来。

人们发现高保真,人们发现说这个东西声音录得太好了。

这个效果要比我们过去那种模拟的信号,比我们那种留声机刻的这种信号好得多,这才有了今后的所有的数字信号,所以我们说现在生活在一个数字时代。

为什么图灵这么重要?因为图灵为我们开创了数字时代的先河,我们可以把一个声音数字化,也就可以把一个画面数字化,我们甚至现在是把外卖都数字化,把骑自行车这样的事都数字化,这就是由图灵这个地方开始开创的。

然后从三极管到了真空管,有了真空管以后会产生广播。

广播带来的变化巨大,广播对政治的变化(影响)尤其巨大,大家知道因为有了广播,所以黑人的地位才得以提升。

有了马丁·路德·金,当然也会有希特勒,就是如果没有真空管所带来的整个广播系统的改进的话,就不会有希特勒这样的演说家,通过演说就能够控制一个国家的这个过程。

还包括罗斯福的炉边讲话等等,都是因为广播的原因。

当然还包括我们后来水下的超声波,以及导致今天的B超,对于医疗的改进,甚至对于性别的预测等等,这些都是来自于声音技术的不断革命。

第四个是清洁,这条线我觉得是大家更有感知的一个东西。

大家知道,也就是大概差不多150年前,那个时候,你要是随便打开一个水龙头就想喝里边的水,那简直是玩命,因为太脏了。

在1856年的时候,有一个叫艾利斯·切萨布鲁夫的人,他从美国到欧洲,干吗呢?学习下水道技术。

因为他当时从芝加哥来,芝加哥已经脏得没法待了,芝加哥是一个平地,它没有斜坡也没有中间高,两边低的那个地势结构,所以所有的脏水全部都留在大街上。

臭不可闻,经常会发生大量的疾病,疟疾或者是霍乱这样的东西大量发生的。

人们那个时候把霍乱视作是一种叫作胀气的东西,看不见的东西。

后来慢慢地,有的政治家和科学家就发现说,可能不是气的问题,可能是水的问题。

水里边产生大量的问题,当然也伴随着人们对于细菌的认识,人们越来越关注到说,城市不能这么脏了,怎么办?他跑到欧洲去看,看欧洲的下水管道,学了一下。

学完回到芝加哥没法搞,为什么呢?芝加哥的房子已经盖好了,整个房子全都压在那个地上,你说怎么给它掏下水管道呢?他们有一招,因为那个时候已经发现了那个叫螺旋千斤顶这样的东西,然后在芝加哥那个时候,有一个壮观的景象。

就是所有的屋子底下装了一圈的螺旋千斤顶,然后所有的螺旋千斤顶一块儿摇,一块儿转,把那些屋子抬起来。

一个重达750吨的一个大旅馆,周围一圈,一圈千斤顶一块儿转起来,抬高10英尺。

我的天,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所有人照常营业,照常从那个旅馆里边走进走出,只不过那个旅馆在慢慢地上升。

芝加哥用这样的方法把整个城市抬高,抬高了以后,在那个抬高的空间里边开始建地下水管道,这就是清洁工作的第一步。

但是有这个没用,为什么?因为所有的脏水,是不在地面上出现了,通过这个地下管道排出去了,排到哪儿去了呢?就很自然地排到他们的饮用水源里边去了。

就是直接排到河里边,人们再从河那边喝回来,所以那个时候的自来水依然是脏得不得了,根本没法喝。

整个城市经常会出现大量的疾病,而且在那个年代人们是不洗澡的,有的最爱干净最爱干净的人,也是一个月或者是半个月才洗一次澡,所以你可以想像那时候。

那时候有一个匈牙利的大夫叫作伊格纳茨·塞麦尔维斯,伊格纳茨·塞麦尔维斯这个人需要被大家记住,因为他在1847年的时候,他提出一个特别重要的建议,这个建议是什么呢?他提的要求是如果一个医生在今天下午要解剖尸体,再去接生孩子,之前一定要洗手,就这么一个建议。

大家嘲笑他说疯了,说这人肯定疯了,都别理他,没有一个人理他,甚至医院把他开除掉了,认为他有损医生的声誉。

一直到我们前面讲的,光学的这部分在不断地进步的时候,人们发现了微生物,人们才知道洗手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这个过程当中一个叫作约翰·斯诺的人做了伟大的贡献,约翰·斯诺发现霍乱不是来自于气体,霍乱是来自于水。

