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 次浏览

《人生效率手册》-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45分钟  ,樊登对谈张萌:提高效率,全在此册。

樊登:最近的“作者光临”大咖不断,而且反响非常好,我觉得逐渐地比我自己讲书的效果还要好得多了。那今天我们请到了一位非常年轻的作者,《人生效率手册》的作者,叫作张萌。欢迎张萌!

张萌:樊登老师好。

樊登:中国的创业者里边,从大学里边退学的特别少。国外有好多,像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比尔·盖茨,这种人都退了。张萌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从名校退学的孩子,很不好意思,考上浙大了,浙大是排名在至少在前四五位的学校。为什么退呢?

张萌:就是当时首先因为年龄小,如果换成现在三十岁的时候,就可能不太会退了。因为会求一种稳定。 当年就是心中有一个梦想,我特别想当北京奥运会志愿者,这个梦就一直支持我。但是我从入学第一天起到退学的将近一年的时间,我每一天都在问教务处,怎么能当上奥运会志愿者?最后我得到了一个final的决定,就是因为杭州不是奥运会的主场,所以没有机会当奥运会志愿者。 当时老师跟我说了一句话,我至今都记得。他说,在中国下一届的奥运会申请成功的时候,你可以再申请奥运会志愿者。我算了一下,那我这不得等到七八十岁的时候?那后来我觉得唯一的一个决定就是,干脆就退了学,这样的话,可以考到北京去。

樊登:我那时候在大学当老师,我在北交大。我们的学生当志愿者都当到腻,你知道吗?就是送去都不去,都太多了,那么多人要当志愿者,不够用。就为了这么小一个事,你把浙大的学就退了?

张萌:其实这个就要取决于自己的一个动机,包括自己的故事。 我过去是一个学习特别差的孩子,拿几个事就可以形容。我母亲是做企业的,然后她在企业里就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我戳中了她的痛点,她最害怕的一点就是给我开家长会。一开家长会的时候,我们的数学、语文以及其他科的老师轮流就问,谁是张萌家长?站起来。然后就批判她。所以每一次她在跟我爸商量谁开家长会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家里面都有一次家庭大战。

樊登:这怎么能够考上浙大呢?

张萌:大概就在我刚刚上初二的时候,北京第二次申奥成功了。当天,我不知道其他城市怎么样,沈阳城是这么庆祝的:到晚上的时候,全市的人民都已经走到了街道里面,很多人都不认识,然后就一起庆祝,特别high的那个样子,包括很多人用啤酒庆祝。 第二天,我们的班主任在班级当中对我们说了这样的话:你们现在开始都要努力学习,为什么呢?他有一个自有的逻辑,他是这么说的:只有现在努力地学习,才能考一个好高中。考一个好高中,才能考一个好大学。考到好大学的话,才有机会当一名奥运会志愿者。当上一名奥运会志愿者,才叫为国争光。 所以我想,还能为国争光,我这种差人还能为国争光,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可能得好好学习。

樊登:中国的老师就有一个本事,他能把一切的事都跟好好学习联系起来,居然联系到了奥运志愿者这事上。这就翻篇了,总算是成为名校大学生了。 你写的这书叫《人生效率手册》,我得先检验一下,你的效率到底高不高。你现在从北师大毕业几年了?

张萌:如果谈本科毕业的话,我今年(2017)是第七年时间。

樊登:那后来又读了博士?

张萌:对,直博。其实我在博士期间,就已经开始去逐渐地深入一些创业的过程。2011年,也就是博士第二年的时候,我就做了一个中国的公益品牌,叫“寻找最美乡村教师”项目,这个项目当时是非常有影响力的。 因为师大是中国从事教育行业当中最好的学校,加上我自己家庭的原因,一直以来都是在教育这个行业,所以我的每一次尝试可能都跟教育相关。可能是因为家庭教育培养,也可能是因为后天养成以及环境的影响,我就一直在想,可能有一些不平等的事件或者是做得稍微需要我们出现的时候,因为我一直有一种理想主义色彩,所以每一个尝试都是跟教育相关。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逐渐观察到了一种社会现象。就是很多的大学生被大学培养之后,并不能被社会所用。这个直接的感受是,我在政府其实工作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发现好像学校教的,哪怕政府部门所需要的,没有一件是用得上的,而拼的其实是学习能力。 后来我发现,其实不光我是这个样子。很多时候,当我们进入到用人单位的时候,包括我现在是一个企业主,我就会发现很多应届生一系列的技能和知识,包括心态,都没有准备好,这个其实是最大的问题。 后来我就想,从这个痛点出发,有没有可能让学生们在大学期间,用业余的时间将知识和技能,尤其是跟职场相关的知识技能提前补足?所以我的一系列创业就开始了。 首先就是,我们有一个品牌,叫立德领导力。这个品牌在我创业第二年的时候就赶上了一个好时机。当时,很多国家元首都会访问中国,但是就想看一些草根的NGO组织有没有可能在中国举办,所以外交部和国家的商务部就会定向邀请我们去跟国家元首见面。这几年也见了好多元首,也领略到了很多大咖风范。 还有一次,我自己非常引以为傲的是我见到了当年我心目当中的偶像,因为我一直背她的演讲稿,就是Hillary Clinton,希拉里·克林顿女士。她那个时候还担任国务卿,所以她跟延东副总理有这么一段对谈,尤其是在磋商中美人文交流机制的时候,把我们机构邀请过去了。然后关于青年人的认知,中国青年和美国青年之间的互访和交流计划,我们也会参与。 此外,还有每一年APEC的CEO峰会,每一年博鳌亚洲论坛的青年论坛,以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都有我们的身影,还有我们的声音。我觉得这件事就是让中国的青年的声音能够被世界听到,尤其是能够去做一个共享圈,这个圈的一层就是一系列的五百强的CEO们,包括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们,他们有用人需求,他们也有更多的企业社会责任心,他们希望跟青年去分享。

樊登:这种会很难进。那为什么他们就会邀请你们这么刚刚创业一两年的公司去?你们公司做成什么样了?

