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6 次浏览

人类简史–樊登讲书

读完本文约需30分钟

要说2016年最畅销的非虚构类著作,我一定会首推这本《人类简史》。这本书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是从牛津大学毕业,然后在希伯来大学做历史学教授的一个以色列学者。这本书一出来,大家就惊呼“太难得了”,因为它是一位1976年出生的年轻学者写的,但是他能够打通历史学、人类学、生物进化论,然后把人类的整个历史浓缩在了这么一本书当中。

而且这本书老少咸宜。一方面,所有的创业者都特别喜欢看它,这是都市的IT创业圈里的人必备的一本书籍。因为它给我们每一个人提供了一个宏大的背景,让我们知道人类发展的方向和原理。另外一方面,小孩子们一定会非常喜欢,因为孩子们会觉得这些故事太有意思了,可以知道人是怎么从猴子一步一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所以我是怀着特别愉快的心情给大家讲这本非常有趣的书的。

这本书总体来讲其实就讲了三件事。哪三件事呢?第一件事叫作认知革命。认知革命让人从猴子变成了统治这个地球的生物,这是第一步,通过认知革命来实现的。第二步叫农业革命。农业革命使得人的集合从一起打猎变成了帝国,变成了有贸易,然后开始出现各种不同的文明。然后第三个变化就是科学革命。科学革命使得这个世界发生了骤变,让农业社会整个分崩离析,然后变成了现在这样一种格局。

那么咱们一个一个来看。首先,故事是从六百万年前讲起的,六百万年前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什么事呢?有一只猴子生下来了两只小猴子,这两只小猴子中的一只就是我们人类的祖先,就是我们全部人类的祖先。从另外一只猴子延续下来的是什么呢?就是黑猩猩的那一支。它们叫作兄弟,从同一个妈妈体内生出来,然后分开。现在这只猴子当然找不着了,因为是六百万年前的事了。大概就在那个时候,人类这一支出现了。所以你要往前倒推六百万年,那咱们都是特别亲近的一家人。

然后在二百五十万年以前,就出现了大批的人,有各种人种。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魔戒》,《魔戒》里边有什么中土地带,有这种人那种人,有耳朵比较长的,有个子比较矮的,这个其实是有科学依据的。我们不要以为在过去地球上只有智人这一种——咱们叫智人——可以找到的至少就有这么几种,用拉丁文命名的,比如说尼安德特人,然后直立人、梭罗人、佛罗里斯人、丹尼索瓦人、鲁道夫人,还有匠人,匠人原名就是“工作的人”,一共这么多人种。

在这些人种当中,尼安德特人个子很高,长得很大,比我们现在的人类要大得多,然后拿木头什么的东西时力气都很强大,这是一种人。还有一种人是矮化的侏儒,就是他整个身高也就只有不到一米,寿命二十五年左右,这也是一种人种。

所以地球上在二百五十万年以前那段时间有这么多种人。而且你们不要小看这些人种,实际上他们在地球上存活了至少两百万年。而我们智人能不能够存活两百万年,现在还不一定呢,但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人种都存活了两百万年以上。然后随着智人的出现,这些人慢慢地消失了。我们后面会讲到他们是怎么消失的。

这些人在地球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只能用“悲催”两个字来形容,就是特别弱势的状态。为什么呢?你作为一个人类,你又没有锋利的牙齿,你跑得又没有豹子快,你又不会飞,你又打不过这个老虎,所以人是特别惨的。

人最早所使用的工具为什么是石头,你知道吗?因为石器最重要的功能是敲掉骨头,然后来吃里边的骨髓。最近你们有没有看《荒野猎人》那个电影?在那个电影当中,小李子在荒野上没东西吃,找到了一匹死掉的马,二话不说,拿起一个石头就去砸它那个骨头,把那骨头掰下来,从里边抠骨髓吃。

各位,那个镜头我当时一看,我就觉得编剧肯定看过这本书,因为那就是原始人的生活状态。为什么呢?一头鹿被一只老虎摁倒了,你敢和老虎抢吗?所以一定是老虎先吃。老虎吃完了以后,人想去吃,不行,豺狼还在,然后豺狼过来再吃那些肉。豺狼吃完了谁吃呢?秃鹫来吃。秃鹫就把那些腐肉都吃掉,最后留给人类的只有一个空骨架。所以人拿石头把骨头砸开,然后抠里边的骨髓吃。这就是我们的祖先悲催的生活。

所以我们在这个地球上其实一开始特别弱势。而且我们的身体真的不占优势,因为人的上肢活动比较多,慢慢地人要开始直立行走,人一旦一直立行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人的骨盆就会变窄。你没发现吗?牛、马这些动物,它们生下来一个孩子以后,那个孩子大概几个小时就会跑了,就已经会自己照顾自己了。但是我们人类因为直立行走之后,我们的骨盆变窄,我们生育的风险变得更大,如果把这孩子养得特别大再生,母亲就会死,所以人们就变成早产。所以事实上我们人类基本都是早产儿,就是很早就生下来,生下来以后还得靠父母抚养三年,这孩子才能够自己跑。这个是对我们人类特别不利的地方。

所以我们打也打不过人家,力气也没别人大,就会用石块而已。在那个时候,人和其他动物一起生存在地球上,甚至人也会被别的动物吃掉,所以人类就只是一种这么简单的动物而已,就是猴子当中的一种而已。

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呢?三十万年前。三十万年前的时候,不知道谁特别淘气,学会了玩火。然后他一玩火,发现很有意思,他把森林一烧,那些动物跑不了,就全给烧死了。然后会用火的这些原始人,他们可以捡现成的动物吃,可以吃熟的。

你不要小看吃熟的这一件事,吃熟的这件事给人类提供了特别强大的进步的动机。一只猩猩要吃生肉,它吃生肉就要消化很长时间,老虎、豹子也是吃生肉,它们要消化很长时间,嚼很长时间,使劲嚼,使劲嚼,还要使劲消化。所以对于这些动物来讲,它们的人生基本上就是吃和睡,没时间干别的,因为它一顿饭要吃六个小时,它要不停地吃,不停地吃,生肉不好消化。