接下来蔡司光学做出了特别棒的镜片,然后一个叫科赫的微生物学家从镜片当中看到了霍乱病菌,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科赫因为这个发现,在1905年获得了诺贝尔奖,他在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上,还甚至感谢了蔡司光学所研制的这个镜片。

所以这些科研综合在一起,让人们逐渐地开始认识到水里边是有多么的脏,怎么样能解决这个水里的问题?这时候有一个英雄人物出现了,这个人叫约翰·李尔。

他是觉得怎么能够减少水里边的细菌,加上当时人们对于细菌的了解,他认为化学手段就应该可以解决。

他开始尝试用次氯酸钙进行净化,次氯酸钙这个东西是有毒的,就是如果一个人喝上一大杯浓浓的次氯酸钙,喝下去立刻就死了。

在当时,约翰·李尔顶着多么大的压力,他不断地尝试那个剂量,就是怎么样把那个剂量能够控制得更低,能够产生一个更好的效果,正好杀死水里的那些微生物,但是能够让它对人类无害。

在1908年,因为他们的这个水务公司产生了污染,产生了一个很大的诉讼,结果老百姓告他们。

所以水务公司当时面临着,要不要把所有的管道全部换掉的问题,那个需要花很多钱。

这个李尔认为说,换掉管道也没用,他说如果不解决水的问题,换管道对这事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所以他没有时间了,他必须快速地解决这个问题。

然后他在泽西城做了一件特别吓人的事,就是他没有跟任何人通知,他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他在整个泽西城的水的管道里边倒入了他计算过之后觉得适量的次氯酸钙,倒进去了,这个胆子好大。

没有经过听证会,没有经过告知,就是自己干了这么一件特别莽撞的事情。

当他把这个次氯酸钙倒在水里边以后,后来慢慢地有人发现了这件事情,把他告上了法庭。

在法庭上我们来看这个整个的对话,这是历史上对于城市供水首次的大规模氯化,但是一旦传开传了出去,人们开始就会认为,李尔简直就是个疯子或者是一个恐怖主义者,毕竟次氯酸钙这种化学物质只要喝上几杯就会危及生命。

但是李尔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实验,他知道如果这种化合物剂量非常小,对人类是无害的,但对大多数细菌却足以令其致命。

你看这个检察官是怎么审问他的,检察官说,医生,你的这次实验将漂白粉加入饮用水中,置20万人的生命于不顾,请问在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有这样的先例吗?李尔说,20万人的生命,全世界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以前从没这么试过。

问的人说,从没试过?对,在这种条件下或者情况下确实从没试过,但是将来这种方法会多次出现。

然后检察官说,泽西城是首例。

李尔答,是因此而受益的首例,好有自信。

然后泽西城是首个你用来证实自己的实验是对是错的城市吗?李尔说,不是的先生,泽西城是首个因此而受益的城市,实验已经结束了。

这科学家非常坚定。

你有没有事先通知城市当局你将做这个实验?没有,你喝这种水吗?我喝,先生。

那么将这种水给你的妻子和家人喝,你有没有过片刻的犹豫?这个检察官问的是非常情感的问题。

他说,我相信这是全世界最安全的水。

甚至检察官都怀疑说你是不是为了挣钱,所以这个检察官说,要是实验证明效果不错,他讽刺他,他说那你就发财了。

这时候李尔耸耸肩说,我不知道从哪里发财,对我来说这也没什么两样。

这件事情李尔并没有申请专利,他没有认为这是一件可以大发其财的事,他就把次氯酸钙这个东西贡献给了人类。

从此以后,次氯酸钙净化水成为了一直到今天我们还在使用的技术,这项技术对整个人类有多大的影响,各位你能想到吗?就是通过水的净化,人口的死亡率下降了43%,婴儿死亡率下降了74%。