张萌:首先,在青年人当中,尤其是我们的青年群体,是一帮“异类”。当然,《异类》是格拉德威尔先生的一本书。但是讲的更多的是从小就有一种理想,而且愿意为理想去奋斗的人。 我们立德系的青年全都是这样的人。从早起时间就能看出来,大部分人是四点钟起来的。别人还都在熟睡,甚至别人还在看球以及玩王者荣耀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起床开始读书学习了。

樊登:就是你胸前写的“早起”。

张萌:对 。

樊登:你自己也坚持一直早起,所以你们培养了大概多少年轻人?

张萌:目前大概培养了三百多万了,包括互联网层面的。但是线下的话,每一年我们会培养一百位创业家,通过一些遴选,因为每一年大概会有十六万多人来报名参加我们的创业培养项目。 跟一般机构的孵化培养可能不太一样。第一,我们做得比较早。第二,我们给他配唯一的导师。比如说樊登老师跟一个青年是这种导师关系,他每个月都要去你家去拜访你。

樊登:所以我基本听明白了。你这个创业是以教育为主的。然后培养年轻人,让他们更早地适应社会,然后提升自己人生发展的效率。

张萌:是的。

樊登:那咱们就进入这本书。这本书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你提出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长时间。就是差距是怎么一步一步拉大的?大学毕业十年、二十年以后,你会发现同学之间的差距变得很大,尤其去参加同学聚会,差距就很明显。那你现在告诉我,你发现差距是怎么拉大的?

张萌:首先,既然能谈到差距的话,它就会有时间的积累价值。任何的差距都不是一口气吃个胖子,你一天就能瘦下来,这都是同样的道理,也就是一点一滴积累的。 第二点,我认为差距又沿着一个事物正常发展的规律和方向,也就是你一开头如果走错了的话,很可能就越走越错,那你可能身边得需要一个人时刻地去盯着你、指导你。就像《刻意练习》那本书当中写到的,你需要一位导师来指导你前进。 那我觉得有这两点,一个是不断地坚持积累,第二点是正确的发展方向。这两点如果加在一起的话,有些人可以做到,他可以不断地沿着人生的轨迹和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去发展自己。 另外一批人就会变得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加上周遭环境去不断地干扰他,影响他。我们过去有一个早起青年就遇到过这样的事。她说,本来我早起得好好的。然后她的老公就对她说,你起来干吗?你要做什么?是不是你要离开我?就有这种想法。 她就觉得,当一个人开始希望用更多的时间实现梦想的时候,他就逐渐进化为一个人群当中的异类,开始不被理解。但是他被打回原形的时候,又跟所有的人都一样。 比如说业余时间,去年国民数字统计,我们每天玩微信的时间大概在五到八小时之间,包括每一天看手机屏幕256次。这些数字其实是很惊人的。你把时间投入在哪儿,你就是一个怎样的人。日积月累之下,其实人和人之间差距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樊登:所谓的成为生活当中的异类,实际上是一种回归正常,只是我们的生活现在扭曲了。

张萌:是的,我认为是干扰要素变多了。

樊登:樊登读书会的会员大部分是成家立业的人,我们以中产阶级为主。但是我觉得你书里写的东西对于这些已经工作的人来讲也同样会有效,它绝对不是一个只有大学毕业生才应该补的课程。那跟我们讲讲怎么提高人生效率,第一件事是设定目标吗?

张萌:目标很重要。用一个既定的“七个人物法”去帮助一个人,就能快速建立目标。 我的大部分学生每一次都会问我,萌姐,我其实挺迷茫,甚至早起的时候我都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就刷刷朋友圈,回回什么微信,然后时间就过了。但是我觉得,好像你过得更加有效率一点。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早起能够做什么? 我经常说一句话,我说,当一个人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早起以及早起做什么,可能世界就变了。所以就证明他有一个目标和方向感。

樊登:什么叫“七个人物法”?

张萌:“七个人物法”是一个比较便捷而且可以快速地去定义人生目标的方法。大概的逻辑是这样的:首先,我的心中要明确,比如说今年,此时此刻,我需要能够以谁作为榜样。 这里边有一个界定,很多人会在这个问题上迷惑,就是榜样跟偶像的区别。我认为樊登老师是我的榜样,并非我的偶像。因为偶像是你狂热地追逐,但你并不希望成为他的人,但榜样是你希望能够成为他的人。所以这里边有一个基本区别。

樊登:可能马云吧?我觉得马云可以。

张萌:靠谱,其实马云在我们这儿命中率很高。我们统计过,百分之六十几的男生都会选择马云作为七个人物中的一个。

樊登:这七个人物是要不同维度的吗?在不同层面?

张萌:高、中、低三等。高等的就是终生追求。比如说,我可以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梦想,是创业第十年的时候,能办起中国最优秀的给职场人办的大学。这是我的梦想,就是我终生就想做这件事。

樊登:那你的人物是谁呢?

张萌:第一个是约翰·哈佛先生,他是哈佛大学的第一位捐资者,也是最大的一位。他临终之前,把他仅剩的积蓄全部都捐给了哈佛大学,因此才能有大师、大楼这些所有的事物。很多人批判他,说他并不是哈佛大学的缔造者,但我觉得他就是。 所以这个会成为我终生的理想,我希望做这样的事。但是我知道我很可能,或者是我一定不能去超越他的高度。但是他就像一个灯塔那样,始终在我的七个人物的首列,指引着我。 这个就是第一类,就是高高的这种人。一般我建议一到两个就够了,因为你一直不能全设成这种超级高的、不能追求的人生。

樊登:那第二呢?

张萌:第二层叫中层,大概就是你在五到十年左右就可能超越的人。

樊登:谁呀?

张萌:比如说很多的同学。我发现,我不能跟你说,这不能说,这是我的秘密。

樊登:七个人物还不能说?

张萌:对,这是秘密。

樊登: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就是藏在心里边的秘密。

张萌:这是很私密的事情。

樊登:那马云就算中等吧。

张萌:马云算中等。其实对于中国很多做企业的人来说,马云都算最高等级的。

樊登:马云可能是最上边的。

张萌:是的。

樊登:中间可能就是一些能够接触得到的人。

张萌:也不见得。对初入职场或者职场十年左右的人来说,因为我们主体的学生也都是这个群体,那我们就会发现,其实对于他们来说,很多事情是遥不可及的,他们不敢想。因此,我们比较希望也在做的就是,试一下你们公司老板。这种人你能接触到,然后你能看得到他每天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你能看得到他把时间花在哪儿,你能看到他的知识和技能体系。

樊登:中间有两三个人。

张萌:对,有两三个人。

樊登:那底层呢?