但是当人们发现用火烧过以后的食物吃起来更合他们的胃口,然后人们用餐的时间变成一个小时就够了。那你说,剩下的时间干吗?所以这时候人们才有了更多的时间开始想问题,开始琢磨,开始发明工具,然后再加上大脑的营养开始增加,人就比其他动物发达了。其实人的脑容量本身就挺大的,但是也有些动物的脑容量比我们大,甚至过去的那些消失的人种当中,有的人种脑容量比智人的脑容量还大,所以脑容量并不是智人崛起的根本。

那么问题就是,智人是怎么和其他这些也会用火的原始人类区分开的呢?这件事情发生在大概七万年前。七万年前的时候,可能是产生了一个基因突变。因为根据这个作者讲,他说这玩意儿没有定论,你让我们去找,我们也找不着依据,只能说有可能是产生了一个基因突变。

什么基因突变呢?就是智人的语言有了大幅改进。猴子也有语言,心理学家做了一些测试,把一种小猴子——青猴的一些语言录下来,录下以后,他在森林里边就放这个语言。只要一放,所有的猴子都朝天上看,然后就准备跑。为什么呢?后来动物学家翻译了一下,说这个语言是“老鹰来了”,就相当于这句话,所以猴子朝天上看。后来他们又录另外一种语言,把另外一种语言录下来以后,在森林里边一放,所有的猴子就立刻上树。这个语言是什么呢?是“老虎来了,快点跑”,然后猴子们就会跑。

所以猿猴,甚至包括鹦鹉、海豚,它们都有自己的语言,但这些语言被智人的语言彻底打败了。为什么呢?智人的语言突变之后,他们能够描述那些没有发生在面前的东西。比如说我仅仅跟你说,“快看,那儿有头鹿,咱们去抓那头鹿吧”!那最多就是咱们俩人一块儿去抓那头鹿,对吗?那么我如果语言不够复杂的话,我怎么能够调动几十个人一块儿来抓这头鹿呢?做不到。

但是当智人的语言发生了一个突变以后,他们可以跟你这样描述,可能连比划带说,他会说,“昨天我在山谷里边看见了一群牛,它们今天估计走不了,咱们今天如果一块儿去的话,你在山上,我在山下,咱们几十个人一块儿拦着,把这群牛全部抓了,你觉得怎么样”?然后那边说,“抓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抓了分你一半。”“可以。”然后大家就一块儿去。只有这么复杂的语言能够描述那些没有发生过的事、看不见的事,才能够调动更多的人一块儿来工作。

他们的语言表达能力一下子使得所有的智人可以团结在一起,因此他们走到哪儿,哪儿就倒霉,基本上把地球上当时有优势的生物全灭了。比如说首先把人类的其他支全灭了,就是其他的一些尼安德特人、直立人、梭罗人都没有了。当然,我们现在不能把这个赃全部栽在智人头上说,不能肯定是因为他们,也可能是天灾,或者是洪水,都有可能。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只要是智人到达的地方,那些人就都消失了,这就是一个罪证。

智人从哪儿出发呢?从东非。东非是我们所有人的故乡,咱们的故乡都在东非。智人从东非出发,他们甚至能够学会跨海,能够到澳大利亚,能够到亚洲,然后整个跨海行进,所以那时候的生产力真的已经挺强大的。甚至他们会造巨型的纪念品,巨型的艺术、宗教类的这种感觉的东西。后来这些人类学家就研究说,为什么这些人要造那些图腾?为什么要造那些这个巨型的艺术品?那个东西都不是几十个人能够造的,那都是至少调动了几百上千人才能够造得出来的东西。

实际上这本书里边有一个最核心的贡献,就是语言和想象力对人类的影响。假如我跟你只能用交换肉的方式来交流,就是打了这头牛,咱俩一人分一半,有没有问题,我们会说那好,咱们怎么分……假如我只拿利益来要挟我们所有的合作方的话,你发现这个合作是没法长久的,因为总会有分赃不均的时候,就一定会打起来。这头牛你分多了,我分少了,我不想吃那臭了的部分……那就乱了。

但是当人们开始有想象力的时候,他们会塑造出特别多的偶像,塑造出神,认为万事万物皆有灵,这时候让这些原本就战战兢兢的原始人——你知道,他们活着很不容易的,搞不好就被老虎吃掉了,所以让经常会战战兢兢——找到一个心灵上的依靠。他们说,如果我们都相信共同的神的话,那么咱们就会有人庇护,于是才把大家团结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以虚构的前提所组织的社会,这是人类的一个最伟大的发明。

这里边举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例子。比如说法国的标致汽车公司,那么这个公司有法人代表,有董事长,有总经理。但问题是,什么是这个公司呢?这个公司本身并不是它的资产,因为这资产如果拿掉了,这个公司也还在。这个公司也不是这些人,因为这些人换掉,这个公司也在。这个公司是什么呢?这个公司是人们虚构出来的,说我们相信有这么一个公司存在,这个虚构的公司给我们所有人提供了一个保障。所以人换了,公司还在;车没了,公司还在。总之有这么一个虚构的、我们都相信的东西存在。

那么什么时候这个公司就没了呢?当大家都不信它的时候,这个公司没有信誉了,已经不用再相信它了,这个公司破产了,就不在了。什么东西不在了?那个虚构的东西不在了。人们对于这个东西的信任不在了,这个东西才是真的不在了。

所以基本上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一个最重要的分界,是在认知的这件事上,就是人们开始产生了想象力,开始去虚构出一些可以信任但并不存在的东西的时候,人的力量得到了空前的放大。

那么这个力量放大到什么程度呢?作者说,大到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就是人类的洪水,人类所到之处整个物种毁灭。这里边最惨烈的是澳大利亚,为什么呢?澳洲那个地方和整个大陆是完全独立的,离得很远,所以澳洲大陆上的动物没有和人斗争的经验。澳洲大地上全是有袋类的动物,然后当智人坐着船到了澳洲大陆上以后,他们发现这些动物太好抓了,没有防备,所以随便抓。