你就想想过去得死多少孩子,儿童的死亡率(下降)差不多也是70%到80%之间。

就是这么一件事,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水的净化就不会有大城市的出现。

咱们读《丝绸之路》,你就会发现人类历史上经常会被病毒打败,经常会出现一个大的病的灾害,黑死病,死一批人。

但是因为有了水的净化以后,才能够出现大型的城市。

过去城市的规模的巅峰就是200万,就是如果一个城市的人口达到200万,逐渐地,疾病就会出现,然后就不可控,就会死很多人,到现在我们超过千万的城市越来越多。

那它还有一些副产品,比如说因为有氯化,可以使得水变得更安全。

于是城市里出现了游泳池,出现了游泳池,出现了很多社交的场景,出现了比基尼,然后泳衣变得越来越少,这是一种文化现象的出现。

出现了漂白粉,漂白粉之后是肥皂,有了漱口水,整个我们现代社会因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是不是一部历史?这是我们说第四个叫作清洁。

第五个是时间,大家知道过去人是特别不靠谱的,因为人没有表。

我们今天看来特别简单,特别正常的一些事情,过去完全做不到,因为人和人的时间差别太大,人都是看太阳来决定时间的。

所以在1583年的时候,有一个叫作伽利略的学生在比萨大学里边上课。

比萨大学是一个宗教学校,一边听着那些人做弥撒,伽利略在观察上面的吊灯。

发现那个吊灯摆来摆去,摆来摆去,这个青年人跟别人不一样,他在算那个摆的时间,他后来发现这个吊灯无论是摆得高还是摆得低,它走一个周期的时间竟然是一样的。

这个很有意思,我们中学时候学过这个,伽利略说这好玩,他觉得这个东西可以用来计时。

于是伽利略后来在他儿子的帮助之下,很多人一块儿通力协作,造出了人类第一个摆钟。

这是真正有效的计时器,这个比日晷要准确得多,因此我们可以说伽利略发明的这个钟,才导致了后来的工业革命。

因为工业革命要求协同,你没有时间你怎么协调,后来随着这个钟摆,你知道为什么这么重要?是因为航海时代最需要的是分清楚经度和纬度,但是纬度很好分,纬度只要你看一下这个太阳的位置,你就大概知道你的纬度是在什么地方。

经度没法分,那时候经度要想分,就需要拿出两个时间来,你知道在这儿是几点,在那儿是几点,然后一测才能够测出来这个经度。

但问题是没法准确地计时间,所以航海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经度测不准。

当伽利略发现了这个摆钟的规律,能够准确地计时以后,才能够准确地测定经度,能够测定经度,才能够有利于航海,所以他开启了大航海时代以及工业革命的时代。

在19世纪的60年代,有一个叫阿伦·丹尼森的人,他发明了手表,就是他把那种贵的摆钟、怀表这样的(东西)简化成一个简易的手表,这个手表只卖3.5块钱,3.5美元。

3.5美元,就林肯都带过这样的手表,就他一下使得时间普及,让大量的人可以随时看到手表,用很便宜的价格。

那个时候的人们的时间,对表怎么对?都是跟太阳对表,就是看这个位置,对一下,12点,对好了,所以依然各个时区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但是因为有了火车,当火车开始穿越各个时区以后,人们发现说不行,这个不统一,根本连报时间都报不了,没法统一列车的时刻表,怎么办?在1884年的时候,我们有了格林尼治时间。

格林尼治时间把世界划分成了不同的时区,我们今天才能够准确地说出,今天是北京时间的几点,是纽约时间的几点,或者是墨尔本时间的几点,这都是来自于人类的需求。

在19世纪80年代的时候,1880年那个时候,有一个叫居里的人,他发现了石英这个东西有一个特点,就是石英这种东西在外力的作用之下,它会有节奏地跳动,尤其是给它通电的时候,它会有节奏地跳动。

而那个节奏是如此之稳定,于是人们开始有了石英表,石英表就是有个电池刺激那个石英,它就能够叮、叮、叮,准确地走。

石英表的准确度比机械表要高得多,所以人们开始用石英计时。

而这个东西跟我们后来用的芯片有什么关系呢?大家知道计算机芯片,就是时间规律的主人,所以这个微处理器不是每分钟处理几千项任务,而是每秒钟进行几十亿次的计算,这些操作全部都由一个主时钟来协调,现在计算机里的主时钟,无一例外都是石英造的。