张萌:底层一般就是我们通常建议一到两年就能超过的人,很可能是你的上级。比如说你现在是主管级别,是你们的经理或总监,这种人,或者是你们同时进入到公司,这些人他是非常有成长力的,这一群人,把他们放进来。那这个梯队序列里的七个人其实是默默藏在你心里的。 我有一个效率手册,第一页我写的一般就是这七个人,而且我每半年会回溯一遍。因为我会发现,比如说今年,第七个人我就超过了两次,我分别把他写下来,结果过几个月我就超过了,我就把他划下去,然后再换上新人,然后再划下去,再换新人。比如对创业者来说,很好界定,你的竞争对手直接就会成为第七个人。

樊登:你们好有心机,就是整天要在家里边算计这个,划小人。

张萌:其实,你早上起不来,你会想什么事呢?你会想,你的第七个人在做什么,他如果比你更加勤奋,那你肯定跑不赢他,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当他偷懒的时候,你会特别高兴,我还在进步,有可能我会超过他。 人其实有的时候就不断地把自己扔到一个舒适区当中,而且这个舒适区会越来越小,这个范围越来越小。那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去扩大这个舒适区的整体范围,这样才能让自己的 range扩大。

樊登:这有什么好处呢?

张萌:这个事我还没说完,这只是做了第一遍,叫人物筛选。 这里边重点提醒一下,因为我知道樊登读书会有很多的女性读者,一定要去界定一个性别,也就是同性选同性。因为很多时候女性发展的人生不能像男性发展那样,我还得兼顾一系列的事情。还有,她有自己的发展道路,以及是自己的一些生理特点决定的。所以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用三个技能性的可以学习的特征去界定这个人。比如说樊登老师,不用说了,应该叫“博闻强识”,这是第一条。第二点就是他会有非常强的亲和能力,不论你是在天涯海角,都能够去黏住你,那这是第二类。第三类,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樊登:我觉得还不够。

张萌:第三类是一个创业当中的缔造者,他有他的战略精神,以及他商业的整体构架思维。

樊登:我要学樊登的话,就是这三条。

张萌: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学的跟你学的,一般看待同一个人的话,角度都是不一样的。千万不能说,萌姐是这么定义樊登老师的,这个是一个定义方法,因此我学我看到的方法。我只是以创业者身份看待樊登老师。所以用三个东西进行拆解。那么一共是七个人,就是二十一个特征。 但这里边有一个问题,通常这二十一个不会全都是不同的。你会发现,马云跟樊登老师有什么共同点?我们马上可以看到,第一点就是,他们的表达沟通能力都是极强的,他瞬间就能够把一个陌生人黏住,这是共同性。第二点特性就是,他们都有创建商业帝国的远见卓识和创造思维。在这两点当中,你跟马云就是相同的。因此,我们就可以在七个人当中划一些同类项,把一些相同的技能归到一起。 紧接着,最后一步的工作就是按照这些技能出现的从多到少的顺序把它们排列出来。那一般情况之下,我们会选择前三项出现的技能。比如说,你会发现沟通与表达能力、公众演讲能力、商业帝国的设计思维,这是前三项的总体技能。 那因此你就知道你早起要做什么事了,就是你要学习这三项技能。前提是,这七个人是你真正想成为的人,你才能够推导出来真正的硬本领是什么。

樊登:所以你四点钟到七点钟这段时间就是在学东西。

张萌:是的,我天天都在学习。

樊登:这三个小时专门就是按照你那个技能列表来学习。

张萌:是的,而且是很多的技能,我有的是分配到碎片化时间进行学习的。而且每一个技能是要按照甘特图的方法来学习的。比如说这三个技能我同时在学,但是我最近这段时间重点攻在具体的某一项技能当中。 因为你的时间非常有限。我曾经做过一个时间列表,其实平均来讲,一个人每天的可控时间最多只有三小时。这其实挺可悲的,三小时不能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其实只能专修到一个技能上。那也就是需要根据你最近时间的目标,有策略性地学习。 比如你是个大学生,你是英文专业的,碰巧是学习英文技能,那你这段时间就要把英文学好。比如说你是一个新媒体工作者,你直接倒推的一个技能是跟新媒体或者是媒体运营、从业经验有关的,那这段时间,你的工作就是你的学习,那你应该珍爱这份工作。 那还有一批小伙伴们通过我的这套方法,我发现我的学生们,通常在时间管理能力当中,他发现樊登老师有非常优秀的时间管理能力,或者是比如说马云的时间管理能力非常精确,因此倒推的技能就是他的时间管理能力会成为他学习的技能。因此,他这段时间需要学习时间管理这一项内容。但是他发现他的工作、学习以及他生活当中的每一天其实都在运行他的时间管理系统,这就是顺带着就学了。 所以每个技能它是有策略,而且有不同方法的。

樊登:这谁发明的?

张萌:本人。

樊登:你自己发明的?七个人物的一种方法,去归纳出二十一个技能,再合并同类项、排序,把最需要学的学掉,再学后边的。那多长时间Review一次这个名单?

张萌:我基本上一年最少会看两次,年中一次,年尾一次。

樊登:那还好,如果天天看的话,没时间干别的事,一年看两回就行。

张萌:一年看两回。

樊登:樊登划掉。

张萌:樊登老师得在列表的最上面,很难划掉。但实际上你会发现,这一天你一醒来就知道你要做什么事。我特别不喜欢一句话:请让你被梦想叫起吧。我就在想,梦想这件事太高大上,而且太远大了。我们需要的是接地气的、直接就能做的那些东西。

樊登:起来以后还是刷手机的人特别多。所以这是干货。第一件事,学会早起,然后学会早起干什么,给自己设定目标。书里有很大一个板块在写时间管理。在时间管理方面,你觉得最值得分享的心得是什么?