那些动物有多大呢?这里边有特别有意思的描述。“在澳大利亚,当时有两百公斤重、两米高的袋鼠。”你想象一下,两米高的袋鼠,两百公斤重。还有当时“澳大利亚最大型的掠食者袋狮”,就是有袋子的狮子,“体型就像现在的老虎一样大”。“树上有当时大到不太可爱的无尾熊”,就是考拉大得不太可爱的样子。“平原上则有不会飞的鸟在奔驰”,体型足足是鸵鸟的两倍。“在灌木丛里边有恶龙般的蜥蜴和蛇”,然后“森林里有巨大的双门齿兽,外形就像袋熊,不过体重足有两吨半”。除了鸟类和爬行动物之外,澳大利亚当时所有的动物都是像袋鼠一样的有袋类动物。

“但短短几千年之内,澳大利亚当时二十四种体重在五十公斤以上的动物,有二十三种都惨遭灭绝,然后许多比较小的物种也从此消失。”二十四种灭绝了二十三种,就是基本上全部灭绝掉了。那人们分析,为什么智人对这个世界的破坏会这么大呢?第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用火烧,因为智人觉得这些森林太碍事了,森林防碍着他们,也没法种庄稼,也没法干其他事,就一把火烧过去,把动物全烧死了,动物不知道用火。

还有就是这些巨型动物的生育期其实是很长的。智人可能也并不贪婪,他说,我今天需要吃的,我吃一只,我过两个月又要吃了,我再吃一只。你说,一两个月我才打一次猎,这也不算特别过分吧?因为他们并不养它们,他们只是打猎,但是它们生得很慢,那些动物大概都要怀孕两年才能够生一胎,所以很快就慢慢地消失了。

这只是澳大利亚,美洲有更多吓人的东西。“在大概一万四千年前,美洲的物种远比今天丰富。智人首次从阿拉斯加南下,来到加拿大的平原和美国西部的时候,除了会遇上长毛象和乳齿象,还会有棕熊一样大小的啮齿动物。”你想想看,一群又一群的马和骆驼、巨型的狮子,还有其他数十种类似的巨型动物,现在已经全部绝迹了。

其中还有可怕的剑齿虎。还有一种重达八吨、高达六米的巨型地懒,我不能想象一个六米高的、像老鼠一样的东西,然后八吨重。

“在智人抵达后不到两千年的时间,这些独特的物种全部都惨遭毒手。根据目前的估计,就在短短的时间里,北美原本有足足四十七属的各类大型哺乳动物,其中三十四属都已经消失,南美更是六十属当中失去了五十属。像是剑齿虎这些动物,它们活跃了超过三千万年,但几乎在瞬间就灭绝了。

”大家注意,所有这些动物在智人统治这个地球以前都是活过冰河世纪的,它们在五六次冰河时期中都活了下来。所以我们经常用“洪水猛兽”来形容可怕的东西,但是人的狂潮要比洪水猛兽厉害得多。经历了那么多洪水和一次一次的冰河纪,这些动物都活了下来,但是当智人开始出手以后,所有的物种,尤其是对人类有威胁的大型物种全部消失,就被吃光了,烧光了,然后慢慢地就绝迹了。

那个时候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呢?大概统计了一下,“这些以狩猎为主的原始智人,他们每周大概工作三十到四十个小时”,也就是每天工作上几个小时就够了,而且不用特别担心吃饭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说实话,人家的寿命很长。当然,你说人均的寿命肯定不长,因为出生婴儿的死亡率比较高。但是如果除去出生婴儿的死亡率这件事以外,那时候的人普遍寿命都挺长的。

骨骼的化石证据显示什么呢?远古时期的采集者比较少有饥饿或者营养不良的问题,而且和后来农业时代的人相比,他们的身高较高,也比较健康。虽然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到四十岁,那主要是因为儿童早夭的问题比较普遍。只要能活过危机四伏而意外频现的生命早期,也就是小孩的过程能够经过的话,当时的人就大多能活到六十岁,然后有的甚至还能活超过八十岁。在现代的采集社会里,只要女性能活到四十五岁,大概再活个二十年就不是问题,而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都超过了六十岁。

所以我那时候看电影《疯狂原始人》的时候,我还觉得有点可笑,我说,怎么会有那么老的原始人?因为我们听说,原始人的寿命不是很短吗?那个老太太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还很疯狂。现在看完这个,我发现是真的,就是以狩猎为主的这些原始人,如果排除夭折的,他们的寿命是蛮长的,能够活得很愉快。所以人们把那段时间描述为人类的一个伊甸园的时代,就是不愁吃不愁喝的,因为满世界到处都是吃的喝的,一天到晚可以打渔,可以吃兽类,可以吃果子,这些东西吃不完。

那么人为什么在今天特别喜欢吃甜食?你没发现人们到了晚上,拿着一个巧克力就受不了要吃吗?作者说,这就是因为那时候甜食的稀缺,因为你可以很容易吃到肉,但你很难吃到甜的东西。甜的东西只能怎么来呢?只能是树上结出来熟透了的果子才是甜的。所以当一个人发现了长满了果子的树的时候,他又带不走,他又没法储存,他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次吃到饱,一次吃到要吐为止。所以我们现在吃甜食,很多人就会忍不住,就会一直吃一直吃,这就是原始人的本性还在。

所以讲到这儿,当智人毁灭了其他人类以及各种大型动物的时候,我们完成了第一个阶段,认知革命。就是人类开始统治这个地球了,我们成为了地球上最强大的物种。

那么接下来就要进入农业革命的时候了。这里边有一个非常意外的结论,我相信大家都会猜测说,农业革命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因为人类从此开始过上了农业的生活,我们不需要整天追逐猎物去杀它们,我们可以把它们养起来,并且能够种小麦,那么人不是过得更幸福了吗?