顺便说一下半衰期这件事,就是他们发现说碳如果放很多很多年,就会变得越来越少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发现,碳的半衰期是5370年,这个东西有什么作用呢?我们在开篇的时候讲说,沙漠里边在2600万年前发生了一次爆炸,大家说你怎么知道,就是作为一个科学盲,会觉得这都是猜的吧,这科学家怎么会知道呢?碳的半衰期是5000多年,所以特别适合来研究人类的历史。

人类的历史是以千年为单位计的,你用碳的半衰期的研究就能研究出来了,这就是我们怎么知道在过去那么多年,地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原因,这次解释清楚了。

大家觉得是应该石英计时,就是现在计时的最高技术了吗?不是,现在计时的最高技术叫作原子钟。

20世纪初的时候,玻尔和海森堡发现了原子,由此开启了一系列能源和武器方面壮观而致命的创新发明,包括原子弹、核电站等等。

在研究围绕铯原子旋转的电子的时候,发现这些电子的运动过程中有着(令人)吃惊的规律性,就它比石英的那个震动更加规律,原子钟是极其稳定的。

首批原子钟制造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并且随即为精确性确定了新的标准,我们能够测量到纳秒级别,精确性是石英钟微秒级别的1000倍,大家知道这跟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就你今天低头扫一眼你的智能手机,看你的智能手机上是几点钟了,就这么一个动作,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时间的呢?是你头顶上在近地轨道卫星上有24座原子钟组成的一个网络,我们的头顶上有很多原子钟,24个原子钟组成了一个网络,这些卫星每时每刻一次次发送最基本的信号,当前时间是11点48分,25.084738秒,然后当前时间是11点48分,25.084739秒。

就这样不停地发送,不停地发送,因为这些卫星在预测位置上近乎完美,通过三个不同时间戳进行三角化处理,手机就能够算出它的确切位置,所以就有了GPS。

就是当你低头看一眼这个时间的时候,你的地理位置也已经很清晰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这么精确定位的原因,因为我们头顶有着非常精确的24个原子钟在围绕着我们转,并且不停地发射这样的信号,好神奇。

就是没有这些东西的话,我们还上哪儿旅游,GPS都没有,开车都找不着地。

更有意思的是,在我们现在看来似乎觉得做这个钟就是为了越来越准确,越来越细,到小数点后更多的位。

还有一些人做了一件完全不同的事,一群科学家和思想家在内华达沙漠里边做了一个万年钟。

这个万年钟每年动一次,每100年走一格,那么这个钟至少能够走1万年。

1万年就是我们智人存在到今天的这个时间,这是一个足够长的维度,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东西呢?1000年的时候会有一个布谷鸟,跳出来叫一下。

所以基本上我们人,每个人一生当中就能看到它走一格,就这一次,做这个东西的好处是什么?凯文·凯利他是参与万年钟设计的成员之一,他说当我们能够建这样一个万年钟的时候,人类在做任何决策和思考的时候,它会影响到我们的行为。

就是我们的思考维度不再是眼前的几个月,或者半年,或者我的有生之年,而是我们要考虑一万年以后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状况,这就是万年钟,有机会可以到内华达沙漠去看一看。

好了,最后一个给我们带来巨大变化的发明是光。

大家知道过去没有电我们是怎么生活的?有科学家研究说,过去的人晚上睡两觉,因为早早天就黑了,天黑了以后睡一觉。

睡一觉睡到半夜醒来,再聊聊天,干点别的事,互相开个party什么的,没有party,就是大家吃点东西接着再睡,这是过去的生活节奏。

这就是我们过去人类在夜间的生活,相当单调。

最早曾经有过油灯,就我们看古罗马、古希腊会有油灯。

在中世纪那个时候,最主要的照明的东西是蜡烛,所以牛油蜡烛,用牛油做成了蜡烛,那时候好多名人都曾经写过关于做蜡烛的故事,文字里边都找得到。

点起来以后特别臭,牛油蜡烛点起来很熏,很臭,这中间有一次革新是什么呢?是来自于一个特别不可思议的东西,就是有人在海边捕捉到了一头抹香鲸,这个抹香鲸死了以后,大家就把它的肉什么都掏下来,结果发现它脑子里边流出了很多油。