张萌:我认为时间管理最重要的是要会用一个工具,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工具是时间的产物,也是经验习得的一个总和,这叫作工具。有一些人就喜欢装聪明,他从来不用工具,他觉得我自己可以研发,或者是我有自己那套系统。但是老祖宗那些东西都已经通过时间的积累有了价值,都已经设置好了,你只需要根据自己特定的习惯去改动就好了。那时间管理对应的工具,无一例外,叫作效率手册。有一个叫效率手册的东西,就是一个笔记本。

樊登:也是你发明的?

张萌:据不完全统计,市面当中大概有两千多种效率手册,每一种都不一样。我第一本是我母亲给我的。因为我母亲过去在日本有一家公司,她经常会往返中日两边,那我十五岁的时候,她给我带来第一本来自日本的效率手册,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手账的模样,我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 我发现,她每一天就是通过手账来管理自己的时间。所以我经常会趁她,比如说洗澡的时候,翻开她的本本,看看那里面写的什么东西。然后我发现,她是一个又忙又美的女性。她现在六十岁,腰是一尺九,然后头发大披肩,把自己过得非常地美,而且事业做得很棒。 那我就在想,她是怎么做到的?我十八岁以前都一直认为,我母亲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而且我希望能够像她一样活着。

樊登:很难超越。

张萌:就真的很难超越。所以我经常会模仿她的时间管理。你看,她的早起时间是在做这些事。然后每一天她都有阅读时间,因为我们家任何地方都有书籍,甚至我们家洗手间也专门有一面墙,就是放我爸爸的书籍、我母亲的书籍和我的书籍,打了一面柜子,全都是,就到处可见各种各样的书。所以我会发现她的时间管理做得很好。 刚开始我是模仿,因为我从很小,我就问过我妈这样的问题,我说,我天天的时间是被学校设定的,就像很多工作的人是被老板设定的时间,我还需要做时间管理吗?我母亲对我说了这样的话,她说,人是有主动性的,如果你不能主动地改造自己,你就会被改造。所以我瞬间发现,其实我是可以去掌控一些东西的。比如说我早起的时间。

樊登:你妈妈好厉害。

张萌:她是一个非常有人生智慧的人。

樊登:你妈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你如果不能够改造自己,就要被生活改造。

张萌:所以就是这种主观能动性让我一年不断地去迭代我的效率手册版本。我经常会发现,它虽然很棒,但是它在这方面设计是不合理的。因此,我的每一个版本都是根据上一年度的版本去修订的。一直以来,我都在别人的效率手册当中去修订别人的版本,就是在做这个工作,

樊登:所以在不断地优化。

张萌:完善。

樊登:我从来没有用过效率手册。

张萌:我过去也有一些我们的企业家导师他们都没有用过,后来他们用了一下,会发现,好像有一些经常会想不到的部分会梳理得比较清楚。

樊登:你简单讲讲,比如说效率手册,能起到什么作用?

张萌:首先,我讲讲这一天怎么规划。我觉得只需要想明白三个维度就可以了。 第一个维度叫作目标维度。比如说,我可以清晰地讲出我今天要实现的三大目标,包括我下个月可能要实现的三大目标。这个目标感是通过一系列的训练方法来得来的。因此,当你每天写的时候,首先第一栏就会让你写今天要实现的三个目标。 我对学生的要求是,包括书里面也在写,前一天晚上临睡之前,大部分人是在玩手机,包括手机砸到脸上这件事。那你需要做的可能就是把手机放下,然后先想明白明天我要实现哪三个目标,然后再把灯关上睡觉。 别看这个行为很小,但是它非常有效。因此,你每天早上一醒来的时候,可能就直接奔目标过去了。它叫凡事提前。 那这个目标写完之后,有一件事就是,每一天的目标不是由一件事构成的。比如说今天来樊登读书会录节目,那我之前还化了妆,我还准备了A套西装、B套西装。它有很多的方案。这些准备都是要花时间的,需要一系列的准备工作。那录制结束之后,可能还有其他围绕这件事情所产生的行为。 所以我要做的是目标分解工作,把一系列的大目标分解成一些能执行的小目标。你是需要人生当中有这种打勾行为,这种打勾代表的是清单法 它其实指的是内心当中的满足感,因为打一个勾的时候,你告诉自己,你很棒。 那这一步还没完成。大部分的效率手册在这儿就已经结束了,那我需要我的学生们再做一步,叫排程法。其实就是秘书给老板做的工作,但是又不能由秘书完成。意味着每一天每个人公平地拥有二十四小时,排除平均睡眠时间八小时,还剩十六小时。 你的十六小时如何?它有两种时间。一种叫自己的可控时间,另外一种叫作非可控时间。对我来说,只有早起是可控的。剩下所有时间,只要我坐到办公室,这一天到晚上十二点全是属于我的同事和团队的,那叫非可控时间。 可控时间要去做跟自己目标相关的事情,以及需要整块时间完成的事情。非可控的时间需要见缝插针地完成清单当中的碎片化的任务。那这就叫时间的不同,所以需要把这些事装到不同的时间框里边,这样的话,这一天就已经排完了。 这个工作刚开始听起来好像很费时间。生手一般需要经过三十分钟左右才能完成,但是熟练的人大概只有两分钟就可以完成了,就叫熟能生巧。

樊登:两分钟就能够规划好自己一天要做的事?

张萌:是的。

樊登:然后就特别有目标地去做。

张萌:没错。但是这只是人生的第一步。很多的时间管理方法,比如说GTD,包括PDCA,就是项目管理化原则,其实都讲到了一个基本的闭环原则。在我的时间效率体系当中,有一个单点突破法。指的是任何一件事都有一个完整的闭环,包括计划、实施、总结、评估、再次计划这五个步骤,它是形成一个环状结构的。我们可以想到,效率手册其实只是计划和实施阶段,就是我每天都会带着它,现在我包里面就有它。

樊登:那拿来给咱们看看。

张萌:可以。

樊登:给大家展示一下上面的飞机。

张萌:这是我贴的。

樊登:这是月计划。这个是排程。

张萌:这是今天。

樊登:目标:樊登。

张萌:然后是四点钟起来。然后是我在做的什么事。

樊登:做一个大纲。

张萌:对。在早上四点钟开始。比如说这边是喜马拉雅大纲,这是在三。这个录制是一。之后我是到四:Amy。第五是晚上还有个直播。这是我今天一天的安排。可以看到,晚上是二十三点结束的工作,四点钟起来。

樊登:四点钟起来,二十三点睡觉,那你不够八个小时。

张萌:我是一个创业者,我的平均睡眠时间基本上在四到五小时,可能有的时候是三到四小时。

樊登:那身体吃得消吗?