错!这个教授在《人类简史》这本书里边告诉我们,这是史上最大的骗局。为什么叫史上最大的骗局?当人类从狩猎和采集的时候进入农业社会的时候,人的幸福指数大幅下降,人们的平均寿命也大幅下降,人们活得比以前痛苦、焦虑了很多倍。为什么呢?

你会发现咱们小时候看的各种电视剧,比如《西游记》里面,猎户都是一个非常愉快的存在。这个村子里的人逃难啦,都死啦,都出什么问题了,饿得没饭吃了的时候,还有一个猎户在,然后这个猎户家里边总有吃的,因为猎户他可以打猎,他不需要靠天吃饭。

但是当人们种了小麦,人们在公元前九千年驯化了小麦,然后开始靠天吃饭,每天就开始非常忧虑地看着天边会不会下雨,远处那个云彩能不能下几滴雨。如果雨下多了,不行,不能再下了,再下就完蛋了。所以雨下多了也不行,雨下少了也不行,雨得刚刚下到正好才行,人变得特别焦虑。

而且最重要的是,小麦的成长过程需要特别小心地呵护。它们怕虫子,你得跟虫子做斗争。它们需要肥料,它们需要水,本来水就不好找,它们还需要人给它浇水。所以人的身体开始不断变得弯曲,人开始弯腰插秧、除草,干这些事,一天到晚辛苦地劳作。我们经常会觉得,猎人哪有农民那么辛苦?因为农民的确是非常辛苦地照顾这些小麦。

然后人体在这个时候才出现了大量的疾病,椎间盘突出、心血管疾病等。

但是人口在增加,为什么呢?打猎的时候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得不断地跑,你得不断地迁徙,所以你生孩子的机会就减少了。但是当人们在一片土地上稳定下来了以后,就可以生孩子了,所以这时候生孩子的频率比过去增加了很多,但是人的幸福指数下降了特别多。

因此,尤瓦尔·赫拉利就说,我们搞错了,根本不是人驯化了小麦,而是小麦驯化了人。因为小麦用这种方法使得它们成为地球上植物类的第一大物种,地球上各处遍布小麦,它们的基因得到了最广泛的增加,而人类的幸福感大幅下降。

而且在过去,人和人之间不用打仗。就是你抓一头鹿,我抓另外一头就行了,然后咱俩在同一片土地上,你可以打鹿,我也可以打鹿,所以过去原始部落之间的战争是不多的。但是当人们有了土地以后,糟糕了。因为人们都希望得到一块更好的土地,觉得你那块土地长的粮食更好,所以人们开始掠夺。有掠夺就要有保护,于是在农业社会,人们的战争要比原始社会多了很多。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私有领地,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暴力行为。所以这时候你发现,人其实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人根本没有变得更加愉快,幸福感没有上升。

那我们现在的人会说,没有农业社会能有咱们的今天吗?那这不是人类进步的证据吗?但是你要知道,对于当时的那些原始人个体来讲,他们的福利真的是大幅下降。如果是一个有理智的人,你可能会觉得,那我肯定要过幸福的生活,我愿意愉快地采摘,我愿意愉快地打猎,过着这种穿皮草的生活,多棒!我干吗非得一天到晚插秧,搞得那么累呢?我不会这样做。

但是尤瓦尔就说,我们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人要做这样的事,如果按照正常的选择的话,人们是没有必要做农民的,人们做猎人其实很好,就是人数少一点而已,发展得慢一点而已。这里边起到最大作用的很有可能就是基因。

大家有没有看过一本书,叫《自私的基因》?这是非常著名的一本讲人类进化的书,它说人并不是重点,人只是我们人类基因的载体。所以基因让我们所做的事,有时候根本不是为了对我们这个人好,而是为了能够让我们的基因留存下去。

比如说,你的基因会要求你经常吃大量的东西,把你的脂肪弄得特别多。你的脂肪多根本无助于你这个身体更健康、活得更长,你的脂肪多只是有助于你生育,你必须得有一定的脂肪含量,你的生育才能够实现。所以尤瓦尔解释说,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那些愉快的、寿命很长的、生活很富足的原始人为什么甘于去做小麦的奴隶,开始耕种,开始受苦受累?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们有一种天然的欲望,让自己的基因变得更多,所以果然实现了,虽然农业社会以后,人的幸福指数大幅下降了,战争也增加了。

动物的福利也降低了,你知道吗?人选择了羊、鸡、牛、猪这些动物来饲养,人的选择办法很简单,本来那些羊都不听话,人就打它们,后来剩下的没打死的留下来,捣乱的就杀掉,所以留下来的就是听话的。把所有温顺听话的一代一代地筛选出来,筛选到现在,狗、猪、猫、羊、马、牛……都是特别温顺的动物,这是筛选的结果。这种筛选的结果看起来是牛和羊的数量在这个地球上的动物总量当中占了绝对优势,但是问题就是它们的福利大幅下降。

一只鸡在野外生活的话,它至少能够活到七八年吧,长的能活到十年,那只鸡可以很愉快地飞来飞去地玩,吃虫子,这多棒!但是当它被人类驯化了以后,在养殖里,基本上能够活到两三个月就不错了。甚至很多小鸡在生出来以后就筛选,一看是公的就直接碾碎,根本没有见过阳光,也没有见过这个世界。

所以在作者看来,人真的不应该从原始社会变成农业社会,因为这个对动物也不好,对人也不好,然后整个人的福利下降得特别多。但是在这个时候完成了一个最大的改变,就是人口的增加。在公元前1万年的时候,全世界大概有500到800万人。

但是到了公元1世纪的时候,还在持续打猎的人只有大概100万到200万人,他们是狩猎的原始部落的人,但总人口达到了2.5亿。你想想看,这个增加的量有多大,从几百万人一下子变成了2.5亿。就是因为人们开始定居了,定居以后就可以生孩子,就可以产生大量的繁殖。

然后有了小麦这样的替代产品,虽然它对人来讲并不是最好的,但是它是一个替代产品,人的生活变得特别艰苦。这里边有一段特别有意思,就是农民变得特别担心生活,猎人是不需要担心的,猎人只需要判断。