就是抹香鲸的大脑里边会流出很多的油,他们把这个叫鲸脑油。

因为那个时候,牛油蜡烛是一个刚需,这是很多人都要去用的。

所以当人们看到这个油状的东西的时候,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能不能点?他们就把那个东西撺成蜡烛,然后开始点,亮度极好,很稳定,烧得很慢,不用剪灯芯,这些东西怎么知道的?华盛顿的日记里边写的。

华盛顿最喜欢的就是鲸脑油所做的蜡烛,然后它一下子风靡一时,所有的人都会去买鲸脑油的蜡烛。

这个造成最大的伤害就是抹香鲸,抹香鲸被人类绞杀得近乎灭绝。

那时候华盛顿花在买鲸油蜡烛的钱,一年算下来,折合现在大概15000美元。

所以你想想看,那时候人真不容易。

现在我们有电以后多方便,如果按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的话,那抹香鲸基本就完了,就被人已经捕捉殆尽了。

但是还好,人们突然从地下发现了石油,发现石油点起来也行,而且这个东西比那个抹香鲸的脑油确实是好获得得多,然后开始产生这个油灯这样的东西。

真正发生革命性的东西一定是电灯泡,大家知道电灯泡是爱迪生发明的。

爱迪生之所以能够发明电灯泡,是因为在爱迪生之前已经有无数个人做过这样的实验,那爱迪生为什么能够成功呢?爱迪生最重要成功的几个因素,第一是,爱迪生是一个公关专家,爱迪生在没有发明灯泡之前就已经把牛全部吹出去了,他说得那个玄乎。

就是他让这些人觉得,太了不起了,非常神奇,就是先把大家已经完全吸引过来了,这是第一个爱迪生的特点,他善于做公关。

第二个,爱迪生考虑问题,考虑的不仅仅是怎么样造一个灯泡出来的问题,他考虑的是怎么样让整个街区能够点亮。

那就需要电网,就需要电线杆,就需要全套的解决方案,要持续不断地给街区供电。

所以爱迪生真正的最大的发明是支持的这种系统。

第三,爱迪生雇佣了特别多聪明的人,爱迪生是一个管理专家,就他把很多极聪明的这些人组合在了一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长,然后干吗呢?给他们发股份,其中有一个人一年能够有600美元的收入,600美元在当时是很高的一个薪水。

爱迪生跟他谈说,你600美元换成100美元,给你5%的股份,你干不干?那个小伙子跟他爸商量,然后他爸就就说不行,不行,这不靠谱,要这股份干什么,没用。

这小伙子后来横了横心,说要,就要了5%的股份,到年底这个钱就变成了15000美元。

这个小伙子给他爸爸回了一封信,特别嚣张,说现在我一想起你当时那个谨慎的样子,我都想哈哈大笑,就已经狂到这种程度了。

就是爱迪生最早使用了期权,使用了让科学家持股的这种方法,所以他是一个组织的大师。

还有,爱迪生有着全球视野,他派出了无数支队伍在世界各地去搜寻最好的纤维。

包括来到了中国,研究中国的竹子能不能劈成这种细细的竹纤维,然后开始点燃,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研发出了电灯泡,点亮了整个人类的社会,这是一条路径,我们说照明这条路径。

对于光线的运用还有另外一条路径,这个是来自于对于黑暗世界的探索。

有一个叫作查尔斯·史密斯的人,他去探索吉萨金字塔的时候,他要把这个地方拍下来,那时候已经有摄影技术了,但问题是什么呢?没法在黑暗的地方拍。

他们就尝试点起火把来拍或者干什么,拍出来都是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到。

然后查尔斯·史密斯就想起说附近有人好像曾经做过,用镁和什么东西混合在一起,发生一个小小的爆炸,嘭,那一下子能够把这个地方照亮。

于是他去研究了,他拍到了吉萨金字塔里边黑暗当中的照片,这个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为什么呢?在1887年的时候,纽约有一个叫作雅各布·里斯的记者,这个人其实是个业余记者,他特别喜欢去报导贫苦人群的生活。