张萌:因为我业余时间特别喜欢打泰拳。

樊登:高中那本事还留着。

张萌:所以你可以看到,每一天都是这样来进行的,就是这么一个流程。

樊登:你为什么不把它记在手机上,手机上不是也有特别多的那种软件吗?

张萌:最关键的是我后面那一步,还没有谈完,后面那步叫作总结笔记。那这个效率手册只管计划和实施,就比如说今天做完我就会打个勾。但最重要是,一个人的时间管理能力没有精进。一个人真正提升自己,其实是在他的总结和复盘部分。联想公司倡导复盘文化,包括孙正义公司也是在探讨复盘和总结反思的文化。 那么我们需不需要每天对自己的这一天有一个小复盘?是需要的。很多人说,我记个日记就行了,这叫复盘,我觉得这就是没进行思考。为什么呢?首先,刚才我说的那个时间轴,樊登老师还记得吧?它非常重要,代表的是那个时间轴怎么去安排的。那你就要进行一下基本的时间记录。 我会做的就是,我每天在手机里面有一个自己的一个群,我自己跟自己有个群,因为我有四个微信号。

樊登:多分裂,四个自己。

张萌:对,就跟自己说。

樊登:张小萌,你今天做得不好。我觉得还行。然后吵架。

张萌:比如说我今天录完节目,我会说,离开樊登读书会的节目,然后现在前往什么?当我第二天早上起来做总结的时候,首先是时间轴的总结。我会发现,我本来计划的是这个时间,但实际上我并没有这样去完成,有一些异动。 那异动的情况其实是需要你分析的,因为它反映了你的行为模式。那我经常会发现,过去当我刚刚开始做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是对不上的,就是我的计划跟我真正做的对不上,那意味着我需要来反思这件事。 很多人其实就少了这个环节。他没有反思,大概会有几个原因。比如说我少做了什么事,或多做了什么事。 我少做了什么事,第一点,很有可能是因为,比如樊登老师也是老板,老板突然之间给我布置了任务,把我什么事都打乱了,那这是一种原因。还有很多女性会有这种问题,就是突然之间一歇斯底里,生气,发飙了一下,哭了一下之后,这一天都过不了了,她也会有这种原因。第三种原因就是,要起床没起来。 第四种是最常见的问题,也是很多的职场人会遇到的问题。本来他预估完成这件事需要两小时,预估自己能力不足,其实他的能力是四小时的能力,他偏得要逼着自己两小时完成。

樊登:你知道我的时间管理秘诀是什么吗?就是预估两小时的事,我基本上十五分钟就干完了,所以我就会空出特别多的时间。

张萌:对,这个其实对于自己是有好处的,我们叫作持续性精进。如果樊登老师逼自己再狠一点的话,会下一次让自己半小时完成这件事情,那因此就会有更多时间来做别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在我们的体系当中是挺难见到的。

樊登:我这个问题是什么呢?是我对自己要求不高。如果是你的话,你估计十五分钟就完成了,你还要给后边的这一个多小时再安排更多的事,然后你会想办法把那个空都填上。你没有担心自己会有点强迫症吗?

张萌:我是这样来做事的。就是当我决定这段时间要工作的时候,我只会处理工作的问题。然后我会每年集中安排两次大休假,一次大概是在五一前后,第二次是春节期间。这个大休就是你甚至都不会拿手机,你也跟团队说好,就基本上处于一个不联络的状态,每一天不断地在反思。

樊登:鹿晗就是这样的。因为我认识鹿晗经纪人,他跟我讲,鹿晗每年定日程的时候,首先说,今年把休息的日子定出来,就几个月是不干活的,然后剩下的时间去挣钱。就一样,先休息。

张萌:这种事其实会形成一种叫意志力的记忆。其实肌肉也是有记忆能力的,比如说你能打多重的压力或压强,其实它有记忆能力的,那你做事其实会变得越来越高效。

樊登:这跟我的价值观真的是不一样。我是希望把工作和生活融为一体的,就是此刻我在这工作,我会觉得是休息,真的,我会觉得这就是生活。

张萌:这种人一般就是说,他的工作是他最喜欢的样子,所以他会有这样的状态。但对于大多数职场人而言不是这样。

樊登:这个工作不是你喜欢的样子。

张萌:大部分人都是这样。

樊登:你要想办法把它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喜欢一个东西是一种能力,喜欢是一个动作,你不喜欢它,你可以试着去喜欢它,然后慢慢地你就能够体会到生活和工作休息融为一体了。这都是你的人生。因为如果我们要说,这半年休息那半年工作的话,我们就会痛苦。工作的时候是忍受,休息的时候是担心,因为觉得休息的时间越来越短。 当然,这是人生不同的状态。所以说,我们是中年人的世界,你们这是青年人的世界,就会不一样。但是用这种方法,能够刻意地帮助一些小孩子快速地适应职场,快速地去提高自己人生的效率,做好时间管理。那接下来,效率手册不可能光管好时间就行,有目标,有时间,然后呢?