实际上,有人认为在史前的时候,那些原始的人类比我们现在的人要聪明得多。因为他们并不依赖任何外在的工具,他们就能够判断各种动物的习性,能够判断整个天体的运行,能够判断自然环境发生的改变,这是非常厉害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在进入农业社会以后逐渐地退化,人们慢慢地变成了只关心种庄稼这一件事,而不去关心整个世界的变化。

所以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人类在进入农业社会以后变得越来越聪明。早在农业革命之前,采集者就已经对大自然的秘密了然于胸了,毕竟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非常了解自己所猎杀的动物、所采集的食物。农业革命所带来的非但不是轻松生活的新时代,反而让农民过着比采集者更辛苦、更不满足的生活。采集狩猎者的生活其实是更为丰富多变的,也比较少会碰上饥饿或者疾病的威胁。而农业革命让人类的食物总量增加,但量的增加并不代表吃得更好,过得更悠闲,反而造成了人口爆炸,并且产生一群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精英分子。

普遍来说,农民的工作要比采集者更辛苦,而且到头来饮食还要更糟,所以农业革命可以说是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农民们有多惨呢?“农业带来的压力影响深远,这正是后代大规模政治和社会制度的一个基础,正是这些征收来多余的粮食养活了政治、艺术、战争和哲学,建起了宫殿、堡垒、纪念碑和庙宇。在现代晚期之前,总人口有九成以上都是农民,但是他们生产出来的粮食养活了一小撮的精英分子:国王、官员、战士、牧师、艺术家和思想家。

但历史写的几乎全是这些人的故事,于是历史只告诉了我们极少数的人在做些什么,而其他绝大多数的人的生活就是不停地挑水、耕田。”所以农业社会对于广大的动物和人来讲,福利都有一个大幅的下降。但是对人类的基因来讲是一个完胜,人类变得更多了,并且人类能够有余力来研究那些更需要想象力的东西,比如说国家。

那么在这个农业革命完成了以后,想象构建的世界就更加完备了。比如说《汉谟拉比法典》,人类中出现了法律秩序。然后出现教育。然后出现经济、货币、国家,这些概念像不像我们前面讲的标致汽车?这都是人们想象出来的东西。

人们想象出来这么一个东西,它能够产生这样的一个信用,所以人们围绕着这些想象的东西建立了自己的王国,于是进入了帝国时代,这时候开始出现了帝国。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有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记忆的过载。有了聚居以后就要有官僚体系,官僚体系就要统计我们这一共住了多少户人,每家种了多少田,每年交多少租子,这玩意儿你说怎么记呢?如果没有语言和文字的话是根本记不下来的,于是在各大文明当中都逐渐出现了语言,出现了结绳记事,然后出现了楔形文字,出现了甲骨文。

这里边中国的甲骨文是特别出色的,能够讲非常丰富的故事,用这个文字可以讲很好玩的、有起承转合的故事。还有我们经常讲到的阿拉伯数字,阿拉伯数字其实跟阿拉伯人没什么关系,阿拉伯数字是印度人发明的。有一群阿拉伯人到印度以后,发现印度有这个数字,很好用,然后他们就把阿拉伯的数字带到了欧亚大陆。

然后欧亚大陆的人开始接受这么一套东西,所以把它叫作阿拉伯数字,但实际上这是印度人的发明。你想这个东西对整个人类的世界有多大的影响?所以语言、文字、数学开始逐渐地出现。

人类进入帝国时代以后,发生了什么呢?我们经常听《三国演义》讲,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个作者尤瓦尔说,那到底是分久必合还是合久必分?其实人类历史的趋势是一个典型的分久必合的趋势,没有那么多分离,更多的是融合。因为当你能够站在一个探测卫星的高度,他说你要站得足够高,你站在太空中看人类的历史,你会发现人类越来越融合,融合得越来越厉害。

这个融合是由哪些东西构成的呢?主要是由三件东西组成的。

第一个是宗教所带来的融合。在原始社会的时候,人们的宗教非常多,每一个石头,每一座山,每一棵树,都是一个神灵,所以那时候多神,到处都是神。然后多神慢慢地变成一神,然后从一神逐渐地变成无神。然后是国家政治的融合,帝国在不断推动这个融合的过程。还有第三个融合就是货币和经济。

无论两个国家之间多么互相仇恨,大家都不会仇恨对方的钱,所以就会出现很多很奇怪的状况,就是这些人反对那些统治者,但是统治者发行的货币他们会拼命地攒,拼命地攒,所以货币使得整个世界也趋于融合。

那么怎么看到人类融合是一个大趋势呢?我们来看一段。“大约在公元前一万年,地球上有数千个人类文明。但是到公元前两千年,这个数字已经只剩下数百个,最多也就是两三千个。到了公元1450年,这个数字更是急剧下降。

当时即将进入欧洲探险时代,地球上仍然有许多像塔斯马尼亚这样独立的小世界,但是将近九成的人类都已经紧密相连,活在一个由亚洲和非洲组成的亚非世界里边。”那么现在的状况是什么呢?今天尽管我们国际上有很多的冲突,但你会发现我们整个人类世界都接受了同一套地缘政治体系。我们都承认国界,我们都认为国家就是有国界的。

所以你发现,这么多年了,除了伊拉克去出兵吞并了科威特那一下子——而且后来很快就被打回来了——除了那一次之外,没有再出现过国家被吞并的状况,人们都承认这样的地缘政治。

然后采用相似法律制度,这个社会的法律是趋近于相似的。然后也接受同样的科学体系,就是无论你政治意见是不是一样,你都相信科学,科学的东西是一致的。

所以历史的大方向是一个融合的过程,人类将变得更加团结紧密,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不断地分散。在历史当中有很多的偶然性,我觉得这是特别有意思的。在帝国时代,人类的发展也是有很多偶然的。比如说,为什么基督教会在欧亚大陆突然之间兴起?我们现代人分析,也就是马后炮的方法,特别简单,会说因为基督教是一个更加先进的宗教,它适应了当时人们的需求等等。其实不是,这是一个绝对马后炮的讲述方法。