他当时发现纽约已经非常混乱,因为纽约在那个时候有大量的移民,到今天纽约的移民也特别多,而这些移民居住在非常非常糟糕的环境之下。

他发现,写了很多这样的报导出去,没有效果,为什么呢?因为你知道人类如果光看到文字没有图片,他是不信的,所以文字没法打动这些人。

他说如果能够拍一张这种照片就一定会有很大的反响,但是苦于没法在黑暗的环境之下拍,他找了很多人研究这件事,他也发现了镁和碳酸钙的碰撞能够产生巨大的闪光。

然后他终于拍到了在黑暗当中一大群外来移民堆在一起的生活场景,这幅照片一下子引起了轰动。

你知道这件事情的作用是整个改变了城市的结构。

就是人们开始重视城市中人们的生存质量,人们开始重视城市中对于人们安全和居住条件的保障,所以纽约才能够变成一个更加受欢迎的移民城市,这个事件直接导致了1901年的《廉租住房法》的颁布。

还有一条方向,就是20世纪初的时候,有一个叫作克劳德的贩卖空气的人,就是他从空气当中提取很多的惰性气体。

做这个事的过程中他很好奇,他就觉得这些惰性气体如果通上电是什么样子?他就给氖气通上了电,结果发现是彩色的,他觉得这特别好玩,他就立刻想到,这个东西能够用来做招牌,这就是后来的霓虹灯。

在20年代,汤姆·杨做了一个叫作汤姆·杨电器标识公司,这个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什么呢?就是帮助一个小镇上的赌场去做标志,做那种彩色的标志。

这个小镇就叫作拉斯维加斯,大量的人开始涌向拉斯维加斯。

后来甚至有一个建筑学者,写了一本书叫作《向拉斯维加斯学习》,为什么呢?因为拉斯维加斯这个在荒漠上建造的城市,它的建筑语言风格跟别的城市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这个霓虹闪烁的沙漠绿洲上,一种新的视觉语言出现了,它完全不符合现代设计艺术现存的语言体系。

光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应用,就是激光,就是贝尔实验室曾经提出来过说,如果能够把光线集中在一起,这个力量会有多么强。

在科幻小说当中,有很多用激光杀人的武器的设计等等,但是激光真正最有效的使用是条形码。

人们没有用激光来杀人,人们用激光做了条形码。

就是只要扫一下条形码,就能够知道这个货品的来源、物流等等,如果没有条形码这个工具的话,我们今天所谓的科学化的管理,所谓的库存的管理,或者物联网的管理都将成为一句空话。

当然人们没有放弃对于激光更大使用价格的研究,在美国有一个国家点火装置,这国家点火装置是由很多个激光束集中在一起的。

然后冲着中间的一个靶心不断地放射强烈的光线,这个东西非常可怕,为什么呢?因为它在光线中心的温度,最高的时候能够达到1亿度。

当国家点火装置,所有能量轰然撞击它们,1毫米大小的靶物质的时候,靶物质内产生的前所未有的状态。

例如超过1亿度的高温,100倍于铅的密度,超过地球大气压1亿倍的气压,这些状态类似于恒星内部、巨行星内核和核武器的状态。

通过氢原子聚变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他们能够使国家点火装置在地球上制造出一颗实质上的小型恒星,在激光束对氢原子施加压力的一瞬间,燃料芯块是太阳系里最炙热的地方,甚至比太阳中心还要热。

这个国家点火装置的目的不是为了制造一个死亡射线,或者是一个什么终极条形码扫码器,他的目的是制造一种清洁的可持续能源。

2013年国家点火装置宣布,在几次发射过程中,这种设备第一次产生了净正能源,差别在于核聚变过程中所需的能量略少于它产生的能量。

这就给我们人类带来了希望,所以未来有可能我们能够造出一个类似于太阳那样的能量物。

这个能量物一但被人类造出来,就不需要石油了,因为它会源源不断地像太阳一样给我们提供所需要的能源,这就是我们对于光线运用的一个终极的想象。

所以把所有这些东西集合在一起,你会发现我们人类真的走过了一个特别具备未知性,具备随机性但又有必然性的一个过程。

无论是玻璃还是制冷,还是清洁、声音、光和时间,我觉得最让我们值得庆幸的,在我们发现了人类是这样一步一步地通过技术走到今天的时候,我相信每个人的心中,尤其是孩子们心中,一定有了特别多创新的想法。

我希望大家能够让这个奇迹不断地延续下去,未来蜂鸟效应将会越来越多,让我们拭目以待,谢谢大家!

来自 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