张萌:是的。其实更重要的是,还有一点,叫效率提升。其实我已经讲授过十九种提升效率的方式和方法,因为这每一项都是我通过具体的实践去验证的,但不代表所有人都喜欢。

樊登:讲一个你觉得最有把握的。

张萌:其实我用得最多的仍然是番茄工作法,这个其实我都用到骨子里了。

樊登:用一个计时器。

张萌:它其实有两种方式,一个是手机APP,叫什么疯狂番茄,这个很多种,大概有几百种。另外一种就是我们做饭的时候用的那个小番茄。那这两种其实只是一个载体,但实际上更重要的是你内心当中对于一系列事情的抗干扰能力,就是直接性地抗拒执行。 那一般的方法,我说一下应用场景。比如说我是一个女性,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定会用它,帮助自己去沉入到一种状态当中。我现在已经养成了,其实不需要什么外界的方式,我在嘈杂人群当中也可以迅速深入到一件事情,做得非常地专一,甚至别人叫我,我可能都不知道,就陷入到一种忘我的状态当中。 但有的时候没有。比如说,女性会有身体会不舒服的时候,是需要外界帮助你的,还有就是心情不舒服的时候,也是需要外界帮助你的,它是一种外界干预。所以不见得每个人每天都要用,它只是根据自己的一个实际情况。

樊登:你只要一打开那番茄,你就进入到正念的状态。

张萌:但是还不行,你在此之前大概需要三到五分钟调试自己,把自己调试到一种可以进入到忘我状态的那个时刻。 一般有几个工具论。就是首先你需要把手机和桌面都清理干净。你新买的东西,或者是你电脑屏幕当中的弹窗这些东西,都会干扰到你的情绪,所以你要远离这些东西。我还有学生特别夸张,为了自己抗拒手机,所以买了保险柜,然后每当做番茄钟的时候,把手机锁到保险柜去,然后自己才能够硬生生地脱离手机的干扰。

樊登:他应该学会抗拒保险柜,太吓人。

张萌:有一次,他就把钥匙给丢了,然后自己取不出来,就很着急。但实际上,我们会用一些外界的要素告诉自己。 第二点非常重要,就是一定要该喝水的喝水,该上洗手间上洗手间。很多人就是做了一半之后,就特别想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因为当你再重新坐回来去做这件事的时候,你要重新去适应这个场景,进入到这个状态。所以要完全地与食物和一些所谓的生理要素隔离开。 紧接着,有一些人是初学者的话,很可能会用一些冥想的音乐。其实meditation,冥想最近在美国非常盛行,很多人都用它来排空自己。其实不需要太久,大概一分半左右的音乐,就可以让你沉静下来。而且你要不断给自己积极心理学的要素,告诉自己,我可以专注在这件事,我现在只要做这一件事,就在内心当中不断重复这种话术。

樊登:关于这个话题,我们讲过的好几本书都跟它相关。比如有一本《身心合一的奇迹力量》就说,你要把自己的自我一和自我二协调好,不要老是一边做事一边批评自己,这是一个。还包括《正念的奇迹》,就是你随时随地都能够活在当下,都能够把眼下这件事处理好,你就不用把手机锁在保险柜里边。 我给你一个支持性的说法。查理·芒格讲过一段话,我觉得特别支持工具论。我也相信工具论,只是工具的层次有很多种。查理·芒格说,如果你要去打高尔夫球,你很难凭借自己的本能打。凭借本能打高尔夫球,那就是小孩玩的。“砰”,这么打,打不着。你要想把这高尔夫球打得特别好,你就必须得学会高尔夫球的方法、工具,然后得用专业的技能教练,才能够做得好。 所以在人生做事这件事情上,好多人太凭着自己的本能做事,凭着情绪本能,想怎么做怎么做。确实是有道理。所以番茄工作法是很好的一个效率方法。还有别的吗?

张萌:还有一种叫作意志力延伸。我从小身体特别不好,刚上初中的那一课,我们班级对我做了一个预测,说张萌,你未来的嫁娶方向,一定是嫁给一个药厂的老板。就是我们班六十个人,但凡同学有人感冒,我一定会感冒,大概就属于这种,所以我经常会规避我的感冒。 感冒其实是抵抗力的元素。那我就在想,什么东西可以增强抵抗力?后来我选择了跑步。刚开始是,我们家旁边有一个体育场,四百米的这么一个标准体育跑道,我刚开始只能跑三百米,就是这个体能已经训练到只能坚持三百米,然后就气喘吁吁。我只是一个初中的小朋友,但是就在我周围,我发现了很多大爷,在沈阳的大冬天光着膀子在那儿跑,跑到出汗,而且非常嗨。

樊登:他每天跑完还跳湖里去。

张萌:对,冬泳很盛行。他们说每天自己要跑八千到一万米。当时对我冲击力很大,因为他们七八十岁了,仍然有这样好的身体。因此,我当时就做了一个基本的行动,就是每一天比前一天多跑十米。别小看这十米,坚持十天,就变成了一百米。没过多久,当时我是在第七中学读书,在我整个学校当中,我就成了长跑一千五百米和三千米的亚军,已经取得这样的成绩。

樊登:哇,太厉害了。

张萌:因为那个时候很轻易就能跑到八百米。

樊登:我觉得长跑是我永远难以逾越的一个高山,就是能跑及格我就特别万幸了。

张萌:你是爆发力很强的人。

樊登:我喜欢技巧性强的东西,打乒乓球什么的这些东西可以,但是跑步实在是太痛苦。我一直以为人天生就不能跑步,有的人就天生不能跑步,实际上不是。

张萌:我刚开始跑不了,只是三百米,就导致我觉得浑身特别难受,我都已经很不自在了,但是我每天都对自己说,就十米。 其实这件事也反映在后来的事情上。因为我后来练美声,美声基本训练需要调动强大的腹肌力量。我的声乐老师跟我讲,每天你都要练仰卧起坐。刚开始我只能一分钟做十几二十个,我已经很不错了。到后来,我能做到七十个。就是因为我每一次要努力在一分钟之内多完成一个,后来我已经到极限了。 所以我想,应该把这件事迁移到我们的工作上。很多的同事,包括我们自己公司的小朋友,也有这样的情况,就是老板怎么规定,比如说你三小时完成,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拖到三小时完成,而且在最后一时刻才去交稿,他从来不提前去交稿。

樊登:特别奇怪。

张萌:一个基本的原因就是,他可能会有畏难情绪,还有所谓的拖延症。那我们要求的就是,预估时间三小时,有没有可能提前十分钟把这件事做完?那如果你可以的话,下次再做同一件事,有没有可能提前二十分钟把这件事做完?每次能努力缩短一下时间,效率自然就压缩出来了。这个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还有就是当你进行写作的时候,樊登老师每年应该也有大量的写作,包括阅读。有的时候真的就是,我写到一万字的时候,我就想吐了,就到这种状态了。

樊登:你一天能写多少字?