因为你要是回到当年君士坦丁大帝的时候会发现,基督教本来是一个非常小的教派。所以人类历史上存在着特别多的意外。像君士坦丁大帝这样的人,他怎么就突然接受了基督教的传教?在这个作者看来,他认为这个没有确定的答案,这有可能真的是当时周围的人、一个偶发的事件影响了他。但是他的决策,就好像汉武帝突然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样,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然后基督教成为这个社会上最主流的宗教之一。

所以在帝国时代,各大帝国不断地更替、征服,包括我们中国的帝国也在不断地征服。然后整个世界变得越来越统一,越来越浓缩,所有人和人之间开始有了认知和交流,就进入了我们所了解的那一段古代的历史。

第三个最重要的变化就是科学革命。科学革命为什么会跟农业革命有一个根本的区别?这里边举了一个例子。他说,假如一个一千年前的人沉睡了五百年,然后在大概五百年前醒来的时候,他会发现他完全能适应这个世界。

比如说你让一个唐朝的人到了明朝,他能够适应,最多就是口音有点变化,或者说你们这个诗作得没有我们唐朝的工整,但是大家能够交流,没问题,因为没有太大的变化,穿衣服也很像,说话也很像。但是假如你让一个五百年前的人,就比如说一个明朝的人,在今天醒来,他突然就会被吓死,他突然会觉得完全没法生活了,因为这个世界他已经彻底不认识了。

那么为什么在最近的这五百年当中会出现了这么巨大的变化呢?这里边的变化包括什么呢?在这过程当中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我们给大家简单地念一下:“在过去的500年间,人类的力量有了前所未有的惊人成长。

公元1500年的时候,全球智人的人口大约有5亿,但今天有70亿。我们从5亿变成了70亿。人类在1500年生产的商品和服务总共约合价值是2500亿美元,但今天每年人类生产的价值约为60万亿美元。在1500年的时候,全人类每天总共消耗13万亿卡路里,但今天每天要消耗1500万亿卡路里。

”你看看这些数字,“人口增加了14倍,生产增加了240倍,消耗的能量增加了115倍”。所以他说,如果一艘现在的小小的驱逐舰回到哥伦布时代,它能够在两个小时之内摧毁所有哥伦布的船队,而且它的船连一点剐蹭都不会发生,就是人类的生产力发生了这么一个巨大的变化。

这个巨大的变化是怎么发生的呢?这就是因为科学革命。科学革命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前提,人们从过去信神的拯救,就是中世纪的那种感觉,变成科学的态度,是来自三个前提的转换。

第一个是人们愿意承认自己无知。你知道,所有宗教的说法都是先知先觉的什么什么人,这个人是法力无边的,这个人是全知全能的。所以对于宗教来讲,它的前提是有人已经知道了一切。但是科学的前提是不知道,我们得知道自己不知道,这是第一个前提。

第二个就是以观察和数学为中心。你不能说一个大概,你得做实验,你得做双盲,你得做对照,你得做很多这样的实验,才能够证明这个规律是存在的,并且要有数理化的统计,这才行。

然后第三个就是光有这些理论不行,要把这些理论转换成新发明的能力。

这三件事情给人类带来了一个新的发展契机,就是人们开始说,光信神那些东西,我们就老在原地踏步,我们得探索一下这个世界,我们得让这个世界发生一些变化。

这里边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案例。1744年的时候,有一群苏格兰长老会的牧师,他们想给牧师们成立一个养老基金。因为有很多牧师,比如说他提前死亡了,他的遗孀怎么办?他的遗孀怎么生活?如果按照过去教派的方法,你应该祈祷,你就去向上帝祈祷,你说希望他们都能够活得很好就行了。但是这些苏格兰长老会的人没有祈祷,他们竟然用了当时刚刚流行起来的一种算法,叫作概率论,他们用了概率论的方法,怎么做呢?他们算账。

当时有一个叫作爱德蒙·哈雷的人发表了一个相关的统计报表,这个统计报表统计了人们出生和死亡的年份,某个20岁的人死在某一年的概率是1%,而50岁的人是1/39。他们就根据这么一个当时的人口的统计报告来测算。他们说,苏格兰通常有930位长老会的牧师。

根据这个比例,每年会过世27位,而其中有18位会留下遗孀。在没有留下遗孀的几位当中,有5位会留下孤儿,甚至有遗孀的也有2位可能会有不到16岁的孩子。然后他们还计算出遗孀有可能在多久之后过世或者再婚,如果再婚的话他们就要停止补助。你看,这么复杂的一个算题,我觉得可以放到明年高考当中考一下。

然后根据这些数字,他们算出来,如果牧师每年交2英镑12先令又2便士——这么精确——然后他的遗孀便能在一年里边得到10英镑。10英镑是很大的一笔钱了,而如果他认为这还不够,那么可以选择年缴6英镑11先令3便士,这样的话,遗孀一年就能得到25英镑,这样生活就会更好。他们经过这样的计算以后,你知道奇迹是什么吗?根据他们的计算,到1765年的时候,这个教会的总资本应该可以达到58348英镑。

事后证明,他们的准确程度不可思议,到了1765年的时候,这个基金的总资本是58347英镑,就只比他们计算的结果少了1英镑。然后这个基金一直流传到今天,现在它叫作苏格兰遗孀基金,它的总值高达1000亿英镑,任何人都可以在这儿买保单,所以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保险公司。

这就是科学的力量。

他们没有通过去向上帝祈祷,也没有说我们大家奉献爱心,我们来怎么怎么样,他们就用了概率统计的方法,进行了一个数学的计算,成立了这么一个基金会。人们当时震撼了,说科学实在是太可怕了,培根当年就说“科学就是生产力”,这就是那个时候人们统一的感觉。

在有了科学革命以后,第二件发生的事就是科学和帝国的联姻。因为帝国需要征服,帝国需要不断地探索新的世界,而这时候科学愿意跟帝国的征服结合起来。这里边涉及大家都知道的库克船长的故事。

当时所有人参加远航,说要两百多天不回来,每个人都会写遗嘱。为什么呢?因为两百多天不回来,就意味着很有可能一半以上的人都要死在海上,原因是有坏血症,就是牙龈开始出血,然后慢慢地出坏血症。然后当时有人研究发现,有一种风俗,说吃柑橘就会不得坏血症。

然后库克船长他们就找了科学家专门研究这件事情,并且在船上配备了特别多的柑橘和酸菜。为什么呢?实际上很简单,就是维生素C,只要他吃足够的维生素C,他就不容易得坏血症。所以他们这个船队出去之后,经过了几百天,回来都活着,坏血病就被克服了。

所以当科学和帝国相结合以后,就出现了哥伦布航海,出现了麦哲伦航海。但是作者在这本书里边探讨了一个问题。他说,其实在那个时代,中国,包括波斯也在开展大量的航海行动。比如咱们这边有郑和下西洋。

郑和七下西洋,跑得很远。但是为什么中国和波斯帝国的这些大量的航海工作没有开疆拓土,没有引发一个新的革命爆发,而欧洲人的开疆拓土就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让欧洲出现了称霸全世界的文明?原因在哪儿呢?欧洲的航海是带着好奇心去的,所有欧洲航海的队伍当中都有科学家,一定是国王或者是贵族出钱,这些冒险家带军队。

欧洲航海的队伍一定有军队,因为要征服别人,然后后面再带着科学家去探索。所以当他们对未知的世界是怀着好奇心、探索和掠夺的心态去的时候,他们会有大量的发现。而中国和波斯,因为他们的文明已经强盛了很多年了,所以他们的心态是我来安抚你们,我来给你们送东西,我来让你们感受到我们帝国的强大。

所以基本上走了一圈,我们没有太多的收获,我们把我们的文明给到了他们。这两种心态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有探索和好奇心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开始发现了美洲大陆,然后开始征服澳大利亚,开始到印度殖民。

这是非常血腥的过程,就在这个过程当中,几乎所有被殖民的地区都出现了人口大幅的下降。有一个笑话特别有意思。阿姆斯特朗他们不是要上月球吗?然后他们在美国的一个偏远的沙漠地带训练。有一天训练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老印第安人,这个印第安人过来就问他们,你们在干吗?他们说,我们要上月球,我们准备坐火箭上月球。

这个印第安人说,听说月球是我们的神灵居住的地方——因为印第安人认为他们的神灵都居住在月亮上——如果你们上月球的话,能不能拜托你们给我们的神灵带两句话?然后阿姆斯特朗他们说可以。然后人家吧啦吧啦讲一段印第安语,阿姆斯特朗他们也没有录音机,他们就把那段话背下来。

背下来以后呢,也不懂什么意思,回到基地,就跟那些翻译说,我今天遇到印第安人,他跟我说了一段话,让我上月亮去告诉那个神灵,他就这么说的,吧啦吧啦背了一段。一背完,那个翻译就哈哈大笑。阿姆斯特朗说,你笑什么呢?这个印第安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是,无论这帮人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他们,他们只是想要抢走你的土地。

这就是殖民时代。所以在殖民时代非常血腥,你可以去问一下澳大利亚的原住民,或者问一下印第安人或者是印度人,人口都出现了大幅的下降。他们虽然带来了科技,虽然带来了新的生产方式,但是他们也带来了屠杀,带来了破坏。但在这个时期,欧洲的文明得到了空前的繁荣。

你们知道,每次每一个探险家准备去出发的时候,欧洲人几乎都会发行股票,他们会把这一次的航行发行一个股票出来,然后全民都可以购买,购买了之后,这次航行所带来的收益大家就分。所以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除了科学和帝国之外,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推动人类进步的东西,叫作信用。信用的发明是特别了不起的,就像银行,银行如果没有信用的话就没法运转。

比如说A在B存了100万,这个A是一个实业家,是盖楼的,在B存了100万。B是银行,有100万了。然后C要找银行贷款,说我想开一个面包店,你能不能给我贷款100万?B说,可以给你贷款100万。当B开了一张支票给C贷款100万的时候,C就可以拿这100万去找A,给A支付100万,然后盖这个面包店。你发现这个A又把钱存到了银行,银行里边就变成了200万,就是B的名下就有了200万的资产。而事实上,银行里边始终只有100万的现金,但是A的资产变成了200万。然后慢慢地C如果要花更多的钱,他就有可能再从银行贷款,然后再让A转回到这儿。

根据现在的银行法律,这个过程最多可以进行七次。所以这个地球上不需要那么多的货币,人们就可以把信用不断地放大,让地球上的钱开始流动起来。

现代社会和过去社会最根本的区别,就是过去是从生产到收益,现代社会产生了一个循环,是从生产到收益,再投资,再生产。这个循环一旦出现,资本主义就出现了。所以资本主义的核心就是产生了收益之后不要花掉。比如说你特别有钱,但你把所有钱都存在家里边,你不叫资本家,你们家床底下塞的全是金银珠宝,你也不叫资本家,你只是一个土财主,你只是一个过去的贵族。

资本家不会在家里存那么多钱,他一定要把这个钱拿到社会上,让它流通,让它帮助别人赚更多的钱,从而他能够获得更多的收益。所以那时候信用出现以后,全部的人都可以参与投资,大家都可以买哥伦布的股票。哥伦布一开始找葡萄牙的国王,葡萄牙国王没兴趣。后来找了西班牙,西班牙的一个女王愿意给他资助钱。然后这一把赚大发了,西班牙成了当时最强大的帝国,并且统治着包括荷兰在内的很多国家。

但是西班牙是怎么完蛋的呢?就是信用破产。因为它当时特别强大,它到处借了很多的钱之后,它就去打仗,打完仗又没有收益,所以就不还钱。导致西班牙政府的信誉破产掉了,没有人愿意再跟它合作,没有人愿意再给它借钱,所以西班牙开始没落。