张萌:我最多一天两万多字。

樊登:打字还是copy、粘贴什么的?

张萌:但前提是我之前几个月做了大量的资料查找工作,我在做资料性的组合,还有就是重新的加工。

樊登:我觉得打字员打两万字都疯了,这太难了。

张萌:因为我喜欢。我写作一般是大概提前半年左右的时间就开始查找资料,然后把所有的资料,一般一本书大概基础量是一百本书的阅读量,那这些东西都拿完之后再写。因为我每年有大量的演讲,今年(2017)一年是四百场演讲,那我演讲的时候会把新观点、新知识讲出去,看我的观众们的反应。

樊登:今年一年一共只有365天啊。

张萌:因为我现在开了直播,没有短短半年时间,直播已经过百场了。

樊登:就把直播也算演讲,效率提高了。

张萌:这样的话,因为每一场直播有的时候是两个小时,有时候是三个小时。

樊登:很多人看。

张萌:对,目前是一直播,最大的一个主播平台,所以会把所有的这种板块,当我进行写作的时候,我就是完成了一个延伸。 那当你下一次在做工作的时候,你不妨问问自己,我一个小时做完了工作以后,有没有可能再努力一下,再完成10%,或者再多做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当你有这样一种习惯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坚持的时间会越来越长。

樊登:我一直在研究,为什么很多人就是喜欢被动的生活,就是喜欢你给我规定的这个时间,我就一定要到这个时间才能完成。是因为他和家长的关系不好。他和家长关系不好,导致他的自尊水平低。自尊水平低的人,就容易变成被动型的人。

张萌:是的。

樊登:所以我在听到你和你妈妈的关系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好。她让你获得了一个独立完整的自尊体系,所以你做事是为自己,而不是为规定。

张萌:是的。

樊登:为规定做事就会变成观光式的生活方法,观光就是别人怎么做我也怎么做。

张萌:是的。我举一个例子,也是跟读书相关,就是我从小的家庭教育。像我母亲做企业,应该是一个基本每天晚上都会应酬的人。但在我的印象当中,她每周一到周五,都会拿出晚上六点钟的时间回家吃晚餐,然后我们家吃一个小时晚餐。晚上七点钟,我们有半个小时的阅读时间,集体阅读,我爸、我妈、我。比如说读《史记》的时候,我们就是一人一本《史记》,然后每个人用不同的彩笔进行标注。 刚开始的时候,我能力不强,他们读,我听,然后我们一起进行阅读。之后我们大概会有十分钟左右的反思,就是跟自己的工作结合起来,包括跟自己的学习结合起来。你收获了什么?刚开始我在想,我从小可能说话特别幼稚,但是他们没有笑,他们觉得我说得很对,他们给我鼓励。

樊登:太好了。

张萌:后来变成我来读。每当读完之后,他们就会给我鼓励和肯定,他们觉得我认知深刻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好像在书籍方面挺厉害的。

樊登:这个方法应该推广到全国,应该在我们读书会里边推广。因为我们现在倡导的就是亲子阅读,我们还做了一个新的品牌,叫樊登小读者,就是希望让孩子也加入到阅读的行列当中来,但是很多家庭不会。

张萌:是的。我觉得我母亲做得很好。

樊登:很多家庭把它变成了一个批评孩子的机会,想彰显自己了,就说你看,你看书里怎么写的,你看你怎么做的?就很糟糕。

张萌:特别不会。我印象很深,我到小朋友们家做客的时候,关于那些童星的表演,我经常能够听到一些家长对我的同学说,你看看人家,你看看你。这句话在我们家里面从来没出现过。

樊登:我看到你书里写了一部分,叫作人生的输入与输出。意思是说,你要通过对外不断地表达、表演来把学到的东西学得更好,是这意思吗?

张萌:这是第二层含义了,樊登老师直接戳到了第二点。 第一点其实代表的是,当我们能够确立一个人生目标,比如说刚才我说到了一系列技能学习,比如说我跟樊老师学表达或者学演讲,那么我一定是需要先完成输入体系的一个构建的。我需要知道,第一以人为师,跟我的老师,顺着哪些老师。比如说我要学习表达,樊登老师一定是我其中的一位老师,那可能我还需要一系列的老师组合进行多方学习。 那第二点一般叫作进行读书,我很少去什么畅销榜去看书。我从来不会做,我一定是听。比如说樊登老师给我推荐什么书。

樊登:你听我们读书会吗?

张萌:当然了,很早期的会员。而且不是任何推荐,我自己下载APP,自己买的会员。

樊登:太好了。

张萌:那这个肯定会听一些你心目当中的榜样人物推荐了什么书,然后根据你的需要,你再进行购买。但一般我喜欢的就是,比如说这个人在这个领域当中做过成功的事,比如说他过去成功打造过一个电商平台,那我会请这些人再给我推荐书籍。比如说他突然发现,他当年在打造自己的电商平台的过程当中进行知识输入的那本书是什么。 那这个人A可能给我推荐了三本。那B也做过成功的事,又给我推荐了三本。那C又推荐三本。这三本之间一定会有重复,因此我读书的策略就是先读重复性次数最高的那本书,因为它们带领他做成过事。所以我大概是这么一套体系。

樊登:一年能读多少本书?