而这时候荷兰开始崛起。荷兰的崛起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严格地遵守信用。荷兰人知道西班牙是怎么倒掉的,所以他们绝对遵守信用,这笔钱用来干什么,我就一定会承诺,到时间就一定还钱,到时间就一定分红。所以荷兰很快摆脱了西班牙的统治,并且独立,然后成了海上的霸主。

在欧洲打仗,荷兰人都不参与,荷兰人就找雇佣兵去打,然后他们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对海外的探索上。他们有两家很大的公司,一个叫东印度公司,一个叫西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就真的去了印度,然后西印度公司就去了美国。

在美国,他们成立了一个叫作新阿姆斯特丹的城市,他们统治着新阿姆斯特丹。后来英法开始崛起。当英法也发现这招挺灵的时候,英法就开始崛起,然后进攻。然后他们为了挡住英法联军的进攻,就在那儿筑起了一座墙,那座墙就叫作Wall Street。听起来耳熟吗?Wall Street就是华尔街,所以这个墙街也就是华尔街,现在还在纽约。

纽约原来叫新阿姆斯特丹,然后等英国人把它统治了以后,把它改成New York,就是新约克,纽约就在那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名字。

所以列强在瓜分这个世界,包括美洲,包括澳大利亚,包括亚洲。这就是科学革命所带来的整个世界的不断进步。在这里边还有一个年轻人特别有趣,就是当大家都带着科学家到处去探索的时候,有一次,1831年,英国皇家海军派出小猎犬号前往绘制南美马尔维纳斯群岛和加拉巴哥群岛的海岸图,他们找了好几位地质学家,这些人都拒绝了他们的邀请,最后只有一位年仅22岁的剑桥毕业生接受了邀约,这个人就是达尔文。

所以那个时候真是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科学家、探险家、政治家、投机分子,使得整个科技得到了大幅进步。所以你们会发现,信用体系、金融、科学起到了特别大的作用。

这是科学革命的这部分,就是发生在五百年前左右的科学革命,让我们的社会接近于现代的社会。那么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呢?咱们现在最熟悉的这个时代有几个特征。

第一个是帝国的退位。没有帝国了,我们经常说美帝国主义,其实美国现在不能够被准确地称作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了,为什么呢?帝国有一个特征,就是它可以随意地扩张,它可以扩张自己的疆界,可以把别人纳入自己的领域当中来。那么现在为什么人们都普遍没有扩张的欲望了?比如说,现在给你个机会,让你占领硅谷,你带着大军,开着坦克,把硅谷占领了,你能得到什么呢?硅谷的这些科学家一股脑全跑了,或者被你拿大炮都轰掉了,没人了,你把一座空城纳入旗下能干什么?不创造任何价值。

因为现在的价值根本不是来自土地的扩张,而是来自人的智力,来自人的大脑。所以你要让这些人幸福开心,愿意创造,他们才能够创造。所以简单的吞并已经没有意义了,人类变得越来越和平,这也是一个趋势。所以帝国的退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第二个特征发生在原子弹爆炸的这个节点上。当原子弹爆炸以后,整个地球为之震惊,尤其是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以后,所有人说,这玩意太吓人了,它能够让我们全部毁灭,于是人类进入了核子和平期。什么叫核子和平?就是人人手里都有原子弹,所以咱们大家都老实点,都别打了。所以曾经有人提议过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原子弹,因为它让这个地球变得更加和平了。但是有人会说,那万一有一个恐怖分子疯了,他偷了一个原子弹,扔一下,怎么办?我们前面讲过那本书,叫《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跟这本书有一个共同的意见,就是这种概率的事件太小了,这完全是小概率事件。

因为要引爆一颗原子弹,没有国家的力量是很难做到的。然后现在进入了一个消费的时代。

什么叫消费的时代?就是当人们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你还能吃多少,还能住多少,能穿多少呢?这时候就需要通过文化让人们不断地调动欲望。然后人们的欲望普遍地被调动,人们大肆消费,买了很多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很多人为了减肥整天发愁,人们减肥的钱可能已经足够养活地球上所有的难民了。这就是现代社会。

然后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智人的末日,听起来挺吓人的,就是咱们这些智人会面临着末日。智人的末日是怎么来临的呢?可能是由科学带来的。比如说人们现在已经开始用脑电波指挥自己的假肢了,有的人断肢,然后就装两个假肢,假肢动不了,他用脑电波能够指挥这个假肢,这个假肢可以听他的话,去拿杯子,可以帮他喝水或者干什么。

所以未来人有可能会变成人和机器的结合,这就是一种新的物种。人可以换掉心脏,人可以换掉肝,换掉肾,那么为什么不能换掉大脑呢?甚至还有可能会用一个U盘把你的大脑拷出来,就变成另外一种生存的态势。也有人在用别的生物做实验。

比如说有人在老鼠的身上培养人的器官,一个老鼠的身上长了一个人的耳朵,然后长出来之后可能把它可以移植到人的身上,这都是已经实现过的事。所以当人们用了更多的基因技术,比如克隆技术,还有各种各样的,比如AI,就是人工智能这些东西,有可能让人种产生改变,然后新的物种会出现,机器人可能会成为人的下一个竞争对手,这都是说不准的事。

这就是人类的简史。

从一开始我们靠着石头去敲骨髓里捡一些干骨髓吃,到会用火,会语言,大家一块儿来协同工作,然后开始有想象力,设想出国家,设想出公司,然后开始有农业的发展,然后到帝国时代,我们开始跟科学结合,开始有信用,开始有金融,这几个重要的环节是我们人类进步的一个又一个阶梯。

虽然人活得很累,但是想想这件事还是蛮宏大的。

在这本书里面,我个人觉得最值得我们吸取的经验就是语言的重要性,想象力的重要性,信用的重要性,以及我们的体内的基因是多么强大,它们比我们更渴望不断地生存和繁衍。

希望听完这本书之后,大家能够做一个好梦,想想看,人类几百万年的进化史能够在一瞬间被我们掌握,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

来自 樊登读书

发表评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