张萌:一年一百本书,比较平均。

樊登:你读过对你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

张萌:我特别喜欢的一本书,就是彼得·德鲁克先生的《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我今年刚读完第十七遍。 而且我发现,因为我是一个企业运营者,而且是一个创始人,当我在梳理一些问题的时候,为什么德鲁克写这本书是OK的?因为他替大量的公司解决过相应的问题,他有一手的数据,虽然历史已经变迁了,但管理的原则不会变。 那第二种,就是他这本书不光写企业,他还写个人,包括他个人的一些具体的管理观点。其实会发现,他虽然不在我的身边,但是就像一位老师一样指导着我。那这种书籍,其实我读了还是蛮多、蛮长久的。 那还有一本小书,就是特别小的一本书,就是《逻辑十九讲》。其实我们会发现一个做事的前提,是你要拥有一套逻辑体系。在你大脑当中应该是有一套体系观的,然后你在输入什么的时候,你能够把它放到你大脑当中应有的那套位置。我称之为认知大厦,就在我的认知体系当中,一层是有积淀的,二层有积淀。每个楼层是有不同房间的,比如说101、102,它掌管着不同的知识结构。 当我输入一个新知,比如说今天我学到了查理·芒格的高尔夫案例,我就会直接把它跟我的整体的工具论的体系当中输入到我的案例库当中,这个东西叫作认知的宫殿。那这个宫殿其实是越盖越高的状态,其实也是我输入的一个方式。那这个读书讲完了。 第三点,其实我每一年会斥资巨大,今年我一共花了82万元在自己这件事上,就是培训班和行业会议。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这套领域,那精英其实包括做不成的一些事的人,都在这个专属的这套领域当中,它们应该有所发展。它其实就是行业,那这个行业当中有精英。其实就是你的标杆,七个人物往往就从这个行业当中而来,那你就会看到这个行业当中的一些圈层级的讨论、会议。 最后一点显而易见,但是一般人用得比较少,叫行走有力量。我每一年会有一些游学,包括进企业考察,我看一看现存的状态。包括今年,我开始学习王阳明和曾国藩,曾国藩是前几年学,我甚至一定要到他们老家和成长的地方,还有龙场悟道的那个地方自己坐一下,感受一下。这种体验式的学习,你会为自己的输入模块增加内容。

樊登:我代表所有的听众再问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你这样做累不累?

张萌:我跟您一样,我的工作是,我曾经多次跟我周围的朋友也讲,我说我找不到第二种更好的活法。

樊登:但是咱俩不一样。你要了解我的生活节奏的话,你会发现,我就是一个反方向的你。没有计划,没有游学计划,没有上班的计划。有点读书的计划,读书就是抽到哪本读哪本,然后读完了,这本不行了,就不讲了,再换另一本。我活得非常随意,我把每一天都当作一个崭新的馈赠,今天没产生什么效率,我觉得也挺心安理得的,今天就休息,挺舒服的。 所以真的不一样。而且我觉得你是目标特别明确的,连休息都是要下定决心去休息的那种感觉,这个会在认知上带来疲劳吗?

张萌:您说的这件事会在什么情况下出现呢?比如说当我遭遇到了企业发展的一些挫折,还有一些质疑声出现的时候,确实会重新再思考我的目标方向,包括我现在的脚步是不是对的。那这个时候,我不仅会问自己,我还问周围的一些人,就会重新再来。 因为我决定做一个女性创业者,其实是终身笃定决心的。因为第一点,不可能回得去。第二点,我现在身上压力很大的一个基本原因是我带着一群人,这群人不仅是我的员工,还有我的学生,还有我的粉丝。那这群人其实对我是有期待的,那我需要去做好一个所谓的榜样,那这种力量其实决定了我的每一天。 甚至是刚开始,我说我早起,很多人不信。他们说,你吹牛,你早起个什么早起。后来我没办法,我就直接在微博上发出来。

樊登:秀。

张萌:没有,我就不秀了,我就直接发出来。我说,我起来了,你们都起来了吗?就发这个。很多周围的人并不能够产生这种力量。后来我就发起早起团,我说,咱们一起早起吧。然后早起你要做点什么,你在里面再说一下。比如说你做了什么,你让他有真实感。后来质疑的声音就逐渐变少了,开始有更多人相信你。

樊登:我们读书会有很多分会,会做早起打卡,大家在群里边早起打卡。但是缺一步,就是没有想过早起干什么,这三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里我能做点什么不一样的。 你这书里边最后还有一点是我觉得值得探讨的。你说,要学会很多硬本领。什么叫硬本领?

张萌:硬本领和软技巧其实是相对应的。硬本领指的是,比如说一个职场人,在公司发生裁员的情况之下,他可能会是最后一个被裁掉的人,公司提薪的时候,他一定是第一个被提薪的人,那这种技能,包括这种才华,就是硬本领。 当然,有一个价值观的问题。比如说樊登老师对于自己的员工,他会有一些经常能够高效完成工作的员工,这种同学我会比较喜欢,绩效产生比较好的我会比较喜欢。但还有一点就是,他身上的技能和才华是不可替代的,你换成别人做,达不到它应有的效果。那这种人的这种东西就叫作硬本领。 我们往往说一个人可替代性差,其实可替代性差的东西一般是知识或技能,而且是融于一身的这种技能。其实在职场当中,尤其是你还在很早期的领域就应该去不断地去夯实这些所谓的硬本领,让这种东西扎扎实实长在自己身上。

樊登:比如说呢?写PPT算吗?

张萌:写PPT当然算了。

樊登:PPT能够做得特别漂亮。

张萌:还有就是很能达意,就比如我想表达什么意思。

樊登:能说清楚。

张萌:他能够通过把它达意出来。很多人说不明白话,明明我们讲了一件事,到他嘴里边转述给其他人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样子。还有一种,比如说销售代表经常需要演讲,需要通过公开表达来进行招商。

樊登:需要卖东西。

张萌:对,他的这种技能其实直接反映了他的工作技巧。

樊登:或者你的程序员会编程。

张萌:写文案的同学会写作。

樊登:这种叫作硬本领。

张萌:而且硬本领都是那种直接就能学得会的技能,不是说别人很厉害,别人很和善,这种事情往往是学不会的。

樊登:其实这个也可以跟你前面讲的那二十一个不同的特质是对应的,因为那些人身上体现出来的素质也可能是硬本领。

张萌:是的。

樊登:很好,我觉得收获还挺大的。虽然我说我跟你不一样,但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我也特别希望我们的听众千万不要以为我的这个方法就是对的,因为我的方法其实也会坑到很多人。如果很多年轻人突然跳起来学我,说我要向樊老师学习,我没有时间观念,我想去哪儿去哪儿,我就按照自己的日程,那可能就完蛋了。我是因为背后有这么多员工在帮我按照高效率的方法干活。 所以如果你觉得自己还年轻,还需要不断地进步,我倒觉得你应该学习一下《人生效率手册》,去让自己精进一下,提升一下。 谢谢您做客我们的“作者光临”!

来自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